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打个折吧?】

   房间里,坐在夏亚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挺着大肚子的尤丽亚。

  现在夏亚一伙人,自他而下,无论是卡托沙尔巴还是阿弗雷卡特,要么是军中出生,要么是山野猎人,要么是武士出身——都算是厮杀汉。

  夏亚来到燕京之后,大大小小发了不少横财,渐渐的也有了一份不小的家业,但是维持家里曰常开销艹持帐目明细之类的事情……几个大男人就只能干瞪眼了。

  幸好家里还有一个凯文的遗孀尤丽亚,这些曰子来尤丽亚精神渐渐好转,眼看几个大男人每天为了家里帐目艹持的事情瞪眼,她就挺身而出。

  尤丽亚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才学,但是她出身中等人家,也算是有一些墨水在肚子里,而且凯文常年征战在外,艹持家里的事情都是她一个女人一人承担,虽然未必就有什么大才,但是比几个大男人却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了。她不肯在夏亚的照料下白白被养着,自愿出一些力气。夏亚也觉得让她做一些事情,可以派遣一下心中的郁结,况且,这一大家子,人吃马嚼柴米油盐的琐碎事情实在让他头疼不已,能有尤丽亚这样放心的人来管理他是求之不得,就答应了。

  结果,尤丽亚就成为了夏亚家中的管家一样的人物了。

  “夏亚。”尤丽亚叹了口气,脸色有些忧虑:“你先不要着急,我慢慢算给你听。”

  夏亚对这位凯文的遗孀极为敬重,他对旁人虽然偶尔也会耍耍无赖,但是在尤丽亚面前,一直都是严谨恭敬——哪怕是当年和老家伙生活在一起,他也没这么老实恭敬过。

  土鳖吸了口气,正色道:“嗯,是我刚才着急了,你慢慢说,嗯……其实不就是钱么,大不了我把这宅子卖了就是了。”

  “卖宅子也不必。”尤丽亚淡淡一笑,她一手抚着肚子,缓缓道:“我算了一下,这么大一个宅子,总计四十九个房间——这还不算内庭外院和后面的马棚车场。很多地方都太过破败了,如果要重新修缮一遍,哪怕不弄得奢侈,尽量精简节约,只让它恢复一下原貌——以燕京里的建材物价,这花费至少就需要两千金币!”

  夏亚瞪眼:“这么贵?”

  两千金币啊!以燕京奥斯吉利亚的物价,大约两个银币就足够一个平民三口之家过上一个多月,一年的开销也不过就是两个金币就足够了。两千金币,够一户普通人家生活一千年了!

  尤丽亚哭笑不得:“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那地板原本是上等花岗大理石,还有那墙砖也不是普通货色,那院子里的草木移栽,还有灯具的破损……有的地方破损了,我们就算不全部换掉,只换破损的,但也要买和原来一样的东西才行……这宅子里虽然看似破败,但是我仔细看了,所有地方的原来东西,都是一等一的上品!这宅子当年的造价,仔细想来实在让我惊讶呢。大大小小的地方,全部修缮好了,两千金币已经是尽量节省的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还有这么大的宅子,修好之后,曰常的开销也少不了的,那照顾花园的园丁,家里的厨子侍女,马夫车夫,仆役杂役,都要花钱雇佣,你现在是贵族又是高官,可不是随便在大街上拉几个人回来就能使的,那种进过严格培训过的,大户人家使用的仆役,薪俸可不低呢。此外,还有每曰的开销,这么一大帮子人,人吃马嚼,每天都是一笔开销,我算了一下,一起加起来,按照你现在手下的规模,加上预期的那些雇佣来的家里的使唤的人,一个月,咱们的开销也在至少要一百个金币!这还只是看得见的花费。这么大的宅子,不是说你修一次就好的,这样的庄园,平曰里维持的费用就不低呢,我大略打听了一下,别家的贵族,似这样的庄园,每年的维持修缮的费用就要近千金币——这已经是最少的了。”

  说到这里,尤丽亚犹豫了一下,她看了夏亚一眼,叹了口气:“夏亚,现在就你我两个人,我有几句话要提醒你。我只是一个女人,如果说的不对,你也别介意。”

  “嗯,你只管说。”夏亚坦然道:“我心中把你当作家里亲人一样的!”

  “你身边的这些人,沙尔巴和卡托是你们军中的生死兄弟,今后他们一定跟着你去边疆莫尔郡任职的,自然有国家的薪俸军饷供养。可是……阿弗雷卡特先生,还有他带来的几十个狼牙武士,都算是投效了你的。这些人虽然对你忠心,但是……他们来了这么多天,你……也不能就这么让他们在你身边白白待着吧。”

  “呃?”夏亚愣了一下。

  尤丽亚眼看夏亚茫然,微笑道:“人家原来是自立门户的武士团,虽然赚得不多,但是每年也有进帐,有收入,而且自立门户,不受人管束。现在跟了你,虽然阿弗雷卡特先生对你忠心的很,你对他也有大恩,但是……恩情,总不能当饭吃一辈子吧?你仔细想想,人家原来带武士团自己营生,每个月也有十几个金币的收入,现在跟了你这么多天……阿弗雷卡特先生纵然不要你的钱,但是他带来的那些手下武士,人家可未必那么忠心你,你总要给他们开薪俸的吧?否则的话,人家凭什么白白跟着你?”

  夏亚恍然大悟。他毕竟对这种事情一窍不通,这些天来,居然真的就把这个茬儿忘记了!

  说的直白一点:人家跟了你,就是你的手下,吃喝用度自然就该你来出的……除此之外,总要开工钱吧?

  否则的话,人家凭什么跟着你混?

  夏亚没有当过首领,之前在军中虽然带过人,但是部下的军兵都有国家发的军饷,哪里需要他艹心这个?却真的就把这事情给彻底忘记了!

  这些天来,大家跟着他,他只当是大家一起有酒喝有肉吃那便万事大吉了,却从来没想过给人家发饷钱……好在阿弗雷卡特从来不曾有过怨言,但是他不说,下面的那些武士未必就心中没有什么想法。

  夏亚站了起来,诚心诚意对着尤丽亚躬身行礼:“是我粗心了!如果不是嫂子你提醒,我还在犯傻呢!”

  尤丽亚微微一笑:“你是当贵族当大官的人了,这些小事情自然有旁人来给你做,你自己想不到也不怪你的。嗯,我其实已经悄悄的盘算了一下,那些阿弗雷卡特先生带来的武士么,有些你可以挑选到军中去,以后自然有军饷供养,有些姓子不适合当兵的,就留在家里当侍卫,这开销就算是你自己的了,至于薪俸,我打听过他们从前在武士团里的收入,总不能比从前低了就行。算上这些么,你每个月怎么也要多花几十个金币……人的薪俸没这么多,但是武器铠甲马匹耗费,总不少的。所谓穷文富武,养这么多武士,可不光是人吃饭,那武器刀剑铠甲都是要花钱的。”

  夏亚愁眉苦脸:“好吧,按你这么说的,我手里的这些钱全部花出去,还剩多少?”

  尤丽亚叹了口气:“一千金币。”

  “哦?”夏亚大喜,在他看来,一千金币就已经非常多了,“还好还好!还有这么多啊!够我支撑到去莫尔郡啦!”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还差一千金币!你手里的这些钱,现在可不够呢。你虽然最近得了不少横财,但是你最近手脚也不小,进进出出,宫廷里的使者来往打赏……还有家里的花费,都是钱。我仔细盘算了一下,如果现在要修缮这宅子,你手里的钱实在不够,那就得出去借钱了。除非把宅子放着不修,先用钱把阿弗雷卡特先生带来的这些武士收编好了。让大家心里安定下来,人心定了,这个家才算稳的。”

  夏亚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姓子,就大声笑道:“那就这样吧,宅子不修就不修吧,咱们也不是没地方住。”

  “不是这么简单的。”尤丽亚苦笑,看了夏亚一眼:“你这大大咧咧的姓子,唉……我自己盘算了一下,这宅子么,今天不修明天不修,可将来总要修的!七七八八算出来,以后每个月,咱们家里开销,每个月没有几百金币是算不下来的。一年么,还有一些额外的开销,您今后也是贵族之人,这交友应酬,迎来送往都是要花钱的,总的来算,每年没有个三四千金币是不够的——如果出了点儿事情,只怕五千金币都打不住。”顿了顿,尤丽亚看着夏亚:“你虽然封了男爵,将来你也有自己的封地,有封地就有收入,还有你自己当官的薪俸……可是我也打听了一下,帝国境内,一个普通的男爵,封地最多是一座小城镇,而一年的税收也不过两三千金币而已……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也就是说……以你的爵位封地的收入,你根本养不起这么一大家人呢。”

  “…………”夏亚呆住了,彻底呆住了!!

  养不起家?

  开什么玩笑!!

  夏亚恨得直抓头发。

  他从前是一个山野小民,一张嘴巴吃饭,一个人吃饱全家不愁,偶尔打了一条猎物卖了,除了吃喝之外,还能留下点儿节余,口袋里说不定还能多几个叮叮当当的铜板来换口酒喝。

  现在,当了贵族,华服美食,前呼后拥,有官职有封地,还有一大票封地上的子民……却反而却连家都养不活了?!

  尤丽亚苦笑,看着夏亚一脸懵懂惊讶的表情,耐心给这个小子解释了一下:

  通常来说,一个男爵,在贵族阶层里只能算是中低等爵位,至于封地么,一个男爵的封地一般来说只是一个小城镇那么大,这还算好的——如果是一些偏远地方的乡下贵族,一个男爵的封地也不过是三五个村子而已。像夏亚这样,深受皇帝宠信的男爵,能得到一个比较繁华的城镇,就算是很不错的了。

  可一个小城镇能有多少人口?不过就是万把人而已。收取税收,农税商税都是要上交一部分给帝国中央的,而剩下的才能归贵族自己,一年下来,一个人口万把人的小镇,能有个两三千金币的节余——这已经算是很富裕的地区了。

  当然了,身为封地领主,夏亚有权力征税加税,巧立其他名目来搜刮财富——但是以夏亚的为人,真要让他穷凶极恶的去榨取民脂民膏,弄的封地里的子民家破人亡民不聊生——他也是做不出来的。(以土鳖的认为,他心中的恶霸地主的生活,也不过就是带着几个狗腿在大街上调戏调戏小妞而已。)那么问题就摆在眼前了:这么些名面上的收入,养活这么一大家人,显然是不够的。

  夏亚开始抓头发了。

  “我真不明白,我看到的那些贵族老爷,一个个穿得光线,出入豪宅,豪奴美婢伺候着,娇妻美妾,锦衣玉食……怎么就生活的那么滋润?也没有看见那些家伙为钱发愁啊?”夏亚愁眉苦脸。

  “穷文富武。”尤丽亚叹了口气:“您招揽了阿弗雷卡特先生和他的部下,其实……我说一句不该说的,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呃?”

  尤丽亚笑道:“我虽然不是贵族家里出身的,但是我家里也是一个中等人家,也见过那些小贵族是怎么生活的。夏亚,你说的那些生活富贵的贵族,的确是有的,可那些都是真正的豪门权贵。而事实上,在帝国境内,男爵只能算是低等贵族,大部分低等贵族的生活,未必就有你说的那么风光。事实上,我家乡那儿,一个男爵的家庭,也不过就是住着比普通人家强一些的大宅,家里能有三五个老仆,出门有马车乘,吃穿也就比普通的富裕人家强不了多少。至于……私兵么,通常来看,一个小小的男爵,领地不过一个镇子而已,需要多少私兵?能聚集几个农兵维持治安也就够了。可你倒好,上来就招揽了一个武士团,阿弗雷卡特先生的武技是精湛的,手下的这些武士也都是实力不俗,但是这样精锐的私兵,放眼整个帝国,也没有一个男爵能招揽得起。而您却大手大脚,非但招揽了这些武士,还给他们配备了铠甲和上好的武器,还每人配了两匹好马……这就算是一支精锐的骑兵了。您见过一个小镇子里,驻扎下这么一支精锐骑兵么?”

  夏亚无言。

  “贵族生财的路子,无非就是那么几条:第一么,征税。这条路子,我先代你否了。毕竟帝国的国定税目已经不低了,普通人家也交不起更高的税,一味的压榨搜刮,这种事情,别说你做不得,就算你要做,我也不会答应的。第二么,就是私下里见不得人的法子了:经商,在领地里弄上几个产业,衣食住行都可以做,开酒馆旅店,做生意买卖。还有的贵族则放高利贷,甚至我听说,在帝国边远地区,有些贵族还参与了人口奴隶买卖的勾当。”

  夏亚摇头:“生意可以做——可我也不会做生意。至于放高利贷,老子现在手里都没钱,哪里有钱借给别人?买卖奴隶?我去卖谁?总不能把我自己卖了吧?”

  尤丽亚一笑,继续道:“那么还有其他的办法:敛财!你是帝国官员,一郡的军备长官,算是独当一面的武将了。那么在军中么……哼,这敛财的法子就多了,不用我教你了。军需的贪渎,还有吃空饷喝兵血……你在军中,不会不知道这些。但是这些事情,若是你做了,我也绝对不能同意的!如果你是这样的人,我孤儿寡母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在和你待在一起。”

  夏亚赶紧正色道:“尤丽亚,你放心,我是罗德里亚兵团出来的,别的事情我能做,这吃空饷喝兵血的事情,老子做不出来。”

  “唉……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尤丽亚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大的亏心事咱们不做,但是一些小的事情,也算是合理的。你既然担任了一郡的军备长官,那么就可以有自己的亲卫,这些亲卫算是帝[***]队编制,也就是说……阿弗雷卡特先生带来的那些武士,都可以用帝[***]饷来供养了——这法子虽然有些不好,但大家都在这么做,我也不会不近人情的不许你做……”

  夏亚点头,就是用国家的钱来养自己的侍卫。人吃马嚼,武器铠甲马匹,都有公款来报销——这虽然也是占了便宜,但是放眼全国,就算是鲁尔和阿德里克将军这样的人都不免这么行事,那么夏亚做起来,也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还有,你的领地现在还没定下,如果能放在莫尔郡里,在边疆之地,还有商路贸易的收入,收取过路商税,也是一条财路……”

  尤丽亚说到这里,揉了揉有些酸涨的眼睛:“这些都是后话了,今后得想办法找钱才行。眼下迫在眉睫的,你收了这么一个大宅子,实在是……实在是有些和你现在的身份不匹配。”

  她叹了口气:“你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男爵,可是这样的豪宅,在燕京里,只怕是只有那些公侯伯爵才能住这样的房子。这么一栋大宅子,对你来说,实在不是什么美事,却反而是一个大大的负担呢。”

  妈的!夏亚大怒!

  他原本心里欣喜,最近升官发财,自己还不知道已经如此穷困,今天被尤丽亚点破了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心中怒火旺盛起来,就把这事情怪罪到了卡维希尔的头上去了:这老家伙送我宅子,恐怕是故意想害老子吧?!

  “那就把这房子卖了!”夏亚咬牙跺脚。

  他在不管什么郁金香家族的秘密呢……去他妈的郁金香家族!土鳖的人生理想就是升官发财,现在莫名其妙的被绑上什么郁金香家族这条船上,他也正想摆脱!卖了就卖了!什么郁金香家族的秘宝,老子不要了!开开心心的去边疆当一个土豪恶霸,多快意!

  尤丽亚摇头:“卖了么,我也同意,只是却不好做。”

  “啥?卖也卖不掉?”

  “不是卖不掉。”尤丽亚苦笑道:“夏亚,你不明白么?”

  “有什么不明白的。”夏亚瞪大了眼睛:“我听说奥斯吉利亚城南就有交易行会,来往的客商买卖都在那儿可以挂牌交易,我们去把这宅子放在交易行会里,牌子一挂,价格么……标的低一些,只要不亏就行——反正老子是白白得来的,卖得便宜一些,也只赚不亏的。”

  “不是这么简单的。”尤丽亚苦笑:“你现在是贵族,贵族家里卖房子卖产业,和普通人家就不同了。若是普通人家,房子产业出售,自然可以去交易行会里挂个牌子。可你现在是贵族!你今天去挂了牌子,那么明天你夏亚男爵大人卖房子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燕京的贵族圈子,大家都会以为你是家道败落,穷困而卖房,这就立刻成为了燕京里的笑柄了。而且,你是贵族,贵族的房子买卖,就算你挂了,普通人也未必敢买,就算是那些家里有钱的富商,也多半不敢出钱买你的房子。”

  “这又是为什么?”

  “你是男爵老爷,天知道你今天缺钱,卖了房子,过些天你有钱了,万一跑回去找他们要买回去……他们是普通的商人,你是贵族,万一起了纠纷,人家哪里斗得过你这个手握实权的男爵老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市面上的大宅又不是只你一家,别人宁愿买别家的,也不会买你的。”尤丽亚耐心解释:“所以,一般来说,贵族家里,如果有产业要出手,都不会去交易行会挂牌,只会和自己交好的其他的贵族家族私下交易,大家都是贵族,那么交易起来也就都放心。而且还会尽量保密封锁消息,免得出卖产业的一方脸上难看。”

  夏亚脸色白了:“妈的,还有这么多规矩……”

  他陡然一拍桌:“艹!老子不卖了!房子也不修了!就放在那儿!让它烂在那里算了!!等它什么时候倒掉了,也就清静了!”

  尤丽亚找夏亚说这些,也不是故意逼他,只是将家里的帐目算给他听,免得夏亚真的以为自己现在富了,大手大脚乱花钱。

  道理说明白了,让这个土鳖以后自己花钱小心一切,也就达到目的了。

  至于修那个大房子,能让夏亚打消这个心思,也是尤丽亚的用意:先放在那儿,以后等有钱再修,实在没钱么,也只能烂在那儿了。虽然心中不甘,但是为了一个房子而破产,未免太过愚蠢。

  ※※※夏亚为了这钱的事情,后面一连三天都脸色不好,心里憋了一股火气。幸好他明白道理,家里的情况心里明白了,知道自己不过现在是一个风光的空架子,但是依然按照尤丽亚的建议,先给阿弗雷卡特带来的那帮武士发了一笔薪俸,果然,这些家伙拿了钱之后,大为开怀,暗中的怨气也消了。

  人么,都是这样的,这点夏亚非常理解,换做是他也会有怨气:我从前当武士还有收入,现在投靠了你这个男爵老爷,却反而没钱了,谁还肯干?

  不过“破产”两个字一直压在夏亚的心头,实在让他轻松不下来。他这两天做梦,都梦到自己穿的破破烂烂,带着一帮兄弟拿着破刀剑穿烂铠甲上街讨饭的样子……妈的!钱!真没想到,当了贵族当了官,却反而为钱烦恼起来了。

  这几天来,那天在皇家园林猎场里认识了一些贵族子弟得了家族里长辈的指使,来和夏亚结交拉拢,夏亚也少不得被约出去喝了几场酒——可现在的夏亚,却变得小气了,若是平常,以他这种倒哪里都喜欢充大爷的姓子,别人请他喝一顿,他少不得就要请别人喝三顿。

  现在么……哼哼,有人请他吃饭,他恨不得能饿上一天再去赴宴。

  有了猎场里那次经历,现在整个燕京的贵族圈子都明白,这位小男爵是皇帝陛下有心栽培的人物了,贵族议会对夏亚的爵位审核的流程也快了许多。原本只怕再等上半个月都未必下得来的手续,三天之内统统办理妥当了。

  当贵族的一应封赏手续送到了夏亚手里,族徽族标,印信等等东西到了夏亚手里,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他夏亚雷鸣,就算是正式步入拜占庭帝国贵族阶层的一员了。

  至于封地么,不出他的意料,骑枪大帝直接在莫尔郡里划了一个地方,就是丹泽尔城附近的一座小城,发放下来的还有一份民政册子,注明了那个小镇占地还不如野火镇大,人口也不过只有八千——虽然夏亚还有些不满意,不过也明白,以一个男爵的身份,而且自己是新晋贵族,能有这么一个封地,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若是换了旁人,没有根基,没有陛下的赏识,就算给你一个男爵爵位,可封地说不定就给你划到某个边缘的东部蛮荒地带去了……莫尔郡么,好歹还算是产粮的地区。

  爵位的手续完成之后,据说骑枪大帝本来还打算亲自给他授爵,不过后来被身边的臣子阻止了:堂堂皇帝陛下,给一个小小的男爵授爵,那么这种例子一开,以后难道所有的这种小贵族的爵位都要陛下亲授?

  所以皇帝终于没有出面,而是派了一个使者去见夏亚,带去了几句勉励的话,无非就是“好好干,干出成绩,我不会亏待你。”之类的意思。

  倒是夏亚,听了宫廷使者带来的皇帝的话,却险些哭出来了。那宫廷使者眼看这位男爵如此激动,不由得也劝慰:“男爵大人,陛下如此赏识你,更要做出些成绩来,好回报陛下……”

  他却哪里知道,夏亚哭的可不是这皇帝的几句不值钱的勉励话,而是自己口袋里的钱!

  这派来宫廷使者来往一次,自己少不得就又要偷偷塞上一块金子啊!!

  爵位搞定了,很快军部的正式任命文书也下来了。

  这些事情办理妥当之后,夏亚就没有理由继续留在燕京了,按照帝[***]法,他必须在拿到任命书的六曰内启程离开燕京去上任,否则逾期不走,就是渎职重罪。

  离开之前,夏亚家里正在收拾行礼,却忽然就有人上门来,上门来的是一个麻衣袍子的仆人装扮,拜门的时候也没说是谁派来的,只留下了一句话转告夏亚:

  “走前来拜师。”

  夏亚正在家里忙着,听见索伊特进来回报的这句话,当场土鳖就火了!

  拜师?拜个鬼!给了老子这么一套宅子,摆明就是害我!

  “不拜!!”夏亚大怒,对索伊特道:“老子不见他了!让他回去说!我不拜——要拜也行,送三万金币来,我就拜!”

  索伊特眼看老爷发怒,也不敢多问,出去把夏亚的话转告了来人,打发来人走了。

  可过了会儿,夏亚冷静下来,心中就后悔了!

  (妈的,我这是找死啊!得罪谁不好,得罪卡维希尔那个恐怖的天煞孤星?!他想玩死我,还不是随他喜欢?)想到这里,夏亚就是一身冷汗,顿时心中忐忑起来。

  这一天,夏亚都有些精神不集中,生怕惹怒了卡维希尔引来那个家伙的报复。

  可到了晚上,卡维希尔家里又派人来了。这次夏亚不敢不见人家了,见面之后,来人也就是一个表情木衲的仆人,见了夏亚,恭敬行礼,然后上报,一句话说完,险些把夏亚说的从椅子上惊掉下去了。

  “我们老爷说,三万太贵,打个八折怎么样?”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