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逼婚】

   不管菲利普提供的消息是否准确,可毕竟是有了一个盼头,总比让多多罗一个人跑去东部的混乱之领碰运气要强得多。

  只是,按照菲利普说的,魔吻香芋可能存在于野火原里的扎库土人部落,那么从燕京奥斯吉利亚前往西北部边境野火原,一路之上数千公里的路程,如果按照这么慢悠悠的行走的话……夏亚之前来燕京的时候,这一路他可是足足走了近两个月!

  而这次回去,反正上任并没有规定具体的期限,而且队伍里还有尤丽亚这么一个孕妇,经不得颠簸,原本夏亚是打算慢慢悠悠走的,就算走上两三个月也没什么关系。

  可现在就不行了。

  毕竟……多多罗的那个魔法师试炼,是有完成任务的期限的:一百天!

  从那天在魔法工会里接受任务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天了,也就是说,剩下来的时间就只有三个月了。在这三个月里,必须赶赴野火原扎库土人部落,找到魔吻香芋,然后再一路赶回燕京魔法工会登记完成任务……如果按照之前那么慢悠悠的速度行走,那就绝对来不及了。

  大家商量了一下,就干脆分成两队。夏亚带着多多罗还有菲利普,再加上沙尔巴,一行四人,每人配备两匹马,一路先行赶赴野火原。而剩下的,阿弗雷卡特带着原本的狼牙武士团,以及加上心思精细的军需贩子卡托,还有扈从索伊特,沿途保护着尤丽亚,缓缓前行。有阿弗雷卡特的武力,卡托的精细,还有索伊特的照顾,想来这一路上保护着尤丽亚,应该也不会出什么茬子了。

  分别之后夏亚等四人就先行上路了。

  这一路上快马加鞭,加急赶路,沿着道路只是往西北而去,若是错过了住宿得地方,就干脆在野外风餐露宿。反正夏亚从前就是山野里的猎人,沙尔巴是罗德里亚骑兵团的百战骑兵出身,急行军赶路的曰子早已经习惯,至于多多罗……他虽然有些挨不住,但是大家赶路都是为了帮助他,他就算再辛苦,也只能咬牙强撑下去了。

  倒是那个菲利普,一路上默不作声,和夏亚等人一起风餐露宿,却吭都不吭一声,不显山不露水,起早贪黑,却从不掉队,即便是露宿野外,什么升篝火扎帐篷喂马之类的事情,他也居然娴熟得很。

  原本夏亚记得这个家伙总是一身光鲜,胡须修剪得干干净净,打扮得好似贵族一样,心中多少有些轻视这种华而不实的家伙,可这次同行,却忍不住微微惊奇:这家伙原来也能吃得苦啊,却不像之前自己以为得那么草包。

  其实菲利普原本的实力相当不俗的,真计较起来,他受伤之前的实力,甚至比夏亚都是只高不低,夏亚在燕京竞技场里击败他,颇有几分特殊的缘由在里面,菲利普先入为主,以为自己不是夏亚的对手,又被夏亚一通蛮不讲理的猛攻,气势上压垮了菲利普,所谓是乱拳打死老师傅,结果菲利普就栽在了土鳖的手里。

  否则的话,一个实力已经达到了高阶武士水准的家伙,怎么可能如此不堪?

  这一路上,夏亚对菲利普倒真有几分刮目相看了,赶了四天的路,走了至少两千多里,就连行军惯了的沙尔巴都有些吃不消了,这个菲利普不声不响,虽然脸色也不掩疲惫,但是那双眼睛却越来越亮!

  那原本总是带着几分狡猾的眼神,渐渐的抹去了一丝从前的轻佻,而多了几分坚韧的味道。

  “或许,人在走投无路之后,破而后立吧。”

  赶了第四天的时候,大家终于停下来修整了,否则的话,就算人吃得消,马也受不了。每人两匹马,昼夜不停的奔跑,每天只休息几个小时,就算是夏亚的马是上等战马,也眼看精神有些委顿了下来。

  这天大家下午的时候来到一个小村镇口停下,夏亚看了一下天色,拍了拍已经是汗浸浸的马背,大声道:“今天就住在这里,休息一夜,明天起来再赶路吧!”

  多多罗听了,实实在在的松了口气,他是几个人里身子骨最差的一个,如果再这么赶下去,他只怕没到野火原就先倒下了。听见夏亚说出“休息一夜”,多多罗感动的险些就要掉下眼泪来了,却忽然看见了夏亚瞟向自己那嘲弄的眼神,多多罗赶紧堆笑道:“那个……老爷,我可不是怕吃苦,只是咱们人还能坚持,马匹如果累垮了,可就……”

  夏亚嘿嘿一笑:“你也知道心疼马么?我看这镇子不算小,或许也能买到马的,一会儿我们找旅店休息,你去镇子上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马匹贩卖,我看你的两匹马都有些不顶用了——哼,你骑术太差,赶路的时候不懂得体恤马力,大家走的一样的路,你的马却最吃力。”

  多多罗脸上不敢反驳,心里却无奈:我可是魔法师啊!等我将来魔法大进之后,一个风系飞翔术就飞出几十里去!骑马?哼!

  ※※※这镇子果然不大,不过纵横两条街道,看来也只有几百户人家而已,镇子上唯一的旅店在镇子东边路口,临着一个小小的广场,几人打听了一下,镇子里虽然也有车马行,但是却只有拉车用的驽马,那种驽马却不适合长途奔驰,这倒是让多多罗省了事,开开心心的随着大家一起住进了旅店里休息,只是分房的时候,夏亚略微犹豫了一下,多多罗和沙尔巴一间,而自己则和菲利普住一间。

  听见这个决定,菲利普眉毛动了动,并没有说什么。夏亚和他一起回到房间里后,倒是毫不掩饰,直截了当坦然道:“我也明和你说,我对你这个家伙还不太放心,你这人狡猾多变,换了多多罗和沙尔巴,随便哪个和你住我都不放心。沙尔巴头脑简单憨直,我怕他被你骗。多多罗倒是有些精细,但是实力差你太远。所以,就只好我来看着你了。”

  菲利普听了,沉默了会儿,对着夏亚行礼,低声道:“多谢大人坦言,我心里明白的,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顿了一下,他苦笑道:“我如今是穷途末路的人,说得可怜一些,跟着你们一起,我反而更安全,如果我一个人的话,万一那些家伙不死心,追上来,我就死定了。”

  夏亚听了这话,凝神望着菲利普,可这么看去,这个家伙脸色一片坦然,丝毫没有作伪的样子。

  菲利普迎着夏亚的眼神,语气有些晦涩:“大人,我知道之前的恩怨,您对我这个人有些不屑。我这次逃出燕京之后,如丧家的野狗一样,最近这两天,心里才明白了许多……唉,当年这样风餐露宿的曰子,我也曾经历过,我早年起家的时候,带着一帮手下兄弟给商团当护卫,干过几年佣兵的工作,那个时候虽然生活苦了些,穷是穷了些,但是大家在一起却没有什么勾心斗角。每天里就是练武赶路,闲来的时候,有酒喝有肉吃,能有两个小钱赌赌,就仿佛是天堂一样的曰子了。可后来,渐渐发迹了,手里有了钱,就想有权,原本的一帮老兄弟,也都有了隔阂,渐渐的到了后来,身边连一个真心的兄弟都没有了……这次我出了事情,那个白眼狼的混蛋背叛我,除了几个跟了我多年的死忠部下之外,其余的武士团里的几个头领,却居然没有一个站在我这边——其中有两三个,可是当年一起给人当佣兵混出来的十多年的老人了。哼……说叛就叛了!”

  夏亚匝了匝嘴:“哦,这么说来,你倒是一肚子怨气了?”

  菲利普苦笑一声:“怨气是没有的了。大人,或许您不信,可是这些天来,我早已经想明白了。咱们拜占庭人有一句老俗语:种的茄子不会长出南瓜来。我自己种下的祸根,我平曰里如何行事,下面的人自然有样学样。这次事情之后,我苦心经营了十多年的事业,算是烟消云散了,什么名誉地位,都算是彻底没了。今后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抱着多年的积蓄,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躲起来,吃喝等死了。而且,我这些年来做过的坏事情实在不少,也得罪不过不少仇家,像阿弗雷卡特这样的,少说也有十个八个,若是让那些人碰到了我,恐怕比落在那些叛徒手里,下场更凄惨。这两天,跟着您一起赶路,反正我已经落到这步了,倒也不用再去想那么多,每天赶路吃苦,虽然身子受些苦头,但是心里却清静了,我倒是觉得这样的曰子不错,至少落得一个单纯。”

  夏亚嘿嘿干笑两声,斜着眼睛看着菲利普:“你这是当狼当够了,偶尔过过黄牛的曰子,哼,你现在这些想法,我信你此刻是真心的,但是说到长久,还得看你以后表现,人么,风光过之后,品尝过那种滋味,恐怕以后就都耐不住寂寞了。”

  夏亚自然不会任凭这个菲利普说几句话就真的信了他,心里依然对这个家伙留了几分警惕。

  四人在这旅店里好好的休息了下来,隔壁房间里,沙尔巴和多多罗两人刚一进房间就倒头大睡,不到片刻就呼噜连连,就连多多罗也睡得如死猪一样。

  夏亚毕竟是身体素质强悍异常,原本还想去叫两人起来下去吃饭,在门外听见里面鼾声如雷,笑了笑就作罢,拉着菲利普一起来到旅店前吃东西。

  这小镇子里的旅馆也没什么好吃的,这旅店规模极小,连个伙计都没有,只有那个老板一个人忙碌,好在这镇子太小,来往的商队旅客很少在这里逗留,所以生意也不多,比如今天,这旅馆里就只有夏亚这么一伙客人入住。

  那个旅馆老板穿着一身麻布衣服,却戴了个皮兜帽子,脸上皱纹如刀刻一般,似他做这种生意,迎来送往,应该是满脸堆笑才对,可这个旅馆老板却愁眉苦脸,站在夏亚面前伺候的时候,唯唯诺诺,满脸晦气的样子。

  这晚餐原本就简陋,小地方的粗陋食物,不过就是一盘子煮青豆子,外加几块干面包,还有一盘子肉酱汤。可结果这个老板大概是有什么心事,这晚餐做的,豆子煮得半生,面包却烤焦了,那一盘子肉酱汤却更忘记了放盐,夏亚才吃了一口,就脸色不快,一拍桌子,喝道:“老板,过来!”

  那个老板原本还坐在那儿双手撑着下巴,望着门口发呆,一听夏亚的怒喝,顿时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赔笑:“老爷,您有什么吩咐?”他虽然脸上竭力在笑,可是那皱纹之中的愁苦模样却无法掩饰。

  夏亚将汤匙重重丢在桌上,怒道:“你做的这是什么猪食!难道怕老子不给钱吗!”

  说完,从怀里摸出一枚银币来重重拍在桌上——这种小镇子里,一个银币都足够一家人吃上一两个月了。

  那老板看见桌上的银币,却毫无喜色,只是愁眉苦脸连连欠身:“抱歉抱歉,这位老爷,这饭菜没做好,我这就进去重做。”

  说完,他赶紧将桌上的盘子收了起来掉头往里走,可走了两步,心神不宁,一脚撞在了旁边的桌脚上,顿时扑通一声栽在了地上,顿时手里的两个盘子就哗啦砸在地上,菜肴也洒得到处都是。

  夏亚紧紧拧眉,终于叹了口气,过去将那个老板提了起来按在旁边的桌子上,皱眉道:“坐下!我看你这个家伙也是可笑,这么慌慌张张的还做什么生意。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这老板顿时神色一慌张,看了看门外,随即眼神里闪过一丝沮丧:“没有没有,没什么事情。”

  “妈的!睁眼说瞎话!”夏亚大怒,一巴掌拍在了旁边的一张桌子上,顿时一掌就把那桌子台板直接拍穿掉了,木头哗啦烂成一团!

  这老板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了看夏亚,似乎有些吃惊,可随后却依然摇头:“没有没有……老爷,您可别打我的桌子啦。”

  夏亚还要说什么,旁边的菲利普却走了上来,他拉了夏亚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看着这个老板,缓缓道:“嗯,你看来是有什么苦衷吧?不用怕,你只管说出来,说不定反而有好处呢。你可知道站在你面前的这位老爷是什么人?”

  这老板茫然的摇头。

  菲利普对夏亚使了一个“别着急”的眼神,然后挺起胸膛,大声道:“这位是军中的猛将夏亚老爷,我们老爷姓子急躁,但是心地却善良的,最喜欢打抱不平。他可是军中有名的高手,上次和奥丁人打仗,那些凶狠的奥丁人在他手里,死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任凭多凶狠的奥丁狂人,我们老爷伸手就捏死掉了!而且我们老爷现在可是高官,你有什么委屈,现在说出来,我们老爷一高兴,说不定就帮你一把。”

  这旅馆老板,听了顿时瞪大了眼睛,那原本茫然的眼神里,顿时就多了一缕活气儿来,瞧着夏亚审视了会儿,眼睛里有几分祈望的样子,可随后,那眼睛里的神气却终于还是黯然了下去,长叹了口气,摇头道:“不行,不行的,这位老爷,您看上去倒像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但是……只怕还是不行的。”

  “什么?”夏亚皱眉,看了一眼菲利普,忽然就故意做出一副恼火的样子来,跳起来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夺的一声就钉在了旁边的墙壁上,瞪眼喝道:“你这个家伙!老子好心问你,推三阻四!你再不说,我管你有什么烦恼事,惹火了我,我就先一把火少了你这个破店!”

  这老板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哆嗦,赶紧就扑在了地上,“哎哟”叫了一声,大声求饶。

  “怕了,就快说!”夏亚哼了一声,板着脸坐了下来。

  这老板叹了一声,束手站在夏亚的面前,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

  “这位大人,您虽然是一位军官,但毕竟只是一个过路的,我们这儿的事情,只怕您也管不了的。”老板说到这里,夏亚瞪过来,吓得他一缩头,赶紧继续说了下去:“我们这个镇子叫做夹角镇……嗯,因为我们这个镇子呢,出了镇头往左走五十里是‘金角城’,往右走五十里是‘银角城’。可偏偏我们这个镇子夹在两个城中间,是近三十年来才起的一个新镇,在辖区的划分上多年来就是混乱不堪,这镇子本身人口不多,又没什么油水,即不产粮又不生财,附近还有一个大麻烦祸害,所以两个城的守备统领都不乐意管我们这儿,时间久了,这里就变成了三不管地方,地方守备军也从来不管我们这儿,从前每个月还有税官来收税,可后来连税都不收了……”

  “夷?还有这种事情?”夏亚听了游戏好笑:“辖区不明,地方守备军不管,倒是不稀奇,可连税都不收了,那才少见。既然不收税了,我看你们这里迟早就要热闹起来了,一定会有很多人愿意搬迁到这里来,可以逃税的。”

  “搬进来?”老板一瞪眼,随即叫苦道:“搬进来的没有,倒是这两年,陆陆续续的不少人家,但凡有出路的,都从这里搬走了。”

  “这是为什么?”

  老板咧嘴苦笑,一指门外远处:“就因为,我们这里有一个祸害!”

  顿了一下,他又长叹了口气,缓缓道:“距离这镇子不远,十多里外就有一座山,叫做铜角山。”

  夏亚一听,忍不住笑了笑:“你们左边是金角城,右边是银角城,旁边还有一个铜角山……怪不得你们这个镇子叫做夹角镇了。”

  老板摇头:“这名字叫了多少年啦。在那个铜角山上,有一个黑部落,多年前来了一伙儿佣兵武士,就把那座山占了,开始我们以为他们是佣兵部落,后来才发现是一帮马贼团,也不知道是从那儿流窜过来的,那伙人领头的,当年是一个老家伙,本事非常厉害,听说金角城和银角城的守备统领曾经都带兵去围剿过,结果都被那个马贼头子打得打败,这些地方守备军官,吃了败仗害怕被上司怪罪,就把事情刻意掩饰了下来,而听说那个马贼头子也是一个厉害的家伙,传说多年前,两个城的守备统领大人,晚上睡觉,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了枕头旁放了一盒金币,里面还有一封信!信正是那个马贼头子写的!您想想,这一下,那两位统领大人就吓破胆子了,人家能半夜无声无息的跑到你床边来送金子,要是送的不是金子,而是趁着人睡梦之总给上一刀……嘿!从此那两个城的守备统领大人就不敢招惹那伙人了,每年都会得到马贼送去的一笔钱财,就对这伙人不闻不问,甚至上面问起来,也帮着掩饰。

  结果这么一来,我们这个小镇子,几乎就成了这群马贼的后花园啦。不过这些家伙,隔三岔五就来到镇子上买些生活必须品,还有一些粮食禽肉之类的东西,也都靠在镇子上采买,说起来,从前我们这里可比现在热闹得多啦。那会儿,镇子里的几个富户家庭,都是靠着贩卖粮食和生活用品给这些马贼才发了家的。后来这伙人干脆将每个月来这里收税的税官给驱逐了,听说背后有给两个城的守备打点了一笔钱,所以,我们这个小镇子,已经多年没有交过税啦。”

  夏亚听到这里,不由得一乐:“这么说来,这伙马贼倒是好人了。不欺负你们,还给你们生意做,最后还帮你们把税免掉了。”

  “唉!”旅店老板叹了口气:“若是当年,自然是这样的。可我前面说的是这伙人的老首领。听说那位老首领几年前过世病死了,现在统领这伙马贼的是小首领,可这位小首领,做人做事情,不如其父,差得太远啦。结果才当了三年首领,就做了大小数十件坏事,害的我们这个镇子里成天鸡飞狗跳,大家都胆战心惊的,最近这三年可实在被祸害得不轻啊!当年老首领对咱们还算不错,可这个小首领么,行事情就蛮横霸道得多啦。”

  说到这里,老板似乎是一肚子苦水:“前年小头领才上位的时候,春天就把镇子前的小河上垒了一个水拦子,开始说要蓄水,做池子游泳玩,结果天气少雨,农田缺水,我们镇子里派人去哀求,小头领同意了,就下令把水拦子挖开,结果这一挖却挖大了,水放得太猛,弄得河水下游两边田都被湮了,那一年的粮食就少收了一半,可我们这里粮食欠收,小头领却下令让我们把粮食继续卖给他们——您想,我们自己都没东西吃了,哪里还有卖给这些人的?结果小头领就亲自带了人进镇子,挨家挨户的搜集粮食,结果那一年,我们镇子里就有二十多户人家搬走了。

  第二年,小头领带人来到镇子里,说是给大家找了一条财路,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百多棵树苗,说是从南边弄到的一种果子树,种下之后秋天能收果子,那果子能卖不少钱。可这树苗就好贵,我们不买还不行!小头领说了,种了树,将来卖了果子要交一半钱给他们。我们这里人没见过,没有人敢种,就当买树苗的钱是贡献给这伙人买平安了,可这位小头领不干,居然带了人来镇子里,挨家挨户的摊牌,强行命令我们把农田填平了,种那些树。结果不到两个月,树苗全部枯死了,又耽误了农时,那一年,粮食再次欠收,我们镇子里就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家啦。

  第三年,也就是今年……更倒霉了。从前人家小头领做事情,也最多就是祸害祸害田地,最后我们赔几个钱,咬咬牙,还能过活。可今年,小首领放话出来,说要结婚,不光是小首领自己,还有那伙马贼的的男男女女,都还有不少是光棍没成家的,说是要在我们镇子里就地联姻,勒令我们镇子里所有人家,家里的年轻男女都全部排队给他们挑选……这简直就是强抢人口了!这事情闹得,镇子里几乎就剩下一小半人家了,但凡有点出路的,都举家搬迁跑掉了。”

  说到这里,旅店老板哭丧着脸:“别人家也就罢了,最多被什么马贼里的小头目看上了自家姑娘,又或者是娶个马贼的女儿进门……可我就惨了!那位小首领,也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了我家的孩子!强令之下,一定要和我家里联姻!可怜我的孩子,今年才十八岁啊!被小首领逼迫之后,成天躲在家里房间里,晚上一夜一夜的从梦里哭醒。可婚期都定了,今天……就在今天晚上,小首领就要带着人过来接亲了!”

  说完,旅店老板放声大哭,捶胸拍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夏亚听到这里,也是怒火中烧,拍案而起,喝道:“混帐王八蛋!这霸占地方,调戏良家的事情……妈的,老子都还没来得及干过,这马贼头子却过得比老子还舒坦!太气人了!”

  说到这里,忽然发觉不对,赶紧改口,大义凛然喝道:“我是帝国官员!怎么能看见这种为非作歹的事情放任不管!你放心,这件事情本大爷管了!那个马贼什么时候来接亲?老子不把那个混蛋双腿打断,我就是你养的!”

  老板哭丧着脸:“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才说完,忽然就听见大门外街上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听那声音只怕有数十骑!远远而来,风声里还传来了肆意的吆喝呼喊,显得张扬无比。

  这个旅馆老板一听,顿时脸色苍白,满脸惧色,颤声道:“啊!来来来,来了!!”

  夏亚一听,哈哈狂笑两声:“好!老子正好这两天也憋闷坏了,就拿这些家伙来消遣消遣!”

  说完,他一推这个旅店老板:“你先去后面躲躲吧!”

  “你……大人,您到底行不行啊?”旅店老板苦笑:“这位小首领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一身的本领却比老首领还强!听说就连附近两城的守备统领,两人加一起都打不过这位呢!”

  切!

  夏亚一撇嘴,这种穷乡僻壤的小盗贼头子能有多大本事?老子可是连黑斯廷都见识过的呢!

  他一推老板:“别废话,快进去躲起来吧!”

  说完,他大步走过去,搬了一张椅子就拦在了大门口,大模大样在那儿,旁边菲利普皱了皱眉,就过去站在了夏亚的身边。

  大门之外长街上,一伙骑马的人如风卷残云一般从街头奔驰而来,冲到了旅店门口忽然停下,一时间人喊马嘶,倒真有几分气势!眼看这些家伙,人人彪悍,个个凶狠,当中一匹黑色的高头骏马,从马背上翻身跳下来一个魁梧雄壮的身影!

  夏亚一看这人,也忍不住心中暗叫:好一个猛男!

  这人身材雄壮,几乎比夏亚身边的蛮牛巨汉沙尔巴还要宽了一号,更高了一头!!

  肩膀宽阔如山!虎背熊腰!翻身跳下马来,一头棕色的卷发披散,尽显狂野本色,四方脸,宽下巴,脸部轮廓棱角分明,双颊各有两条横肉,撑得这张脸庞就如同是虎头狮首一样!

  一身上等的犀牛皮甲,漆成了血红色,身后交叉背了两把宽大的短柄战斧!这样一条壮汉,往人面前一站,不用说话,自然就给人一种如临山峰之前的震撼感!

  只见这位如熊虎一样的猛男,龙行阔步走到旅店门口,看见了坐在门口的夏亚,脸上露出一股怒气来,用粗壮浑厚的嗓音高声喝道:“怎么回事!老板呢!出来!!”

  夏亚冷笑了一句,摆足了架势,正要说几句类似“贼子找死”之类的场面话……结果这位马贼头子第二句话,直接把我们的夏亚老爷震的从椅子上摔下去了!

  “老板!快把你儿子带出来!我来接我的新丈夫来了!!”

  砰!

  夏亚一屁股就栽了下去!

  老板的儿子?新丈夫?!

  夏亚如见鬼了一样的扭头看着面前这位“猛男”。

  “我曰!你!你!你是个女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