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进山】

   第一百八十八章【进山】

  “该死!”

  嘴里嘟囔骂了一句,沙尔巴勉强用力抽回自己的左脚。

  这该死的山林里,走到哪儿地上都是覆盖了厚厚的一层落叶,这些树叶一层一层长年累月的覆盖下,除了最上面的那一层之外,下面早已经腐烂,若是踩上去的时候,脚下的腐叶和下面的烂泥早已经混成一团,践踏上去就会感觉到一种让人心中恶心的稀烂柔软的感觉,往往一脚踏进去,那腐泥就能没到脚踝。

  沙尔巴奋力拔出腿,也顾不上擦去靴子上的烂泥,只是抬头往前一眼。

  他的身前不远,夏亚一脸平静的样子,踩在那稀烂的地面上前进,可步伐却轻盈得多。

  如果没有真正走进过这种深山老林世界的人,是绝对无法想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到了这里,那么你第一件要做好的事情,就是和外面的文明世界说再见吧!

  走在林子里,抬头看去,那成片成片高大的树冠,如一把把密集联凑在一起的打伞,将天空挡得严密,既便是大晴的天气,可在那枝叶严密之中,也只能勉强透出那么一丁点儿光亮而已。林子里寂静得有些吓人,只是传来几声鸟叫,除此之外,这里仿佛就是一个寂静的世界了。

  空气潮湿得难受,稍微快走上一会儿,胸口就有些发闷的感觉了,一身粘呼呼的汗水,仿佛已经和皮肤沾染在了一起,怎么擦都擦不掉那一种粘呼呼湿呼呼的感觉。那空气里充斥的难闻的树叶腐朽的烂臭味道,就算是口鼻上遮了一层湿布也挡不住,那带着浓浓的腐朽的味道仿佛也能透过湿布拼命的钻进你的嘴巴鼻子里,然后渗透进你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腐蚀你的身体……是的,这就是这片浩瀚的山林。它就仿佛一个远古的巨人,看似威武而沉默,并不显山露水,可只要当你迈入这个世界的第一步开始,那么,这片山林,就无时无刻不在用所有的一切,对你宣告它的“存在”。

  气味,湿度,视觉,听觉,触觉……所有的一切,都会每时每刻都在提醒你,你正处在一个隔绝的世界之中。

  沙尔巴并不是没有进过山,可走进这片山林的前两天,他似乎还没有太多特殊的感觉,他依然如同从前那样,休息的时候捡柴生火,小心翼翼的维持火种,前行的时候拿着斧头劈砍开路……可到了后面,不止沙尔巴,队伍里所有的人类,除了那个土鳖之外,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仿佛在这片大山里迷失了——不,准确的说,仿佛是自己被这座山林给吞噬了。

  周围的植物也越来越陌生,放眼看去,大多数的花草植物,都是从来不曾见过的模样:那些颜色鲜艳美丽,让人忍不住身手去触摸的花,还有那连成一片,枝干上布满了尖锐硬刺的灌木:那些灌木上的尖刺极其坚硬,如果你敢硬往里跑的话,保证最多三四步就能从你身上生生的拉下一大块皮肉来!

  对于佣兵们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彻底陌生的世界了。

  一路上,那些扎库土人几乎是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注视着这群明显很蹩脚的人类佣兵,似乎等着他们吃苦头:而事实上,这些佣兵们也的确吃了不少苦头。

  林子里的昆虫,比外面寻常所见的都要大上很多倍,夜晚的蚊子实在吓人,那一只一只蚊子飞舞盘旋,简直就如同一群群蜂鸟一样!尖锐的长嘴,看上去很是吓人,当第一眼看见这么大的蚊子,佣兵们甚至怀疑,如果被这种东西叮上一口——只要一口,就能把自己的一条手臂都吸成肉干。

  事实上这种猜测是错误的,而且很快就得到了证实:一个佣兵晚上睡觉从厚厚的皮质睡袋里滚了出去,结果一阵惨叫之中被蚊子咬得差点就叫破了嗓子,一条手臂直接肿得犹如猪蹄一样,每根手指都变得如同萝卜。

  危险并不仅仅在于这些讨厌的蚊子:这片山林里,几乎处处都是能要人命的东西:旁边的树干上挂满了一些绿油油的老树藤,婉转纠缠,一层层一圈圈,可偶尔人走过的时候,隐藏在树藤之中,或许就会忽然窜出一条遍地碧绿的蛇来!这种蛇体积并不算大,只有大约鸡蛋那么粗细,可是力气却不小,有一个佣兵不小心被蛇缠住了,蛇身紧紧勒在他的身上,生生将一件牛皮甲都勒得变形了!如果不是夏亚即时解救,只怕那个佣兵的骨头都已经断掉了。

  和那些有些笨拙的佣兵相比,走在这片林子里,夏亚的表现却简直比那些扎库土人更像土人。

  偌大的一个彪悍的身躯,在林子里行走,脚步轻得如同狸猫一样,提了一把斧头承担了开路的任务——这种时候,土鳖仿佛就已经不是人了,而是化身成了这山林的一部分,他表现的更像是一个土人,或者是一头山猫之类的东西。行走在佣兵队伍的最前面,偶尔随意一弯腰探手,就能从灌木里捉出一条蛇来,那些蛇天然就有掩护的皮肤颜色,和那灌木树丛混在一起,不动的时候就如同一截树枝树藤,根本看不出来,也不知道这个土鳖的眼睛怎么那么毒,随手一捉,轻轻巧巧就捉起潜伏在暗中的一条来,然后捏住蛇尾一甩,动作利落,就把蛇骨抖散了,伸出两根手指,指甲在蛇腹上一划,就割破了血肉,两根手指轻巧的从里面扯出一枚蛇胆来,张口就血淋淋的吞进口中,然后还咋咋嘴,仿佛很享受那种味道一样。

  这生吞蛇胆的味道,其他的佣兵都品尝过了,这几天,夏亚一路捉蛇,几乎给每个佣兵都吃了一枚蛇胆,那味道简直如同噩梦一样,苦涩的味道似乎就黏附在了舌头上,几天都消不下去——可神奇的是,自从吞了蛇胆之后,晚上睡觉,周围的蚊虫就很少来叮咬了。

  在林子里走得深了,夏亚还下令不许大家再生火了,每天只吃一些冷硬的干粮,只是也不知道他从哪个灌木丛下拔出一堆形状怪异,长着肥大叶子的植物来,在手里挤压碾撮一番,就挤出一团绿色的汁液来,那味道刺鼻的程度,比洋葱还烈了数倍,夏亚命令每个佣兵必须把这些汁液涂抹在脸上脖子手臂上腿脚上:凡是裸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肤,都必须全部涂上。结果佣兵们每一个都那刺激的气味熏得双眼赤红,脸挂泪痕。虽然难受,但是自从涂了这些古怪的汁液之后,别说是蚊虫了,就连被蛇攻击的例子也没有了。

  就在昨天晚上,夏亚喝止了一个走偏的方向的人类佣兵,那个家伙大概是贪图地势的平坦,朝着前进方向的侧面跑出了十多步:那儿有一片平坦而且看上去坚硬一些的土地。结果夏亚当即就跳了过去,一把将那人扯了回来。

  然后夏亚黑着脸,当着众人的面,抢过了那个佣兵的剑远远的掷到了那片干土地上——那土地上遍布了一些看上去并没有深奇特的小土疙瘩,可结果夏亚扔过去的长剑砸破了一个土疙瘩之后,在周围佣兵们的一片惊呼声之中,那土疙瘩里顿时如同潮水一样涌出了大群的蚂蚁!那些蚂蚁泛着红色,爬在那把剑上,不过是片刻的功夫,那把原本还算锋利的剑,剑锋就被腐蚀得锈迹斑斑,还布满了残缺的缺口!

  “你如果刚才不小心走到那儿,现在已经被那些蚂蚁腐蚀成骨架了。”夏亚冷冷的警告那个佣兵:“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照我的话去做,一点也不许违抗!记住,这里的一切,远比你看到的要危险得多。”

  这个警告立刻生了效果,佣兵们震惊之下,老实了很多,几乎都跟在了夏亚的身后行走,恨不得每一步都踩着夏亚留下的脚印前进,最明显是是多多罗,他几乎是贴着夏亚的后背一路前行。

  夏亚的所有这些举动,那些扎库土人都看在眼里,渐渐的,这些土人的眼中,先前的那种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的神气才一点一点的消失,渐渐的偶尔扫过夏亚的眼神里,就有了一些认同。

  这个人类的首领,听说还是什么军队里的大官,可是却和土人们见过的那些人类的商队不同——这个家伙,哪里像是个人类的大官?他简直比土人之中那些一辈子生活在山林里的老猎人还精。

  “你真的不像是一个人类。”那个叫阿左的扎库土人在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再次队夏亚发出了感慨:“给你换上一身兽皮衣,在脸上抹上点儿油彩,你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扎库人了。”

  对于这种仿佛是赞许的言辞,夏亚只是黑着脸,冷冷的看着这个阿左,那眼神里的森然气息,让阿左不由得头皮发麻,夏亚盯着自己看的那种眼神,让阿左想到了自己年少的时候第一次独自打猎,不小心坠入了一只剧毒巨牙蜘蛛的大网里,当时那只庞然大物蜘蛛在网上缓缓爬向自己的时候,那眼睛里的神气,就和显然这个叫夏亚的人类几乎无二!

  他至今都清晰的记得那个体积如同一个人那么大的毒物盯着自己的那种凶狠的光芒,当时自己拼死挣扎,最后才幸运的挣破了牢固的蛛网,可是那怪物的巨牙依然刺穿了自己的身体,给自己的肚子上留下了一条至今都没有消失的疤痕。那次,自己足足躺了两个月才恢复过来。

  此刻,这个夏亚看向自己的眼神,分明就带着毫不掩饰的煞气。

  被这尖锐的眼神盯着,阿左的话就说不出来了,似乎有一种被窥破了心事的感觉。

  “我不是傻瓜。”夏亚忽然很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但是我愿意表现合作的诚意,所以我才忍到今天。”

  土鳖的眼神狠厉:“我知道,就在我们进山之前,你就悄悄派了两个手下先行离开,回你们部落去报信了,而为了能保证消息先送到你们部落里,所以这几天我们虽然每天都赶路,但是在前进的方向上,你玩儿了一点花招,我自己计算了一下,我们走了四天,可其中至少有一天半都是故意在绕行走冤枉路。”

  阿左一下就说不出话来了,脸色尴尬的看着夏亚。

  夏亚却忽然冷笑了一声:“我并不生气,毕竟,你们要防备一些,要先轻视部族里的首领,如果换了我,也会想到要留一手。但是……两天。”夏亚竖起两根手指:“我忍了两天,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如果你还想继续带我兜圈子,我告诉你,不必了。两天的时间足以让你先派回去的人提前赶到了。”

  阿左依然语塞。

  “还有……既然大家现在是合作的关系,那么,我们一路走来,请你和你的人,不要用那种等着看我们笑话的态度来看我的人。”夏亚板着脸,缓缓摇头:“我不喜欢被这种眼神看着,非常不喜欢!你们如果只是这么袖手旁观的等着看我的人在这片山林里倒霉,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会立刻带我的人掉头回去!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如果你们真的有诚意的话,那么,拿出来给我看!”

  夏亚哼哼冷笑:“别再藏着腋着了!哼!”

  “藏……藏什么……”阿左勉强一笑。

  “你真把我当成傻瓜了。”夏亚摇头:“从红色旷野到你们的部落,要走过那么大一片旷野,还有穿越这么大得见鬼的一片深山老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这些土人自己就是靠着双腿走的么?如果你们只是靠着双腿走,那么走一个来回至少就需要两个月!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每次去地精部落交易,都要花上两个月的时间在路上!你们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办法让赶路的速度变快一些,所以,我的警告是,我忍耐到今天已经算是到了极限,如果你们再不表现出一点诚意的话……”

  阿左望着夏亚,看了好一会儿,从夏亚的眼神里看出了一股子坚决,他终于叹息,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

  扎库土著人很快就有了行动。

  阿左对那些土人说了一些什么,这些土人每个人将佩戴在身上腰间的一只小小的号子取了下来,很快,数十个小号子吹响,一片尖锐的呼啸声顿时在山林之中扩散开来远远的传了出去。

  几乎是顷刻之前,在远处就传来了一片呼嚎的回应声音,听那声音,夏亚就心中一动,嚎叫的声音尖锐凄厉而绵长,像足了某种动物……树林里,很快远远的就传来一片吠声,大家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从林子里飞快的跑出了一片灰黑的影子,跑得近了,才看清,居然是一群狼!

  一群皮毛灰黑的巨狼!这些狼的身躯都比寻常的狼要大上一倍以上,驱赶粗壮而健壮,显得甚有力量。这些畜生明显是扎库土人驯服的,一群狼跑过来的时候,还曾经让佣兵们紧张了会儿,但是很快就发现了这群畜生的不同,这些狼跑了过来,立刻就各自飞奔到每个扎库土人的身边,摇头晃脑摆尾的,显得甚是亲昵的样子。

  “这些是我们的坐骑。”阿左介绍的时候,语气很是骄傲:“我的这些手下,就是扎库部落里出色的狼骑!”

  夏亚凝神打量着那些巨狼,果然看见了每一头狼的背部的鬃毛很明显的都有扁平的痕迹,显然是长时间被人骑乘留下的痕迹。却又抬头看了看这个阿左,这个扎库土人高手身边却并没有属于他的狼坐骑:“你呢?”

  “我的坐骑不是狼。”阿左神秘一笑,他吹响了自己的那个小号子。

  很快,他的坐骑就被召唤来了!片刻之间,树林里的灌木晃动,在佣兵们的惊呼之中,一只体形比山猫还要大上一圈的巨大的爬行东西跑了出来!

  这东西身躯修长,在地上爬行的时候速度如飞,一身的皮质看上去就很坚硬,而且粗短的脖子上,还有一团气囊高高鼓起,随着呼吸的时候,不停的起伏。

  这东西……赫然是一条……蜥蜴!

  一条巨型的尖啸蜥蜴!!

  夏亚听说过这种东西,这是一种魔兽,除了身躯比较大,力气惊人之外,还有一种尖啸声的技能,尖锐的啸声具备一定的伤害能力,可以致敌昏迷或者混乱。

  这头蜥蜴扑了出来,看着那哟如牛皮一样坚硬的皮肤上布满了角质,还有多处凸出尖锐的棱刺来,阿左却很是轻松的样子,飞快的摸了摸蜥蜴的脑袋,就翻身坐了上去。

  “在林子里,不算那些又翅膀能飞的东西,我的坐骑算是奔跑速度最快的一种了。”阿左说着,指着那一群狼,还有一些没有土人骑乘的狼畏在周围,也不知道这些扎库土人到底用什么办法驯服了这种畜生。

  “夏亚,你的人每人挑一头狼来骑吧,虽然第一次骑会觉得有些奇怪,还会感觉到有些颠,但是相信我,这不会比学骑马更难多少。”

  说着,阿左吆喝了一声,一拍身下的尖啸蜥蜴,那只蜥蜴忽然就窜了起来,身躯很快就窜到了一棵树的枝干上,然后往前一扑,就落在了数米之外!

  ※※※※※好吧,现在先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几天前,在地精部落里那个土楼上的那次谈话。

  那次谈话给夏亚带来的震撼的感觉,直到几天后都没有淡去!

  那个蛇女,用那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的“蛇语”对夏亚说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内容,这些内容,当时夏亚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我不明白,你到底请我来做什么。”

  蛇女的眼神有些畏惧,有些紧张,可最后依然还是说了出来。她自然说的还是蛇语——她并不是不会说别的话,她也会说扎库土人的话,但是却仿佛故意说的蛇语,大概是为了将谈话的内容隐瞒身边这个叫阿左的土人。

  蛇女的隐瞒,也是有特殊原因的!

  记得当时,面对夏亚的疑问,这个蛇女的双眸泛红,然后用柔弱的嗓音低声道:“请你能帮帮我们,除掉这个我们全族的祸害!”

  祸害?除掉?夏亚当时一时没明白,误会了这个蛇女的意思,可惜他对蛇语的掌握,只能听不能说,心中疑惑,就不由自主的去打量阿左。

  “不,不是阿左,不是他。”蛇女的下一句话,几乎让夏亚当场就石化在那儿了!

  蛇女指着身边的那条黄色斑斓的巨蛇达曼德拉斯……“是它!请你帮助我们,除掉这祸害!”

  除掉……达曼德拉斯!除掉……他们自己的圣蛇?!

  夏亚真的傻眼了。

  ※※※※※※“你不明白。”蛇女的声音有些焦急,更带着一股难以挥散的凄凉味道:“这大蛇,虽然是我们部族的圣物,可事实上,它一直都是祸害我们部落的一个巨大的枷锁!我们的部族,几乎都是侍奉它的奴隶!奴隶!”

  这个小蛇女的神色很是悲惨,却又以为不敢太过激动而惊动了身边这条大蛇的警觉,而只能用克制而缓慢的声音,缓缓的对夏亚诉说。

  “你或许无法理解……这些圣蛇是怎么‘保佑’我们部族的!!”

  随即,这个蛇女对夏亚讲述的几件事情。

  首先夏亚知道的达曼德拉斯这种东西是怎么会出现在扎库土人部落的。据说在很久很久之前,久得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年代了……总之就是很久远之前的某一个时代,那个时候,扎库土人部落就已经存在了,可却并没有什么所谓的部族的圣物圣蛇之类的东西,但是当时,扎库土人部落聚居的地方,传说在南面,盘踞着一群极厉害极恐怖的怪物,而为了对抗那些怪物的袭击,扎库土人曾经饱受损失和苦头。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条达曼德拉斯大蛇出现在了扎库土人的领地,这条强大的蛇很快就取得了扎库土人的敬畏,最后这条达曼德拉斯帮助扎库土人,抵抗了那些部族南面的强大怪物,将那些怪物彻底赶跑了之后,达曼德拉斯就成为了扎库土人部落的守护神一样的角色。

  可当年的兴奋,很快就变成了扎库土人的噩梦。

  赶跑了南边的怪物之后,扎库土人部落,很快就感觉到了,这条达曼德拉斯蛇,比之前的那些怪物,对自己的危害更大。

  “我是挑选出来专门侍奉圣蛇的蛇女。”那个女孩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惨然:“可你知道,我这样的蛇女,是用什么样子的方式挑选出来的么!”

  “???”夏亚做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每隔一段时间,部族里就会挑选出一批年幼的女孩子来,每一次大约是几十个到一百个不等。然后,这些被挑选出来的女孩子,就会被全部带到圣蛇的面前去,让圣蛇来挑选合适的女孩……可是那挑选的过程……成群的年幼的女孩子,被赶进圣蛇居住的洞穴里,圣蛇会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和我们进行心灵沟通……只有合格的女孩才能听见圣蛇对我们的心灵沟通,如果没法听见圣蛇在心灵上发出的呼唤,那么就算是被淘汰掉了!被淘汰掉的年幼的女孩,会在洞穴里被圣蛇当作全部吃掉!!可是,你知道这样的挑选,每次几十人或者上百人,最毒能有三四个合格,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几十人集体被吃掉,而没有一个让是圣蛇满意的蛇女人选。”

  听到这里,夏亚脸色也不由得动容,而脑海里听见了朵拉冷冷的声音:

  “很显然,达曼德拉斯是在用这种心灵沟通的魔法来甄选出有精神力天赋的孩子,只有拥有出色的精神力天赋的女孩子,才能通过心灵沟通学会蛇语。至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挑选一批出来……”朵拉说到这里,略微思索了会儿,才忽然在夏亚的脑海里叫道:“我明白了!在这些扎库土人部落里的达曼德拉斯,是一条雌蛇!!她一定是每隔一段时间要产一次卵!每次产卵的时候,就需要挑选一些蛇女来照顾她生下的卵,然后慢慢的孵化成幼蛇!!”

  果然,蛇女后来的话证明了朵拉的猜测没错。

  “……圣蛇每次在挑选完蛇女之后,就会需要产卵,然后它就需要进入一段时间的休眠,在休眠的期间,蛇女负责照顾那些蛇卵……保证蛇卵的孵化,变成一条一条的小圣蛇……比如我身边的这条,就是我亲手照顾孵化出来的。”

  “只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每次孵化出来的小蛇,最后在成长的过程里,最终都无法变成如同那条母蛇那么强大的存在……”蛇女说到这里,身子一抖:“可是,作为我们蛇女,悲惨的命运已经注定!因为我们亲手照顾孵化出来的这些蛇,都会在成年之后,第一时间将我们吃掉。似乎……它们将我们当成了最好的补品。”

  “的确是好补品。”朵拉夏亚脑海里叹息:“这些挑选出来的蛇女,都是精神力天赋强大的人类,以达曼德拉斯的天生本领,可以通过吞噬这些天生灵力强大的生物来进补……”

  顿了顿,朵拉继续道:“我大概明白了……他们的部族里有一条真正的达曼德拉斯雌蛇!那是一条真正的完全体的达曼德拉斯,但是达曼德拉斯每次产卵,都会耗费巨大的魔力,所以它需要补充魔力……就需要地精部落这里出产的魔焰草!!”

  蛇女的声音里带着恐惧的战栗:“而最可怕的是,那条圣蛇,每次都会将它生下的所有的小蛇在成年之后全部咬死!似乎是不满意这些生下来的小蛇的能力,没有一条能达到它那样的水准……这么说吧,这些我们蛇女负责照顾的小蛇,每一条都无法拥有像圣蛇那样的智慧……它们更接近于毫无智慧的普通的蛇类,只是体形更大,力量更强一些,而且,也拥有一些特殊的本领,但是却从来不曾出现一条真正拥有智慧的圣蛇,所以圣蛇只能每隔一段时间,不停的产卵挑选蛇女来帮它孵化……而这个怪物,它一直盘踞在我们的部落,奴役着我们扎库人,供它驱使,供它食用!还要帮它去寻找那些毒蘑菇……我们辛苦生产出来的粮食,都要拿去给这些地精来交换……我的族人,几代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像我这样的女孩子,都葬身在了蛇口之下!这个怪物,它根本就不是我们扎库部族的守护者,它就是一个奴役我们,吸食我们血肉的恶魔,怪物!”

  说着,蛇女垂泪,小声的抽泣着,旁边的那条大蛇果然没有任何的智慧,只是不停得用身子烦躁的翻滚,似乎对于侍奉自己的蛇女的声音很不耐烦。

  夏亚皱眉,指了指自己,满脸的疑惑,意思是:为什么请我帮忙?

  然后又指了指那个阿左,意思是:你们族里应该也有厉害的勇士吧,比如这个阿左,他的实力就很不弱,聚集你们族里的勇士,将那个圣蛇干掉就是了。

  “敌不过它的。”蛇女苍白的脸庞上满是畏惧,眸子里目光躲闪:“我的先人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只是却惹怒了圣蛇两次,被它吃掉了几个勇士。圣蛇的威力无穷,我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我们也想过其他的办法,但是……它太强大了!我们所知道的,它唯一的弱点,就是它每次产卵之后都要沉睡一段时间。但是……既便是它休眠的时候,也是极为机警的,任何我的族人只要靠近它的洞穴里,它就会立刻醒过来!而唯一能靠近圣蛇而不被它攻击的,就只有我们这些蛇女,但是我们这些蛇女都太过弱小了,就算能趁着它沉睡的时候靠近它身边,也没有办法能给它造成一丁点的伤害。而我们的大酋长,虽然得到了圣蛇赐予的宝物,可以不受它们的攻击,但是只要靠近圣蛇,不管什么时候,都一样会被发觉!只要它醒着的时候,就是我们绝对无法战争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偷袭。”

  蛇女满怀期望的看着夏亚,眼神里流露出祈求的目光:“您居然懂得蛇语,而且更难得的是,您居然会被大蛇认为是同类!那么我想,这或许是一个机会……在圣蛇沉睡的时候,您这样的人靠近它,或许不会被它察觉,那么……”

  “明白了。”

  夏亚苦笑叹息苦笑,心想:这个可怜的女孩,以为我是可以躲过对方的警觉的人,所以想请求我去帮助你们,趁着那个畜生沉睡的时候,偷袭刺杀了那个东西……一旁的阿左明显不明白两人之间到底说了什么,两人的沟通,基本上都是蛇女用蛇语诉说,而夏亚只是用手势比划,指指点点,阿左完全听不懂蛇语,只看见夏亚比划来比划去,脸色就越发的疑惑起来。

  “尊敬的先生,这件事,我不能告诉其他的族人,因为圣蛇非常的厉害,这些年来,我的族人之中已经对它生出了根深蒂固的恐惧和屈服,之前几次挑战它失败,都引来了一番血腥的报复,渐渐的现在就没有人再敢反抗了,所以,这件事情,我不可以让族人们知道,一旦他们知道了,可能还会引起恐慌和内讧。而一心还想除掉这个祸害的,就只有我们的大酋长了……所以,尊敬的先生,我请求您,能前往我们的部族,当面见我们的酋长一面……”

  夏亚眉头紧锁,然后忽然开口:“魔吻香芋。”

  他说的是拜占庭语,随即就看了看阿左:“翻译给她听。”

  阿左在一旁满头雾水,只能照着用扎库语说了一遍。

  蛇女听了,立刻点头:“如果这是您需要的报酬的话,完全没有问题!如果您可以帮助我们……我们扎库部族全族上下,都会用最大的感激来报答您的!”

  随即,蛇女还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你们人类喜欢黄金,我们那里拥有大量的黄金,如果……大酋长一定愿意用我们所有的黄金来换取我们部族的自由!”

  黄金!“所有的”黄金?!!!

  正是这最后一句,让夏亚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心思,立刻就定了下来!

  “去挑战一条成年的完全体的达曼德拉斯?”脑海里,朵拉的语气非常恼火:“你这是在自杀!蠢货!我可不关心你的死活,但是你还没有完成答应我的事情!我需要你把我送回龙族的墓地……你现在不可以去送死!!”

  夏亚哼了一声:“拜托!当初我不也是跑去屠你?结果呢?事在人为,不试试看,谁说一定就没有机会?”

  顿了一下,土鳖的狡猾姓子才暴露了出来:“况且……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老子打不过,还不会逃么?再说了,就算不去杀那个什么达曼德拉斯,为了魔吻香芋,总要跑这一趟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