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 【素灵看中的男人】

   第两百一十四章【素灵看中的男人】

  “呃?!”夏亚愣住了。

  这种场合,一般来说的正常的对话应该是“你叫什么名字?”又或者是“谢谢你救了我!”之类的话才对吧。

  而且,因为这句话问的太过古怪,夏亚甚至忽略了,对方说的是标准的拜占庭语。

  “呃……好像……没有。”夏亚几乎是下意识的随口回答。

  素灵瞪着一对大眼睛望着这个男人,又飞快道:“那么你有自己的财产么?我是说,你至少得有两头羊和一副弓箭,最好还有一头属于你自己的坐骑,否则的话我担心你无法养活一家……”

  夏亚只觉得自己已经糊涂了,茫然道:“这个……我的财产至少比这要多一些吧。”

  素灵的眼睛越来越亮了:“那么……你成年了么?”

  “我十九岁。”

  “你的箭术怎么样?还有你会打猎么?你投矛能达到多少步?”

  “……大概一百步内,准确度还是没问题的。”夏亚随口道。

  “呼……”这位年轻的扎库族小妞似乎终于放心了。她的脸庞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借着月光看见了夏亚手臂上那些青紫的掐痕,素灵的嘴角微微往上弯曲了一点,露出满意的笑容:“嗯,看上去你好像很受欢迎。你头上的羽毛,是今晚得到了么?”

  夏亚撮了撮手,他开始怀疑一件事情:这个扎库族小妞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她被吓傻了?还是刚才被这些匪徒打坏了脑袋?

  已经解开了束缚的素灵自己跳了起来,绕着夏亚走了两圈。

  “嗯,油彩画的不错,你还很有绘画天赋。啊,你也喜欢双翼的图腾么?这点和我一样哦,看来我们有共同语言了。嗯,你是外面的人吧?不过没关系,父亲并不禁止我们通婚,只要你出得起聘礼。还有……哦,对了,我的老师教过我做人要诚实,所以我得对你说实话——我不太会做事情,我从来没做过饭,也不会织皮袄,我最擅长的是做竹筒饭……不过你放心,如果将来我们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会努力的去学习的……”

  这个小妞双眼放光,自说自话。

  但是终于,素灵的话语里的“聘礼”之类的言辞,夏亚还是听清楚了。

  土鳖瞪大了眼睛,高声叫了起来:“等,等一下!喂!你先等等!你刚才说什么?聘,聘礼?!”

  “当然,你要想成为我的丈夫,必须得有聘礼才行啊。”

  “丈夫?!”夏亚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没错!”素灵长吁了口气,小妞的脸上露出了雀跃的笑容来,然后忽然一把就抱住了夏亚的脖子,欢快的投身入怀,大声道:“你就是我的男人了!!”

  土鳖呆住了。

  丈夫?!

  以身相许?靠!虽然英雄救美,然后小美女以身相许……他妈的,虽然这种桥段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也未免太快了些吧?

  自己从前听那些传奇故事,也不是没听过这种类似的段子,但是……但是……前一秒钟才从恶人手里救下美女,后一秒钟,砰!美女就对你说:我们结婚吧!

  “……我明白了。”夏亚叹了口气,他平静了下来,看着这个小妞,语气很认真:“你刚才一定是不小心撞到脑袋了。”

  夏亚觉得自己一定是遇到疯子了——没错!这个小妞是一个疯子!

  因为这个小妞已经开始双眼放光的盘算着类似于今后他们要养几头羊,生几个孩子的问题的时候,夏亚觉得自己如果再不走的话,就会有很大很大的麻烦!

  所以,土鳖一言不发,忽然掉头就走!

  看见这个被自己看中的男人忽然撒腿就跑,素灵急了,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让自己脱离困境的人,怎么能让这个家伙溜掉?况且他看上去很雄威英武,而且相貌也让自己满意,从他身上的掐痕看来,他也很受欢迎,自己如果能有这么一个男人的话,那么部族里那些女孩子一定都会嫉妒死的。

  “等等!等等!!”素灵追的气喘吁吁:“你等等!你还没问我的名字呢!”

  夏亚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回头叫道:“我看你一定是病了!你还是快回去找你的父亲吧!”

  土鳖很郁闷,他妈的,救了一个酋长的女儿,应该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了,可没想到这个女人是个疯子……仔细想起来,似乎自己最近怎么总是遇到脑袋有毛病的疯女人?

  嗯,那个叫内内的猛男大姐,也是一见面就要死要活的试图嫁给自己。

  现在还有这个酋长的女儿?

  啊对了,还有梅林,那个老婆娘也是一个疯子!

  “你别跑!我的名字叫素灵,喂!我在和你说话!”素灵真的着急了,她加快的速度猛跑两步,忽然就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夏亚的脖子,整个人都跳到了土鳖的背上,一双纤细的手臂勒住夏亚的脖子,焦急叫嚷道:“别跑了!别晃,我会头晕的。”

  夏亚努力的挣扎,将这个小妞从背后提了过来丢在面前,素灵被他丢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此刻两人已经跑得离池塘颇有一些距离了,远处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素灵这么一哭,顿时就有人听见了,几声呼哨之后,一群扎库男子纷纷跑了过来。

  这些扎库男子之中有的赤手空拳,有的则是负责警戒的扎库战士,听见动静之后,跑来了至少十七八个,一看见这场面,顿时所有的扎库男子都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来!

  所有人都认出了素灵……在部族里,酋长的这个小女儿从来都是所有年轻扎库男子的梦中情人。

  而此刻,这位美丽的女孩子坐在地上,她头发散乱,脸上挂着泪痕,满脸惊慌和委屈的表情。

  更重要的是,因为刚才被绑架的时候挣扎的远古,素灵身上的衣服有些散乱。今晚她原本就只穿了一条皮裙,上身是一条狐皮的小褂,此刻经过了挣扎,胸襟的地方的扎着的绳子松开了,发育良好的圆滚滚的胸脯露出了一小半来,那一条深深的沟壑隐约可见……好吧,我们可以想象这么一个场面:

  在漆黑的夜晚,在远离人群的偏僻安静的地方,一个美丽的少女无助的哭喊,衣衫凌乱,而她的身边,一个身材健壮而且一脸凶狠的男人站在旁边,居高临下……这种时候,一个正常人会联想到什么?!

  就算是夏亚自己都觉得这场面实在是很容易会引发人的误解了。

  因为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周围这些扎库人眼神里燃烧起来的愤怒的火苗和那毫不掩饰的敌意。

  “喂,等等,我,我没有……那个什么……”夏亚哭笑不得的摆手。可惜他忘记了一件事情:这里是扎库部落,能听动他拜占庭语的人很少。

  很快,就有扎库小伙子愤怒吼叫着扑了上来,有了第一个带头,剩下的立刻都开始了行动。

  几个家伙扑到了夏亚的面前,有的直接就挥拳打过去,还有的干脆就张开双臂去抱夏亚。

  夏亚只是抱着不想引发误会的心思,所以并没有反抗,他还试图解释什么,但是很快就被几个扎库小伙子扑倒在了地上,这些扎库土人看上去愤怒极了,几个家伙死死的和夏亚扭成了一团,还有的抓起石头就往夏亚的脑袋上砸!

  夏亚这下可顾不得什么误会不误会了!他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体很强悍,但是……他可没兴趣用自己的脑袋和石头去比试一下哪一个更坚硬。

  砰砰几声,几个年轻人很快就被他弹开,但是剩下的人前赴后继的扑了上来,很快就拳脚大作,乒乒乓乓的打成了一团。

  十多个人在地上扭打在了一起,几乎就仿佛一座肉山把夏亚压在了下面。

  土鳖奋力反抗,但是这些扎库土人都极其彪悍,他的手臂被四个家伙扭住了,两条腿上各压了三个,还有两个家伙骑在了自己的背上,其中一个拔出匕首就朝着自己的腰眼上捅。

  妈的!真把老子当色狼了?!

  轰的一声,人影飞腾,几条人影被直接弹了出去,夏亚挣扎开来,一脚踹飞了那个拿匕首要捅自己的家伙,然后怒道:“喂!再不停手,老子可就不客气了!”

  夏亚举手就打飞了七八扎库青壮战士,这样的“神勇”,顿时让在一旁坐在地上的素灵看得两眼放光,小妞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兴奋和爱慕的光芒来。

  太勇敢了!太威武了!这样才是我素灵看上的男人啊!

  如果此刻有人注意到这位小妞的表情的话——她的一双眼睛都快瞪成了心形了。

  这里的动静引来了更多的人,这些扎库男子大呼小叫着,夏亚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不过仔细想来,大概无非就是:“非礼啊”“抓色狼啊”“打死这个银贼啊”之类的话吧。

  老实说,土鳖觉得这场架打得实在有些窝囊,他如果出重手的话,这几个家伙少说也得断腿断脚,至少也得陪上几根骨头!但是他是来这里结交的,不是来结仇的。

  但是他这么想,扎库人可不这么想!既然拳脚打不过他,彪悍的扎库人毫不犹豫的就动用了武器。

  后面跑过来的扎库男子已经带来了武器,短刀,匕首,甚至短矛,弓箭!

  夏亚刚撞开面前的人,两柄短矛就刺到了面前!他张开双臂,将两把短矛夹在腋下,用力一扭,咔咔两声,短矛就断裂掉了,夏亚随即双脚腾空踢出,两个家伙呼喊着朝后飞出去,顺便还撞到了五六个。

  可夏亚才落地,一把短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划过,惊出了土鳖一身冷汗!他全身都抹过了龙血,甚至就连胯下都被这个猥琐的土鳖抹了几把龙血,但是……唯独脑袋上却没有啊!!

  如果被砍中了脑袋,夏亚可不认为自己有本事再复原!

  几簇头发被割断散落,夏亚已经真的生气了!

  此刻更有一群扎库男子们已经握着长矛,隐隐的形成了一个圈子将夏亚围住,这些家伙看出了夏亚的厉害,只是握着长矛不住的呼喝,结成阵列,犹如打猎面对猛兽一样的,准备围死这个家伙。

  “逼老子伤人啊。”夏亚心中恼火异常。

  终于,几柄短矛攒刺了过来,夏亚只能奋力躲闪,同时抓住了一柄一扭,夺过短矛来,抡圆了挥舞,顿时叮叮当当断做一片。

  地上落下了十多截断裂的矛尖。夏亚挥拳打翻两个,踢倒三个,手里更抓住一个家伙的脖子,握着拳头对着对方的脑袋就是一通痛揍。

  这个时候,终于,坐在地上已经看傻了的素灵回过神来了!

  “啊!!!”

  一声尖叫,这位大酋长的小女儿忽然跳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冲向了围成圆圈的那些扎库男子战士:“混蛋!你们住手!!住手!!”

  “素灵,快躲起来,这个家伙很厉害!”一个领头的扎库青年大声呼喝,手里已经握着短刀要冲上去。从他的表情语气,以及看着素灵的眼神,可以判断出,这个家伙平时也是素灵的爱慕者之一。

  可这个时候,素灵忽然跳了起来。

  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扎库小妞忽然仿佛一只露出了獠牙的雌豹,她飞起一脚踢在了这个扎库青年的胯下,这个年轻人惨叫一声,丢掉了短刀双手捂住了下面,可随即素灵一拳揍在了对方的鼻子上,可怜的扎库青年惨叫之中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捂住了喷出了鲜血的鼻子——但这还没晚!素灵一个肘击,直接撞在了对方的胃部。

  这个可怜的青年直接横在了地上。

  “你们!你们不许伤我的男人!混蛋!谁让你们打我丈夫的!!!”

  素灵拦在了夏亚的面前,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小雌豹,又气又叫。

  夏亚呆住了……这个小妞,看上去娇滴滴的,却居然这么彪悍?

  刚才那连续的三下攻击:踢裤裆,打鼻梁,再撞胃部……这三连击,使的几乎是一气呵成,熟练之极啊!

  而更多的扎库男子则彻底呆住了。

  场面顿时冷到了极点。

  男……男人?丈夫?!!!!

  足足有接近半分钟的时间,没有一个人开口,大家都仿佛见鬼了一样的瞪着素灵。

  终于……当啷!一个扎库青年手里的短矛掉在了地上,随后更多人丢掉了手里的武器。

  地上还有横七竖八的十多个被夏亚打倒在地上的家伙,一边哎哟的痛叫着,挣扎爬起来。

  “素灵……你说……他是你男人?你丈夫?”终于,那个被夏亚抓住了脖子提在手里,已经被打得满头包的扎库青年试探着问道。

  “当然!”素灵挺起了颇具规模的胸脯,骄傲的抬起下巴。

  扎库青年们纷纷的叫嚷起来,一时间,土语的叫骂和愤怒声不绝。

  夏亚眼看这场面,虽然听不懂对方说的什么,但是也感觉到事情大概是已经弄清楚了,他丢掉了手里这个可怜的家伙,坐在了地上喘气。

  素灵一边飞快的叫嚷,比划了半天,然后指了指远处池塘边上的位置,最后宣布:“真正要绑架我的坏蛋在哪里,我的男人是救我的。”

  好吧,还有什么比这更尴尬的呢?

  不过幸好,还有一个给大家发泄怒火的途径。一听见真的有人居然试图绑架酋长的女儿,而且就在池塘边,大部分扎库青年仿佛找到了怒火发泄的办法,纷纷的冲向了河边。

  很快,从远处河边就传来了一阵阵凄惨的叫嚷声——那几个被夏亚打倒的赏金猎人,落在这些憋了一肚子怒火的扎库青年的手里,恐怕命运就不太那么走运了。

  这个事情只是篝火盛会的一个插曲,很快盛会就继续进行了。

  但是夏亚却被几个扎库战士客客气气的请走了,连同那位素灵小妞一起。

  在那座巨大的帐篷里,夏亚再一次见到了那位为减肥而痛苦不已的大酋长。

  走进帐篷的时候,这位大酋长正艰难的将一块啃了一半的鹿腿丢掉,然后叹了口气,让他身边那些美丽的扎库少女都退了出去。

  很快,帐篷里就剩下了夏亚,和这一对父女。

  说实话……从体形上看,很难相信这会是一对父女!!

  这么一堆肉山,居然生出了如此一个娇滴滴的女儿来?!

  你可以想想,一头大猛犸象生出一条小雪兔么?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那些胆敢绑架我女儿的人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我要感谢你。”大酋长依然用平和的语气开口:“告诉我,我该怎么表达我的谢意,你想要什么?或许一些黄金?我知道你们这些外面的人,都喜欢黄金。”

  夏亚想了一下:“我需要一些魔吻香芋。至少需要十朵。”

  大酋长思索了一下:“可以……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这种东西做什么,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但是部落里没有,我可以允许你进入我们自己的林区里,你可以自己去采摘,我会给你派向导。哦,我是一个公平的酋长,身为一个部族的领袖,公平是必须的品格,你要的魔吻香芋,价值太低了,无法当得起你救了我女儿的功劳,所以我必须再赏赐你一些东西。”

  夏亚咧嘴笑了笑:“……那么,黄金会是一个很好的东西。”

  “好,我会给你很多黄金,因为我的女儿对我来说很珍贵。”大酋长笑得很和善——事实上,他看上去一直都很和善。一个看上去仿佛一堆肉山一样的家伙,仿佛天生就有一种人畜无害的气质。

  “父亲。”素灵叫嚷了起来,她看着夏亚:“我要他当我的男人!我决定了,他就是我的丈夫。”

  夏亚感觉到头皮有些发麻,他看了看这位大酋长——这下惨了,这位酋长多半会发怒吧。

  “哦。”上面传来了一个平和的声音。随即那座庞大的肉山动弹了一下,大酋长看着夏亚:“听上去不错,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获得了我女儿的青睐……”

  “等等!”夏亚惊呆了,他瞪眼望着这位大酋长:“你……你一点不生气?!”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大酋长笑得一团和气:“我们是扎库人!是大山的子女,我们生姓崇尚自由,我的孩子!我们扎库人都有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权力。我的女儿,虽然是我的女儿,但是她可以自由的挑选任何她喜欢的男人当她的丈夫。不过根据传统,我们扎库人不和外面的人通婚,但是……我身为酋长,可以赋予她特权,这也是我,一个父亲能为自己女儿做的唯一的一件事情了。”

  就这样?!

  就这样完了!?就这么简单?!

  没有想象之中的雷霆怒火,没有咆哮,没有愤怒。

  没有类似于“该死的外乡人,胆敢觊觎我的女儿!”这种话语?

  “哦,那么,我可以为你们完婚,哈哈。”大酋长开心起来:“我喜欢婚礼,篝火盛会之后再来上几场婚礼,总是美妙的事情。”

  “等等!”夏亚哭笑不得:“可是,你还没有问我的意思呢。”

  “哦??”大酋长抬了抬下巴:“你的意思?”

  “是的,我的意思。”夏亚咳嗽了一声:“那个……很抱歉,我不能答应,我不愿意娶你的女儿。”

  说完这句话,夏亚心里叹息——妈的,事情总是意想不到啊。自己居然抗拒娶他的女儿,大概会惹怒了对方吧。

  “那可真太遗憾了。”大酋长依然是叹了口气,只是并没有什么怒气的样子。

  “你……不生气?”夏亚觉得自己实在是看不透这些扎库人了。

  “为什么要生气?”大酋长哈哈一笑:“你不了解我们,我的孩子,我们是扎库人!是喜欢自由的扎库人!我女儿有喜欢你的权力,但是你也有拒绝他的权力,明白了么?自由,自由才是唯一的。”

  素灵失望的看着夏亚:“你……你居然拒绝了我?为什么?!”

  “那个……我……”夏亚含糊道:“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我只是不想娶妻,现在不想。”

  “父亲。”素灵求助的看着大酋长,想了想,忽然开心的笑道:“你可以派人把他绑了,丢进我的帐篷里,不久行了么?上次我想要一匹小马,你不就是派人绑了送给我的么?”

  大酋长叹了口气:“亲爱的,你必须明白一点:丈夫和宠物,可是不同的。明白了么?他不想娶你,除非你自己让他改变念头,否则我不可能强迫他做什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