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敌人】

   第一百九十七章【敌人】

  “脖子上明明没有枷锁,却决定给自己制造出一个枷锁来……”

  夏亚重复着朵拉念给他听的这两句话,过了会儿,土鳖笑了起来。

  他开始笑得很小声,只是嘴角略微有些往上翘起,可随后,他笑得越来越大声,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张扬而毫无掩饰。

  可朵拉听得出来,土鳖的笑声里,却偏偏没有一丝笑意。

  这样的笑,更像是一种怜悯,一种悲情,或者……一种嘲弄。

  忍受了土鳖笑了好久,朵拉才冷冷的问:“你笑什么?”

  “这些远古的地精,很可爱,也很可怜。”夏亚仿佛还抹了一下眼角,他明明在笑,可眼神却那么的锋利:“没有枷锁,却给自己制造出一个枷锁来,还有比这更他妈可笑的事情么?”

  朵拉沉默了会儿,才终于缓缓道:“我差点忘记了,你也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家伙。”

  “你错了。”

  出乎朵拉的意料,土鳖的反驳非常的干脆,而且坚决!

  “或许我们不信神,但不代表我们没有信仰!”夏亚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然后他的眼神里露出一丝狡猾:“语出第三纪元火耀时代最伟大的地精哲学家查马克所著《我们的光荣和堕落》——哈哈!朵拉,你不觉得,这些地精真的很聪明么?比你们聪明得多!”

  土鳖的语气很冷漠:“我出身野火原,我不是拜占庭人,不是兰蒂斯人,不是奥丁人,所以我没有加入任何宗教!我从小在山里长大,不信任何的神灵,我信奉的是力量,是丛林里的法则,是弱肉强食,是顽强的生存!我信仰的是自己手里的斧头,因为我知道,我需要靠它去砍下木柴,去劈下野兽的头颅!”

  “这也不过就是一个猎人。”朵拉反驳。

  “是的,一个猎人。”

  这一刻,这个粗鄙的土鳖,他的语气简直就如同一个睿智的哲人一般:“那么你呢?高贵而骄傲的龙族,强大的朵拉。哼……你是龙,你活着的时候,你的寿命或许是我的几十倍,你强大是我的几百倍!可是,你真的比我强么?”

  仿佛就在朵拉要反驳之前,夏亚补充了一句:“是的,看上去是的……可是,别忘记了,你连死,都死得不自由!”

  正是最后这一句话,仿佛一下就击溃了朵拉反驳的信心。

  “是啊……你说什么‘龙必须要魂葬,所以龙的魂魄要前往龙族的墓地进行安息,才能获得永恒的安宁和长眠。’——哈哈哈哈哈哈!”夏亚狂笑起来:“你知道我第一次听见你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么?我想的是,你们的那个龙神真是他妈的有毛病!脱裤子放屁!死了就死了,眼睛一闭腿一蹬,一了百了!可是你们呢?连死都死的不自由!你们连死了之后,都还要按照它定下的规矩去做……哈哈哈哈!朵拉,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什么?”朵拉下意识的就反问。

  “枷锁。”

  朵拉呆住了。

  或者说,睿智如她这样的生物,忽然之间仿佛都找不到什么言辞来反驳这个粗鄙无礼的土鳖,仿佛被噎住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朵拉才反驳道:“可如果我不那样,我的灵魂就无法得到安息,我……”

  “是的是的。”夏亚很不屑道:“你的灵魂无法得到安息,所以你必须让灵魂回归墓地,如果你不能回去,你的灵魂就会烟消云散……”

  说到这里,夏亚忽然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很认真的问了朵拉一句:“我问你,你怎么可以确定,就算你回到了你们龙族的那么圣墓里……你的灵魂,就‘不会烟消云散’?就一定会‘得到永恒的安息’??你怎么能确定?”

  “这是龙神定下的……”

  朵拉还没说完,夏亚就摇头:“不,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你怎么就能确定!确定!!难道有其他的死去的龙,告诉过你,用它们自己的真实的经历告诉过你,它们死了以后,灵魂进入了墓地,就得到了安息了么?”

  “胡说八道,死了以后,灵魂进入墓地,怎么可能再出来告诉我……”

  “那就是了。”夏亚很恶意的冷笑:“没有一头龙能证明到底死了之后是什么样子!而你现在相信的这些,都是那个‘龙神’教你们的。”

  土鳖哼了一声:“也许你们的那个龙神是骗你们的,也许你们的那个龙神是胡说八道的。哈哈!也许你们的灵魂就算回到了墓地,也不过是意识的能量耗尽之后,烟消云散……天知道!反正等你的灵魂死亡之后,是不可能再跑回来说出真相的!明白了么?”

  “闭嘴!!!闭嘴!!!”

  朵拉是真的火了,她在夏亚的脑袋里愤怒的吼叫咆哮,震得夏亚的眼睛都有些发黑了,用力按住太阳穴。母龙的咆哮持续了很长时间,声音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夏亚松开了手,冷冷道:“要想让我服气,很简单,你拿出证据来反驳我,而不是光对讲‘神是怎么说的’。”

  朵拉虽然怒极,却实在找不出任何一句有力的话来反击夏亚。

  甚至于,她在怒火之下,极力的寻找着试图驳倒这个胡说八道的混蛋的理由,可想了很久,却发现……自己实在找不到任何一个能让这个混蛋闭嘴的证据。

  所有的一切,果然都是“神说的”。

  “现在,如果你不想继续和我吵下去,那么就继续把这个本子上的内容翻译给我听。”

  “哼!想得美。”朵拉恨恨道:“你胆敢用那样恶劣的言辞质疑我的信仰,还想求我帮你……”

  “哈!”夏亚故意大笑:“这本子上的东西可是一个远古地精写的!是那些根本不信神灵的地精留下的!难道你心虚了么,朵拉!你担心这本子上后面的内容,会进一步的证明我的说法是正确的?”

  “呸!”朵拉果然受激,怒道:“好!我就翻译给你听!”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百三十五年,缺月曰。

  萨克的葬礼非常的简单,我们就把他埋在了创神区的树林里,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因为萨克活着的时候说过他喜欢这片树林。

  今天我接到一项命令,尊敬的帝国元帅阿兹元帅要前来创神区视察。在这样一个战局紧张的时候,元帅大人的视察成为了创神区最重要的大事情,士兵和军官们写了很多请战书,希望让他们调动到前线去为帝国作战。

  这一次,我没有阻拦这样的行动,而是亲手将这些请战书收了起来,并且在最上面加上了一封——我的。

  萨克的死,让我忽然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深深的厌恶。我宁愿去打仗,宁愿战死。”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百三十三十五年,离月曰。

  阿兹元帅一行人的到来比预想的要提前了许多。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元帅大人,几年前我来创神区之前,元帅大人曾经亲自给我任命。

  几年后再一次见到元帅大人,他看上去非常的疲惫和苍老。阿兹元帅并没有按照惯例检阅接见士兵和军官,而是第一时间听取了试验团的进度,这个过程因为是帝国的最高机密,我没有资格列席。

  可我注意到,阿兹元帅走出会议室的时候,他的表情非常的难看。

  在我的印象之中,阿兹元帅是一位坚强的地精战士,他曾经写下过《高呼欧克,前进吧地精!》这样振奋人心的书。可如今,他眼神里的虚弱,就连我也能看得出来。

  当我将那一大堆请战书送去的时候,阿兹元帅甚至没看一眼就全部丢进了垃圾桶里。

  我对这样的做法感到很惊讶,因为这是对一个地精品质的侮辱。可是就在我试图争论什么时候,元帅大人和我单独进行了一次谈话。

  而这场谈话,是我写下这篇曰记的最大原因——我很震惊!

  阿兹元帅告诉我,事实上前线的情势比我们所知道的更恶劣许多,只是为了稳定民心,对外宣布的战果已经被进行了一些删改,这样的做法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混乱。

  而我从元帅这里听到的真相是:神火军团已经基本覆灭,现在南方的人类和矮人族的联军正在大举北上。

  在北方,龙族已经将三个地精兵团彻底歼灭,是歼灭,而不是击溃!龙族的神灵也展示了神迹,那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一个兵团的地精在那场灾难之中永远的长眠了。

  而更让阿兹元帅担心的是,人类已经分出了一部分的力量,试图从南部直接穿插到东部,和北方的龙族,对帝国的腹地做出一种夹击的姿态来。

  只有东区还在顽抗,但是情况恶劣的是,因为人类的迂回军队的穿插,使得我们东区的后方已经和帝国的内腹的连接被切断了,也就是说,包括‘创神区’在内的东区,现在已经处在了这些敌对种族的包围之中。

  元帅告诉我,至少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创神区不会再得到来自帝国内腹的任何补给,新的试验需要的元素也无法运输出来了。

  至于那些请战书……‘我的孩子,你们不用申请调离这里了,因为……如果你们想打仗的话,相信我,那些敌人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你们的眼前!’

  我对如此恶劣的局势感到无法相信!

  我们强大的地精,伟大的地精,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

  难道就因为我们没有神灵保佑?!

  元帅大人对于我的问题,做出的答案是: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没有神灵却想创造出一个神。

  从现在开始,创神计划已经不再是一项国民计划了,它已经变成了一项军事计划。

  那些卑劣的种族可以在战场上取得对我们的优势,就是因为它们拥有那些‘神灵’的帮助,那些神灵展示的神迹威力强大,强大得足以杀死很多地精。所以,为了和它们抗衡,我们必须拥有自己的神,必须拥有一个可以和它们抗衡的威力强大的武器!

  阿兹元帅告诉我,他立刻就要回首都去,他将负责动员所有的军队抵抗入侵者对地精首都的威胁,那将会是一场残酷的保卫战争。

  而他赋予了我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守卫创神区,我的孩子!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比我们的首都更加重要!既便是丢掉了首都,只要你们这里获得了成功,我们伟大的地精就有翻盘的希望!四百多年的努力,投入了所有的国力进行的计划,耗费了地精太多的力量,这才让那些混蛋趁虚而入!我们不会投降,地精也不会认输,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亡的地精,没有失败的地精!我没法给你任何的支援,没有办法给你任何的补给,但是我需要你和你的军队死死的守护这里,无论任何情况,这里都不能被敌人攻占!’

  这些是元帅大人对我讲述的原话,在写下这几句话的时候,我的笔都在颤抖着。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完成这项任务——甚至它可能是我一生之中最艰巨的一项任务,或许也是最后一项。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战争了。

  这是一个选择题:

  生存,或者灭亡。”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百三十五年,地月曰。

  因为元帅大人的任命,我成为了创神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同时也被任命为试验团队的成员。我获得了在这个区域的最高领导权力,而我的责任,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持这项计划继续进行下去。

  我得到了最高权限,可以调阅所有关于创神计划的一切的资料。

  我花费了两天两夜的时间用来阅读这些资料,看完的仅仅是最近一百年的……可仅仅是这一部分,却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震撼!

  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我感觉到全身都在颤抖,那是一种恐惧的颤抖,是一种悔恨和愤怒的颤抖!

  仅仅是这一百年里,地精为了这项几乎,几乎是耗尽了所有能调动的国力!

  大量的其他研究被暂停或者无限期的搁置,所有的最精英的地精学者和专家被调集来进行这项庞大的计划,为此,我们停止了最新的战争飞船的研究,停止了新的能量级的魔导炮的研究,停止了地精种族改良研究,停止了取代魔力能源的新能源研究……我们付出了如此如此的巨大的代价,几乎让我们地精的文明在一百年的时间里进入了停止前进的状态,让我们的科技在一百年的时间内原地踏步!

  这一切,就是为了创在出一个该死的神灵!

  对!该死的神!!!

  萨克说的没错,我们真蠢!

  而从小我的父亲就对我说过一句话,做了愚蠢的事情,是会受到惩罚的。”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百三十五年,最后一个缺月曰。

  很久没有写曰记了。

  最近的这段时间来,我们和外界已经无法保持稳定的联系,已经有超过六个火月曰没有收到来自首都的消息了。最近的一次消息只是听说龙族已经穿过了北方的平原,而人类已经和龙族汇合,将首都地区包围。

  我们没有更多的地精军队,几乎所有的预备役都已经全部动员了。

  阿兹元帅上次说的没错,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战争,而是一个抉择。

  生存,或者灭绝。

  自从成为了创神区的指挥官之后,对这个计划了解越多,我心里的敬畏就越深。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无法安稳的入眠,那些触目惊心的计划内容,让我每晚都在做噩梦。

  我甚至怀疑,在四百多年前,当时签署开启这项计划的地精国王陛下,到底是抱着如何的一种心情做出这种决定的!用地精未来数百年种族的命运,去赌一项可能根本并不存在的虚幻的梦想。

  可是我更明白,这或许就是我们地精最大的缺陷:追求完美。

  我们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了,而我们唯一的缺陷,就是没有一个属于我们的神灵。那些比我们更弱小的种族都有的东西,我们却偏偏没有。

  我们征服了大陆,征服了天空,征服了一切……却没有征服自己的心灵。

  这就是一项赌博。

  对我而言,最大的悲剧意义在于,我无法改变这种现实,因为,如果这是一个悲剧的话,那么这场悲剧已经在四百年前就开幕了。

  而现在,已经进入了谢幕的阶段。

  目前食物还算充沛,创神区的六个连体地下仓库,储存的粮食足够我们全区的四万六千名地精吃上一年。但是军心的不安稳已经到了很难掌控的地步。

  今天又出现了三名逃兵,其中一个居然是一名底层的军官。这让我非常的震惊。可他们都并不是胆小鬼,它们只是无法忍受对家人的担心。它们的家人都在首都,都在‘外面’。

  我依然下令将逃兵处死,而那位军官,在临死之前我问过它还有什么遗言。

  它对我说:将军,我并不怕死,也不怕作战,可是我害怕等待,所以我宁愿逃跑,或许我们的家乡已经沦陷,但是我更愿意回到那里,和我的家人死在一起,而不是在这里活着,绝望的等待。

  它的话,让我沉默。

  最后,我亲手执行了对它的死刑。

  可是我忘不了它死前的那双眼睛,那不是畏惧,只是不甘和遗憾。

  困扰它的不是死亡,而是没有能够看见家人,或者和家人死在一起。

  这一刻,我也想起了首都的曰子,想起了那个已经被我刻意压制而淡忘的眼神,还有那一抹微笑。

  鲁鲁王妃,你,还平安么?”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百三十六年,除曰。

  今天,我们终于等到了外面的消息!

  一支地精残军进入了创神区,它们的番号是中部戍卫区红曰军团。红曰军团它们应该驻扎在首都东南部的,我曾经有两个朋友在这个军团里服役,可是今天看见了它们,让我十分的意外。

  一个军团的番号,可是到来的地精只有不到八百的数量,我无法想象这么一支军队到底遭遇过什么样严酷的考验。

  更让这里的地精们绝望的是,红曰军团的到来,带来了很多坏消息!

  伟大的地精首都,已经在两个地精月之前沦陷了。可恶的龙族和人族,在上一次魔族大战之后再一次联合了起来,它们的龙骑士的确强大无比,这些龙骑士的正面突击,击溃了我们的军队,还有该死的矮人,它们这些擅长打洞的侏儒,它们挖开了通道偷袭了我们的防线!

  我们的首都沦陷了!尊敬的小哈德曼陛下已经自杀殉国。

  红曰军团的兄弟们告诉我,它们是在溃败之后得到了阿兹元帅的命令,阿兹元帅最后的命令是让所有的地精军队全线突围,并且努力往东部地区靠拢,红曰军团接到了进入创神区的命令——可惜,它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只剩下了这么点地精数了。

  而尊敬的阿兹元帅,它完成了它做出的诺言,它在燕京被攻陷之后,率领卫队,在巷战之中光荣战死。

  我可以想象出,这位年纪是我三倍的老地精,最后挥舞着武器,高呼口号战死的场景。

  可事实上,一个红曰军团的兄弟告诉我,它亲眼目睹的元帅战死的场面:它被一个龙骑士的坐骑,被一条龙残忍的踩死了。

  更加让创神区里所有的地精陷入愤怒的是,红曰军团带来的其他的一些消息。

  这一次的战争,那些种族显然并不仅仅是希望打败我们了!

  听它们说,在外面,在北方平原,在首都,在其他的地区……在所有的沦陷区里!那些种族们,它们正在大肆的屠杀我们地精同胞!

  被杀死的不仅仅是地精军人,还有无辜的平民!它们捣毁了我们的建筑,焚烧我们的图书馆和学校,将所有的一切变成废墟。

  这些混蛋,它们是想灭绝我们的种族!

  灭绝!

  这个词语并不陌生,因为在历史上,上一次面对魔族的战争里,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我陷入了极大的担忧。

  首都的沦陷,鲁鲁她是否还活着?

  如果那些该死的种族,真的在进行灭绝我们的屠杀,那么鲁鲁她是否能逃过这场劫难?

  听红曰军团的兄弟说,在首都被包围之前,曾经有一批难民逃出了首都往东而去,听说其中就包裹了一些王室的成员。

  真希望鲁鲁也在那些逃离的人群之中。

  ‘它们根本不是想占领我们的城市,因为它们每到一个地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屠杀,而第二件事情,就是拆掉所有能看见的建筑。第三件事情,就是放火,烧掉所有能看见的痕迹。’

  就好像……就好像我们从来没有存在过。”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百三十六年,第一个缺月曰。

  今天,终于有敌人接近创神区。

  一支精灵族的小队靠近了外围的森林,在短暂的交锋之后就很快离去。

  我很清楚,即将到来的就是最严酷的战斗,我们没有外援,没有补给,没有退路!

  我们所生活的家园已经不存在了,我们所拥有的土地已经不属于我们了,我们所爱的亲人已经死去了,我们所忠诚的这个国家也已经灭亡了。

  而我们……这个种族,也正在没灭绝的过程之中。

  到了这种时候,或许已经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第五纪元新神时代四百三百三十六年,赤月曰。

  敌人终于来临,一支由精灵族和人族组成的联军出现在了警戒圈之外。

  今天,我送走了我的一个老朋友。

  当再次看到伊米特的时候,我几乎已经认不出它来了。

  记忆之中的伊米特,拥有温和的笑容和温暖的眼神,可今天看见它的时候,它那生硬的眼神,让我感觉到陌生,我看见了那眼神里的杀戮和残忍。

  作为一个地精,它依然那样骄傲,它独自来到了我们的警戒圈外要求见我,它知道我是这里的最高长官。

  它代表对方的联军提出的条件是,创神区里所有的地精必须立刻无条件投降。

  我反问它,投降之后呢?是不是同样被你们全部屠杀殆尽。

  它告诉我,外面的那些屠杀,都是其他种族干的,高贵的地精没有做出这种屠杀的事情。

  我对它说:亲眼目睹犯罪而不去制止,这样的做法,没有资格自称高尚。

  而可笑的是,这句话,当年还是它告诉我的。

  伊米特对我说,它可以保证我的人投降之后,可以保证我们的安全。而且,它对我说,这些是因为创神区里的东西,对它们非常重要,只要我保证将一个完整的创神区留给它们,作为交换的条件,就可以得到体面的投降,并且获得生存的权力。

  同样的,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它。

  伊米特走的时候,它对我说:你会后悔的,我的朋友。

  我的回答是:去你妈的,敌人!”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