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入林】

   第两百一十五章【入林】

  多多罗醒来的时候,还觉得脑袋疼的恨不得一刀把自己的头割掉。这种宿醉之后的痛苦,显然对于魔法师来说还很陌生。他呻吟了两声之后翻了个身,抱着脑袋撅着屁股试图继续睡,可随后就又一只脚在他的屁股上用力踢了一下。

  哗。

  一盆凉水直接撒到了多多罗的脑袋上,迷迷糊糊之中的魔法师顿时一个机灵,惨叫着跳了起来。

  “醒了?早啊。”

  夏亚手里提着倒空了的盆,站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多多罗。

  多多罗原本还一肚子怒气,可看见了夏亚,哪里还能发得出火来,脸上的表情顿时窝囊了下来,抱着脑袋坐在了地上:“早啊,老爷。”

  “看来你昨晚很爽啊。”夏亚丢下盆,也坐在了多多罗的身边。

  魔法师的脸红了一下。

  因为昨晚的经历,对于一个魔法师的身份而言,的确是非常不恰当的举动。

  昨晚参加了扎库人的篝火盛会,多多罗很快就被扎库土人的狂欢热情给击败了。身为一个魔法师,多多罗虽然有诸多的毛病,但是至少,他是从来不会酗酒的,他虽然好吃懒做,但是对于私人生活却一直很严格律己,这一点,大陆上几乎所有的魔法师都是如此。

  可昨晚,他已经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当第一个扎库土人欢笑着将一碗果酒塞进自己手里,他还在犹豫的时候,就有另外几个扎库土人捏着他的脖子将酒灌了进去——有了第一碗,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扎库土人酿的酒,口干很清单,甚至有些酸甜,多多罗喝得很是畅快,但是很快,他的理智就开始丧失了。

  他隐约记得自己和一大群扎库人围着火堆又唱又跳,和身边的每一个热情的扎库人拥抱,大家又笑又叫,虽然都不明白对方说的什么,但是那场面却异常的融洽,说到高兴的地方,就抓起酒罐来狠狠的灌上几口。

  那种飘飘欲仙的滋味,还有全身充满了欢乐的力量,仿佛全身所有的毛孔都要往外用处欢乐的感觉……多多罗生平从来没有品尝过这么美妙的滋味。

  他甚至记得自己胆大包天的拥抱了好几个扎库土人姑娘,甚至还壮着胆子在其中两个姑娘的脸上狠狠亲了两口,接下去就是更多的欢笑,更多的舞蹈,还有更多的酒……酒醉之中,他感觉自己仿佛不再是多多罗,不再是那个卑微无能懦弱的低级魔法师,他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大魔导师,他被几个扎库土人扛了起来,不停的抛上抛下,他又叫又笑,还念了很多咒语。

  最可怕的是……自己好像最后还脱光了衣服,绕着火堆来回奔跑?!

  呃……好像有这么回事?!

  一想到这里,魔法师的脸就涨红了。

  太丢脸了!简直太丢脸了!身为一个魔法师,怎么可以做出这么不体面的举动来!

  “呃……老爷,我昨晚……”

  夏亚微笑:“你昨晚喝醉了。”

  “我……我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吧?我记得……”

  夏亚的笑容里露出一丝狡猾:“呃,让我想想,你好像说了一些话,做了很多事情呢。让我想想……哦,对了,昨晚好像有人脱光了衣服绕着火堆奔跑,哈哈,不过话说回来,多多罗,你的屁股可白啊!!”

  魔法师的脑袋已经埋到了膝盖下去了,可夏亚接下来的话,更让多多罗面无人色了。

  “嗯……后来好像某人跳到了台子上,说自己是魔导师,宣布自己是世界第一魔法师强者,说自己要把世界上所有的大魔导师都击败……啊,让我想想,好像某人还宣称,要娶梅林当第十八房小老婆呢。唉,这样的话,如果落到了梅林的耳朵里,恐怕会引起女巫之王大大的不快吧。”

  “…………”多多罗已经面色惨白,话都说不出来了。

  土鳖叹了口气:“你说,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梅林大人的话……”

  “不能说!”多多罗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

  “一个字都不能说么?”

  “半个字都不能说!!”多多罗焦急万分——被梅林知道的话,自己下半辈子都准备当一只青蛙吧!

  “哦,还有……某人还说,有朝一曰,要带着人打进奥丁,打进奥丁神城,俘虏奥丁神皇,让奥丁神皇帝给他当马夫,要让魔法师行会主席给他当学徒,还要让教宗给他擦皮靴……呃……还有什么来着。”

  多多罗牙齿格格颤抖:“我……这些都是我说的?”

  “还不止这些呢。”夏亚咧嘴一笑:“某人还说了,现在给人当仆人很不爽,将来等他当了魔导师,要让‘那个叫夏亚的土鳖给老子天天倒马桶’……啊,对了,就是这么说的。”

  多多罗的脸色已经彻底垮掉了,他赶紧抓住了夏亚的手,哭丧着脸叫道:“老爷,老爷,我可没那种心思啊!我只是喝醉了,一时糊涂才……”

  “放心,我不会惩罚你的。”夏亚摇头,一副很大度的样子。

  “哦?”多多罗抬起头来,眼巴巴的望着夏亚。

  “其实……你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奇怪么?你有没有觉得脑袋特别的疼?还有全身都好像隐隐做疼?嗯,还有……”

  听夏亚这么一说,多多罗才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确全身都隐隐的疼痛,骨头仿佛都散架了一样,掀起衣服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也不知道留下了多少青肿的痕迹,就仿佛睡梦之中被什么人殴打过了一样。

  他稍微一动,立刻就如杀猪一样的惨叫起来。

  “别叫的那么可怜。”夏亚叹了口气:“我已经给你上过伤药了……哦,对了,可不是我打你的,我可没动手。”

  多多罗脸部抽搐:“那,那是……”

  “嗯,那是因为昨晚,某个喝醉了酒胡说八道的家伙,居然在别人的酒罐里撒尿,惹了众怒……”

  多多罗脸色苍白,仔细回味了一会儿,隐约记得仿佛是有这么一回事情,只是……好像……好像不太对啊。

  他抱着脑袋努力想了好一会儿,忽然叫道:“啊!不对!我记得是撒尿的……可是,那个尿罐子是你递给我的!!”

  夏亚摊开双手:“你看,我说了,我没打你,我说的是实话啊。”

  “老爷,你实在太无耻了……”

  “依然和从前一样,我把这句话当成夸奖了。”

  说完之后,夏亚站了起来,抓起一件干净的皮袍丢在了多多罗的脑袋上:“起来穿好衣服,我们准备今天动身去找魔吻香芋了。”

  夏亚说完走出了帐篷,留下多多罗一个人坐在那儿。

  可怜的魔法师回味了一会儿昨晚的事情,心中懊悔之极,可是忽然心里一动。

  想起了昨晚自己抱着几个扎库族的姑娘跳舞,兴高采烈的时候,仿佛自己还吻了其中两个……那种滋味,好像……好像……好像很不错啊。

  魔法师从来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只是回想起来,仿佛那是一种让自己很享受的感觉……而且,仿佛……也不赖啊。

  想着想着,不由的呆了会儿,等他回过神来之后,又不小心发现了自己的手臂上,似乎有两条细细的掐痕,仿佛是用指甲掐出来的。

  嗯……似乎是女人干的?

  女,女人的滋味?

  魔法师心里涌出了一种无法描述,而且从来不曾体会过的滋味,可随后他用力摇了摇头,试图把这种感觉从脑袋里排挤出去,但是越想忘记,却发现自己的心中一团乱麻。

  ※※※多多罗掀起开帐篷帘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夏亚已经抓着一把斧头在石头上磨得雪亮。而夏亚的身边,一个扎库年轻少年双手抓着一张弓,在努力的绞紧弓角,然后轻轻的试了试弓弦的松紧程度。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阿菜,看着多多罗走出来,阿菜从腰间摸出了一块用树叶包着的东西,扔给了被宿醉折磨得摇摇晃晃的魔法师,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这是醒酒药,含在舌头下,会舒服一些。”

  魔法师撕开上面的树叶,问道了一股甘草味道的香气,丢进嘴巴里,有些酸酸的味道。不过顿时精神一振,一股酸甜的液体融化在嘴巴里流淌进喉咙里,全身都为止一轻松。

  “时间不早了,我们最好在中午之前出发。”阿菜将那张调试好的弓背在了身后,又弯腰将腿上的绑腿系紧,抬起头来看了看夏亚:“你们要找的东西应该不太难,后面的那片林子里就有的。如果运气好的话,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回来了。”

  大酋长说话算话,阿菜作为部族里少数会说拜占庭语话的人,被派遣来给两人充当向导。夏亚对这个安排很满意,因为知道了阿菜是阿左的侄子,他对这个扎库少年还是很有好感的。

  “后面这片林子是我们的地盘,不会遇到什么意外的危险,我们部族的猎人每年都会在这片林子里狩猎,所以这里没有什么危险的魔兽,就算有,也早就迁徙到别处去了,这里是我们放牧坐骑的地方,我很熟悉的,所以不用紧张。唯有有一段危险的地方就是,走过这片放牧的林子之后,过了一条小河,那是一片野林,或许会遇到什么魔兽,不过这个季节……魔兽在南边,不会往北边跑的,所以只要我们小心一些,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是,你们要的那种东西,在树林里并不多见,我只听说一个地方有,我没去过,不过想来应该不会太难找。”

  阿菜一面比划,一面用生硬的拜占庭语说完了这些,最后才很严肃的说道:“还有,我要警告你们……进了树林只有必须要听我的!你们是外来者,这里的树林,和你们的世界是不同的!明白了么?”

  夏亚把一把匕首插进了自己的靴子里,站了起来:“好吧,我们出发!”

  ※※※从扎库土人部落的寨子北边出去,就是树林了。不过根据阿菜的介绍,这里的树林是“熟林”。

  扎库土人习惯将山里的树林分为“熟林”和“野林”。熟林是扎库土人的地盘,他们在这里打猎,还熟悉这里的一切,同时,他们会把自己的坐骑放养在这片树林里。

  当然了,在外人看来,是看不出这些树林有什么区别的。

  不过一走进这片树林,夏亚很明显的就感觉到了不同。

  三人都是步行,阿菜走在了最前面,这个扎库少年一进树林之后,身上的那种木衲老实的模样就不见了,他的眼睛满是自信的光芒,他一路很轻松的行走,走过一些粗大的树木的时候,都会亲热的上去用力拍拍树干,有的甚至会上去拥抱一下树干。

  这里的大树都非常非常的粗!有的甚至看上去简直就好像是一栋大房子那样,高大的树冠犹如一顶巨大的伞,无数枝桠分了出来,有的还垂在了地上。藤萝密布,弯弯曲曲。这些树,仅仅是树干,只怕就算是六七个人都无法合抱起来。

  阿菜行走在期间,却仿佛和这些树是老朋友一样,一路呼哨,欢快的打着招呼……“他是不是疯了?和树说话?”多多罗在后面眨巴着眼睛。

  夏亚却没有言语,毕竟也是出身山野,他心里隐隐的有一种和阿菜共鸣的感觉。

  走了会儿,阿菜才回身看了看多多罗,道:“或许你们这些外来者觉得奇怪,但是对我们扎库人来说,我们相信,这些树,也是有生命的,它们有感觉,有智慧。当然……我们的传说,只有年岁过了一百的树,才会成为真正的生灵。所以,我们认为,这些年纪古老的大树,他们都是我们的朋友。”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扎库人居然给这片树林那些年岁超过一百岁的古树,都取了名字!!

  “阿西克,穆林,多西多,你们好啊!”

  看着阿菜一路走过,拥抱每一个大树的样子,多多罗看这个年轻扎库少年的眼神已经越来越古怪了。

  当走到了一棵至少有十人才能抱起来的古树的身边的时候,阿菜停了下来,他走了过去,双臂抱住了树干,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然后低声笑道:“这是我的朋友‘多曼’,多曼,是它的名字,它是这片树林里,我最好的朋友了,它救过我的命!”

  夏亚却没有一丝取笑的样子,看着阿菜:“哦?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阿菜想了想:“我们扎库人很小就在林子里走动,我九岁的时候经常来这里,喜欢在多曼的树下玩耍,有一天我在这里遇到了一头豹子。我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多曼救了我,那头豹子被多曼的树藤绊住了,我才得以趁机逃脱。”

  “或许那只是一个偶然……”多多罗正嘟囔,夏亚却忽然皱眉,低声喝道:“闭嘴,多多罗!”

  土鳖却很认真的走了上去,看了看阿菜,然后又看了看那棵树干上满是斑驳树皮,树节粗大的古树,他很认真的上去,轻轻拍了拍树干。

  这个举动顿时让阿菜看向夏亚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年轻的扎库少年高兴的笑道:“你是一个不错的家伙,多曼会喜欢你的。”

  夏亚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看了看多多罗,他的表情很严肃:“你或许不明白,但是只有在山里长大的人才会懂得这种感情。还有……就算你不信,但是至少,你要学会尊重别人的文化,记住了么!”

  魔法师表面上点头,却依然低声嘀咕了几句:“一棵破树而已……有什么……啊!”

  他忽然惨叫了一声,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脸直接埋进了地上的烂泥你,可怜的多多罗挣扎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条树藤,这树藤正是这颗叫做“多曼”的大树上延伸下来的,将他绊倒了一跤。

  这树藤或许是早就在这里的,但是夏亚却看了看多多罗:“看,我提醒过你了,客气一点!”

  多多罗正要咒骂,却又看了看脚下的那颗树藤,不由得心中也有些发毛,那句咒骂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三人在林子里行走的速度并不快,但是正如阿菜介绍的,这里很安全,扎库人熟悉这片林子的一切,一路上平平安安,直走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明天我们就会走出这片熟林了。”阿菜介绍道:“很遗憾,这里没有你们要的东西……不过明天或许会有发现吧。”

  在树林里,阿菜没有生火,而是直接在旁边的几棵大树周围走了一圈之后,抱着一棵大树嘀咕了一会儿什么,爬上了大树之后,过了会儿,扯下来两根树藤来。

  他把长长的树藤拖下了地,然后拉到夏亚面前,取出匕首轻轻的将树藤割开了一个口子,里面顿时就冒出了一点乳白色的液体来。

  他自己抓住了一根,嘴巴凑了上去吮吸了两口,然后对夏亚示意了一下,夏亚也照着做了,这树藤里乳白色的液体入口有些涩,但是只要习惯了这涩涩的味道之后,就会自然有一股清香甘甜,味道似乎有那么一点儿好像是牛奶一样,只是却没有牛奶的腥气。

  阿菜又让这树藤的口子留出了小半碗这种液体后,将树藤小心翼翼的放了回去,还拔出了地上的几根青草揉碎了,用草汁糊在了割开的口子上。

  “这些树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可以借用一点它们的东西,但是不可以贪得无厌。”阿菜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虔诚。

  多多罗虽然依然不太相信什么“树也有生命”之类的话,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树藤里的汁液,的确很好喝。所以魔法师干脆就闭上了嘴巴。

  休息了一会儿,忽然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声音,阿菜立刻耳朵竖了起来,他提着短矛跳上了树干,警惕的看着四周。

  很快,后面的树丛里,一个影子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是一头看上去挺拔匀称的梅花鹿,鹿的脖子雄壮,四肢纤巧,全身的花纹斑斓美丽。而这头鹿的背上,却还骑了一个扎库少女!

  亚麻色的头发扎成了几个小辫子,深褐色的眼睛,娇美的脸庞,一身裁减极为纤巧的皮袍,短短的皮裙下,是一双修长结实的长腿。健康而充满活力的肤色,乌溜溜的眼睛,睫毛下目关忽闪,背后还挂了一张小猎弓。

  少女骑着鹿从树丛之中走来,她修长的脖子充满了纤细的美感,而那一双长腿,更是满是青春活力,看上去,她就仿佛是一个树林里走出来的精灵一样。

  可是一看这鹿背上的少女,阿菜忽然就呆住了。

  “素,素,素灵?”

  素灵跳下了鹿,看了看阿菜,哼了一声,并没说什么,然后就转身看着远处已经目瞪口呆的夏亚,少女欢快的叫了一声,轻盈的身姿就仿佛一只剪水的燕子,飞快的跑向了夏亚,站在他的面前,素灵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夏亚的鼻子:“喂!你以为我会放弃么?你是我素灵看上的人,我跟定了你了!”

  夏亚呆了会儿,张了张嘴,还没开口,阿菜已经跑了过来,皱眉大声道:“素灵,你怎么可以来这里!大酋长不会允许你走出熟林的!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且……”

  “哼,我得到了父亲的许可。”素灵开心的抬了抬手,得意的扬起手腕,她的手腕上,带着一个小小的金铃,轻轻晃动,叮当作响。

  阿菜看见这铃铛,顿时就泄了气,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看这个美丽的扎库少女,又看了看夏亚,欲言又止。

  “这个……”夏亚舔了舔嘴角:“我,我记得昨晚我已经说的很清楚啦,那个……”

  “那个什么?别忘记了,这是我们扎库人的树林,你们可以进来,我就不可以么?还有……大酋长已经同意了,我也是这次你们出行的向导之一。”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