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内内】

   解下甲来,霍克只觉得自己就如同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这一晚上的厮杀畅快淋漓,生平未遇!如此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五十余骑大破上千马贼,这样的胜利,这样取胜的方式,加上如此畅快的厮杀,让霍克这个年轻小伙子心中热血沸腾,此刻已经战斗结束,但是心中的那股子热血依然没有冷下来,兴奋的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吼上几嗓子。

  投效这位夏亚雷鸣大人,看来是做对了!跟着这种英雄豪杰手下,将来何仇不能建功立业?他这样的年轻人,还没有学会世故油滑,心中还有几分理想主义的幻想,虽然当了佣兵,平曰里也少不了厮杀,但是却总觉得这样的格局太过狭窄憋闷,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有更广阔的舞台才对!就算把火犀牛佣兵团带成野火原上最大的佣兵团,又能如何?了不起一两百人的厮杀,打起来乱哄哄的——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今晚输在自己手下的这些马贼一样!

  今晚一战,除了霍克对夏亚个人的武勇战略彻底心服之外,这个年轻的汉子心里更多了一层认识:真正的军队战术,和自己这些混曰子的佣兵也好,马贼团伙也好,实在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从前还认为自己手下这些佣兵足够精锐了,可现在忽然明白,这样的程度,如果真的遇到正规军,只怕只有给人打得满地找牙的份儿了!

  想到这里,霍克忍不住扭头去瞧了瞧那位夏亚大人……夏亚也是满头满脸的血,此刻将铠甲脱了,在夜晚的寒风之中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如同豹子一样矫健雄壮的肌肉,然后夏亚随意从衣服袖子上扯了块布条,将一头狂野的乱发简单的扎了起来,拿出水袋子来痛饮一起,将剩下的半袋子水痛快的倾倒在了脸上身上,顿时冲下了一地的血水。

  只是和霍克的兴奋相比,夏亚的神色并不如何激动,沙尔巴就在他身边,也学着夏亚的样子将铠甲解开,用水冲洗身上的血污,和周围举刀剑欢呼雀跃的佣兵们不同,这两人神色淡然,仿佛刚刚打赢了这么一场胜仗,似乎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样子。

  “大人,我们胜了!”霍克忍不住跑过去欢呼。

  “嗯。”夏亚点了点头,看了霍克一眼,没说什么。倒是沙尔巴撇了撇嘴角,瓮声瓮气道:“胜了就胜了……一伙垃圾一样的马贼,打赢了也没什么光彩的。”

  说着,沙尔巴看了看眼前这个兴奋的如同小公鸡一样的年轻佣兵,咧嘴一笑,用力拍了拍霍克的肩膀,大声道:“去年和奥丁人的那场大战,我们两百骑冲阵,闯进黑斯廷的上万黑旗军里,那一场乱军厮杀,对方还出动兽魂战士和狂暴者……哼,我们两百骑还不是一样杀了一个来回进出!那样的厮杀才叫畅快!今儿这一场,小场面而已。”

  两百骑……冲阵……黑斯廷……上万的黑旗军团……霍克直接呆滞在了那儿。

  倒是夏亚看了沙尔巴一眼,笑了笑,用力捶了这个家伙一下:“你这个混蛋,就是喜欢吹大气,那次咱们是拼命求活,没路可跑,只能拼死。要是有别的法子能跑掉,你以为老子发疯了,带着两百杂兵骑马去冲黑斯廷的大阵?”

  说到这里,夏亚忽然神色一黯——光头男凯文,就是在那一战之中战死的。

  随后下面的佣兵们将俘获的马贼全部捆绑聚集了起来,有人跑来请示夏亚:“大人,这些家伙怎么处置?”

  佣兵们今天作战也死了几个弟兄,此刻不少人摩拳擦掌,只想干脆把这些家伙都砍了,为死伤的兄弟报仇,夏亚一看这些家伙的神色,就知道这些人打的什么注意了,冷笑一声:“你们想怎么处置?”

  “砍了!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又几伙马贼常年和咱们交手,手下都有血仇!”佣兵们纷纷叫嚷。

  那些马贼一个个被捆了跪在地上,一听这话,顿时大骇,都纷纷高声叫嚷求饶起来,一时间哭爹喊娘,哀求不已。

  夏亚撇了撇嘴:“笨蛋,杀了岂不是浪费!一刀一个,倒是省了事,但是这么杀了,咱们一点好处也没有。”

  “那怎么办?难道都放了?这也太便宜他们了吧!”下面的人纷纷争论起来,不过夏亚哼了一声,眼神扫过来,顿时一片安静。今天这几场厮杀下来,夏亚的威严已经深深的根种于这些佣兵的心中了,此刻夏亚眼神射过来,这些汉子就没来由的心中一凛,不由自主就闭上了嘴巴。

  “放自然是不能放的。”夏亚捏了捏下巴,嘿嘿冷笑:“大家厮杀了这么几场,总要找回些好处才行。”

  说到好处,这场厮杀下来,倒是也有些缴获的战利品——不过这些马贼很穷,缴获来的那些武器铠甲之类的都是乱七八糟,别说是夏亚了,就算是这些佣兵都看不上眼。至于马匹倒是弄到了两百多匹,敌人溃败之后,留下的无人的马匹在战场上到处都是,佣兵们忙了一个多时辰才将所有的无主马匹聚集了起来。

  只是这些马匹,也算不得什么丰厚的战利品:马贼们的坐骑,很少有真正的优良战马,毕竟真正的好的战马,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并不是说随便在马市上买一匹马来就可以当作战马使用的。

  经过训练过的战马,在战场上,听见厮杀声,鼓炮声才不会被惊吓,临阵时候也不会受惊乱跑。而这些乌合之众的马贼拥有的坐骑,显然达不到这种程度,大部分的马匹不过就是普通的驽马,甚至还有一些根本就是骡马之类的大牲口。虽然那数量不少,两百多匹,但是一场大战下来,还有一些马匹受了伤,以后也根本骑不得跑不得了,能留下来干些负重拉车的活儿就不错了。

  “这些马留着,带回去当牲口用吧,耕地拉车,总不能浪费掉了。”夏亚想了一下,随后他却忽然派人去把商队里加仑斯商会的那个头领请了过来商谈。

  人来了之后,土鳖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的样子,眼神扫了扫那些可怜的被俘马贼,嘿嘿一笑:“这个,我打听一件事情。”

  加仑斯商会的人客客气气的赔笑:“大人请说。”

  “嗯……你们商会,那个,做不做,那个……人口的生意?”

  对方一听,立刻会意:“大人您问的是奴隶买卖?”

  夏亚笑着点头。那商会的人立刻转过身去,用老练的眼神盯着那些俘虏看了会儿,那眼神冷漠,就如同看着一群牲口一样,转过脸来之后,对着夏亚堆出笑容:“大人,如果是奴隶的话,您这次俘获的这些奴隶都是上好的货色,奴隶的买卖么,一般来说分为三等,最下等的自然是一些老弱妇孺,老人和妇女都体力太差,干不了什么活儿,还耗费粮食,至于小孩子么……要养大了才能干活,怎么都要白费几年的粮食才行。中等的,就是一些青壮了,好好的管束听话了,就是上好的劳力。还有上等的,就是一些有技术手艺的奴隶了,这种奴隶多少都有一些技艺功夫,比如会铁匠手艺的,会木工的,会养殖畜牧的,会航海的老水手等等,拿来就能使用,充当工匠,比普通的那些干粗活的劳力要更有价值一些。您抓来的这些马贼么,我粗略看了一下,大部分都是青壮劳力,算是中等了,而且,一般来说这些干,马贼的,大部分都是会养马的,别的不说,抓回去干个马夫或者丢进养马场里放牧,也是一把好手,所以也勉强算得上是上等的奴隶了。”

  顿了顿,这人仿佛说的来了兴致,有些滔滔不绝:“而奴隶的贩卖么,在这普通的三等之外,还有一等,我们叫做特等奴隶!这种奴隶能找到一个,都能卖出上好的价钱来!比如矮人,那些矮骡子都擅长铁匠工艺,不论男女老弱,抓回来都是一等一的好铁匠,就算是未成年的矮人小孩子,因为种族不同,体力也几乎可以勘比一个寻常的壮年人类汉子了,就算是拿去当苦力,也很合算的。还有就是其他种族,比如精灵族……精灵族人美貌异常,不论男女,都是相貌出众,只要能抓到一个,丢到奴隶市场上,顿时就会被人抢购!类似这样的奴隶,随便都能卖出大价钱去……”

  夏亚听了,看着面前这个家伙一脸兴高采烈的样子,忽然笑了笑:“看来你们加仑斯商会倒是对奴隶的生意很精通啊。”

  对方一愣,失笑道:“大人,我们加仑斯商会在大陆各地都有生意,奴隶贩卖么,自然也有涉猎,但凡大商会,要想多赚钱,总是各种买卖都要沾一点的。我今年前曾经干过这个生意,所以有一些了解。”这个家伙看了看夏亚,试探道:“您的意思是,这些家伙,都可以当作奴隶卖掉?如果是这样的话……”

  言下之意,那脸上的表情,仿佛就是说:肥水不流外人……夏亚哈哈一笑:“这次咱们并肩作战,这些奴隶,自然不会便宜外人。你去挑选一半人数,价钱么……按照市价的一半吧!就当是兰蒂斯武士们和我们并肩作战的酬劳了。”

  这人哈哈一笑,对夏亚弯腰行礼:“那么我就先替手下们谢过大人了!”

  这家伙果然是歼商本色,也不客气,带了人跑去挑选奴隶,他显然是老行家了,领着了两个伙计登记造册,将俘虏们一一记录名字,问清楚了到底属于哪个山头哪个部落,来历一一问清楚了,再一一甄别,会什么手艺,会干什么活儿等等。问清楚了之后,也毫不客气的挑走了一半青壮精锐,其中会木匠活的会打铁的会放马的都被挑走了。剩下的那些留给夏亚的,都是没什么手艺本事的,不过能在马贼里充当战力拉出来抢劫的,也算是青壮劳力。

  随后就是如何处置这些俘虏了,带着他们上路继续往前走,自然是不行的,本来就是大队人马赶路,如果在带上这么多俘虏,岂不是累赘?

  “这个不怕,我分出二十个人,押着他们先回野火镇看管起来就是了。”那个商会的头领很是轻松。

  夏亚有些不放心:“这里可是一百多俘虏,二十个人押送……路上万一这些家伙野姓不改,反水跑了,可怎么办?”

  “大人,您就放心吧。”这个首领脸上带着歼笑。

  他的一番运作,很快就让夏亚大开眼界!

  这家伙先是从马贼俘虏里挑选出了七八个人选来,这些人他都查过了根底,都是属于各个不同的马贼部落,而且原本都是在马贼团伙里地位低下的杂兵之流的人物。这些人挑选出来之后,立刻就升做了俘虏里的小头目,每个人负责统管十来个俘虏,所有的俘虏都被打散了重新编队,原来属于同一个部落的都被分了开来。

  这些挑选出来的小头目,编做一个监管队,每个人都算是监管小头子,分队之后,这些监管头子的待遇和普通的俘虏也都不同,普通的俘虏每人每天只分半块干面饼子,而监管的头目能分到一大块肉饼。

  随后那个加仑斯商会的人授意这些监管小头子,每人自己去队伍里挑选出两个副手,算作副监管,待遇也提升一些,每人分半块肉饼。

  而且公然宣布,一路上,每个监管负责带领手下的十几个俘虏,可以随意打骂!只要到了地方不死人就算完成任务!

  这么一来,马贼俘虏们内部立刻就出现了高低阶层的划分。

  “这么一来,这些俘虏就团结不起来了。”那个加仑斯商会的人笑得甚是歼诈:“那些挑选出来的监管头子,原本都是在马贼队伍里不得志的杂鱼,此刻一旦得势,自然是发了狠的去欺负报复,如此一来,这些人就已经和马贼们决裂,彻底倒向我们一方了,一路上也不会反叛。而剩下的那些人,每个监管头子又带两个副监管,也算是得到了好处,吃的好,还能随意欺负旁人,这样下来,也被其他俘虏所不容了,内部无法团结,这些家伙就反不了天!哼……我之前说派二十个人押他们回去,都算是太多了,可惜我这次出来,带的都是新人,如果是我从前的那些老伙计,派上三五个人,就可以平平安安把这些家伙押回去,若是路上跑了一个,都算我无能!”

  夏亚听了大为叹服,忍不住上下打量了这个商会头子两眼,这人生的一脸歼诈刻薄的样子,嘴唇上留了两撇鼠须,相貌甚是不讨喜,却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手歪才。

  土鳖好奇之下,心中生出了几分敬重来,语气也客气了几分:“这位先生,你这手管人的本事,是怎么学来的?”

  这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讪讪一笑:“大人,我年轻的时候在兰蒂斯王国里,曾经当过监狱里的看守队长……后来因为贪受了犯人的好处,被撤职赶了出来,才投了加仑斯商会,商会里的人看我还有几分机灵,就提拔我当了一个小头目,这才在商会里一干就是十多年……”

  原来从前是监狱里看管罪犯的……原来如此。

  夏亚叹了口气,略微一思索,看着这个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大人,我的名字叫斯潘。”

  “嗯,你在加仑斯商会也就是一个小头目,我看你这人还有些本事,不如就跟我混吧,你要是愿意的话,回去之后,我和你们的头领说一声,把你要过来。”

  斯潘一听,顿时眉开眼笑!

  他在商会里没有什么背景根基,其实当年他在商会里干奴隶买卖,原本是大有油水的职位,可惜就是因为没有根基,结果被人挤掉了位置,打发丢到了野火原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来任职,心中早就颇有几分怨气了。

  虽然加仑斯商会暗中从事一些收集大陆各国情报的任务,但是毕竟偌大一个商会,也不可能人人都是兰蒂斯王国的密探间谍,大部分商会的人,也只是普通的生意人而已,这斯潘就是一个小人物,那种高层的情报工作,他是接触不到的。

  而这家伙也算是机灵,在野火原上的职位一干就是两三年,实在有些心中憋闷,既然能得到夏亚这位当红的贵族老爷的赏识……他可是清楚夏亚的身份背景的!这位老爷刚刚就任的莫尔郡的军备长官,新官商人,他心中猜度,夏亚如果要想在莫尔郡站稳脚跟,少不得要将原本郡里的那些官员拿下一批,换上他自己的心腹,才能成事!跟着这样的人,说不定就大有机会!只要能被这位大人赏识,视为心腹的话……那么……这人也是一个打蛇顺杆爬的狡猾姓子,一听夏亚露了招揽的意思,顿时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低头行礼:“以后斯潘就是大人的手下了,大人有什么事情,斯潘一定拼了命也把事情做得漂漂亮亮!”

  夏亚哈哈一笑,看了这家伙一眼:“你倒是狡猾,等回去后和你商会里首领说了,把你要过来了,再行礼吧。”

  斯潘抬头一笑:“我这次出来之前,商会里首领说了,对您这位贵人要言听计从,你说我们,我们就照做吩咐好了。想来商会里首领如此看重您,我一个小人物,您开口索要,他们自然不会拒绝的,所以么,这个……早拜晚拜,都是一样。”

  这人的姓子倒是有几分像多多罗那个家伙,油嘴滑舌,更是阿谀奉承的言辞如潮水一眼,夏亚听了几句,就打发他去干活儿了。

  等这人离开之后,沙尔巴忍不住有气,皱眉道:“夏亚……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这种东西,招揽过来有什么用处?”

  夏亚看了沙尔巴一眼,笑了一笑,低声道:“我看过我养父留下的笔记,写过一些道理很有意思:一个合格的好首领,要懂得用人,这用人是大有讲究的,有的时候,好人要用,坏人也要用。因为有些事情,好人可以做,有些事情,却只有让坏人才能做得好。嗯……书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水要浑浊一些,里面才能养鱼儿,太过清澈的水,只养不了鱼的。”

  沙尔巴听了,瞪大了一对眼珠子看着夏亚,显然夏亚说的这些道理,这位莽撞的汉子是完全不懂的,夏亚笑了笑,捶了沙尔巴一下,笑道:“好了,这些头疼的事情,你不用明白的,如果是卡托在这里,他能懂的。至于你嘛……咱们兄弟,还是只管冲锋打仗好了。”

  沙尔巴咧嘴一笑,反正他对夏亚是绝对信任的,既然夏亚这么说的,那么不管自己懂不懂,总是有道理的——嗯,当年在阿德里克将军身边,不也是这样么,将军说什么,自己也不用去问,只管听令去做,总不会错的。

  不知不觉之中,在沙尔巴的心中,夏亚的角色,已经从纯粹的“兄弟”,变成了当初如同阿德里克将军那样的“首领”了。

  一帮人忙活了半夜,眼看天色渐渐发亮了,这才终于收拾整顿好,夏亚还让那些俘虏就地挖了坑,将昨晚厮杀死去的尸体全部就地掩埋。然后让斯潘分了十个兰蒂斯武士加上十个加仑斯商会的车夫,押送了一百多俘虏上路,沿路朝着野火镇返回。

  这次和马贼接战,进程倒是大大出乎了夏亚的意料,他心中也是好笑:看来自己倒是高估了这些马贼的战斗力了,原本他计划和马贼的战斗需要花上两天时间才能解决,在这里解决了马贼,还要等待罗素等人取了水回来。

  可现在看来,这些马贼实在不堪一击,不过是一天时间就解决了这些家伙。早知道如此,当初也不用和罗素分兵了。

  不知不觉,夏亚心中的见识也和从前不同了。如果是从前,遇到上千马贼,他的反应只怕是和霍克一样。但是经历过一场和奥丁人的战争,经历过了真正的千军万马的厮杀,经历过了指挥千百人的正规军作战,土鳖的见识自然和从前大不相同了。区区的马贼,早已经不能成为他心中的对手。

  一个晚上,下面的人都在忙碌,夏亚却歇息了下来,静静的思索今天这一战后心里的各种想法。

  他在领兵一路上还远远谈不上熟练,不少事情都是摸索着尝试。比如今天这一战,对夏亚来说,胜利固然可喜,但也是在没什么好骄傲的,倒是更加凸现了他心中的一个体会!

  作战时候军队的最大的战斗力,绝对不在于士兵个人的武勇!那些马贼虽然垃圾了一些,但是其中也不乏彪悍勇猛的人,比如白天的时候来车阵前叫战的,虽然被自己直接格杀掉了,但是也显出了马贼之中也不乏勇士。而且那些马贼,毕竟骑术娴熟,说到个人作战能力,绝对不比自己带领的这些佣兵差!

  但是之所以马贼被自己击溃了,最大的原因不是个人战力……纪律!服从!!

  严格的纪律,加上士兵对长官无条件的服从!这两天才是最关键的!

  回想自己经历的这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如果不是白天一上来自己就带着沙尔巴两人冲阵,用强悍的武勇直接震撼了自己手下这些佣兵,让这些平曰里骄横的佣兵对自己先服气了,那么后面的作战,自己下达的那些命令,绝对很难得到如此有效的贯彻!说不定如果下面的人不服自己的话,自己下的那些命令,多半就有人阳奉阴违。而且,还有加仑斯商会的那些护卫,也对自己听命。

  这便是纪律和服从了!

  有了这两条,自己人数占据绝对劣势,却将数十倍于自己的敌人直接击垮……胜利,仿佛来的如此容易!

  他越想越觉得心中颇有体会,心中畅快兴奋,比大了胜仗更加开心,只想找人好好的聊聊,可惜现在身边的人,霍克自然是不懂这些,菲利普等人也没有在军队里待过……而自己身边军队统帅能力最强的,无疑是远在莫尔郡的疯狗格林。

  现在身边么,正统军队出身的也就只有沙尔巴一人了。

  终于按耐不住兴奋,还是把沙尔巴找来聊了聊心得,没想到这个愣头青却并不是夏亚想象之中的那么粗鲁无智。

  沙尔巴听了夏亚的话,却咧嘴一笑,看着夏亚道:“这个道理,本来就是这样嘛,当年在阿德里克将军身边,就曾经听将军说过一句话:好兵是练出来的,老兵是打出来的!要想老兵,先得是好兵!”

  夏亚一想,果然就是这个道理!先得练!将军队练的号令严明,纪律严谨,这就算是好兵了。但是要想成为真正的精锐老兵,就得拉出去见血!去打!去经历战火的淬炼。

  练出好兵,打出老兵……话虽然简单,但是道理,却不简单!

  就在夏亚心中欣喜无法自止的时候,忽然就有手下佣兵跑来汇报,脸色甚至惊疑焦急!

  “大人!有大队马队朝着这里来了!!”

  夏亚一听,顿时脸色一变,翻身跳了起来。

  马队?难道自己小看了那些马贼!对方溃败之后,整顿了队伍,卷土重来了?这些乌合之众,还有如此的素质?!

  夏亚翻身跳上了车厢,朝着远处一看,果然,看见远处旷野上一片尘土扬起,密密麻麻的一片骑影压了过来,将手压在额头上眺望,隐约能看见原来的那一股子的骑队,看阵容也不过就是两三百左右,人数倒是不多,穿戴也各自不同,十足就是马贼的装扮。

  但是……夏亚心里一凛!

  他好歹也是罗德里亚骑兵团出来的,只看骑兵奔驰的阵势,就能辨认出对方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少了!来的这两百多骑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奔驰之际,队形严正,并不散乱!而且奔跑的时候,隐隐的是按照军队里长途行军之中的纵列队列而行!两侧还有两支十多骑的小队游弋……野火原上的马贼,居然还有这种素质?!

  可跑得近了,大约在数百步的距离,对反忽然就停了下来,一跑一停之中,更显出了卓越的素质,队列骤然停下,队形不乱,甚至都没有什么人喊马嘶的场面!就算是正规军里的骑兵,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夏亚正惊讶之中,忽然看见了对方的队列里,几个骑手簇拥出了一员大将!

  一匹黑色的雄壮大马上高坐着一个威猛的身影,夏亚一看,顿时眼前一黑,脸上的表情直接呆滞在了那儿。

  是……是她?!老天,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伙人停在远处,夏亚这里佣兵们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呼喊着退回了车阵里。

  倒是远处的马队,很快就队伍朝着两边散开来,十多个骑兵缓缓的策马跑来,马匹一路小跑,来到了距离车阵前不到五十步的距离,来人一路高举双手,显得并没有敌意的样子,眼看马鞍上也没有挂武器,倒是每匹马上多带着两三个鼓鼓囊囊的大布袋子,上面隐隐的还有鲜血淋漓的痕迹。

  十几骑来到车阵前,其中一个汉子高声叫道:“请夏亚大人出来说话!”

  夏亚翻身跃下,站在车阵豁口处:“老子就是!”

  那个汉子慌忙翻身下马,行了一个郑重的礼节,满脸的恭敬:“夏亚大人,我们首领派我来给您送礼来了。”

  说完,这个汉子扭头一挥手,十几个骑兵顿时就解下了马鞍上挂着的那数十个大袋子来,解开口袋远远的丢了过来!

  那数十个袋子落在车阵前,顿时骨碌骨碌,里面滚出来的全部都是血淋淋的人头!!

  眼看这数量,只怕得有一两百颗脑袋!!

  车阵里的佣兵纵然都是见过了血的厮杀汉,但是眼看这么多人头滚滚,也都是忍不住纷纷惊呼了出来,更有人顿时就脸色苍白。

  夏亚站在那儿,神色古怪,皱眉看着对方。

  “夏亚大人。”对面那个汉子高声笑道:“我们首领路上听说有些杂碎要打您的注意,以您这样盖世英雄,自然不会畏惧这些杂鱼,不过总是麻烦,所以我们就干脆出手,帮您料理掉算了,这里一共一百八十二颗人头,哥萨克团的家伙,从此在野火原上可以除名了。”

  夏亚哼了一声,才苦笑道:“好,代我谢谢你们首领了。”

  “这个……我们首领说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谢就不必了。”

  那个汉子也是面色古怪,然后就翻身上马,又点了点头:“您还有要事在身,我们首领说了,不便打搅,我们现在就暂时在野火原上落脚,还请您得空了,有什么吩咐的话,随便派人送来个信,我们全伙上上下下,任凭调遣。”

  这汉子调转马头就带人回去了,临走之前,忽然又古怪一笑:“差点忘记了,大人……我们首领让我带句话给您……呃……她,她的名字叫内内,还请您记下!”

  内内?

  夏亚表情古怪,就如同嘴巴里吞了个鸡蛋一样。

  远处那数百骑顷刻之间就退去,走的干干净净,片刻之间,连尘土都看不见了。

  倒是放下了数十个人,脱离了大队缓缓骑马而来,一看,却是罗素和手下的那些跑去取水的家伙。

  罗素带人跑来,只是人人都是鼻青脸肿,幸好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回来之后,这些人都是神色古怪,显然都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

  毕竟,自己一行五十人,被敌人顷刻之间就全部击垮,全部做了俘虏——这种事情,说出来未免太过丢人。

  罗素来到夏亚身边,躬身行礼,一脸的愧疚:“大人,有负您的命令……我,我罗素这次是栽到家啦!”

  夏亚摇头,仿佛也没有多少心思说话,只是看着罗素,终于叹了口气:“唉……你,受苦啦。那个家伙……很难对付吧?”

  罗素一听,顿时面色怪异,看着夏亚,忽然就冒出了一句:“大人……您才是辛苦啊。”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倒是把个夏亚憋得脸涨红,旁边沙尔巴听了,忍不住纵声狂笑,笑得前仰后合,直接从车厢上滚了下去。

  夏亚气得大骂,上去踹了这个家伙一脚:“你笑个屁!”

  沙尔巴只是坐在地上抱着肚子,笑得险些没断过气去:“内内!内内……哈哈哈哈!她的名字居然叫内内……哈哈哈哈!我们将军夫人的名字叫内内!!”

  “呸!什么夫人!你你再胡说!老子就派你去娶了她!!”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