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皇帝召见】

   休息了一夜,这一夜夏亚睡得并不踏实,不知道为什么,白天遇到的那个神秘的武士,总在他梦中出现,在睡梦之中,无数次的回想起那个家伙带给自己的那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半夜里夏亚又醒了两次,每次醒来的时候,都不禁心中充满了沮丧。

  土鳖的内心,自尊心有些触动,想起自己今天白天,在面对那个家伙的时候,那种无力抗拒的感觉——当时站在那个神秘武士的面前,自己就仿佛是巨人脚下的一只蝼蚁一般,稍有冒然的举动,对方就可以轻易的将自己抹杀掉……那种无力感,让夏亚心中很是窝囊,隐隐的有一种屈辱的感觉。

  早晨的时候,夏亚很早就起了床,坐在床头,忽然看见了放在身边的火叉,伸手摘了过来握在手里。

  火叉沉重而冰冷的手感,让夏亚心中的郁结驱散了一些。

  “还是太弱了……”夏亚自言自语:“我太弱小了。可是……怎么才能变得强大一些呢……”

  原本想等白天鲁尔过来的时候,向胖子打听一下那个神秘武士高手的事情,可是等了一个上午,兔子将军却没有露面,留在这里的那些鲁尔的护卫也不知情。

  夏亚又去看望了一下住在里面的尤丽亚,陪着情绪低落的尤丽亚说了会儿话,快中午的时候,忽然外面有人来传报,皇宫里来使者了。

  夏亚立刻走出房门,就看见院门口,多多罗一脸恭敬的笑容,引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院门外停了一辆马车,还有几个身穿银色铠甲的武士执斧侍立在两旁。

  这中年男子一身亚麻灰袍子,下面穿着一件有些可笑的肥大的裤子,一张脸庞上还敷了一层粉,看上去有些白得吓人,脸上带着几分倨傲,微微昂着脑袋,却用鼻孔对着人。这个人负着双手走了进来,也不理会旁边的多多罗,咳嗽了一声,说话的声音却格外的古怪……这么说吧,明明是很沙哑的嗓音,可语调却有一种诡异的尖锐感。

  “夏亚雷鸣呢?”这个宫廷使者看见了走出房门的土鳖,眼神扫了一下,眯着眼睛道:“嗯,就是你么?”

  夏亚点了点头,迎了上来,看着这个宫廷里来的使者。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曾经听胖子说过,皇宫里的很多侍从,都是阉过的男人……想到这个念头,土鳖的眼神就忍不住往这人的胯下多扫了一眼,只是这裤子肥大,从外表却看不出什么来,不过这人嘴唇和下巴上倒是干干净净,滑溜一片,没有一点胡须。

  “神圣皇帝陛下有令,夏亚雷鸣,你立刻随我去觐见陛下吧。”

  这宫廷使者的语气很傲慢,哼了一声,却又拿出一条手巾来抖了抖,擦了擦鼻子和嘴角,皱眉道:“你这么瞪着我干什么!快去换一身衣服!你这副邋遢的模样,怎么能觐见陛下!”

  旁边的多多罗忍不住噗哧一笑,赶紧就转过身去,夏亚瞪了瞪眼,看了看自己的穿戴,他虽然有两身好看的衣服,只是前天出门的时候,被那些偷袭的家伙砸了粪便,已经丢掉了。

  “这个……身上这件已经是我最好的衣服了。”夏亚抓了抓头发:“那个……皇帝陛下现在就要见我?”

  “那还能有假!赶紧和我去吧!”宫廷使者摇头。

  当夏亚跟着他出来的时候,还听见这个宫廷使者低声哼了一声:“肮脏的乡巴佬……”

  夏亚也不生气,只是眼神却总免不了在这位宫廷使者的胯下扫来扫去,看得多了,不免自己的表情就有些诡异起来。

  外面的那辆马车,可不是给夏亚乘坐的,宫廷使者上了马车。而夏亚则只能乖乖的牵来了自己的马,加入了队伍里,一路往皇宫而行。

  皇宫在燕京城东北角,一路穿过城市,队伍前面有身穿银色铠甲的宫廷侍卫骑马执斧开路,所到之处,路上的行人纷纷远远就躲闪开,将道路让了出来。

  夏亚跟在队伍里,左右四顾,却发现路上的行人纷纷投来敬畏的眼神,只是其中畏惧的成分居多,敬义却很少了。

  奥斯吉利亚的皇宫最早建造于开国之处,最早不过是一座城堡,经过了千百年历代皇帝的扩建,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宫殿群,也是大陆上公认的最宏伟庞大的宫殿群。

  走到了城东,远远就看见了一座圆形的城堡塔尖,上面飘扬着帝国旗帜,开阔的大路平坦而整洁,那城堡前是一条十米宽的水渠,将整个皇宫围在了里面,形成了一座城中之城。而那城堡则只是皇宫的大门入口,走过了吊桥之后,桥梁两旁站着穿着鲜红色倚仗长袍的宫廷侍卫,手持长长的斧枪,穿过了那城堡下的城门,才算是走进了皇宫里的内部广场。

  眼看前面楼宇成群,一座一座磅礴的宫殿连绵不绝,形成了一片看上去宏伟之极的宫殿群,让夏亚立刻瞪大了眼睛。

  那个宫廷使者也下了马车,看了夏亚一眼:“你还坐在马上干什么?赶紧下来跟我走,不许东张西望,不许胡乱走动。”

  这一走,夏亚原本还想仔细的观赏一下这传说之中的皇宫,但是穿过了几个长廊,绕过了几座巨大的楼体和宫殿之后——土鳖很快发现自己转向迷路了。

  这鬼地方实在太大了,而且……也太冷清了。

  路上只看见偶尔有一队一队穿着精良铠甲的宫廷御林军巡视,而远远的看见几个宫廷侍者,行走之间也垂头快速而行,充满了小心谨慎。除此之外……让夏亚有些怪异的是,这偌大的一个皇宫里,除了这些磅礴的建筑带来的肃穆威严感之外,更多的,带给人的却是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是的——死气沉沉!

  楼宇之上的浮雕尽显得奢华,墙壁上的壁画美轮美奂,甚至就连一些柱脚上都包着黄金。

  还有经过了一座一座长廊,空气里都充满了香料的芬芳。可是这古怪的香气,却反而让夏亚忍不住掩住了鼻子。

  这死气沉沉的地方,这香味,却让他忍不住想起了裹尸布的味道……走了好久之后,夏亚才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这里死气沉沉了!

  那经过的广场,大殿,走廊……有壁画,有浮雕,有雕像……可是,这里却没有任何植物!没有一棵树木,地面上都铺设了整齐的石板,走廊上都是精致的地砖甚至是大理石。

  可唯独看不到一点泥土,也没有半点绿色!

  肃穆,肃穆,庄严,庄严……可这一切过了头,却让人感觉这里好像是……“哼,装点得再奢华,也不过像是一个大坟墓罢了。”

  土鳖心中冷笑。

  ※※※终于见到传说之中的拜占庭帝国皇帝的是,这位大帝正在用午餐。

  这是一座宽阔的圆拱形状的大房间,走进了一座圆形的楼宇之后,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夏亚等了好一会儿,那个使者才通报完毕,告诉他可以进去了。

  两个神色严肃的年轻侍从,都穿着灰色的亚麻袍子,小心翼翼的推开了一扇赤铜质地的大门,夏亚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个餐厅,偌大的餐厅里,夏亚粗略的看了一眼,至少可以容纳数百人吧。但是这么大的一个房间,却只摆了一张桌子。

  壁炉的火熊熊燃烧,地上铺了一条柔软的熊皮,就连壁炉前的栅栏,都是金色的。

  帝国现任皇帝,康托斯大帝就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餐桌后,他胸前挂了一块餐巾,手里拿着一把银色的小刀,夏亚走进来的时候,皇帝正认真的将一块鲜血淋漓的牛肉切开,溅出来的鲜血,甚至有几滴落在了他胸前雪白的餐巾上。

  房间里很安静,皇帝并没有抬头,只是继续用餐,他的身后,站着一名中年男子,那个男人就立在墙角的阴暗之中,安静得仿佛一个影子。

  甚至,在夏亚的眼睛注意到他之前,他都没有感觉到这房间里还多了一个人。哪怕是真的看见了这个人,有那么一瞬间,夏亚都有一种错觉:仿佛站在那儿的真的就是一个影子,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个家伙……全身毫无一丝活气。

  平平无奇的相貌,平平无奇的打扮,低着头,双手自然垂着,就连眼睛都是半开半合,眼神也黯淡得毫无一丝神采。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偏偏是这么一个家伙,给夏亚的印象,却比房间里原本的主角——那位皇帝陛下要强烈得多。

  偷眼看了看皇帝,这位帝国的皇帝显得很苍老,他脸上的皱纹高高堆起,一层一层,身形看上去很魁梧,但是却瘦得有些惊人,就仿佛一只苍老的雄狮,此刻却已经形容枯槁,虽然骨架依然宽大,但是身上那件滚了金边的黑色丝袍,却仿佛是挂在竹竿上一般。

  康托斯并没有理会夏亚,继续耐心的将一块血淋淋的牛肉切完,送了一小块进嘴里,充分感受了一下那种鲜嫩和生肉里的腥气,皇帝才惬意的舒了口气。

  他一直喜欢这么吃肉,这种习惯是从年轻的时候军旅的生涯养成的,虽然宫廷里的医官多次建议,这样的习惯对皇帝陛下的健康并没有什么好处。

  舌头充分吮吸着鲜血的味道,康托斯大帝才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站在面前不远的这个年轻人。

  骑枪大帝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笑意,因为他注意到,夏亚并没有跪下,而是直挺挺的站在那儿,神色里也并没有多少惶恐和紧张。相反……倒是桌上那纯金的烛台,吸引了这个年轻人的注意力。

  “喜欢么?”皇帝开口了。

  “呃……什么?”夏亚愣了一下。

  “这个烛台,你一直在看它。”康托斯大帝丢下了餐刀,又拿起了一只银杯,杯子里是鲜红的酒,他喝了一口,残留在嘴角的酒,就仿佛殷红的鲜血一样。

  夏亚有些尴尬,他讪讪的笑了笑,不敢再看那个烛台,心中却忍不住叹息:见鬼,这烛台可真大……得有好几斤重吧,不知道是不是纯金的……“走的时候,你可以带走,算是我赏赐给你了。”皇帝丢下了酒杯,撤掉了胸前的餐巾。

  “呃……啊?”夏亚喜出望外,脸上自然就露出了几分欢喜来:“真的给我了?”

  康托斯笑了,他开始有些喜欢这个愣头愣脑的小子了——至少,这种人应该单纯一些吧,也容易掌控。

  单纯……如果胖子鲁尔或者多多罗听见了皇帝的心声,一定会忍不住想撞墙的……皇帝笑了笑之后,脸色就恢复了严肃:“你就是夏亚雷鸣了。”

  “我就是!”夏亚挺起胸膛。

  “你看到我,并没有太恭敬的意思。”康托斯的眼神有些嘲弄。

  “呃……”土鳖想了想,犹豫了一下,居然说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没想到的答案——原本他是不该这么和皇帝说话的,但是似乎,这个皇帝看上去并不太难相处,“嗯,因为,我不是拜占庭人。”

  言下的意思,我不是你的臣民,所以没必要对你敬畏。

  “……”康托斯听了这句话,也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大笑了几声,笑完之后,他看着夏亚点了点头:“不错,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是野火原上长大的,这次战争之前临时加入了我们的军队。嗯……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一个拜占庭人了。”

  夏亚没说话,就这么看着皇帝。

  “你在战场上的表现,我听说了,虽然我看到的战报有些夸张,不过我想你的表现也当得起那些赞美。而且,你打伤了黑斯廷。”

  提到“黑斯廷”这个名字的时候,皇帝陛下的眼睛里,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语气里有一丝狠历的味道。

  “我只是偷袭得手。”夏亚干脆说了老实话,他心中有一种感觉,在这个皇帝的面前,说真话,说不定反而有一些意外的好处,“黑斯廷比我强大得太多,我根本打不过他。如果正面交手,他可以轻易的杀死我。这次伤了他,也是因为他没有防备下被我偷袭,而且……他伤得并不重。”

  随后,在皇帝的要求之下,夏亚不得不将那次在战场上如何假冒邦弗雷特的名字挑战,如何将邦弗雷特强行绑上战场,如何让邦弗雷特吸引黑斯廷的注意力,然后自己在一旁又是如何偷袭得手。

  整个讲述的过程,夏亚故意把自己显示得粗鄙不文,嘴巴里毫无约束,说的高兴的时候,一些污言秽语脱口而出,毫无礼仪可言。什么“那个卖屁股的兔子”“那个怕死的小白脸”“干死那个婊子养的”之类的言辞,更是层出不穷。

  夏亚可并不傻,他是故意这样做的!

  因为虽然没有太大的心机,夏亚本能的感觉到了皇帝态度的变化!他说出第一句粗话的时候,皇帝就挑了挑眉,眼神里的笑意仿佛也多了几分。

  而后面,当夏亚说出“邦弗雷特那个婊子养的小白脸”这样的话的时候,皇帝陛下的表情居然露出一种很快意的样子…………如此一来,夏亚哪里还不明白皇帝的心思?

  他故意在讲述自己如何整治邦弗雷特的过程里多了几分夸张和细节上的描述,再说到自己如何偷袭黑斯廷得手的过程,则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终于等夏亚说完之后,康托斯大帝眼睛里已经带着明显的笑意了。

  好!

  很好!

  非常好!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只是对这个愣头愣脑的小子有些好感的话,那么现在,皇帝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喜欢这个小子了。

  欺负邦弗雷特那个“婊子养的小白脸”,让皇帝很快意。而讲到偷袭黑斯廷得手的轻描淡写,却让皇帝错误的认为,这个小子是一个不居功的老实人。

  于是,在“单纯”这个评价上,皇帝给土鳖又多了一个定义:忠厚老实。

  (忠厚老实的土鳖?……多多罗鲁尔等人继续怨念中……)武勇,单纯,忠厚老实……试问,这样的武将,哪个皇帝不喜欢??

  康托斯大帝的心情明显大好,夏亚说完了关于偷袭黑斯廷的过程,皇帝居然又问了他几个私人问题,尤其是问道了夏亚在野火原上当猎人,在野外如何打猎,如何击杀魔兽的这些琐事,夏亚看准了这个皇帝的脸色变化,故意将自己掩饰成了一个没有多少头脑的愣头青,说起那些野外生存的事情,还故意讲了几件自己遇到的糗事,还有遇到危险的时候,横下心拼命的事迹……康托斯自己都没有察觉,这顿午餐里,他笑的次数比之前的十天时间里加起来都多了许多。

  同时,土鳖在骑枪大帝的眼里,也就越发的顺眼了起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