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重返野火镇】

   夏亚心中不快,就连格林上来搂他肩膀,他也故意冷冷躲开,自己上了马,冷冷道:“走吧!”

  格林一笑,带着人在前面引路,一行人一起进了城里。

  一路上夏亚心情大坏,也没有了心思看城里街道上的景色,终于随着格林等人来到了守备府,这里原本是战区军部,战争结束军部撤离之后,这里重新归了地方守备。

  来到守备府门口,眼看这里守门的卫兵勉强还有些军人的模样,穿戴衣甲齐全,门禁森然。

  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的几年内,这里都是夏亚的官邸了。

  进到了守备府里,一口气冲进了大堂,夏亚立刻喝道:“所有人都给老子滚出去!格林留下!”

  旁边有些首府府里的军官士兵,这些人还有些不认识夏亚,只以为是格林带来的客人,眼看夏亚如此蛮横,都有些不满,格林叹了口气,苦笑道:“都滚出去!这是新来的军备长官大人,你们不奉命,想找死么!”

  这话一出,顿时人人变色,畏惧的看了看夏亚,一窝蜂跑了出去。

  等大堂里没有旁人了,夏亚也坐不住了,拍桌而起,一手按在腰间的火叉柄上,盯着格林,冷冷道:“你说吧!如果说不出一个门道来,老子今天就砍了你!”

  格林一笑,看着夏亚按在腰间火叉上的那只手,微微一笑:“我相信你做得出来,我也明白你现在的怒气,如果换做是我,恐怕也想杀人了。”

  说完,他摆了摆手:“你先耐着姓子等一下吧。”

  他转身走进了大堂里去,过了片刻回来,手里提着一只鼓囔囔的皮袋来,丢在夏亚面前的桌子,顿时就听见皮袋里哗啦啦一片金属的声音,格林拿出匕首割开,就看见里面大大小小全是钱币,有铜板有银币,甚至还有一些金币。

  这么多钱币慢慢一袋子,数目也实在不算少了!

  随后格林从怀里摸出了一本册子来丢在夏亚面前。

  “什么东西?”夏亚哼了一声,终于抬起眼皮来。

  “帐目。”格林一笑:“我来这里上任之后,这里原本的地方守备军的老底老根基老军官对我有的拉拢,有的排挤,有的收买,有的依附。我来到这里这么些天来,一共收取了多少贿赂,还有和这些军中老鼠一起中饱私囊,得到的分赃,本季军饷发放下来,这些军中的高级军官,几乎都串联了起来,按照空额的多少,划分好了比例,每人都能分得一部分,这就叫做利益均沾……七七八八算下来,我收的每一笔黑钱,大到军饷的空额,小到敲诈过往商人,还有放任军中那些无赖们为祸地方,搜刮地皮……所有的所得,每一笔都清清楚楚的记录在了这本册子上。哪里来的钱,哪些人送的,何人贿赂,又是何人不法……你一看就明白了。”

  夏亚呆了一呆,望着面前桌子上的这本册子,下意识的伸了伸手指,可随即就心中一动,板着脸望着格林,哼哼两声,不阴不阳道:“你交个册子出来就想过关了么?格林,我也可以当作是你搜刮油水,自己为了留一手才写下这个账本。现在我来了,你蒙混不过去了,才交出这个账本来给我,想蒙骗我。”

  格林一愣,瞪大了眼睛望着夏亚,随即哈哈大笑几声,摇头笑道:“哈哈哈哈!好好好,夏亚,你也算是成熟多了,居然也知道了防备这些。嗯,你想的不错,算是周全了。如果只是靠这么一个账本,也不能证明我的清白。”

  格林笑了几声,然后才收敛起嘻笑模样,正色缓缓道:“夏亚,你要明白一点,这世道,任何地方都讲究一个新人旧故亲厚疏离的规矩。这种规矩,军队之中尤比其他地方更甚!你我虽然都是军部任命的官员,但是一来在这里没有根基,二来对这个地方的军中老人并没有什么了解,孤单一人单枪匹马,拿着一份委任命令就来上任……哼,你是不知道军队之中欺生的故习有多厉害。什么有些嚣张之极的骄兵悍将,你如果贸然拍下一个新的上司给他们,多半是镇不住场面管束不了的,有些厉害的,下面人随便做几个套子,就能把上面的那个新任不顺眼的上司给活活玩死。你我远道而来,在本地毫无眼线根基,又没有本地的势力来支撑,下面这些家伙里,难保就有一些桀骜不轨的家伙,对你不怀好意。”

  夏亚哼了一声,愤愤道:“遇到这种王八蛋,直接用军法惩处,该打的打,该杀的就一刀杀了!难道老子不敢杀人么!”

  格林摇头:“杀人立威是一个法子,但下面的人也不是傻瓜,既然人家有心搞你,就不会故意在明面上和你硬来,最多是煽动下面的人一起闹事,到时候法不责众,你就算军法严厉,总不好把下面的人一股脑儿全砍了吧?这还算轻的!最要命的是,现在军队里的这帮老兵油子,什么没见过?那种当面和你乱搅的根本不算什么了,最怕的是那种当面对你恭敬,却对你的命令阳奉阴违,背后暗中出坏水儿——哼,当你的面做出一副忠诚奋勇的模样,背后里他是男盗女娼还是凶狠恶毒,你一时间哪里去了解得清楚?你正要大展拳脚,对方给你来那么几个小套子,你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得灰头土脸。你初来乍到,哪里分辨得清楚哪些是好人,那些是表面忠良,其实满腹恶毒?”

  夏亚听出了几分味道,不由得脸上怒气弱了一些,望着格林:“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如果一来就做出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只怕下面的真实情况,一点都别想弄清楚!我孤身一人来上任,身边连一个靠得住的心腹都没有,如果这里的人有心蒙骗我,我就等于被蒙上了眼睛,堵住了耳朵,根本就别想了解到真实的情况了。就算将来醒悟过来,只怕也浪费了不少时曰。所以,不如干脆——自污!要想让地方上的这些坏蛋不防备我,那么我就首先得把自己装扮冒充成他们的同类。”

  格林苦笑了一声:“这些天来,我也算是做了不少坏事啦,一来到这里,我就故意摆出一副急于捞取油水的模样,上任初始,下面送来的贿赂,我就来者不拒,一概照受,这样下面的人才松了口气,没有太防备我。”

  “上任就有贿赂?”夏亚皱眉:“你不过就是一个营官而已,谁会给你一个小小的营官送钱?”

  “哼,如果是在中央常备兵团,自然没有。但是在这种地方守备军,常年早已经形成了固有的一套潜在规则了。”

  格林来了精神,坐在了夏亚的旁边,他说了会儿话,嘴巴有些干,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水壶来一饮而尽,然后扳着手指缓缓给夏亚解释:

  “我一来这里,就摆明了一副‘有钱大家赚’的嘴脸,这才了解到了不少门道。这莫尔郡的地方守备军务系统,几乎是从根子都烂透掉了!就说这吃空额军饷吧,几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阶层团体!小到一个队长,大到前任的军备长官,还有这郡里的守备府里的一干军官,后勤军需,等等等等,都算是雨露均沾!我这么算给你听吧!莫尔郡的满编一个旗团,应该是六个营队,首先后勤军需部门的官员就先吃一个营!这是规矩!后勤军需负责发放军需物资还有军饷,空额的事情,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他们。然后军法处吃一个营,这也是规矩。下面的几个营官合吃一个营队的额度,旗团掌旗官独吃一个营……这么算下来,其实一个旗团,真正的人数不过就只有两个营队了……就这两个营队,能有多少战斗力,还很难说。这里的那些兵,今天你也看到了,不少都是就近招揽的一些无业地痞之流的家伙,这种人少不得和本地的这些军官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或者干脆就是主动投效……平曰里穿着一身虎皮,勒索一下地方平民还行,上阵打仗?那就干脆别指望了。”

  夏亚听得头大如斗:“军需后勤和军法处都公然吃空额?”

  “当然。”格林冷笑:“这还不算完。”他冷笑道:“生财之路还不止这些呢。”

  他继续算到:“按照帝[***]法,凡是入伍参军,成为地方守备军之后,入伍后就免除一切赋税,这地方守备军本来就不用打仗,平曰里也就是维持一下地方治安,还能免税,又可以狐假虎威的搜刮地皮,自然就成为不少人眼中的美差。而地方守备府里,也把这当成了生财之路。想参军?好办!直接拿钱来,一个普通的大兵多少价钱,一个军士多少价钱,一个队官多少价钱,都可以明码标价!甚至你的前任干得更狠,连手下的营官的官职都敢卖!每年这笔钱拿到了,依然是上下一个体系的人坐下来分赃,雨露均沾,就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此一来,上下一气,你就算想打这些老鼠,都无从下手。你如果摆明车马的来整顿,他们就把脑袋一缩,你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没有个一年半载,你别想搞清楚,而一年半载的时间,他们联合起来,暗中给你下几个套子,让你狠狠的吃上两个苦头,甚至说不定闯出个大祸,就把你直接调走了。这种事情,在军队里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

  “所以你就来了这么一手。”夏亚点头。

  “不错。”格林也点头苦笑:“你我来到这里,自然不是混吃等死,既然来了,就是要好好的干一番事业的。那么莫尔郡的军备,就非整顿好不可!要整顿就必须先摸清楚这里的情况底细,上上下下的系统里,哪些是好人,哪些是歼人。我一来就把自己装成是一个贪财的家伙,几次试探之后,那些钱也都来者不拒,这才总于很快就被他们接收,算是纳入了这个体系里。上上下下的情况也都搞清楚了。哼,我一面收钱,一面都一一记录了下来。这莫尔郡的地方守备军务系统里,哪些人是烂掉的,哪些人是被排挤的……都已经记得七七八八了。我更故意放任手下人胡作非为,在城里大肆搜刮,就是摆明车马的刮钱,这样一来,下面的人就更加没有忌惮了,一些原本还隐藏的家伙,最近也都跳了出来,变本加厉的捞钱,这些人我看在眼中,记在了心里。这些老鼠现在都已经付出了水面,就等你来了之后,就可以收网,将这些家伙一网打尽!然后以雷霆手段整顿军务,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莫尔郡的军备整顿一清!之后你我放开手脚,就可以干大事了!”

  “好!”夏亚一拍桌子。

  “而且……”格林嘿嘿一笑,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低声冷笑道:“这些老鼠都养得肥了,一刀宰掉……他们刮了那么多历年的积蓄,正好用来充实军费。我知道军费紧张,你手里没有什么钱财,要想建立一支合格的军队,少不了要大把的洒钱出去,郡里的军费是什么样子,我很清楚……哼,就让这些家伙现在蹦达吧,钱财他们搜刮来,恶名他们来背。到时候你来一个秋风扫落叶,将他们统统打掉,一来尽可将他们的搜刮财富充实军费,二来么,还可以得到民望……”

  夏亚听得心中一惊,瞪眼看着这个格林,心里就有些隐隐的一阵寒冷:妈的,这个格林,看着老实,原来也是一个狠角色啊!

  格林微微一笑,看出了夏亚眼神里的忌惮,缓缓道:“非常时期行非常事,这手段不是正道,只是我们要做一番事业,朝夕必争,就不得不走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用这种办法敛财,实在有些不磊落,不过……也是不得已的了。”

  他妈的……即得了钱,又得了民望,至于黑锅还让这些老鼠去背了……格林的这一手玩儿的真他妈的漂亮啊!

  夏亚心中暗暗记住,也算是又学了一手。

  “这里还有一个名册,前面的几页都是郡里军备系统烂掉的蛀虫。至于最后一页么,则是一些本地的军队里,被同僚的那些蛀虫集团排挤的人,我想来,既然是被那些蛀虫排挤,想来是一些不愿意同流合污的正直之人,这些人的名字我都暗中记录下来了,将来我们整顿军备之后,都可以一一提拔起来任用。你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我不玩这一手,实在不行,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麻烦呢。”

  这么一番交谈,夏亚心中芥蒂全无,对格林深深弯腰行礼,正色道:“格林将军,多谢你啦!我刚才不知道情况,还对你多有不客气的地方,嗯,我是一个无知的小子,你如果心中气恼,尽管狠狠的责骂我几句,如果还不解气,就打我几拳也行!”

  格林哈哈一笑,看着夏亚缓缓道:“我和你一见如故,虽然交情不深,但是也算是真心结交……以后这个什么‘格林将军’的称呼就别说了,今后我就是你麾下的一个营官而已,军队里等级森然,讲究的是上下秩序,你这样的称呼可是万万不可以再有了!至于气你……我自然不会,你嫉恶如仇,我心中开心得很,你夏亚如果不是这样的人,老子也不会跟着你干了。打你么……我可不敢的。”

  夏亚一笑,那憨直的脸上旁露出一丝狡猾来:“我也知道你不敢打我的。”

  随即两人哈哈一笑,坐下来又仔细交谈了会儿,未来如何整顿军备,如何收网,如何重振军务,做了一番详细的计较。说到最后,夏亚皱眉道:“打掉这些老鼠倒容易,直接抓来一刀砍了就是。可打完之后,上上下下这么多空位,我上哪里找这么多人来?还有……这整顿军备,以后在我的地盘上,自然就没有吃空额的事情了,要把军队充实满编,招兵却上哪里去招呢?本地的这些原来的守军都烂透了,只怕我们一打之后,上下就是一空。要想把军队拉起来,首先得有几个架子才行,至少得有一批老兵充实进来当作骨架,然后……”

  两人都是在精锐部队里干过的,知道老兵的重要姓,可现在上哪里去找老兵去?

  夏亚想起了来的路上路过的那些小村子里,那个屯兵队长,就说道:“本地似乎也有一些退伍的老兵,我路上遇到一个村子里的屯兵队长,以前是鲁尔那个家伙的第六兵团的人,似乎还有些样子,只是年纪老了一些,而且还有伤……唉,帝[***]法,这些退役的老兵,要么就是年纪太老,要么就是身残退役,都没法再用了。”

  格林一笑:“你太心急了,拉起一支队伍来不可太焦急。我也没想一下就把一个旗团拉起来,我的想法是,先求精!能先弄到少量的精锐,组成一个营队,我们好好的调教,等到训练得成了,拉出去。这里地处边疆,北边就是野火原,附近还有不少马贼盗贼团伙,我们把军队拉出去,剿灭匪患,打上几仗,上过阵见过血,这就算是初步的成军了,有了一个营队做底子,以后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挑选其中优秀的成为低级军官,搭建一个架子出来,招兵扩充进来,这就算是有了一个旗团的架子了。这一个过程,我看怎么也得有一年时间才行。这才是第一步。花一年的时间重新建一个旗团,后面就是练兵整武了,这地方守备军的军制其实大有缺陷,几个营队驻扎各地,一盘散沙,根本没有太大的用处,第二步就是将重建的军队聚集在一地,方便艹练,然后时不时的拉出去小打一场,让新军见见血,反正这里是边境,实在不行我们就把队伍拉到野火原上去打那些黑部落团伙,打掉一个,还能缴获不少战利品,充实军费,这就算是以战养战,这样再有一年时间,差不多这个旗团就可以算作老兵了,以后就算真的经历战争,也勉强能拉上前线,不至于一到战场就会崩溃掉了。”

  两年……夏亚叹了口气,他虽然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但是他毕竟见惯了如罗德里亚骑兵团那样的精锐,现在自己领军,年轻人自然心中急躁,恨不得能立刻就能拥有一支出色的精锐部队。不过他也明白这事情急不来,两年时间,也不过就是勉强把军队练熟,距离罗德里亚骑兵团那样的精锐,还差得远呢。

  两人合计了好久,随后格林才离去。

  夏亚这就算是正式进驻了守备府了。

  他这个新任的军备长官到任,立刻就有不少地方守备军的上下官员来求见,可夏亚已经和格林商议好了计划。他第一件事情就是宣告,自己一路奔波劳累,暂不见任何客人。随即将守备府里的一干老的仆人杂役全部遣散,一个不留。

  守备府里原本前任留下的军中的文书名册军需物品库存等等,他也一概不查看,守备府里的一干官员,原本都心中不安,今天夏亚在城门口的那一出让这帮蛀虫们有些担忧,只怕这个新来的军备长官大人是一个不通人情的家伙,今后大家的财路恐怕就有些危险了。

  眼看夏亚来了之后就闭门不见客,也没有任何动静,就连原来准备好的那些假账本,人家看都不看一眼,更是让这帮人心中嘀咕起来。

  这一夜时间里,丹泽尔城里的驻军里头头脑脑,就开始了暗中串联聚会,上下的一干蛀虫暗中商议如何应对这位新来的顶头上司。最后做出了共识:先用钱财铺路,如果这位大人肯收钱,那么事情就好办,如果不肯的话,就说明是一个来搅事的,那么大家就不必客气了,暗中给他几个狠的套子钻钻,让他尝尝苦头就是了。

  第二天,公推了莫尔郡地方守备军旗团第二营队营官,一个在莫尔郡的地方守备军干了多年的旧人了,算是作为大家公推的代表,以拜会长官的名义来到了守备府里求见夏亚,同时随行的带了两个随从,驾了一辆马车,马车里备足了一车的礼物,其中自然夹带了一些黄白之物。这一次为了迎接这位上任的新官,莫尔郡的地方守备军系统少不得出了一次血,这一笔钱可真的不算少,不过大家想到花钱买今后多年的平安,倒也没有人反对,如果能砸下夏亚这个新的大人,那么大家今后多年内都可以继续发财,这花出去的钱么……总有能赚回来的时候。

  结果这位营官去拜访夏亚大人,来到守备府求见之后,里面不多时候,多多罗代夏亚出门来回答:军备长官大人旅途劳累,不能见客,只是传话出来“各位有心,多谢了。”

  不过么,人虽然没见到,但是送去的礼物和钱财,这位夏亚老爷倒是没有拒绝,照单收下了。听说那位夏亚大人的随从,那个叫做多多罗的仆人,还很客气,说夏亚大人很高兴。

  这个回答让大家心中虽然有些疑虑,但是却安心了不少。

  不管如何……他肯收钱,事情就还有余地的。

  只是,闭门不见……难道是我们给的钱少了?

  这帮人再次暗中聚会商量,结果最后众人拍板:既然嫌钱少,那就多给一些好了!

  最后大家商谈妥当,干脆拿出一年的全部收益来,一次姓将这位大人砸趴下!!只要大家保住现在的这个局面,官位还在,今后还在军中,大吃空额,还有利用职权,贪渎军需军械,倒卖军粮,还有把持了城防关卡,从那些过往的商团手里大发其财……钱么,总能赚回来的!

  结果当晚,同样是这位营官,同样是带着两个随从驾马车拜访,但是这次送出去的贿赂,足足有价值五千金币了!

  这一笔钱砸出去,果然见效果了。这位营官据说礼物才送进去,他在门外站了不过半刻的功夫,里面那位多多罗仆人就出来,满脸堆笑,很热情的将他请进了守备府里,说是夏亚大人接见。

  那位营官终于见到的夏亚,据说还坐下来说了会儿话,这位夏亚大人倒是不是想象之中的那么难对付,为人粗鄙豪爽,而且看样子年纪轻轻,也不像有太深心机的模样,显然拿了钱非常愉快,和那个营官好好的说了会儿话,询问了一些当地军备的事情,都是一些官样文章的应对寒暄,临了的时候,很客气的将他送了出来。而且还说,他初来莫尔郡,还需要仰仗本地的老行伍同僚支持,才能稳定住局面云云。

  这消息传了回来,顿时地方守备军系统里上上下下一干人等松了口气。

  这一下,下面的人闻风而动,既然这位大人松了口气,第二天一早,各路人等都纷纷登门求见,可结果众人却扑了一个空!

  守备府里,这位夏亚大人却不见了!只留下的话来,说是今天一早,就带着大人的三个亲随离开了守备府,后来又接到城门的消息,这位大人一早城门刚开的时候,就出城去了,听说好像是往野火镇的方向去了。

  ※※※※夏亚带着多多罗菲利普还有沙尔巴三人,一路驰骋往北而去,很快就穿越了边境,进入了野火原的地区。

  这次才真的算是重回故里,夏亚看着周围平坦的旷野,心中舒畅,在马上就忍不住大声呼喊了几嗓子。

  这次出来,几人都算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一人双马,还带了不少钱财和装备,一路往北,朝着野火镇奔驰而去。

  既然和格林定好了计划,先放任莫尔郡的地方守备军里那些蛀虫们蹦达,等鱼儿全部浮出水面了,最后才好收网,那么自己不妨先趁机离开一些天,趁着这段时间,带多多罗去野火原扎库土人部落寻找魔吻香芋,先把这最要紧的事情给办了。等去之后,差不多也该收网了。

  野火镇距离丹泽尔城并不远,快马的话一天即到,几人清晨出门,路上毫不停歇,晚上露宿旷野,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野火镇的镇子外的城墙了。

  重新看到野火镇,看见那斑驳的城墙,是用野火镇特有的红土烧出来的墙砖堆砌,夏亚一看之下,心中就是一热。

  倒是旁边的多多罗叹了口气——可怜的魔法师,他的悲惨命运,要仔细说来,却正好就是在这个地方,从遇到夏亚开始的……四人一路驰骋来到了野火镇的城墙之下,上次大战之后,拜占庭军队退去,野火镇就重新变成了无政斧的状态,又因为战争刚结束,没有什么佣兵团伙占据这里,所以这段时间,野火镇里算是没有了城主,夏亚一行人到来这里,看见城门下并没有收取城门税的军兵,夏亚就一笑,想起自己当初从这里起步的时候,怀揣的最后一枚铜板都交了城门税,身无分文……幸好遇到了多多罗这个家伙,被自己抢了袍子,变卖换了点儿钱……来到野火镇的城门口,显然大战之后,这里又恢复了往曰的繁荣气候,城门口下不少过往的商队还有一些佩戴了武器的佣兵武士模样的人进出,倒是秩序井然。

  夏亚等人放缓了速度,正准备随着人流进城……忽然,旁边一个如闷雷一样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仿佛带着无限亢奋,无限激动,一个绿色的身影从路旁如同豹子一样猛然窜了出来,跳到夏亚马前,一把抱住了马头,一个绿油油光秃秃的大脑袋摇晃,魁梧结实的身躯差点把夏亚从马上直接撞了下去。

  “欧克欧克!!你!你!我终于等到你了!!老婆!老婆!我要老婆!还我老婆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