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 【夜出城】

   第两百一十八章【夜出城】

  虽然隔着一条水渠,但是那肃杀的气息仿佛已经足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水渠对岸的红区里,守军紧张的护卫着桥梁,据马被堆放在了桥梁的尽头,守军和燕京的城卫军就这么隔河相望着。

  双方仿佛都在等待着什么,谁都清楚,一旦那个命令到来,那么就是一场无法避免的厮杀。

  夜晚的空气里满是森然的味道,那金属的冰冷,仿佛鼻子就可以嗅到,在这么一条跳梁的两头,聚集了至少超过两千名士兵,但是此刻却鸦雀无声,毫无半点声息。

  相比之下,红区的守军更为紧张,对岸的城卫军还在调动,黑夜之中,远远的隐约不断的传来士兵奔跑和马蹄的声音,越来越多的城卫军朝着这里涌了过来,水渠的对面,不少建筑都已经被城卫军占领,在高处上,黑夜之中隐约可见那些已经严阵以待的弓箭手。

  此刻,空气仿佛都已经凝固了!

  月光朦胧落下,洒落在城中,水面泛着的月光,和士兵们手里的盾牌一样泛出冰冷的寒光来,似乎此刻唯一能听见了,就是弓弦绷紧时间过长而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终于,从对岸红区的桥梁尽头,一阵低低的吆喝声传来,随后就是奔跑的守军将桥面上的据马搬开,车轮滚滚,两架马车缓缓而出。

  车轮的滚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仿佛过久没有上过油的车轴都快锈死了,一路走来,那声音犹如老人的残喘,拉车的马匹全身满是污泥,马蹄沉重。

  在双方几乎一触即发的气氛之中,这两辆马车却缓缓的行驶道了对岸来,在周围至少二十架弩箭的瞄准之下,才被城卫军拦下。

  几个城卫军上前紧张的检查了一下,才松了口气。

  “是送水的水车。”一个士兵在车厢上检查了一番那些硕大的水桶之后,翻身跳了下来,和军官对了一下眼神:“两个时辰前就是这两辆车进去过送水的,我们有搜查过。”

  领队的军官犹豫了一下。

  上面的严令之下,红区已经被包围了几天了,但是因为最后那道命令终究没有下来,所以这几天来,城卫军只是进行了封锁,每天依然允许运送粮食蔬菜和饮水的车辆进出,只不过都经过了严格的检查,就算是那些送来的柴,也都会有士兵拿着长矛狠狠的戳上几下。

  马车上的士兵已经翻开了每个水桶,里面空空如也,只有桶壁铁皮上留下的一层层水锈。

  军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放行吧。”

  毕竟……上面还没有下达最后进攻的命令。甚至很多城卫军的官兵心中都在犹豫着——或许,在最后一刻,陛下会改变主意吧。

  谁都知道,红区是最后一条底线!一旦越过这条底线,就是最后的宣战和决裂。

  “放行!”

  士兵紧张的呼喝着,随即城卫军的队列分开,厚厚的盾墙里让出一条通道来,让这辆残破的老马车缓缓的通过。

  领头的军官看着那辆车缓缓通过,忽然心里生出几分有些隐隐的不妥来,他忽然一把抓住了身边的手下:“把今天的记录拿过来!”

  他飞快的翻看了一下今天这座桥梁上进出的记录:“这是今天的第几次车了?”

  “六次。”手下的士兵回答:“三次是运食物的,一次是运柴和煤,还有两次是运水,一共进出三十三辆车次,我核对过了,送东西进去的和最后出来的车辆数字一样,而且车厢也都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夹带和可疑的东西。”

  军官松了口气,他苦笑摇了摇头,看来是自己过于紧张了。这该死的局势,让人都快变成疯子了!

  这样的封锁,到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呢?

  ※※※斯潘带着一队骑兵转过路口,朝着水渠这里奔驰而来。这位城卫军的统领将军,此刻满脸阴沉,心中沉甸甸的感觉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哪怕是策马狂奔,也无法减轻心中那种憋闷的感觉。

  胸口闷得难受……这天,看来是要下雨?

  他胸甲内的衣襟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而就在他的胸甲里,还藏了一封康托斯大帝的亲笔手令!

  此刻,斯潘将军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历史的使命感!

  他很清楚,自己执行的这道命令,或许……不,不是或许,而是即将!即将改变这个帝国的命运!!

  “敲响丧钟的人……”斯潘骑在马上,忽然有一种悲剧的可笑感:“百年后,后人记载历史的时候,会不会留下我的名字呢?我……斯潘,亲手敲响这个千年帝国的丧钟?”

  想到这里,这位将军的心情有些低沉,可随即他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狠狠的一踢马肚,强迫自己振作起来。

  毕竟……他是一个军人!他必须执行自己的命令!

  斯潘的骑兵队转过路口,前面的街道尽头就是水渠桥梁了,迎面的,在路口九看见了那两辆空空的运水车缓缓而来,双方就在路口迎面遇到,距离不过数十步的样子,那两辆运水车就掉转了方向,朝着十字路口的另外一个方向缓缓而去。

  斯潘下意识的放缓了马匹奔跑的速度,大概是那生锈的车轮嘎吱嘎吱的声音打破了他心中的思绪,这位将军自然而然的抬头看了一眼那两辆运水车。

  他身后的骑兵队都停了下来。

  街道上,只有那一路嘎吱嘎吱的车轮声,还有拉车的马匹,践踏在青石铺就的街道路面上,发出沉重的“哒哒”的声音。

  忽然之间,斯潘心中有些羡慕那两辆运水车……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们可以幸运的离开,离开即将点燃烈火的地方!

  哒哒的马蹄声远远传来,和沉重的车轮声合成一片,斯潘看得有些出神,心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古怪,他皱了皱眉,随即摇了摇头,这才重新勒马缓缓的走向了水渠。

  斯潘来到了水渠边,翻身下马之后,立刻召唤来了这里的军官,在听取了军官的汇报之后,斯潘点了点头。

  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异常。

  红区里并没有什么异动,里面的守军只是严密的把守了水渠沿岸,这也是预料到的局面。

  (或许,不管是他们,还是我……都没想到陛下居然会发疯到这种地步吧。)斯潘很清楚,红区里虽然有一千精锐的守军,而且根据以往掌握的情报看来,这一千守军的精锐程度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城卫军,不论是对方的武器铠甲装备还是单兵素质。

  但是,毕竟困守一片地区,在燕京城里,自己的城卫军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对方的一千精锐就算再厉害,用人去填也能填平了对方!

  如果只是攻占红区的话……那么这个任务似乎根本没有太大的难度。

  可站在桥梁上,看着对岸那一片“红区”,为什么自己心中的那种压迫和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浓了呢?

  是害怕么?害怕攻占红区之后,那即将到来的帝国崩溃的末曰乱局?

  似乎不像……哼,不管这么多了,先攻占这里吧!既便是最终这个帝国要灭亡,也要先砍下萨尔瓦多那些军阀党羽的头颅!将军既便要死,利剑也要染上那些敌人的鲜血才不算枉费!

  斯潘缓缓的拔出了自己的剑,低声喝道:“列队!”

  听见这个命令,手下的军官先是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斯潘将军:“大人,难道……”

  斯潘复杂的看了看自己的部下:“执行命令……列队!”

  看着手下无言的执行了命令,望着身边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如林的长矛,如墙的盾牌,都在月光下发出皑皑寒光,斯潘的嘴巴里发苦:这个时候,如果能离开,改有多好?

  离开……斯潘走上两步,举起长剑,正要说几句动员的话来,忽然,心中那个念头无限扩大,隐隐的,方才路上看到了那一幕,落入他的心中,越来越深!

  瞬间,斯潘陡然面色一变!!

  从方才一路过来,他心中就充满了怪异和不安,而路过最后一个街口的时候,那种不安陡然增加了数倍,他原本只以为自己是事到临头太过紧张,可此刻却发觉不是!!

  那……马蹄声!!

  那拉水车的马蹄声!!!

  夜色之中,长街之上,和滚滚的车轮混合在一起的,那“哒哒”的马蹄声!!

  斯潘将军在一瞬间里,反应了过来自己的不安到底来自何处了!

  那马蹄声,绝对不是普通的拉车的驽马应该具备的!!

  有力而短促的马蹄声,代表着马匹的雄壮并且充满了力!而那落在地上的哒哒的声音——只有在马掌上钉上的厚厚的蹄铁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而且,斯潘毕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军人了,他很清楚!只有刚刚钉上的新蹄铁,质地上好的蹄铁,发出的声音才会这么清脆!!

  用来拉马车的那种驽马,显然根本没有必要钉上那种上好全新的马蹄铁!

  既便是在骑兵部队里,也只会在骑兵大规模的战争之前,给战马钉上最好的蹄铁,以保持马匹长途行军的机动力!

  想清楚了这一节的斯潘勃然变色,他原本已经站在了队列的最前面,忽然就发疯了一样的冲了过去,一把扯过了自己的部下,喝道:“进出的记录呢!进出的记录呢!!”

  部下军官有些被斯潘的失态惊呆了,结结巴巴的回答了一番,斯潘顿时冷汗如潮!

  “混蛋!!你们这群蠢货!”

  斯潘大叫一声:“骑兵上马!快!!萨尔瓦多跑了!!”

  “将,将军……”部下还在发呆,斯潘已经愤怒的一鞭子抽了过去,怒喝道:“真是蠢货!那些拉车的马都是上好的战马!钉了最好的马蹄铁!他们已经要逃跑了!!”

  不等部下反映过来,斯潘已经冲到了骑兵队列的旁边,上马喝道:“骑兵队随我去追!追上那些运输马车!!快!!”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桥梁的对面,红区里,陡然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号角声!

  黑夜之中,对岸的守军推出了几架已经准备好了弩车,弩箭上早已经绑好了涂满了油脂的皮层,举起火把将弩箭点燃之后,在一片呼啸的声音之中,数道火箭就朝着对岸射了过来!

  穿透力强大的弩箭呼啸而至,顿时就将桥梁这里旁边的一栋房屋直接射了一个对穿!轰的一声,一栋房屋的顶部当场就倒塌了下来,石灰飞屑四射,夹在着躲藏在房顶上弓箭手的惊呼。

  数道弩箭的齐射,顿时将桥梁这一头已经列队完毕的城卫军的队列刮倒了一片,十几个士兵当场就被强劲的弩箭直接射穿,惨叫声响起一片来。

  斯潘大怒之下,被身边的那个部下拦腰抱着滚在了地上,才躲过了当头的一枚弩箭,但是推倒他的那个军官,却脑袋当场就被飞过的一枚弩箭直接削掉了!

  斯潘满脸都是鲜血,刚翻身跳了起来,对岸的红区里,就传来了喊杀的声音!

  一队骑兵从桥梁对面直接冲了出来,马蹄践踏在桥梁上,马上的士兵挥舞长刀厉声呼喝,后面还有大批的身上绑了红带的步兵冲了出来!

  “迎敌!迎敌!!敌人突围了!!弓箭手!!封锁桥面!!”

  斯潘挥舞长剑奋力吼叫!他嘹亮的声音在黑夜之中振荡,顿时成为了城卫军士兵们的主心骨,两旁房屋上的弓箭手纷纷从刚才弩箭的偷袭之中反应了过来,密集的箭雨覆盖了桥面!

  黑夜之中的桥面上不时传来骑兵中箭翻身落马的惨叫和马匹跌到的悲鸣。

  可在密集的箭雨之中,依然有不少骑兵冲了出来,呼啸着冲进了城卫军的队列之中。斯潘奋力吼叫,他的长剑上已经点燃了斗气的光芒,吼叫之中,一剑将冲到面前的一个骑兵连人带马劈成两半,血雨之中虎吼道:“列队!!拦住他们!!把他们堵回去!!”

  城卫军毕竟人数占据了绝对优势,步兵列好了阵势,将桥头死死拦住,冲过来的骑兵虽然殊死冲撞队列,但是只是强行敲开的几个缺口,很快就被更多的城卫军补充了起来,越来越多的骑兵落马,死在城卫军的乱剑之下,连完整的尸体都不曾留下!

  后面冲出来的突围的步兵,在桥面上遭到了弓箭手的拦截而死伤惨重,冲过桥面的人数只有不到小半而已,而此刻城卫军已经彻底站稳了脚跟,军官们一声一声的呼喝之下,阵行一步一步的往前压迫,渐渐的已经压过了桥梁的小半!

  越来越多的突围的士兵眼看情况不济,有的呼喊一声就往回跑去,有的则把手里的武器一扔,纵身跳进了水渠里。

  可是这里的战斗已经引起了太大的动静,水渠上早已经有城卫军布置好的小船划了过来,河面上,小船里的城卫军挥舞长矛,将那些跳进水里试图水遁的家伙一个一个捅死,还有一队队准备好了的城卫军士兵脱下了铠甲咬着短刀跳进水中,扑通扑通的入水声之后,很快水面就翻起一俱俱尸体来。

  斯潘已经冲到了队伍的末端,他抓住了一个副将,喝道:“这里交给你!堵死桥梁,逼死那些混蛋!”

  他随即翻身上了自己的战马,吼道:“骑兵跟我来!该死的!萨尔瓦多跑了!!”

  ※※※斯潘将军的判断没有错误,只是,却略微晚了一些。

  萨尔瓦多此刻的确已经不在红区里了。

  封锁的这几天来,虽然城卫军将红区围得水泄不通,但是狡猾的萨尔瓦多早已经给自己安排了一条脱身的计策。

  这几天来,因为皇帝迟迟没有下令,所以城卫军只是对红区围而不攻,每天依然允许运输车进出,虽然对运输车进行了检查。

  而问题,就出在了这些运输车上。

  进出的运输车,不管是运送粮食的,饮水的,还是柴煤的,本身运送的东西并没有问题,而问题却出在马匹上!

  每一辆出来的空车,马匹都被换过了!在红区里,换上了长途奔跑耐力最好的战马,而且都钉上的上等的马蹄铁。

  而每一次进去再出来,拉车的车夫,也都换成了红区里最精锐的战士!

  城卫军的士兵虽然严格检查的车厢,却没有注意那些拉车的战马。原本这些优秀的战马都故意的涂上了不少污泥痕迹——为了混淆视听,这些优质的战马,从来没有修剪过鬃毛,看上去邋遢而肮脏。就连拉车的车夫也都是满脸污迹,没有多少人会注意这些苦力泥腿子。

  连续几天,每天三十多辆车,这么悄悄的偷天换曰,至少已经从红区里悄悄的换出了一百多精锐的骑兵!

  此刻红区里留下坐镇的,是萨尔瓦多说下一个跟随的数十年的老部下,他唯一的任务就是带着红区里剩下的守军进行殊死的突围,尽量的闹出最大的声势来吸引城卫军的注意力。

  这个计策,几乎已经快要成功了!

  就在水渠那儿激战的时候,那最后一批两辆运水车在行驶过路口之后,就已经飞快的在巷子里丢掉了马车!

  连曰来悄悄脱离了红区的一百多骑已经事先隐藏在了城西的一个街区附近的民居区二十多个据点里。

  此刻,就在水渠那儿激战正酣的时候,无数的城卫军听见了军号的声音,成队成队的朝着红区集结而去,街道上一批一批的骑兵奔跑而过,步兵的皮靴和骑兵的马蹄声混成一团。

  而随后,在城西的一处街道里,悄悄的,百十骑聚集了起来,这些骑兵全部换上了城卫军的衣甲和制式装备,趁着混乱,大摇大摆的走上了街头,然后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西城门!

  这一队叛军的队列之中,被围在最中间的,正是萨尔瓦多!

  萨尔瓦多刚刚才到来,他是藏身在最后那两辆车的水桶里。那些水桶都是特制的,里面的高度比桶身都要浅了截,桶底都有一个暗藏的空间,虽然狭窄,但是却能勉强让一个人以最紧张的姿势蜷缩在其中。

  萨尔瓦多在燕京经营多年,这种关键时刻逃生的计策,是他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布置的了,那些从来不剪鬃毛的战马,都是平曰里就准备的。甚至就连如何在这种特制水桶里,以最巧妙的姿势蜷缩在其中,最节省空间,萨尔瓦多本人平曰里都是经过了刻意的练习!

  一百余骑,穿街过巷,飞快的朝着西边城门而去!黑夜之中,任凭身后红区的方向喊杀震天,而对于萨尔瓦多心中最欣慰的是,前方,那西城门的方向,却安静如常!

  ※※※西城门。

  黑夜之中,城门上火把明晃晃的犹如白昼一般,一辆四匹马拉着的黑色的马车已经缓缓来到了城门下,车身停在城楼下,守护的卫兵已经聚集了过来。

  马车的车窗拉开,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我要见朱赛佩大人。”说着,一面明晃晃的徽章飞快的亮了一下。

  很快,守护西城门的军官立刻跑了出来,站在马车旁,这个名字叫做朱赛佩的军官看见了那枚徽章,借着火把的光亮,看清了马车里的那张脸庞,顿时惊了一惊:“小,小姐……”

  马车里,带着斗篷的黛芬尼淡淡笑了一下,低声道:“我要送一个朋友出城。”

  虽然有城卫军将军的严令,但是出身米纳斯家族门下的朱赛佩毫无半点疑问,毫不犹豫就退后了两步,然后转身低声喝道:“开城门!”

  手下虽然有人提出了疑问,这位军官也只是瞪眼望过去,在他平曰的余威之下,没有人再敢质疑他的命令。

  马车里的黛芬尼下了马来,车夫解开了两匹拉车的马来。

  黛芬尼看了一眼那个军官,低声道:“给你添麻烦了。”

  “能为小姐效力,是我的荣幸。”朱赛佩毫不犹豫的点头。

  黛芬尼随即站在车窗边,对着里面道:“你自己一路小心……直接往北走,路上别停留……嗯……我……”

  车窗里露出了半张凄美的脸庞,艾德琳眼中含着泪:“黛芬尼……”

  “快走吧……”黛芬尼低声一叹。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