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巨牙】

   第一百九十章【巨牙】

  第二天,大家终于走到了阿左说的那条溪水。

  这是一条山中的小溪,河滩很浅,水很清澈,站在岸边能清晰的看见河床里哗哗的溪水下那些被水流冲刷得圆润的鹅卵石,看见这么一条溪流,已经被饥渴折磨了多曰的佣兵们立刻欢呼了一声,纷纷冲了上去,有的干脆来不及用水袋取水,而是直接一头跳进了溪水里,脑袋扎进了水里痛饮起来。

  不到片刻,每个佣兵都灌满了一肚子的凉水,还有人伸着脑袋不停的打嗝,却都是满脸舒爽惬意的样子。

  相比之下,扎库土人们的表现则更加的沉稳。这些土人只是仔细的将一只一只的水袋装满了之后,驱使着坐骑喝水之后,才自己趴在溪水前喝上几口,而阿左则一直没有动,他和夏亚并肩站在一起,面色凝重的望着身后的树丛方向。

  “你也感觉到了?”夏亚在冷笑,土鳖笑的时候,分明的满脸杀气。

  “嗯,它在这里,我感觉得到。”阿左犹豫了一下。

  过了溪水,夏亚看见了阿左说的那个“它”了。

  仿佛是心中的一股奇异的感觉,在走过溪水之后,夏亚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很快就看见了,在小溪的对岸,自己这一行人来路的方向,对岸的一片树丛里,钻出了一个庞大健壮的身影来,那碧绿的身躯硕大,比普通的剧毒蜥蜴要大上足足两倍!远远的看上去,就仿佛一头小牛犊子一样!那东西缓缓的爬到了树丛旁的一块光溜溜的岩石上,碧绿色的皮肤上,除了那些坚硬的角质之外,还布满了一个一个狰狞可怕的肉瘤子一样的东西,长长的嘴巴张开,露出密密麻麻的尖齿。

  那东西趴在岩石上,远远的,仿佛也在看着夏亚。一人一蜥蜴就这么隔着小溪远远的对望了一会儿,夏亚分明感觉到,那东西的眼睛里透着凶狠的光芒!

  随即,那东西才一扭头,重新钻进了树丛里。

  “它是这群蜥蜴的首领。”阿左的面色也很难看:“上一次遇到它们的时候,它就在我的眼皮低下,把我的两个手下撕成了碎片!”

  “它不会放弃的。”夏亚冷冷道,看了看身边的阿左:“我感觉到了,这个东西……它不会放弃的,它会一直跟着我们!”

  说到这里,夏亚摸了摸下巴:“要么,杀光我们,要么……我们杀了它!”

  ※※※※※过了溪水之后,阿左的神情看上去仿佛更加的紧张了。

  扎库土人们似乎都很警惕的样子,这些家伙,包括阿左在内,做出了一些奇怪的举动,比如用草汁和泥土混合成了各种不同颜色的涂料,然后涂抹在脸上身上,把自己弄的仿佛鬼一样。

  行走的速度开始变慢起来,阿左亲自承担的领路和开路的任务,他几乎是谨慎到了极点一样,骑着他的那条尖啸蜥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拿着短矛,紧张的注视着树丛里可能传来的一切动静。

  同时阿左还对夏亚和佣兵们做出了一些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的要求:尽管过了溪水之后,似乎有能打到猎物了,偶尔从树丛里可以看见一两条窜过的土獭,但是阿左却严厉的制止了已经拿起弓箭的佣兵。

  同时他还严厉的禁止佣兵们生活,或者饮酒。

  大家依然喝着凉水,吃着已经所剩无几的干粮——这个举动让佣兵们有些无法理解,幸好夏亚却对阿左极为信任,严厉的要求佣兵们必须按照这个扎库土人的话去做。

  为了补充食物,扎库土人们依然挖出了一些植物,这些看上去相貌可疑的植物,有些入口的味道简直就如同噩梦一样,但是夏亚却一声不吭,不管多难吃的东西,他都是第一个带头吃进嘴巴里。

  “相信我,朋友。”阿左对夏亚的态度也仿佛亲热了许多:“我们现在在一个很危险的地区,这片树林属于一个可怕的东西,这东西比那些蜥蜴更危险,我可不想引起它的注意!我们最好悄悄的过境,不要被它发现最好,所以,任何可能引起痕迹的事情都要避免!生火,或者喝酒,都会引起它的主意!那个东西的嗅觉可非常敏锐,酒的味道,会让它察觉的。”

  夏亚明白,阿左说的是那个“巨牙潜伏者”。

  “我们应该能走过去,这个季节,那个家伙多数的时间都在沉睡,只要我们小心一些,不惊动它,就不会有事。”阿左说这话的时候,很自信的样子。

  可是……当天晚上休息的时候,一件事情,让阿左的这份信心立刻被打碎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佣兵们聚集在一起靠着树背睡觉,而就在这个时候,寂静的夜色之中,一声从远处传来的嘹亮的吼叫咆哮的声音,立刻惊动的所有人!

  黑夜之中,那声咆哮就如同青蛙的叫声,只是这种叫声仿佛被放大了百倍以上——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只青蛙的叫声会如此的巨大,那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动静。

  那声音带着嗡鸣和振荡,从后面远处的树林里不知名的方向传来,夜色里听来,仿佛带着几分疯狂的味道。

  一听见这种叫声,原本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的阿左,忽然就跳了起来,他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就仿佛忽然被人砍了一刀一样,神色可怕,带着愤怒和惊恐!

  “它!是它!”

  阿左的神色有些抓狂:“它疯了!它明明知道的,可是它疯了!它不管怎么样也要和我们纠缠到底了!这个家伙!它不肯放弃的!它居然敢这么做!”

  夏亚皱眉:“你说的什么意思?”

  “那个东西。”阿左忽然惨然一笑,指着树林里的远处:“那个蜥蜴的首领!它知道的!它是有智慧的!它知道的!它知道这片领地属于谁!可是它居然敢这么叫!它是故意的!它故意想惊动巨牙!!这个疯狂的家伙!”

  阿左脸色黑得吓人,他抬起脸来看了看夏亚,忽然低声嘟囔了一句:“蛇女说过,一定要把你带到部落去……一定要把你带去……”

  这个扎库土人首领忽然变得有些神神叨叨的样子,嘟囔了几句之后,才坐了下去,只是这一夜,他没有再闭眼,而是眼睛望着远处的树林发呆,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行走的方向忽然变了。

  前面领路的阿左忽然改变了之前的计划——原本大家的计划是沿着距离溪水不远的地方朝着溪水的上游行走,在这个“巨牙潜伏者”领地的边缘绕一个圈子,摆脱那些蜥蜴的追赶。

  可阿左忽然改变了主意,他领着所有人,一路往林子深处走了进去!

  对于阿左的这个举动,夏亚并没有说一个字,他保持了沉默,而其他的佣兵们并不知道这个计划,自然也没有人说什么。

  这天傍晚的时候,大家已经深入了这片树林很远了,远离的溪水的地方,树林里的树木越发的茂密起来,庞大的树冠高耸,地面上,一团一团的扭曲的树干就仿佛一片密集的树墙,还有那错落茂密的各种树藤,上面布满了尖锐的荆棘。

  行路越来越艰难,而这还不是让夏亚最不安的……让土鳖最不安的是,他看到了几个不起眼的痕迹!

  他曾经在一棵大约有三个壮汉才能抱起来的巨大的树上,在距离地面至少有三四米高的位置上,那树干上,他看到了一条深深的割裂的痕迹!

  这种痕迹绝对不是天然的!看上去就仿佛是有人用一柄巨大而锋利的斧头或者砍刀之类的,一下将树干砍断了三分之一!深深的痕迹落在树干上,虽然树木的自我生长,树皮和各种汁液分泌后,重新愈合了大半的伤口,还有一个一个的仿佛瘤子一样的树结布满了在上面,但是以夏亚敏锐的观察力,他还是看见了那个“伤口”!

  还有,这天晚上,众人在路上看到了一副某种野兽留下的骨骼。

  那是一副骨架,皮肉已经彻底烂光了,只剩下了一副骨架,夏亚凑近了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辨认出来:这东西,或许,可能,是一只嗜血狂狼——这只狂狼的个头,是夏亚从来没有见过的巨大,比他曾经杀死过的那只要大上足足一倍。

  但就是这么一只大家伙,残留的骨架很明显看出了它的致命伤:它的脊椎骨的地方,被整齐的切断了!断裂的痕迹非常的明显恐怖,仿佛有一柄巨大的锋利的利器,直接将它拦腰斩成了两截,连同脊椎以及几根肋骨都齐齐的断裂掉了!

  这样的伤势,不仅夏亚看得出来,那些佣兵自然也不会看不懂。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了起来,佣兵们紧张的看着四周的密林,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晚上的时候,大家就留在了原地休息,这个巨大的骨架被土人们彻底拆掉了,那些断裂的肋骨,被土人们一根一根的拆掉,然后在石头上磨来磨去,磨成了七八根骨矛,这些骨矛被阿左捆了起来背在身后,而其他的土人们也在紧张的准备着什么,他们在周围的大树上砍下一根一根树枝来,将一头磨尖,用树藤扎在背上。

  半夜的时候,远处又传来了那一声如巨蛙吼叫的声音,那只蜥蜴的首领,这次传来吼叫声音的地方,距离仿佛更近了一些。

  这次,阿左忽然就站了起来,跳上了一块石头上,对着远处,张开嘴巴放开喉咙,也狠狠的咆哮了起来!

  阿左的叫声就如同夜晚的狼嚎,凄厉而愤怒的咆哮声顺着风远远的传了出去。他的吼叫立刻带动了其他的土人,扎库土人们纷纷跳了起来,张开嘴巴对着远处呼啸起来。

  夜色之中,这些土人们的叫嚷声,就如同一群狼在夜嚎……一声一声此起彼伏的嚎叫,透露出的意思非常的明确!

  如果说蜥蜴的吼叫是挑衅,那么扎库土人们,则用毫不犹豫的呼啸声表达的他们的意思:

  我们应战!!

  ※※※※※晚上双方的吼叫持续了小半夜,夜晚之中,那些蜥蜴的叫声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仿佛在那只领头的大家伙的带领下,蜥蜴们变得焦躁起来。

  第二天,双方的冲突很快就爆发了。

  在队伍前进的过程里,走过一片树藤的时候,忽然就从旁边的树丛里窜出了两条绿色的影子,将队伍边缘的一个骑在狼背上的扎库土人直接拖了下去!那个扎库土人的惨叫声凄厉,可是落地之后,却彪悍的抓起了短矛狠狠的刺进了一个咬住了自己大腿的蜥蜴脑袋上!他这一刺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短矛扎在了蜥蜴的脑袋上,顿时断裂成了两截,半截短矛深深的钻进了那个蜥蜴的脑袋里,那个东西很快就翻滚抽搐着滚进了树丛里。

  而还有两条蜥蜴从树干上跳了下来,扑进了队伍里,一个扎库土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背后张开的一张嘴巴咬断了脖子,连同脑袋一起被整个咬掉了!肩膀上腔子里喷出的鲜血,如同潮水一样!

  土人们的反应比佣兵明显要更快一些,他们很快就用短矛狠狠的展开了反击,扑进队伍里的两只蜥蜴被七八根短矛直接钉在了地上!而树丛里的那一只被一个土人狠狠的抱住了尾巴,即便是蜥蜴扭头咬住了土人的胳膊,那个土人也死不肯撒手,结果被围上来的佣兵,一通乱斧将那只蜥蜴砍得稀烂!

  这一场混战不过片刻的时间。等到安静下来之后地上留下了四只蜥蜴的尸体。而队伍里,三个土人和一个佣兵也断了气。

  一比一的死伤,让夏亚和阿左的脸色都很难看。

  这些蜥蜴的剧毒太过厉害了,队伍里死掉的人,其实伤势并不算致命,但是却死在了蜥蜴的剧毒之下,尸体很快就泛出了黑色。

  佣兵们泄愤一样的将那几只蜥蜴的尸体砍得稀烂。而土人们的表现则很平静。

  他们给死去的同伴进行了一场寂静而怪异的“葬礼”。

  死去的土人,被同伴们剥光了身上所有的兽皮衣服,然后土人们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将死去的同伴放进了坑里,还把尸体的形状摆成的蜷缩成一团的模样。

  看上去,一俱光溜溜的尸体蜷缩在坑里,就仿佛初生的婴儿一样在沉睡。

  “我们扎库人相信,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什么样子,那么当我们离开的时候,也应该是什么样子。”阿左的语气很低沉。

  而佣兵们谢绝了扎库土人式的“葬礼”,他们把死去的佣兵按照了他们自己的规矩来安葬:衣服穿戴得整齐,连同死者生前使用的斧头和铠甲以及盾牌,全部都埋葬进了土里。

  扎库土人们将死者留下的坐骑,那几匹狼聚集了起来,然后将巨狼身上套着的绳索和皮带子解开来,在狼背上轻轻抚摸了会儿,阿左甚至抱着狼头,在每只狼的耳朵边上地上嘟囔着什么,他说的是扎库语,那古怪的音符,就如同是念咒一样,很快,这些巨狼咆哮着离开了队伍,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它们自由了。就和它们主人的灵魂一样,都自由了。”

  阿左望着树林里远去的巨狼的影子,喃喃自语。

  ※※※※※※“停下!”

  前面的阿左忽然站住了,抬起了手高高举起,身后的扎库土人们纷纷停在了原地,佣兵们立刻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阵列。

  夏亚跑到了阿左的身边。

  “我们到了。”阿左脸上带着古怪的表情,指着前方。

  夏亚吞了吞口水:“很诡异的场面。”

  的确很诡异。

  原本应该是茂密的丛林里,面前居然出现了一下片“平坦”的空地。

  这一片大约有十米左右宽的空地上,居然没有生长任何的树木,只是一片低矮的草丛,草丛里生长着一片颜色斑斓而艳丽的花丛。

  那些花的颜色鲜艳,花茎上还挂着一粒一粒小小的果实,看上去就如同长了一片胡须一样,一个一个的果实就仿佛小小的瘤子一样——虽然那么鲜艳的颜色,可看上去,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丑陋。

  而越过这一片花丛草丛的前方,是一片奇异的巨大的植物。

  那些巨大的植物,一株一株,就如同放大了数倍的巨大的向曰葵一样,粗大的花茎就仿佛是树干那么结实而粗壮,上面巨大的花盘带着金灿灿的颜色,花茎上布满了各种奇特的藤萝,那些藤萝都有小儿手臂那么粗细,长长的,弯弯曲曲的盘在花茎上,还有一些横在地上。

  而最最诡异的,则是那些巨大的向曰葵的地面上!

  地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骨头!

  没错!全部都是骨头!各种不知名的生物留下的骨头!!

  一层一层,密密麻麻的铺在地上。

  夏亚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骨头!

  阿左和土人们很快就聚拢了过来,然后阿左让一个土人将挟带的一只野兽拿了过来——自从和蜥蜴们吼叫之后,阿左就不再禁止手下人打猎了,这两天,大家又有了肉吃。

  这是一只猎来的山狸,阿左抓住了这只山狸的尾巴,远远的忽然就抬手把它朝着那片巨花林丢了过去!

  接下来,恐怕的一幕出现了。

  那只山狸落在了花林地上,很快就翻滚跳了起来,地上的一条藤萝立刻就仿佛蛇一样的卷了起来,飞快的就卷住了那只山猫的腿脚!那只小畜生挣扎了两下,可旁边很快就伸来了三四根藤萝,迅速将它一层一层的勒住了!

  众人这才看清楚了,那些藤萝的表层并不是光滑的,而是如同人体的汗毛一样,生长了一片密集而细小的短刺,那些短刺全部扎进了山狸的身体里,随后,在藤萝收缩的过程里,那些短刺刺在山狸的身体里,很快就清晰的看见一股股粘粘的液体流淌了出来!

  那只可怜的东西,很快就在尖叫声之中死去,藤萝分泌出来的汁液带着强烈的腐蚀姓,那只山狸立刻就“骨肉分离”了!

  一块一块的皮肉脱离了身体落在了地上,被更多的藤萝缠绕住,随即那些小刺,扎在血肉上,就如同一根一根小小的……吸管!

  所有的人,都仿佛听见了一片让人头皮发麻的“咝咝”的吮吸的声音!一块一块饱满的血肉,很快就被吸得又干又瘪!

  最后,那小小的骨架落在了地上,变成了地面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骨头堆中毫不起眼的一部分。

  阿左这个时候,才回过头来,看了看众多佣兵,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所有人,不要走过这片草丛,不要接近那片东西。”

  其实根本就不用他说了,看到了这么恐怖的场面,没有一个佣兵会有胆子走进那片可怕的“向曰葵”!

  “那些是什么东西?”

  “食人花。”阿左的这个答案很清晰,可随后他下一句话,让夏亚皱眉了。

  “我们到了地方了。”阿左的脸上露出一丝狠历狰狞的笑容:“这里……是巨牙的后花园!已经接近它的巢穴了。”

  夏亚皱着眉头。

  阿左却已经分开了人群走到了后面,他跳上了一块石头,高举手里的长矛,对着面前一片幽幽的密林里放开嗓门吼叫起来。

  “我知道你看得见我!来啊!来啊!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你不是想杀死我们吗!那就来吧!!看看你还有没有胆子!!来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等着你!!”

  当天晚上,众人没有离开,而是就在这片平坦的草丛旁休息,和那些可怕的“食人花”,就隔着这么短短的十多米的距离,每个佣兵都有些脸色难看的样子。

  不过阿左等土人,却仿佛神色很平静,他们生活,吃东西,休息的时候,还有一些土人,从皮囊里摸了会儿,居然摸出一小把晒干了的黑色的草叶来。

  夏亚辨认了出来,这是扎库部落里的特产:烟草叶子。

  这些扎库土人的动作都很统一,他们用树叶将这些烟草卷了起来,然后用篝火点燃之后,一个一个坐在那儿,吞云吐雾。

  扎库人的烟草在拜占庭非常有名,不少佣兵看了都有些羡慕。

  可是这次,一路上和佣兵们已经非常和睦的扎库土人,则都做出了一个统一的举动:他们拒绝了佣兵们要求分享烟草的举动,甚至就连有的佣兵拿出了扎库人最喜欢的美酒来提出交换的时候,都被扎库人客气而冷漠的拒绝了。

  夏亚很快就制止了佣兵们试图交换烟草的举动。

  “别去打搅他们了。”夏亚对手下人冷冷道:“这是他们最后的享受。”

  ※※※※※※一连两天,大家就沿着这片食人花丛林的边缘行走,隔着着十多米宽的草丛,缓缓的前进。

  这里地势平坦,那些蜥蜴再也没有偷袭的可能了,平坦的草丛十多米的宽度,任何试图攻击的蜥蜴,都无法隐藏行迹。

  仿佛身后那密集的食人花丛林,变成了队伍最大的保护者。

  两天安静的行走,让所有佣兵都仿佛松了口气。这片食人花的树林非常庞大,庞大得甚至看不到尽头,沿着食人花丛林的边缘行走了两天,只是偶尔白天会听见远处传来蜥蜴那烦人的吼叫,却再也没见到那些绿色的讨厌的东西。

  可是,如此的平静,却让阿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起来!

  这个扎库土人变得焦躁不安,每天休息的时候,都会提着短矛在周围走来走去,不时的对着远处的丛林很狠狠的咆哮一番。

  终于,在第三天的晚上,丛林里有了动静!

  一条大家已经很熟悉的绿色的身影缓缓的冒出了树丛里来,长长的嘴巴张开,露出尖锐的獠牙,叫嚷了一声之后,随后在后面,三五只蜥蜴很快就跟着爬了出来!

  而随后让大家愤怒的是,树丛里爬出来的十多只蜥蜴,这些绿色而巨大的东西,却在不停的撕咬抢夺着什么东西!

  很快,大家就看清了这些畜生在争夺撕咬的是什么东西了!

  几俱已经被咬的碎裂而残破的尸体!从那尸体的模样,很清晰的看出是人类!还有一俱尸体被几个蜥蜴争夺,嘶哑成了几块,破裂的肉块滚落在地上,上面还残留着人的衣服,很快就让佣兵们发出了愤怒的吼叫!

  很显然!这都是前些天大家亲手埋葬下的同伴!

  这些可恶的畜生,居然把这些安葬的尸体全部挖了出来!!

  一声巨大的吼叫声从树丛里传来,随即那个最为庞大的绿色的身影跃上了一条树干上,沉重的身躯将那根树干直接压得矮了下来,随即它敏锐的跳上了一块岩石上,张开大口,远远的对着夏亚吼叫了一声。

  “它认得我!”夏亚心里对自己说。

  越来越多的蜥蜴从草丛里爬了出来,在首领吼叫的声音之中,放弃了对尸体的撕咬,粗略的数了一下,居然有三十多条!三十多条巨大的绿色蜥蜴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趋势,从树丛里围了过来!

  “放箭!!”

  沙尔巴雄壮的声音响起,佣兵们很快就拉开了弓箭,乱箭朝着那些东西射了过去!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了这样的举动是徒劳。那些蜥蜴粗厚的皮肤如同裹了一层皮甲一样,很多箭射在对方的身体上立刻就被厚厚的角质层弹开了。

  这个时候,阿左发出了一声咆哮,土人们纷纷将手里短矛透了出去!十多枚短矛,很快就将几条蜥蜴钉在了地上!

  佣兵们已经拿起了短斧来,结成了一个一个圆形的圈子,而此刻,蜥蜴已经冲进了人群里!

  “哈哈哈哈哈!!”

  阿左在狂笑,他飞快的从背后抽出一枚骨矛透了出去,钉在了一只蜥蜴的背上,口中狂笑大叫:“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来吧!来杀我啊!来啊!!”

  土人们呼号叫嚷着迎上了冲来的蜥蜴群,不少土人被蜥蜴直接扑倒在了地上,但是这些土人仿佛都发狂了,他们奋力的将手里的短矛狠狠的刺进面前这些怪物的身体里,既便是有的土人被对方咬断了手脚,也依然狠狠的抱住面前的怪物!

  佣兵们显得比土人要聪明得多,他们组成圆形的防御,在沙尔巴的一声声呼喝之下,短斧投出,将试图靠近的蜥蜴立刻砍成肉泥。但是毕竟佣兵的数量太少了,而每人也只配备了一把短斧,短斧投出之后,大家就只能用手里向土人学着制造的短矛进行搏斗了!

  混战之中,这些蜥蜴的吼叫,人类的咆哮惨叫混成了一团,夏亚狠狠的用手里的短矛将一只蜥蜴挑飞,然后一把狠狠的扎进了对方的脑袋里,那蜥蜴张开嘴巴垂死的时候对着夏亚狠狠的咆哮,随即夏亚就听见了一声怒吼,一条身影从自己的头顶上窜了出去!

  是……阿左!!

  这个家伙左右双手各握着一柄白色的骨矛,他飞身跃出就仿佛一条灵敏的猿猴,而阿左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只最大的蜥蜴!!

  人在空中,阿左就将一枚骨矛狠狠的投了出去!他是土人之中的佼佼者,骨矛化作了一条白光射了过去,可那只蜥蜴首领却身子一摆,从岩石上翻了下去,叮的一声,骨矛钉在了那块石头上,居然狠狠的扎进去了几分!!

  阿左就仿佛变成了一只野兽,落在岩石上之后,翻身就跳了下去!他一把抱住了那个蜥蜴的尾巴,手里的骨矛狠狠的扎了下去!

  那只蜥蜴首领的体积实在太大了,犹如一条牛一样的身躯,奋力一挣,就把阿左弹开,阿左的长矛没有扎准部位,只是戳进了蜥蜴的尾巴上!那只蜥蜴立刻扭过身躯来,反口就咬向了阿左的手臂!

  阿左狼狈的滚到了一旁,蜥蜴的尾巴却扫了下来,他抓起骨矛挡了一下,咯的一声,蜥蜴的尾巴带着强大的力量,将阿左的骨矛打断,尾巴落在了阿左的手臂上,很清晰的,阿左的那条手臂立刻就弯曲成了一个可怕的形状!

  这个土人汉子哼都没哼一声,却翻身跳了起来,匍匐在地上,猫着腰,就如同一只豹子一样!

  而这个时候,一声尖锐的吼叫声,那吼叫的声音仿佛给那只巨大的蜥蜴首领造成了一些困扰,随即阿左的那条坐骑,那只尖啸蜥蜴扑了过来,它的体形比那只绿色的蜥蜴要小了接近一半,张开嘴巴狠狠要在了对方的尾巴上,却被一下就甩开,脑袋撞在岩石上,发出了一声吼叫。

  那绿色的蜥蜴仿佛很不喜欢这样的尖啸,吼叫的声音里有些痛苦的味道,居然就舍了阿左,扭过身去咬那只尖啸蜥蜴!

  一大一小两只蜥蜴很快就翻滚在了一起,尖啸蜥蜴的啸声很快就弱了下来,它被绿色的蜥蜴一口咬住了驱赶,然后狠狠的再次甩了出去。这个时候,阿左已经扑了过来,他虽然断了一只手,可另外一手却依然从身后抽出了骨矛,狠狠的扎进了那只绿色蜥蜴的背上!

  铿的一声,矛尖扎在蜥蜴的背上,居然迸出一串火星!矛尖很快就断裂掉,被弹到了一边!

  绿色的蜥蜴扭过了头来,对着阿左张开嘴巴咆哮了一声,尖锐的獠牙上滴下碧绿的毒液来。

  夏亚手里已经砍死了第二条蜥蜴,他的短矛早已经没有了,火叉上滴着血迹,一脚将面前的一只蜥蜴踹飞之后,就看见了陷入困境的阿左,他大吼叫一声,立刻引起了那只蜥蜴首领的注意,那个巨大的东西扭头望了望夏亚,夏亚瞬间双目血红,手里的火叉掂量了一下,然后朝着对方狠狠的投了过去!

  一道血红的光芒之后,火叉狠狠的扎进了那只蜥蜴的身躯之上,只可惜依然偏离了一点儿,只是将它的尾巴末端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那只蜥蜴挣扎了几下,忽然就奋力一抖身躯,它的尾巴很快就自动脱离了身体断裂了下来!已经大步扑过来的夏亚看在眼里,忍不住就骂了一句:“他妈的!这只该死的壁虎!!”

  可惜他已经没时间继续叫骂了,断裂了尾巴的那只蜥蜴首领已经朝着他扑了过来,双方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夏亚奋力扭住了这个东西然后双方在地上翻滚扭成了一团,虽然土鳖已经使尽了全部的力气,但是这个家伙巨大的嘴巴却一只试图朝着自己的肩膀咬下去,夏亚只能拼命的推桑躲闪,同时屈起膝盖来,狠狠的朝着蜥蜴的身上撞了过去!

  他的膝盖撞了几下之后,蜥蜴痛苦的吼叫,终于扭头弹开,夏亚滚到了旁边,顺势从地上拔起了火叉来,看了看阿左:“你没事吧!”

  阿左疼的满脸都是冷汗,他的手臂弯曲的离奇,可随后这个土人忽然就大吼了一声,从靴子里拔出一柄匕首来,挥舞下去……喀!!

  血光闪过之后,这个狠人,居然就这么把自己的那条断臂直接砍了下去!!

  “我没事!”阿左狠狠的看了夏亚一眼,然后飞快在断臂的地方用绳子扎了起来,冷冷的看了看夏亚:“你最好别再拼命了!你必须活着!”

  此刻蜥蜴们稍微后退了一些。

  地上已经留下了十多条蜥蜴的尸体,而它们的首领则很快就落在了蜥蜴群里,被几条蜥蜴围着,一面吼叫,一面带着蜥蜴们试图重新组织包围圈子。

  此刻,土人已经死得只剩下三个了,而佣兵们也只剩下了三个,地上满是被嘶哑的残破的身躯!还有一些巨狼,在厮杀之中为了保护自己的主人,很快就被巨蜥咬死,这些巨狼在面对这些剧毒的怪物的时候,显得极为脆弱,它们的爪牙无法突破这些蜥蜴坚固的皮肤,力气也差了许多,几乎轻易就被蜥蜴咬死。

  这一场惨烈的厮杀到了现在,双方都承受了巨大的损失。

  阿左的脸色阴沉,却死死的盯着那头蜥蜴的首领,口中依然不停的做出挑衅的咆哮怒吼。

  很显然,人类处于劣势,剩下的三个土人依然手握短矛,只是其中两个土人的短矛都断掉了,佣兵们也只剩下了三个,大家都是面色狰狞。

  可面对着依然还有差不多二十头蜥蜴,那么众人的命运已经可以清晰的预见了:被全体屠灭!!

  阿左的双目赤红,吼叫的过程里,不时的朝着身后张望……终于!他等来了他一直等待的东西!!

  身后那一片可怕的食人花林之中,传来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呼啸声,那声音歼细而响亮,刺得人耳朵都隐隐做疼!

  而那尖锐的嘶叫声传来之后,那些蜥蜴立刻就发出了畏惧的吼叫!不少蜥蜴都在缓缓的后退!

  身后的食人花林里,传来了密密麻麻的枝叶断裂的声音!就仿佛有什么东西一路践踏而来!

  终于,花林分开,一个黑色的庞大的影子,从花林之中,硬生生的“挤”了出来!巨大的身躯将花林践踏得东倒西歪!!

  那巨大的身影从身后出现之后,庞大的影子,顿时将人类们笼罩在了它的阴影之下!!

  夏亚只回头看了一眼,就彻底呆住了!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首先落入夏亚眼睛里的,是两片巨大的犹如远古巨人才会使用的那种战斧一样的东西!

  很显然,这是两片巨大的牙齿!!长度至少有两米以上!

  漆黑的颜色,黑的发亮!

  而那庞大的身躯,包裹着一层看上去明显非常厚实的黑色外壳,至少有四米高!那密密麻麻的腿脚站在地上,包裹着厚厚的一层棕色的长矛,下肢上还布满了尖锐的倒刺!

  黑色的脑袋上,一对大眼睛凸起,恶心的转来转去,而身后的脊背上布满了棕色的花纹,还有一片一片的粘稠的东西流淌,那两片大牙之中的嘴巴里,缓缓的蠕动着,尖锐的嘶叫声正是从里面发出来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