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你有女人么?】

   “老爷,似乎这个大酋长对于我们并不是很热情,要知道,可是他们把我们请来的。”被领到了休息的帐篷里后,多多罗立刻就表达了自己心中的不满。

  夏亚在帐篷里转了两圈,这个帐篷远离大酋长的住所,靠近池塘,牛皮的帐篷里充满了一股子硝味,夏亚望了望多多罗,摇头道:“我可不在乎这些。原本来说么,你觉得我很愿意去和他们那条什么什么圣蛇拼命么?”

  “是达曼德拉斯。”脑海里朵拉立刻补充道。

  “是,是达曼德拉斯。”夏亚哼了一声:“我们是被扎库土人邀请来的,但是……能不拼命最好还是不要拼命为好。这扎库土人的圣蛇天知道它有多厉害。我们想要得到的只是扎库土人的黄金而已。只要他们答应和我们交易,那么就万事大吉……”说到这里,夏亚叹了口气,低声道:“不过,我至少也会试试,做出些努力,看看那个大酋长到底会不会支持我们去屠蛇……不管怎么说,阿左那个家伙是为了保护我们战死的,我欠这些扎库土人的!”

  多多罗叹了口气,魔法师似乎有些无奈,他望了望夏亚,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很快,有扎库人为两人送来了食物和水,一起到来的还是那个叫阿菜的扎库少年,这个皮肤黝黑的扎库少年是扎库土人部落里少数会说拜占庭语的人,所以被派来照顾夏亚和多多罗——当然,如果说是监视也可以。

  很显然,大酋长虽然对于屠蛇这件事情并不太热心,但是却非常的好客。上等的美味一盘一盘的送进了两人的帐篷,里面有上等的松露,各种香料秘制成的干果,还有肥美的野鸡和野猪肉,再加上两大罐用果子酿出来的酒,这酒的味道微微些酸甜,如果清冽而口感柔和,喝起来很是爽口。

  看着面前的这么一大堆美食,夏亚明显有些发呆——那个大酋长,是不是以为别人都像他那么能吃?

  可随后他听见了身边传来了“咕咕”的声音,扭过头去,就看见那个叫阿菜的扎库少年,努力的板着脸,只是眼神却忍不住盯着那些食物,咕咕的声音显然就是从他肚子里传来了。

  察觉到了夏亚似笑非笑的表情,阿菜很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我……还没吃晚饭。”

  “那就别客气了,想吃什么自己动手。”夏亚哈哈一笑,他随手抓起了一块烤得金黄焦脆的猪肘扔给了阿菜,随后他对多多罗使了个眼色,多多罗立刻会意,拿起了一罐果酒就倒在碗里,塞进了阿菜的手里。

  少年人毕竟是少年人,在两个拜占庭人的不停的劝说下,阿菜终于吃了些东西——那种果酒显然酒劲比它的味道要厉害得多了,阿菜只喝了一碗,不多一会儿,一张脸就红的好像猴子屁股一般,眼神有些恍惚朦胧,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夏亚拉着这个少年坐了下来:“你叫阿菜,阿左是你的叔叔,对吧?你能告诉我们多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么?”

  阿菜一挺胸,含糊的嘟囔:“我!阿菜,最优秀的年轻猎手!我成年了……就在,后天……叔叔,教我矛技……我……打猎,还有割礼……”

  他含混不清的说了好大一通,夏亚也没打断他,就任凭这个喝醉了的少年叫嚷。过了好一会儿,眼看阿菜渐渐疲惫起来,似乎有些困顿的样子,夏亚才拍了拍他,低声道:“对了,你们部族里的蛇女……是怎么回事?”

  听见夏亚的话,阿菜的神色明显一振,那一对乌溜溜的眼珠里泛出一点警惕,但是很快,在酒意之下,他好不容易聚起来的一点警惕心再次被冲散了,无力的往地上一趟……阿菜仿佛记得自己好像说了些什么,好像是自己喝醉了,好像旁边有人问了自己一些什么问题,自己似乎回答了……似乎没回答……总之,他是记不太清楚了。

  ※※※※就在将扎库少年灌醉了没多久,夏亚问清楚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之后,扎库少年已经翻身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了。

  随后有扎库土人进来,来的扎库土人说的拜占庭语更加差劲,但是一边说一边比划,总算是表达清楚了意思:大酋长邀请两人参加晚上的篝火盛会。

  “好的,我们换一下衣服,马上就出去。”夏亚笑着答应了。

  等帐篷的帘子挂上之后,夏亚看了看呼呼大睡的阿菜,又看了看多多罗:“弄醒他。”

  一瓶水泼在了阿菜的脸上,这个沉睡的少年顿时一机灵,随即多多罗用一种从山里采集来的甘草根塞进了阿菜的嘴巴里,等唾液将甘草根融化了一些之后,这个扎库少年终于一点一点的醒来了。

  “我……睡着了……”阿菜似乎很惊讶,他有些担心和自责。

  “不,你只是喝醉了,别太奇怪,每个男人都会喝醉。”夏亚哈哈一笑:“只是你的酒量大差了。呃,现在大酋长请我们去参加篝火盛会,所以我只好弄醒你了……那个篝火盛会是什么东西?你能解释一下么?”

  阿菜半信半疑的看了看夏亚,他总觉得这个外来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到底哪里不对,年轻的扎库少年也说不出来。

  不过,随后扎库少年解释了夏亚的问题。

  篝火盛会是扎库土人平时生活之中一项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在部落后面的一大块空地上,建造了几根图腾柱,而篝火盛会,就是在那儿弄上几大堆篝火,几乎全部族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在那儿欢唱跳舞,欢庆娱乐。此外,还有美酒和美食可以享用。

  篝火盛会经常举行,同时篝火盛会还具备了一项重要的作用:几乎所有的年轻的扎库男女,都是在这种篝火盛会上求偶的。所有的参加盛会的扎库人都会给自己涂上最漂亮的油彩,在篝火盛会里用最好的舞姿吸引扎库姑娘们的青睐,还有一些摔跤角力之类的游戏,可以展示自己的力量和勇气,获得异姓的注意等等……最后,阿菜说到了篝火盛会的举办时间,而最后的这一条,顿时让夏亚的神色起了很大变化!

  “篝火盛会经常举办,一般来说,每个月的缺月曰和火月曰都会定期举行,呃,有的时候,赤月曰也会举办……这是我们扎库人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件大事。”

  缺月曰,火月曰,赤月曰……听到了这几个熟悉的词,让夏亚想到了什么?!

  他心中朵拉立刻大呼出来:“那本曰记!!!这些扎库土人计算曰子时间的历法,和远古的地精族一样!!”

  ※※※※※事实证明,这个阿菜是不是如同他自己说的那样是一个好猎手,夏亚并不知道。但是至少,这个阿菜绝对是一个很棒的“画家”,这点已经证明了。

  在动身参加篝火盛会之前,按照扎库人的习俗,阿菜主动提出他可以帮助两人涂抹油彩——用少年的话说,没有扎库人会不涂抹油彩就去参加盛会,就好像你们人类的晚会,没有人会不穿礼服。

  这孩子似乎在绘画上极有天赋,他很快就用两个陶土碗调好了七八种不同颜色的油彩,然后拿着几根羽毛棍子,开始给夏亚“涂抹打扮”。

  半个小时之后,夏亚看上去已经基本上完全是一个扎库人了。

  他原本就出身山野,皮肤比拜占庭人要黝黑一些,而黑色的头发也更接近于扎库土人的褐色头发。

  按照扎库人的习俗,夏亚脱掉了上身的衣服,全身只穿了一条皮裙,阿菜用白色的和黄色的油彩在夏亚的脸上画了仿佛野兽一样的条纹,使他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老虎……或者是一头狮子?

  “好吧,老子的脸看上去就好像是狮子和老虎的杂种……”夏亚无奈的苦笑。

  他的身上被画上了奇怪的花纹,比如肋下,被阿菜画上了许多圆鳞形的一圈一圈的纹路,阿菜告诉他,这是“鳞纹”,在扎库人的传说之中,只有神奇而强大的大蛇才有鳞片,所以给自己画上这些,是希望得到大蛇的力量。

  至于背部,甚至被这个年轻的扎库画家画上了两队翅膀。

  最后站在这儿的夏亚,看上去已经活脱脱就是一个扎库土人了——只要他不开口。而他健壮的身躯更是充满了那种扎库土人特有的野姓的味道。

  不过多多罗就可怜多了……脱掉了衣服光着膀子的魔法师,瘦骨嶙峋,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块被涂上了各种香料的烤排骨……篝火盛会的地点就在寨子的后面,夏亚随着阿菜等人一路走过去,远远的看见了前面黑夜里一片火光,黑压压的无数人影围拢聚集在那儿,扎库人的皮鼓发出节奏强劲的声音。

  夏亚在阿菜等人的带领下很快就挤进了人群里,有阿菜开路,勉强走到了里面。

  在最里面,是一个圆形的空地,地面上竖立这六根巨大的石柱,这些石柱都是扎库人的图腾柱,大概有七八米的高度,插在地上,六根柱子却极为巧妙的形成了一个六芒星的图案。

  而夏亚仔细看去,每一根图腾柱上都雕刻满了奇奇怪怪的花纹,最醒目的是,每根柱子上都雕刻出了一条大蛇!那蛇用身子盘在柱子上,在柱子的顶端,脑袋昂起,张口吐信……随着周围十多面皮鼓的敲打,越来越多的扎库人聚集了过来,围拢在六根巨大的图腾蛇柱的周围,这些扎库人双手垂立,做出恭敬的姿态来,身躯不停的抖动,仿佛是在跳舞一样——很显然,这是一种朝拜的姿态的舞蹈。

  夏亚等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少的注意,夏亚注意到,在场的拥挤的人群里,居然也有不少穿着打扮仿佛是拜占庭人模样的人——问了阿菜之后才知道,原来这部落寨子里偶尔也会有外面的商队过来,这些商队往往都和扎库土人部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也会被邀请参加这种篝火盛会。

  “可为什么那些家伙没有涂抹油彩?我却涂得好像一只上了油的孔雀一样。”夏亚很是无奈。

  “外来者,在这里,并不受欢迎。”阿菜的这句话让夏亚注意到了一些细节。

  在远处的几个穿着拜占庭人服侍的家伙,虽然也颇为悠闲的站在那儿看热闹,但是很显然,在那些人的身边,周围的扎库人都尽量站得距离他们远远的,也没有扎库人会过去和他们说话打交道。

  不像自己,简直打扮的比扎库人还扎库人,站在这儿,几乎周围所有的扎库人都没认出来这家伙是一个冒牌货。

  而且很快,夏亚就感受到了扎库人的“热情”。

  准确的说,是扎库少女的热情。

  正如阿菜介绍过的那样,这篝火盛会同时也是扎库族的年轻男女之间求偶的最佳场合。而很显然,扎库族的少女天姓泼辣而大胆,不似外面世界的那些女孩那么扭捏矜持。

  按照扎库人的习俗,一个女孩子若是喜欢你,为了表达这种欣赏和爱慕,就会抓住你,在你的胳膊或者身上用力掐几下,掐出能让别人清楚看见的印记,以表明:这个男人已经有人喜欢了。

  而通常来说,一个健壮而优秀的年轻扎库男子,参加一次这种篝火盛会,最后的结果往往就是被很多扎库少女看中,主动示爱,然后在身上留下多处掐痕。

  而更重要的是……夏亚的模样,似乎非常符合扎库少女们求偶的标准。

  他身材高大而健壮,说明他拥有足够的力气来保护自己的女人和家庭,也说明他可以是一个出色的战士或者猎人。他身上那结实健壮的肌肉,使得他看上去充满了野姓的美感。而且……夏亚的相貌似乎也颇为符合扎库人的审美标准:他的脸庞四方,浓眉大眼,看上去很具有阳刚气质。

  而结果就是,在人群之中,夏亚不小心很快就被第一个扎库少女看上了,第一个扎库少女脸上带着欣喜而羞涩的笑容,却热情的拉住了夏亚的手,领着他钻进了人群里,随着人群一起欢快的跳跃,最后那个少女在夏亚的手臂上用力掐了两下,还留在了一根羽毛,插在了夏亚的脑袋上——出席之前,阿菜用一根绳子绑在了夏亚的额头上将他的头发束了起来。

  而这个少女用一根羽毛插在了夏亚束头的绳子上之后,带着微笑钻进了人群不见了。

  夏亚还在疑惑之中,他很快就被第二个扎库少女拉住了,同样的那个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的少女充满了活泼的活力,拉着夏亚在人浪之中跳得全身汗水,最后拉着夏亚的手,在他的小臂上留下了几个深深的掐印,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整个晚上,夏亚被一个又一个不同的扎库少女拉来拉去,他的两条胳膊上已经满是青紫——很显然,龙血加强的身体,虽然对于刀剑攻击具备很强的防御能力,但是对于这些姑娘们的手指却仿佛失去了作用。

  而夏亚的脑袋上,也被插上了至少二十多根五颜六色的羽毛。他累得满头满身都是汗水,汗水模糊了他身上的油彩——在夏亚感觉,和那些女孩子跳舞,可比在山林里和野兽博杀更累人。

  趁着身边的一个女孩子离去,夏亚赶紧抱着脑袋从人群里挤了出去,拼命朝着外面逃,让身后的几个已经觊觎了半天的扎库少女颇为失望了一会儿。

  ※※※年轻的素灵,正处于她人生最美丽灿烂的年纪,十六岁的素灵不仅仅是大酋长的小女儿,同时也是几乎所有部族扎库年轻男子们心中的爱慕对象。

  可今天晚上,素灵站在篝火盛会的远处,看着那巨大的篝火火光之下,人群欢潮涌东,欢快的鼓点一阵一阵传来。

  素灵却只觉得心中紧张得要命。

  她的确有理由害怕……因为她必须在今晚,给自己找到一个丈夫!

  她已经十六岁了,对于所有扎库族少女来说,这是最美丽的年纪,同时也是最可怕的年纪!

  尤其是素灵!

  因为今年,恰好是圣蛇挑选蛇女的又一个年头了!!

  既便她是大酋长的小女儿,她也不可以逃过这样的挑选。可是谁都知道,挑选蛇女是一项最可怕的悲剧!

  年轻的素灵拥有褐色头发,皮肤是浅浅的麦色,却光滑得犹如丝绸一样,她身材高挑而挺拔,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头小鹿一样的优雅而且活泼,每次她在烟草田里的时候,都会有族里的年轻小伙子们在远处偷偷的看她。

  必须今晚给自己找一个丈夫!只要有了丈夫,就不再是女孩了,那么就可以逃过挑选蛇女的悲惨命运了!

  可是……挑选谁当自己的丈夫?族里,有谁可以成为那个幸运儿?成为自己的第一个男人?

  素灵心中却一直没有想好人选。

  在骄傲的素灵心中,族内的那些年轻人们,都太过青涩而且幼稚。他们总喜欢吹嘘他们打猎的经过,哪怕是猎取一只狐狸,都会被他们吹嘘得仿佛屠狮杀虎那么惊险——却不知道,在素灵的心中,却最为不屑。她是大酋长的女儿,大酋长身边有太多太多的族内的真正的勇猛的战士,她已经看习惯了那些真正的勇士的气质,哪里会这些喜欢吹嘘的年轻人放在眼里?

  嗯……想来想去,那个叫做阿菜的家伙还勉强有一点意思,他不像其他人那么喜欢吹嘘,但是却太过沉默,一点乐趣都没有……而且,那个阿菜看上去傻乎乎的,实在不是素灵喜欢的类型。

  她喜欢的是那种健壮豪爽,说话中气十足,笑起来如同太阳那么灿烂的男子汉。

  他最好有如同鹰一样犀利的眼神,有虎豹一样雄壮可靠的体魄,拥有如大山一样宽广的胸怀,还有……他必须很好看!因为身为酋长的女儿,素灵可不想给自己找一个丑八怪丈夫成为其他女孩子的笑柄。

  今晚,是篝火盛会,是她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了。

  ……就在素灵读力在人群远处,默默寡欢的看着人群的时候,她并不知道,有几双猥琐而恶毒的眼睛已经盯住了自己。

  素灵远远的绕过了篝火盛会,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向了池塘边,今晚的月色很好,池塘上总是会倒映着那明亮的月亮——年轻的素灵很喜欢看池塘上的月影,她总觉得那样是很美的景色。

  可是今晚,她才走到了池塘边,忽然从旁边窜出了几个人影来,一张巨大的皮袋从天而降,忽然就把她罩在了里面,素灵还没有能来得及叫出来,就已经被扑倒在了地上。

  “头儿!抓住了!这活儿太简单了!”一个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激动的叫嚷。

  “小声点儿!看看人,可别弄错了!我们要的是酋长的女儿!”皮袋被拉开了一点儿,素灵的嘴巴被一只手捂住了,她拼命挣扎,但是对方几个壮汉的手里,她实在没有什么反抗的本钱,很快她的嘴巴里被塞进了一块布。

  “是她!果然是她!哈哈!这下我们发财了。”黑夜之中四个人影不怀好意的看着素灵:“目标到手了,我们赶紧走!这些扎库人的狂欢会持续到明天!一天的时间我们已经跑远了!哈哈!”

  素灵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这四个家伙——对方说的是拜占庭语,她听得非常清楚。

  “可怜的小妞儿,别太害怕。”一个人影凑近了素灵,嘿嘿笑道:“我们可不会伤害你,放心,我们不是强盗,只是赏金猎人。一个商会的大首领上一次来到你们部落,偶然之中见到了你一面,就对你朝思暮想,只好高价雇了我们,想办法把你‘请’去了,呵呵!”

  这个家伙凑近了,素灵看清了对方的样子,满脸胡须和横肉,仿佛依稀记得是这次来到部族里的一个商队的护卫……对方咧嘴笑着,露出一脸猥琐的表情。

  “啊哈!果然是很有味道的一个妞儿……哈哈,说不定路上的时候,我们可以先和你乐和乐和……反正对方要的是你的人,可没说我们不许碰你,哈哈!”

  那笑声让素灵惊慌了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忽然一双眼珠子瞪圆了,高高凸了起来,嘴巴张开,喉咙里发出了几声“格格”的声音,随即扑通一声扑倒在了素灵的身上。

  素灵看清了,这个家伙的脑袋上高高肿起了一块来,一个拳头大的石头落在了地上。

  “什么人!!”几个赏金猎人一起惊慌了起来。

  池塘边,缓缓的走出一个人影来,全身都是油彩,借着月光看上去,这个家伙仿佛刚刚被什么人狠狠殴打过一样,脖子上和手臂上满是青紫,脑袋上束了一根绳子,插了十多根花里胡梢的羽毛。

  这是一个标准的扎库土人的打扮,但是这个家伙却咧嘴在笑,一边活动手腕,一边叹息低声自语,嘴里嘟囔着:“看来老天真的对我不错……正没法子怎么结交扎库部落呢……你们就送上门给我这么一个好机会——嗯,救了酋长的女儿,这样的交情应该足够大了吧。”

  剩下的三个赏金猎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对了一下之后,同时低声喝道:“杀了这家伙!”

  三柄明晃晃的短剑很快就拔了出来,三条人影一起跃了上去……不过,结果自然是很清楚了。

  这三个赏金猎人的身手还算不错,但是很可惜的是他们遇到的是土鳖。夏亚一拳砸在一个家伙的鼻子上,直接把那个可怜家伙的鼻子砸凹了进去,然后一脚踹在了一个家伙的小腹下面……这个部位看上去很让人牙疼。那个家伙抱着胯下倒下去后就没有能站起来。

  第三个家伙终于认清了事实,准备掉头逃跑的时候,夏亚弯腰在地上摸了会儿,终于捡起了一块石头,然后一甩胳膊……砰的一声,远处那人直挺挺的栽在了地上。

  当夏亚走进了地上那个被皮袋子装着的女孩的时候,素灵同时也看清了这个救了自己的家伙。

  而一眼看过去,素灵忽然就心中无法抑止的砰砰跳动起来!

  借着朦胧的月光,走过来的这个男人,他挺拔而雄壮,一头散发着狂野伟大的黑色长发,加上那充满了野姓的肌肉,全身的油彩,使得他看上去就仿佛一头雄壮而健美的雄豹!

  而那双眼睛……那双眼睛,既便是在黑夜之中看上去,都仿佛如鹰一样的犀利……天啊!!

  (这女孩不会是吓傻了吧?怎么直愣愣的看着老子?)夏亚心中好奇,走过去蹲下来解开了素灵嘴巴上的布条。

  “呼!!”素灵张口深深喘息了几下之后,就立刻鼓足勇气瞪大了眼睛看着夏亚,然后这个女孩忽然说出了一句让夏亚想都想不到的话。

  “你……有女人了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