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断裂】

   第一百九十九章【断裂】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夏亚吐了口气,语气似乎很认真的样子。

  “什么问题?”朵拉不满的哼了一声:“地精创造的那个神到底是什么样子?还是这个曰记故事的结局?”

  “不不不不……”夏亚连连的摇晃脑袋,他的表情很严肃:“故事的结尾不用我去想了。”他指着身边周围那些骸骨,叹了口气:“这些可敬的家伙们,都已经死了,而至于那个地精的文明,我们现在都看到了,已经变成了一群肮脏而愚昧的,只会叫着‘欧克欧克’的野蛮的小家伙。嗯……从这点上来说,我觉得它们实在很可怜。”

  “那困扰你的问题是什么?”

  夏亚仿佛笑了一下,“是你,朵拉,你。”

  “我?”母龙仿佛很惊奇。

  “是的,你。”夏亚的声音听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坦率说,我被这篇曰记里的故事感动了。我觉得,这些远古的地精是一群让人敬佩的家伙。那么你呢?朵拉,一头纯正的龙族,一个有信仰,有‘枷锁’的种族,我很好奇的是,当你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你是什么想法。”

  朵拉沉默。

  “你信仰神,可信仰神是什么意思?代表你的意志坚定?内心力量强大?可是看看这篇曰记。”夏亚脸上的笑容消失,神色越来越肃穆:“看看这个叫库里埃特的地精将军,还有它的那个副官,还有那个鲁鲁王妃。看看那些话:只是走在前面,最后的荣耀不会消失……朵拉,我想问你的是,你认为它们,这些没有信仰神灵的地精,这个种族,它们的内心真的是空洞的么?它们真的是软弱的么?我感觉,它们的内心的力量,甚至比我们都更加强大。那么……信仰神灵,真的需要么?”

  朵拉依然沉默。

  让朵拉无言,夏亚似乎很是满意,他嘿嘿笑了几声之后,才继续道:“好了,朵拉,继续把后面的部分说给我听吧。”

  “……没有了。”

  “什么?”

  朵拉的声音很生硬:“后面没有了。”

  夏亚呆了一呆:“你说什么?没有了,是什么意思?”

  “你的耳朵有问题,还是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朵拉的声音带着讥讽的味道:“难道上一篇的末尾你没听清楚么‘或许,这是我最后的一篇曰记了。’,也就是说,这是最后一篇了。后面已经没有更多的内容了。”

  夏亚不信,拿起那本册子来看了一下,果然,上面翻到的这一页,的确已经是有记录的最后一页了,往后翻了一页,则是一片空白。

  “见鬼了,这个故事真的没有结尾。”夏亚张了张嘴。

  “结果我们可以猜测出来了。”朵拉叹了口气:“这些地精死了。而且……”

  夏亚同时也沉默了下来,两个家伙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同时低呼出来。

  “精神攻击!!”

  是的,精神攻击!

  这些周围死去的远古地精的骸骨,除了岁月腐蚀留下的痕迹之外,所有的骸骨都还算完整,没有什么外力留下的伤痕和破损。这显然是一种非正常的死亡方式。

  如果它们不是集体服毒自杀,那么就是,死于一种不会留下外伤的精神攻击之下。

  “难道……那个地精创造出来的神,真的被它们唤醒释放了出来,结果无差别的攻击,反而将这些地精杀死了?”

  夏亚紧紧拧着眉头。

  “有两个很明显的问题。”朵拉也费解:“第一个问题,根据曰记里说的,这些地精最后已经被堵在了那个‘第一区’,也就是一个地下洞穴里,而这里,显然不是什么地下洞穴,这里是一个山涧。虽然经过了万年的时间,地貌或许会出现一些变化,但是也不会将一个地下洞穴平白无故的变成了一个山涧。而且,你看到了,这些地精……显然都是战士!没有任何非战斗成员。所以……”

  夏亚立刻点头,接着飞快道:“所以,我们现在所站在的地方,并不是曰记里说的那个‘第一区’,也就是说,曰记里的这个库里埃特地精将军,带着它的军队,最后成功的从那个地穴里走了出来,因为某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来到了这里,并且最后死在了这里。”

  “是的。”朵拉很不客气的语气:“第二个问题是……地精的神,或者说,地精创造出来的那个强大的武器……”

  “哈哈!”夏亚忍不住耻笑:“朵拉啊朵拉,你是一个聪明睿智的家伙,可是你却依然不肯承认地精创造出来的那个东西……哈哈,你不肯称呼那个东西为‘神’,是不是。”

  “神,怎么可能被创造出来。”朵拉立刻毫不犹豫的反驳:“或许远古的地精创造出了一个强大的存在,一个强大的武器,但是我可不会认为那个东西是什么‘神’!”

  “哦?那你认为神是什么?”夏亚抱着膀子冷笑。

  “神是……”朵拉说到这里,忽然语塞住了。

  “看,你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夏亚摇头:“好了,我不和你争论这种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就算吵上几天都吵不出一个结果的。现在我们只讨论眼前的这些有趣的事情……嗯,地精创造出来的那个神(朵拉低声嘟囔‘那个东西’),在什么地方,或者说,它是不是真的存在,真的被唤醒了,现在还活着。”

  夏亚指着周围的骸骨:“我认为,根据这些地精的死状,可以猜测出,那个地精神已经被唤醒,而且杀死了这些远古的地精,我认为根据它们的死因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那么问题就更多了:这些地精死在了这里,而不是第一区!那么,是不是那个地精神,也被它们带出了第一区,来到了外面?”

  类似这样的疑问实在太多了。

  那篇曰记毕竟只是一本“曰记”,是这个叫做库里埃特的地精将军活着的时候写下的一些记录,所以,很可能在曰记记载的那个时间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而后面的经历,这个叫库里埃特的地精将军显然并没有再写进曰记里,或者,它已经没有心思和心情写曰记了。

  可问题是,这本曰记,记载的那个可悲可泣的远古地精的文明,虽然只是通过曰记里的简短的一些片断,看到了一些掠影,可纵然如此,这个故事却深深的吸引了夏亚,纵然是土鳖这样的家伙,也不得不承认,远古的地精,这些家伙是一群让人尊重的家伙,而它们的悲惨结局,也不得不让人同情。

  这个故事已经吸引了夏亚,可惜曰记里却并没有给出一个结局来。

  并不甘心的夏亚,又开始在这个山涧里到处寻找起来,希望从这些远古地精的骸骨找到更多的线索。

  他在山涧里走了好一会儿,四处搜寻,却没有再搜寻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或者物品。

  夏亚粗略的计算了一下,山涧里在长达数百米的这段距离里,这些远古的地精的骸骨超过了三千俱——这也是一个数字上的问题:根据曰记里,在第一区里那群创神区里最后的地精的数量,显然要远远高于这个数字的。

  就在夏亚用充足的耐心仔细搜寻的时候,山涧的上面,沙尔巴等人终于不耐烦了。夏亚在下面耽误的时间太久,让上面的人开始担心起来,沙尔巴用粗壮的嗓门大声的呼喊,催促了几次之后,夏亚不得不放弃了搜寻。

  他回到了自己下来的那个地方,找到了山壁上的那根树藤,然后再高声叫嚷,让上面的人把他在拉上去。

  重新回到了山涧上,刚刚爬上来,夏亚就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着旁边靠拢过来的沙尔巴和多多罗还有另外三个佣兵,大声笑道:“见鬼!你们一定想不到,我在下面发现了什么东西!”

  哗啦啦,夏亚将自己从地精的骸骨处拣来的那些头盔铠甲和武器一股脑儿倒在了地上,很快就引起了沙尔巴等人的惊奇来。

  毕竟都是武者,这些造型怪异的铠甲武器,很快就让沙尔巴看出了一些与众不同来。

  “打起火把来,我们再下去好好的看看。”夏亚看了看面前的人,正色道:“伙计们,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发现!”

  商量之后,大家将剩下的树藤搜集起来,每个人都在腰间缠上树藤,另外一头栓在上面的树上,夏亚留下的两个佣兵在上面负责看守,同时负责将众人吊下去。

  他则带着沙尔巴和多多罗还有一个佣兵,一起重新下到了山涧的底部。

  这次下来,他做了一些准备,准备好了充足的火把。

  重新来到了山涧的底部之后,多多罗和沙尔巴还有那个佣兵立刻就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

  沙尔巴被这些远古地精穿戴的铠甲吸引了,那些球面形状的铠甲具有很强的防御力量,而且完整的造型,显然不是铁匠铺里手工打造出来的。

  至于多多罗,他则第一时间拉着夏亚跑到了一门残破的魔导炮的面前,这个家伙虽然只是一个半吊子魔法师,但毕竟也是魔法学院里进修过的,魔法理论知识却并不差,多多罗一看见那一架魔导炮,就尖叫了一声,几乎是整个人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那个粗粗的炮管子就兴奋的吼叫起来。

  “天啊!神啊!我的天啊!!”魔法师的声音都在颤抖:“这就是魔导炮?老天!这居然是一门真正的魔导炮!看看!看看上面的这些魔法纹路!这居然是一个微缩版的魔法阵!这些东西是用魔法来制造能源驱动的!看看这个魔法阵,它显然具备了火系和风系的符号,还有更多的我就看不出来了。”

  “你能看出多少?”夏亚站在一旁问道。

  “多少?”多多罗尖叫了一声:“我根本看不出多少来!它太先进了!老爷!它实在是太先进了!!”

  魔法师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他深深吸了口气,眼睛盯着这门魔导炮,低声道:“老爷,你或许对魔法的知识不太了解,所以你无法明白这个东西有多神奇。”

  多多罗的眼睛离不开魔导炮,口中飞快的解释道:“根据现在我们已经掌握的魔法理论,我们人类的魔法师已经可是布置出相当高级的魔法阵来,但是最大的难题是,魔法阵的布置非常的复杂,所有的魔法阵,几乎都是大型的!威力越大的魔法阵,形状就越大!因为需要耗费更多的魔法晶体来提供储备能源!可是你看看这个魔导炮!它的体积只有这么小!而且却将魔法阵微缩成了这么小的形状,刻画在炮台上!我这么和你说吧,如果是按照我们人类魔法师现在的水准,同等的这么大体积的魔法阵,我们人类布置出来的话,这么一点大的魔法阵的威力,最多只能相当于一个低级的魔法,比如一个小小的风系法术。但是这个东西……它可是魔导炮!!威力强大的魔导炮!这么小的一个魔法阵,就可以满足这么一个威力巨大的武器的能量需求……这太神奇了。”

  顿了顿,多多罗继续道:“可是它更神奇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将几种不同属姓的魔法融合在了一起!看看这个魔法阵,它不是单一系的,而是融合的火系和风系——请原谅,以我的造诣,我只能看出这两系了,或许还有别的,我看不出来的。可这已经非常神奇了!将不同系不同属姓的魔法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互相不排斥,还能产生巨大的能量……这,这,这是我们现在根本无法做到的!!!”

  “真的无法做到?”夏亚摸了摸下巴。

  “当然!”多多罗的语气斩钉截铁:“你就算把魔法行会的主席,把兰蒂斯的女巫王梅林,还有大陆上所有的大魔导师都找来,都做不到这点!!”

  “很好!”

  土鳖忽然笑了起来:“沙尔巴!沙尔巴!!”

  “什么?”沙尔巴在远处捧着一个地精头盔站起来。

  “你,你们。”夏亚笑道:“在周围仔细找找,把这些能找到的魔导炮,哪怕是再烂得不像样子的,都给我想办法抬上去!啊,还有那些‘魔火’,那些小的铁管子,也给我尽量的搬,能搬多少是多少!哈哈哈!”

  沙尔巴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随后众人开始在山涧里仔细的搜索起来。

  能找到的魔导炮——或者是外形看上去可能是魔导炮的东西,全部搜集了起来,一共大概有四台。而至于那些小型的“魔火”,则多了许多,能找到的那些奇怪的铁管子一共有大约三百多架。这么一大堆铁管堆积在一起,看上去也体积也实在不小。

  搜集这些东西花费了大家几乎小半天的时间。

  至于沙尔巴等人看上的铠甲等东西就更多了。

  夏亚有些为难起来:“我们怎么才能把这些东西运出去,这他妈的可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沙尔巴和多多罗也是面面相觑。

  “先不管这些了,上去再慢慢商量,我们先想办法把魔导炮弄上去。”夏亚叹了口气。

  大家站在山涧下,之前下来的时候,大家都松开了树藤,挂在了山壁旁,此刻要上去了,沙尔巴立刻高声呼喊起来,示意留在上面的两个佣兵。

  可沙尔巴鼓足了嗓门吼叫了好几声,上面却寂静一片,毫无任何回应。

  夏亚的眉头皱了皱,看了沙尔巴一眼,两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太自然。

  “嘿!!卡罗斯!!古里!!你们两个家伙睡着了吗!快他妈的说话!!我们要上去了!!”

  沙尔巴又大声的吼了几声,可上面依然一片寂静……山涧里没有风,可此刻山谷里光线很暗,纵然有火把照明,大家却忽然心里都生出了一股不安的感觉来,这种森然的寒气,仿佛袭上了每个人的后背,加上周围躺着到处都是那些远古地精的骸骨……这场面无疑有些骇人。

  “有些不对劲。”沙尔巴和夏亚对了一下眼神。

  夏亚立刻把火把交给了沙尔巴,飞身跃上了山壁,用力拉住了一根树藤,然后扯了扯,同时也叫了一声:“上面的人!说句话!!”

  夏亚的喊话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可是随后,夏亚用力一拉树藤……呼啦一下,这一根树藤立刻就被他直接拉了下来!树藤的下坠,很快长长的树藤就犹如一条坠落的蛇一样掉在了山涧里。

  而最后,留在上面的那一头的树藤全部掉下来的时候,树藤的一端上,还带着一个东西!看清了这个东西之后,多多罗第一个就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啊!!!!!”

  “闭嘴!!”沙尔巴狠狠的敲了一下魔法师的脑袋,立刻拔出了身上的短斧握在手里,满脸的煞气:“妈的!”

  夏亚的脸色也极其难看。

  因为,掉下来的树藤的另外一头上,有一条手臂!

  一只手依然紧紧的抓着树藤,但是这条手臂已经从手肘的部位被整齐的切了下来!!鲜血淋淋的切口非常平整,显然是用某种极为锋利的利器切断的!而这条手臂上的衣服,很显然,不是别人,正是留在上面的佣兵同伴!!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