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就是他们!】

   虽然已经是黑夜,但是周围那些马贼打起了火把,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上千马贼将夏亚等人的车阵围了起来,黑夜里看着对方,打起的火把亮光就如同一条盘起来的大蟒一样。

  到了晚上为止,夏亚等人已经打退了马贼的三次攻击。

  马贼的攻击,在第一波的时候给夏亚等人造成的伤害和压力是最大的。那些马贼一窝蜂的冲了上来,第一波投入的马贼数量大约有两百人左右,夏亚站在车厢上看着那些冲过来的敌人,却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

  他命令,那些兰蒂斯弓箭手全部待命,一箭不发!

  结果马贼们很轻松的冲到了车阵前,因为围拢起来的大车只留下了一个豁口,所以马贼每次进攻没法投入太多的人数,只能拥挤在那个豁口里往里冲,其余的马贼放弃了马匹,步行试图翻越车厢,结果被等在车厢后的火犀牛佣兵团的佣兵,用长矛一个一个捅了下来,只有少数悍勇的马贼成功的跳进了车阵,但是却被等候多时的车夫们乱剑砍死。

  车阵豁口的争夺是最级别的,但是有夏亚这个猛男的存在,他一人当关,左手棱锤,右手火叉,有马贼冲来,夏亚迎面拦住,一棱锤先砸翻战马,然后上去一火叉捅穿敌人,轻轻松松就干反了七八个冲来的敌人,结果马尸和死尸将豁口几乎就塞满了,给后面冲上来的马贼造成的很大的困扰,夏亚带着霍克和几个火犀牛佣兵,牢牢的守住了豁口!

  马贼们的冲锋只持续了一刻钟左右就退去,留下了五六十俱尸体。

  夏亚这里火犀牛佣兵团的人死了四个,伤了八个,而那些临时武装起来的车夫则死了八个。

  而第一波进攻损失惨重,马贼的第二波进攻就显得有些软绵绵的了。马贼们似乎缺乏勇气,只是在首领的催促之下强行进攻,而且这次攻击的主要目标不再是车阵的豁口——似乎所有人都怕了夏亚这个杀神,大部分马贼不得不放弃了战马,试图翻越车厢作战,可夏亚这里早就做好了准备,拆下了不少装载在车上的长木杆绑上了匕首,就是一把临时的长矛,佣兵们躲在车厢后,上来一个捅翻一个,马贼们的进攻受挫,很开就扔下了一地的尸体退去了。

  第二波攻击之后,马贼们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才又组织了一次进攻。

  如果说第二波攻击是软绵绵的,那么第三波攻击简直就是做做样子的敷衍了。虽然第三波攻击,马贼们聚集了三百多人,但是这三百多人明显都胆寒了,一面卖力的呼喊,可冲锋的速度明显稀稀拉拉,似乎大家都不肯拼命,故意落在后面,叫得固然大声,但是跑的却很缓慢,第三波攻击几乎是只持续了片刻,马贼们就一哄而散。

  这个时候,车阵里的人士气大振!原本大家被上千的马贼包围,都心中充满了惶恐,可夏亚下午表演了一场冲阵,过人的武勇先挫败了马贼的士气,随后马贼软绵绵的进攻,更是让车阵里的众人信心大增:以这样的势态,守住车阵基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尤其是相对于马贼们一窝蜂的乱冲,车阵里的人,则被夏亚有条不紊的做出了细致的分工。兰蒂斯的三十名护卫被夏亚当作了预备队,火犀牛佣兵被当作了攻坚力量,而临时武装起来的马夫车夫们则辅助作战。有条不紊的分工,使得所有人都很明确自己的任务,战斗的时候相比那些马贼毫无目标的乱冲,夏亚这里的人显得井井有条。

  第三波马贼退去之后,直到天黑,马贼们似乎都提不起兴趣再来进攻了。

  这个时候,霍克对于夏亚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年轻的佣兵团长,在下午亲手砍死了八九个马贼,不过他冲得太猛,有一次马贼退去的时候,他直接冲出了车阵豁口,结果险些被几个敌人围住,幸好夏亚冲出去把他救了回来。

  霍克的身上受了几处轻伤,尤其是胸口被一个垂死的马贼捅了一剑,幸好被他的胸甲挡开,那一剑顺着他的肋下滑了过去,但是也留下了一条一指深的伤口。

  简单的包扎了之后,霍克来到了夏亚的身边,看着站在车厢后,静静的凝视远处那些马贼的夏亚,霍克咳嗽了一声:“大人……”

  “嗯?”夏亚回头,他的脸上故意没有抹去血污,随意的一笑,仿佛都带着狰狞的味道。

  看着这个已经被自己收服的年轻佣兵,夏亚笑道:“那些砸碎暂时不会进攻了,先让大家休息会儿吧。”

  霍克不解,夏亚看着他,笑了笑,淡淡道:“如果对方是一队正规军队,那么别说是上千人了,只要是一个营队,有三百战兵,我们就绝对守不住的。我们这里,算上我,还有你,加上我的两个部下沙尔巴和菲利普……(夏亚直接把多多罗忽视了)……一共只有四个能打的。可真正的阵战之中,个人的武勇其实没有太大的用处,任凭你剑技再高明,乱军之中,可能不知道哪个方向刺来了一剑,就能要了你的命。真正的战争讲究的是配合,几人一个小组,配合作战,结成阵列,就能抵挡数倍于己的敌人。可咱们这里……你的那些佣兵们,个人的战斗力是不错,但如果是遇到正规军的话,只有挨揍的份儿了。”

  顿了顿,夏亚不屑的笑了一下,指着远处:“不过,那些马贼更不行!人数虽然多,但是却分成了七八伙人,互相都不听别人的号令,各自为战!进攻的时候乱七八糟,退却的时候更是一盘散沙!而且,这些家伙是为了求财而来的,在这野火原上,每一伙马贼都想保存自己的实力,否则的话,自己损失太大,就算能把我们给打破了,抢到了财物,他们也怕自己的实力受损,会被别人黑吃黑!哈!这些家伙顾虑太多,自然不肯拼死作战,打的时候软绵绵的。心不齐,自然就没有战斗力。所以,我早就很自信,我们虽然人少,但是一定守得住!”

  霍克心服口服,他虽然干了多年佣兵,不乏拼杀的经验,但是毕竟这种军队之中的战术策略却是一窍不通,今天下午的三次战斗,夏亚不仅仅是表现出了个人的武勇,更将一群乌合之众的佣兵加车夫,指挥的有条不紊,轻轻松松就打退了马贼的进攻。

  “如果对方是正规军,只要是两个营队,我也不敢这么死守,早就带着人丢下货物逃跑了。”夏亚自嘲的笑了笑,他随即语气一变:“而且,最妙的是,我下午冲阵,运气实在太好,居然给我把那个哥萨克团的首领给干掉了!这些马贼都是哥萨克那些家伙召集来的,如果哥萨克团的那个首领还在,那么靠那个家伙来条配内部,说不定还能将这些马贼的内部纠纷平息一下,可现在么……他们连一个能团结诸多团伙的人选都没有了。下午进攻死了那么多人,只怕晚上的时候,他们现在内部已经争吵得不休了,哪里还有立刻进攻的心思。哼……”

  “大人,我服气了。”霍克叹了口气,又问道:“您说了,要给这些家伙一点苦头尝尝,现在么,我们自然是不怕他们,只要守到他们士气崩溃,自然就会散去。那么,我们是继续死守么?”

  夏亚嘿嘿一笑,摸了摸下巴:“光是死守,怎么过瘾!”

  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我们可还有一队生力军没有使用呢。”

  霍克眼睛一亮:“您是说……那些加仑斯商团的护卫?”

  那三十名兰蒂斯武士,下午的时候都被夏亚勒令留在车阵中间并没有放一箭!现在看来,只怕夏亚还另有诡计!

  “再休息一个时辰,看老子妙计破贼!”夏亚嘿嘿笑着,摸了摸下巴。

  霍克虽然心中如猫抓一样的好奇,但是眼看夏亚这么说,也不敢多问,只好在旁边坐下,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休息了。

  到了接近半夜的时候,夏亚忽然跳了起来,然后召集来了兰蒂斯武士。

  这些加仑斯商会的兰蒂斯护卫,各个都是弓箭手,下午的时候不曾用他们,这些人还颇有几分憋屈,只是商会的首领下令,一切必须听从夏亚的命令,这才勉强安抚住了众人,此刻眼看夏亚召集众人,这些人都是精神一振,一个个颇有跃跃欲试的样子——毕竟人心都是如此,如果情况危机的话,这些人未必有这样的勇气。但是眼看这些马贼似乎并没有多少危险,下午被几次打得抱头鼠窜——这种痛打落水狗的事情,谁不愿意?

  “你们都是兰蒂斯人,听说你们兰蒂斯人擅射,不知道你们的本事如何。”夏亚故意用言语相激。

  “大人,我们可都是老射手了。”一个护卫队长不服的喝道:“我们几个老弟兄,都是曾经在军队里服役过的!就算是一等一的军弓,我们也能射得开!”

  “好。”夏亚点了点头,立刻就从中挑选出了七八个射数比较精良的弓箭手来,人数虽然少了一些,但毕竟这些兰蒂斯人都是商团护卫,真正优秀的射手并不多,能挑选出的七八个人,都是曾经有过在兰蒂斯军队里服役经历的。

  目测了一下和对面马贼队伍的距离,此刻对面的马贼们似乎已经安静了很多,而队列之中,只有一簇簇火把闪亮。

  “看清了,给我朝着有火把的地方射!不用顾及准头,只要朝着有火把的地方射就好!”

  这些兰蒂斯弓箭手欣然领命,七八个人拿出了兰蒂斯人惯用的长弓——这种兰蒂斯长弓的特点就是射程远而劲力大!按照传统,合格的长弓手,身高要求至少在一米七十五以上,这样的身高才能保证长弓手的拥有足够长的臂展长度用来开弓。而正规的长弓,一般来说高度都在一百八十公分以上!兰蒂斯长弓手在射箭的时候,姿态略微后仰,手臂力量加上腰力来开弓,需要长年累月的训练才能练出一名优秀的长弓手出来,所以——据说很多长弓手,都有因为长年用这种奇特姿态开弓而留下的职业病:脊椎畸形。

  这挑选出来的七八个兰蒂斯人显然都具备了长弓手的条件,他们按照夏亚的吩咐,取出了长弓来……远处,马贼们还在休息,一伙伙马贼似乎都没有进攻的信心,而各部的首领聚集在一起,果然如夏亚猜测的那样,正在争吵不休。有的白天进攻的部落因为损失了人手,大呼小叫,其他的人都想保存实力,不肯派自己的人打头阵,都指望能让别人去攻坚,各自存了私心,所以人数虽然多,但是却没有什么战斗力。

  眼看首领们都争吵不绝,下面的人自然也无心恋战,夜晚的时候野火原上还是蛮冷的,将一簇一簇火把点燃了,大家都围拢在火把旁烤火取暖。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听见咻咻的锐利破空的声音!

  马贼们还在发呆,就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马贼忽然变色,大呼小叫的朝着旁边扑开,同时惊呼吼道:“弓箭!弓箭!!!”

  扑扑扑扑……一连串密集的动静,原本聚集在火把旁的马贼,顿时就有三四个被从天而降的箭矢射中!兰蒂斯人用的长弓,箭枝分量偏重,而且箭头都用铁质!远远的抛射过来,劲力十足!顿时几个中箭的马贼就被活活订在了地上!

  马贼们被这忽然袭来的箭雨给震的呆了!

  可不等他们回过神来,天空之上又传来了咻咻的破空声!旁边的一团火光处,顿时又有几个马贼被射中,有的中箭不死,在地上哀嚎打滚惨叫。那凄厉的吼叫声在夜晚里显得格外清晰尖锐!

  整个马贼的队伍顿时就被惊动了。

  夏亚这里一共射了六七波箭,马贼们那儿感觉出了对方的目标,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大呼小叫:“他们的目标是火光!蠢货!快把火灭掉!”

  马贼们乱了,一个个生怕成为下一个倒霉鬼,这些家伙自以为“聪明”,找出了对方的漏洞:黑夜之中,弓箭的袭击必须有良好的视线,只要把火把灭掉,对方的弓箭手看不到光亮,那该死的箭就射不到自己了!!

  于是,一个个马贼争先恐后的将火把灭掉,扔在地上来回的践踏,更有的马贼姓子急躁的,解开裤子就撒尿将火把熄灭。

  很快,黑夜之中,夏亚看见马贼那里,一团一团的火光熄灭了,渐渐的就变成了一片黑暗,隐隐的传来嘈杂叫骂的声音。

  有的马贼头子跑来管束部下,眼看部下都把火灭掉,就命令人生火,可是这些马贼唯恐自己被对方弓箭手盯上,哪里肯点火?一番争吵之后,马贼头子们也无法管束好部下,只能下令:往后退!退出对方的弓箭射程范围之内好了!

  黑暗之中,又不敢点火,一伙伙马贼被驱赶起来,要求大家往后退,可又没有火光照亮,黑夜之中,大家都是乱哄哄的,你推我桑,还有的人黑暗之中找不到同伴,有人黑暗之中互相践踏,甚至还有的马贼黑暗之中找不到自己的马,互相争吵起来。

  耳听见远处黑暗里传来一团乱骂,夏亚哈哈一笑,忽然就跳了起来:“破贼的时候到了!”

  “能动的都给老子上马!”

  夏亚下午的时候就做好的准备,车阵里原本还有三十多匹马,加上把拉车的驽马也都全部聚集了起来,一共凑起了五十匹。所有的火犀牛佣兵被他聚集了起来,加上兰蒂斯武士,挑选出了五十名骑术相对比较好的。

  “我对你们只有两个命令!第一,黑暗之中前进的时候,你们不要怕看不清路!只要跟着我!跟在我身后就行了!我朝哪里冲,你们就朝着哪里冲!第二……接战的时候,所有人口中不许说别的话,都给我拼命喊‘欧克欧克’!明白了么!黑暗之中我们也辨认不请谁是敌人谁是自己人!所以都给老子喊‘欧克欧克’!要不停的喊!所以,你们只要听见面前的人没有喊‘欧克欧克’,那就一定是马贼!直接闭着眼睛砍就是了!!!”

  夏亚一声令下,所有人翻身上马,拿起武器,在黑暗之中,夏亚和沙尔巴带头,带队朝着远处乱哄哄的马贼队伍逼了过去。

  远处马贼们还在乱哄哄的整队拔营后退,人喊马嘶——黑暗之中列队拔营,就算是正规军都要乱上一会儿,更何况是这些原本就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

  而夏亚等人出阵的时候,更是静悄悄的,故意放慢了马的速度,借着黑暗的掩饰小心翼翼的靠近,而马贼们自己乱得厉害,更没想到对方会居然几十个人出来攻击自己的大队。

  结果,夏亚等人出阵跑出了一小段,距离马贼的队伍只有不到五十米的时候,才被发现!!

  “兰蒂斯人!举弓!射!!”

  夏亚一声令下,三十名兰蒂斯人立刻在马上就抓起弓箭来!这是夏亚事先做好的命令!三十名弓箭手的一次齐射之后,顿时箭雨落在了马贼队伍的头顶上,黑暗之中传来了乱哄哄的叫嚷。

  “弓箭袭击!!”

  “妈的!大家散开!!”

  “快散开!聚集在一起当靶子吗!!散开!!!快!!”

  “妈的!你撞我干什么!”

  “混蛋!哪个踩老子的脚!”

  “艹!你抢我的马干什么!!”

  眼看距离近了,夏亚也不用再隐藏痕迹,忽然就大吼一声:“丢弓!!”

  兰蒂斯武士们听令将弓箭直接扔在了地上——反正事后回来再捡就是了。

  “跟着老子!冲!!欧克欧克!!”

  夏亚一马当先,朝着黑暗之中那隐隐约约的马贼人群轮廓就奔驰过去,身后五十骑也同时呐喊“欧克欧克”,奋力的跟着夏亚撞上了马贼的队列!

  一时间,黑暗之中就听见乒乒乓乓的碰撞声音,砍杀声音不绝,其中夹在着不停的“欧克欧克”的吼叫声。

  要说骑术,夏亚手下的这些人实在不怎么样,很多人也不过就是勉强能骑马奔跑而已,甚至就算是不少马贼,骑术也远比夏亚的这些人要精良。

  可问题是,黑暗之中,马贼们正乱哄哄的,忽然就敌人冲到了面前来!又加上接战之前的一波箭雨的袭击,更让马贼们乱成了一团!黑夜之中,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连身边的同伴什么模样都是看不真切!就听见一伙人杀进了自己的队列里来!

  看不清情况,就听见无数惨叫声音,这样的场面……别说是马贼了,就算是真的正规军,也只有溃败一条路!

  马贼们疯狂的吼叫,有的干脆就四散逃命,有的黑夜之中看不清敌人,在四周一片喊杀的声音里,只能大吼着拿着武器胡乱砍杀!结果只要有一人炸营乱砍,那么黑夜之中看不清情况,所有人为了保命,也就只能乱砍了!

  这一通乱下来,夏亚等人五十骑轻松的杀进了马贼的队列之中,迎面冲杀,众多佣兵们也不用顾虑,口中大吼“欧克”,反正身边的人,只要没这么喊的,就乱剑砍去!

  一时间,马贼的队伍很快就彻底崩溃了!四散逃跑的,自相残杀的!大部分马贼,死在夏亚等五十骑突袭人马手下的其实并没有太多,但是更多死伤的人数,却都是在黑夜之中不分敌我,互相自相残杀,还有自相践踏……夏亚领着人马,他跑在当头,他是天生的夜眼,黑夜之中看东西也是真真切切,有他当领头的,夏亚不停的吼叫,他的声音,佣兵们都记熟了,只要跟着夏亚的声音冲就是了。

  夏亚带着人,轻松的就把马贼的队伍直接冲了一个对穿!一个堪称教科书一样的骑兵凿穿战术!

  杀出敌围之后,夏亚回头一看身后的人,口中大叫“欧克欧克”,身后的人也跟着大喊,只是人数却少了一些,少了三五个人,想来是陷在了乱军之中了。

  不过身后,马贼的队伍也已经彻底乱了!最妙的是,夏亚带人冲了一阵之后,马贼里也有一些精明的,认出了黑暗之中的敌人在喊“欧克欧克”的声音,为了保命,就跟着喊,试图躲避开敌人的武器——但是这样的聪明人固然有,也有一些更聪明的马贼,也辨认出了敌人在喊“欧克”,那么很好,但凡喊欧克的,老子就砍!

  一时间,喊欧克的,要杀!不喊欧克的,也要杀!这场面……这种时候,别说是那些马贼头子了!就算是奥丁军神黑斯廷来了,也无法在这黑暗的炸营乱军之中管束住这些发狂的部下了!

  “再冲一次!你们敢不敢!”夏亚大笑,指着远处那如蜂巢一样乱哄哄的一片:“这次我们换个暗号!所有人喊‘索索’!记住了!别喊错了!喊错的被自己人杀了,可冤得很!”

  数十个部下同时举起长剑:“索索!!”

  这一场厮杀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夏亚带着人冲阵三次,黑夜之中,他的视力最好,几次马贼已经眼看有几股人马勉强快要聚集了起来,夏亚就跟着冲上去。

  结果不到一个时辰,马贼崩溃了!

  队伍再也无法收拢,一伙伙马贼发出呐喊“逃命去吧!”

  轰的一声上千马贼顿时作鸟兽散!

  夏亚哈哈一笑,带着人在战场上来回奔杀,将三三五五零散的马贼剿灭。等到敌人彻底溃败逃散之后,夏亚这才带人停了下来,打起火把。

  有的火光照亮之后,众人放眼看去,同伴们人人都是满身鲜血,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不过再看周围这些马贼……地上无数死尸,显然大部分却根本就是自相残杀而死的。

  大略数了数,只怕这一场夜袭,马贼之中身死的至少在两百以上!而战场之上还有一些受伤在地上的,更有一些胆怯的黑暗之中躺在人堆里装死的,在清扫战场之后全部成了俘虏,居然也有百八十个!

  夏亚轻骑五十夜袭,歼敌两百,俘虏一百!!这样的战绩,顿时让火焰犀牛佣兵们士气爆棚!

  夏亚微笑不语,倒是旁边的沙尔巴叹息,尤有不满,低声道:“这些人还是太废物了……如果这五十骑换成……唉,不说咱们罗德里亚骑兵了,就算是换成普通的正规军,这战果至少能再扩大一倍。”

  “打赢就行了。”夏亚摇头,拉了沙尔巴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别多话,这些人,老子还打算都收为己用呢!”

  ※※※※※黑暗之中,那些倒霉的马贼们四散逃跑,不过毕竟人都有从众心里,黑暗之中既然看不见,那么不少马贼就干脆跟着听上去动静最大的方向跑。

  结果跑了一个时辰之后,马贼们停下来收拢人马,这一股逃跑的马贼人数算是最多,足足有三四百人,只是队伍散乱,还有不少根本就找不到自己所属的团伙部落了。

  一时间大家停下来休息,还一个个惊魂未定,勉强收拢了一下人马,几个马贼头子心中吐血,眼看这场出来打猎,居然损失如此惨重,在这弱肉强食的野火原上,实力就代表一切!自己的部落这一下元气打伤,只怕回去之后,能不能继续生存都是问题了!

  一番一番争论叫骂之后,终于勉强收拢了部下人马,三四百人聚集在一起,又打亮的火把,大家才终于心里稍微安了一些。

  几个马贼头子正要派人去四处收集溃散的人马,忽然就听见远处迎面传来了一片密集的马蹄声!

  这声音顿时让已成惊弓之鸟的众马贼惊慌不已,幸好远远的,借着光亮能看见,远处跑来的那一伙人也打着火把,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些来人大约两百骑左右,一个个的装束打扮,看上去应该也是马贼,斑驳杂乱的装扮,使用的武器也是各异不同,只是唯一的,两百骑在奔驰的时候,队伍倒是出奇的严正。

  跑在最前面的,一匹雄壮的战马,背上一个生的威猛雄壮的身影,一手铁锤,一手缰绳,身后还背负了一把板斧!

  远远的,这伙马贼眼看是“同行”而不是夏亚那些家伙,心中都松了口气,反正自己一方三百多人,就算是遇到同行了,倒也不怕对方起坏心思黑吃黑,就有的马贼高声叫道:“对面的,什么来路!!”

  远处跑来的这两百骑远远的就停了下来,双方互相观望,对方听见了这里的喊叫,远远的也抛来问话:“我们是南面山上!对面的!哪个山头做买卖的?”

  一听这话,算是行家了,马贼们心中更是安心,这里就有人大声呼喊恐吓对方:“前面的听好了!野火原南部六大部落正在联手做买卖!闲人闪开!!别自己找麻烦!”

  为了壮声势,这里不少马贼纷纷亮出字号来:

  “麻山坡老杆子部落的在此!”

  “西望谷独眼狼部落在此!!”

  “油子河的老架子兄弟!”

  “我们是哥萨克团的!不想惹麻烦的滚开!”

  原本对方听着这里马贼们纷纷亮字号,对方还停在那儿颇有兴趣的听着,互相还按照马贼们道上的规矩,远远的让开距离。可没想到,一听到“哥萨克”团的字号,对面那伙人忽然沸腾了!!

  一时间,两百余骑兵忽然就兴高采烈的叫嚷起来,人人都举起了马刀来:“找到了找到了!妈的,跑了大半夜,总算找到了!!”

  这里马贼们人人都是惊奇——找到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有人看那些哥萨克团的人:难道是你们还联络了其他山头的马贼来做这趟生意?可哥萨克团的人也都是面面相觑,就有人试探大声喊道:“对面的,也是来一起做生意的同道吗?”

  这话一出,领头的那个威猛的首领忽然就火了!

  “同你妈妈的道!!!兄弟们!就是这伙王八蛋!砍他妈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