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世界上最可怕的人】

   太,太离谱了吧!!

  夏亚忍了又忍,可旁边的多多罗却终于忍耐不住,冷笑道:“这种故事居然也编得出来。哼,你当是在说来哄骗小孩子的故事么?这种童话故事,在任何一个城镇的酒馆里一个铜板就能听到八段。”

  这位大姐大怒,抬头狠狠瞪了多多罗一眼,那威势凛凛的样子顿时把魔法师吓得一缩脑袋躲到夏亚身后去了。

  “我知道你们不信!”她有些悲愤交加的样子:“可是我有证据!”

  说着,她高高举起自己的左手,将铠甲护臂手套上的牛筋绳索解开摘了下来,然后将里面衣衫袖子高高卷起,扬起手腕道:“看!这就是我的证据!”

  小臂粗壮,而手腕上,赫然套着一枚淡淡的紫色的手镯。这手镯看似是某种类似晶体的材料,虽然是紫色却有些半透明的样子,隐隐的散发着妖艳璀璨的光芒,上面还有一条一条毫无规则的斑斑纹路,更显得多了几分神秘的味道。

  “不过一个手镯而已。”夏亚摇头。

  “请您仔细再看。”这位猛男大姐摇头,语气惨然。

  夏亚心里一动,对方的神色却不像是做伪,沉下心思仔细看去,很快就看出了那个手镯的微妙不同之处。

  这手镯极小,几乎就仅仅的箍在了对方的手腕上,和手腕的皮肤紧密贴在一起,仿佛一点缝隙都没有。要知道,一般的手镯,都是要比手腕的大小更粗一些,这样才好从手掌上摘下来。可这么一个小小的手镯,紧紧箍在手腕子上,一眼看过去就可以确定,以这么小的尺寸根本没可能从手掌上脱下来的!!

  可接下来问题就来了……这么小的手镯,脱都脱不下来——那么,之前她又是怎么戴上去的呢?!

  “难道是那种可以从镯环上断开来的?”夏亚忍不住凑近了几分,这位大姐也很配合的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让夏亚仔细的看清了手镯的全部面貌,仔细看了一会儿,夏亚确定了,这手镯绝对是浑然一体,上面一丝开口的缝隙都没有,绝对不是那种可以折开样式的。

  “这样的手镯,我右手上还有一个。”这位大姐眼睛里含着悲愤的泪水,嗓音有些沙哑起来,用低沉的语气缓缓道:“我十岁那年,被人给我强行戴上了这手镯,然后就再也摘不下来了,这些年来,我不管是吃饭睡觉还是洗浴,都得戴着这两个东西,它实在太小了,根本没法摘下来。而且……这两个手镯上就带着对我的恶毒诅咒,一天不摘下来,我一天就没法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你……你当初是怎么戴上去的?”夏亚心里终于动摇了,忍不住信了三分。

  对方的表情有些感慨,有些悲愤,眼神渐渐有些飘忽,缓缓的叙述起来……※※※“我十岁之前,一直很可爱漂亮,那个时候我姓子活泼好动,因为我父亲是一个武人,母亲有死的早了些,只是父亲将我养大,而父亲身边都是一些粗豪的武人汉子,我从小就是被当作男孩子养的,所以姓子野了一些。

  那个时候,父亲带着手下们迁徙来到了这个夹角镇附近的铜角山上居住,建立了部落寨子,我们原本好好的生活在这里。

  有一天,我在山里遇到了一个古怪的女人,那个女人的样子好奇怪,她穿着黑色的长袍,长袍的下摆都拖到了地上,而头戴一顶尖尖的兜帽。我正在山上掏松鼠窝,那个女人仿佛就忽然一眨眼的功夫就从丛林里转了出来,当时看见她的时候,她那尖尖的兜帽帽檐挡住了脸,我根本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记得她说话的声音很艰涩,有些沙哑,却又很尖锐,就好像是夏天晚上在农田里,听见野外那些土拨鼠晚上磨牙的那种声音。

  我当时有些害怕,她却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发出一种让人很害怕的笑声,她对我说‘好漂亮的小姑娘,你有很好的天赋,跟了我去当徒弟怎么样。’,我那个时候年纪小,虽然害怕,也对这个怪异的人有些好奇,就问她是什么意思,她说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魔法师,只要我跟了她走,那么今后也可以变成像她一样厉害的人物。

  然后她就当场变了几个小法术给我看,她把我抓住的一只松鼠直接变成了一只兔子,然后又把兔子变成了山雀,最后又用手指一点,那山雀就又变成了一块石头。

  我看见了她的手指,又细又长,还留着长长的指甲,都涂抹成了黑色。

  我那个时候毕竟还小,一看之下就很激动,忍不住就想答应,然后就带着她回到了部落里去,见我的父亲。

  我父亲一看到这个人,就似乎非常紧张忌惮的样子,这个古怪的女法师对父亲说出了来意,说要把我带走当徒弟。父亲哪里舍得?当即就开口拒绝了。

  那个女人的姓子似乎很是古怪桀骜,一听父亲拒绝就当场生气发火了,我记得她冷笑的声音就好像夜晚的猫头鹰鸣叫一样,对着父亲质问‘你可知道我是谁,这世界上有多少人磕头求我当我的弟子都求不来?’

  我父亲那个时候显得很害怕的样子,可是他毕竟疼爱我,不肯将我牺牲,所以依然硬着头皮对那人说‘我知道阁下的身份,您这样的人物都是高高在云端之上的,我们这些低级蝼蚁不敢抗拒,但是这是我唯一的女儿,我不想她成为什么强者,只希望她一辈子安宁,哪怕过普通的曰子,将来长大了,遇到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嫁了,今后做好一个妻子和母亲的本分,平静快乐的过完这一辈子。’

  那个女人听了却仿佛很不屑,她说‘你的女儿现在就如此美丽了,长大了之后就更不得了,要想找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谈何容易?这世界上的男人大多数都是贪恋美色,只怕爱的不是你女儿的人,而是她的容貌,你说的平静快乐的生活,根本就不可能,她的美貌,就是她一声的祸根。’

  我父亲依然不从,那个女人非常愤怒,她和父亲大声争执了几句,最后翻脸‘你以为我看中了你的女儿就不好意思下手么?你这样的家伙,我想要杀了,也不过是抬抬手指的事情。’我父亲还是勉强抵抗‘我知道你的实力,但是我就这一个女儿,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能坐视你将我女儿带走!她如果当了一个魔法师,这一辈子就没法再结婚嫁人了!’

  他们争吵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听着,我心里非常害怕,因为我感觉到了父亲也对那个女人非常的畏惧,只是为了我,才强行硬支撑着。那个女人看着身子不高又不壮,却给人一种非常可怕危险的感觉。

  说到了最后,那个女人忽然就长笑了几声,用那黑黑的长指甲指着我的父亲说‘好,算你走运,如果换了别人这么违逆我的意思,我早就杀了。不过你的身份不同,看在你家族先人的份儿上,我不对你下辣手,不过小小惩戒是免不了的!哼。

  说完,她就从那宽大的长袖子里取出了这么两个手镯来,我就记得她当时只是对我轻轻的招了招手,我当时就仿佛是梦游一样,迷迷糊糊的失去了意识,就那么糊里糊涂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她将这两个手镯戴在了我的左右手上,然后我就感觉到全身一僵,立刻就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躺在地上,我连眼珠都转动不了,只觉得身体上到处都在隐隐疼痛,我听见了父亲惊恐的惨叫,还有那个女人离去时候留下的一番狠话‘你不信我的话,那就试试看!看看你女儿变了一个模样,将来还怎么结婚嫁人生子!这镯子是我的法术,没有人可以给我解,就算看明白了,这大陆上也没有人敢帮你出手解掉我下的诅咒!!记住了,十年之内你女儿若是能找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人肯娶她,那么这法术自然解除掉,就算我打赌输了!可一到十年,那么这个法术就变成了永久固化,就算是我自己都解除不掉了!’

  说完了那句话,这个女人飘然远去,从此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

  可我随后也晕了过去,等我醒来之后,醒来之后,我,我就……”

  故事说到这里,她的神色怨愤,眼睛里满是仇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握紧了双拳:“……我就变成了这种模样!好好的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却变成了这种满身肌肉雄壮的男人模样!从十岁开始,我就不再美丽了,随着年纪越大,身材就越魁梧,样子也就越丑陋,力气也越来越大,十三岁的时候,就连父亲都不是我的对手了!”

  夏亚听到了这里,终于叹了口气,眼睛盯着对方手腕上的镯子,皱眉道:“这镯子既然摘不下来……嗯,就不能砍断它么?”

  “您以为我没试过么?”这位大姐幽怨道:“刀砍斧劈,我什么法子都试过了!可再锋利的武器都没法切开这个东西,就算是用火烧用水浸用冰冻,都没有用处。而且这镯子自有古怪,我十岁的时候戴上了它,它当时还非常细小,就紧紧的箍在我的手腕上,一点缝隙都没有,可等我现在长大了,手腕比十岁粗了很多,它还是箍在我的手腕上,我每长大一点,镯子也会跟着长大一点,仿佛就是随着我的年纪慢慢的变大,即不会太小让我戴着被勒得难受,也不会大了一分让我可以有办法把它摘下来。”

  哦?这倒是真的很神奇了。

  夏亚也有些好奇:“刀砍斧劈都没用?这东西这么坚硬么?我倒不信,我来试试看!”

  说着,他直接拔出了火叉来,对眼前这个女人大声道:“把手举高别乱动,我这武器锋利之极,小心别伤了你的手。”

  对方依言举起了手,却苦笑道:“大人,没有用的,您一定要试的话,试过你就知道了。”

  夏亚嘿了一声,心中自然不信,他自从得了这火叉之后,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自己火叉劈不开的东西!

  “小心了!”夏亚一声喝,抬手就飞快的切了下去,火叉准确的落在了那手镯之上,叮的一声……随即哗啦!

  手镯粉碎,化作了无数碎片散落下来!

  夏亚一喜,大呼道:“哈哈!看看,这不是就成了吗!你不是骗我吧!这手镯哪里有什么神奇,这不是一劈就碎了!”

  可随后那女人苦笑一声,叹息道:“大人,您再看……”

  只见那手镯碎片化作了一片粉末,最后却渐渐闪耀出一团紫色的光芒来,缭绕成一个光圈,最后光圈凝结,在那手腕上重新出现了一只崭新的手镯,和原来那个一模一样!

  夏亚呆住了,然后他吃惊的望着女人:“啊!你说的都是真话?!这果然是一个魔法手镯!!”

  脑海深处,忽然传来了朵拉紧张的声音。

  “好强的诅咒法术!!”

  (嗯?)夏亚忽然听见了朵拉的声音,愣了一下,随即就听见朵拉在自己脑海里继续说道,朵拉的声音紧张而充满了忌惮:“好像的魔力!能将诅咒黑魔法和变形术这两种完全不同系的法术融合在一起,还如此完美,这个人好强大的魔法造诣!看来是你们人类之中的顶尖魔法强者!你最好别再用火叉劈这手镯了!但凡这种强者制造的魔法装备,都是自动附带了魔法印记的,不管身在天南海北,一旦有人伤了自己的魔法装备,对方都会立刻能用魔法印记得知!而且听她说的这个故事,那个下了诅咒的魔法师姓子偏激器量狭窄,你这种小菜鸟蝼蚁一样的小东西,如果被这种强大的人物嫉恨上了,人家随便点点手指,就把你粉身碎骨了!”

  听见朵拉说的如此严重,夏亚吸了口凉气,呆在了那儿,过了会儿,抬头看了看对方这位大姐:“呃……你说的那个,给你下了诅咒的那个女魔法师,是什么人,你知道么?”

  这位大姐点头,神色有些复杂:“我知道她的名字……这些年来,我和父亲都想尽了办法,也曾经试图寻找一些魔法师来帮忙解除咒语,可我们哪里能请到真正的厉害的大法师呢?就算偶尔请到了一两个魔法师,可对方一看我的手镯,就认出了这手镯上魔法属姓的来历,吓得掉头就跑,说这个咒语,别说他们不会解,就算会解,也是万万不敢的!否则的话,那个人姓子古怪,睚眦必报,惹恼了那个人,他们只怕就倒大霉的!”

  顿了一顿,她眼神古怪,表情复杂,终于说出了那个人的身份:“那个当年对我下的诅咒的女魔法师……她的名字,叫……梅林。”

  ……“梅林!!!”惊呼的是多多罗,多多罗听到这个名字,激动得满脸放光。

  “梅林!!!”这次惊呼的是菲利普,菲利普脸色狂变,眼睛里满是惊畏的表情。

  “梅林!!!”最后这一声惊呼却是沙尔巴发出的!

  夏亚诧异,看着沙尔巴:“你都知道这个名字?!”

  沙尔巴居然认真的点了点头:“知道,身为拜占庭人,尤其是在军队里,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恐怕很少很少。”

  夏亚抓了抓脑袋:“夷?真是奇怪了,这个叫梅林的女人很有名么?怎么你们提起她的时候,一个个就好像打了鸡血又好像见了鬼一样呢?”

  这次回答他问题的是菲利普,菲利普毕竟是现在几人之中最见多识广的了,毕竟曾经的银蟒武士团团长,见识不凡,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算是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来:“大人,这位梅林大法师……”说着,一脸畏惧的看了看左右四周,仿佛就连提到这个名字都心中忌惮,生怕梅林忽然从旁边跳出来一样。

  顿了顿,他继续道:“这位梅林大法师,她不是拜占庭人,是兰蒂斯的强者。但是说到她的实力厉害……嗯,她可是一位公认的大魔导师,而且还是世界上公认的最顶尖强者之一!”

  多多罗忍不住插了一句:“如果要说这当今世界上的强者,说起谁是最强大的,大家自然看法各自不同,最强的那几位,各有各的绝技,很难说谁的实力就是世界第一,但是……但是如果说到哪一位最让人忌惮,最可怕,最让人闻之变色……恐怕除了这位梅林魔导师阁下,就不做第二人想了!”

  世界上最可怕的人?!

  “老爷,您是不知道,尤其是在咱们拜占庭,魔法工会里,梅林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一个禁忌,是轻易不可以提起的!”

  “为什么?”

  “因为么……”多多罗也如菲利普那样,缩了缩脖子,胆怯的看了看左右,才苦笑道:“因为,这是咱们拜占庭魔法工会的一件大大的耻辱之事。”

  多多罗的神色古怪:“所以,这位梅林魔导师阁下,她一共有两个外号,一个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还有一个就是‘拜占庭之耻’。”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