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意外】

   第一百八十五章【意外】

  “滚出去!”

  背后一声厉喝,一条雄壮的身影从木屋门外扑了进来,明晃晃的一柄短矛凌空投了出来,夏亚眼神一变,瞬间往后仰倒,刷的一声,那短矛几乎是贴着他的额头飞过,夺的一声,深深的钉在了地上!

  那个扎库土人高手已经拧身冲进了房间里来,投出短矛后,手里还提了一把短刀,就往夏亚的身上扑了上去,旁边的霍克一声吼,举起斧头劈过来,那个扎库土人无奈,只能放弃了夏亚,身子就地一滚,举起短刀和斧头相交,铿的一声,火星四射,短刀顿时就被斧头劈断,可这个家伙极为凶悍,一声厉喝,手里的半截断刀就射了出去,夏亚就听见霍克一声闷哼,身子往后栽倒,胸口插了一个刀柄!

  夏亚从地上飞快的爬了起来,满脸都是杀气,低吼了一声,一脚踹在那个扎库土人的腰上,同时纵身扑了过去,手里的火叉就狠狠朝着对方的喉咙扎了下去!那个扎库土人的身手极为彪悍,腰部中了一脚,疼得半个身子都麻了,却依然勉强扭了一下脖子,嚓的一声,夏亚的火叉几乎挨着他的脖子扎在了地上,火叉的边缘锋芒,将他的脖子割破了一些,顿时鲜血淋漓,夏亚眼看对方躲过致命一击,顺势就握着火叉往下一压!这一压如果压实了,以火叉的锋利,足以将对方的脑袋整个儿切下来!

  那扎库土人眼神里闪过一丝骇然,疯狂的举手扼住了夏亚的手腕,双方力量相持,两人都是面色狰狞,面皮涨红,对方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却毕竟还是力气不如夏亚,火叉一分一分的朝着他的脖子压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几声惊呼,几个扎库土人冲到了门口,眼看自己的首领被人按在地上情况危机,顿时就冲进来两个,举起短矛就往夏亚身上捅去,夏亚心里一横,此刻霍克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夏亚心中恼火,拼着身上有龙血加强,还有贴身存放的龙鳞,就有心硬挨这两击,也要把这个家伙干掉!

  可夏亚还动作,那个被他按在身下的扎库土人高手却顿时脸上露出焦急的表情,扯开嗓子奋力大叫了一声,那声音似乎对外面跑进来的同伴喊的。而与此同时,房间里木踏上那个黑发的少女也是一脸的惊慌,尖叫起来。

  她说的依然是蛇语,但是夏亚却听懂了,她喊的是:“出去!快出去!!”

  心里带着疑惑,忽然就听见身后一股腥臭的狂风,就看见一条粗壮的身影直窜了出去,门口跑进来的两个扎库土人,当头一个被那粗壮的身影撞上,顿时就被横扫了出去,直接将木屋的一面墙壁砸穿飞了出去!人在空中的时候,夏亚看得清楚,那人的身子都被这股冲撞的强大力量将身躯完全扭了起来,显然已经是不活了!

  而另外一个土人则更凄惨,那条大蛇忽然窜了上去,张开大口一下就咬住了那人的脑袋,尖锐的蛇牙瞬间将那人的身体刺穿,大蛇的蛇口一张一合,就听见一阵咔咔的骨骼爆裂的声音,随即蛇头一甩,那个人才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完全不成形状,尤其是暴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彻底变成了可怕的黑色,而血肉骨骼更是扭曲变形!

  那条大蛇居然攻击扎库土人,这让夏亚有些惊疑,只是随即那蛇就缓缓的重新盘了回去,重新盘在了木榻上,和那个黑发的少女贴在一起,依然昂起脑袋,紧紧的盯着夏亚。

  有了这个变故,夏亚的手里不由得松了一把劲,下面的那个扎库土人高手顿时趁机往旁边滚开,然后身子弹起来迅速后退出去。

  夏亚此刻心中大震,也忘记了去追杀这个扎库土人,却转过身来,提着火叉,警惕的盯着那条大蛇!这畜生如此威猛,让夏亚心中震撼不已。

  那条大蛇缓缓的吐着猩红的蛇信,昂着的脑袋,依然一刻不停的对着夏亚,夏亚试探着挪了挪步子,可那条蛇却仿佛是盯住了自己,自己走到哪里,对方就盯到哪里。

  夏亚此刻心中焦急万分,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这次偷袭地精的部落,原本以为不过是一次轻松的行动,这些地精,他可没放到眼里,却没想到遇到这么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先是遇到一个手里很硬的扎库土人,他为了不和扎库人撕破脸,还试图退让,却被逼到这木屋里,还遇到这么一个可怕的怪物!

  那条大蛇盘在那儿,虽然不曾攻击夏亚,但是那蛇眼里隐隐的一种冷血寒气,却让夏亚感觉到身子上犹如过电一样,一阵一阵的发麻!

  终于,那条大蛇动了,它庞大粗壮的身子缓缓的挪动了起来,将脑袋昂得更高,夏亚尝试挪到了霍克的身边,就看见这个家伙胸口满是鲜血,轻轻用脚砰了他一下,霍克却毫无知觉,夏亚心中焦急,一手提着火叉指着那条大蛇,另外一手探下将霍克拽了起来,感觉到了对方还有呼吸,夏亚心中略微松了口气,只是那条大蛇却盯着自己不放。

  夏亚一手楼着霍克,一手火叉指着那条大蛇,身子一点一点的往后退,他才退了几步,那条蛇却忽然就动了!

  呼的一声,狂风扑来,夏亚大吼一声,奋力挥舞火叉,可是这一劈还没出去,就听见脑海里传来朵拉的叫声:“别动!不想死就别动!!”

  此刻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夏亚一听朵拉的叫嚷,心中瞬间犹豫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闭上了眼睛放下火叉……终于,预期的攻击没有到来,夏亚睁开眼睛一看,却顿时就一惊,面前,那个巨大的三角形的脑袋距离自己不过只有咫尺,蛇信吞吐,几乎就要触碰到自己的鼻子了,只是这条大蛇却不曾攻击,那蛇头侧了侧,蛇眼盯着自己,夏亚这会儿忽然生出了一种荒谬的感觉来:这条畜生,仿佛是在疑惑?

  “它把你当同类了。”脑海里朵拉的声音很郑重严肃:“别动手,你不是它的对手,一动手你必死无疑!

  “什么乱七八糟的!同类?老子和它是同类?”夏亚身体绷紧了,紧紧握着火叉,勉强压抑着心中的紧张,咬牙道:“为什么不动手?我就不信我还打不过一条蛇。”

  他嘴上虽然嘴硬,但是心中却另有一种感觉!站在这条巨大的畜生面前,夏亚明显感觉到了自己有一种发自本能的畏惧和战栗!

  这和个人的勇气无关,只是单纯的生物在遇到天敌时候的一种本能的反应!

  夏亚敏锐的感觉,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虽然不曾和这条大蛇动手,但是却仿佛认定了,真的一动手,这个家伙很轻易就能弄死自己!

  没有任何原因,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站在蛇口之下,夏亚心中砰砰狂跳,口干舌燥,几次忍不住就想举起火叉来狠狠的捅过去,但是都强行压制下了这种暴躁。

  此刻,坐在木榻上的那个神秘的少女连连的呼喊着什么,那清脆而柔软的嗓音,仿佛在一声一声的安抚这条大蛇,少女满头都是汗水,那原本苍白的脸色越发的没有了雪色。

  终于,仿佛是那个少女的一声一声的呼喊起了作用,这条蛇终于放弃了夏亚,扭过头去,然后缓缓的退了回去,一脱离蛇口,夏亚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刚才瞬间的一阵激动,此刻松弛下来,手脚都有些酸软。

  这个时候,退到了墙角的那个扎库土人高手,面色惊怂,远远的瞪着夏亚,用嘶哑的嗓音沉声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圣蛇不攻击你?”

  夏亚喘了口气,扭头狠狠的盯着扎库土人,又看了看身边的霍克,咬牙喝道:“妈的!你们这些土人!真当老子怕了你们吗!若是我这个同伴死了,老子就撕破脸把你们这些混蛋杀光!其他的什么都不顾了!”

  顿了顿,他怒道:“圣蛇?什么圣蛇?这畜生是圣物?哈!你们的圣蛇连你们自己人都杀么?”

  夏亚口中喝骂,脚下却不停,已经夹着霍克飞快的退到了木屋门口。

  那个扎库土人高手居然也不过来攻击了,只是站在墙角,满脸疑惑的看着夏亚。

  夏亚哼了一声,正要带着霍克出门离去,就听见房间里,那个榻上的少女忽然喊了一声:“请请,请等一等!”

  这少女说话的声音轻柔而尖细,最诡异的是,那说话的语言,音符,分明古怪艰涩,明明是自己从来不曾知道的。可是落在耳朵里,却清清楚楚,意思明明白白,偏偏能听得懂。

  夏亚拧眉:“什么事?想把我们留下吗!”他一横火叉,满脸凶狠的表情。

  那个床上的少女,苍白的脸庞仿佛呆了一呆,望着夏亚,似乎有些茫然,叹了口气:“你……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夏亚怔了一下,略微心里一动就明白了过来:自己虽然能听懂那个所谓的“蛇语”,但是自己却不会说,对方这个女孩和自己说的是蛇语,可自己却是用拜占庭语回答的,对方自然听不懂。

  想到这里,夏亚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个少女,那个少女脸上露出一丝祈求的表情:“你是第一个被圣蛇认可的人……请你帮帮我,好么?”

  夏亚还没说话,墙角的那个扎库土人高手却已经走上了两步,从怀里摸出一个用树叶包着的东西,远远丢给了夏亚:“这是最好的伤药,你的同伴死不了的。”

  夏亚抓住了,疑惑的看了两眼,飞快的分开树叶,里面是一团黑糊糊的药膏,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只是闻起来有一股子难以描述的苦涩的味道。

  夏亚心中半信半疑,却忽然分出一半来,丢回给了那个扎库土人高手,冷眼看着他。

  对方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夏亚的意思,似乎有些不满,但是哼了一声,拿着那半块药膏在手里揉碎了,缓缓的涂抹在了他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上,然后瞪着夏亚:“放心了吧!这不是毒药!我们扎库人可不像你们人类这么狡猾无耻。”

  夏亚也不理会对方的怒火,退到了门口外面,才一把扯开了霍克的胸衣,一看伤口,这才松了口气,他胸口插着的那刀,原本就是一截断刀,虽然戳在他胸口,但是入肉并不深,而且部位也不是要害,距离心脏甚远。那个扎库土人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缓缓的走了过来,这个时候,身后的台阶下面,也有七八个扎库土人手持短矛短刀拦在了下面堵着。

  这个扎库土人高手走来,举起双手,然后来到了夏亚的面前,看了看霍克的伤口,笑了一笑:“轻伤,只不过我扔刀的力气大,把他撞背过气去了。”

  他一把抓住了霍克胸口的刀柄,用力一拔,随即在霍克的胸口轻轻拍了一掌,霍克咳嗽了一声,顿时醒来,那个扎库土人随即将一把药膏抹在了霍克的胸前伤口上,手法干净利落,倒是让夏亚忍不住侧目多看了他两眼。

  扎库土人的伤药很是不错,药抹上后,那血几乎是立刻就止住了。

  这个时候,站在木搂上可以清楚的看见,地精部落里一片大乱。

  放眼看去,七八个地方冒出了火光来,地精部落里那些土木结构的建筑显然对火焰毫无防御力,很快就处处火光,还有一些佣兵挥舞武器来回奔跑放火,顿时部落里就大乱起来,远远的山谷口外,还传来了厮杀喊叫的喧哗声。

  这个扎库土人高手看了看夏亚:“你的人?”

  夏亚点头。

  这个扎库土人犹豫了一下,深深看了夏亚一眼:“我们扎库人,两不相帮!你的人只要别上这木楼,我们不参与你们的厮杀。”

  夏亚哼了一声,点头道:“好!就这样!妈的,这么大一条怪物,谁喜欢上这屋子里去!”

  既然霍克没事,那么和扎库土人倒是不忙着翻脸的,能不闹僵倒是最好,夏亚提了火叉,架着霍克就要从楼梯下去,那个扎库土人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你们赢定了,一会儿,还请来谈一谈。”

  说完,他歪了歪脑,堵在台阶下的那些扎库土人纷纷让开道路。只是这些土人却不敢上楼,只是站在台阶下。

  夏亚走了下来,身上的冷汗被风一吹,浑身清凉,这才松了口气,低声嘟囔道:“妈的,见鬼!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霍克也是脸色惨白,这个年轻的佣兵受了伤,想起刚才在木楼上的遭遇,也是一身冷汗。

  夏亚就听见脑海里传来朵拉的声音:“你运气好!如果不是有我的灵魂印记,让那个家伙误以为你是同类,你早就被它杀死了!”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就是一条蛇么!虽然大了一些,老子一火叉下去,就不行不能把它砍成两截。”

  夏亚嘟囔了一句,霍克只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也没吭声,脑海里朵拉哼了一声:“砍成两截?不知道天高地厚!就算是我还活着的时候,遇到这个家伙都要多几分小心!想杀它?哼……你现在还差得远。”

  两人跑下了木楼,顿时旁边就有不少佣兵向两人靠拢了过来。夏亚立刻聚集了所有人:“那个木楼不要去动它!留下两个人看着霍克,其他人跟我去谷口厮杀!”

  此刻部落里到处都是火光,地精们纷纷惊慌的奔走,看见这么一群人类武士在自己的部落里横冲直撞,不少地精都吓得全身哆嗦,哪里还有敢反抗的?纵然偶尔有几个,佣兵们如狼似虎,冲上去轻易就砍了一个干净。

  夏亚领着一群佣兵杀到了谷口,外面的沙尔巴和菲利普早就听见了山谷里的动静,外面的那些地精和人类佣兵一起往上冲,里面夏亚带着一群人厮杀,部落里的地精们顿时大败,不到片刻,在一阵“欧克欧克”的叫嚷声里,不少地精四散奔逃,还有的干脆就放下了武器,坐在地上抱住了脑袋。

  土墙被打破了,门也被打开了,外面的沙尔巴和菲利普等人涌了进来,战局很快就落定。

  天攻在一群地精的簇拥之下大摇大摆的走回了自己的部落里,部落里现在的首领,那个肥胖如猪一样的地精,带着一群地精在冲杀之中正好遇到了夏亚,被夏亚一火叉劈短了铁棒,又一脚踹在了心口,顿时就被捆了起来。

  天攻回到了自己的部落,此刻部落被攻陷之后,天攻站在土墙上高呼了几句之后,下面地精们,不分敌我,都是纷纷叫嚷“欧克欧克”,厮杀很快就停了下来。

  天攻的身边很快就聚集了大量的地精,其中居然还有不少是部落里的家伙,之前还拿着刀剑相向的,此刻却对天攻极尽恭敬,卑微懦弱,就如同之前拿着刀剑厮杀的不是它们自己一样。

  天攻似乎也对这些毫无在意——大概在地精之中,投降反叛厮杀之类的事情,再寻常不过了。地精们反来反去,也是常有的事情。

  只不过,那个“篡位”的家伙,天攻却没有饶了它,下令将那个可怜的球一样的家伙打断了一条腿,远远的赶出了部落,这就算是流放了。

  在红色旷野之上,没有依附的部落,一个断了腿的地精沦为流浪者,通常只有两个下场:饿死,被别的地精或者豺狼之类的吃掉。

  地精们的混乱很快就平息了下来,天攻被一群一群的地精簇拥着重新坐上了部落首领的位置。

  看着之前还是敌我双方厮杀的地精们,此刻混成一群,犹如一家人一样的欢呼叫嚷,夏亚等人类看了自然心中感慨万分。

  不过夏亚早已经派人将那栋木楼围住了,不让旁人去搔扰,更下令不许手下和扎库土人冲突,也不许上那木楼——那楼上可是有一条恐怖的大蛇,夏亚可不想让自己的人去送死。

  那些扎库土人也是老实得很,部落里一共只有三四十个扎库土人,全部聚集在了木楼上下,对于部落里的变故绝不插手,眼看部落里换了主人,这些扎库土人也只是冷眼旁观,只是不少佣兵靠近了,围住了木楼,让这些土人显得有些忌惮紧张,一时间,双方手持武器对峙,气氛有些僵硬。

  夏亚倒是不着急去见这些土人,他心中关心的是那口毒泉和毒蘑菇。至于这些土人——只要自己掌握了地精部落,掌握了那口毒泉,还怕他们不就范么?

  天攻忙着整顿部落,重新成为了领主,它倒是颇有几分首领的模样,呼呼喊喊的也不知道下了一些什么命令——用菲利普的话来说,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打仗打完了,大家该干吗就干吗去。

  地精实在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前一会儿还打生打死,片刻之后,就恢复了一片和平安宁的样子。

  夏亚等得不耐烦,终于把天攻抓了过来:“别的事情先放一放,快去看那口毒泉!!”

  天攻也不拒绝,立刻就呼唤来了几个部落里的地精,叽叽咕咕的问了一阵子之后,天攻的眼神就有些古怪起来了。

  夏亚一看天攻的眼神,心中有些不安,紧张的喝问道:“怎么了?”

  果然,天攻瞪大了眼睛,眨巴了几下眼皮。看着夏亚,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用力吞了一下口水,天攻的一句话让夏亚的心顿时凉了。

  “泉,干了,蘑菇,没有。”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