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格林乱政】

   果然,夏亚听了菲利普的话,只是嘿嘿笑了几声,那古怪的眼神在菲利普的脸上打了个转,然后举起马鞭虚劈了一下,冷笑道:“你这个家伙少来探听我的主意,我可不糊涂,学那些总督?哼,老子现在只是一个军备长官,政务却不在手里,哪里有当军阀的本钱?”

  说完,也不理会菲利普的古怪表情,一扬马鞭,驰骋而下。

  沙尔巴不爽的看了菲利普一眼,哼了一声:“你这人胡说八道,把夏亚惹恼了,以后再乱讲话,小心老子拆了你的骨头。”

  多多罗也是看了菲利普一眼,一言不发,跟着追了下去。菲利普落在最后,脸上谨慎,心中却冷冷一笑。

  哼,这两个家伙,一个是莽汉,一个是市侩小聪明之人,都没有什么真的见识,这夏亚手下没什么人才,我只要能尽力得到他的信任,不愁没有出路。

  ※※※※三人继续赶路,夏亚对于农兵制的事情就绝口不提,路上又遇到了村落镇子,也没有之前视察的兴致,只是匆匆要了几匹马,一路上不停歇的赶路。让夏亚有些好奇的是,跑到最后,偶尔故意停下来看看后面,却没有再发现那位一路尾随的猛男大姐了,这让夏亚心中松了口气,又有些惊疑:难道她知难而退了?那样最好!

  四人风尘仆仆,先是到了莫尔郡的首府城市梅斯塔,梅斯塔城是莫尔郡所辖的四城六镇之中人口最多的一座大城,常住人口超过了三万,加上流动的来往商团还有原来这座边疆小郡首府城市寻找生计的临散人员,这座城市里的人口数量常年维持在五万左右,而且从地理上来说,梅斯塔城距离边境稍远一些,在安全上也是莫尔郡里最好的,因为地理原因,梅斯塔城一面靠山,三面都是平坦的平原地带,土地肥沃,正是富饶的产粮区中心,所以每年有大陆各地的粮商来这里收购粮食贩运出去,从而激发了这座城市的生机,粮食贸易带动了周边的其他产业,尤其以运输业最为发达,这座城市里最多的就是车马行,而车马行又带动了马市和牲畜的贸易,同时制造马车需要的木材业也渐渐繁荣起来,而周围地区的工匠也渐渐聚集在了这座城市里。

  莫尔郡的现任郡守执政官克林西亚,今年四十六岁,是一个标准的帝国中层官僚,并没有贵族头衔,只有一个爵士的称号(这种贵族阶层最底层的头衔是没有封地的,只是一个荣耀的头衔而已。),夏亚来之前就看过这人的资料,这位克林西亚郡守,在莫尔郡已经待了七年没有挪过屁股了,之前看到资料上对他的评价是:谨慎稳重,能力中肯。同时这人还是一个坚定的效忠皇室的官员。

  在这种边境小郡里一待就是七年,而且期间经历了和奥丁人的战争,不管如何,帝[***]队在边境集结,就近征集粮草,保证军需供给而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再怎么说,这位郡守的能力也是值得肯定的,和奥丁人大战之后,对这次战争的各种最终论调定了下来,该赏的赏,该打屁股打屁股,可是这位在战争之中苦心尽力供给粮食的官员却没有任何好处——足可见,这位郡守大人恐怕是后台不硬。否则的话,在这种边境小郡里当官,距离边境如此之近,而且每次大战,莫尔郡都是首当其冲,又要供给大军的粮食,又要战战兢兢的作人(每次大战,莫尔郡都是前线战区,战区军部都设在这里,那些燕京军部来的大佬,自然不会正眼瞧这个小小的边疆郡守一眼,反而他还要尽力伺候那些大佬。)所以,这莫尔郡的郡守的官职,在帝国的官僚阶层看来,实在不是什么美差,可以说是又吃了苦头又没有争到脸面。

  干了七年没能挪屁股,这为克林西亚大人如果不出意外,只怕会老死在这个官职上了。

  夏亚来到梅斯塔城,并没有见到这位克林西亚郡守,在郡守府里只见到了几个郡里的文职官员,一问才知道,这位克林西亚大人到下面的乡村里去视察春耕进度去了。

  这反而让夏亚心中对这位不曾谋面的郡守多了几分好感,不管如何,一个当地方长官的人能如此重视农务,不待在繁华的城市里享福,却跑到乡下去视察农务,也算是一个尽职的人了。

  当然了,夏亚不会以为这位郡守是故意落自己的面子——他一路狂奔赶路,对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到,算了正常的时间,自己应该是一个月之后到达才对。所以夏亚的到来,让郡手府里的诸位官员都是很惊奇:这位军备长官大人来得如此着急?难道是又要出什么大事了?

  梅斯塔城是莫尔郡的首府,是一郡的政务中心所在,但是夏亚却没有福气留在这个繁华安定的城市里享福了。

  他必须得到丹泽尔城去上任。

  历来帝国的地方的权力架构,都是军权和政权分割开来。在莫尔郡里,那位克林西亚大人领政,而夏亚则是领军。而且,帝国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军务的治所,一般来说都是和政务首府不在一个地方的。

  这并不是什么法律上的条文,却是一个潜规则了。

  原本莫尔郡的守备府是设在了丹泽尔城,那是为了应付奥丁人的那场大战临时搬过去的,而这次正巧,夏亚除了授予了莫尔郡的军备长官的职位之外,还兼了一个丹泽尔城的守备执政官。也就是说,虽然在莫尔郡,政务要听那位克林西亚郡守的命令,但是在丹泽尔城那个小城里,夏亚却是军务和政务大权一把抓了。

  而且,上面的命令也意思很明显,暗示夏亚将郡守备府就设在丹泽尔城。

  一郡的军备长官兼职郡守备治所的政务长官,也是帝国惯例,而且按照这个惯例,夏亚只要前往丹泽尔城上任之后,丹泽尔城的事情,郡守一般是不管的,只要夏亚不扯旗造反,或者别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大体来说,郡守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要把没一季的赋税上交,你就算在丹泽尔城里关起门来全城人玩捉迷藏,克林西亚也不会去干涉。

  这官场的管理,夏亚原本还不甚懂,却是菲利普一路上见缝插针解释给了夏亚听,夏亚越听越是皱眉,最后忍不住多看了菲利普两眼,心想:这个家伙倒真有些见识,我现在身边的人都是厮杀的粗人,这个菲利普当过武士团首领,而且从前混的不差,想来是有些手段和心机的,这样的人,却恰好是我目前缺乏的,只是这家伙从前为人恶劣,却不能太过信任他,还得防他一手才行!

  一问之下,夏亚才知道,自己这个郡军备长官手下到底有多少兵了。

  按帝[***]制,一郡的兵力满编是一个地方守备军的混编旗团,夏亚身为军备长官,也兼人旗团掌旗官。地方守备军的旗团编制,满编应该是三千人,所谓的混编,就是步兵骑兵混编,不像中央常备兵团那样严格区分兵种。

  纸面上的兵力是这么分布的:六个营队的战兵,每个营队三百五十人。一共两千一百人的战力,而除此之外,旗团里还有运输后勤辅兵等人,一共九百人,这九百人包括了一个运输营队,一个辅兵营队。运输营队负责后勤运输,而辅兵么,则相当于杂兵了,什么修建工事,建造营盘,维修城墙等等,算是工兵的范畴。

  当然,这只是纸面上的数据,真实算下来,就没那么多了。

  首先,因为农兵制和特玛军区制的崩坏,帝国的一半土地被军区所瓜分,中央财政紧张——这些军区只是象征姓的缴纳一点赋税,基本就等同于一个一个割据的地方军阀小国了。帝国中央失去了一半的国土,也就等于失去了一半的财政收入。财政紧张,军费自然就匮乏。

  下面的地方守备军,因为军费匮乏,极少能有满编的。所以,莫尔郡虽然是地处边疆的要害地带,但是这里的地方守备军的旗团,常年也就保持在了七成左右的编制。

  而就这七成,也还是“纸面”上的!

  历来这种杂牌军里,少不得一些军中的传统弊病:吃空额,喝兵血!

  夏亚接手的这个旗团,目前在编的只有两千人,四个营队的战兵,其中又有一个营队是驻扎在首府梅斯塔城的——而这个驻扎首府的营队,其实是已经算是脱离了夏亚的掌控了。这也是官场惯例,你一个军备长官一来,就等于从郡里割出一个城来给你了,等于郡守大人就少了一个地盘,那么作为交换,惯例上驻扎在首府的营队,也都算是归了郡守惯例的。以一个营队换一个城,这买卖谁也不能说是亏了。

  这是官场惯例,夏亚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可问题是,剩下的其他几个营队,那运输营和辅兵营先不管,剩下的三个战兵营,人数也是远远不足的。三个战兵营队,应该有一千人上下了,可真正实际的人数,能有五六百就不错了。剩下的那些人头,只是存在于纸面上的一页页名字而已,你要真的较真去找,能找到个鬼影才怪!只是每年发的军饷,这些空额的军饷,自然是流淌到了地方守备军的中下阶层军官的口袋里去了。

  甚至有些地方严重的,一些营队队官在地方小有势力的,就连家里的亲戚朋友,七大姑八大姨,还有家里的仆人杂役厨子,都登记在军队的花名册里,算作了兵员人头,算是每年国家花钱给他供养着一大家子人……而剩下这五六百实实在在的人头,也要精心挑选,除去那些老弱病残……按照一半的淘汰率吧,最后能掏出三百人来,就算是不错了。

  这一番算帐算完,夏亚叹了口气:“他妈的,我还真以为是个肥差,弄了半天,老子手下就三百能打的,三百人……等于是降职成营官了。”

  算完了坏账,自然还有好处。

  一郡的军备长官,那么一个郡的农兵也归他管理,屯田的收入,他可以截留下一笔来补充军费,还有地方的治安所巡逻队,还有税检监狱等等,都归他管理。

  莫尔郡四城六镇二十一村,人口大约有四十万左右。全郡的农兵,理论上来说,如果穷兵黩武的调集出来,拉出几万人的队伍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屯田归国家所有,收入用来养活屯兵,还有富裕,每年也有个一点节余出来让夏亚来充实地方守备军费。

  除此之外,治安巡逻监狱,还有税务监察——这些也都是大有油水可捞的。一句话吧:在莫尔郡里,凡是佩戴武器的,都归夏亚统管。

  在梅斯塔里待了半天,夏亚在郡守府里交接的文件手续,换取了一郡的军务帐目文册,就带着人前往丹泽尔城上任去了。

  好歹还有一个消息,让夏亚心中安慰不少。

  疯狗格林已经在多曰前上任,就任莫尔郡地方守备军旗团里的一个营官,而原本克林西亚郡守还接见了格林,知道格林是军中大大有名的人才,原本想把这位人才留在首府梅斯塔,请他带领梅斯塔的那一个营队,不过格林却婉言拒绝了,而是坚持前往丹泽尔上任。克林西亚虽然是地方官员,也知道一些帝国政局,知道格林是帝[***]方鹰系的人物,这位鹰系的人物显然巴巴的跑来这个边疆小郡,是和夏亚搭档来的,这么看来,这位夏亚大人,也是鹰系看重的人物了。猜到了这些,自然也没有阻拦,痛痛快快就放了格林上任。

  格林已经于十天前去了丹泽尔城,接管了一个营队。

  这个被鹰系内部公认拥有“名将之资”的人才打前站,想必丹泽尔城里的军务应该已经被他整顿的像点样子了吧。

  夏亚心中焦急,迫不及待就带着人离开了梅斯塔赶赴丹泽尔城。

  丹泽尔城是最靠近边疆的城市,从梅斯塔到丹泽尔城,快马奔驰了一天才到。

  这是夏亚第二次来到了这个边疆小城,一路连夜赶路,到达丹泽尔城的时候,正是上午时分,虽然大家都有些疲惫,但是在朝阳之下,看着远处道路尽头,那座小城的城墙轮廓渐渐清晰,这座按照军事要塞的标准打造的城墙,仿佛在朝阳下洒上了一片金色,远远的城墙上帝国鹰旗飘扬,两旁的农田旷野上还缭绕着没有散去的晨雾,这么一看之下,夏亚不免心中有些发热,一方面是马上就可以见到格林,另外一方面么,看着这座自己曾经见过的繁华小城,心中不免热切:以后,这就是老子的老巢了!!

  四人策马沿着道路奔驰,来到了小城之下,抬头仰望着城墙,十一米高的城墙巍峨,因为刚刚经历过奥丁人的战争,这里作为前线战区军部,城墙刚刚维修过,显得雄壮坚固。

  虽然是上午一早,但是因为这里正好是边疆贸易商路之上,城门口已经拥挤了不少等待排队进城的过往商队,那一辆一辆打车将城门口拥堵住了,还有艹着天南海北口音的外地人叫嚷喧哗,其中不乏很多人的穿着有些异国风情,还有一些看那模样明显就是身材高大的奥丁人,此刻两国刚刚交战过一场,这些奥丁商人就胆敢来拜占庭做生意,足显得胆大了,只是奥丁商人周围,旁边的人都远远避开,还有一些本地人远远看去,狠狠的吐上一口吐沫。

  夏亚一看这拥堵的城门,就是眉头皱了起来。这么多人排队进城,怎么城门口放行的速度如此之慢?

  他仗着身高力大,还有沙尔巴这样的大力士开路,很快就拥挤到了人群的前面,这么一看之下,夏亚顿时大怒!

  只见这城门下,城门虽然大开,但是城门下却用两架从军营里搬出来的尖锐木质据马,将城门下的地方拦住了一半。城门下数十个穿着地方守备军衣甲的守城官兵,懒洋洋的站在那儿,人人脸上带着嘻笑,一脸不正经的样子,为首两个年纪大一些的军官,更是一个满脸贪婪,另外一个贼眉鼠眼,坐在一张桌前,但凡过往的商团进城都要先登记——这倒符合帝国法令。

  只是这些家伙显然是在损公肥私,两个军官坐在那儿,满脸傲气,一个手里玩弄着马鞭,另外一个手里捏着一枚油印签章,过往的商队地上商会里办法的通行文书,这两人负责对照核实,然后放行。

  可夏亚在一旁看了会儿,却看得面色铁青。

  这两个混蛋坐在那儿,别人递上的文书,他们也只是粗粗瞧上两眼,并不怎么核实,倒是却做出一副傲慢的样子来,然后横竖挑剔,那些过往的商队都是走南闯北惯了的人,哪里还不明白意思?就有人凑上去,借着递交通行文件的时候,袖子了藏着一些硬硬的亮晶晶的东西,悄悄塞进军官的手里。

  这些守城的军兵倒也干脆,凡是给了贿赂的,就挥手放行,凡是有些不肯交贿赂的,就故意刁难,把人家的车队扣下来,一群士兵立刻如狼似虎的扑上去,一辆车一辆车的翻来覆去仔细检查,有些打包好的一箱一箱的货物也都翻得乱七八糟。

  这么一来,放行的速度自然就慢了许多。

  眼看城门堵塞,后面排队焦急的商队怨声载道,大家不敢骂这些贪婪索贿的官兵,却只好骂那些不识相,不肯上交贿赂的商队,周围骂骂咧咧一片,顿时就人声鼎沸。

  夏亚看了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大步挤开人群冲了上去,眼看一个商队头子一面擦汉,一面哆哆嗦嗦的在袖子里藏了几枚硬硬的货币递过去,夏亚上前一把按住了那个商人,将他往后一拉,站在了桌前,居高临下冷冷的瞧着坐在那儿的两个军官。

  这两人原本正要接钱,忽然看见面前挤过来一人,就皱眉,其中一个抬起眼皮看了看夏亚,眼看夏亚神色冷峻,那眼神里隐隐的含着一股子森然的味道,就先是心中一寒。

  毕竟夏亚是经历过战争的人,原本就实力不凡,又是几次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此刻一发怒,自然就带了一股子凛然的威势,这么看上去,已经颇有几分昔曰跋扈将军阿德里克的风采了。

  “干,干什么!”一个军官缩了缩脖子,但一看周围都是自己的手下,不由得硬气了起来。

  “进城!”夏亚哼了一声。

  “后面排队。”这军官皱眉,抬了抬下巴:“快快闪到一边去,若是敢扰乱秩序,把你抓起来!”

  夏亚为了赶路方便,也没有穿戴铠甲,而是穿了一身袍子,否则的话,他那一身丘山铠亮出来,这些军官也不敢如此放肆了。

  “扰乱秩序?”夏亚大怒,忽然就上前,双手一按桌子,就将那桌子举了起来,在军官的惊呼之中,轰的一声,一张桌子直接将一个军官砸趴下了,另外一个连滚带爬的跑到一旁,在地上滚得灰头土脸,还没爬起来,眼看自己的一个同伴被压在了那张烂桌子下面满脸鲜血,他立刻尖叫:“来人!抓!抓起来!抓起来!!”

  周围几十个士兵立刻拔出武器围了过来,看这些人的模样,一个个嬉皮笑脸,满脸无赖状,就如同街头混混一样,哪里有半天军人的模样?

  夏亚看得有气,怒气勃发,两个冲到面前来的守城军兵被他随意一手一个抓住脖子提了起来,远远的朝着城墙上丢了过去。

  砰砰两声,两个无赖士兵砸在城墙上,顿时摔得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几根,落在地上满地打滚吐血。旁边人还有一些蛮横的举起剑就扑来,有些则根本就是一些地痞之流,套上军装混饭吃的,眼看夏亚如此蛮横,却只是躲在后面鬼叫恐吓,一时也不敢上前。

  夏亚却哪里管这么许多,冲进了这群无赖士兵人群之中,拳打脚踢,片刻就干倒了七八个,好在他手下留了情,没有出狠手杀人,但是这些人也少不得断腿断脚,剩下的发了一声喊,丢下手里的武器,一窝蜂就朝着城里一哄而散,边跑还边喊叫:“强盗袭城!快跑!!!”

  夏亚气得险些吐血!

  这就是老子的老巢?这就是老子的军队?!

  疯狗格林!你他妈的来了这么多天,到底干什么吃的!!

  眼看夏亚一个人打跑了守城门的几十个官兵,后面的那些等待进城的商队路人顿时轰然喝彩起来,一时间一片叫嚣,有的大叫“打得好”,有的更是叫嚷“”这群混蛋,该一刀杀了!“倒是有两个老成持重的走过来,赶紧拉住了夏亚,好心劝道:“年轻人,赶紧跑吧!你这捅了马蜂窝了,一会儿他们纠集了人出来,你要吃苦头的!”

  夏亚哼了一声,先谢了对方好意,咬牙道:“这城里的守军,都是这么混蛋么?”

  旁边的商人有的就愁眉苦脸,无奈诉苦道:“从前还没这么嚣张,虽然以前过往偶尔也会沾些好处,但是却好歹还能过活。可前些曰子来了一个格林大人,这位大人听说是从奥斯吉利亚来的,后台很硬,这位格林营官大人来了之后,变本加厉,凡是地面上的地痞无赖,都被他收罗到了军中,这些人把城里弄得乌烟瘴气,还在城门口开关设卡,公然索贿,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此刻城里驻扎的其他几个营队,眼看格林发了大财,也都有样学样,都和格林串通一气,两个城门口都是这样,这些无赖军兵简直比强盗还狠啊!”

  这话一说,顿时引来旁人的符合,一时间众怒纷纷,将城中的守备军骂得狗血淋头。

  夏亚听得心中惊奇!

  格林?!

  格林??!那个疯狗格林?!

  那个在奥斯吉利亚公爵塑像前默默行礼,那个不畏军阀权贵的严谨军人!!怎么一出了燕京来到地方,就变成了如此不堪的模样?!

  难道他之前在自己面前的那副气概,都是装出来的?!

  夏亚心中大怒,上去一把抓起了那个被砸在地上的军官,将他提了起来,喝道:“说!你是哪个营队的!你的长官是谁!”

  那军官口中吐血,在夏亚的威严之下,早已经双腿哆嗦,支支吾吾道:“我,我是第一营的,营头是格林大人……”

  “该死的!”夏亚一把将他扔在地上,心中怒火中烧。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听见城里传来了一阵喧哗,随即脚步声枭枭,一队士兵蜂拥跑了出来,手持刀剑武器,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营队营官皮甲的武士,身材高挑而消瘦,正是多曰不见的格林。

  格林身穿军中的装束,立刻就和燕京见到的那个消沉的军人不同了,全身都爆发出了一股逼人的英气和神采来。远远的一看见夏亚,格林就是大笑,回首喝道:“都把武器收了吧!哈哈哈哈!”

  旁边就有好心人赶紧低声劝夏亚:“快跑吧!这个家伙很厉害的!”

  夏亚站在那儿,眼睛死死盯着格林,格林大步走了上来,张开双臂就要拥抱夏亚,夏亚却侧过身子躲开,冷冷的瞪着格林,咬牙道:“格林,好一个疯狗!你来到这里这么多天,做的真他妈的漂亮啊!老子才一来,就看到了你的手段了!”

  格林脸色不变,微微一笑,对身后那些满脸蛮横,一看就不是善类的“士兵”们喝道:“都老实一些,不许造次了!这位是咱们新来的军备长官,夏亚男爵大人!都他妈的收了武器,上来行礼!”

  这话一出,周围顿时哗然一片,旁边先前有人出言指责城中军队的,顿时就吓的脸色苍白起来,心想这群官兵都是蛇鼠一窝,我刚才当着人家的老大面前骂了那些话,只怕要倒霉了!

  不少人存了这些念头,就纷纷往人群里退缩了进去。

  夏亚盯着格林,咬牙低声喝道:“你少他妈的给我饶话!格林,你来这里做的什么狗屁事情!你如果不给我说清楚,老子才不管你什么来历,军法砍了你的脑袋!”

  格林看见夏亚的眼睛里满是怒气,很显然是真的动了杀气了,他却也丝毫不急,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进城,我慢慢告诉你。”

  顿了一下,眼看夏亚的神色依然满是敌意,格林叹了口气:“莽撞的小子,我的为人你还不信么?听我一次,回头我自然给你解释,到时你要打要杀,也随便你了。”

  夏亚哼了一声,他心中虽然恼火,但是终究也还有几分期待:鲁尔和阿德里克都如此推崇的人物,而且以格林以往行事的模样,他的为人,怎么会做出如此不堪的举动?

  终于还是被格林说动了,格林拉着夏亚就往城里走,随意嘱咐了几个手下的军官接管了城门守护工作,维持秩序。

  夏亚走了几步,却忽然站住,喝道:“沙尔巴!”

  沙尔巴立刻应了一声。

  “老子进城,你先留在这里盯着!!”夏亚冷冷道:“你给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里如果再有人敢乱搞事,索取贿赂,左手拿的砍左手,右手拿的砍右手!若是有人作乱,你直接砍了脑袋来见我!”

  沙尔巴立刻挺直身子应了一声,刷的一下拔出了剑来站在门口,他原本就生的魁梧雄壮,此刻往那儿一站,更是如门神一般。

  夏亚说完,杀人的眼神扫过格林手下那些军兵,顿时人人畏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