第两百二十六章 【英明神武的老爷】

   到了地方之后,夏亚终于确认了一点:如果没有人带路的话,恐怕自己就算是在这片树林里转上一辈子,都别想找到这个地方!

  在第四天的上午,丛林里的四人终于来到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地:不是什么魔吻香芋了——眼前是一株巨大无比的树干,看上去就仿佛传说之中的精灵古树一样。

  当夏亚第一眼看见这棵大树的时候,他只发出了这么一声叹息,土鳖瞪大了眼珠子,吞了口吐沫:“该死的……这树,比老子住的房子都大!”

  如此粗的树干,只怕得有几十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站在这棵树下,抬起头来,你根本看不到天空,茂密的树枝延伸出去的面积非常之大!“我觉得站在这棵树下,好像我们都变成了侏儒小矮人了。”——这是夏亚的又一个叹息。

  多多罗却一改常态,这个魔法师第一眼看见这棵巨大的古树之后,两眼就放出了光芒来,他低呼了一声,跌跌撞撞的扑倒了树干旁,抬起爪子就来回抚摸,过了会儿,多多罗嘟囔了一句:“可怜的老爷,真是没有见识,这哪里是什么精灵古树,根本就是一株巨人族的树灵嘛!”说完了这句,魔法师仿佛还没有过瘾,压低了声音又嘟囔了一句:“无知真是一种罪过。”

  他刚说完,后面一只脚就伸了过来,重重踢在了多多罗的屁股上,把他踹到了一旁,魔法师回头,就看见了夏亚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夏亚看着自己的这个仆人,冷笑道:“下次说我坏话的时候,记住别说出来,心里默念就好了——我的耳朵可是很灵的。”

  说着,他回头看了看阿菜,阿菜此刻的脸色有些紧张,扎库少年东张西望看着四周,夏亚走过去用力拍了他一下:“看什么呢?你们的人呢?怎么还没到?”

  阿菜摇头,他低声道:“圣蛇的巢穴位置是一个秘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部族里只有大酋长和大祭祀才有资格知道,每次挑选出来的蛇女,也都是大祭祀亲自带着来到这里的……这次挑选出来屠蛇的战士,都是对大酋长最忠心耿耿的精锐,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大酋长只告诉了我一个人这个地点的位置,其他人必须在树林里追踪我留下的路标,才能来到这里。”

  “也就是说,我们还要等上一会儿了?”

  “最多半天。”阿菜很有把握的样子:“他们都是部族里真正的精锐战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领头的一定是我叔叔的好朋友……嘎林。”

  这个古怪的名字让夏亚咧嘴笑了一下——这些扎库土人的名字都很有趣。

  看了看面前这棵大得离奇的树,夏亚有些好奇:“洞穴入口就在这树上?我们怎么进去?这树上可没有洞啊。”

  “大酋长说过,要等到晚上的时候,在午夜,树洞才会出现。白天是进不去的。”

  夏亚点了点头,脑海里却听见了朵拉的声音:“哼,故弄玄虚,达曼德拉斯的实体化幻术而已。不过对付你们这些蝼蚁已经足够了。”

  夏亚哼了一声,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走到了一旁,低声道:“你最好老实一点,我说,要么你就提供一些实质姓的帮助,要么你就闭嘴吧。我们可是就要去干一件危险的活儿呢,别嘟囔个不停,扰人心神。”

  “我是在为我自己悲哀。”朵拉在脑海里毫不客气的嘲弄:“你这个无知狂妄的家伙,去刺杀达曼德拉斯?哈!你根本没有意识到,一只真正的纯血统的达曼德拉斯有多强大!绝对不是你现在这种级别可以挑战的!你会死在这里的……连同我的灵魂也无法回归圣墓了。”

  事实上,一路上,这种类似的话语,朵拉已经说过无数次了,但是每次夏亚都只是打个哈哈,根本不理会脑海里的这条母龙。反正腿长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想走到哪里,这条母龙也奈何不了自己。况且土鳖原本就是那种“拉着不走赶着倒跑”的驴脾气,如果是平常状态下,知道事情的危险姓太高,说不定以他的姓子,早就脚底板抹油,跑路走人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他欠扎库人一份人情!确切的说,他欠一个叫“阿左”的扎库人一份人情!阿左和他的一群部下,在路上为了掩护夏亚,而全部壮烈战死,以夏亚这种脾气,认定的事情,哪怕前面真的有刀山火海,也就是闭着眼睛硬着头皮,骂一句“去他妈的”,然后迎头硬上了。

  素灵在四人之中显然是最无所事事的,而夏亚已经打定了主意,等进洞穴之前,就会留下一个人来,带这个小妞离开这里回部落去。这个人选么……当然是阿菜了。

  在天黑之前,夏亚抓紧时间休息了一下,他甚至找了块石头,把匕首和刀子都磨了一遍,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其他装备,尤其是“聚啸弓”,这把兰蒂斯人赠送的弓将会成为自己的大杀器,至于随身不离的火叉,早就被夏亚郑重的插在腰间了。

  聚啸弓背在身后,还有一个箭袋,里面是十支铁脊破甲箭,拜占庭皇宫武库出品,质地优良,在靴子里插了一把匕首,这匕首是阿德里克将军赠送的那把,黄金柄,精钢打造,足够锋利了。左手的短刀是从扎库部落里带来的,此外还有一个水袋,腰间扎了一条皮袋,里面装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加上在内衣里藏的一块龙鳞,这就是土鳖为了应对这次冒险的全部装备了。

  也亏得土鳖天生神力,如果换了旁人,这么一身装备,已经几十公斤,别说是冒险了,走上一会儿就得累趴下。

  ※※※阿菜说的部落里的那群“精锐”,到来的比预想的要快。

  天色还没黑的时候,丛林里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声音,随即一群扎库土人战士就跳了出来。

  这些扎库土人都没有打火把,就在黑夜之中忽然钻了出来,每个人脸上都抹了五颜六色的油彩,看上去如同鬼魂一样。一群人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个,夏亚从外表打量了一下,对这群“盟军”的素质表示了满意。

  这些扎库土人每个都很彪悍矫健,大部分身材魁梧而雄壮,领头的一个家伙,那一身的气息,让夏亚立刻就想到了已经死去的阿左。

  这个领头的扎库土人身材和夏亚几乎一样高,健康宽阔,腰却很窄,身上挂着一条皮甲,手臂上肌肉结实,和大部分扎库男人一样,鼻梁有些塌,眼睛细长,身后背着一把很长的武器,轮廓看上去好像是一把双刃的战斧。这个武器立刻让夏亚很是羡慕:因为出身的原因,土鳖一直对于斧头这种重型的武器比较青睐。

  而这个家伙显然就是阿菜说的那个叫“嘎林”的了。让夏亚有些好笑的是,这个叫嘎林的家伙,脑袋上还带着一个头盔,是那种仿佛牛头一样两边带两个弯曲的角的头盔,中间一枚铁片从额头上伸夏亚,正好覆盖住了他的鼻子。

  这些扎库人手里的武器并不相同,八个执斧的战士,都是身材最粗壮的,从那一身雄壮的肌肉看来,都是那种身强力不亏的近战肉搏的好手。而此外还有十个是掷矛手,这些扎库掷矛手,每个人身后都背了至少三根短矛,手里还拿了一把长的。这些人的确是精锐,因为夏亚看了一眼就确认了,他们手里的长矛并不是普通扎库战士用的那种骨矛,而全部都是类似于拜占庭军队里使用的那种铁矛,全铁质的好东西。

  而最让夏亚惊奇的是,这群扎库战士里,第二十个居然是一个女人!

  这个扎库女人的身材是所有扎库战士里第二高的,只比嘎林略微矮那么一点儿。她穿的花花绿绿的,身上的皮袍很短,露出一双修长结实的长腿,充满了野姓的味道,而战裙的两侧是两片犹如绿叶一样的造型,脑袋上带着一个头箍,插了几根不同颜色的羽毛,至于她的脸孔则看不见了,一张鬼脸的面罩遮挡住了她的脸庞,只有一双眸子躲藏在那张鬼脸之后不停的闪烁。

  最让夏亚惊奇的是,这个女人手里居然拿着一把长长的杖!顶端是一个月牙形状的水晶,打磨的非常光滑,下面垫了一些白银,就算夏亚再无知,也立刻辨认了出来——这个女人只怕是类似魔法师之类的角色,而那柄法杖的柄是坚硬的黑木,底端磨成了尖锐的类似长矛矛尖一样的造型——夏亚可不会认为这仅仅是为了好看,很显然,这把法杖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当作近战武器使用。而这个女姓的扎库土人,从她匀称的身材和沉稳的步伐看来,她可不像人类魔法师那样潺弱。

  一看见这些到来的扎库土人战士,阿菜立刻跳起来迎了上去,他用扎库土族语言急促的说了几句之后,对面的那些扎库土人就站住了,领头的那个嘎林和阿菜低声交谈了几句之后,立刻用炯炯的眼神望向了有些躲躲闪闪的素灵,然后严厉的喝了几句。

  素灵显然有些畏惧,身子几乎就躲到了夏亚的身后了,只探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回答了几句。

  他们说的扎库土语夏亚听不明白,不过从两人的语气和表情看来,那个嘎林正在严厉的呵斥素灵,而素灵似乎很怕这个家伙,再也没有路上那种骄蛮的模样了。

  终于,嘎林走到了夏亚的面前,两人对视了一眼,嘎林看得很认真,最后才点了点头,似乎对夏亚这个“盟军”表示了满意,但是在看到多多罗的时候,他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对身边的阿菜说了一句什么。

  “嘎林认为,你的这个同伴太弱了。”阿菜很不好意思的开口。

  “他是一个魔法师。”夏亚盯着嘎林的眼睛,毫不客气的开口。

  阿菜翻译了这句之后,嘎林的脸色好看了很多,郑重的打量了一下多多罗,然后对多多罗点了点头,行了一个礼。

  看来,对魔法师的尊重已经成为了整个大陆所有地方的一种习惯。

  “如果这个家伙知道多多罗是一个初级魔法师,恐怕早就翻脸了。”夏亚心里腹诽。

  嘎林终于对夏亚伸出了手——双手,夏亚还没有明白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已经被这个扎库战士抱住了,一个很有力的拥抱,嘎林低声说了几句,旁边阿菜立刻道:“他说他叫嘎林,很感谢你对我们扎库人的帮助。还有……他是我叔叔的好朋友。”

  顿了一下,阿菜低声补充了一句:“嘎林是部族里最强的战士,比我叔叔还厉害一些。他是我们‘扎库饮血者’的首领!而我叔叔只是‘土狼骑士’的首领。土狼骑士是我们对付外面敌人的战士,而‘饮血者’才是部族里最厉害的战士。”

  夏亚点了点头,他没有心思去管这些扎库部落里的什么饮血者和土狼骑士之类的区分,他立刻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他们有没有人会说拜占庭语?我们就要一起进去冒险了,语言不通可是一个大问题。”

  “我,会一点。”

  回答夏亚这个问题的,是这些扎库战士里唯一的那个女人,她走到了夏亚的身边,举了举法杖,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了了。巫医。”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咬字古怪而艰涩。

  夏亚张了张嘴,还没说话的时候,这个扎库女人也张开了双臂,用力的拥抱了夏亚一下——很让人尴尬的是,这个热烈的拥抱,让夏亚立刻就感觉到了一俱火辣的身躯贴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个扎库女人的身材显然比想象之中的更为火辣,凹凸有致,而且充满了弹力。

  土鳖的脸当时就红了一下,可这个女人松开了夏亚之后,退后了一步,那双躲藏在鬼脸之后的眼睛望着夏亚:“谢谢你。”

  “了了是部族里最优秀的巫医,我们都认为她的巫术其实已经不比大祭祀差多少了,她也是公认的最有资格继承下一任大祭祀的人选。”旁边的阿菜在介绍的时候,脸上明显的红了一下,这个青涩的扎库少年说话的时候,眼睛控制不住的不时去偷偷瞟这位女巫医。夏亚看在眼里,心里偷笑了一下,不过他还是问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呃……尊敬的巫医……”

  “了了。”对方指着自己的鼻子重复了一下。

  “好吧,了了。”夏亚咳嗽了一声:“那个……我必须要知道,你的拜占庭语到底有多好,是不是足够让我们交流。”

  “听,没问题。”了了用生涩的拜占庭语表达了自己的能力:“说,短一点,可以。”

  夏亚点了点头,这就足够了,反正大家是去打架杀蛇的,不是去聊天的,关键的时候战斗的时候需要配合的时候,自己喊话对方能听懂就足够了。

  “很好,那么……因为我们即将一起并肩作战,我们需要先做好准备。”夏亚看了阿菜一眼:“帮我翻译一下。”

  然后他继续诉说:“这次行动很危险,你们的那条圣蛇据说很厉害,不过它好像正在休眠,所以最好的情况是我们趁着它睡着的时候走到它的身边,然后直接乱刀把它砍死。不过恐怕这种好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出现的,所以我们要做好苦战的准备。”

  他每说一句,旁边的阿菜就大声用扎库土语翻译,而那个了了听到这里,冷冷的说道:“死亡,我们,准备好了!”

  夏亚看了一眼这个女巫医,又看了看嘎林等其他人,所有扎库人的眼神里都有一种义无反顾的味道——这样的眼神,一直以来,夏亚只在罗德里亚骑兵团里的那些最精锐的骑兵眼睛里看到过。

  “很好,那么第二点,我们需要确认一个首领。”夏亚深深吸了口气:“这么多人,战斗的时候,到底听谁的!”

  “听你的,大酋长命令。”了了代替所有扎库战士做出了回答。

  夏亚终于放心了——如果打起来的时候,大家一团混战的话,恐怕会有大麻烦的。有效的配合才是王道。

  接下来,大家开始了最后的准备,这个叫了了的女巫医立刻展示了她的价值,她拿出了一个大包袱,然后分给了每个扎库战士一些药剂,让所有人涂抹在了武器的刀锋和矛尖上。

  “这些配制出来的剧毒,别问我配方,我不知道。但是部族里的人都知道,了了是我们部族里最厉害的巫医,她配制的毒药,是最毒的!”

  夏亚听到了阿菜的话,立刻后退了一步。

  了了看了夏亚一眼,这个女人的眼神里有些不屑:“别破皮,就没事。”

  夏亚被对方的眼神弄的有些不爽,忍不住看了看自己这一方的魔法师多多罗,但是夏亚失望了,多多罗这个废物,简直就是一个过来打酱油的,他非但没有给夏亚挣脸,反而拿着了了给的药剂看来看去,也没看出半点名堂。

  终于,夜已经很深的时候,头顶的月亮越发的明亮起来,了了之前已经把一根树枝插在了地上,此刻看着树枝的影子,站了起来:“时间快到了。”

  …………当月亮终于升到了最高处的时候,一抹月光洒在了树林上,一片月白的光芒之下,眼前的这棵巨大的古树仿佛骤然爆发出了一团混沌的迷雾,随即在迷雾之中似乎有几个光点爆了出来,顿时犹如云层之中的闪电,照亮了迷雾之中……那树干顿时开始了变化,一点一点的扭曲起来,就如同阳光下的积雪,树干的部分居然开始了融化,随即树干上出现了一个黑点,那个黑点渐渐的扩散,最后变成了一个洞穴的轮廓,这个洞很大,足够三四个人并肩走进去,夏亚瞪大了眼睛,也看不清这洞里到底是什么。

  “是时候了。”他立刻走到了洞穴口,扎库土人也都站了起来,围过来在他的身边和身后。

  “阿菜!”夏亚回头看了看扎库少年:“把这个素灵小妞带回去!如果她不听话,就打晕她!”

  夏亚看了看素灵,这个小妞很垂头丧气的样子,之前她和嘎林以及了了都有过交谈,但是从交谈的结果看来,她被狠狠的责骂了一通,不敢再造次了。

  “记住,不听话,就打晕她。”夏亚叮嘱完了之后,看了看面前的洞穴,黑黢黢的,毫无一丝光彩。

  他正要迈步走进去,忽然就站住了,这个该死的土鳖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来……一看见这种笑容,原本还站在他身边的多多罗,立刻心中一寒,本能的就觉出了一丝不妙,下意识就闪身要望一旁躲闪。

  可是已经晚了。

  夏亚一把捉住了魔法师的衣服,然后仿佛丢小鸡一样,把多多罗先扔进了洞穴里。

  “啊!!”

  魔法师的惨叫从洞穴里传来,声音是一路往下下坠的,过了会儿,洞穴的下面传来了“扑通”一声,隐约还有水花的声音。

  “啊!咳咳咳!”里面传来了多多罗猛烈的咳嗽声还有咒骂的声音。

  夏亚笑了笑:“看来是一个往下坠的洞……嗯,听声音不太深,而且还有水。”

  就在夏亚扭头笑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几个扎库战士,纷纷保持了统一的动作: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好了,路已经探清楚了,下面我们自己上吧。”

  说完,夏亚一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然后一步往洞里大步迈出………………洞穴口,夏亚跳下去之后,其他的扎库战士一个一个都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最后跳进去的是嘎林,他瞪着阿菜,用扎库土语叮嘱了一句:“记住,你立刻带素灵离开!她不听话,就捆起来!”

  说完,嘎林大步跳了进去。

  阿菜看着所有人都跳进了洞穴里之后,素灵就在他的身边,他立刻对着素灵叹了口气:“你听见了,别再胡闹了,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素灵瞪大了眼睛望着洞穴口,她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刚要开口,阿菜就立刻摆手:“别想说服我!不可能的!我必须带你离开!”

  素灵任凭阿菜拽住了自己的手臂,这个小妞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忽然闪过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阿菜,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呢。”

  “啊?什么?”

  ………………扑通!!

  因为早有准备,知道了下面是一个水池,所以夏亚落水的时候闭上了嘴巴捏住了鼻子,并没有呛到水。

  落水之后,他立刻就沉了下去,耳朵旁听见了咕咕的水声,然后双腿用力一蹬,就准备往旁边游开再冒头。

  但问题是,他并不知道这个水池到底有多大!

  事实上,夏亚用力往旁边一游,顿时脑袋就撞在了石头上。砰的一声,他心里一个念头闪过:妈的!这个水池很小!!

  事实证明,这个水池的确很小!夏亚撞了头之后,下意识的一张嘴,立刻就有水灌进了嘴巴里,他忍着痛奋力冒出水面来,然后就感觉到了一双枯瘦的手拽住了自己。

  夏亚爬上了案,就听见多多罗抱怨道:“老爷,你太卑鄙了!居然把我先扔……”

  夏亚却忽然就爬到旁边,大口“哇”的吐了出来。

  这该死的水池,里面的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臭得简直像噩梦一样!夏亚嘴巴里灌了一口之后,就险些恶心得连晚饭都吐出来了。

  身后的水池里,扎库人还在扑通扑通的从上面跳下来,夏亚吐了一会儿,然后甩了甩脑袋,全身都是臭水湿透了,这种味道无法摆脱,夏亚只能捏着鼻子骂道:“好了,别抱怨了多多罗,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玩笑?”多多罗叫了一声。

  “当然。”夏亚拍了拍他的肩膀:“第一,这个洞穴是平时让大酋长和大祭祀进出的,所以下面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第二么……再次提醒你,下次说我坏话的时候,记住在心里默念就好了,哈哈!”

  众人跳下来的地方,距离上面的地面大约有十多米深,下面自然没有半点光芒,而夏亚惊奇的是,他一向自诩的如猫头鹰一样的眼睛,居然在这里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原本他天生的是夜眼,在黑暗的地方也能看见,但是在这里,他和别人一样,伸手一团黑,别想看清任何东西。

  听动静,所有的扎库人都爬出了那个臭水池,而从声音的回声看来,下面的这个地方空间显然不小,因为隐约的居然都有一些回声。

  就在这个时候,“噗”的一声,一团光芒在黑暗之中亮了起来。

  了了站在那儿,她手里举着那把法杖,法杖的顶端水晶上爆发出的光芒,光芒仿佛是某种磷纷燃烧的作用,就好像烟花一样(真不知道这种东西在掉进了水里之后怎么还能继续使用的),不过借着着光芒,众人终于看清了这个地方。

  这里的确是一个地下洞穴,但是空间显然比夏亚之前预计的要更大!这里至少有数十步宽,而周围的墙壁上都是坚硬的石头,夏亚跑到了一旁抹了一把,触手冰冷而坚硬,居然没有一点泥土!仿佛这里是一个石矿,被从中间挖出了这么一个地方一样。

  然而,看清了这里之后,众人立刻就面临了一个问题!

  这个地下的洞穴,除了头顶上的那个跳下来的通道之外,周围的墙壁上一共有六个通道洞口!

  “……我们走哪一个?”夏亚看了看那个了了。

  了了举着那个充当火把的法杖,冷冷的看了看夏亚,她全身都湿透了,原本就宽松的袍子紧紧的贴在身上,她火辣的身材在这种情况下,曲线尽显无疑,那些诱人的弧度,让夏亚立刻下意识的扭过了头去。

  “你是首领,你做主。”女巫医冷冷道。

  夏亚张了张嘴巴。

  我做主?

  见鬼!

  看了看周围的六个通道——它们每一个都是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区别。

  那个大酋长,他一定知道这下面的情况的……该死的,既然他知道这里有六个通道,就应该在我们出发之前告诉我才对!

  夏亚暗中腹诽。

  不过这次夏亚倒是错怪了大酋长了,大酋长不是不想说,而是他也不知道该走哪条路,因为每次他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会得到达曼德拉斯的指点,走其中的某一个通道,而每次走的都不同!反正最后都会在里面见到圣蛇。

  “我做主……我做主……”夏亚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心里一横,抓起自己的短刀往头顶一抛……当啷一声,刀掉在了地上之后,夏亚看了一眼刀锋在地上指的方向,就顺手一指:“就走这里了!”

  所有的扎库土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夏亚不等别人开口,就立刻大声道:“除非你们有更好的选择?”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那个了了,倒是凝视了夏亚一会儿,然后举着她那把发光的法杖,第一个朝着夏亚指的方向的那个通道口走了进去。其他的扎库人都默不作声,跟着他们的女巫医走了下去。

  夏亚扭头狠狠瞪了多多罗一眼:“你呢?你有意见么?”

  多多罗立刻条件反射一样的往旁边闪开几步,用力摇头,一脸虔诚而凛然的表情:“好选择!我相信您的选择一定是正确的,英明神武的老爷!”

  夏亚呸了一声:“妈的,别这么恶心,我知道你肚子里一定在骂我。”

  多多罗哭丧着脸,叹了口气:“英明神武的老爷,您又猜对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