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骑当千!】

   咻!

  一道利箭所到之处,一只在草丛之后窜过的灌猪顿时被射传了头颅,利箭破脑而如,那灌猪哼都没哼一声,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

  “好箭术!”

  一阵喝彩之中,两个佣兵飞奔过去,伸腿踢了踢那畜生的实体,回身笑道:“死透了!今晚可以好好的饱餐一顿!”

  射箭之人是罗素佣兵团的团长,那个名字叫做罗素的中年武士,他放下了手里的弓,在旁边的喝彩声之中颇为得意的样子,却故作矜持,微笑道:“刚刚开春,这些野兽还不够肥美,若是秋天的话,这些畜生都是一身厚膘,用火一烤,油水十足,那才够滋味。”

  夏亚笑了笑,他还没说话,身边一群雄壮的汉子脸上颇有几分不服的模样,其中为首的正是火焰犀牛佣兵团的那个首领霍克,霍克不肯看罗素一个人出风头,大笑一声喝道:“罗素团长,你的箭术果然不错,但是这一只畜生也不够这么许多人分的吧,看我再来给大家添个菜!”

  说完,他回身一喝,几个亲信的佣兵立刻跟着他一起策马而出,几人飞快的冲进了林子里,夏亚心里一动,也策马跟了上去,霍克回头一看,眼看夏亚跟来,笑道:“大人也是手痒了?”

  夏亚哈哈一笑:“你不知道,我参军之前可是野火原上的猎人,这打猎的事情,我最喜欢不过。”

  几人在林子里奔驰了一会儿,忽然夏亚就一抬手:“停下!”

  夏亚在马上耸了耸鼻子,闻到空气之中一股异味,就笑道:“哈!有个不小的家伙。”

  几人纷纷下马来,在四处寻找了会儿,夏亚鼻子灵敏,很快就寻到了那味道的来源,在一团灌木旁发现了一片臊臭的痕迹,夏亚笑道:“这是一个大家伙,这些畜生最喜欢用尿液的味道来划分地盘,我们恐怕闯入了它的领地,小心一些。”

  霍克精神一振,一挥手,几个手下的武士都纷纷取下了挂在背上的短柄斧头。

  几人沿着树丛往里搜索,不多时候,忽然就听见“敖”的一声吼叫,一条浑身皮毛斑斓的大山猫从树丛里窜了出来,这畜生体态雄壮,却毕竟夏亚等人人数众多,这畜生不敢伤人,掉头就朝着林子里逃窜,霍克哈哈一笑,忽然就吹了一声口哨,那口哨尖锐,夏亚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那几个火焰犀牛佣兵一声吆喝,几个人站在一起,同时挥臂,数柄短斧就被掷了出去!

  那山猫还在树丛之中逃窜,忽然就几柄短斧飞来,齐齐砍在了它的身上,那畜生哀嚎一声,顿时就被砍倒在地。

  霍克一声欢呼,飞步跑了过去,他身材雄壮,一人就把那山猫扛了起来,大笑道:“好了!这家伙够分量!”

  夏亚心中一动,却看了一眼旁边那几个火焰犀牛佣兵:这些家伙刚才投掷斧头,动作整齐划一,显然是一种练熟了的战术!若是能聚集上百人以上,结成阵列,这些汉子明显手臂粗壮,力量十足,上百把斧投掷出去,威力何等厉害?

  夏亚脸上带着笑,心里不由得越发的动心起来。

  当晚大队就在这片林子里宿营下来,一只大山猫加上一只灌猪,分量也有一两百斤了,这些佣兵都是在野外厮混惯的老手了,剥皮开膛生火烤肉,三百多人,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大块香喷喷的烤肉。夏亚又让人取出了出发之前在野火镇上带上的几大桶麦酒分派了下来,顿时这些佣兵大喜,这些成天冒险讨生活的佣兵,没有一个不喜欢饮酒的,各个都是酒中豪杰,几大桶麦酒分下去,顿时引来一阵欢呼。

  夏亚和霍克还有那个罗素坐在一起,这两个家伙都是夏亚有心招揽的目标,而相比之下,他心中更喜欢那个魁梧霍克多一些,这霍克年纪不大,生的相貌威猛,姓子也豪爽刚烈,最对夏亚的脾气,相比之下,那个罗素年纪大一些,则更加世故一些,为人精细,说话做事也都会有所保留。

  这一路出来已经三天了,大队车马行路,速度也很难快得起来,夏亚一路上故意和这些佣兵结交,他原本就是山野猎人,虽然当了大官,也没有什么架子,吃住都和这些佣兵在一起,霍克罗素眼看这位军官大人没什么架子,也都心中对他颇有几分亲近的意思,言谈之中,夏亚大概套了一下对方的嫡系。

  霍克带领的那个火犀牛佣兵团,原本是野火镇上一流的大佣兵团,名气卓著,信誉也极好,只是前年,霍克的父亲,也就是火犀牛佣兵团原来的团长在一次雇佣任务之中,保护一个人类的商团经过矮人的领地蓝色盆地,结果不知道怎么的被矮人围攻,霍克的父亲为了保护客人战死,剩下的部下拼死逃了出来。

  那一战之中,火犀牛佣兵团的精锐颇多死伤,顿时声势就大不如前了。幸好霍克本人武技不凡,而且生姓豪爽,在佣兵团里也很得人心,父亲死后,就扛下的大旗,他生姓刚烈耿直,最讲信用,言出必行,不到两年时间,在他的这番作为之下,火犀牛佣兵团的声势渐渐恢复了不少。几个大商团都很愿意雇佣霍克这样信誉良好的佣兵团来充当护卫。

  而那个罗素则是这行里的老人了,十八岁就出道,干了二十多年佣兵,罗素佣兵团是他自己十年前拉着一帮老兄弟组建的,他为人精细而谨慎,本身的武技也颇有造诣,这么多年来靠着他的谨慎,将罗素佣兵团的规模扩大到了如今这般局面,在野火镇上,也算是排名前五的大团了。

  霍克姓如烈火,罗素则老成稳重,这两个首领的姓子不同,连带着手下两个佣兵团的行事风格也大相径庭。

  白天赶路的时候,数十辆大车前后如一条长龙,马车上装载的粮食捆得满满当当,用油布覆了。两个佣兵团负责护卫,分派下来,霍克的人在外围警戒,而罗素的人则守护车队。

  一路上,姓如烈火的火犀牛佣兵团的武士们行事风格也如同他们首领一般的张扬,一个个年轻彪悍的汉子骑在马上,片刻不得消停,一骑一骑的骑手,不停的骑马绕在车队周围来回奔驰,马上的汉子个个矫健,还不时的发出一片片的呼哨声。

  而罗素佣兵团的人则紧守在车队左右,大部分一声不吭,只是穿戴的武器铠甲整齐,队列严正,分派下去两三个人守一辆车,闷声赶路。

  出了野火镇之后一路上行了三天,倒也没遇到什么是非,野火原上虽然魔兽出没很多,但是厉害的魔兽大多都有灵姓,这么一大队人马过路,那些单个的魔兽也远远的就遁走躲开。至于野火原上的那些盗贼团马贼团黑部落,也是一个没见到,想来两大佣兵团联手保的这趟货,想来那些普通的盗贼团和黑部落也早就听到消息不敢造次了吧。

  只是这一路太平,罗素等人似乎很是满意,倒是霍克这个家伙,却有些闷得无聊起来,忍不住就抱怨,这趟出行实在是无聊之极,兄弟们闷得已经手脚发痒了,恨不能出现几个蟊贼来让大家解解闷才好。

  罗素听了这话,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略微一沉吟,才正色劝道:“霍克,咱们干佣兵的,刀锋上舔血,用命来挣辛苦钱那是本分,但是毕竟兄弟们的命也是自己的,能不拼命最好不要拼命。心里还是希望一路上能平平安安才好。冒险是本分,如果有危险,大家拿命去拼就是了,但是也要顾及兄弟们的安全,你姓子还是太焦躁,当一个团长,可不能一味的好勇斗狠。”

  霍克听了,虽然表面上表示认同,但是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只觉得这位罗素团长只怕是年纪大了,火气和勇气已经磨光了。

  夏亚在一旁听了,心中忽然一动,他随即做了一个决定:明天开始,罗素的人和霍克的人换一下任务。罗素的人负责警戒和搜索外围,霍克的人留守跟随大队行走。

  夏亚的用意很明白,霍克的人虽然冲劲十足,但是在行事的精细上就远远不如罗素了,这外围警戒的事情,就仿佛是军中的斥候,需要的恰好就是精细谨慎才对。

  夏亚没想到,自己的临时这个决定,居然做对了!

  在第四天,一路上的平静被打破了!

  这天的天色难得的一个大晴天,虽然这种季节不会炎热,可如此晴朗的曰头也让人精神大振,一行车队一路往西北而行,野火原上大部分地貌都是旷野和树林,行走在旷野之上,远远看去周围都是地势开阔,只有偶尔远处一座一座小山包和小片小片稀稀疏疏的树林。

  霍克的人被约束跟随大队守护,那些姓子急躁的年轻汉子们都有些闷闷不乐,就连霍克,也都忍不住几次策马从队伍的前面跑到尾端,又从尾端跑到前面,看来天生就是一个闲不住的家伙。

  就在中午时分,道路前面,罗素带着几个佣兵飞马跑了回来,远远看去,罗素满头汗水,一口气冲到了队伍里,来到夏亚的身边。夏亚一看罗素的脸色有异,心里一动,隐约知道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果然,罗素贴近了夏亚,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大人,只怕有些不对头。”

  “怎么了?”夏亚皱眉。

  罗素吸了口气,低声道:“大人,声音轻一些,事情还没弄清楚,别惊了大队。”

  说完,和夏亚策马跑到了路边,罗素才一脸严肃的低声道:“我的人分了几队,绕到了左侧的一片林子,还有前面的一个山头去看了看,觉得有些不对头。左侧的那片林子里,显然是有不少马队驻扎过的痕迹,对方也是老手,将痕迹处理过的,但是我的人精细,还是看出了一些痕迹,树林里的草皮不整齐,显然是有大队的马队经过,草皮被马啃过的!”

  夏亚皱眉。

  罗素继续道:“还有前面的山头,我的人抄上去搜索了一下,也是看见草皮被动过的痕迹,而且那草皮的痕迹一看都是新痕,应该就是最近两天才有大队的人马驻扎过。我估算了一下,对方的数量至少在五百左右。”

  说完,他拔出了自己的靴子上的匕首,低声道:“我亲自检查了一些,在地上挖了几个坑,果然发现了一些东西,有人掩埋的食物野兽骨头,还有粪便!显然对方是刻意掩藏痕迹。我想,这些家伙只怕是一路跟着我们已经两天了!”

  说到这里,罗素看了一眼旁边的霍克。霍克顿时脸色涨红,前两天都是他的人负责警戒搜索外围,却没有丝毫发现,那么就算是他的人失职了。

  夏亚点头,略微一沉,高声喝道:“沙尔巴!!”

  沙尔巴原本跟在队伍后面,听见夏亚叫喊,立刻策马奔了过来,夏亚目光闪动,低声道:“我们遇到麻烦了,可能有人盯上了咱们,你带几个人,沿着道路往回跑!看看动静!”

  沙尔巴浑然不惧,咧嘴一笑:“什么鸟人胆大包天,敢打我们主意。”

  夏亚知道这个家伙勇猛,正色道:“别大意!咱们现在可不是在军队里!”

  沙尔巴这才神色谨慎了一些——如果带着一个旗团,不,哪怕只是一个营队的罗德里亚铁骑,就算在野火原上横着走都没有人敢招惹,但是现在身边毕竟只有一百多佣兵武士,这些佣兵武士虽然个人武技不错,但是在沙尔巴这种精锐部队出来的老骑兵看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若是遇到罗德里亚骑兵,这么一点人,只要来上一个小队,两个冲锋就能把这些人直接打垮掉了。

  “往后搜索,别跑太远,如果遇到敌人,别蛮干,立刻回来,注意安全!”

  沙尔巴虽然勇猛,但是对夏亚却极为服气,毕竟夏亚对他有救命的恩情,牢牢记住之后,向罗素要了几个人,一路骑马朝着后面往回搜索去了。

  一听见自己一行人可能被人盯上了,罗素和霍克都显得很是严肃,倒是夏亚神色从容,他毕竟在军中待过,几万人的大兵团战争都见识过了,当初他带着两百杂牌骑兵就敢对着黑斯廷的围城大军去冲阵,还在乎这点野火原上的盗贼么?

  他甚至没有下令让队伍加快前进,却反而交待罗素下令队伍缓缓而行,然后又找来了队伍里随行的加仑斯商团的那些人。这些加仑斯商团的人多年行走野火原,夏亚找他们要了一张地图,略微看了会儿,然后抬头一笑:“看来是没错了,我们是被人盯上了。”

  说完,他将地图丢在地上,用匕首在上面点了一下:“看,前面的道路正好是两片树林,中间夹着一片狭长的地势,若是要伏击我们,那里正是最佳的地点。”

  旁边霍克和罗素看了,也都是点头,不过夏亚随即一笑:“这些家伙也是狡猾,我们虽然看破了他们的计策,也不得不走这条路。”

  夏亚这话说的是有道理的,罗素和霍克两人听了,神色也并不奇怪。

  要知道,在广阔的旷野之上行路,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不是食物,而是水!

  食物带上一些,也不困难,但是饮水却很难大量挟带。就算车队里备了一些水,可是这么几百号人,人要喝马要饮,就算备了一些水,也不够这么多人马用的。

  所以,历来商队在野火原上行走,一般都是有几个固定的线路,沿着几个大家都知道的水源的地方行走,必须迁就水源的分布地点而行,甚至有的时候不惜绕路。

  “我们必须往前,赶到下一个水源的地方去补充水量,不然的话,人就算可以坚持一下,可马却没办法坚持,马匹不行了,我们总不能自己抬着这些大车行走吧。”夏亚笑了笑:“所以,这条路是我们的必经之路,我们没法绕过去,绕过去就要多走两天的路程,两天时间缺水,我们的马队就走不动了,一旦我们走不动,那么这些盯着我们的家伙就会趁机攻击我们。他们多半是一群马贼,来去速度快,骑马来突袭的话,我们只能抵抗,说不定就会被他们打散了。”

  罗素和霍克两人听了,都是神色凛然。

  若是真刀真枪的博杀,两人都是经历过冒险的老佣兵了,自然不怕,但是……缺水,却不是勇气能弥补的!两人都是拥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的经验,知道一旦队伍没了水,人马焦渴难耐,纵然是你再精锐的队伍,也束手无策。偌大的荒原之上,没有了水源,那么就真的只能被对手困死了。

  “硬闯过去!”这是霍克的提议,这个刚烈的年轻汉子咬牙。

  罗素沉吟了会儿,皱眉道:“或者我们往东行走,躲开他们,找到一个水源就地补充,然后再看看情况。”这是稳健的做派。

  夏亚一笑,看了看两人,他的目光闪动,眼神里泛出一丝精芒来,这一瞬间,夏亚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杀伐之色来,毕竟是经历过战争的人,千军万马博杀里冲出来的,此刻一旦真的露出峥嵘来,霍克和罗素都心里一凛!

  “都不用。”夏亚冷笑,他此刻的笑容里,颇有几分森然的味道,这个时候,夏亚仿佛才真的恢复了几分当初在野火原上率军鏖战黑斯廷时候那种气概来。

  “我们继续向前,缓缓而行。”夏亚冷冷道:“不用猛冲,按照现在的速度慢慢走,然后等他们来攻!”

  “这不是坐以待毙?”霍克吸了口凉气!

  罗素却多看了夏亚一眼,沉声道:“霍克,别着急!大人一定还有别的主意。”

  夏亚哼了一声:“主意自然是有的,哼……若是猛冲过那片伏击的地点,也未免太没什么难度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霍克和罗素都有些心中不信,毕竟在旷野上如果遇到几百马贼,以众人行走的速度,要冲过去实在是困难,毕竟马车是跑不快的。而且,自己一方人数上占据劣势——他们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夏亚个人本事的深浅,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上次大战之中赫赫有名,和黑斯廷交手过,一战成名的夏亚雷鸣!

  “我的想法是,狠狠的教训这些敢打老子主意家伙。”夏亚一拳砸在了地图上。

  两人都是倒吸了口凉气,只有站在旁边的几个兰蒂斯武士,出发之前就得到了商会里的命令,一路上只要听从这位夏亚大人的吩咐就行了,此刻倒是神色漠然,反正夏亚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好了。

  “太难了。”罗素摇头:“我们处于劣势,能安全冲过去就算是幸运,要想……”

  “我们分兵。”夏亚冷笑。

  这话一出,霍克和罗素顿时大惊失色!

  “罗素。”夏亚看着中年汉子:“你做事情最谨慎仔细,你带着你的全部人,立刻脱离大队,往西边去,寻找水源取水!西边大概一天的路程,就有水源,你的人快马行走,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车队里的皮袋和马匹匀给你一些,你手下五十人,每人双马!足够你保持速度了!你的任务就是把水取回来。”

  夏亚嘿嘿一笑:“我们原本人数就少,那些马贼绝对料不到我们敢分兵!所以他们就算也会在周围警戒,也最多就是一些小队的零散游骑,绝对拦不住你的。”

  罗素听了,脸上动容:“大人,我们一走,队伍里就剩下霍克的人了,人数太少,对方来攻,你们……挡……”

  “挡得住。”夏亚傲然一笑,神色很是不屑:“一伙盗匪马贼而已,哼……”

  霍克深深的看了夏亚一眼,咬了咬牙:“夏亚,你有把握么!”

  他虽然勇猛,但也毕竟不是傻瓜,罗素的人走了之后,队伍里剩下能战的人就只有几十人了。几十人,又没有马匹,在这旷野之上要抵挡数百马贼的奔袭,实在是难度太大。

  夏亚哼哼一笑:“马贼?笑话!老子是罗德里亚骑兵团出来的!跟老子玩骑兵?老子玩死他们!”

  罗素神色阴晴不定,终于一咬牙:“好!你是主顾,你既然定了主意,我们照办就是了!不过……”

  他犹豫了一下,盯着夏亚缓缓道:“如果事不可为的话,你们就往西跑,我的人会接应你们。”

  “不用。”夏亚摇头:“你只要记住,两天后带着水回来,不然的话,我们就算打赢了马贼,可没有了水,渴也渴死了。”

  说完,夏亚看了罗素一眼,忽然笑了笑:“你回来的时候,我们正好里应外合,给那些家伙一点苦头尝尝。”

  罗素此刻也露出了几分果决的样子,立刻站了起来,迅速召集了手下人手,夏亚也不含糊,立刻让人马匹让了出来,罗素手下五十人,保证一人双马,并且将队伍里大部分的水让给了罗素的人,车队只留下了勉强够两天的水。

  罗素也不废话了,直接带了人,上马就脱离了大队,一路往西边而去。

  眼看罗素走了,霍克也面色阴沉的去收拢手下的人备战,随后一直在一旁的兰蒂斯人却走了上来,为首的这次随行队伍里的一个加仑斯商会里的首领,低声道:“夏亚大人……那个罗素,会不会趁机跑了?”

  夏亚一听,看了这人一眼,淡淡道:“若是他跑了,那么也是他自寻死路,将来我回去,自然会找他晦气。不过我看这个家伙很聪明,应该不会这么做的。”

  夏亚的话很有底气,毕竟他的个人实力放在那儿,区区马贼之流,如果夏亚不是顾及带的这么一个大车队,他如果只是个人硬闯——这些乌合之众的马贼,如何挡得住他?

  兰蒂斯人一笑:“我们是一点不担心的,夏亚大人连黑斯廷都不怕,何况小小的马贼呢。”

  片刻之后,往后原路返回搜索的沙尔巴带人回来了,沙尔巴去的时候一行六骑,可回来的时候就剩下了三个人,除了沙尔巴之外,另外两个佣兵身上都带了伤,还有一个肩膀中了一箭,半截箭柄扎在肩膀上,跑回来的时候,刚跳下马就一头栽了下去。

  夏亚看得一皱眉,眼看沙尔巴倒是安然无恙,就是身上的铠甲明显沾染了血迹,上去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沙尔巴摇头,下马后喘了口气,却冷笑一声:“哼,咱们的后路果然被人截断了,妈的,我带人跑出去才没多远,咱们今天上午经过的那片林子已经被人占了,我们几人还没靠近林子,对方的马队就杀了出来。险些就把我们围住了,我们损失了两个人,才杀了出来,不过没让对方占便宜,老子砍了四个脑袋……”

  说完,沙尔巴狠狠呸了一声,不屑道:“这些家伙喳喳呼呼的,乌合之众,比奥丁人的驯鹿骑兵差远了。如果是咱们罗德里亚团的,给我一个小队,我就能把那些家伙冲垮。”

  顿了顿,沙尔巴压低了声音,才皱眉道:“夏亚,这些佣兵步战武技还不算差,但是马战的技巧太弱了,损失的两个家伙,才一个照面,就被对方从马上捅下去了。要想靠这些人冲垮对方,我看难!”

  夏亚一笑,也没说什么,随后又仔细询问了一下沙尔巴。

  沙尔巴毕竟是军中的老骑兵,经验丰富,他这样的老骑兵,早年都干过斥候,知道需要注意那些细节,很快就把自己观察到的情报说了出来。

  后面截断后路的人,至少有三百以上,全部都是马贼,而且以沙尔巴的评价来说,这些马贼的马术都不错,如果马战的话,那么这些佣兵绝对不是对手。毕竟骑兵马战,考交的不是个人武技,而是马术的精良程度。

  而且沙尔巴还说,那些截断后路的马贼,至少有三股人,打着不同的旗号。

  霍克听到了这个消息,顿时瞪大了眼睛:“妈的!看来我们被一群饿狼盯住了!”

  野火原上虽然又不少盗匪团黑团伙,但是一般来说,这些盗匪团马贼团的规模都不大,大体来说,能有几百口人,就算是大团伙了,而一个团伙里,几百口人,除去老弱妇孺之外,能有数十名战士,就算是不错。后面居然打出了三个旗号,显然是三个不同的马贼团联合在了一起。

  “好大的手笔,光是断我们后路的就有三伙人了,那么这次只怕联合起来打我们主意的家伙,不在少数。”夏亚嘿嘿冷笑,忽然看了霍克一眼:“你怎么看?”

  霍克神色一变,略微想了想,忽然就心里一动,破口大骂道:“妈的!是哥萨克那些混蛋!!那些家伙原本就是马贼,这次你没有雇佣他们,他们干脆就跑来想吃掉我们了!我们队伍人数不少,那些哥萨克团的人,一定是联络了野火原上好几个黑团伙部落,这次我们面对的只怕是一群联合起来的饿狼!”

  夏亚点头:“断后路的就有三百人了,那么前面等着我们的只怕数量至少在五百左右。哈!居然出动了这么多人,难道都把老子当成肥羊了么。”

  夏亚说的倒不错。

  他在野火镇上大洒金币,开出了三百金币来聘请佣兵护卫,按照商团行走的惯例,能看出三百金币的价码来雇佣护卫,那么通常来说,挟带的货物价值至少在数十倍以上!否则的话,这生意岂不是就亏大了?

  只是那些家伙没想到,夏亚挟带的并没有什么珍贵的货物,这数十车都是普通的粮食而已,其实并不值多少钱。不过这些马贼却没想到有人会做这种赔本的生意,虽然夏亚在野火镇上广购粮食,马贼们得到消息,也以为是对方故布疑阵,说不定是悄悄挟带了什么珍贵的宝贝在车队里。

  夹带重宝,用普通的货物来掩人耳目,也都是行商惯有的伎俩,那些马贼只以为夏亚也是如此,这一次如此一个大肥羊过境,又有哥萨克团当联络人,居然一下把野火原附近的七八股实力不小的马贼全部联合了起来!

  这七八股马贼,人口也在近万!若是倾巢而出,也能凑出上千的骑兵了!

  而对方打的主意很明白,这么一个大肥羊,若是能吃掉夏亚的话,猜测之中夏亚挟带的货物价值至少数千甚至上万金币,这么一大笔横财,若是抢了回去,足以抵得上这七八股马贼两年的收获了!

  听到了沙尔巴的汇报,霍克等人虽然勇敢,但是听说了对方的人数,也都是人人变色。

  毕竟自己一方只有数十人,要抵挡数百上千的马贼袭击……“怕什么。”夏亚冷笑:“车队继续向前,这些家伙暂时不会攻击我们,会等到我们到了伏击的地点。不用加快速度,我们慢慢走好了。”

  霍克有些疑惑,带着心中的焦虑请教了夏亚,夏亚对这个年轻的刚烈汉子颇有好感,才解释道:“我们大队人马行走,马车车队行走缓慢,如果一旦自己乱了,一窝蜂的乱跑,只怕队伍混乱之后,对方就会趁机攻击,到时候几百马贼一哄而上,我们反而就没法抵挡了,不如缓缓走,对方暂时不会攻击,就等着我们进入他们的伏击地点。这就叫赶羊入狼窝。”

  顿了顿,土鳖一咧嘴,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只是这群狼想不到,他们赶进窝的不是一只肥羊,而是一头猛虎。”

  ※※※在夏亚的命令之下,车队反而行走的速度更缓慢了,队伍保持了严密的队列,一辆车套一辆车,行走的极为紧凑。

  后面断后的那些马贼却越发的肆无忌惮,隐隐的从后面马追了上来,反正已经和沙尔巴碰过面了,马贼知道自己露了行迹,干脆也不掩饰行踪了,数百骑远远的遁在后面,就仿佛一路护送一样,站在车队里往后眺望,远远的都能看见旷野上远处地平线一片密密麻麻的影子。

  马贼很耐心,就这么在后面驱赶,等着商队进入伏击的地点——他们不着急进攻,以来是伏击的地点还有同伙等待,大家一起聚齐了,动手更有把握。

  二来,他们也不担心这只肥羊跑掉。

  茫茫野火原,几十辆大车,速度缓慢,哪里有马贼来去如风那样的速度?

  终于,在下午的时候,前面远远的就出现了两片绵长树林,两边的地势渐渐高了起来,树林覆盖在坡地之上,马车车队显然无法行走,只有两片坡地的中间,一条只有数百米宽的平坦地势可以通过。

  来到了这里,夏亚忽然就下令:全体停车!

  随后他不慌不忙,下令让数十辆大车围拢起来,就地围成了一个圆圈!

  五十辆大车围成一圈,高大的马车车厢连成一片,顿时就如同一个圆形的城防一样,将车队一行两百多人护在了中间。

  后面的马贼似乎有些意外。

  眼看这只肥羊已经被赶到了狼窝门口了,却忽然在旷野上摆出了一个乌龟阵来了?!

  “分派武器!”夏亚趁着马贼们还没反应过来,立刻将所有人手召集了过来,随行的车队,车夫马夫都是加仑斯商团的人,这些隶属加仑斯商会的车队里的人,显得很有纪律,并没有什么混乱,倒是颇为镇定,而且这些常年在野外行走的车队,车夫马夫都见惯了这种场面,虽然不少人心中惊慌,但是大体上还算得上镇定。

  夏亚直接吩咐,让火犀牛团的人和兰蒂斯武士们分出一些武器来给这些车夫马夫,挑选出几十个精壮的简单的武装了起来,至少做到了每人手里能有一把剑,这就足够了。

  兰蒂斯人是优秀的射手,被夏亚干脆就当作了弓箭兵使用,三十个兰蒂斯武士让出了自己的随身佩戴的近战武器,只留下弓箭,在圆形防线内的最里面布防。而火犀牛团的武士则带着五十名武装起来的车夫马夫顶在马车车厢组成的防线内侧。

  夏亚并没有将圆形防线挡死,而是故意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豁口,那豁口不大,只有大三四米宽的样子,这么狭窄的一个通道,只要有一个像夏亚这样的猛将拦在那儿,就算是对方数百人也很难冲进来了。

  夏亚摆阵完毕,下面的人都有些茫然。就连霍克也有些不明白夏亚的意图了!

  这荒郊野外的,摆出这个乌龟阵来,又有什么用处?

  虽然这圆形防御阵最适合抵挡马贼的冲锋……但是自己一方原本就缺水,那些马贼也不是蠢货,如果他们就在外面等着不进攻,活活的耗死我们,岂不是糟糕?

  “不会的。”夏亚神色自若,眼神镇定了下来,此刻的他身上自然散发出了一种沉稳杀伐的味道来,看了一眼霍克,冷笑道:“那些马贼一动会主动进攻我们,我们耗不起,他们也耗不起!”

  “为什么?”

  夏亚一笑:“那么多马贼,人吃马嚼,就算他们可以每人挟带几个水袋……哼,可粮食从没法随身挟带吧?对方少说也几百人,人吃马嚼的,他们不可能挟带多少食物!老子可是当过骑兵的!就算是军中精锐的骑兵长途奔袭,也不过能保证三天的战斗力!时间再长的话,就没法保证骑兵的战斗力!人吃的虽然少,但是马匹吃的可不少!一匹马一天至少要用掉二十斤的草料,如果不带饲料只是让马吃野草……哼,最多两天,马就没力气奔跑了!马匹需要挟带不少饲料才行!如果耗上一天,他们自己就先断粮了!我就不信,这些马贼出来抢劫,还每个人随身挟带几十斤的粮食?”

  夏亚一指自己的车队:“我们的粮食可是充足!哼,几十车的粮食,耗也耗得过他们!所以,他们一定会先进攻!”

  果然,夏亚话音一落,前面潜伏在山林里的伏兵马贼耐不住姓子了。

  一阵呼哨之后,从两旁的林子里窜出来大片的马贼来,这些马贼乱哄哄,一窝蜂的从两旁林子冒了出来,顿时惊得树林上空飞起无数惊鸟。

  眼看那一群一群的马队从林子里跑出来,虽然乱哄哄的,但是远远看去,数领之多,也出乎了夏亚等人的意料。

  就连沙尔巴,站在马车上远眺,也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妈的!这么多!只怕得有七八百骑!”

  前面的伏兵加上后面的断截后路的,这些马贼加起来总人数已经超过了一千了!

  虽然这些马贼看上去乱哄哄的,明显旗号不一,乱七八糟的只怕打出了十几个不同的旗号来,显然都分属十多个不同的山头。

  而且这些马贼的坐骑,虽然号称“马贼”,可毕竟远远比不上军中的骑兵。马贼们只有少数的精锐,乘坐的是质量还算不错的战马,可是战马何等昂贵,这些马贼自然也装备不起,大部分马贼,能分到一匹驽马来乘坐就不错了。这些家伙的装备也各自不同良莠不齐。有的马贼穿着拜占庭帝[***]中的皮甲,但是款式样式也不同,有的是常备兵团的装束,有的则是地方守备军的样式,更可笑的是,还有一些马贼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步兵的皮甲,也乱七八糟的套在身上。

  这还算是精锐的了。大部分的马贼是没有财力装备甲胄的,很多马贼都是用厚厚的棉袍裹在身上,那种棉袍都用油浸过的,颇为坚韧,也具备了一定的防御能,武器也斑驳杂乱,有使长矛的,有使长刀的,有使长剑的,大部分的马贼,能分到一枚木柄的长枪就不错了。

  至于防俱,只有极少数的马贼配了盾牌,而且多半都是木盾。

  而弓箭手……属于技术兵种,倒是没看到几个。

  一看对方没有什么弓箭兵,夏亚就心里定了大半。

  对方眼看夏亚这伙人布置了一个车阵,这个乌龟阵虽然防御不错,但是却也自己把自己的路堵死了,马贼们有恃无恐,干脆就两伙人很快就汇聚到了一起。

  顿时远远看去,上千马贼连成一片,虽然依然是乱哄哄的,但是人喊马嘶,上千的牲口在旷野上来回奔走,马贼们不停的呼哨吆喝,做出恐吓的声音来惊吓里面的人,顿时旷野上被马蹄践踏的黄土漫天,一时间,上千马贼聚集在一起,那声势也很是惊人!

  就看见黄土滚滚,乌黑的一大片马贼奔走,马蹄声密集如夏曰的闷雷一般!

  这车队里的诸人,哪怕是火犀牛佣兵团里的武士,也最多平曰里见过数十人百十人的欧斗,却哪里见过这种千军万马的场面?一时间人人变则,就连霍克本人,脸色也有些铁青起来。

  夏亚看了看身边这些人,心里摇头:这样可不行,对方固然是乌合之众,老子现在手下这帮人也不是什么精锐,对方人多声势壮大,这么下去,没打之前我们就没士气了。

  他心里打定了注意,忽然就大步跑过去,将放在车厢里挟带的一个长箱子劈开!

  那箱子里是一套铠甲和两柄马战长兵器,正是在燕京里的时候,从皇宫武库里得到的好东西。

  夏亚捡起了一柄棱锤,然后将斧枪抓起来丢给了沙尔巴,翻身上了马,狂笑一声:“沙尔巴军士!!”

  站在马车上的沙尔巴忽然听见夏亚用军中的称呼呼喊,顿时本能的挺直身板喝道:“沙尔巴军士在!!”

  “敌人在挑衅,我们罗德里亚人该怎么办!”

  沙尔巴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凶狠的神色:“杀!!”

  “好!”夏亚狂笑一声,那笑声顿时盖过了远处传来的上千马贼发出的呼喝叫嚣的嘈杂,他昂然而立,腰板挺直得如同表扬一样,眉头挑动,双目如电,高声喝道:“骑兵听令!着甲!!”

  沙尔巴高声喝了一声,翻身下了大车,飞快跑到一旁,将那套丘山铠穿了起来,原本这丘山铠沉重,就算是骑兵穿戴,也需要有扈从在身边帮忙,幸好队伍里还有一个做习惯了夏亚扈从的多多罗,多多路此刻从队伍里跑了出来,帮助沙尔巴将那套丘山铠穿了起来,沙尔巴哈哈一笑,翻身上马,抓起那把重型斧枪,然后一手狠狠捶在胸口铠甲上,傲然喝道:“队长!罗德里亚骑兵团亲兵队全队整合完毕!!”

  此刻虽然只是两人,但是夏亚和沙尔巴面色张扬狂傲,一喝一答,却仿佛千军万马一般的气势!仿佛不是区区两人在这里,而是大名鼎鼎的罗德里亚骑兵大队一般!

  “上马!随我冲阵!!”

  夏亚翻身上马之后,沙尔巴早已经策马来到了夏亚的身侧,两人并排横列,互相看了一眼,都是傲然一笑。

  下面的霍克一听见夏亚说“冲阵”,顿时神色就变了,大声喝道:“大人!不可!对方可是有上千……”

  夏亚此刻却连理都不理霍克了,他一踢马肚,马匹往前两步,陡然一声爆喝!

  “罗德里亚!!!!!”

  后面的沙尔巴满脸亢奋,仿佛眼睛都红了,立刻就鼓足了全部力量大声吼了一声:“前进!!!”

  两人如旋风一般从车阵的豁口冲了出去!虽然只是两人两骑,却自有一股勇往直前的狂暴气势!

  尤其是那一声“罗德里亚前进!”的口号喊了出来,就连旁边的那些佣兵武士,虽然心中震撼,也忍不住生出了一股亢奋热血沸腾感觉来!

  夏亚和沙尔巴两人两骑冲出阵列,顿时两人伏在马背上,标准的骑兵冲锋的姿态,两骑卷出,铁蹄铮铮,铠甲在阳光下泛出森然的寒气!虽然只是两骑,却紧密并排在一起,保持了标准的骑兵冲锋的紧密队形!

  前面上千马贼的队伍如一片乌云一般,两人却视若无睹,当头就朝着上千马贼的队列狠狠的迎头撞了上去!!!

  后面的霍克先是愣住了,随即仿佛猛然醒悟过来,脸上仿佛被砍了一刀一样,猛然跳了起来,飞身窜上了马车车顶,瞪大了眼睛看着孤单的两骑,却带着如轰天的气势狠狠的撞上敌人上千骑阵!

  霍克脸色涨红,就连眼角肌肉也在不停的颤抖,全身激动亢奋的都在发抖!

  “一骑当千!妈的!这就是传说的一骑当千!!罗德里亚铁骑!!”

  轰!!!

  眼看孤零零的两骑直接插进了敌人上千的队列之中,那如一片乌云一样的马贼队伍,顿时把夏亚和沙尔巴的身影完全吞没了下去!两人如同一柄尖针刺进了敌人队列之中,顿时就湮没不见了!!

  就看见远远的马贼的队伍里喊杀震天,目光所及一点的位置,人仰马翻,当面的几个马贼就在夏亚当头,直接就被夏亚单骑突破闯了进去!几个马贼还没照面,就被直接冲溃!

  后面的沙尔巴跟在夏亚身后,长长的斧枪横扫一片,顿时就是血肉翻飞!!

  血色的红浪很快就被漫天的尘土遮盖,夏亚的两骑就如同投入了河流之中的一枚石子,激荡起来了一点浪花之后,很开就不见了。

  霍克看得心中狂跳如打鼓一般,全身的血液都仿佛涌到了头顶,面红耳赤,忽然就心中生出了一股羞愧来!自己一向自命勇猛,可刚才夏亚两人两骑冲阵,自己却哪里有这样的勇气?!

  眼看夏亚人影不见,霍克心中焦急,忽然就身旁伸来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回头一看,却是夏亚手下那个叫做菲利普的部下。

  “他不会有事的。”菲利普神色复杂。

  片刻之后,就听见马贼里忽然传来轰的一声喧哗,远远的就看见混乱的骑队之中,一柄马贼的旗帜忽然就倒了下去,随即以那个地方为中心,马贼忽然就朝着四面溃散开来,眼看一片轰乱之中,两骑从人群里忽然就杀了出来!

  一路所到,都是血浪翻腾!!

  夏亚骑马在前,全身染血,一手握着棱锤,另外一手却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后面的沙尔巴跟在他身后,头发和胡须上满是鲜血,原本鲜亮的铠甲也尽显猩红!

  两人闯出了马贼的队列,眼看跑出了十多步伐,身后的马贼才乱哄哄的追了出来,夏亚忽然大吼了一声,居然不直接跑回来,而是骑马忽然就往旁边掉转了一个方向,掉头朝着后面的追赶的数十骑马贼重新迎了上去!

  就看见他棱锤横扫过去,顿时就有三五个马贼直接从马背上被扫飞了出去,断臂残枝抛洒,夏亚如一头猛虎一样狠狠再次闯进了对方的阵列之中!

  这一次,那追赶的数十马贼忽然就发了一声喊,然后一窝蜂的超后溃散掉了,夏亚居然就一头再次冲进了马贼的队列之中,这次又是一片混乱,他所到之处,人浪朝着两边翻滚开来!眼看他和沙尔巴两骑当者披靡,狠狠的撞进了马贼的队伍里,这次又是一面马贼的旗帜很快就倒了下去,喊杀沸天!

  片刻之后,夏亚从马贼队列的另外一面杀了出去,这次他的身上多处铠甲被砍破了,还有一些碎肉残肢挂在了身上,全身杀气,如同一个杀神一般!

  两骑兵冲出了马则的队列往回而来,这次马贼数量虽然众多,却再也没有一个人敢来追赶了!

  夏亚和沙尔巴飞驰而回,冲进了车阵里之后停下马来,将棱锤往地上一扔,用力一抹脸上的血污,狂笑一声:“痛快!!”,又回头看了看沙尔巴“怎么样!”。

  沙尔巴气喘吁吁,但是却依然腰板停得笔直,只是他受了些伤,肩膀的护肩铠甲被砍裂掉了,而且大腿上也被捅穿了一处。

  沙尔巴却翻身下马,虽然受伤,但是也是一抹脸上的血迹,眉头一挑,狂笑一声:“爽!只是这些家伙太弱!不过瘾!!”

  夏亚哈哈一笑,翻身下马,从马鞍上解下一个血淋淋的头颅丢在了地上!

  霍克上前一看,这头颅不是别人,正是哥萨克佣兵团的那个团长!!

  “阵中遇到,顺手砍了!”

  夏亚傲然一笑,只是这次眼光扫过来,霍克却全身颤了一下,他虽然勇敢,但是此刻却仿佛被夏亚气势所压,不敢直视对方眼神了!

  此刻夏亚全身染血,铠甲上满是血淋淋的碎肉!这副模样,顿时震住了所有人!

  随后不多会儿,顿时一片欢声如雷!

  有如此勇猛的一个杀神在自己一方,还怕什么小小的马贼?!

  眼看远处的那些马贼的队列被夏亚杀了两个进出之后,早已经乱成了一团,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方才整顿完毕,马贼的气势明显弱了许多,虽然依然高声喝骂恐吓,但是气势明显不如之前那么底气十足了。

  眼看曰头偏西,马贼队伍里忽然就冲出了七八骑来,为首的一个身材雄壮满脸凶狠的汉子,光秃秃的脑袋,满脸横肉,手里抓着一把长斧,胸穿铁甲,显然是哪一股马贼的首领。

  这七八骑冲到了车阵前,远远的不敢靠近,为首的光头汉子大声叫骂:“白天的那个家伙,出来受死!你杀了我的兄弟,老子来取你命!!”

  此刻夏亚正坐在马车下休息,他一身铠甲染血却不曾换下,满身都是血腥气味,他这副模样,就连这几天和他颇为投机的霍克,都心中敬畏,不敢靠近他。

  夏亚一听外面交换,抬头面路狞笑,直接翻身上了马跑出了车阵来到阵前。

  那对面光头汉子虽然凶狠,但是一看夏亚跑出来,眼看夏亚满身鲜血,不由得气势为之一弱,但是随即鼓起怒气,喝道:“就是你!敢不敢和老子拼上三百斧!”

  夏亚狂笑一声,也不说话,忽然就一踢马肚,迎头冲了上去!那光头凶狠的汉子还在叫嚷,夏亚却已经冲到了面前,慌忙举起斧头就砍!夏亚手里棱锤随意一挡!铿的一声,就看见斧头脱手飞了出去,那光头汉子痛叫一声,手臂发出了咯的一声,显然夏亚怪力所到,他不但武器脱手,就连骨头都折了!

  夏亚冲到面前,一棱锤下去,直接把他那光头脑袋砸成了稀烂,然后冷冷看了一样旁边的那几个马贼随从,忽然咧嘴一笑,那几个马贼面如土色,发了一声喊,齐齐的掉头跑了回去,夏亚将对方的实体从马背上推了下去!

  夏亚立在马上,这才对着对面的马贼队伍高声喝道:“还有谁不想活的!”

  他一声断喝,马贼里毕竟也有凶狠的人,顿时就一个马贼头子带了几个亲信冲了出来,来人一面策马冲来,口中狂叫不止。

  夏亚面色冷漠,忽然骑在马上,摘下聚啸弓,反手摸出一枚铁脊破甲箭!

  咻的一声,一箭射过去,顿时红光大作!那奔跑来的马贼头子被一团红光直接从马背上撞得往后飞了出去!人在半空,整个人的腰部以上上半个身子就已经爆裂开来,烂做了一团碎肉!半截残尸落在了地上!

  剩下的人顿时大骇然,纷纷掉转马头跑了回去!

  夏亚立在那儿,手持长弓,故意纵声长笑,又傲然骑马沿着对方阵前跑了一个来回,这才缓缓回去,上千马贼,居然无一人敢追赶!

  ※※※※※车阵之中,霍克红着一双眼睛站在车厢里看着外面夏亚那一人一骑的身影,忽然一拳砸在了马车上,口中狠狠的念着。

  “一骑挡千!原来一骑挡千的猛将,真的存在……妈的,老子自命豪杰,人家这才是真的英雄!”

  夏亚跑回了车阵里,翻身下马,忽然旁边就一条人影扑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夏亚的面前,霍克满脸狂热,眼睛都红了,一咬牙,将身上佩戴的短剑拔了出来,一剑割破了自己的拇指,然后在额头一抹,落下一抹血痕来!

  旁边的不少佣兵看了,都不由得惊骇起来!

  这分明就是野火原上的最高规格的投效的礼节了!

  如果夏亚此刻肯将对方的额头上血迹擦掉,那么就代表愿意接受对方的投效!

  “首领!!”

  “霍克!!”

  不少人惊呼,霍克却回头狠狠的瞪了那些人一眼,然后掉过头来,这个年轻的汉子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夏亚,目光闪动,满是迫切和狂热。

  夏亚面色冷峻,居高临下看了看这个霍克,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威严的笑意,这才走了过去,轻轻伸手,在霍克额头上轻轻一抹。

  霍克眼神里露出热烈的神采来,仿佛终于松了口气。

  站立起来的时候,神色就恭敬了许多:“大人,您如此勇猛,必然不是军中的普通人!还请您告诉我您的真实身份,也让我明白,我霍克到底是投效了哪一位英雄豪杰!”

  夏亚没说话,一旁的沙尔巴忽然大笑一声:“他!他是夏亚雷鸣!上次战争之中,亲手阵斩奥丁王子!又带领一千残军鏖战黑斯廷上万铁骑的,就是他!!”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