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威严仁慈勇敢高尚的……土鳖】

   `第一百三十一章【威严仁慈勇敢高尚的……土鳖】

  可以想象的是,成功把黑锅甩给了王城四秀,下面要为那些无休止的偷袭搔扰而烦恼的就是倪古尔那些家伙了。

  夏亚开心了一阵,多多罗也是心中窃喜,他和毕达尔多嫌隙极深,能趁机给对方找些麻烦总是好的。

  可走了会儿,夏亚却忽然勒住了缰绳,脸色一变,露出了几分疑惑来。

  “怎么了,夏亚老爷?”

  夏亚摇摇头,嘴上不说,心中却隐隐的有几分不妥的感觉。方才那个倪古尔身边跟着的那个武士保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角色,那个家伙只是眼神的压迫威势,以夏亚的感受,绝对可以排在自己所见过的高手之中的前三。

  而且,想到自己和倪古尔动手的时候,那个家伙动作的细微变化,原本是准备上前阻拦,可是随后却忽然就后退了回去,不再插手,任凭自己和倪古尔对打——想到这里夏亚忽然额头流出冷汗来!

  那个家伙,他分明是看穿了自己的用意!至少在自己出手的一刹那,那个家伙就看穿了自己出手根本就没有出真力,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而且,尽管这样,他没有出面阻拦,却也不担心自己万一爆发,伤了他的保护对象?那么解释只有两个:第一,这个家伙是一个做事情鲁莽的蠢货——可是从他的那种充满了压迫威势而又森然冰冷的眼神看来,这种人绝对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蠢货。那么第二个解释或许才是唯一合理的:他根本就有恃无恐,既便自己忽然瞬间暴起出手伤倪古尔,那个家伙也有足够的自信能够有充分的把握阻拦下来!!

  想到这里,夏亚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嘟囔了一句:“妈的,燕京里藏龙卧虎,以后老子做事情可得小心一点才行了。”

  心里提醒自己要小心,但是很快夏亚就轻松了起来,不管如何,把黑锅甩脱给了别人,总算是了掉了他的一个大麻烦。

  看了看多多罗似乎还颇有心事,知道他还在为试炼的事情而烦恼,夏亚忽然一拍脑袋:“夷,对了!那个试炼只说要你找到魔吻香芋,却没说一定要你亲自去采集。我们去市场上看看,说不定黑市上能买到一些呢!”

  多多罗苦笑了一声,欲言又止,心中也不抱什么指望,只是转念一向,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去看看又何妨?

  两人掉转方向,掉头往城西而去,然后转南,几乎在城中兜了一圈,来到了奥斯吉利亚城南的繁华地带。

  奥斯吉利亚城南靠近码头的地方,历来是城中贸易最繁华的所在,身为一座沿海城市,奥斯吉利亚的南边海滩码头颇为宏伟,历来都是帝国第一大繁华港口,海上的运输贸易线路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一股新的活力,就在码头稍微往北的一点地方,从前的几条街道在海上贸易的输血补给之下,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很开就变成了一片充满了生机的商业街区,这里汇聚了从海上贩运来的世界各地的珍奇货物,其中自然也有一些黑市上的违禁品的交易。

  夏亚就出身野火原,在野火镇上的黑街也厮混过,虽然不曾来到燕京的这条商业交易街区,但是历来各地的重重低下黑市交易,规矩都是大同小异,两人挤在人群之中,多多罗艹着奥斯吉利亚的口音说话,夏亚随便拉住了街头的一个混混,丢了一个银币出去打听了消息,就被带到了一个路边巷子里的小酒馆里,和酒馆的老板试探了两句,绕到了酒馆的后面,这里就是一家专门贩卖违禁品的地下商铺。

  可是,打听了魔吻香芋这种货物的行情之后,土鳖和魔法师都失望了。

  魔吻香芋这种东西,倒是可以买到。只是……价格却绝对不是两人能承受得起的。

  一朵魔吻香芋的黑市价格要一万金币才能买到,而且还需要订购,没有现货。就算有的话,也未必能一下子从市面上搜集到十朵——既便真的能买到十朵,也需要十万金币。

  对于土鳖或者多多罗来说,十万金币,已经是一个足以让他们望而生畏的数字了。

  土鳖虽然现在发了点儿小财,但是全部身家也就只有几百个金币而已。

  买的话是不可能了……可要想真的跑到东部的混乱之领的深处,森林之海,面对仇视人类的精灵族……呃,还是摇头比较快。

  带着失望的心情走出了这家地下商铺,两人回到了外面繁华的大街上,多多罗明显情绪低落了许多,魔法师口中喃喃自语,仿佛有些失神的样子,牵着马行走,却忽然从人群里挤出了一个瘦小的孩子来,一头撞进了魔法师的怀里,哎哟叫了一声之后,飞快的叫了一声对不起,闪身就要跑。

  多多罗原本没在意,倒是夏亚哼了一声,一把捏住了那个孩子的手腕,轻轻一拉,就把他拽在了地上,上前一脚踩在了他的腿上,从他的手里拿回了一个小小的钱袋子,正是属于多多罗的东西。

  那孩子吓得不轻,瑟瑟发抖,眼珠乱转,只是不住的哀告求饶。夏亚正要把他提起来,旁边忽然就从人群里扑出了一个女人来,一把扑在了夏亚的脚下,抱住了夏亚的双腿,带着哭腔哀求起来。这女人面黄肌瘦,看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身穿粗布的裙衣,却满是粗陋的布丁,双目无神,脸颊瘦得凹了进去。

  “先生,求您放过我吧……我母亲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我……我真的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此刻旁边已经围了不少人旁观,夏亚哼了一声,面色平静,将那个孩子提了起来,冷冷的看了孩子两眼,忽然就把他往地上一丢,拿起腰间的剑鞘来,在这男孩的屁股上就啪啪啪啪连打了十几下,他打的并不轻,那孩子疼得哇哇大叫,最后已经痛哭了出来,满脸泪水鼻涕。

  夏亚打完了之后,将他重新提了起来,冷冷道:“你不是第一次偷东西,你得动作很熟练。说谎不是一个好习惯,何况你还这么小!刚才这十几下是对你偷东西的惩罚!做了错事就要受到惩罚,否则的话你就不会牢牢记住教训。”

  说完,将孩子放了回去,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几个金币来塞进了那个女人的手里:“买点东西吃吧,然后用这钱找个好营生……你有一个很孝顺的儿子,因为他甘愿为了你而去当贼。”

  做完这些,夏亚拉着多多罗就挤开人群离去。

  两人很快离开了商业街区,一路北行,路上行人渐渐少了一些,走过一条小路,就忽然听见旁边的一条巷子里传来娇柔的哀求和呼救声,还有几个男人邪恶的低笑。

  夏亚立刻站住了脚步,看了看左右,飞快的大步走进箱子里,一脚将拦在巷子口的一个破竹筐踢翻了,大喝一声:“里面的人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转过巷子,就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被几个相貌猥琐神色可疑的男人逼到了墙角,那几个男子从穿着和相貌上看,一望便知是那种街头混混之类的角色。而那个女子头发散乱,衣衫不整,双颊涨红,一张粉嫩的脸颊,五官清秀,一双眸子更是明亮动人,居然是一个容颜颇为娇娆的美丽女孩,只是双手抱着胸口,缩在墙角。

  眼看夏亚一人冲了进来,那几个混混就立刻迎了上去,其中一个从腰间拔出匕首来晃了晃:“喂!别多管闲事,不然的话……”

  他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个拳头在眼中陡然放大,下一个瞬间,他整个人已经飞了起来,往后栽倒在地上,鼻血长流,满嘴的牙齿掉落了大半。

  夏亚哼了一声,也不顾旁边几个混混惊骇的表情,上去一脚一个将两人踹翻,最后一个混混呆若木鸡看着夏亚,忽然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求饶。

  夏亚看了看他,摇头道:“我也不是一定要惩罚你,只不过,你们的举动实在然给我太恶心了!这样一个女孩子,你们都能下手非礼!”

  说完,一脚将这个家伙踹晕了过去。

  那个墙角的女孩子踉踉跄跄站了起来,仿佛忽然见到了救星一样,一头扑进了夏亚的身边,软软的身子贴住了夏亚,她原本衣衫就已经散乱,胸前有些白花花的一片就顶在夏亚的肩膀上,一双诱人的眼睛哭成了桃子一样肿起,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动人味道。

  夏亚却丝毫不受其惑,冷静的推开了这个女孩,然后淡淡道:“好了,你不用谢我,我只是路过罢了,你赶紧走吧。”

  那个女孩还想说什么感谢的话,却发现夏亚神色冷淡,话就说不出来了,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了一方雪白的丝巾来递给了夏亚,原本是要给夏亚擦一擦拳头上的血迹的,但是夏亚却缩手躲开,女孩只能将丝巾轻轻放在了夏亚的手里,柔声道:“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的名字叫莲娜,就住在前面街头,如果有空的话,还请您去我家,一定让我有机会表达一下谢意。”

  说完,这个娇娆的女孩子欠了欠身,半掩着胸膛,一路小跑离开了。

  她跑出巷子口的时候,那婀娜的身段让多多罗都看得呆了会儿,眼神盯在女孩子的腰身上好久才恋恋不舍的收了回来。

  这两件事情仿佛只是两人返回家里路上偶遇的小小插曲,可又走过了一条街道,行人越发的少了,夏亚走着走着,忽然勒住了马,脸色一变,看了看旁边的多多罗:“你先走!”

  多多罗一愣,夏亚却表情严肃:“你先走!快滚蛋吧,老子还有点事情要做。”

  多多罗不敢多问,只能飞快的策马离开。

  等魔法师离开之后,夏亚干脆翻身下马,站在街头中间,一手按住了腰间的火叉柄,一手叉腰,冷冷的看着街的另外一头,重重哼了一声,大声:“跟了不少时间了吧!出来吧!!”

  他忽然这么大声一叫,街上原本还有两三个行人都是怪异的投来眼神,低声议论,还有的眼看夏亚手里按着武器,不敢停留,都飞快的跑掉。

  街头很快就只剩下了夏亚一个人,而就在这个时候,长街的那一头,终于才转出来一个人影。

  中等身材,宽大的武士袍,如钢针一般的短发,充满了彪悍味道的脸孔。这人一步一步缓缓走来,步伐就如同一只在荒原上巡猎的豹子一般!

  夏亚一看见这个家伙,眼神顿时就变了。这分明就是刚才在那个巨汉倪古尔身边的那个侍卫武士高手!

  “是你!哼,你以为你偷偷跟踪我,老子就发现不了了吗!”夏亚握着火叉的受不由自主的紧了紧,他明显感觉到,随着这个武士一步一步的走进,整条长街之上,仿佛以对方的身影为中心,一股强大而无形的气场就朝着自己压了过来!他每往前走一步,自己的那种压力就越深了一分!

  “我并没有可疑隐藏行踪,如果我想隐藏,你也根本发现不了。”

  这个武士终于开口说话,让夏亚意外的是,这个人虽然貌似彪悍而冷酷,但是说话的嗓音却很柔和悦耳,和他那冷酷彪悍的相貌,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对方走到了距离夏亚只有十步的距离站住了,夏亚感觉到了自己周围的周身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了起来,四面八方无形的压迫感将自己的笼罩,他拼命的鼓足气势对抗这种无处不在的压迫气势,不自觉的全身肌肉都绷紧了,握着火叉的手背上青筋都凸了起来,眼睛紧紧的盯着对方。

  而这个短发武士,却仿佛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站在那儿,神色虽然冷酷,但是眼神却很轻松,甚至在打量了夏亚几眼之后,嘴角渐渐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你很狡猾。”这个武士仿佛笑的很复杂:“你让倪古尔吃了一个小亏,他很快就会知道上了你的当了。”

  “……哼。”夏亚咬了咬牙:“你怎么能肯定。”

  “我是倪古尔的侍卫,他有多少本事,我比你更清楚。”这个武士依然带着冷冷的笑:“倒是你,让我很有兴趣……你就是那个在战场之上击败了黑斯廷的家伙么?哼,有趣啊……”

  夏亚立刻紧张了起来。

  “那个在战场上击败黑斯廷的家伙……”这句话他这几天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遍,每次有人对自己说这话,之后立刻就是开始挑战了。他立刻后退了一步,心中犹豫着要不要拔出火叉抢攻,先下手为强……“你不用担心,我不是来找你挑战的。”这个武士看见了夏亚的动作,嘴角的笑容里嘲弄的味道更深了,他淡淡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相信,黑斯廷会败在你这样的小子手里吧。哼……那不过是一个闹剧而已,军部弄出来的闹剧。”

  这个武士看着夏亚的眼睛:“你的实力还算不错,不过说到击败黑斯廷,就未免太可笑了。我知道你这几天一定遇到了不少麻烦,不过你应该很庆幸,至少燕京里那些真正的高手们都不是白痴,不会相信军部编造出来的那种谎话。否则的话,跑来找你挑战的恐怕就不是那些不入流的小角色了。”

  夏亚默然。他承认了这个家伙说的很有道理。

  “可是……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不是黑斯廷的对手。”夏亚哼了一声,他纯粹是有些因为气势被对方彻底压制住而有些不爽罢了。

  “为什么?”这个武士摇头:“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和黑斯廷比试过,我知道他的可怕……而你,差的太远了。”说着,这个武士摇了摇头,仿佛兴味索然的样子。

  这个武士说着,忽然又走进了几步,然后就这么施施然的,很轻松的从夏亚身旁擦肩而过,两人身形相交的一瞬间,夏亚就感觉到自己全身汗毛都仿佛竖了起来,仿佛从自己身边漫步而过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随时会噬人的凶猛野兽!有那么几次,他已经被那种疯狂的压迫敢逼得按耐不住,只想拔出火叉来狠狠的砍过去。但是这种冲动之后,却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他忍住了!

  这种奇异的感觉就是……畏惧!

  没错,是畏惧!货真价实的畏惧!!夏亚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仿佛很清楚,只要自己敢出手,那么一旦出手,自己就绝对死定了!这个家伙,绝对不是自己的实力能抗衡的!!

  终于,这个武士缓缓的走到了夏亚的身后,他背对着夏亚,站住了。

  就在这一瞬间,夏亚忽然感觉到身子一轻松,那种无处不在的气势压迫瞬间消散无形。

  那个人的声音听上去多了几分暖意:“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只是,我虽然不信你能击败黑斯廷,但是我听说黑斯廷是真的被你打伤了,我一时好奇,才跟过来看看你……你刚才在商街上对那小偷母子,还有在小巷里救那孤女,我都看见了。嗯,你是一个很有趣的小子。”

  他忽然侧了侧脑袋,略微把头往后扭过了一点,半边脸颊上露出一丝笑容来:“所以……有趣的小子,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吧。虽然你的实力不算太强,但是你的年纪能有这样的水准已经不错了。能抗得住我的气势的人里,你是我遇到的最年轻的一个。活下去吧,好好活下去……活到你的实力成长到……值得我出手的那一天为止。”

  这句话说完,声音便立刻消失了。夏亚站在那儿,只觉得全身僵硬,终于一点一点的扭过头去朝着身后看了看,可是身后,长街上空空荡荡,却哪里有什么人影?

  一阵风吹过,夏亚就感觉到全身一哆嗦,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衫之下,汗水已经劲头了内衣!!

  ※※※“哦,经过是这样的么。”

  一个淡淡的略微有些疲倦的声音。

  在一个明亮的小屋里,卡维希尔懒散的靠在一张软塌上,他的身子蜷缩在一块柔软厚实的裘皮之下,仿佛这个寒冷的冬天,对于这个老人来说依然是一种折磨。在软塌旁,那个脸上有些许雀斑的年轻女孩儿就站在一旁,手里捧着一个暖炉,试了试温度,然后塞进了卡维希尔的手里。

  在卡维希尔的面前,房间里地上,跪着三个人。

  如果夏亚在这里,一定会吃惊的叫出来。

  这三个人,两个正是他在集市上遇到的那个小偷母子,还有一个,则是那个被他从流氓手里营救下的那个美貌娇娆的孤女。

  此刻三个人都恭敬的跪在那儿,在面对软塌上的这个虚弱的老人的时候,三人静若寒蝉,既便是眼睛望着地板,脸上都充满了敬畏。

  “下去吧。”卡维希尔温和的声音传来,三人不敢多话,赶紧站了起来躬身离去。

  这个年老的智者坐在那儿,抱着膝盖,发了会儿呆,他的脸上一点一点的露出了玩味的笑意来。

  “嗯,很有趣的小子呢……看来我的老朋友,你挑选的传人,总算没有让我太失望啊。”这个神秘的智者忽然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个相貌平平无奇的女孩:“小雀儿,说说你的评价呢?”

  那个被唤做“小雀儿”的女孩神色恭敬:“是,老师。”随后女孩子垂首略微一思索,低声道:“嗯,惩罚年幼的小偷,是显示其威严。施舍病弱的母亲,是显示其仁慈。拯救无助的孤女,是显示其勇敢。而拒绝了女色的魅惑,是显示其高尚……”

  “嗯,威严,仁慈,勇敢,高尚……”卡维希尔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愉悦了起来,他那苍老的脸庞上,此刻居然笑得仿佛一个孩子一样:“哈哈,太有趣了。你说说,一个人,有了这么几样珍贵的品质,如果再配上出众的实力,那么……这样的一个人,想不出头,都很难呢。”

  那个叫小雀儿的女孩却有些疑惑:“老师……您的意思是,难道这个叫夏亚的家伙,居然得到了您的赏识……可是,那天我看到他,他这个人好像也没有什么本事……”

  “你不懂的。”卡维希尔淡淡一笑,摇头道:“本领可以学,但是品质的培养,才最耗心血。姓格决定命运,这个小子的姓格,很有意思。”

  小雀儿有些吃惊的看了看老师,心中的震撼无比强烈!

  很有意思?这是老师对那个家伙的评价么?

  要知道,这几个字虽然看似简单,但是……以老师这样的身份,肯对人做出这样的评价,已经是罕见的赞誉了!

  帝[***]中元老米纳斯公爵的幼子,小米纳斯,惊才绝艳,文武双全,被誉为帝国未来最杰出的希望之星,可在卡维希尔老师的口中得到的评价,也不过就是“还不错”这简单的一句话而已!!

  如果老师的这句评价能流传出去——只凭卡维希尔老师的这么一句话,那个小子立刻就能在燕京里声名大振了!

  ※※※夏亚自然不知道,燕京的第一智者,对自己的评价居然是“威严仁慈勇敢高尚”——如果这句话让多多罗或者是王城四秀又或者是黑斯廷以及兔子将军他们听到了,会不会笑掉大牙呢?

  好吧,可以想象的是,我们的土鳖么……说他威严或许有之,仁慈勇敢或许也真的存在。可是不受美色诱惑的高尚嘛……说良心话,当时他只所以可以用那种冷静的态度将那个娇娆的女孩推开,完全是因为……咳咳……(老家伙依然含笑九泉……)赶回了住所之后,夏亚进门的时候,才觉得惊魂稍稍定。他身上的内衣都被汗水浸透了,那个神秘的武士给夏亚带来的恐怖的压迫感觉,让夏亚想起了自己仿佛第一次面对黑斯廷的时候。

  “那个家伙……”

  狼狈的回到了住所里之后,夏亚立刻叫来了多多罗:“那个倪古尔,到底是什么来头?”

  多多罗果然是知道王城四秀的底细的:“那个倪古尔,好像是奥斯吉利亚中央近卫兵团将军的侄子,听说将军没有儿子,只有一女,所以倪古尔好像将来很有可能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呢。”

  燕京近卫兵团将军的侄子?这个来头可真不算小了!

  能担负燕京的守卫军备的将领,一定是皇室信任的心腹人选,这个倪古尔的后台背景倒是相当不俗啊。

  “那么……今天在那个家伙身边,有一个头发像刺猬一样的家伙……嗯,你认得他么?”

  多多罗愣了一下,随即摇头:“不认得……近卫军将军是军中重将,麾下总有一些军中的高手,这些高手很少和世俗的武士来往,所以其中很多人,纵然实力强悍,却名气不显的。”

  夏亚皱眉,想了会儿……那个家伙,好像他还说了一句话,说什么来着……啊,是了!

  他和黑斯廷比试过!!这个家伙,居然还和黑斯廷交过手,而且居然还好端端的没死,就足以说明他的实力不凡了吧。

  军中的高手……和黑斯廷交手过……不知道为什么,那种透骨的寒气让夏亚想起来就有些不舒服。而且,那个家伙虽然今天并没有对自己出手,可夏亚心中却总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很危险!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存在!!

  “罢了,明天找机会问问鲁尔吧。”夏亚叹了口气。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