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帝的赏识】

   “嗯,你说你没有正式的学过武技,也没有学过军中的军略。”皇帝略微沉吟了会儿。

  “没有。”夏亚坦然道:“我的武技就是打猎劈柴那么胡乱来几下子,只不过仗着身高力大而已。打仗的时候,也无非就是‘拼命’这么一条。”

  “哼,敢拼命,就已经很难得了。”皇帝忽然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叹了口气:“你这样的家伙,倒是很适合待在罗德里亚骑兵团。”

  夏亚顿时一喜,如果能继续待在罗德里亚骑兵团,他倒是大大愿意的。

  “不过……我对你另外有安排。”皇帝随后的一句话,让夏亚失望了。

  康托斯拿起了酒杯,又喝了口酒,心中略微思索了会儿。

  原本康托斯对这个小子并没有多重视,只不过利用这次军部搞花样的机会,找了借口打击了一下那些军阀党羽,对于这个小子,毕竟他立下功劳,自己接见一下,也算是对军方表示一个信号:这次你们搞出来的事情,皇帝很重视!

  然后么,随便嘉勉两句,如果这个小子的确有点本事,那么本来是打算丢到忠于皇室的鹰系将领掌握的军队里去任职。如果是一个没用的撞大运的家伙,就干脆丢给军部去让他们出气,斗争暂时告一段落,牺牲了这个小子,也算是缓和一下和军部僵硬的关系。

  不过现在看来么……这个小子倒是让康托斯大帝有了几分兴趣。

  一个没有学过武技,没有学过军略的野小子,居然能立下奇功,而且表现杰出。最难得的是,夏亚展现出来的这种憨厚不做伪,却又武勇敢拼命的姓子,颇合皇帝的口味。

  又听见他狠狠的整治那个让自己头疼了多年的邦弗雷特……原来的安排,现在看来,似乎就有些不合适了。这小家伙倒是一个可塑的人才,最难得的是没什么背景,培养出来,很容易就能成为自己的忠心嫡系。

  嗯,唯一的困难是……似乎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却恨死了这个小家伙吧。

  想到这里,康托斯忽然心中念头一转,故意冷笑一声,开口道:“夏亚,你搞死了邦弗雷特,那个家伙是我的儿子皇储的……嗯,是他的心腹嫡系。你难道不怕他报复你么!”

  说着,眼神威严,笼罩住了夏亚。

  夏亚心里嗤之以鼻,心想:靠,真把老子当成没脑子的愣头青了?刚才老子说怎么整治那个老白脸的时候,你笑得脸上都成一朵花了,老子又不傻,还能看不出来,这件事情我做得大合你的心意!

  夏亚心中有了数,立刻就摇头,叫屈道:“陛下!那个邦弗雷特可不是我搞死的!话可不能这么说吧?邦弗雷特明明是被黑斯廷杀死的,他自己贪恋功劳,结果成了黑斯廷诛杀的目标,可和我没关系吧!皇储就算要恨,也应该恨黑斯廷才对。”

  “哼,可是你毕竟之前对邦弗雷特多有折辱,这总是真的吧。现在皇储对你很有看法,你就不后悔这些举动么?”

  “这个嘛……”夏亚犹豫了一下,这次倒没有再伪装了,坦然道:“那个时候我们被奥丁人军队围困,邦弗雷特身为留守的主帅,仓惶失措,扰乱军心!哼!这种草包,一个人就险些坏了大事!一旦军心乱了,大家都没有活路!我虽然在罗德里亚骑兵团时间不长,但是罗德里亚骑兵团的兄弟个个都是勇敢的好男儿!这种废物草包,老子看了他就来气!打了他一顿,我还嫌气出的不够呢!别说是他已经死了,就算是事情重新来过一次,他活了回来,我恨不得能再打断他两条腿,打掉他满嘴的牙!这种一将无能害死全军的废物,该打!该死!”

  康托斯大帝脸上这次是完全笑开了。

  好!很好!!

  皇帝在夏亚开口之前就想好了,如果这个小子说出的话是什么“为国尽忠,为陛下效力,不敢因私废公……”之类冠冕堂皇的屁话——只要这个小子敢这么说,那么就直接打发他滚蛋!

  可夏亚这么一番话说出来,却让康托斯大帝生出了几分激赏来。他年轻的时候大部分的岁月都是在军旅之中渡过,“骑枪大帝”这个名字,也是他在军中南征北战半辈子博杀而得来的!骨子里,骑枪大帝更喜欢军中的那些耿直豪迈的武将!

  而夏亚的话,却恰好温和了骑枪大帝的脾气。

  此刻,这个土鳖在皇帝的眼中,又多了一条优点:耿直!!

  (多多罗鲁尔继续捶墙……)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夏亚好一会儿,夏亚只感觉到这位皇帝的眼神越来越热烈,不由得心中有些发毛。

  靠!儿子喜欢男人,这个老子也不会也有那种嗜好吧!!妈的,如果他敢对本大爷有那种念头,本大爷拼着不要命了,也打死他这个老玻璃!

  终于,骑枪大帝微微一笑,收回了眼神,脸上的表情恢复了冷静威严:“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呃……啊?”夏亚愣住了。

  这就回去了?

  封赏呢?老子的封赏呢?还有后面的任命安排……什么都没说啊?

  我跑到燕京来,给你皇帝讲了一会儿故事,哄你哈哈一笑,就算完了?!

  不过夏亚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只是略微有些惊讶,随即就点了头,他也没有跪下,而是直接行了一个军中的捶胸礼,掉头正要走……“等一下。”

  皇帝忽然开口,夏亚回过头去,就看见康托斯大帝脸上带着笑,一把抓起了桌上的那个巨大的黄金烛台丢了过去:“我说了,这个赏赐给你了。去买件新衣服吧!哈哈!我接见过的人里,你穿的是最落魄的,小子,你很穷么!”

  夏亚张开双臂接住了烛台,狼狈的抱在怀里,东西入怀,心中就是一喜:好沉!之前的估算有错,这东西只怕得又十斤左右重!!

  走出了餐厅之后,门外等候的那个宫廷使者看见夏亚居然把陛下餐桌上的黄金烛台抱了出来,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指着夏亚:“你,你你,你这……”

  夏亚对他一龇牙一笑:“皇帝赏赐给我的。”

  使者咕嘟一声吞了口吐沫,眼珠一转,顿时表情上的倨傲就消失无形,换上了一副客气的嘴脸,眼神里还多了几分献媚的味道:“原来如此!夏亚将军,看来陛下很赏识您啊!今后高升发达,前途无量……”

  唉,原来以为只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乡下小子,没想到居然得了陛下的赏识,只怕这小子以后成就不小,说不定将来能成为军中的实权将领……之前自己的态度太过不善,得想办法回缓一下才好。

  夏亚将军?土鳖一听这个称呼,心中就是一乐。

  一路送出来,这个宫廷使者就主动找夏亚搭讪,兜了会儿圈子,才问道:“夏亚将军,不知道陛下对您的封赏任命如何?我在皇宫里多年,还没有看到过陛下直接这么赏赐人的,您难道是直接调进军部里高就了么?”

  夏亚倒是没隐瞒:“没有,陛下问了我一会儿话,我说了,然后陛下赏了我这个东西,至于任命和封赏,倒是没有说。”

  这个使者心中转了转念头,脸色却越发的恭敬了。

  他在皇宫里多年,熟悉骑枪大帝的姓子,骑枪大帝肯如此赏赐人,那自然是极赏识这个小子的了。却没有说封赏和任命,只怕反而说明了皇帝陛下对他的重视,还要仔细斟酌考虑才会做出决定!而且一旦决定了,封赏的内容就绝对不简单!!

  一路送夏亚出了皇宫,走到了外面的城堡大门的时候,夏亚翻身上了马,旁边的宫廷使者还热情的邀请夏亚上马车相送,夏亚却笑了笑,淡淡道:“多谢您的好意,只不过,我身为军人,帝国名将米纳斯公爵大人说过……军人,不乘车!”

  这个使者听了,神色里也露出几分敬意。

  夏亚一路骑马回去,宫廷使者回去之后,却又被骑枪大帝召唤去,仔细的问了几句,这个小子离去的时候可有什么言辞。这个宫廷使者不明陛下的意思,就这句“军人,不乘车!”的话如实上报。

  康托斯大帝听了之后,却沉默了下来,过了会儿,才忽然一笑,挥手让这使者下去了。

  军人不乘车?

  好一个小子,倒是有几分气概。哼……军人就当吃苦磨练,那些军阀贵族,名为军人,实为贵族,却哪里还有军人的铁骨风范!只怕那些糜烂酒池肉山,脂粉美色的曰子,已经把他们的骨头都泡软了!!

  这个小子……倒是真有些意思。

  最难的是,他没有什么背景……也不容易被元老院拉拢。

  想起自己苦心经营,建立了军事学院,培养了一批帝国新的军人,形成了忠于皇室的鹰系将领,可这些人之中,却有一些只怕是读书读傻了,最近听说一些家伙,和元老院里那些整曰谈什么“明煮”“限制皇权”的家伙混迹在一起……实在让自己心中恼火不已。

  这个小子……没读过书,不懂得元老院那一套,正好!

  康托斯大帝想到这里,忽然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身后角落里,那个如影子一般的中年人依然安静的站在阴影之中。

  “你觉得这个小子怎么样?”

  皇帝的问话并没有得到答案,这个中年人只是默然的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啊……我也是糊涂了,这些事情是不该问你的。”康托斯大帝一笑,显得很轻松的样子。

  康托斯又沉思了会儿,忽然哈哈一笑,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决断之色:“哼,我优柔寡断了这么多年,都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还有什么可迟疑的!卡维希尔说的没错,做事情不能决断,那便不如不做!”

  说着,大帝拿起桌上的纸笔来,飞快的写下了一行子,然后拿起油壶,在纸上滴下一团油墨,又将一个铜印盖在油墨上,大声道:“来人!”

  ※※※夏亚回到住处的时候,鲁尔就已经在家里等着他了,这个肥胖的兔子将军是大约一个小时之前到来的,夏亚才一回来,鲁尔就立刻焦急的把他拉进了房去,不等夏亚坐下,就瞪眼道:“陛下召你觐见了?怎么样?对你说什么了么?”

  夏亚嘿嘿一笑,将手里提着的布包丢在桌上打开。

  鲁尔一看,不禁变色道:“夷?这黄金烛台怎么这么眼熟?”

  多看了两眼之后,胖子大惊失色,惊呼了一声:“神啊!这是陛下餐桌上的那个,我见过几次!”

  胖子仿佛见鬼了一样的死死盯着夏亚:“你……你这个胆大包天的混蛋,偷东西居然偷到皇宫里去了?!!!!”

  夏亚大怒:“胡说八道,谁说老子偷来的!是老皇帝送给我的。”

  鲁尔一愣,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一般来说,君王将随身的一些东西赏赐给手下的事情并不算罕见,不过只会对深受信任的亲厚臣子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这个土鳖嘛……他算什么东西?

  夏亚哈哈一笑,很享受鲁尔表现出来的震惊,随即才慢吞吞的把觐见陛下的过程大概说了一遍,鲁尔越听越是心惊:这个小子,居然得到了骑枪大帝的欣赏?

  “就是这样了,不过其他的封赏和任命都没有……”夏亚提到这个也有些郁闷:“妈的,难道老子千里迢迢跑到燕京来,就是给老皇帝说故事的?说完了故事,赏我一个金烛台就算打发我了?”哼了两声:“不过这个东西熔掉换钱,也足够我来回奔波的报酬了。”

  鲁尔略微想了会儿,然后这个胖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走到夏亚身边,用力捶了他一下:“小家伙,恭喜你!这次你真的走了狗屎运了!陛下没有立刻赏赐你,以我对陛下的了解来猜测么……陛下在见你之前,一定早就想好了对你的安排,按照常理来说,会当面告诉你。只不过见了你之后,陛下忽然改变主意了,对另有了新的安排,所以他要再权衡考虑一下,才能最后做出决定。而且,按照你说的,陛下似乎很喜欢你,那么这个改变之后的决定,一定比之前的要更好上许多。”

  说到这里,鲁尔用力摇头:“真不明白,你这个小子有什么好的。”看了看桌上的那个黄金烛台,胖子很恶意的笑道:“你说老实话,这东西真的不是你偷来的?如果是你偷来的,你还是赶紧卷铺盖潜逃吧!”

  “屁话!”夏亚哈哈一笑,瞪着胖子:“好你个兔子将军,你居然说我被陛下赏识是‘走了狗屎运’!你这么说来,谁是狗屎?小心我告发你,让皇帝派你去宫廷里当阉人!”

  两人嘻嘻哈哈了几句,鲁尔既然知道了夏亚得到皇帝的赏识,那么眼下最大的担心已经不存在了,就笑道:“我上午去了一趟军事学院,去看了看格林那个疯狗将军,这个家伙在军事学院里待得快生锈了,今晚约了他一起喝酒,你也和我一起去吧。”

  说着,胖子故意多瞄了夏亚两眼,古怪一笑:“我看你这个小子,好像还是一个处男吧!今晚本将军就带你见识一下奥斯吉利亚的风月夜色,哈哈哈哈!”

  夏亚立刻涨红了脸——处男这个身份,一直是土鳖心中的痛处,别的事情,土鳖还能反击胖子两句,唯独这一条,自己却是只有被取笑的份儿了。

  两人说笑了一会儿,眼看天色不早,正要出门,忽然就听见房门外传来了声音。

  “夏亚将军!夏亚将军请出来领命!”

  两人走出房门,夏亚却是一愣,原来来人居然是今天白天过来领自己进皇宫觐见的那个宫廷使者,自己离开皇宫回来才没多久,这个家伙怎么又来?

  这个宫廷使者一张脸上笑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脸上敷的粉都噗噗往下抖落,眼看夏亚出来,就赶紧上前躬身笑道:“夏亚将军,我带来了皇帝陛下的亲笔封赏令,请拿好。”

  说完,将手里的一个精质的纸卷轴递给了夏亚,夏亚才拿过来,还没展开,旁边的鲁尔就惊呼一声:“这么快?!”

  胖子一把就夺了过去,然后推了夏亚一把,夏亚目瞪口呆,不明所以,胖子叹了口气,自己从怀里摸出了一枚小小的金饼来,塞进了那个使者的手里,笑道:“好了,多谢你跑了一趟。”

  这个使者明显是认识鲁尔的,赶紧躬身一笑接过,离去的时候,心中才想:妈的,原来这个乡巴佬小子是和鲁尔这个家伙一伙的,难道他也是米纳斯公爵的嫡系?看来我对他客气一些是正确的,靠上了米纳斯公爵这棵大树,飞黄腾达还少得了么。

  等这使者走了,夏亚才皱眉看着鲁尔:“你抢这份封赏令做什么?快拿来给我看。”

  胖子一瞪眼,随即冷笑道:“你看得懂么?你这个没见识的小子,皇帝陛下的命令出文,写的可不是普通的拜占庭文字,而是一种古拜占庭花形语,语法结构和书写的方式,和现在的文字很有些不同,只有贵族才能读懂这种文字,我拿给你,你看得明白么?还是本将军给你念一遍吧!”

  随即胖子打开了那分卷轴,虽然胖子心中已经早有心理准备,猜到皇帝的封赏绝对轻不了,可真的看清了上面的文字,纵然是胖子鲁尔,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惊呼了一声,抬起头来仔细的盯着夏亚,面容古怪。

  “你……你这个小子,我现在甚至怀疑,你他妈的是不是皇帝陛下的私生子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