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的心里,可曾有我】

   奇普觉得自己今天简直背到家了。

  两个醉鬼纠缠上来,若是在往曰,他身为皇储信任的嫡系,武技自然不凡,虽然他不善军略,但是个人的武力却并不让这些军中一线将领。

  只不过……这场架打得实在是窝囊啊!

  格林和鲁尔两人浑不讲理,酒醉之后,只是一股脑儿的围着奇普狠斗,奇普勉力抵挡,以他的实力,若是一对一,自然不怕,但以一敌二,那就狼狈了,幸好两个醉鬼大醉之余出手难免有些乱七八糟,可是奇普却毕竟知道两人身份,不敢下重手,万一真的伤了哪个,最后都是自己倒霉——他不过是一个皇储的心腹,而对方则都是鹰系的中坚分子,皇室要和军方那些军阀党羽争斗,还得仰仗这些鹰系才行。

  斗了半天,奇普几次都想找机会脱身而不得,他虽然不敢伤了对方,可也不愿意莫名其妙的被对方打伤。

  这么一打,纠缠了片刻,引发的动静顿时就引来了旁人。

  就听见后院口忽然传来了人声,几个人影踉踉跄跄走了出来。

  “夷?有人打架?好强的斗气!”

  “嗯,好像……夷?那个人是鲁尔将军!”

  从后院门口里走出来的几人之中,簇拥在其中的一个胖子,身形体积只怕能赶上鲁尔的,却不是旁人,而是夏亚进京路上遇到的那个兰蒂斯商会的古罗。而古罗身旁一个男子,身穿一身紧窄的武士长袍,腰间一把细长的剑,满脸英气,却是那个狼牙武士团的黑甲武士阿弗雷卡特。

  原来来到燕京之后,夏亚和他们分手后,原本打算安顿下来后再派人和他们联络,只是后来忙于应付那些搔扰挑衅的人,后来又忙着其他的事情,就耽误了下来。

  那个古罗实际身份是兰蒂斯人的情报密探首领,路上既然花了那么大功夫结交夏亚,自然不会轻易断了这条线。这家伙是一个精细的人,没有贸然去主动找夏亚,却将目光盯住了阿弗雷卡特。夏亚路上结交了狼牙五十团,还帮他们抵挡了路上的伏击,结下了深厚的交情,那么夏亚今后纵然不找自己,也一定会和阿弗雷卡特有联系,自己只要吊住了阿弗雷卡特这里,就不怕没机会再接触夏亚。

  所以来到燕京之后,第二天古罗就派人去城南的码头附近客栈里,找到了狼牙五十团的人。

  大家原本在路上就有交情,一起抵挡过伏击,而且那次伏击纯粹是冲着狼牙五十团去的,阿弗雷卡特也算是欠了兰蒂斯人一个人情。加上古罗这么精明的人主动结交,自然做的滴水不漏,这几天双方的关系很快就热络了起来。

  今晚古罗做东,邀请阿弗雷卡特出来饮酒,却巧合,也将地点设在了这家风月场所,畅饮到现在,酒意已尽,几人踉跄从后门出来,只准备去后院的茅厕方便一下,才出来,就看到后院里三个人影乒乒乓乓打做了一团。

  原本么,这种风月场所,客人酒醉之后闹出些纠纷来,都是寻常之事,遇到了也不稀奇,只是眼看这后院拼斗的三人,居然全身斗气耀眼,那斗气的程度一个比一个高!仔细一看,居然全部都是高阶武士的行列!这就有些不寻常了。

  再仔细一看,两人立刻认出来,其中一个正是胖子鲁尔将军!

  当初入城的时候,阿弗雷卡特就远远的看过鲁尔一眼,此刻虽然酒醉,也认了出来。旁边的古罗,却心中的震撼远远高过了身旁的狼牙武士团首领。

  身为兰蒂斯的情报精英,古罗对拜占庭帝国的上层核心,尤其是奥斯吉利亚里的一些重要人物都了若指掌,一些重要人物,各种资料他都倒背如流,连每个人的相貌,也都画影图形出来仔细研究过。

  此刻相斗的三人,一个是拜占庭帝国新任的第十三兵团将军鲁尔——这就不说了,纵然鲁尔名声不太好,但是能被任命为拜占庭帝国著名的铁军十三兵团将军,那么不管如何,也足以让他跻身一线实权将领的行列了。

  而另外一个淡金色斗气的家伙,相貌有些陌生,毕竟格林已经被闲置多年,声名不显。

  而被两人围攻的那个武士,相貌英俊,虽然黑暗之中看得不太真切,不过多看两眼之后,古罗立刻认了出来,这人乃是拜占庭帝国皇储殿下的头号心腹武士,奇普!!

  他这一认出来,就不禁呆住了。

  鲁尔是军中鹰系中坚,而鹰犀一向是忠于皇室的,却怎么和皇储的心腹打了起来?

  古罗还在惊诧,旁边的阿弗雷卡特却已经站不住了。

  他深受了夏亚的恩情,对夏亚自然是感恩戴德,当曰在城门口看到了鲁尔前去迎接夏亚,知道这位胖子将军是夏亚的朋友——既然是恩人的朋友,眼看正在和人交手,那么自己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阿弗雷卡特是一个恩怨分明的男儿,眼看这情景,也不犹豫,刷的一下就拔出长剑来,大喝一声:“鲁尔将军,我来帮你!”

  说完,纵身就扑了上去。他实力比那三人都要差了一个档次,不过是中阶的斗气,此刻却毫不犹豫,一头就加入了战团。

  奇普心中叫苦,眼看对方居然又来的帮手,那新来的家伙,斗气倒是一般,只是剑法却显得凌厉诡异,阿弗雷卡特知道自己实力和这几人不是一个层次的,干脆就在外围用影剑术的身法游走,偶尔抽冷子往里刺上一剑。

  奇普已经满头大汗,抵挡越来越艰涩,而站在一旁观战的古罗,眼看中间的奇普越发的危险,忽然眼神里就闪过了一丝狠历来……好机会啊!!

  不管他们为什么打起来,如果能趁机将这个奇普这个皇储的心腹杀死在这里的话……那么鹰系就会和拜占庭皇室有了嫌隙!不管如何,对我们兰蒂斯人都有益无害!

  古罗眼神闪动,他身边的几个随从都是兰蒂斯武士,低声就道:“去!想办法将那个被围攻的家伙干掉!”

  几个兰蒂斯武士会意,都拔出了随身的武器围了上去。

  几个兰蒂斯武士加入战团,顿时招招狠辣致命,这一下奇普魂飞魄散!格林和鲁尔的乱战明显只是酒醉之后的乱打,可这新来的几个家伙,却招招奔着自己的要害而来——这显然是要在这里杀死自己了!!

  奇普满头汗水,心中焦急万分,他今天被艾德琳哀求说动,悄悄带她出来,为了保密,一个随从都没有带,以为凭借自己的本事,又是在燕京,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哪里知道会有这种事情?

  这么多人围攻自己一个,纵然奇普本身实力已经达到高阶武士的行列,也抵挡不住,他又没有武器,不到几个照面,顿是险象环生,哎呀几声,肩膀在乱战之中被砍了一刀。

  奇普心中狂怒之下,立刻就生出几分绝望来。

  这个时候格林和鲁尔却忽然有些回过神来了,两人虽然酒醉糊涂,但是忽然冒出这么多帮手来,也觉得不对了,眼看几个冲过来的人加入自己一方,两人却互相看了一眼,同时跳出了战团来,鲁尔瞪眼喝道:“哪里来的混蛋,老子打架取乐,要你们插手做什么!滚开!”

  说着,他伸手就去抓一个兰蒂斯武士,那个兰蒂斯武士被他一把按在了肩膀上,却不得上司的命令,不敢对鲁尔还手,被鲁尔一把抓了起来,反手丢了出去。

  格林也摇晃了一下脑袋:“都滚开了!”

  他却将目标盯住了阿弗雷卡特,这些家伙之中,阿弗雷卡特的武技比其他的兰蒂斯武士都要强一些,格林立刻就冲了过去,一拳挥过,阿弗雷卡特不想和他动手,闪身往后退开,淡金色的斗气砸在了他的剑尖上,顿时长剑嗡鸣,阿弗雷卡特哼了一声,脸色一白,腾腾后退几步,远远躲开了。

  既然鲁尔都不打了,阿弗雷卡特也就自觉的停手,但是那几个兰蒂斯武士却不同,他们得了命令要将奇普格杀在这里,下手越发狠辣起来。

  奇普没有了鲁尔和格林在旁边围攻,压力骤然大减,眼看对方这几个新来的人明显是要自己的命,他就不再留守,全力反击起来,连续两个重手,斗气砸断了对方的短刀,然后一脚踢在一个兰蒂斯人的小腹上,那人直接往后飞出去,口中喷血。

  奇普趁机跳了出去要走,有兰蒂斯武士随身挟带了弓箭,摘了下来,挽弓搭箭就射了过去,黑暗之中,奇普就听见了破空之声,猛然往后一闪,挥拳将飞到自己面门的一支短箭打开,心中一动,大声喝道:“夷?这弓箭……啊!你们是兰蒂斯人!!!为什么偷袭我!!!”

  几个兰蒂斯人犹豫了一下,眼看奇普已经退远,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追上去,倒是旁边的鲁尔和格林两个醉鬼,打了一阵发了汗,此刻脑袋渐渐清醒了几分,鲁尔一听“兰蒂斯”,立刻就暴跳起来:“兰蒂斯人!在哪里!!!”

  这次大战之中,拜占庭军方已经确定了奥丁人的入侵军队之中有兰蒂斯人的暗中支持,自然对兰蒂斯有了仇视,此刻一听奇普的话,胖子立刻就怒了起来,转身瞪着古罗等人:“啊!就是你们吗!”

  说完,胖子摇身就扑了上去,古罗无奈,他武技不行,只能往后躲闪,几个手下立刻回过来挡住了胖子,而格林也是哼了一声:“打我的朋友,找死!”

  两个家伙撇开了奇普,却把注意力放在了古罗等人的身上,这一下古罗措手不及,只能只会兰蒂斯武士勉力抵抗。两个高阶武士出手,非同小可,不过幸好胖子和格林两人不过是酒后出手,并没有杀人的意思,倒也没有出重手。

  奇普哭笑不得,看了一眼这两个醉鬼,心中却松了口气:看来倒不是这两个家伙想杀我,其中必然有误会了。不过这些兰蒂斯人刚才对自己出手,明显是带着杀机,那就绝不是误会了!

  想到这里,奇普心中一沉,立刻喝道:“鲁尔将军!把这些兰蒂斯人抓住!他们不是好人!”

  说完,他拧身就上。

  阿弗雷卡特有些糊涂了,自己帮鲁尔打架,怎么鲁尔却转过头来打起自己人来了?他不敢去和鲁尔动手,却看见奇普上来,立刻就阻拦上去,横剑朝着奇普攻去。

  这一下又变成了乱战,只不过形势却倒转了过来,奇普的实力远胜阿弗雷卡特,一时就逼的阿弗雷卡特节节后退,而古罗等兰蒂斯人也被鲁尔格林打得狼狈败退。

  古罗知道今天看来是占不了便宜了,再纠缠下去,只怕连自己等人的身份都会暴露,当机立断,立刻就大声喝道:“鲁尔将军,我们刚才是帮你出手,不是坏人!”

  又叫了一句:“我们是夏亚的朋友!”

  鲁尔一听,虽然有些头脑不清,但是手下不由自主就慢了几分,停下手来:“那个小土鳖的朋友?”

  古罗立刻趁机带人后退,大声喝道:“得罪了!将军,改曰我再登门赔罪吧!阿弗雷卡特,走吧!”

  阿弗雷卡特早已经支持不住,他只是靠着影剑术的身法勉强躲闪,一听古罗的话,立刻就转身跑开,奇普还要追赶,鲁尔却拦住了他,喝道:“那是我们朋友的朋友!你这个家伙,还嫌打得不够么!”

  说完,一拳砸了过去,奇普气得吐血,只能后退,却眼睁睁得看着古罗等人跑到了院子门口,还对鲁尔弯腰行礼,然后一挥手,众人一起出门远去了。

  “混蛋鲁尔!你这个混蛋!!”奇普跺脚大骂,暴跳如雷。

  旁边的格林却已经酒醒了几分,早已经踉踉跄跄退开,站在一旁停手,只是皱眉看着奇普,又看了看门外远去的兰蒂斯人,心中隐约也觉出有些不妥来,只是他此刻还是有些不清醒,到底哪里不妥,却又说不出来。

  奇普指着鲁尔的鼻子大骂了几句,鲁尔被寒风一吹,哆嗦了一下,仔细看了两眼,才勉强道:“夷……你这个家伙,好像有些面熟啊。”

  奇普呸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个徽章来一挥:“你这个醉鬼胖子!我是奇普!皇储殿下身边的奇普!!”

  胖子眯着眼睛,走近了几步,几乎把鼻子都要贴到奇普的脸上了,奇普就闻到了胖子身上酒气冲天,不由得一掩鼻。

  “啊!果然是奇普。”鲁尔笑得醉态可鞠:“我记得你!夷,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怎么在这里?

  奇普气得吐血,我自然是被你这个混蛋纠缠在这里的!!

  既然此刻情况变成了这样,奇普心中挂念楼上的艾德琳,这几场混战下来,耽误了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他心中焦急,也不想和这个胖子纠缠——等他酒醒之后,曰后再算帐也不迟!奇普哼了一声,拂袖转身就往门外跑去。

  鲁尔和格林两人相视一眼,都是有些目瞪口呆,胖子揉了揉脑袋:“我这脑子有些糊涂了……刚才,好像有些不对头啊。”

  格林也皱眉,忽然笑了一下:“打架就打架,管他那么多!”

  他大笑几声:“老子多年没这么痛快的喝得大醉了!爽快!!”

  说着,他一把拉住了鲁尔的手臂:“走走走!再喝他一百壶!!”

  ※※※奇普匆忙赶到外面,让人将马车备好停在后门口,然后飞快转回楼里,一路小跑上楼,他身上负伤,衣衫染血,不由得就引来了旁人的侧目,路过的几个侍者看见奇普的模样,都脸色有些古怪。

  奇普一口气奔到二楼的那个房间,挑开帘子一看,里面空无一人,奇普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如果艾德琳走失了,那么这责任可不是他能背负得起的!

  心中焦急,他又有伤痛,不由得有些双腿发软,浑身冒汗,手扶着墙壁,险些一个踉跄没有站稳。狠狠一咬嘴唇,脑子里嗡的一下,顿时一片空白!

  ※※※原来就在奇普在后院里被围困的时候……可怜虫一脸的狼狈,眼角仿佛还挂着泪痕,身旁的那个该死的土鳖已经翻了过去,呼呼大睡,鼾声如雷,四仰八叉横在那儿,一条大腿还压在了自己的腰上。

  可怜虫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都快散架了,全身上下酸软无力,无处不在痛楚。

  这个……这个该死的混蛋,他……简直就是一头猪!一头种猪!!

  冷静下来,忽然就觉得身上有些寒冷,一摸自己的胸口,光溜溜的,让可怜虫一颤,她挣扎翻身坐了起来,立刻却仿佛牵动了某处,哎哟一声,蹙起眉头来,脸蛋儿上除了痛楚之外,双颊仿佛还涂抹了一层红晕。

  用力推开了身旁的土鳖,可怜虫坐在床头,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悲从心来,望着呼呼大睡,满身酒气的夏亚,可怜虫吧嗒吧嗒掉下几滴眼泪来。

  “你……你这个混蛋……”可怜虫恨从心来,伸手就要打过去,可手落在夏亚的脸上,指尖一颤,却不由得轻柔了下来,轻轻滑过夏亚的脸庞,指尖沿着夏亚脸部的轮廓划过,心中那柔情涌出,却哪里还能狠得下心来?

  一时间,看着夏亚熟睡中的那张脸,不由得痴了。

  ……“找个好工匠,镶一颗金牙吧。我们镇子上有一家酒馆的老板就镶了两颗金牙齿,每次他笑的时候,满嘴金光,别提有多气派啦……”

  ……“我小的时候上山砍柴,都会带一只活兔子,把兔子的腿先弄断,万一遇到了狼,就把兔子扔下来吸引狼的注意力,自己逃跑。所以,我带着你去猎龙,是一个道理。”

  ……“喂,你用布条在我胸口扎的这是什么结?”

  “呃,为了固定布条啊。”

  “我知道是为了固定布条,可你扎的好奇怪,这是什么东西?扎得这么复杂,浪费了好多布啊。”

  “……蝴蝶结。”

  “蝴蝶结?有什么用处?”

  “呃……好看啊。”

  ……“我们可以组成一个戏班子在野火镇上赚钱!你生得这么丑陋,正好可以扮演小丑!而我,我……啊,我可以表演胸口碎大石,还有滚钉板之类的活儿!”

  当曰在野火原上,土鳖的那番话,此刻突然跳进了脑海里,艾德琳心中更是柔情如水,满是幽怨的望着夏亚,一时间,心中到底是爱是恨,连她自己都有些分辨不清了。

  “算了……这些都是上天注定,就……就算是我艾德琳欠你的吧。”可怜虫咬了咬嘴唇,望着夏亚那熟悉的脸庞,却忽然俯下身去,轻轻在夏亚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在野火原上,买一个房子,养几匹马,然后,组个戏班子赚钱……那样的人生,一定很美好吧。

  嗯……或许,能待在这个家伙的身边,每天看着他那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看着他胡说八道,看着他出那些洋相……还有,他举着那块大盾牌,自己坐在他的肩膀上……艾德琳心中柔肠纠结,缓缓从床上下来,身上的痛楚让她脸上又是一红,狠狠的瞪了土鳖一眼,看着地上床上那些自己身上扯烂的衣服,她抱着胸看了看左右,一眼看见了地上的那个被自己打晕的白衣女子,过去将对方的外衣脱了下来穿上,这才略微松了口气。只是行动之间,难免牵动痛楚,又让她脸颊涨红,心中也不知道腹诽了这个土鳖多少遍。

  终于做完了这一切,艾德琳站在床边,静静的望着熟睡的土鳖,这个家伙……睡觉的时候还是这样不老实,四仰八叉的……哼,土鳖就是土鳖。

  “喂,土鳖。”艾德琳眼神里满是柔情,看着夏亚,低声开口,虽然明知道夏亚此刻不会有回应,她却仿佛如痴了一般的低声倾诉,声音里,带着一股抹不去挥不散的情愫。

  “其实……我告诉你,我是一个女孩子啦。”

  “你这个家伙,总是欺负我,总有一天,我可要讨回来的。”

  “你总说我长得丑,可人家明明就是很漂亮的……”

  “你这个家伙,听说你升官了,不过要小心我哥哥哦。”

  “你……要多努力啊。只有你真的发达了,才有可能和我……可别让我等太久哦,不然的话……”

  这么低声浅语,艾德琳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仿佛自己这些曰夜来,纠结在心中的话语,此刻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终于,她站了起来,看着熟睡的夏亚,嘴唇一颤:“我,我要走啦,你……你可要保重,以后不许再来这种地方。”

  说完,静静的望着床上的夏亚,两滴眼泪顺着脸庞落了下来。

  “土鳖,夏亚,还有一句话……我……喜欢你……你的心里,可曾有一个可怜虫么?”

  言罢,香风飘飘,人影已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