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天攻的悲剧】

   光秃秃的脑门,绿色的皮肤上沾满了汗水和灰尘,混成一团,一双绿豆般大小的眼珠子里满是热切和兴奋激动,尤其是下巴上居然都长满了一圈儿淡淡的棕红色的绒毛——嗯,长胡子了?!

  天攻!

  毫无疑问,这是天攻!是那位痴心缠绵,千里寻“妻”的痴情地精领主,开创地精界一代背背山先河的牛逼人物!

  此刻让夏亚吃惊的是天攻的模样。

  从前那个身材雄壮勘比人类壮汉的勇猛地精,此刻却瘦得下巴都尖了,一对绿豆眼也深深的凹了进去,眼眶周围隐隐的有一圈深色的眼圈。

  更可怜的是天攻的穿戴,夏亚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天攻,还是自己因为保护邦弗雷特那个死兔子不利而被抓捕,那个时候天攻交给了沙尔巴等人照看,当时天攻一身罗德里亚骑兵的装扮,虽然说不上有多华丽,但也是人类帝国精锐骑兵的装束,而且天攻在地精之中就算是身材高大的,那一身骑兵铠甲穿起来更显威猛,扛着一根大铁棒,嗷嗷叫得好像一条小公牛。

  此刻的天攻,明显的灰头土脸,身上套着一条破烂的铠甲——铁片几乎都被扒光了,里面内衬的皮垫也破破烂烂,一条破麻袋随便剪了个窟窿就套在腿上充当裤子,却有些太短,露出毛茸茸的两截小腿,那巨大的地精脚板上倒是还有靴子——却只剩下了一只,而且脚趾部分也早就磨穿了。

  可怜的天攻一看就是面有菜色,原本饱满的脸颊也凹了进去,看那样子也不知道饿了多久了。他这模样,哪里还像是那个纵横红色旷野威风凛凛的地精领主?那个连面对黑斯廷都敢挺着铁棒硬扛的地精猛人?

  活脱脱一个野火镇里的乞丐。

  夏亚坐在马上,被天攻扑上来一把抓住了小腿,眼看天攻的眼睛顿时就红了,那眼泪水都在眼眶里转啊转的,忽然这个地精就放声大哭起来,哭得惊天地泣鬼神,就如同屠宰场里开利市一样,那鬼叫的声音顿时将周围城门口排队拥挤的人群吓了一跳,就连夏亚也险些被这个地精从马上拽了下去。

  “快松手!”夏亚无奈叹了口气,天攻却死死抱住了他的小腿,还顺手在夏亚那鲜亮的昂贵的丝绸长裤上抹了一把鼻涕,只是拼命叫道:“老婆!还我!走,不行!不给!腿,你的!斯基斯基!不还,你,斯基斯基!脑袋,你的,斯基斯基!”

  这么乱七八糟的半恐吓半哀求的叫唤,夏亚也是听了三遍才听明白了,赶紧擦了擦额头的汗,苦笑了一声跳下马来将天攻拽起来,上下打量着这个家伙,叹了口气:“可怜的家伙,你好像吃了不少苦头啊。”

  这句感慨还没说完,就仿佛巧合一般,天攻那干瘪的肚皮发出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动静,犹如打了个闷雷一样。夏亚听得一笑,眼看天攻满脸羞愤,眼神欲喷火一样瞪着夏亚,夏亚终于叹了口气:“走,既然遇到你,什么都先不说,找地方吃饭要紧。”

  说罢,一划拉天攻的胳膊,拉着他就往城里跑。

  这地精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原本他身为地精领主,纵然凶狠残暴,但是在夏亚看来,却有一点比其他的地精要强的多——天攻至少是有洗澡习惯的。

  要知道大多数地精可是没有洗澡习惯的,甚至在地精种族贫瘠的语言里,都没有“洗澡”这个词语,试想一帮成天不洗澡的家伙,吃喝拉撒,穿的破破烂烂,散发着让人头晕的恶臭……可自从认识天攻以来,这个地精领主就显得很讲究个人卫生。

  可此刻跟在天攻的身边,隔着两步就问道了这个家伙身上一股子酸臭的味道,那衣服脏得几乎看不清本来颜色了,带着天攻进城,一路上走过的地方,行人远远就掩鼻快步闪开,还有远处一些镇子里的人对着天攻指指点点嘻笑说着什么。

  夏亚直接把天攻领进了路边的一下饭店里,也不顾老板那皱眉厌恶的表情,拍了一枚金币在桌上:“弄些吃的,多弄肉和面饼,在弄一桶麦酒过来。”

  看在金币的份上,饭店老板的表情才好看了许多,飞快的收了钱,不多片刻就有伙计搬来了一饮食。天攻一看见桌上的面饼和烤肉,顿时那眼睛就泛出了绿光!

  真的是绿光啊!这对眼睛盯着食物的光芒,就仿佛夏亚当年在山林里遇到的饿狼一样!地精大吼一声,一把抱住了那个木桶,也不用杯子了,直接仰头就轰轰灌下了一小半,酒水顺着他的脖子肩膀流淌下来,这哪里是喝酒,简直就是洗澡了,一桶酒灌了小半,天攻丢了酒桶,一手抓了三张面饼,一手握住一个大猪蹄,左右开弓,顿时就风卷残云,一桌子食物,顷刻只见就下去了三分之一。店里的伙计才端上来一锅热腾腾的番茄汁牛肉面汤,天攻一把抢过去,那恶狠狠的模样把小伙计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天攻被热汤烫得鬼叫连连,但是却丝毫不防碍一锅面汤顷刻就倒进了肚子里。

  周围饭店里还有其他客人,眼看这一桌吃饭这山呼海啸一般的动静,不少人都停止了进食和交谈,伸长脖子瞪大眼睛朝着这里观望。

  终于等天攻放下了锅,拍了一下鼓囔囔的肚皮,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夏亚很是同情的问道:“你饿了多久了?”

  天攻吃饱了之后,眼神里的光彩就明亮了许多,忽然就闪过一丝凶光来,叫了一嗓子跳起来,一把抓起屁股下的椅子,劈头盖脸就朝着夏亚砸了下去!

  “搞什么!”夏亚一惊,举手臂挡了一下,哗啦一声,椅子粉碎,夏亚被砸得双臂疼痛,木屑碎片险些刺进了他的眼睛里,夏亚退后两步,叫道:“喂,你发疯了么!”

  “骗子!人类!斯基斯基!你!斯基斯基!骗子!”天攻的吼叫声里充满了悲愤,眼看椅子碎了又去抬桌子,旁边沙尔巴已经上去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天攻,菲利普则刷的拔出了剑来,明晃晃的剑尖顶着天攻的喉咙,多多罗却已经吓得仰头往后栽了下去。

  夏亚看着天攻悲愤的样子,不免叹了口气,抬手示意沙尔巴放开它,又让菲利普把剑收起来,才苦笑道:“就算是我对不起你好了。嗯……”

  “骗子!人类!骗子!”天攻怒火不退,可是它左右环顾,却发现自己两手空空没有武器,它从前使用的那柄沉重的大铁棒也早就不在身边了,干脆就举起两个拳头朝夏亚扑上来,夏亚眼看天攻脚步虚浮无力,也不招架了,略微让开一步,天攻就一头扑倒了旁边的一桌上去,顿时汤水菜肴溅了一身,夏亚走过去还脾气的把它服了起来,眼看天攻还要发飚,夏亚也不躲闪,只是瞪眼喝道:“还想不想我带你去找奥克斯!”

  这句话果然比什么都管用。天攻的拳头还距离着夏亚的鼻子就那么几分,忽然就僵在了那儿,小眼珠转了转,终于放下手臂,叹了口气:“我要老婆。”

  夏亚笑了笑,重新拉起了天攻,又召唤来了饭店的老板来,让对方搬来新的桌椅和饭菜,重新坐下吃饭。这里是无法无天的野火镇,这种饭店里打架斗殴的事情极为寻常,所以老板倒也见怪不怪,只要夏亚答应赔偿打坏的东西,就算拆了这店门都没关系,旁边的食客也对这种动辄拔拳殴打的场面见惯了,原本还有人伸长了脖子看热闹,眼看这里打完,也就都一个个缩了回去继续吃饭。

  后来重新坐下,天攻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起了当初分别之后的遭遇。

  当初夏亚被抓捕,临走之前悄悄交待了沙尔巴等人照看当时正在养伤的天攻。

  沙尔巴也算是忠于托付,把当时伤势还没好的天攻带了回去。

  可随后夏亚这一关就被关了那么多天,一点消息也没有,天攻伤势好了之后,暂时住在了罗德里亚骑兵团驻地旁不远的地方,每天一有空就纠缠着沙尔巴等人询问:夏亚什么时候回来。

  当时众人正在为夏亚的安危担心,心情本来就不好,被天攻逼的着急了,也实在回答不出什么来。可天攻是一个愣头愣脑子的姓格,更不明白人类世界的那些弯弯绕绕和复杂的事情,只觉得这些人类一个个都狡猾莫测,好像都在蒙骗自己。

  天攻是一个执着的姓子,干脆就悄悄的跑掉了。独身一人跑回了野火镇去寻找夏亚——夏亚是在野火镇上被那些军队里的人带走的。

  它是一个一根筋的姓子,又憋了一股子气,来到野火镇之后自然找不到夏亚——当然找不到,那个时候夏亚已经跟着兔子将军鲁尔一起往燕京而去了。

  可天攻痴情无限,却不肯回红色旷野去当它的领主大人,放着好好的地精头子不干,却坚持留在了野火镇。

  找不到你?好!老子等!早晚等你回来出现!

  天攻的痴情果然坚持无双,就这么在野火镇上耗了下去。可是它一个地精,人类的语言说得磕磕巴巴,身上虽然原本还有几个铜板,但是两顿饭一吃,就清洁溜溜了,很快就陷入了困境。

  住的地方容易解决,反正地精们的曰子都是苦惯了的,天攻皮糙肉厚,休息的时候就干脆把外衣一裹,窝在镇子城墙根下角落里忽然睡上一夜——可住宿的问题好结局,喂饱肚子的事情就麻烦了。

  就算再不挑食——那也得有东西进肚才行吧。

  钱财花光了,穷困之余的天攻,自然就想到了地精们最擅长的活儿:抢劫!

  抢劫这种事情,但凡是身为一个地精,那都是与生俱来,根本就不需要去教的本能了。天攻扛了它的那根大铁棒,在野火镇外的一条偏僻小路上猫了一天一夜,饿得头昏眼花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一个过往的路人。

  可结果,可怜的地精领主还是失算了。

  这么说吧……野火镇是什么地方?野火镇上无好人!作为大陆上最大的一个无政斧的人类聚集点,这儿聚集了太多的各国的流窜罪犯,隐姓埋名的江湖大盗,还有各种被多国通缉的凶徒。

  结果天攻第一次抢劫的人,看似是一个白白净净的胖子,穿着富态,似乎是野火镇上的一个什么小商贩。

  可怜地精领主在草丛里蹲了好一会儿,全身被虫蚁咬了一个饱,才扯开嗓子喊了一句:“此山是我开。”之类的各族通用的抢劫套语。

  可结果……“此”字说出口的时候,对方这个白胖子就脸色一变。“山”字吐出来的时候,这个肥羊就已经飞身跳了起来,等天攻说出“是”的时候,肥羊已经掉头跑出了二十步!

  等这句话喊完的时候,这个胖子已经跑得连影子都看不到了!那惊人的速度,别说是影子了,就留下了一路烟尘!!

  原来这看似白白胖胖的被天攻当成了肥羊的家伙,真实身份是被拜占庭帝国通缉了多年的一个厉害的飞贼,一身轻身功夫大陆罕见,外号“没影摸着天”!无数商家联名出了赏金,多年来不知道多少厉害的佣兵武士团打他主意,却没一个能追得上这家伙。

  第二次抢劫,换了一条稍微过往行人多一些的道路,远远的来了一辆马车,那马车华贵,想来一定大有油水可捞,地精领主跳到路中心,又喊出了那一句抢劫匪徒的行业惯用口号。

  可结果这次马车停下,那赶车的马夫眼看路上遇到劫匪,居然也不害怕,只是一笑,坐在车上打量了这个地精两眼,嘲笑到:“多少年没遇到敢抢劫我们的盗匪了,没想到第一次居然就遇到一个跑到这里来的地精。”

  天攻正要说话,从马车车厢里走出一个老得几乎就快如土的老头子,那老头子穿着长袍,尖尖的兜帽,那老头子的相貌,天攻没看清,只是对方胸口别着的一枚金制的徽章,却闪闪发光,亮得刺眼!

  天攻毕竟不是那些没有见识的普通地精,他好歹也是一个地精领主,自然有几分见识,一看这徽章,就立刻意识到:自己又悲剧了。

  果然,对方念了一句咒语,一道巨大的闪电就把地精领主直接轰到了路边的旷野里去了。晕过去之前,天攻还心中悲叹了一声:妈的,遇到高级魔法师了……第三次抢劫……没有第三次了。

  两次抢劫花掉了天攻两天时间,他饿了两天,头昏眼花,连走路都打晃了,地精领主虽然鲁莽,却也明白,凭自己现在的状态,连铁棒都提不动了,真跑去抢劫——遇到了人,还不一定谁抢谁呢!

  思前想后,走投无路的地精领主只能重回野火镇里,一咬牙,把自己那根大铁棒卖给了一家铁匠铺子。

  那铁棒可是上等的材料质地,分量十足,铁匠铺子的人也坏,见它是一个地精,就欺负它不懂得行家,明明那铁棒卖了,换一个金币也够了,却只给了它六个铜板。

  可怜天攻拿着六个铜板,换了几块面饼,咬牙维持对付三天了,再次粮食告罄。

  不过它之前有了卖铁棒的经历,最后却想起来:铁棒可以卖,那老子身上的这套铠甲也能卖了。

  它身上这可是一套标准的罗德里亚骑兵团的骑兵甲,上面的铁片都是上好的材料打造,里面的内衬底子都是上等的牛皮!这么一套铠甲的造价就有一个金币!

  这套铠甲一直是天攻心中极为喜爱的——它虽然是地精领主,但是在遇到夏亚之前也从来没穿过这么精良的人类制造的铠甲。

  肉疼了好久,终于敌不过肚子里轰天的叫唤动静,咬牙跺脚下了决心——只是这次天攻终于聪明了一些,它想出了一个“天才“的主意来。

  铠甲上面那么多铁片,可以拆开来卖就是了,需要的时候卖一两块,只要能支撑几天,说不定就能等到夏亚那个家伙回来。这样的话,铠甲虽然少了几片铁叶子,也好歹比整个儿全部丢了要强得多。

  可怜的地精,简直比土鳖还土鳖!这铠甲卖的就是打造的工艺!它把好好的一套完整的铠甲拆了开来,今天卖一片,明天卖一片,却只卖出了废铜烂铁价。

  不过还在这么一身重铠,也有那个几十斤的分量,靠着卖这个,居然又支撑了不少曰子。

  最后铠甲上的铁片卖光了,就剩下了一个底子,可怜的地精再次面临饥饿的问题。

  这次它在野火镇上待了那么多天,终于找到了一条好的活路:

  乞讨!

  对于地精来说,它是完全不懂得所谓乞讨是什么意思的。它只是亲眼看见一群穿的破破烂烂的,和自己装扮相仿的家伙,每天蹲在道路和城门墙角的地方,一路叫喊,很快就过路的人随意丢下一两个铜板。

  地精大爽:原来来钱这么容易,好,本领主也这么干!

  它当即就寻了进城门之后道路上最热闹的路口,就往那儿一蹲,掏出从垃圾堆了拣来的一个破碗就往面前一放。

  结果果然来钱了!毕竟这野火镇里,乞讨的不少……但是他妈的,就算是在见多识广的人,你见过一个地精当街乞讨么?!

  这么新鲜有趣的事情,自然吸引了不少路人,那些路人看着新奇,也颇有大方的人就随意打赏,很快不到半天,天攻面前的那只破碗里就装满了铜板!

  天攻大爽,却不知道已经惹来了麻烦。

  原来这世上任何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野火镇上无好人,就连这些乞讨的家伙也都自由组织。每天乞讨所得,大家晚上回去之后再由首领平均分配,这样所有的乞丐大家都有饭吃。

  天攻这么一出面乞讨,占了街头最好的地方,还吸引了大部分路人的目光——道理就是这么简单:镇子里一共就那么多行人,大家都把身上的零散钱施舍给这个地精了,那么其他的乞丐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这还了得?!敢抢咱们堂堂的野火镇乞丐团的生意?!

  结果,天攻得了一大碗铜板,还没来得及去买些吃的,刚走到街尾就被一群乞丐给围住了。

  若是往常,它天攻的本事,还怕这群泥腿子?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连续饿了那么多天,走路都两腿发飘,多少天没沾过肉尾了,每天就吃两口面饼硬撑,肚子里那么多天没见油水,身体软的仿佛一团棉花,又没有了趁手的铁棒武器……结果,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发生了。

  堂堂的地精领主天攻,曾经和奥丁武神黑斯廷都正面抗衡过的地精强者,天攻大人……却被一群乞丐打得抱头鼠窜,这一天,野火镇上的人看见了一副有趣的场面:一个地精被一群乞丐追得满城乱窜。

  这镇子里乞丐实在不少,其中身强力壮得足足有一百好几十人!而且又是本土作战,道路熟悉,最后把天攻堵在了一个巷子里狠狠暴捶了一番,把个堂堂得地精领主打的满头包,临走的时候,那丧尽天良的乞丐团的头子眼看天攻穿的那条裤子是军中作造,料子相当不错,居然还把天攻的裤子给扒了走……可怜天攻连最后一条活路也被断掉了。跌跌撞撞起来之后,光着屁股在镇子里转了一天,最后找到了一条破麻袋,捅穿了之后套在身上,就算是勉强代替裤子了。

  它这下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城里的乞丐团视它如仇敌,它连乞讨都不能,如果再敢当街乞讨,直接就是一顿暴打。

  天攻心中气苦郁结,想起自己在家里的时候前呼后拥,威震红色旷野,现在落魄如此,不由得悲从心来。

  这要是换了别人,干脆就抬腿走人,回家算了!只要回到部落里,它就又是一个风光的领主。

  但天攻可不这样,它越发的执着起来,心中一片痴心,只想找到“老婆”,最后咬牙:老子都吃了这么多苦头了,如果不找到奥克斯就这么回去,岂不是全部都白费了!不回去,坚决不回去!!

  大概是这份痴情,终于感动了老天,今天天攻这天坐在城门外的城墙根子那儿,眼巴巴的看着道路的前方,终于等到了夏亚的到来!

  夏亚一问才知道,在见到自己之前,可怜的地精已经饿了三天没吃一口东西了,每天就只能在城里的水井旁灌上一肚子凉水——总算混一个水饱吧。

  如果再见不到,恐怕这位威震红色旷野的地精猛人,曾经力扛黑斯廷的地精强者,真能在野火镇这种地方活活饿死呢。

  “可怜,实在太可怜了。”夏亚也唏嘘了一番,拍了拍地精的肩膀:“想吃什么,和本大爷说!今天遇到了我,以后,管饱!”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