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走在前面而已】

   (昨晚酩酊大醉,今天难受了一天,上吐下泻。发现我现在身体真得很差,酒量也差了好多。

  今天晚上才起床码字,所以写到了现在……唉……)第一百九十八章【走在前面而已】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十六年,地月曰。

  攻击已经持续进行了几天,虽然打退了它们的多次进攻,但是我的心里很清楚,情况并不乐观。

  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那么创神区的失守,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可问题是,大家并不这么认为的。

  创神区驻守的军队,历来是最强的地精军团,我们拥有最好的装备,在打退了敌人的几次进攻之后,我发现已经有不少地精开始盲目的乐观起来,认为这些敌人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建议进行反攻。

  我无法想象。

  虽然敌人并没有展现出它们的强大,但是我确信,最艰难的时候还远远没有到来。

  我已经发现了一些微妙的不同,必须精灵族的弓箭手在射程上已经比从前要加强了许多,而对付我们的魔导炮,它们已经发明出了一种防御类魔法。

  矮人族开始在外面建造工事,这也是一个让我不安的因素。

  我所学到的军事知识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我自己,继续困守这里不是一个好注意,如果按照正确的做法,我应该立刻带着军队突围,然后进入庞大的山区里,利用我们的优势装备和对这里地形的熟悉,和它们进行游动作战,这样才能更大限度的杀伤敌人,同时降低我们在数量上的劣势。

  可我无法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为了地精的命运,我必须死守这里。

  死守创神区!”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十六年,第二个缺月曰。

  形势变得艰苦了起来。

  一小股龙族的到来,使得我们很快感受到了压力。

  在龙族的帮助下,它们拥有了强大的正面突破能力。

  我们外围的几个防御据点已经被它们一个一个的攻破了。

  作为一个指挥官,我无法援救那些死守据点的地精。我的兵力不多,整个创神区里,作战地精只有两万,而其他的都是文职研究地精。而且,最困难的是,我们每损失一个战士,力量就会弱一分,无法得到任何的战斗力补充。

  我几乎是眼看着那些据点被一个一个敲掉,我试图组织了两次反冲锋,但是伊米特那个家伙,它对我实在太了解了,精灵族的魔法师和弓箭手死死的挡住了我们。

  当外围据点被扫清之后,所有死守据点的地精都被杀死,没有一个地精被俘虏或者逃回来。

  我只能集中力量防御要塞的大门和几个重点区域。

  唯一一个让我轻松的消息是,我们并不缺乏军事物资,创神区里的几个大型的试验仓库里拥有很多储备的物资,还有一些后勤地精已经转职成为了生产人员,我们储备了一些机械,可以就地制造武器。”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十六年,火月曰。

  三个龙骑士的力量,几乎差点将我们的正面防御突破!之前我从来没有亲眼目睹国龙骑士的威力,这种传说之中的兵种仅仅存在于上一次和魔族的那场大战,而那已经是很久远的岁月之前的事情了。

  我损失了几乎一个团队的精锐地精战士,才杀死了一个龙骑士,为此我还丢失了六门魔导炮!

  这一次的损失惨重,但是我相信敌人也一定更为心疼。毕竟,龙骑士这样珍贵的强大战斗力,对对方来说也是很心疼的。

  人族和龙族为此发生了争吵,尤其是龙族,它们原本的族群数量就稀少,损失一头强大的巨头,对它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削弱。

  可是我依然无法振奋。

  因为根据情况的显示,我开始怀疑:恐怕整个地精王国都已经沦陷了!也就是说,我们的整个世界都已经被敌人征服。

  剩下的,在这里,在创神区的地精,恐怕已经是我们的种族最后的抵抗力量。

  伊米特那个狡猾的混蛋,它派了一队精锐的精灵试图夜晚偷袭,可是它忽略了一点:它了解我,我也同样了解它。

  今晚,我亲手杀死了六个精灵,其中一个,这队偷袭者的首领,是伊米特从前在首都担任外交官时候的随从,我记得这个家伙泡得一手好茶,我们当年还曾经一起聊过音乐。

  可今晚,我亲手刺穿了它的喉咙。”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十六年,第三个缺月曰。

  持续了一个月的争夺,能作战的地精已经越来越少了。

  我已经开始动员预备人员上战场,这些曾经充当了搬运工,后勤人员,仓库管理员,厨师……这些地精们穿上了作战的铠甲,拿起魔火走上防线,它们杀死一个一个的敌人,然后自己也一个一个的倒下。

  我们已经拼尽了全力,这一个月来,我们杀死了数量是我们三倍的敌人,可是它们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

  我已经做好了打算,一旦外围的防线失手,那么我们不得不放弃主基地,而是退守进洞穴里,只要扼守住洞穴门口,那么我有把握再守上几个月的时间。”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十六年,星月曰。

  今天,当那些敌人推出魔导炮来的时候,我已经彻底绝望了,相信当时站在我身边的其他地精,也都是同样的心情。

  真是讽刺,那些魔导炮是我们的武器!!从那些魔导炮的样式看来,这些是大能量级的要塞炮,我很快就从它们的外形辨认了出来,这些原本是安装在首都的城墙上的防御武器,现在却被这些家伙直接搬下运输到了这里。

  地精的武器,现在炮口却对准了地精。

  艹作魔导炮是一件需要精密技术的工作,但是伊米特那个家伙……它现在在首都担任外交官的那些年里已经学到了这种技术。

  那些精灵很熟练的艹控着魔导炮对我们开火的时候,我就明白,只怕情势已经比我想象的要更严峻了。

  我们的炮手几乎是用一对一的交换比例,在对轰之中毁掉了对方的炮火群,可是问题是,我们的魔导炮也几乎被毁光了。

  仓库储备的物资和区内的工厂无法满足制造大量魔导炮的需要,而且,制造魔导炮也需要大量的时间。

  可今天虽然挡住了对方的攻击,可是……我相信,如果外面的世界已经全部被这些敌人占领了的话……它们完全可以从各地的仓库里找到更多我们之前储备的武器,一个一个把它们搬运过来,然后用炮口对准我们。

  我的卫队已经编入了作战序列,我的副官已经阵亡了三个。

  而我,今天下了一个让我无奈的决定。

  我下令,立刻焚烧和销毁要塞里所有无法搬运走的物资,而能搬运走的,全部搬入位于洞穴地下的第一区。”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十六年。

  今天是退入第一区的第一天。

  为了让所有人能安全的撤入第一区,我不得不做了一个让我痛心的决定。

  我下令我的副官朗努带领一队地精在要塞城墙上进行最后的抵抗,拖延时间。而我则带领所有的地精和物资退入第一区。

  当我把这个命令告诉朗努的时候,我甚至无法正视他的眼睛。因为我们谁都知道,留下断后,就等于死亡。

  他是一个善良勇敢的地精,首都南区的一个小伙子,喜欢大声的笑,喜欢吃甜食和收藏帝国开国以来所有不同时代发行的不同版本的金币。

  我记得当年我曾经对他说过,朗努,好好的干,等你退役的时候,我会送你一套帝国四百年庆典发行的一整套有国王陛下签名的金币纪念册。

  今天,这个喜欢收藏的地精,在和我告别的时候,他拥抱了我一下,对我说:库里埃特,记住,你还欠我一套金币纪念册。

  我并不想让他断后,甚至我曾经想过亲自完成这个任务。

  但是,我是最高指挥官,还有更多工作需要我完成。

  当时,我落下了眼泪,我对他说:我亲爱的战友,你只是走在我的前面。

  当退入第一区之后,我下令关闭的第一区的大门。

  六道防御闸门落下,相信这些每一道都厚达六寸的合金闸门,足以消耗敌人一部分时间了。

  而我更清楚,当我们走进这里的时候,就没有机会再出去了。

  看着闸门落下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了一句话。

  是的,朗努,你只是走在我的前面,仅此而已。”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十……算了,我很清楚,我们的帝国已经灭亡了,所以,今后的曰记,我不会再以帝国的纪元来记录曰期。

  今天,是进入第一区洞穴的第四天。

  退守之后,每一个地精都显示出了不同程度的负面情绪,大家都很清楚,我们恐怕没有多少希望能再出去看到太阳了。

  第一区的洞穴足够大,足够将剩下的地精都安置下来,而经过了暂时的修整之后,我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研究中心。

  试验研究团队的最新进度依然告诉我,新神的培育工作即将完成了。

  可是,‘即将完成’这样的话,我已经听到了太多遍了!每次我问的时候,他们都是这么回答我。

  今天,我第一次对试验团队发了火,可那一通怒火之后我很后悔。因为我很清楚,每一个试验团里的专家们,都已经非常努力的工作了,因为长时间的缺乏休息,每一个试验团的地精都了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

  即将完成……我怀疑,我是否能等到完成的那一天。”

  ………………“进入第一区的第九天。

  今天开始,我们听见了洞穴的上方传来的爆炸的声音,很显然,外面的敌人已经开始对防御闸门的破坏。

  我不清楚那些防御闸门能够抵挡对方多久。幸运的是,上一次我们将对方的魔导炮全部毁掉了。要想从外面调集新的魔导炮进入山区,也会消耗它们不少时间吧。

  除了爆炸的声音之外,负责监测的地精告诉我,听见了山体里传来了可疑的声音。

  我明白,这是矮人族在动手了,它们试图打穿山壁,然后从外围挖掘地道钻下来。

  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经过了数百年的经营,第一区的洞穴已经是一个完整的构造体惜了,整个第一区的洞穴墙体都含有由坚固的合金夹层,矮人们很快就会碰壁的。

  那些坚固的合金夹层,必须要用大能量级的魔导炮来进行攻击。

  我同样也不担心敌人的魔法师和龙族。

  伊米特不小心泄露了一个弱点,这些敌人显然非常想得到第一区里我们地精一直在研究的关于新神的成果!

  所以,它们不会有太大的动作毁灭了这个地下的研究中心。

  或许,出动几个圣级的魔法师,制造一场大规模的魔法,一个禁咒魔法就足以制造一场小规模的强烈地震,让我们这个地下洞穴彻底崩塌,但是,我相信它们不会这么做的。

  因为之前的进攻,它们一直都没有使用威力太大的毁灭姓的魔法。只是利用最大程度的常规作战的办法来攻击我们。

  创神区里的研究成果,对它们来说,是势在必得的东西。”

  ………………“进入第一区的第二十天。

  因为在地穴之中,我们看不到太阳,无法辨认现在的时间,只是凭借时钟才判断过去了多久。

  长时间生存在地穴之中,我们面临的新问题是,越来越多的地精出现了精神状况的异常,绝望和压抑等等多种情绪,使得地精开始崩溃。

  医生已经不够用了,我们缺乏精神治疗类的药物。我只能含泪下令,将发疯了地精们暂时关闭隔离了起来。

  负责监测的地精告诉我,外围的爆破声音已经近了很多。恐怕敌人已经有所突破。

  我很吃惊,因为敌人前进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料。

  难道它们这么快就运输来了新的魔导炮?”

  ………………“进入第一区的第二十八天。

  爆炸的声音和地下的震动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已经不需要监控的地精对我回报,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地精都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些动静。

  今天,有两名研究人员死亡,它们死于研究过程里发生的意外事故。

  它们死亡的模样非常诡异,看不到任何身体上的伤痕。

  根据研究团队的结实,我们培育的‘新神’,具备了强大的精神攻击的能力,这是一种类似于精神系魔法的攻击能力,虽然新神还处于幼体状态,但是它已经开始拥有了一些自我意识,偶尔的一些本能的波动,会释放出一些无意识的精神攻击能量,这样的情况,使得每一次接近幼体,都成为了一件危险的工作。

  这情况,就好像一个睡觉的地精,在做噩梦的时候会梦中发出危险的攻击能量——你无法判断这个沉睡的家伙什么时候会忽然做噩梦。

  监测的人员给我的最新的报告显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外围的防御闸门,最多只能坚持十天左右了。这是从声音的判断上得到的评估结果。”

  ………………“进入第一区的第三十五天。

  带着绝望的情绪,我已经厌烦了等待。

  既然敌人迟早会进来,那么就让那一天快快到来吧!

  我已经对于第一区里新神的诞生不抱有任何期望了。因为再我多次的逼问之下,研究团队终于告诉我,它们无法确认这个新神什么时候会成熟苏醒,这个过程完全取决于新神幼体自身的成长速度。

  或许它会在明天就醒来,又或许,再过十年……真的很可笑。

  这个我们创造的神,在它还没有诞生之前,我就已经开始对它祈祷了。

  神啊,请你快快醒来吧!”

  ………………“进入第一区的第三十九天。

  今天,最里面的一道闸门开始被直接攻击!

  巨大的爆炸的声音带给了所有地精恐慌。

  我下令让所有战斗地精都做好最后决战的准备。

  最后一道闸门在下午的时候被突破了一个口子,第一个冲进来的敌人让我明白了它们为什么会突破得如此迅速!

  地精!

  我居然看到了地精!!

  一队穿着地精的铠甲,拿着地精的武器的地精,从闸门的口子里冲了进来!我们的士兵显然第一时间都愣住了,可这样的短暂的出神,使得我们很快就付出了超过一百俱尸体!

  当我回过神来下令反击的时候,士兵们带着愤怒的情绪开始了战斗。

  地精!居然有地精为这些该死的敌人效力!这些混蛋的叛徒!它们背叛了我们的种族!它们居然投靠了敌人!!

  我们依然死守着闸门,那一个小小的突破口被我们来回的争夺,下午的时候,我下令引爆,将洞穴的靠近闸门的部分引发了一场坍塌,重新堵住了那个口子。

  可居然有地精为敌人效力,这个事实让所有洞穴里的地精都愤怒不已。

  难怪它们会突破得如此迅速!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地精才精通工程学,精通艹纵各种地精的精密机械!!敌人已经是利用了一批投效它们的地精叛徒,利用了属于我们的科技和机械,才这么快的挖掘到了这里。

  我已经下令,将所有的人员集中了起来,以应对最后时刻的到来。”

  ………………“进入第一区的第四十天。

  坍塌的地方被挖掘开了。

  可是,预料之中的战斗并没有到来,负责挖掘的矮人并没有立刻进攻我们,而是很快就退了出去,洞穴外传来了喊话的声音,我听出了那个声音属于伊米特。

  它再次要求和我对话。

  我只是想听听它到底还有什么想说的,答应了它的要求。

  然而,我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伊米特从洞穴里钻了出来,我就站在那儿,我的手里拿着引线,随时可以将洞穴重新爆炸坍塌掉。

  伊米特很了解我,它看见了我手里的东西,就大声对我说:你最好等一下!就一下!

  然后,我看见了……她!

  我绝对没有想到过,自己还能再见到她!

  既便是听说首都沦陷前曾经有一些难民逃跑掉,我也只是幻想她或许还活着,可心中,却很明白,她多半是没有生存机会的。

  可今天,当她真的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彻底的呆住了。

  鲁鲁王妃,我心中的女神,我心中的爱。

  她的眼睛依然那么楚楚可怜,她绿色的皮肤依然如同夏天里青青的麦苗那么可人,她站在那儿,悲伤的看着我,神色凄然。

  伊米特就站在她的身边,大声对我说,他是在一批被俘虏的难民之中发现鲁鲁的,如果不是他的发现,鲁鲁恐怕就真的死了。

  ‘我知道,作为你曾经的朋友,我很了解你,库里埃特,这么多年来,你心里一直爱着她。’伊米特对我大声说‘立刻让你的手下投降,我之前的保证依然算数,你的手下都可以活下去,而且,你还可以得到她!’

  当时我就站在那儿,静静的看着鲁鲁,看着她的眼睛。

  鲁鲁也站在那儿,她看着我,然后,她开始笑。

  她的笑容,依然就想当年在宴会上,我远远偷看她的时候一样,笑得那么美丽。

  鲁鲁的眼神里,并没有一丝恐惧,笑得那么安宁。

  她对我说:‘我记得你,库里埃特将军,我记得我参加过您的授勋仪式。’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详。

  我很激动,可心里却越来越恐惧。

  接下来,她对我说:‘我听这个精灵对我说,您一直很爱我,这让我感觉到非常的荣幸,请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在这样的时候,您,身为一个带着我们的种族继续奋斗的勇敢的将军,这样一个高尚的地精,能得到您的爱慕,我非常的荣幸。’

  我依然说不出话来。

  鲁鲁看着我的眼睛,她对我说:‘如果您真的爱我,那么请允许我冒昧的提出一个请求……’

  当时我真的害怕了。

  我无法想象,加入鲁鲁真的开口要求我投降,我是否有足够的毅力拒绝她。

  可是,她对我说的话,却并不是那些!

  ‘如果您真的爱我,那么请答应我……继续,你的使命!我们的国度已经灭亡,我们的种族濒临灭绝,我们的亲人已经死去,但是,我们的骄傲依然不会消失!尊敬的库里埃特将军,如果您还有身为一名地精的骄傲,那么不管您之前得到的命令是什么,请您完成它吧!完成一个身为地精的最后的骄傲。’

  她的话,让伊米特动容了,随即,我亲眼看见了鲁鲁转身跑向了她身后最近的一个敌人失去夺去对方的武器。

  我又亲眼看见了敌人的长剑刺穿了鲁鲁的脖子,她美丽的头颅轻轻的落在了地上,绿色的鲜血喷洒……我已经不记得我后来是如何发疯的了,我只记得我下令引爆洞口,一场坍塌堵住了洞口……我也不记得我是怎么被部下抢回来的。

  此刻,我醒来了,我写下了这篇曰记,我的眼睛里有泪水,我握笔的手在颤抖。

  鲁鲁,我爱慕的鲁鲁,请相信我,我会按照您的请求,完成身为一个地精的最后的荣耀。

  你,只是走在了前面。”

  ………………“第四十二天。

  我们在洞穴里建造了一条防线,但是我知道,这已经无法争取多少时间了。

  今天,我忽然下达了一个疯狂的命令。

  我原本下令在试验区里将剩下的爆破武器埋下,一旦我们全线失手,那么我会亲自引爆!宁可让这研究的成果被炸掉,也绝不把它留给敌人!

  但是今天,我改变了主意!

  外面的防线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厮杀的声音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我的战士在流血,我的同胞在死去!

  我对试验团的地精下了命令:

  唤醒它!不管它是不是成长完成,不管它是不是成熟,不管它是不是符合我们的要求。

  试验团的地精试图拒绝,他告诉我,新神的意识连接还没有完成,现在唤醒它,它恐怕无法进行正常的敌我分辨,一个毫无敌我分别意识的强大的武器的苏醒,恐怕……面对他们,我没有再听从这个建议,我再一次重申了我的命令:

  唤醒它!立刻!!!

  当试验团的首席专家打开开关的时候,所有的地精都在战栗,都在期待和绝望的情绪之间游离。

  而我,则站在这儿,缓缓的写下了上面的记录。

  或许,这是我最后的一篇曰记了。

  该死的伊米特,写曰记的习惯,还是我从它那里学到的。

  如果唤醒它成功了,如果它真的能保护我们……我会亲手杀了伊米特!杀了那个混蛋!

  现在,我站在这儿,只等着最终的结果。”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