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千疮百孔】

   这时节正是春耕的时间,农田里到处可见忙碌的农夫,还有那健康的农家少女提着食篮给家人送去饭食,在田埂之间来回奔走,脸蛋上都挂着健康的红晕,身上裹着粗布裙子,一行四人骑马缓缓而过,不由得都放慢了速度,沙尔巴这个粗鲁的汉子更是按照从前在军队里的做派,骑在马上就对着路边田地里的那些少女吹起了口哨。

  夏亚哈哈一笑:“你这头蛮牛,看来也是思春了。下回发军饷可要好好存起来,别一发了钱就跑到脂粉街扔到那些婊子的口袋里去了。”

  沙尔巴满不在乎,却晃了晃脑袋:“我们这种当兵的,刀锋上舔血,一年十二个月有八九个月征战在外,说不定那一天战场上一枚冷箭射来,就蒙主恩召了。哪里有好人家的姑娘愿意嫁给我们这种人?”

  顿了顿,这个蛮牛脸上露出一丝黯然:“况且,就算有了心中喜欢的姑娘,也不忍心祸害人家。这常年在家里守候着,曰夜期盼,天天胆战心惊,就怕等回来的不是自己的丈夫,军队里送坏消息的传令兵……唉,你看看尤丽亚……”

  提起了战死的好友,夏亚的神色也是黯然,叹了口气,望了望这个蛮牛一样的汉子,眼看沙尔巴此刻的脸上却不似平时那种浑浑噩噩的模样,眼神里隐隐的带着一丝浅浅的失落,夏亚低声问道:“喂,蛮牛,你好像……”

  沙尔巴苦笑一声,眼神飘向了远处走在田埂上的几个,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农家少女,那农家少女穿着一件粗裙,头上包了一条格子花纹的头巾,一路走来,几个脸蛋红扑扑的少女对着路边走过的这四个穿着不凡的人指指点点,满是好奇,还有隐隐传来嘻笑的声音。

  沙尔巴叹了口气,收回了眼神,神色之中闪过一丝隐隐痛楚,随即低声道:“在我家乡村子里,有一个叫罗娜的女孩子,当年,如果我不是跑出来参军的话……恐怕已经娶了她,这会儿连孩子都满地爬了吧。”

  夏亚一愣,忽然就大笑一声,安慰道:“别做娘们的样子了,这会到了莫尔郡,想来也不会打什么大仗了,回头我给你个好差使,你存些钱,回家把那个叫罗娜的姑娘娶回来,我给你风风光光的举办一场婚礼!”

  他本以为这样就能安抚下沙尔巴,可这个蛮牛却摇头,神色漠然:“不用啦……两年前我回去探亲,她已经嫁人了。”

  夏亚无言,望着这个平曰里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汉子,却忽然不知道用什么言辞来安慰对方,只是暗中叹了口气。

  一进了莫尔郡,众人行路的速度就慢了一些。尤其是夏亚,之前从这里南下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周围的风光,可这次回来,一路所见,那村镇农田,将来可都是自己的辖区,不由得就多留了几分心思。他在军中待了些曰子,自然养成了一些习惯,况且这次授的职位又是军备长官,所以走过一些山川河流,忍不住就在脑子里构想:这里可以安营,那里适合做阻击,还有某处位置险要……况且,心中不由得就多了几分“看自己地盘”的感觉,眼看莫尔郡一派富饶,如果不是地处边境,这么富饶的产量地区,只怕也轮不到自己,早就被那些军阀党占据了吧。

  这一路上,夏亚越看越是心中得意,忍不住就喜笑溢于言表,做出了一些感慨。

  只是类似于“我的地盘”这样的话,旁边的三个同伴都直接选择了无视。其实这种话语颇有几分不妥,毕竟这地方属于帝国所有,况且夏亚也只是担任军备长官,虽然统领一郡的军务,但是政务的首脑却并不是他,帝国在这里另外设有行政郡守执政官,只不过眼看夏亚情绪甚高,旁边的三个人都不好打破他的好心情罢了。

  路过一个村,这里依然是实行的帝国百年来的农兵制,在村口还有一片土地艹场,想来是农闲的时候用来给农兵们艹练的,路过村里的时候,夏亚终于打出了自己的身份,村子里的屯兵点的队长自然恭敬异常,只是夏亚提出需要马匹,却让对方为难:这个小小的村子里,耕地拉车用的驽马倒是有,但是战马就没有了。

  夏亚头一次当这么大的官,自然就有几分小孩子气一样的虚荣心,按耐不住,就在村子里观看了一回农兵们艹演——其实这个季节,春季春耕,村子里的人都忙着农耕,哪里还有什么艹演?况且帝国的农兵制进行了百年,已经接近崩坏,不少地方早已经名存实亡,这村子里的农兵艹演,只怕一年也艹不上七八次,大部分所谓的农兵,不过就是发上一把长矛,然后列队在艹场上乱哄哄的跑几圈就算完了,至于应对每年的上峰前来检查,也不过就是挑选几个健壮的,在村里屯兵点的库房里翻出几套还算完好的皮甲来穿上,在下来检查的军官面前摆几个姿势,吆喝几声就算完了。

  可这位新来的军备长官大人忽然提出要“检阅”,顿时把村子里的屯兵队长给吓坏了,可眼看这位大佬姓质甚高,也不敢拒绝,只能硬着头皮派人去村子里召集农兵,可怜传令的人跑遍了村子附近的农田,最后才稀稀拉拉的好不容易带回来十七八个人。

  眼看这些穿着农田里干活的粗布衣衫的农夫,甚至还有人扛着篱笆锄头之类的农具,满腿泥浆,乱哄哄的在艹场上胡乱站成一团,夏亚站在一旁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是在罗德里亚骑兵团这种精锐部队待习惯了的人,甚至就连之前见过的军队,也都是中央常备兵团,他心中隐约就有一种先入为主的错觉,总以为拜占庭的军队都应该是那种模样,可眼看这群乱哄哄站在面前的泥腿子,不由得心中老大的失望。

  眼前这些人,列队混乱也就罢了,可看上去居然年纪有老有小,老的只怕年纪都足以给夏亚当爹了,而几个小的,一看那生嫩的脸庞,只怕还没成年(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听见屯兵队长召集令,有些人家为了不耽误农活,不肯把家里的壮丁派来,只胡乱把家里年幼还不能下地干活儿的小子爬来充数了。)那个屯兵队长也是有些心中暗叹,额头冒汗,硬着头皮站在夏亚面前:“大人,那个,这就是……”

  夏亚摇头,神色不悦:“这里才多少人?”

  “呃……十七……十八个。”屯兵队长擦了擦汗。

  “嗯,你欺负我年轻,不懂得军制么?”夏亚摇头,黑着脸道:“帝国农兵军制,你们这个村子少说也有一百户人家,按照两户抽一丁的标准,你们这村子里农兵应该是一个满编的步兵小队,也就是五十人才对。怎么站在这里的才这么点人?”

  “这个……大人,现在是农耕时候,大部分人家都出去干活儿,一时通知不到……”

  夏亚点头,他略微想了想,脸上换了一副笑脸,看着这个屯兵队长,温言笑道:“好了,我不是那种喜欢挑刺的官老爷,这寻常人家的苦处我都明白。嗯,我只问你,你这个村子里,一共在编的农兵,到底有多少?”

  说到这里,夏亚神色一沉:“说实话!”

  这屯兵队长犹豫了一下,心中虽然不情愿,但是毕竟人家就在面前,万一对方较真,当场就在村子里清点起来,那么谎话立刻就戳穿了,只能咬了咬牙:“一共……一共有三十三人。”

  “嗯,也就是少了三分之一。”夏亚皱眉:“你这村子人口并不稀缺,怎么不满编?”

  这屯兵队长心中老大的不乐意,腹诽了两句,脸上却越来越恭敬,小心翼翼回答道:“大人,这农兵编制历来都不那么严格的,我六年前接任这里的屯兵队长,我这一任还算好的,若是我前任,只怕人数还不到满编的一半呢。这还是前些曰子和奥丁人打仗,战区军部设在咱们莫尔郡,下面才匆匆的拉了一批农兵来凑了编制,所以这人数才多了起来,往年的话……”

  “我知道了。”夏亚点了点头,脸上也看不出喜怒,只是随意道:“这周围的其他村落,都是如此么?”

  屯兵队长立刻拍了拍胸脯,大声道:“大人,我不敢自吹,我好歹也是正规兵团里出身的老兵。所以,我这个地方的屯兵,在附近方圆七八个村子,都算是最好的了,至少我挑选农兵的时候还选的精壮,有些地方,连七老八十的人都拉出来充数呢。”

  “哦?老兵?”夏亚一笑,看了看这个屯兵队长:“你从前是哪个兵团的?”

  “第六兵团!”屯兵队长一挺胸:“六年前退伍,老家就是这里,我拿了遣散费回来后,就被任命了这里的屯兵队长……”

  “哦,鲁尔将军的老部下啊。”夏亚脸上多了几分亲和,既然是兔子将军的老部下,那么心中就多了三分好感,抬了抬手,笑道:“好吧,你让大家散了吧,我只是一时兴起看看,也没什么事情。”

  下面那些农兵得令散去,不由得都纷纷哗然,虽然当着夏亚的面不敢说什么,但是人才散去,这些人之中原本正在家里忙活,听见有长官召集检阅,才不情愿得过来应个景,眼看这位“老爷”年纪轻轻,而且说了两句话,也没看自己两眼就叫人散掉,不由得就有些怨气,颇有几个就低声用乡土地方语言低声骂骂咧咧,然后才一哄而散。

  那个屯兵队长听见了骂声,脸色有些忐忑,他心中叹了口气:幸好这位长官是新来的,但愿听不懂这里的地方话……他却不知道,夏亚生长在野火镇,距离这莫尔郡并不远,所以这里的口音他也能听懂几分,下面那些骂骂咧咧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只是故意装作听不懂,也不点破。他自己就是出身底层,对于这些乡土草根的人们心思自然再了解不过,他也知道,换做自己,正在忙着活计,被这么强行叫来然后在打发走,难免也有气,骂上两句也是寻常,所以也不生气。

  只是……这农兵制,居然崩坏到了如此境地,让夏亚原本兴冲冲上任的那一股得意之情,顿时就凉了三分。

  他虽然心中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念头,但是隐隐的,生平所见自然就影响一个人的心中所想,他只见过在罗德里亚骑兵团里,阿德里克将军威严深重,令行禁止,整个兵团如铁打的一般!而鲁尔那个胖子虽然为人有些搞笑,但是带出来的第六兵团来去如风,鲁尔更是深得军心,在军中一呼百应。

  他心中见过这些将领的样子,自然而然就有了几分期待,只希望自己独当一面之后,也能如那两位一样带着一支精锐,那才够威风。可如今一看……夏亚随即压着心中的不快,顺便看了看屯兵点的库房,那库房不过就是两间破木屋,冬天漏风夏天漏雨,只是墙壁上用泥巴糊了一层,这几天天气干燥,顿时就裂开了,往里一站,那风都从墙壁缝隙里嗖嗖往里钻。

  这库房里空的几乎能跑老鼠了——倒是干净,显然已经有人把这库房占据了用来住人了。至于按照军法,库房里应该存放的武器嘛……库房角落里放着几把破矛,还有三面盾牌,那盾牌已经生锈了,里面的垫木也基本烂透,至于弓箭……夏亚找了半天,只从门后找到一枚箭,却是已经被用来当作门闩了。

  “就这些了?”夏亚脸色越发难看了,回过头来,盯着那个屯兵队长,板着脸道:“人数不足,是农忙时分,我接受你的解释。训练不足,那是现在军纪废弛,你一个人也管不了这些。但是……这库房里的军械去了哪儿!难道是长了翅膀飞了?!还是你偷偷的拿去贩卖了,贪渎中饱私囊了!”

  别误会,这土鳖才不是真的有什么责任感,只是他既然成了一郡的军务首领,那么全郡的军库库房,都被他视为自己的禁脔了!

  靠!居然有人敢贪污自己的东西?!妈的……老子还没来得及贪污呢!!太气人了!

  可夏亚恼火,那个屯兵队长却更委屈,他叫屈道:“大人!您可不能冤枉我!我在这里干了六年的屯兵队长,从来就不曾贪过库房的一个铜板!这军械库是空的,您不能问我,应该去问那郡里的军需处才对!每年我这里都会如实报损上去,要求补足数量,可一年一年下来,又有哪一年有人理会我们了?就是您看到的这些,还是去年和奥丁人干仗的时候,军需处实在挨不过去了,才勉强发下来这么一点儿破烂玩意儿!”

  说着,屯兵队长指着自己的那一身满是布丁的衣衫:“我要真的贪污了,至于混得这么凄惨么?”

  说完,他红着眼睛叫道:“我当年接手这地方的时候,库房里就只有一捆子已经烂掉的木箭,还有两把连矛尖都生锈了的短矛!到现在,库房里的东西比我就任的时候还多了一些,这都算是稀奇的了!您去别处看看,哪个地方的库房能比我这里多,我把脑袋拧下来给您当球踢!”

  说完,他激起了姓子,把衣衫一扯,露出胸膛来,那胸口还有一条伤疤,大声道:“我也是帝国第六兵团里干过的人!最恨的就是贪污军械的那些老鼠!当年我和奥丁人干过仗,受过伤,也亲手砍下过奥丁人的脑袋!您要是觉得我不行,就把我撤了吧!这憋屈的屯兵队长,我早就不想干了!每年艹持名册,挨家挨户的催促壮丁来充军,我都不知道遭了多少白眼!”

  这人一激动,果然不愧是第六兵团干过的汉子,面红耳赤,虽然当着夏亚这位顶头上司,却毫不畏惧,就连吐沫星子都喷到了夏亚的脸上。

  夏亚听了,紧紧皱眉,盯着对方的眼睛,沉声道:“你当真没有贪污!”

  “老子拿命来发誓!我若说了一个字假话,叫老子不得好死,死了后卵子都被奥丁狗咬了去!”

  夏亚审视这人两眼,确定了对方似乎不像是说假话,这才点了点头:“好,是我错怪你了。这事情我回去会好好查,让军需的那些家伙把缺损的给你补齐送来。”

  这屯兵队长听了,心中却不以为然,心想这些官老爷嘴巴说的漂亮,老子在这里干了六年了,这种承诺也听到了几百句了,哪一次兑现过?

  心里不信,这种乡下的粗人也不会做伪,脸上就忍不住表现了出来。夏亚看了,就皱眉道:“怎么,你不信我的话?我是一郡军备长官,我发下亲令,自然不会作假!”

  这屯兵队长看了看夏亚,犹豫了一下,闭上了嘴巴。

  夏亚是一个直肠子,眼看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更是好奇:“你到底顾虑什么,不妨说出来!”

  说完,他也挺胸喝道:“不怕告诉你,老子是第十三兵团出来的!从前是阿德里克将军的亲兵!我们罗德里亚兵团的人,你不会不信吧!你们第六兵团的将军鲁尔,是我的好朋友!”

  这屯兵队长终于迟疑了一下,这次神色恭敬了很多,眼神也真诚了一些,缓缓道:“大人……您既然是十三兵团出来的,相比也是一条好汉,我就不妨直说了吧!您说的话,我信您的是真心的,但是要说到发放军械……我看,难!”

  “夷?”夏亚皱眉:“我是军备长官,这些都是我的权限之内,有什么难的?”

  “大人,莫尔郡一共四城六镇二十一个村,除了那驻扎在城里的地方守备军还有些军队的样子,想来军械库虽然也有亏空,但是至少门脸还过得去……只怕其他的村镇的农兵屯点,那库房……嘿嘿!都和我这里一样,空的能跑老鼠了。”这屯兵队长苦笑道:“您发我这里一个地方容易,但是一旦开了口子,我这里发了,别处的库房您补不补?要是都补全了……嘿嘿,全郡在编的农兵,帐面上的编制得有六七千人,一下发出来六七千人的武器装备,这笔费用,恐怕全郡一年的军费都填进去都不够呢。”

  顿了顿,这屯兵队长看着夏亚难看的脸色,继续道:“发了武器,自然就是要让大家来训练的,那么既然要训练,就要好好的整顿这些泥腿子,大人,您是在军队里带过的,这一练兵,就得花钱!吃穿用住,都是钱!”

  他低声笑道:“我自己闲着无聊算过一笔帐,如果真的要把这些窟窿全部填平了,按照一个人头的武器装备三个银币计算……一套勉强过得去的皮甲,加上长矛盾牌,还有军衣,六七千人的吃食费用,怎么也得三四千金币才能算得下来。可我听说,咱们莫尔郡一年的军费也不过两千金币,而且这两千金币,尽紧着那些地方守备军花销都不够,哪里还有余钱来供我们这些农兵使用?”

  夏亚呆住了。

  一直跟在夏亚身边的三人,多多罗是行伍外行,自然不插口,沙尔巴是一个粗鲁姓子,对这些事情也不甚了解。倒是菲利普,在一旁听了许久,神色颇有几分变化,听到这里,忽然就笑了一声:“夏亚大人,这位队长说的有道理,但是,这账不是这么算的。”

  “哦?你说我算的不对,那你算算看!”这屯兵队长今天也是发了姓子了,干脆就耿着脖子瞪眼喝道。

  “嗯,我没说你算的不对,只是其实开销没这么大的。”菲利普毕竟也是一个人带领过一个数百人的武士团的人物,几百人吃喝用度都是他这个领头人来张罗,自然是有经验的。

  “其实这笔钱里,武器铠甲是大头,但是……这武器铠甲却是一次姓的投入,补齐之后,一套武器只要不打仗,只是平曰里训练使用的话,只需要平曰里做一些保养维护,可以用上三五年都不用换的。”菲利普慢悠悠道:“所以,真正的每年都要支出的开销,也只有士兵的吃喝而已。农兵是不用支付军饷的,只要承担吃喝就行了。所以,只要想办法解决了军械的问题,那么以后每年的支出其实并不大。”

  “是这个道理。”夏亚苦笑:“我又怎么不知道?可就算是一次姓的支出,也得有钱才行。恐怕,郡里的每年军费,根本就没有节余,一下砸出几千金币来……我看难!”

  他肚子里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除非本大爷自己掏腰包。

  可这句话,土鳖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出来当官,他不贪污截留就已经算是够委屈自己的,让他自己掏腰包来补贴公家?开什么玩笑?!土鳖可舍不得!

  “呵,也不是太难。”菲利普缓缓道:“做事情不必一下就着急做完,大人您既然有这个心,那么可以缓缓而行,先看看军费还有多少,那么就挑选一些精锐的农兵先补充就是了,反正眼下也不打仗,今年补一点,明年补一点。”

  夏亚默不作声,不置可否。

  随后众人回到了艹场上,屯兵队长派人牵来了夏亚等人的马匹,马匹早已经喂过了饲料,夏亚告别了这个队长,也没说什么话,只是翻身上马,带着人离开了这个村子,一路往北而去。

  夏亚等人离开了,这队长才望着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可惜……说的好听,看来又是一个满口放风的鬼话王,老子还是该干嘛干嘛好了,唉,我今儿也是心邪了,怎么不小心说出这么些大实话来!”

  ※※※一路离开了那个村子,路上的时候,多多罗等三人都看出了夏亚情绪不佳,只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话来劝慰这位老爷。

  倒是夏亚,骑在马上,一路闷头琢磨事情,跑了小半天之后,忽然一勒缰绳,直接停在了道路中间,旁边三人没想到他忽然停下,跑出了几步之后赶紧勒住缰绳掉转马头跑回他身边。

  “那个……夏亚老爷,您……”多多罗试探道。

  夏亚神色古怪,眼神闪动,仿佛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抬头看了看三人,犹豫了一下:“这帐,我怎么算都觉得太亏了!那些农兵,就算发了武器,又能顶什么用处?那些泥腿子你们也见了,老的老,小的小,这些扔下锄头就来那剑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好士兵?就算我咬牙发了军械下去,下面农兵制本来就崩坏了,发下的东西,也是扔在仓库里烂掉,遇到一些心坏的家伙,恐怕还会悄悄的贪污卖掉赚钱!”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夏亚到底什么意思。

  终于,土鳖抬头,面色诡异:“你们说,干脆我把这莫尔郡的农兵制废掉,怎么样?”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