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二章 【大酋长】

   站起来之后的夏亚,才终于看清了眼前站着的扎库人。

  因为两人的紧急迫降,将寨墙上的一个了望台险些就撞塌掉了,此刻年轻的扎库土人阿菜手握长矛,神色紧张的面对着这两位从天而降的家伙。

  夏亚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扎库人——他看上去明显很年轻,年纪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不少,脸上涂抹了一些油彩,将眉毛上划了两痕,一对乌溜溜的眼睛,明显很紧张的盯着自己,因为过于紧张,这个家伙握着短矛的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弓着步子,矛尖对着自己,微微的晃动。

  夏亚咧嘴,露出一嘴白牙,龇牙笑了一笑,然后对着这个年轻的扎库人做了一个标准的扎库土人的礼节,这个问候的举动是路上的时候和其他扎库人学来的。

  可是阿菜却丝毫不敢轻松,任凭夏亚对着他点头捶胸,年轻的扎库土人却只是心中迟疑着,因为这两个家伙出现的方式实在太过离奇了,所以阿菜迟迟没有把手里的长矛刺出去。

  终于,因为夏亚两人从天而降的声势太大,很快从寨墙下涌来了更多的扎库人,那些扎库土人们持着弓,举着短矛,顿时将这一段寨墙围了起来,还有不少扎库土人对着夏亚和多多罗发出威吓的吼叫声。

  夏亚立刻高高的抬起了双手,深深吸了口气。

  “安静!安静!我,阿左的朋友!要见,大酋长!”

  这句话是用扎库土人的语言说出来的——实际上,这也是夏亚会的唯一的一句扎库土语了。

  他将这句话喊了三遍,终于声音传遍了全场,那些拿着短矛弓箭鼓噪的土人们才渐渐安静了下来,气氛不像方才那么紧张了,大家只是站在那儿,脸上或多或少的带着惊奇的表情,望着夏亚和多多罗。

  “阿左?你,认识阿左?”

  就在夏亚担忧的时候,面前最开始的那个看上去最为紧张的年轻扎库土人忽然开口说了话,顿时让夏亚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因为这个年轻的土人说的居然是拜占庭语。

  虽然那咬字生硬得就好像舌头下含了一块石头,但是至少,他明显是会一点拜占庭语的。

  阿菜神色也满是疑惑,看着面前的这个高大的“人类”,这个家伙身上有一种彪悍的味道,这种气质,在部族里只有那些最勇敢的战士才隐约能具备。

  阿菜是会一点拜占庭语的,这是学自于他的叔叔阿左,虽然说的很生硬,而且很多情况下辞不达意,但是此刻却足以帮了夏亚一个大忙了。

  “没错!我是认识阿左。原本他和他的战士们要带领我来到这里,可是我们路上遇到了一些危险,在丛林里先是遇到了一群剧毒蜥蜴,我们边打边退,被迫一路往南绕路,又走进了巨牙潜伏者的领地,然后血战了一场……很遗憾,阿左和他的战士们都已经壮烈战死了,他们都是勇敢的勇士!而我,为了完成之前我们的约定,来到了这里,还请你立刻带我去见你们的大酋长……”

  夏亚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但是面前的阿菜却明显没有完全听懂,毕竟他的拜占庭语言还比较贫瘠,只不过,“阿左”“战死”这样的字眼,却是并不难理解的。

  年轻的阿菜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忽然就神色巨变:“阿左,叔叔?死了?”

  眼前这个年轻扎库土人悲伤和震惊的神色,夏亚也猜到了一些其中的含义,他放缓了语气,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对方,然后慢慢的点了点头:“我们已经将他们安葬了——按照扎库土人的仪式安葬的。”

  阿菜的脸色明显有很大的变化,他盯着夏亚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走到了其他的扎库土人身边,低声说了一些什么,这些扎库土人交谈了一会儿,阿菜才重新走了回来,看着夏亚,他的语气依然很生硬:“我可以带你们去求见大酋长,但是你们必须放下武器。”

  夏亚笑了笑,他摊开双手,将自己身上带的匕首等武器都交了出来,而随身的火叉也被土人检查了一下,不过模样看上去黑不溜秋的火叉似乎并没有多少危险的样子,土人把火叉拔出剑鞘看了两眼就随手丢回给了夏亚,却只是将他身上的聚啸弓和匕首拿走了。

  还有那块飞毯,土人们仿佛很敬畏的不敢靠前,多多罗亲手将飞毯卷了起来,然后对着飞毯念了咒语:

  “万能而伟大的梅林大人啊,请将你的魔力借给一点给我这样卑微的人使用吧,飞毯折叠起来吧!”

  咻的一道光芒,飞毯重新变成了手帕那么大小,多多罗弯腰捡起来递给夏亚,夏亚小心翼翼的收进了自己的怀里。

  这个场面顿时让周围的土人们越发的搔动了一会儿,更多的土人望着两人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敬畏来。

  不管在任何地方,魔法,总是让人会望而生畏的。

  很快,这些土人们让开了道路,只是大家依然握着长矛,用各种警惕的眼神望着夏亚和多多罗,两人在扎库土人让开的道路之中走过去,阿菜和几个扎库土人就在身边跟着,从他们握长矛的姿势来看,对方显然没有放松警惕。

  不过夏亚并不在乎这些了,他只是对这个最年轻的扎库土人产生了一点好奇。

  “你……阿左,是你叔叔?叔叔?”夏亚尽量让自己说的慢一些。

  “是的,叔叔。我父亲的弟弟。”阿菜点头。

  夏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道:“阿左,很厉害,很勇敢。”

  “当然!”提到自己的叔叔,阿菜立刻挺起了胸膛来,骄傲的大声道:“在我心中,他是第二勇敢的,仅次于我的父亲。”

  夏亚和阿菜交谈,而多多罗则好奇的看着周围的这座扎库土人的部落寨子。

  扎库土人的部落里,大部分建筑都是土木架构的屋子,这些屋子大多圆顶,房顶看上去就仿佛一个一个巨大的蘑菇或者大伞一样,只是这些房子大多没有什么墙壁,而是四面挂着各种兽皮,看上去倒是更像一顶一顶帐篷。

  地面并不像想象之中的那么泥泞,细细的铺了一层山灰,而众人在寨子里走过,远远的能看见一些扎库土人的孩子在远处好奇的朝着这里张望,只是没有敢走近的,稍微有一些靠得近了,立刻就会有穿着皮裙子的扎库女人跑出来将孩子抱走。

  还有一些让多多罗有些不好意思的,扎库土人的文明似乎真的太过粗疏了,他看见了不少扎库族的女人穿的极为暴露,只不过用一些兽皮缝制的皮料将身上重要的部位包裹住了而已,而大部分的人,都是习惯的将大腿和胳膊露在外面,还有腰部……似乎这些扎库人都习惯于穿着紧窄的短衫和短皮裙。

  当然了,还有不少上了年纪的扎库老人,坐在帐篷和木屋的门口,懒洋洋的靠在那儿,抽着他们著名的烟草,吞云吐雾。

  这个寨子甚大,里面甚至还有两个小池塘。大酋长的住所就在寨子的最里面,虽然大酋长是整个部落的首领,但是他住的地方却并没有太过森严的守备,只不过有几个明显充满了彪悍味道的土人战士在外面拦路问了几句,阿菜和他们交谈了一下,随即就放行了,只是那些扎库战士却都是用古怪的眼神望着夏亚瞄来瞄去。

  大酋长拥有整个部落寨子里最大的一个帐篷土屋,土屋上挂的兽皮也是五颜六色色彩斑斓,看上去最是华丽,夏亚只看了一眼,就不由得叹息:那帐篷居然都是用最昂贵的犀牛皮,老虎皮等等制作出来的。

  更让人侧目的是,几个健康的扎库少女在帐篷里进进出出,这些少女一个个都是身材婀娜而充满了活力,短衣服的打扮更是将青春野姓的气息尽显无疑,那一条一条充满了健康色泽的大腿,顿时让多多罗的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倒是夏亚,对这种诱惑力明显具备很强的抵抗能力——当然了,原因是很特殊的。

  夏亚和多多罗在外面等了会儿,里面很快就走出来两个扎库少女,躬身将帐篷的门挑起,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阿菜和一路监督护送的扎库战士都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外面,他们是没有资格进入大酋长帐篷的。

  一进这大帐篷,夏亚立刻闻到了一股浓烈之极的香味,这明显是混合了很多种香料的味道,再经过了烘烤和香熏,最后形成的这股味道,几乎已经充斥了这整个帐篷里的每一个角落。

  而且这香味道也未免实在太浓了一些,夏亚才进来,就险些被熏得眼前一黑,顿时就有些呼吸不顺畅的感觉。

  老天作证,他从来没想到,香到了一定程度,居然会让人有这种类似于恶臭的感觉?!

  更要命的是,这帐篷虽然极大,但是却生着好几个大火盆,而那些火盆明显是用木炭生活的,而偏偏这帐篷是兽皮缝制,通风实在太差了,烟都散不出去,浓烈的烟味呛得夏亚直想咳嗽。

  不过,等他适应了之后,最先被震撼的,还是这个帐篷里的摆设。

  黄金!!!

  到处都是黄金!!!

  黄金的刀柄,黄金的挂坠,黄金的案面,黄金的雕像,黄金的灯台,就连墙角下用来压帐篷,用的都是金块!!!

  而在这一屋子的金光灿烂之中,在最上面,坐着这里的主人——扎库土人的大酋长。

  第一眼看见这位大酋长,夏亚惊得险些下巴就掉到地上去了。

  眼前这个家伙……他,他还能算是一个人嘛?!

  面前的这个家伙,他仿佛就是一座山!

  一座肉山!!!

  他实在不能算是人了,他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大堆肥肉堆积出来的小山。

  夏亚不是没有见过胖子,在他认识的人里,比如兔子将军鲁尔,就算是一个很胖的人了。

  但是……如果此刻,把鲁尔拉到这里来,和这位大酋长站在一起,那么鲁尔将军简直就可以算是苗条的魔鬼身材了!

  夏亚甚至一辈子都没想到过,一个人可以胖到这种惊天的泣鬼神的地步!!

  上面的这位大酋长,就半靠在一个巨大的满是黄金雕刻妆饰的大榻上,远远看去,他的下巴至少有四层,耳朵极大,耳垂累累垂下,硕大的鼻子就仿佛是在他的脸上挂了一个大山芋,脸上除了肉还是肉,至于他的眼睛,已经被挤得完全看不见了——幸好,扎库土人有给自己涂抹油彩的习惯,在这位大酋长脸上的眉毛的位置下面,涂抹了厚厚的油彩,那大概就是眼睛了吧……至于他的身材……夏亚除了叹息,也就只有叹息了。

  鲁尔那个胖子算胖了吧?可是按照目前的目测来估算,至少要把五个鲁尔加在一起,恐怕才能勉强拼凑出一个这位大酋长来!

  至于原本就生的瘦弱的多多罗,此刻站在这位大酋长的身前,就好像是一根竹竿……不,根本就是一根牙签!

  这位大酋长靠在那儿,硕大如小山的身躯上套着扎库土人的皮袍子,脖子上挂着各种花花绿绿的挂坠,有用油彩漆过的骨头,也有黄金,玛瑙,各种宝石,他的脑袋上顶了一个硕大的帽子,那帽子是用各种颜色斑斓的鸟羽编织出来的。

  他半躺在那儿,那肚子就仿佛是一面巨大的皮鼓高高鼓起在那儿,随着他呼吸,那巨大的肚皮缓缓起伏。

  这位大酋长的身边,至少摆放了七八个巨大的食盘,那些食盘全部都是黄金质地的,上面摆满了各种食物:各种颜色鲜艳的水果,香喷喷的兽肉,还有美酒,甚至还有一些一看就是出产自拜占庭的那种干果蜜饯之类的点心。

  七八个巨大的食盘子上堆积得也如同小山一样。

  而这位大酋长则惬意的躺在那儿,双手按在胸口——见鬼,他的手……只怕是熊掌都要比他的手更为纤细!!

  在大酋长的身边,环绕着他,坐着七八个扎库族的年轻少女,这些女孩子一看就是最娇嫩而灿烂的年纪,一个个都是婀娜而充满了青春的魅力,穿着紧窄而暴露的衣服,温顺的偎依着中间的这一座大“肉山”,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老虎的身边偎依了七八条小猫。

  这些女孩子一个个身上都涂抹了一种发亮的油彩,有的不停的从食盘上拿起食物来喂到大酋长的嘴巴里,有的则坐在酋长的脑袋旁轻轻的帮他按摩额头,还有的坐在他的双腿旁帮他捶腿,更可笑的是,还有一个女孩子就靠在他的腰旁,大酋长的那张嘴巴就如同一个无底洞一样不停的吞下食物,而那个坐在他腰边的女孩子,则负责不停的在大酋长的滚滚的肚皮上轻轻来回抚摸。

  夏亚和多多罗在这位大酋长的面前站了好一会儿,这位大酋长却不慌不忙的将一块只怕有夏亚大腿粗细的某种牲畜的后蹄啃了下去,又喝了一大杯酒之后,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对身边喂食的女孩摇了摇头——身边的女孩早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赶紧往后挪了挪。

  大酋长抬了抬手,七八个女孩赶紧合力将他推坐起来。

  夏亚明显感觉到,当这位大酋长翻身试图坐起来的时候,那动静,仿佛整个帐篷都在摇晃,地面都在震动!

  “呼!!!”

  坐直了身体的大酋长长长出了口气,他抬头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然口开口:“你们就是阿左带回来的人么?”

  夷?!

  让夏亚惊奇的是,居然是十分标准的拜占庭语!这个大酋长说的拜占庭语标准之极度,而且咬字和口音,居然隐隐的有一种奥斯吉利亚北区贵族们特有的口音。

  “我们就是的。”夏亚随即将路上的遭遇又说了一遍,说到阿左和那些扎库土人战死的经过的时候,那位大酋长一边叹息,可同时又开始进食了。

  夏亚的讲述不过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但是这位大酋长却又吃下了小半个甜瓜和两块巴掌大的烤肉还有半串葡萄以及一大杯酒。

  这样的惊人食量,让夏亚说着说着,也仿佛呆滞住了。

  “唉,这样的曰子可怎么过……”大酋长似乎很伤感的样子,他看了看自己的肚皮:“幸好,今天是我减肥的最后一天了……明天开始就不用像现在这么节食啦……”

  减,减肥?节,节食?!

  活见鬼了!如果像他这样的吃法,还是在减肥和节食的状态下……那么他平时得吃多少?!

  大酋长对自己的“曰渐消瘦”很是感慨了一会儿,然后才重新看向了夏亚:“好了,你们的来意我很清楚……嗯,我已经得到了汇报,我必须要说,对于两位勇士的好意,我非常的感激,我也非常感谢你们愿意来到我的部族……不过,我需要你们明白,这件事情非常重大,我需要经过仔细慎重的考虑才行,而且,我必须听取部落祭祀的意见,最后我们商量出一个办法,再开始行动,幸好……现在的季节,圣蛇还在休眠,我们还有不少时间。”

  大酋长说了几句话,就又开始喘气起来,最后他看了夏亚一眼:“请先在这里住下吧,今晚我会举办一场宴会来招待两位贵客,你们会领略到扎库人的好客和热情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