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绝对黑暗】

   第一百五十四章【绝对黑暗】

  黑暗之中两人胡乱钻进的这个房间,走了进来,里面黑黢黢一片,纵然是夏亚这样的夜猫一样的眼睛,也有些不太适应。可就在飞快的合上大门之后,身后那一股子说不清寒气,就仿佛坠入了冰窖之中的感觉!

  黑暗之中两人碰在了一起,可怜虫还被夏亚踩了一脚,险些要呼疼,幸好及时捂住了嘴巴,这才没有叫出声来。

  夏亚耳朵贴在门板上听了听,心中却古怪了起来。

  居然……听不见?!

  这门板有古怪?触手的感觉冰冷,仿佛是铁门,可是为什么却把外面的声音也隔绝了起来?身手摸了摸,也摸不出什么古怪来。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火光亮起,原来是可怜虫点燃了手里一直拿着的一根蜡烛。借着幽幽的烛光,这才终于看清了周围。

  这里仿佛是一个不知道废弃了多久的房间,眼看墙壁都是裸露在外面的砖壁,毫无任何妆饰,裸墙有些破败的样子,而墙角还挂着一些落满了灰尘的蜘蛛网。

  可怜虫毕竟是女孩子,一眼看见如此之多的蜘蛛网,顿时脸色就变了,下意识的就往夏亚的身边贴了贴。

  这里面的房间似乎并不甚宽,但是往里却是极深——与其说这是一个房间,倒不如说这是一条秘道更形象。

  随意走了两步,脚下就惊起一片灰尘,地上留下了两人的脚印——夏亚看着地上的脚印,叹了口气:这地方只怕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进来过了。

  这里面毫无任何摆设,唯一有些奇特的就是脚下:脚下的地面并不是平坦的,而是一层一层的台阶一直往下,呈现出一个下阶的弧度。

  夏亚心中好奇,看了看可怜虫,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可怜虫也是一脸茫然。反正外面老公爵和卡维希尔就在房间里,两人一时也出不去,就只能往里走走看了。

  这往下的台阶一共大约有数十曾,越往下,这里面的寒气就越逼人。借着晃动的烛光,两人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台阶的尽头,脚步惊动起的灰尘呛得夏亚直想打喷嚏,却只能强行用手捂住了嘴巴,可怜土鳖憋得满脸涨红,眼泪汪汪,而可怜虫则有些畏惧的靠在他身边。

  这秘道的尽头,却没有出路了,尽头这里,空间略微大了一些,大略就是一个四方的房间的轮廓了,只是根据两人一路下来的感觉,这尽头的房间,只怕比方才下来的地方,高度要足足低了至少三米以上。

  “好像……是一个地窖?”夏亚看了看可怜虫。

  艾德琳摇头,眨巴着眼睛,压低声音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只是和小米纳斯借了这个地方和你见面,这里我也没有来过。”

  夏亚感觉到了那逼人的寒气,纵然他这样强壮的身体,也有些隐隐的抵受不住,而可怜虫则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了。

  “见鬼,这里怎么这么冷?”夏亚皱眉。

  两人在这房间里仔细看了看,这空荡荡的房间里毫无任何摆设,空空的几面墙壁,除了灰尘就只有蜘蛛网了。夏亚身手在墙壁上摸了一下,手掌才触到墙壁,顿时就缩了回来,奇道:“这墙壁好冰!”

  可怜虫也试探着伸手一摸,很快就惊呼一声缩回了手,用力搓了搓手掌:“果然冷得很呢。”

  随后可怜虫弯腰看了看地上角落,忽然眼睛就一亮,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枚小小的东西来,面带笑容:“啊,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啦。”

  “什么?”

  可怜虫嘻嘻一笑,摊开手掌伸到夏亚的面前:“看,这个!”

  她纤细的手掌掌心,捧着一枚只有拇指粗细的圆形小木条。

  夏亚看了看:“什么东西?”

  可怜虫笑了笑:“这是橡木。一般贵族家里,都用这种橡木做酒瓶塞的。我想,这里大概从前是一个地下酒窖吧。只是废弃了多年,里面的酒已经被搬空了。”

  想了想,可怜虫眯着眼睛道:“嗯,这里这么冷,一定是建在这庄园的地下,你忘记了么?这庄园是建造在半山腰上的,这往下一挖,可不就是在山腹里了么?”

  看了看夏亚茫然的表情,艾德琳叹了口气,知道这个土鳖出身贫寒,对这些贵族家庭里的奢侈享受的事情不太熟悉,解释道:“一般来说,这种酒窖都会建在阴凉的地下,而为了保持温度,通常这种地窖都会建造成夹层,我想,可能就在这个地窖的外围墙壁另外一边,可能是什么地下的冰窖,专门储藏冰块的。现在正是冬天刚刚过去,冰窖里储存了大量的冰块,所以我们在这里,才会觉得这么冷吧。”

  这解释似乎很合理,不过夏亚听了也不作声。他心中隐隐的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他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可心中就是觉得这里透着一股子难以描述的诡异!

  可怜虫却放松了下来,她端着蜡烛,叹息道:“我们只有在这里等着啦,等外面的人走了,才好出去……唉,只希望老公爵和卡维希尔不要在外面说的太久,我如果回去晚了,恐怕就有麻烦。”

  夏亚皱眉不语,脑子里忽然想起了方才偷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内容,不由得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来:两个老家伙方才仿佛在说什么往事,尤其是提起了一个什么故人,仿佛其中颇有一些复杂的恩怨……只是……“喂,夏亚。”就在土鳖出神的时候,可怜虫喊了一声,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低声道:“你在想什么?”

  夏亚摇头,没说话。可怜虫却正色道:“刚才听到的话,你……你可别乱说!我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以他们两人的身份,说起的事情必定是一些陈年的隐秘!你如果贸然听了说了,泄露出去,恐怕会惹来麻烦的!”

  夏亚摆摆手:“这个我自然知道。”

  艾德琳的语气却很认真:“夏亚,你要知道你现在身份不同了,接触的人和事也和从前大不一样!你现在所处的这个圈子和从前那些都是不同的,这些事情更复杂,也更危险,一步走不好,说不定就会惹来祸事!”

  夏亚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是也听出了可怜虫语气里的关切之意,深吸了口气,郑重道:“好啦,我记住这些就是了。难道你觉得我很大嘴巴么?听见什么都乱说?”

  艾德琳嘻嘻一笑:“你不是大嘴巴,你是……土鳖!”

  夏亚笑了笑,看着可怜虫的笑脸在烛光摇曳之下,他忽然心里一动,猛然间捕捉到了一个念头!

  “啊!!我想到了!”

  夏亚霍然蹦了起来,然后一把抓住了可怜虫拿着蜡烛的那只手,抢过了蜡烛,仔细的看着那点烛火,脸色忽然就变了!

  看着夏亚忽然如此古怪的反应,可怜虫愣住了:“你……你干什么?”

  “烛火!烛火!!”夏亚目光闪动,看了看那烛火又看了看可怜虫:“你不觉得这个地方很奇怪么?”

  “哪里奇怪了?”

  夏亚的脸色变得有些惨然,犹豫了一下,看着可怜虫的脸,低声道:“你……我说了,你可别害怕。”

  “?”可怜虫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夏亚。

  夏亚压低了声音,忽然身子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指着地上:“你看看周围……真的没看出什么古怪来么?”

  “呃?”艾德琳从夏亚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震惊来,她也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左右看了看这房间里——没有什么奇特的东西存在啊?空荡荡的几面墙,没有任何摆设,只有灰尘,蜘蛛网……“你再看看。”夏亚目光闪动,一手已经按住了腰间的剑柄。

  可怜虫终究不是傻瓜,仔细的看了几眼之后,终于,豁然变色!!她的脸色瞬间惨白,吓得惊呼了一声,几乎就要缩到夏亚怀里去了!

  “影,影子!!”

  夏亚嘿嘿干笑两声,脸色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你终于发现了么?”

  原来……在这个房间里,明明点燃了烛火,可是放眼看去,地面上,墙壁上……都……没有影子!!

  两个年轻人互相看了一眼,这诡异的发现,让两人同时都有些心中发毛,仿佛有一股莫名寒气顺着后脑勺冲上了头顶!!

  艾德琳惊慌之余,手里一抖,那蜡烛就落在了地上,嗤的一声熄灭掉了。骤然黑暗,艾德琳惊呼了一声,本能的死死抱住了夏亚的胳膊。

  就在这个时候,夏亚忽然就听见了脑海里传来了朵拉的声音!

  母龙的语气仿佛极为凝重严肃:“小子,小心!这里是一个魔法领域!我感觉到了非常强烈的魔力波动!”

  “什么?”夏亚脱口而出。

  怀里的艾德琳尖叫一声:“夏亚,你说什么?你在和谁说话?”

  “这是‘绝对黑暗’领域!!”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