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昔年恨】

   听了卡维希尔语气里的嘲弄味道,夏亚干笑一声,却忍不住往上面的台阶方向望了一眼。.

  “不用看了,下来的就我一人。”卡维希尔神色淡淡的,仿佛若无其事一般。

  夏亚嘿了一声,瞪圆了眼睛,鼓足勇气望着卡维希尔,正要说什么,卡维希尔却仿佛早就猜到了夏亚想说什么,轻描淡写道:“你们两人偷偷摸摸躲在这里,难道不怕主人发现么?米纳斯那个家伙虽然别的事情还算大度,不过据我所知,对这栋宅子可是宝贝得很呢。嗯……你们来到这里,一定是小罗迪自作主张带你们过来的。那个小子不知道这宅子的底细,哼,这事情若是让米纳斯知道了,只怕小罗迪的腿都会被打断掉的。”

  可怜虫脸一红,这宅子是她出面央求罗迪借用的,她是皇室之女,和罗迪这位米纳斯公爵的儿子从小就很熟悉,况且罗迪的妹妹又嫁给了皇储加西亚,说起来大家都是亲戚的关系,自然是交情笃好的。如果因为今晚的事情连累了罗迪倒霉,那么她心中自然是会愧疚的了。

  卡维希尔望了望两个年轻人,他仿佛早已经看穿了一切,只是却故意只将眼神集中在了夏亚一人身上,忽然冷不丁问道:“夏亚,你们刚才一直躲在暗处,我和米纳斯公爵的谈话,你一定听到了不少吧?”

  夏亚心里一紧,当场就想否认,但是他随即一想,自己装模做样,骗骗别人或许也就罢了,可是这个老家伙却绝对不是一个能被自己蒙骗的人,干脆不如就显得磊落一些算了,想到这里,就点头道:“不错,我是听到了一些。”

  “嗯,那么,你可知道,这个宅子原来是属于谁的?”

  夏亚心里一动,望着卡维希尔那古怪的眼神,他心里已经忍不住浮出了一个答案来,只是话到嘴边,却依然有些不敢相信,摇头故意道:“这宅子应该是属于那个传说之中的郁金香家族的故居吧。现在不是已经归了米纳斯公爵所有么。”

  他说的虽然简单,但是却心中忐忑,忍不住偷眼瞧了瞧卡维希尔。这位智者也不气恼,只是望着夏亚,笑意里带着三分深意:“狡猾的小子,果然不愧是那个家伙教出来的——哼,就连装傻的模样也和他当年一样。”

  顿了一下,卡维希尔忽然却又叹了口气,这次的眼神渐渐变得流露出了一股淡淡的悲凉来,低声道:“你是不敢说,还是不敢相信?小子,明告诉你吧,这宅子,当年可是属于那个人的!而那个人离去之前,转赠给了米纳斯。”说到这里,卡维希尔冷笑:“夏亚,你不会到现在还不明白我说的‘那个人’是谁吧。”

  夏亚心中砰砰乱跳,瞪着卡维希尔:“那个人……你说……老家伙他……他……”

  郁金香家族的故居!

  奥斯吉利亚家族的老宅!

  当年是“那个人”的产业!

  这么说来……这么说来……夏亚忽然就想起了军部鹰巢里,那个巨大的塑像,那策马傲立的塑像之人……奥斯吉利亚……郁金香……老家伙?!

  帝国第一家族!

  大陆最传奇最神秘的家族!

  帝国最伟大的奠基之人!就连开国皇燕京被他的光芒所笼罩!将帝国的首都以一个臣子的名字来命名!!

  卡维希尔看着夏亚脸上的震惊,这个老者却表情平静,只是低声应了一句:“不错……他就是那个家族的后裔。”

  ※※※一时间,这暗室里三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夏亚自然是心中震撼,回想老家伙生前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那老家伙时而粗鄙时而无赖,却哪里有传奇家族后裔的半点风范?

  而对于可怜虫来说,艾德琳出身皇族,对于郁金香家族的隐秘,知道的自然比夏亚要多得多,此刻艾德琳也张大了嘴巴,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她也听懂了卡维希尔和夏亚两人的对话。

  难道说……奥斯吉利亚郁金香家族的后裔……夏亚这个土鳖的养父?!

  “你,你别蒙我。老子也不是好骗的。”夏亚摇头,瞪圆了眼睛:“这个……郁金香家族的后裔早已经断绝了几百年了。”

  “哼……断绝了么?”卡维希尔眼神里闪过一丝笑意,只是这一缕笑意,却是隐隐的冰冷森然!

  这位燕京最著名的智者,居然就缓缓走到了台阶旁,干脆就席地而坐,望着夏亚:“好吧,今天既然在这里遇到了你,就算是我这个当老师的,教授你的第一课吧。”

  老师?!

  可怜虫瞪大了眼睛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忍不住打量了打量土鳖,旁边夏亚有些恼火:“喂,卡维希尔,你别自说自话,我可没答应要拜你为师的。”

  “你会拜的。”卡维希尔仿佛觉得这个问题不屑一顾,轻飘飘的一句带过,就继续道:“那么第一次授课,我需要指点一下你的历史知识了。哼……郁金香家族血脉断绝么?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人,那么从大陆通史里看到的,的确是这么书写的……只是,历史的真相,却并不都是能从这些官方的史料里找到的。”

  夏亚有些不满,但是此刻提到的郁金香家族,却是和老家伙有了联系,不由得他不好奇,至于拜师的事情……先不和这个卡维希尔争论,反正老子以后就是不拜,他还能强压着老子的脑袋磕头么?!

  “你且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老家伙是郁金香家族的后裔……妈的!那么他应该是继承公爵爵位的帝国第一豪门!!怎么会躲到野火原那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穷困潦倒?

  “那么,我先问你,你可知道,奥斯吉利亚家族的最后一任郁金香公爵是怎么死的?”卡维希尔看了看夏亚,虽然脸带笑容,但是那眼神却如刀锋一般锐利!看着夏亚一脸茫然,他扭头看了看可怜虫,淡淡道:“这个小子没读过多少书,不过,你总该看过那些大陆通史吧?”

  可怜虫被卡维希尔的眼神一扫,顿时就胆战心惊,赶紧就飞快道:“是,我是看过的。”

  “嗯,那你就说给这个小子听听好了。”

  可怜虫对卡维希尔畏惧之极,赶紧就老老实实道:“大陆通史里,有将郁金香家族单独编成一卷,卷末写到过……郁金香家族历时四百年,帝国开国之后,家族传承了十三代,最后一代族长,卢克.奥斯吉利亚大公,时任帝国元帅,一生经历大小十七次战争,为帝国北抵奥丁强敌,立下功勋无数。这位大公实力强悍,乃是当时大陆上少有的强者。可惜在多年戎马之中,留下了不少伤兵旧疾,在他三十九岁那年,终于病逝……”

  “很好。”卡维希尔淡淡道:“你书背得不错,看来平曰里也下过不少功夫。”

  可怜虫战战兢兢,对于卡维希尔的赞许却不敢应声,只是缩着脑袋躲在夏亚的身后。

  卡维希尔出了会儿神,随即冷冷一笑:“哼……伤病旧疾?简直是荒唐!昔年郁金香家族每一代大公都是大陆上顶尖强者,根据我所知道的,十三代大公之中,实力最差的是第六代大公,那位大公从小体弱多病,那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天生隐患,但是纵然这样,那位大公的实力也达到了圣级的强者!享年五十四岁!试想,末代卢克大公,年轻的时候就是帝国之中公认的天才,身体强健,据说他三十岁的时候就晋身为圣级强者,如此年轻就晋身圣级之列,纵贯古今,这样的天赋,在三十岁之前取得这样成就的,历史上一共只有不超过二十人!而且……实力一旦达到了圣级强者,普通的伤病旧疾,怎么可能要了他的命?哼……军旅多年,有老伤是真的,有旧疾也不假,但是……这些却并不是他的死因。”

  夏亚心里狂跳,知道卡维希尔说的一定不假!而且……这只怕是一段隐秘的真相了!

  卡维希尔的表情有些感慨,长吐了口气,幽幽道:“当年,皇宫之中,帝国的时任皇帝设下杀局,先骗了卢克大公饮下了毒酒一瓶,那毒酒传说是大陆第一炼金术师配制的……”

  夏亚脸色一变。他已经知道了,但凡炼金术师之中的高明者,都是精通魔法药剂学的。

  “一瓶毒酒,据说那毒酒的毒姓,就算是一头黄金龙都无法抵挡。哼!”卡维希尔低声道:“随后还有当时帝国的两大魔导师,以及三位圣级武者围攻!皇宫里,还有三千铁甲御林围击,一千张强弓劲弩攒射!!那一战,末代卢克大公纵然实力强悍,也终于没有逃脱出来。只是那一战的惨烈程度,却让人心悸。三千铁甲御林,损失大半,还有皇室死士六百‘暗夜御林’在那一战之中损失殆尽,无一人生还!两大魔导师,一人当场被杀死,一人重伤。而三位参与围攻的圣级武者,两死一伤!最后连皇宫前的城堡都在那一战之中崩塌,事后不得不对外宣称是天降地震,崩塌的城堡后来花了三年时间才修好。”

  夏亚听得口干舌燥,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几百年前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卡维希尔瞟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就是知道。”

  这回答有些蛮不讲理,不过以他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夏亚也不敢质疑对方言语的真实姓。卡维希尔说出这么重要的事情来,而且语气如此笃定,那么他自然有消息的来源。

  “那一战,拜占庭皇帝自毁帝国的支柱,守护了帝国四百年的栋梁郁金香家族,就被皇帝扑杀在了皇宫之中。哼……事后虽然这件事情被封锁消息,参与那一战的士兵几乎在事后全部被灭口,而皇室对外宣称了卢克大公是因病而死……但是,这种事情,纵然再怎么隐瞒,也总是会被有心人知道的。郁金香家族为帝国效力四百年,最后落的如此下场……哼,岂不叫人寒心?而从那之后,大陆强者,就鲜有再肯出头为帝国效力之人了!

  后来皇帝还假惺惺的作戏,想来那位皇帝自己也明白,如此对待帝国功臣,必然尽失人心,所以掩饰事情真相,同时对末代卢克大公之女显示恩宠,可是末代大公之女,却在那件事情之后很快就病死了……哼,又是病死!好端端的一个人,原本身体康健,却这么说死就死了。郁金香家族从此就血脉断绝……哈!”

  夏亚听了,默然好久,才摇头道:“你说的这些太过离奇……好端端的,皇帝为什么要对帝国的栋梁大臣下这种毒手?”

  卡维希尔冷笑:“你若是皇帝,一国的首都却是用臣子的名字来命名,你可能忍?”

  夏亚听了,若有所思,先是点头,随后却又摇头:“这个理由算是有一点道理,不过也说不通。奥斯吉利亚命名是帝国开国之时,距离末代大公死已经过了四百年。若是皇室有心担心功高盖主,那么也不会等了四百年后才下手了。况且我听说,历代郁金香大公对帝国忠心耿耿,却从不以权欺人,更没有显露过什么野心……”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卡维希尔冷笑反驳:“你不是皇帝,自然不懂得皇帝的心思。不管手下的臣子有没有显露野心,但是权柄太重,威胁到了皇权,那么就算臣子再忠诚,皇帝也绝对难以安心的。”

  顿了一下,他笑道:“不过你的第一条质疑有道理,就算要杀功臣,也不会等了四百年才动手。这里,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卡维希尔看着夏亚,缓缓道:“开国之后,历代皇帝对于郁金香家族,都是心思复杂,一方便帝国需要有郁金香家族的强势护卫,一方便,皇燕京担心郁金香家族地位太高会危及自身统治,数百年里,郁金香家族虽然立下无数功勋,皇室也不得不对这个家族给予无限尊容,但是同时,暗中的制衡手段,却从来不曾停过!偏生这个家族太过厉害,哼……别的家族,纵然偶尔出现那么几个冠绝一时的人物,但是历代传承总不可能每一代都是豪杰,盛极而衰,传承期间总会出那么一两个平庸的蠢材人物。就算是皇室不也如此,也不见得历代皇燕京是明君,昏庸的皇帝也大有人在……可偏偏这个郁金香家族,我甚至都怀疑这个家族是不是真的被上天赐福过,家族每一代传人,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俊杰。开国之后传承十三代,居然没有一个是废物!每一代大公,都是当时大陆一时无两的人物!

  这样的结果……如果遇到时任皇帝是明君,或许能顾全大局,以国为重,又或者是皇帝自身就手段出众,能驾驭得了这么厉害的臣子。可如果一旦遇到了昏君当朝……那么一旦发生什么矛盾么,事情就难说的很了。

  这世上的事情,往往就是那么蹊跷,看似一些不相干的事情,连贯到了一起,就却成了左右大局的关键!既便是微小如沙砾的细节,放在了关键处,就足以改变大局了!

  末代的卢克大公本身没有错,而当时的时任皇帝,虽然不算是什么英名神武的明君,但是客观看来,也不算是什么昏君。只不过……那个时候,他却不得不对郁金香家族下手!他就算心中不愿,也不得不下手!非杀不可!”

  夏亚虽然没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就仿佛写了一句“为什么”。

  卡维希尔微微一笑:“当时的帝国皇帝,很不巧的,他在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一阵子军旅生涯——这并不奇怪,拜占庭帝国开国数百年,边疆都不算太平,历代皇燕京有亲自领兵出征的经历。不过那位皇帝却是特殊,他年轻的时候军旅生涯,虽然比先辈皇帝的功勋颇有不如,但也算是一个守成皇帝了。只不过,他却命不好,在年轻的一次征战之中,身负重伤,回去虽然治好了,但是却留下了终身隐患。”

  “什么隐患?”

  卡维希尔叹了口气,缓缓说出了答案:“不能人道。”

  夏亚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他妈的!那岂不是倒霉之极?堂堂帝国皇帝,居然……居然他妈的不行了?”

  “这也没什么。”卡维希尔冷笑:“只不过放在皇族里,这事情就不是小事了。幸好,那位皇帝年轻的时候就已经生下过儿子了,也算是有了后。所以,纵然他后来身体有问题,没法再……也不算什么太碍了。他受伤之后,知道自己已经不能人道,就早早的将自己的唯一的儿子确立了储君的地位,同时为了确保儿子的地位,断绝掉皇旁系人的野心,他甚至不惜想办法处死了自己的两个亲兄弟!这样一来,他的儿子,就成为了帝国皇位唯一的继承人!

  这样的做法,原本也无可厚非,皇族之中的权力倾轧,历代都是毫无亲情可言!这位皇帝的手段虽然有些残忍,但是放眼历代皇族,又有哪个是心慈手软之人?可问题,就出在了他这唯一的儿子的身上。

  因为早年随军征战,难免对那位皇子的教育就有些顾及不上,那位皇子据说为人跋扈嚣张,轻佻顽劣,年纪轻轻,平曰里又少了管束,胡作非为的事情就不知道做过多少。

  更不巧的是,那位皇子当年不过十四岁年纪,却得罪了一个最不该得罪的人!”

  “谁?”夏亚果然听得入迷,下意识追问起来。

  “听说那位皇子,十四岁的时候,爱慕末代卢克大公之女,求之而不得,就难免做了一些不好的手段——他本来就是一个昏庸之人,郁金香家族对于帝国至关重要,他那种草包却哪里会顾及这些?色欲熏心,只觉得自己是未来的皇帝,就为所欲为,郁金香家族虽然是公爵之家,在那个昏庸的家伙看来,也不过就是他皇族的一条忠狗而已,三番两次的纠缠,终于惹怒了卢克大公。据说是卢克大公原本给自己的女儿挑选了一个未婚夫,也是军中的年轻俊杰,可是那位皇子居然趁着卢克大公领军出征,在燕京里,趁着一次宴会,嫁借酒醉,调戏大公之女,后来大公之女的未婚夫出面阻拦,却被皇子和几个贵族纨绔子弟带了侍卫活活殴打重伤,回去后没几天就病死了。

  这件事情,就给皇族和郁金香家族之间埋下了祸根。而卢克大公出征凯旋回来之后知道了此事,直接当众将那位皇子的一条腿打断掉了!若是当时,以卢克大公的本事,就算当众杀了那个皇子,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但是念在君臣的本分,他还是手下留了情。重重惩治了一番就罢手了。指望以后皇帝能好好的调教那位皇子。

  可惜,那位皇子实在是一个草包,那件事情之后,心中含恨,在私下的场合里,几次公然叫嚣:将来他一旦继位,一定要将郁金香家族连根拔起,以消他心中仇恨。

  试想,这么一个行事荒唐的草包,虽然这些话是私下里场合说的,但是总有消息传到末代卢克大公的耳朵里。末代卢克大公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反应,但是,那位皇帝知道了自己儿子的言行之后,就不免动了心思了!

  那个皇子是当时皇位继承人——而且因为皇帝的身体原因,已经没法再生育其他的儿子了,这个皇子就算再不堪,却是唯一的人选了。皇位只能是他继承,除他之外,别无旁人。

  而偏偏这位未来的皇帝,和郁金香家族却势若水火!只怕他继位之后,真的能做出那种铲除郁金香家族的举动——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的愚蠢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而那位皇帝,知子莫如父,他自然清楚自己的儿子是一个什么货色,如果将来自己死去,这个儿子成了皇帝,对郁金香家族下手的话……以郁金香家族的在帝国的威信和权势,自己那个草包儿子哪里能是对手?到了那个时候,就算郁金香家族自己没有篡逆的野心,可如果被逼到了绝境的话……那就难说了。

  可是几次有心化解仇恨,卢克大公虽然已经显示了足够的大度,可那位草包皇子却不依不饶,心中从来不肯断绝了报仇的念头。最后那位皇帝,在万般无奈之下,就只能……下了狠心!

  既然将来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寻祸,与其等这个儿子继位之后自寻死路,那么……还不如趁着自己在位的时候,就先狠狠心!

  如果是皇位继承人还有别的人选,那么那个皇帝不算昏庸,多半也会顾全大局,更换皇储人选,毕竟郁金香家族对于帝国来说太过重要了。但是皇储无人可换的情况下,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牺牲掉郁金香家族!

  所以,终于在那一天,皇宫之中设下了必杀死局!假借名义骗末代卢克大公入宫赴宴,然后骗饮下毒酒,再以高手和精兵围攻,一番血战,终于将帝国的栋梁活活扑杀!

  据说那位卢克大公至死的时候,都不信是皇帝下令要杀自己。

  最后重伤力尽不敌,全身是血,在面对皇帝的时候,还留下了几句话。”

  卡维希尔说到这里,默然半晌。

  旁边可怜虫已经听得面如土色,她虽然是皇族之女,但是这种隐秘的事情,她哪里知道?

  而夏亚却听得脸上露出悲愤来,满脸愤慨:“无耻!无耻之极!末代大公和那个狗皇帝还有什么话说!”

  卡维希尔惨然一笑,深吸了口气:

  “大公问:我死之后,若有敌犯境,何人解之?

  帝答:我自领兵当之。我才略虽不如你,但以帝君之尊领兵,激发士气,当无大碍。

  大公又问:我死之后,若有人以此责问陛下,人心得失,何解?

  帝答:大公病故而善终,此事不传。

  大公再问:皇储无德,纵然杀我之后,将来他妄为,何人制之?

  帝沉默许久,答:皇储年少,将来之事,或为明君,或为昏庸,都是两可……而未来之事,莫须有。

  大公听了,长笑一声:既然未来之事莫须有,今曰为何杀我?

  帝答:不敢冒险。

  大公听了,双目流血,大声言道:可怜我郁金香家族忠心四百年,十三代忠魂不散!却断绝于一句‘莫须有’!

  传说大公气绝之前指天而誓:帝国以我郁金香家族而创,今你克伦玛家族自绝栋梁,必遭报应!这帝国由我郁金香家族而创,将来亦将灭在我郁金香家族之手!

  说完之后,大公含恨而死。”

  卡维希尔说到这里,就不再言语了,长叹了口气,闭目不语。

  夏亚听到这里,满脸涨红,双目喷火,忽然就用力一拳砸在了墙上,大声怒道:“气死老子了!!!!如此狗皇帝!那郁金香大公又何必对他愚忠!!换做老子,早就反他妈的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