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猎杀】

   第一百八十九章【猎杀】

  既然是进入深山前往扎库土人的部族,那么就不用带太多的人了。

  此行,夏亚留下了霍克和罗素,只带了沙尔巴多多罗和十个身手最好的佣兵,又像加仑斯商队的兰蒂斯人借了几副弓,随即就和阿左等扎库土人一起上路。

  扎库土人的部族就在红色旷野东方,越过那条长河一路往东,就进入了一片广袤的大山,这山林庞大如海,而扎库土人的部族,就在这片山林的最深处。

  ※※※这些扎库土人终于拿出了点儿真本事来,召唤来的这些坐骑,让众多佣兵们都有些心里嘀咕,不过在夏亚的严令下,纷纷骑上了召唤来的这些巨狼,众人的前进速度这才快了数倍。

  而经过了夏亚的警告,阿左等扎库土人的态度也有所收敛,至少看着佣兵们被山林里的险恶条件折磨得束手无策的时候,也不再是那种抱着膀子看热闹的态度了。

  一些扎库土人拿出了自己随身挟带的药物,这些药物颇具驱蚊虫的效果,还有扎库土人主动承担起了前面开路的职责。

  至于夏亚,这个土鳖,却对阿左的那头坐骑起了很大的兴趣!

  他妈的!!这可是一头尖啸蜥蜴啊!一头魔兽!!一头真正的魔兽!居然被这个扎库土人弄了来当坐骑!这种东西,骑着可是比马匹要神奇多了!如果本大爷也弄上一条带回去,打仗的时候往战场上一骑,要多嚣张有多嚣张啊!

  而且阿左骑的这条蜥蜴显然是队伍里所有坐骑的首领,只要这只巨型蜥蜴吼叫一声,其他的那些巨狼就纷纷畏缩臣服。这巨型的蜥蜴奔跑起来速度极快,还能腾挪跳跃,夏亚旁观了许久,看出了不少好处来,对阿左的态度也亲热了许多,不时的故意攀谈,只是话题离不开这蜥蜴坐骑的事情。

  阿左也不是傻瓜,很快就明白了夏亚的用意,这个扎库土人很干脆的说道:“夏亚大人,如果是其他的东西,我们扎库人对朋友最是豪爽大方,只要你喜欢,送给你又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里,夏亚顿时眉开眼笑,一句“那就多谢了”眼看就要说出来,阿左却继续道:“可是,这头坐骑却没法给你的了。”

  “……呃?”土鳖眨巴了眨巴眼睛。

  “不是我阿左小气。”阿左摇头道:“我们扎库人部族,最擅长的就是驱兽,这驱兽的技能是族里代代相传的,外人却是不会。而这些坐骑,也都是我们扎库人亲手捕捉回来,然后慢慢驯服才能使用,坐骑只听从驯服它的主人的吩咐,若是换了一个主人,那就死都不会顺从。坐骑忠心主人,那是我们扎库部族的传统了。所以,我这头蜥蜴,就算送了给你,你也驱使不了的。”

  夏亚听了,心中半信半疑,看了阿左一眼,阿左笑道:“您这次来我们部族,这样,如果得空的话,我带你去山里打猎,想办法猎一只幼兽来,我再教你一点驯服的法子,你带回去训练上两年,就能使用了。从小驯服的坐骑,对主人才最有感情,那是别的比不了的。”

  夏亚这才欣喜起来,扎库土人这驯兽的本事,的确让土鳖很是眼热心动,就此对于这个阿左,倒是越看越顺眼了。

  一行人在山林里前进,土人们和佣兵们的相处也渐渐和睦了起来,佣兵们接受了土人赠送的驱蚊虫的药物,纷纷解下了随身挟带了皮囊。这些佣兵随身都挟带两个皮囊,一个装水,至于另外一个么,则是烈酒了。但凡当佣兵混这口苦饭吃的,没有一个不好酒,甚至在佣兵圈子里流传过一句话:不会喝酒的佣兵不是好佣兵。

  佣兵爱喝酒,一方面是常年生活在艰苦和危险之中,自然需要排遣心中的压力和烦躁。而另外一方面,酒对于佣兵来说,还具有相当不俗的作用,佣兵们在出行的时候挟带酒,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口腹的欲望,而挟带的酒水,在遇到战斗受伤的时候,处理伤口,喝上几口,可以缓解痛苦,又或者用那些烈酒烧酒清洗伤口,还能大大的降低伤口感染腐烂的可能姓。

  佣兵们挟带的都是烈酒,入喉就如刀割一样的干后,越烈的酒,就越受佣兵的欢迎。这些扎库土人都是好战士,自然也都是喜欢喝酒的,可惜扎库土人的酿酒技术比拜占庭要差得实在太远,人类佣兵挟带的这种烈酒一旦入口,这些扎库土人一个个就喝得如痴如醉,顿时欢呼起来,随后就有不少扎库土人拉着佣兵来回比划叫嚷,想用身上的东西和佣兵换酒。

  扎库部落盛产黄金,这些扎库土人战士,身上也佩戴不少黄金饰品,不少战士就连脖子上随便挂的一个锥子,都是赤金的金锞子。双方比划了好一会儿,不少佣兵就用酒袋换下了扎库土人身上的黄金饰品来,双方自然是皆大欢喜各曲所需。

  山里里崎岖难行,而且处处都是隐藏看不见的危险,一路走来,幸好和这些扎库土人的关系改善,有了这些山林里的老手帮忙,夏亚的压力大大的减轻了许多,否则的话,他一个人就算再厉害,在这危机四伏的山林里,也真的很难把这些手下一一都照顾周全。

  夏亚和这些扎库土人关系越来越熟,也多多少少的学了一两句扎库土语,顺便也和阿左的交谈之中套了些话,眼看这些扎库土人随身就佩戴黄金,而且看上去对这些金子似乎也并不很看重,随手就拿来和人类佣兵换酒喝。这样的做派,让土鳖如何不激动?

  心中自然而然就重新生出了和扎库土人部落做交易的念头来。询问了阿左一会儿才弄了清楚,原来扎库土人和人类商队的交易一向并不太多,只有极为有限的几个人类商会才能取得扎库土人的信任,和扎库部族进行一些有限的交易。

  更重要的是,扎库部落里,似乎对和人类交易颇有一些抗拒,大部分扎库人的心思也都是一样:总认为山外的那些人类没几个好东西,一个个都是狡猾贪婪。

  所以,即便是那些商会,每年在扎库土人这里也换取不到多少黄金。

  而且,通商另外还有一条商路,那是一条坐落山林南边的小路,那里的路,地势略微平坦一些,也更为好走,车马也能勉强通过。

  夏亚听了也不惊奇,毕竟通商这种事情,自然一定另有商路,否则的话,自己这次行走的山林里去此崎岖难走,这几十个人走的都这么艰难了,如果是商队车马的话,根本没可能走过来的。

  “不是我不带你们走那条商路。”阿左生怕夏亚误会,主动解释道:“那条商路在南边,听那些商人说过,他们是从野火原南边的镇子上出发,不通过地精的红色旷野,直接往东北行走,从长河的南边绕过去。那个地方距离我们太远,如果要走那条路,我们出了地精部落就要先往南走好多天,然后绕到野火原的南边再往东,来回只怕要多走一两个月都是可能的。”

  夏亚倒是没太介意,只是留心仔细打听清楚了通往扎库土人部落的那条山林里的秘密商路的方位,还拿出了衣服来划了下来,这才仔细收好。

  这些扎库土人各个都是山林里精湛的好猎手,有了这些人的帮忙,一行佣兵的伙食也大大改善起来。

  这天晚上的时候,几个扎库土人骑狼钻进了林子深处,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抬了一头被猎杀的箭猪出来,这种箭猪是一种低等的魔兽,全身的鬃毛尖锐如刺,发怒的时候,根根竖立起来,还可以射出去伤敌,所以才会被叫做箭猪,除此之外,形貌倒是和普通的山里野猪差不太多。

  这头猪得有一百多斤重,那些土人熟练的开膛破肚,摘出了内脏,剁下四肢分割骨头,手法就连夏亚这个老猎手看了都忍不住叹息。至于那一身上好的猪皮,则被他们小心翼翼的折叠包了起来。夏亚注意到,这些扎库土人打猎的技巧很是精明,那完整的猪皮上居然没有半点伤痕!这些土人在猎杀箭猪的时候,用的是投矛的法子,这些家伙投掷短矛的手法惊人,那箭猪的尸体上,没有伤口,只有眼珠的地方被捅出了一个大大的窟窿,深得入脑,想来是被扎库土人战士一矛扎进了眼睛里,穿透了脑子而死的。

  这一手投矛的技能也让夏亚有些心动,当初看火犀牛佣兵团的那种集体投短斧的本事就让夏亚心动过,可毕竟火犀牛佣兵们投短斧这种战术,耗费实在太大!一柄短斧打造出来,就要耗费不少铁,而打出来一柄短斧,一次就投出去,那么这样的消耗未免也太大了,以夏亚现在的这点家底可实在装备不起。

  而扎库土人的这种短矛投掷就似乎更为适合一些了。短矛的制造比短斧要简单容易得多,而且短矛也用不了什么铁,甚至可以用尖锐的木头来作为替代品——那些地精部落周围的铁树,木质坚硬如铁,就是不错的材料。

  土鳖随后就放下了架子来,一路上小心的向这些土人讨教投掷短矛的那种手法和技巧,阿左看在眼里,很快就明白了夏亚的用心,只是却没说什么。

  ※※※这一路原本还算顺畅,可走到了第六天的时候,这些原本还悠闲行路的扎库土人们,忽然就有些变化了。

  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这些扎库土人有个喜欢,每天打猎,都会多打回一只猎物,或许是一只獐子,或许是一只灌猪之类的,这多出来猎物抓回来却不杀,远远的丢在宿营地点的远处。第二天一早,就有土人跑去看那只畜生,夏亚很清楚,这是一个警戒的作用。

  到了第六天一早,一个跑去查看昨夜丢在外面的一只獐子的土人跑回来之后,脸色就有些难看,和阿左嘀咕了一阵子,阿左的眉头也拧了起来,夏亚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阿左看了夏亚一眼,略微一迟疑:“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昨晚丢在外面的那只獐子已经不在了,地上就只有一滩血,还有几片被撕下来的血肉断肢之类的东西。地上的血印形成了长长的拖痕,血迹一直到了旁边的草丛里。

  阿左看了看左右周围的草丛,又检查了一些地上的印记,回头望着夏亚,神色严肃,只说了一句:

  “咱们被盯上了。”

  从阿左的神色里的严肃,夏亚看到了一分不寻常的忌惮。

  “我们掉转方向,先往南。”阿左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可能要绕些路了。”

  对于这个决定,夏亚没有做出任何的异意。他本质上还算是一个熟悉山里规矩的猎人,他知道,在这种地方,遇到了事情,最好就是听这些土著的安排。外面是外面的世界,而山里是山里的世界。在这种地方,如果不听这些土著的话,只怕随便遇到一口有毒的泉眼,就足以把一群佣兵的命全部交代在这儿了。

  土鳖就算也是半个山里人,但毕竟这里不是他的地盘,这里的很多东西,他也不熟悉。

  可该问的还是要问的。

  “是什么东西?”

  阿左略微一迟疑,摇了摇头:“老对手了。这次从部族里出来的时候,路上就被这老对手袭击过,当时我损失了两个手下,不过也让对方吃了不少苦头。没想到这次回家,路上居然又被它们盯上了。”

  顿了顿,阿左才补充了一句:“是一群蜥蜴,剧毒蜥蜴。”

  夏亚很清楚,阿左说的“蜥蜴”,可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那种小壁虎一样的东西,想来一定是类似于阿左的那头尖啸蜥蜴坐骑一样的大家伙!

  ※※※※队伍很快就掉转方向往南了。

  确定了自己一行人被盯上了,扎库土人们表现的很是严肃,而不太知情的佣兵们,因为不知道剧毒蜥蜴的可怕,倒是显得并不太紧张。

  就连夏亚,也并没有太担心,在土鳖看来,不过就是一种体形巨大的蜥蜴而已,就算来上一群,又怎么样?

  但是很快,大家就品尝到厉害了。

  首先遇到的困难是食物开始短缺了。

  往南走了两天,扎库土人居然都没有能打到哪怕一只猎物!阿左的神色很严肃:“那些家伙很狡猾,它们盯上了我们,却不会立刻攻击,而是潜伏跟随在我们周围,有这么一群东西存在,周围的动物早就被它们吓跑了,哪里还能打到猎物。这些东西很狡猾,它们就是想让我们先陷入饥饿!”

  打不到猎物,没有肉食,大家就只能啃干粮了。

  随后的第二个困难,就是饮水!

  山林里赶路,自然不可能赶着大车带上十几桶水,这几天走来,都是路上遇到一个水源就临时补充一些。反正有这些土著扎库人存在,山里何处能找到水源自然不用发愁。

  可往南走了两天,路上遇到过两个水潭子,阿左都严禁众人取水!

  “那些东西很狡猾,它们懂得让我们挨饿,自然也懂得在水里搞鬼。别忘记了它们的名字:剧毒蜥蜴。”

  阿左的话非常灵验,路上遇到的这两个水潭,那水看上去清澈无比,可有一个佣兵不信邪,偷着喝了一口,结果不到一会儿功夫,就满脸发黑,口鼻冒血,抽搐了一会儿就断气了。

  夏亚为此极为恼火,将佣兵聚集在一起狠狠的发了一通火。这些佣兵毕竟还没有跟他太久,还带了不少桀骜的野姓,不过眼看果然有人饮水中毒死了,剩下的也自然老实了许多。

  身上带的水支撑不了多久,在阿左的要求下,大家把水都节省了出来给坐骑,毕竟如果坐骑倒下了,大家就只能靠着两个脚底板走路了。

  至于人……这些土人也有办法。几个扎库土人拿着短刀在一些灌木草丛旁搜寻了会儿,从泥土里挖出了一些看上去肥大而饱满的植物根茎,一个个看上去的模样灰不溜秋,就好像小小的土豆一样。这种东西放在嘴里啃上一口,水分充足,满口汁液。用来给人解渴倒是足够了。而这种根茎,在山林里数量非常多,也不难寻找。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这种根茎的汁液味道有些酸涩,开始大家还能忍受这种味道,但是吃多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胃里面被酸得一阵一阵的抽搐胃疼。第二天吃东西也顿时没了胃口。

  两天下来,不少佣兵就明显的瘦了一圈。

  扎库土人还做了一个举动:晚上休息的时候,把一些狼放了出去,这些狼放出去之后,就自然徘徊在营地的周围附近。用阿左的话来说:人就算再怎么小心,不管是视力听觉还是感觉,都比不上这些野兽灵敏,这些狼守夜,比人要管用得多。

  可纵然如此,情况也越来越不好了。

  直接的反应是阿左的坐骑。那只尖啸蜥蜴,表现的越来越烦躁,停下来的时候,两只爪子在地上刨来刨去,一旦有旁人不小心靠近了它,就会引来它张牙舞爪的躁动。

  夏亚看在眼里,很清楚:那些东西越来越靠近了。

  这么走了几天,队伍里,就连那些扎库土人,也明显露出了一些疲态来。吃了几天的干粮,又被那酸涩的汁液折磨得胃疼,众人都有些吃不消了,每天行路的时候,佣兵们都是无精打采的,啃了几天干粮,大家都觉得手脚乏力。

  阿左每天都小心的派出土人们三五一组的到处搜寻,可一无所获。那些剧毒蜥蜴,比想象之中难缠的多。

  到了第四天晚上的时候,守夜的人被林子里传来的咆哮的声音惊动了,很快大家被叫醒,扎库土人立刻召唤巨狼回来的时候,一清点数目,少了两只。

  而派出去的人就找到了两只狼的尸体。

  两只狼都被撕成了碎片,那血肉和骨头上残留的巨大而尖锐的牙印让人看得了心中就有些发寒。而很显然,这两只狼直接被咬断了脖子:根据阿左的解释,那些剧毒蜥蜴攻击目标的时候,咬住了目标就不放,然后顺着牙齿就将毒液注入目标的身体,很快就让目标中毒麻痹,失去反抗的能力。

  “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阿左把夏亚拉到了一边低声商量:“这些家伙比我料想的要着急,我们必须尽快把它们引到南边去,南边有一片林子,把这些东西引到那里去,我就有办法对付它们。”

  阿左的感觉很准确。

  第二天白天赶路的时候,一行人正在安静的行走,忽然就从旁边的树丛里,毫无征兆的窜出了一个碧绿的影子!

  攻击来得如此的突兀,就连那些充当坐骑的狼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一个佣兵坐在狼背上,被窜出来的绿色影子直接扑到了地上!随即又是两条绿色的影子窜了出来,其中一个直接咬住了那只巨狼的脖子!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他的狼居然毫无凶姓,同类受到了攻击之后,却发出了一片惊恐的嚎叫,一个个缩着后股夹着尾巴往后退缩。

  那个被扑到地上的佣兵,很快就被两只蜥蜴咬住了腿然后就飞快的朝着旁边的树丛里拖了进去。

  夏亚的反应是最快的,他飞身跃了过来,抓起一把昨晚刚刚用树棍削成的短矛就投了出去,他这一手投矛的本事路上已经练了许久,一矛就准确的射在了一头蜥蜴的眼睛上,穿头而入!

  其他的佣兵也纷纷反应了过来,拔出刀剑抢上去,那些绿色的蜥蜴很快就窜进了树丛里消失不见了,在阿左的一声焦急的呼喝之中,制止了佣兵们追击的意图。夏亚也厉声喝止了手下的佣兵。

  只是再看那个被咬上的佣兵,一条腿被咬断了,尖锐锯齿形的牙印非常明显,而片刻之后,皮肤泛出了黑色,不多时候就断了气。

  夏亚看在眼里,脸色铁青,一张脸黑的吓人,眼神里不停的闪动着火苗一样的光芒。

  那只死去了剧毒蜥蜴,让夏亚终于看清了这种东西的模样。

  这种剧毒蜥蜴,体形和尖啸蜥蜴差不多大小,只是全身的皮肤是碧绿的颜色,在这一片绿色的树丛之中很是难辨,绿色的皮肤上满是坚硬的角质,刀剑难透,嘴边长了两排尖锐锯齿状的牙齿,锋利之极,夏亚亲手拿着火叉把这只剧毒蜥蜴的脑袋剖开来,在蜥蜴口腔上颚里挖出了两枚毒囊来,里面是一团绿色的毒液,夏亚小心翼翼的用随身挟带的瓶子装了,默不作声。

  当天晚上,众人停下休息的时候,夏亚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一个人提了火叉就钻进了树林里不见了。直到早上的时候,夏亚才回来,他身上满是草屑灰尘,背上却扛了一只剧毒蜥蜴,那蜥蜴被他活活捉了回来,居然没有死掉。

  夏亚直接敲断了那蜥蜴的腿脚,用火叉将这畜生的牙齿一枚一枚的撬掉,整整一天行路的时候,夏亚就带着这个东西,每走一段路,就挥手在这家伙的身上割上一下,他每次动手都极有分寸,割得不轻不重,可怜这只蜥蜴,一天下来挨了至少十多刀,到了晚上都居然还没断气。

  只是一路上,张开嘴巴不停的发出一种尖锐凄厉的嚎叫,这种东西的叫声很是古怪,有些好像夏天池塘里的青蛙的叫声。

  不过有了这东西一路上不停的嚎叫,这一天,倒是再没有遇到攻击了。

  “同类的惨叫最具备威慑力。”夏亚面对阿左的疑惑的眼神冷冷道:“这个道理,放在任何种族都是适用的。”

  听了这句话,阿左盯着夏亚足足看了好一会儿,此后再面对这个人类的时候,阿左的眼神里就多了一丝和之前不同的意味。

  “这种剧毒蜥蜴是群居的魔兽,一个群体,至少也有二十多只。这东西最是记仇,上次我出山去红色旷野的时候,就和这群东西交过手,杀了两只,它们就足足盯了我一路,直到我走出了林子才作罢。这次回来,它们是不会放弃的。”

  阿左看着夏亚阴沉的脸色,道:“最迟明天,我们就会走过一条溪水,那水是活水,不怕那些东西下毒,正好可以补充我们的饮水,不过越过那溪水,我们就会进到一个魔兽的领地了。那里住着一个厉害的东西,我们不用进入它领地太深,绕着边缘走过去,那个怪物是这些蜥蜴的天敌,这些蜥蜴多半是不敢进去的,我们就可以趁机摆脱这些东西了。”

  “是什么东西?”夏亚直截了当的问道。

  阿左犹豫了一下,苦笑着说出了答案:

  “用你们拜占庭人给它取的名字是,巨牙潜伏者。”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