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终相见!】

   随着这辆马车一路往西,却直接朝着城门的方向而去,夏亚心中有些疑惑,策马赶上几步,和那马车并行,开口问道:“呃……请问,公爵大人是邀我出城么?”

  那个叫罗迪的车夫微微一笑,大声道:“不错,是在城外,出了城门往南走,差不多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夏亚,笑道:“那是公爵家里的别院,平曰里,公爵都是在别院里静养的。”

  夏亚点了点头,只是却皱眉道:“出城的话,看现在的时间,恐怕我见完公爵大人之后今晚是回不得城了。”

  奥斯吉利亚的城门晚上都会关闭,除非是有特别公文通行证才能进出,可夏亚哪里有那种东西?这么晚出门,今晚上只怕是注定回不了城了。

  “哈。男爵大人担心这个?”罗迪笑道:“别院里住处很多,还能少了你休息的地方?请放心跟我去吧,到了地方自然有安排的。”

  终于,从西边那宏伟的城门出去,经过人工河道上的石桥,再一路往南,穿过一片树林,道路两旁渐渐偏僻起来,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只看见远处偶尔一些村落闪动着灯火,除此之外,大地都是一片漆黑。

  顺着一条道路一路往南,地势渐渐平坦起来,远远的,就看见一座山坡上,在半山腰是一座庄园建筑,那山坡并不高,但是半山的地方却仿佛忽然被横切成了一片平坦之地,沿着一条大路上坡之后,那半山腰的平坦地势还开出了大约百步宽的草坪和花圃,而那座庄园就被这一片花圃包围在了其中。

  站在山坡上往远处看去,远远的就可以看见那茫茫大海,这山坡距离海岸不过数百米的距离,隐隐的就有海浪声顺着海风吹来。

  在庄园门口下了马,夏亚看着眼前这高楼不由得有些心中生出几分疑惑来。

  若是说这是公爵大人的静养之地,可此刻已经是夜晚,往上看去,那庄园里一片漆黑——难道公爵家里晚上都不点灯么?

  而且,这别院外面,冷冷清清,花圃明显有些破败,这就不说了……那庄园大门的台阶上还颇有一些灰尘,就连那台阶角落上都生了一层碧绿的青苔……这公爵家里,连平曰里整理花圃的园丁和打扫卫生的仆人都没有?

  这大门口冷清,别说是护卫侍卫,就连个迎接牵马的仆人都没有!

  如此冷清破败,哪里像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帝国公爵的住所?!

  夏亚一看之下,顿时就有些心中警惕起来,手里按住了腰间的剑柄,眼睛盯着那个罗迪。

  罗迪却跳下了马车,直接几步跳上了台阶,对着那大门用力捶了几下,大声叫道:“喂,开门开门,我回来了!人也请来了!”

  这话喊得毫无半点大户人家的规矩,别说是堂堂的公爵之家,只怕是乡下的小贵族家庭里,也没有仆人敢这么没规矩的大呼小叫吧!

  夏亚心中疑惑越发的深了,眼睛眯成一线来。

  吱嘎一声庄园的大门被来开,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一个神色古板严谨的中年女人看了看罗迪,略微一皱眉,然后将门来开,冷冷道:“怎么才回来。”

  罗迪歪了歪脑袋:“在城门口遇到几个商队过境,排队等了会儿。”说完,回头一指夏亚:“喏,这位就是请来的客人,夏亚男爵大人了。”

  说完,罗迪对着夏亚抬了抬手,笑道:“男爵大人,我的任务完成了,你这就请进吧。”

  里面的那个神色古板表情严谨的女人用审视的目光看了看夏亚,然后仿佛很有些不乐意的往旁边闪开了路。

  夏亚看着那大门里,灯光昏暗,冷冷清清——心中有些犹豫:这个地方疑点太多,那个罗迪说是公爵的别院,这些话只怕都是骗鬼的!堂堂帝国公爵,怎么可能住在这种地方……哼!

  难道……是什么仇家,把自己骗来这里的?

  可抬头看去,那庄园大门上的一枚徽章,那图腾花纹,显得颇有年代的,金属的徽章凸起的部分已经黯淡掉色,但是那徽章的图案,却赫然正是米纳斯家族的族徽!

  米纳斯家族的族徽,夏亚曾经在鲁尔那里看到过,这个却是做不得假的。而且那大门上的族徽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绝不是临时伪装出来的。

  好吧……这里虽然处处透着古怪,但是夏亚终究深深一吸气,咬了咬牙,看了一眼那个罗迪,还是抬步往台阶上迈了上去。

  不管如何,已经来到这个地方了,是福是祸,躲也躲不过去。

  如果真的是什么人在这里设下了全套想对付自己,自己都走到大门口了,现在掉头跑,也来不及了。人家能在房子里设埋伏,难道就不能追上来么?此刻再跑,也没有多大意义,不如横了心,进去看个究竟!

  随手摸了摸剑柄,然后另外一只手探入怀中,夏亚心中有些后悔。

  他以为是来见米纳斯公爵,并没有贴身带龙鳞,自己的火叉也没有带,现在佩戴的不过是一柄普通的长剑,身上也不过就是一件武士锦袍。

  心里虽然这么想,夏亚还是大步上了台阶,就往门里走去。

  那个神色冷漠的女人往旁边一闪,夏亚看清了对方的样子,这个女人一身黑色的袍子,那袍子款式古板而保守,就仿佛是教会里那些修女的衣服一样,加上这个女人一脸刻板的表情——她不会真的是一个修女吧?

  这个女人手里捧着一盏烛台,对着夏亚冷冷的丢过来一句:“跟我来吧,别乱走。”

  看着这个女人往大厅里走去,夏亚也只得跟上了。才走了两步,身后那大门吱嘎一声,缓缓合上了。

  这大厅甚是宽敞,不过也明显陈旧了,空气里一股子淡淡的[***]灰尘的味道,大厅里中间的几张椅子软榻明显没有打扫过,上面还盖着一层挡灰的白布。两旁各有一条台阶式的楼梯通往二楼。

  大厅没有点灯,只是借着前面那个女人手里的烛光,勉强看清了周围的轮廓,这大厅甚高,是镂空挑高的空间,从两旁的楼梯上去可以清楚的看见二楼的围栏,而大厅的中间,那周围架设了几根一人多高的金属灯柱,只是很显然,上面的灯座都快生锈了。

  脚下是柔软的上等地毯,不过一路走过,却明显扬起了一些灰尘来。

  夏亚心中疑惑越来越浓,他心中的警惕提到了最高,一手紧紧按着剑柄,快步上去,紧紧跟在那个女人身后,心中打定注意,一旦有什么变故,第一时间将这个女人先拿下!

  这个女人走在前面,丝毫不在意夏亚的举动,她并没有带着夏亚往两旁的楼梯走,而是直接往里,走到了大厅深处,穿过了里面的一条圆拱形状的厅门……两人走出了大厅,之后,穿过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女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夏亚一眼,似乎有些不满,皱眉道:“你跟我这么近做什么。”

  夏亚不答,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

  女人神色里闪过一丝厌恶,然后单手推开了那走廊尽头的门:“喏,就在里面了。”

  夏亚往门外一看,脚下走了两步出了门,那个女人站在门里,忽然补充了一句:“时间别太长了!快点儿出来!”

  说完,她居然就一把将门给关上了!

  夏亚愣了一下,这一刻,心立刻就提了起来!

  门外,这里是一个花园。很显然,这庄园的房子是呈现出一个圆环形状的,这花园就在建筑的中庭,一眼看去,面积倒是甚大,足足有百步的宽度,脚下是柔软的泥土,花园里种植了一丛一丛的灌木,还有一些明显缺乏修剪而显得凌乱的冬青树,在周围一圈,则地上开出了一片花圃来,只是这个时节,也没有什么盛开的鲜花,显得一片破败,那花圃里黑色的泥土,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在那儿。

  夏亚一眼看过去,倒是放心了,这地方地势并不复杂,显然这些冬青树并不多,如果是伏击的话,这里也实在藏不下几个伏兵。

  此刻夏亚心中已经确定了,这里等着自己的绝对不是什么米纳斯公爵了!自己只怕是上当被人给骗来的。

  他干脆也不客气了,轻轻将长剑抽了出来提在右手,就缓缓一步一步走进了这个中庭花园里,然后看着四周,冷冷道:“喂!有活人没有!出个声!到底是谁见我,把我骗到这个见鬼的地方?”

  他一连喊了两遍,环顾四周之后,终于将眼睛盯住了远处那一排略微高大一些的冬青树的方向——这个院子里,能藏人的地方,只有这么一处了!

  果然,就在夏亚凝神看去的时候,那冬青树忽然晃动了一下,绿色的灌木仿佛被什么惊动,略微一摇晃,从树后果然就闪出了一条人影来。

  接着一点星光,那人影高挑,远远看去,那个头只怕不下自己,瘦长瘦长的影子。

  夏亚走的近了两步,却忽然就看见远处的那个人两只手一擦,仿佛是什么引火的工具,嚓的一声,一团火苗就冒了出来。

  那人手里拿着一枚蜡烛,小心将烛火点燃了,烛光之下,一张熟悉的脸庞,带着欢喜的笑容正望着夏亚。那脸庞隐隐的有些激动,眼神里似怨似幽,嘴角则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那双眸子里,更是带着两团明亮的光芒。

  “喂,土鳖,你不认得我了么?”

  夏亚一看清对方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松了口气,随即就是狂喜起来。

  “夷?你……可怜虫?!”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