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赌约】

   第两百零九章如果面前是一块豆腐的话,土鳖早就把斧头丢掉认输算了——他的斧技还远远没有练到能拿豆腐雕菊花的境界。

  不过嘛,一块木柴还是马马虎虎能雕得出来的。

  木屑纷飞,夏亚手里斧光闪烁,一条一条的木丝都被他轻巧的剥离了出来,很快,一块木柴在他的手中,就化作了一朵绽放的菊花来,连每一条细细的菊花花瓣都清晰可见,虽然说不上什么鬼斧神工,但是“精致”这个评价却是怎么也不为过的了。

  夏亚仿佛很是得意,雕完之后,举起来对着梅林示意:“瞧,就是这样。”

  梅林站在那儿,眯着眼睛看着夏亚手里的那多木菊花,然后轻轻拿过,在手里把玩了会儿,这个时候,梅林的眼睛眯成一线,也看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眼神,只是看了会儿,这位可怕的女人才点头,露出怪异的笑容来:“不错,的确是这个样子的。”

  夏亚放心了,脸上明显的轻松了一些:“那么,梅林大人,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和那个老家伙当年打的那个赌,是怎么一回事情?”

  土鳖明显在强行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激动!

  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梅林啊!是那个号称世界上最可怕的女人的梅林啊!!和梅林打赌,一般来说会是什么下场?

  想想看兰蒂斯国王吧!想想看拜占庭魔法行会里的那几个魔导师!再想想强大的奥丁神皇!

  这些家伙可都是输给了梅林的。

  而自己的养父,那个老家伙,居然赢了她……不知道到底赢了什么赌注?

  堂堂的大魔导师梅林输掉的赌约,必然不凡吧!!

  “我可以告诉你。”梅林笑了笑,看样子这个女人的态度和和善了许多:“那个老东西,是你什么人?”

  “呃……”夏亚刚要脱口而出说出答案,忽然心里一动,话到嘴边才赶紧压注了冲动,含糊道:“算是我的一个长辈吧,嗯,那么,梅林大人,你和他是……”

  “嗯,老朋友。”梅林的语气很轻松。

  夏亚放心了。

  既然和梅林是朋友……梅林这样的人,总不好意思对自己老朋友的养子太过恶毒吧。

  一般来说,根据各种传奇故事里的描写,似梅林这种世外高人,是很少会有什么朋友的,而且通常来说,这种人对于朋友也会格外的珍惜和看重。

  那么自己……岂不是又踩到狗屎了?

  呸呸呸!晦气晦气!应该说,自己又走了大运了!

  “那是我的养父!”夏亚竭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诚恳凝重一些,甚至用力皱起眉头来,做出一副忧伤的样子:“他老人家把我从小养大,可惜,养育之恩还没有能报答,他就已经病逝了……”

  “你是他儿子?”梅林眨了眨眼睛。

  “是养子。”夏亚更正了一下。

  “差不多。”梅林似乎对于这个问题并不太在意:“养子还是亲子,没什么区别。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他的传人?或者说,是他的继承人?”

  “呃……可以这么说。”夏亚心中开始期待。

  梅林果然神色也变得严肃了一些,她后退了两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夏亚一会儿,那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夏亚有些不自在。

  “老爷……好像,不太对劲啊。”可怜的多多罗贴在夏亚的身后低声提醒:“梅林大人的眼神,好像不太……”

  “闭嘴。”夏亚皱眉低声喝止了多多罗,然后望着梅林:“那么,梅林大人,当年的那个赌约……”

  梅林终于笑了,她的笑容分明很和善,可是落在夏亚的眼中,只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神分明有一种隐隐的戏谑味道。

  “狡猾的小家伙,你是不是在想,当年我输给你的养父的那个赌约,一定是很有价值的?”

  “……呃,可能吧。”夏亚犹豫了一下,干脆道:“以您的身份,和人打赌一定都不会是轻易简单的条件。”

  “哦,你是不是还在想,像我这样的人,这样的身份,一旦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情,必然就不会反悔?否则的话,岂不是对不起自己的身份?”

  “当然。”夏亚脸上露出诚恳憨厚的表情来,认认真真道:“您可是大魔导师,兰蒂斯王国的女巫之王。”

  “哈。”梅林笑了:“不错,你至少没猜错,我的确是输给了你的养父一个分量很重的赌约,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告诉你那件事情的经过。你想知道么?”

  “当然想。”夏亚的眼睛亮了。

  靠!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居然真的出现在老子的身上了!!土鳖心中生平第一次心中真诚的赞美起那个老家伙。

  唉,老家伙,虽然你是一个混蛋,而且还是一个酒鬼,但是……没想到你还给我留下了这么一笔宝贵的财富啊!一个大魔导师的赌约!

  “哦,尊敬的梅林大人。”想到即将到来的好运,夏亚的语气也客气恭敬了许多:“让我猜猜,我想,以您这样的绝世高人,一定是和我的养父进行了一场高人之间的比试……两个绝世无双的绝代高人,约战在月圆之夜,高山颠峰!睥睨天下的豪气,加上孤绝寂寞,使得你们惺惺相惜,然后一战之后,更成为了朋友……啊,一定是这样的吧?”

  夏亚说到这里,梅林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她盯着土鳖看了会儿,缓缓摇头:“亲爱的小家伙,我认为,你是那种传奇故事看多了吧。”

  她的语气有些好笑的样子:“和我决斗?他?别开玩笑了。哦,我无意贬低他,只不过么,你的那个养父,他的武技虽然马马虎虎还色不错,但是比汉尼根还是差了不少,他的那点货色,还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不过我承认一点,就是,你的养父虽然是一个混蛋,但是他至少是一个很有趣的混蛋。”

  孤陋寡闻的土鳖并不知道梅林说的“汉尼根”就是当代的奥丁神皇,他愣了一下:“呃?不是决斗?那么是什么赌约?”

  梅林的脸上渐渐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来,仿佛有些牙痒痒的样子:“嗯,事情的大概么……我某次经过一个小城,那个地方住着一个邪恶的魔法师,修炼黑魔法,还杀死活人炼制成不死生物。我路过那儿的时候,知道了这件事情,刚好我当时心情不太好,就想顺手杀了那个家伙发泄一下。”

  她说的轻描淡写的语气,夏亚听了,却忍不住和多多罗对了一个眼神。

  心情不好,顺手杀个魔法师发泄一下心情……天啊,这是一个什么女人啊!

  “……很巧的是,当地的几个贵族偷偷的悬赏请来了赏金猎人对付那个黑魔法师……嗯,没错了,很巧的是,垂涎那份赏金的就是你的养父了。”

  夏亚听到这里,点了点头。

  在老家伙没死的时候,夏亚到时曾经听老家伙喝醉酒的时候自我吹嘘,说他曾经干过一段时间赏金猎人,当时还以为他只是吹牛而已。

  “不过,我那天去寻那个黑魔法师的晦气,遇到了你的养父,我梅林想杀的人,居然有人敢来抢我的事情,我就想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家伙。不过你的养父告诉我,那些贵族出了赏金,却不是请他来杀那个魔法师的,毕竟,杀死一个魔法师,会带来太多的后果。当地的贵族只是请你的养父想办法将那个魔法师驱逐赶走而已。

  我和你的养父两人在树林里遇到了,哦,让我想想,当时的场景倒是和现在差不多,你的养父生了一堆篝火,正在吃午餐,而我饿着肚子走进了树林,然后我想他索取一些食物,和他交谈了一会儿。我没有对他隐瞒我的来意,他试图阻止我——那个家伙,他只是不想放弃那笔赏金而已。

  可惜,他的本事比我差了一些,我们稍微比试了一下,他不是我的对手,他没法阻止我或者赶走我。最后他提出了一个条件,我们打一个赌。

  当时他提出来的赌注是,如果谁赢了,那么赢家可以向输家提出要求,请求输家做任何一件事情。

  当时我拒绝了这种可笑的要求,哼……虽然我认为我赢定了,但是我依然觉得这种要求太过可笑了。任何要求?难道,万一我输了,他让我去杀奥丁神皇,我也照办么?哼!

  最后我们商量了一下,将这个赌注做了一些修改,修改后的决定是:赢家可以要求输家做一件事情,但是前提是:不涉及第三人,而且必须是正式而严肃的要求,同时更不会要求对方伤害自己的身体——哼,万一他赢了,让我砍掉自己的一条手臂,我也答应么!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除此之外,我认为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我办不到的事情已经很少很少了,如果那个家伙要求钱财的话,我给他一座金山也不算什么。

  当然了,当时,我认为我们的赌约条件,他是没有什么可能赢的。”

  夏亚的心砰砰狂跳起来。

  要求对方……做任意一件事情!

  老天!这可是梅林啊!是大魔导师梅林啊!显然老家伙后来是赢了的!!

  “呵呵,可怜的小子,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哼。”梅林冷笑了一声:“不过,你别得意太早了,最后赌约的结果并不是这一条。毕竟,赢家可以要求输家做任何一件事情,这种要求,我当时还是有些顾虑的,我看那个家伙挺狡猾的,我担心他耍什么诡计,于是我提出了一个附加的额外条件。”

  “什么条件?”

  “就是……最后出题目的时候,不许太离谱!至于是否离谱的标准,就以双方都必须能做到为准!也就是说,假设我赢了,我让他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必须是我自己能做到的才行!否则的话,万一他让我摘天上的星星,我可没那种本事!所以,要求对方的事情,必须是自己能做到的!这一点,是额外的附加条件。

  同时,我们也做出了一个补充的条件,就是万一提出的要求,对方无法做到的情况下该怎么解决。”

  夏亚摇头叹气,不过这倒也很合理——因为根据夏亚对老家伙的了解,那个老混蛋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至于这个梅林,从她的那些故事看来,她也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总之,我们又商量了好久,最后商量出了一个最终的方案,如果最后输家无法兑现那个条件,就必须以另外的一种形式对赢家做出补偿。我不得不说,你的养父是我生平遇到的所有的混蛋之中最狡猾最可恶的一个!”梅林用力咬了咬牙齿。

  “好了,赌注我知道了……那么你们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梅林的脸色有些难看:“赌的内容?当时我实在是大意了!该死的……你的养父提出的条件是,他可以不用动手,直接对那个魔法师说一句话,就能让那个黑魔法师自己主动投降,然后乖乖的离开那个地区。如果他做不到,我就可以有权出手杀了那个黑魔法师。”

  不用动手?只是说一句话,就能让对方乖乖投降?

  夏亚也有些疑惑了。

  “结果,我们进入了树林深处,找到了那个黑魔法师的住所,哼,那个黑魔法师的实力很差劲,他在外面布置的几个魔法防御结界,被我轻易的破解掉了,我和你的养父很快就进入了他的房子,当我们出现在那个魔法师面前的时候,那个可怜虫显然很吃惊……可惜,因为那个赌约,我不能出手,只能让你的养父先去降服对方。结果……结果……”

  “结果怎么样?他做到了?”夏亚心里实在无法想明白。

  “是的!他做到了!那个该死的混蛋!”梅林脸色铁青。

  “他……怎么……做到的……”

  梅林深深吸了口气,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那个混蛋,他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那个黑魔法师的面前,他的确没有动手,的确只说了一句话,他说的是‘喂!我们是来找你麻烦的,看见没有,我身后的那个女人,是大名鼎鼎的大魔导师梅林,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投降走人。’该死的!”

  “…………”夏亚张大了嘴巴,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忍耐不住,哈哈狂笑起来。

  梅林脸色铁青,重重哼了一声。

  “结果呢?那个黑魔法师就真的投降跑掉了?”

  “当然。”梅林咬牙切齿:“那个黑魔法师听了我的名字,自然是害怕得要死……哼!别说是那个家伙了,拜占庭魔法师里,有几个能看见我本人不害怕的!”

  邪恶!太邪恶了!

  夏亚心中狠狠的赞美了一下老家伙,这老混蛋这一手玩得太绝了!

  “这还不是他最可恨的事情。”梅林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这混蛋最可恨的是,后来我们兑现赌注的时候,他要求我做一件事情,结果我居然无法做到!……”

  “你居然做不到?”夏亚瞪大了眼睛:“等一下!你刚才说过,你们有一个附加的条件,就是,同样的事情,必须是自己能做到的,才可以要求对方?我想不明白……你的实力比那个老家伙强很多,那么有什么事情,是他能做到,你却做不到的?!”

  梅林的脸色因为愤怒而有些涨红,她深深吸了口气,脑海里隐约的回闪起当年的那个场景…………就在那片小树林里,那个可恶的男人,他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当时的自己,心中很是自信,凭自己的本事,世界上能难倒自己的事情已经没有多少了,更何况……这个家伙的实力比自己还差了那么多,有什么事情,是他能做到的,我却做不到?哼!

  只要他提出来,我兑现了,然后……我就杀了这个害我丢了面子的可恶混蛋。

  不……应该是把他变成一只青蛙才对!

  可是,那个可恶的男人,他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满是胡须茬子的下巴都快笑歪了——他有什么诡计?

  纵然是身为当代最伟大的魔法师,当代最顶尖的几个强者之一的梅林大魔导师,她一辈子或许遭遇无数强敌,经历过很多惊心动魄的冒险经历。

  但是她一生,都无法忘记那个下午,在树林里,那个可恶的男人对自己提出的那个要求!还有对方提出要求的那个场景。

  那个男人,看着自己,微笑,然后缓缓开口。

  “尊敬的梅林女士,鉴于我们的赌约,不得要求对方伤害自己的身体,提出的要求内容必须是严肃而正经的,同时,我对你提出的要求必须是我自己也能做到的!那么,我对您的要求是……”

  说到这里,那个男人忽然从旁边的草丛里摘下了一根青草,缓缓的绕成了一个圈,最后,他面对梅林,缓缓的单膝跪下。

  “梅林女士……我的要求是,请你嫁给我。”

  当时,梅林的表情,精彩到了极点。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