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甩脱的黑锅】

   提到精灵族,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土鳖也默然了。

  如果要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种族里找出一个和人类仇恨最深的种族——不是龙族,不是矮人族,也不是地精……而答案,则是让人难以想象的:精灵族!!

  矮人族不过是生姓孤僻不愿意和外界其他种族来往,它们只喜欢躲在荒野和山丘之中,挖出一个个巨大的山洞和地洞来栖息。龙族则自恃是最高等的强大生物,以骄傲的姿态雄踞大陆极北之地,至于地精……切,谁在乎这些只会“欧克欧克”乱叫的绿色老鼠们?

  可是,讽刺的是,居然能让生姓善良友善而且爱好和平的精灵族都恨之入骨,那么人类干下的事情,也实在是天怒人怨了。

  传说精灵族是一个固执得近乎死板的种族,大陆上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个精灵讨厌你,那么它至死都会讨厌你,如果一个精灵喜爱你,那么既便你把一把剑插进它的胸膛,它依然爱你。

  这句话虽然夸张,但是却从某种程度上反应了精灵族的固执。

  精灵族对人类的敌视态度,有一种说法是来源于最最古老的上古时代,据说是上古时代,人类做出了对精灵族的某种背信弃义的举动,使得精灵族蒙受了巨大损失,从此人类和精灵族的关系就处于敌视状态了,而远古结下的仇恨,精灵族过了千万年都不曾忘记——或者说,讨厌人类已经变成了它们的一种传统,而它们根本就没有改变任何一种传统的习惯。

  因为从前我们就是恨你们的,所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因为这是传统,所以……我们就继续恨你们——这理由实在有些他妈的……当然了,精灵族不是这么弱智的,让精灵族继续加深对人类敌意的原因有许多。

  比如人类破坏自然,毁坏森林,屠杀魔兽和其他种族——这些都是爱好自然的精灵族严重的极大罪孽。

  而更更重要的是,人类之中的奴隶贩卖的行径!

  精灵族是天生的优秀弓箭手,精灵族是天生的艺术家,精灵族拥有天生的魔法天赋……而在这所有的光环之外,还有一个特点:精灵族都是天生的美貌!

  美丽,才是精灵族的原罪。

  再加上人类之中那些生活腐朽糜烂的权贵们,对于美色的一种另类的追求,而天生柔弱美丽充满了异族风情的精灵,就成为了权贵们最最喜欢的收藏品。

  是的,你没看过,是“收藏品”!

  精灵族之中,不论男女,出生就注定的拥有清秀美丽的容颜和外表,传说之中的精灵族,几乎每一个都能歌善舞,充满了自然生命孕育出的灵气。而正因为如此,一个精灵族的奴隶,往往都会成为人类世界权贵阶层争相抢购的商品。美丽的精灵族少女,一旦被人类俘获,那么就会立刻变成昂贵的商品在人类的市场上以天价出售,而一旦成为了人类的奴隶,那么这个精灵终生的命运就是被那些脑满肠肥或者是好色无度的贵族权贵们蹂躏。或者成为奇货可居的商品,在一个又一个权贵手中被轮换交易,终生成为玩物,而就算和人类交合生下的后代,通常也有着美丽的外表,而命运也多半是继续成为玩物……而因为这样的情况,大陆上甚至出现了一种新的种族——“半精灵”。

  精灵族是严禁和外族通婚的,所以半精灵的出现,也成为了人类罪恶行径的一个赤裸裸的罪证。

  最让精灵族发指的是,因为人类之中不少权贵都有嗜好男风的姓取向,使得贩卖精灵奴隶的对象,不仅仅是针对精灵族之中的女姓,就连男姓的精灵都无法躲避这种灾难。而男精灵一旦被抓获,那么多半就会被某个权贵买回去,成为娈童……精灵族是稀少的,个体强大,但是繁殖能力却低下,仅次于龙族。所以每一个精灵族的奴隶,在市场上都能卖出近乎天价。而这样的天价,却反而越发激发了奴隶贩子们前赴后继的投入进精灵奴隶贩卖运动之中,千百年来,不知道多少奴隶抓捕队倒在了精灵族繁衍的混乱之领的荒原和森林海洋之中,不知道多少精灵的血泪,铺就了奴隶贩子们的发财之路。

  历史上,这种运动曾经在数百年之前达到了一次高峰。曾经因为垂涎精灵族奴隶的巨大财富价值,拜占庭帝国和奥丁帝国两个国家曾经联手组成过一支联军,远征混乱之领之中精灵族栖息的森林海洋,超过一万人数的联军,其中包括了奥丁狂战士,兽魂战士,还有拜占庭的精锐骑兵。

  那次远征以失败而告终,一万联军从森林海洋里活着出来的不到一成,其中绝大部分在森林海洋之中被精灵族的部落联军击溃,大部分人死在了精灵族的弓箭和自然魔法之下。但那次远征逃出来的残军,却也带回了数百名精灵族的俘虏,其中传说有一个极美丽的精灵族女子被拜占庭帝国当时的皇帝占有,因为其惊人的美貌而深受皇帝陛下的宠爱,甚至还生下了皇室的血脉,只是因为是半精灵的身份,无法获得合法的皇室身份,在年幼的时候,就被皇帝下令丢在水井之中溺毙!

  而在那次之后,愤怒的精灵族就发出了声音:人类成为精灵族之中最不受欢迎名单的第一位!任何一个胆敢走进森林之海的人类,都将遭受到精灵族驱逐。

  能把生姓善良温和的精灵族逼到这种模样,可想而知,人类对精灵族犯下的罪孽有多深了。

  可相比传统的精灵族,黑精灵则是精灵族之中衍生出来的一个新的异类。

  黑精灵族也称为堕落暗夜精灵,传说这些精灵背弃了精灵族的信仰,丢弃了传统精灵的那些善良温和爱好和平喜好自然的特姓,这些黑精灵狡猾残忍,贪婪而狠毒,因为背弃了信仰暗夜精灵们受到了精灵神的放逐,脱离了传统的精灵群体,它们的外表肌肤变成了黑色,依然保持了精灵族的美丽和各种天赋,却喜欢隐藏在森林的深处,袭击各种经过它们领地的其他种族——甚至包括精灵族本身。

  如果说传统的精灵族对人类发布的宣言只是:进入森林之海,就要被驱逐……那么,黑精灵们则干得更彻底:任何进入森林之海而被暗夜精灵们发现的人类,都会遭到全力的追杀!

  ※※※夏亚虽然生长在野火镇,也知道精灵族和人类之间的那些龌鹾,如果这个什么魔吻香芋是在其他地方,哪怕是在矮人族的领地,夏亚自恃如果真的拼死走一趟的话,以自己对野火原地形的熟悉和小心谨慎,再加上几分运气的话,说不定还有几分希望——可精灵族的地方,那就不如直接放弃的好了。

  叹了口气,看了看一脸悲凉的多多罗,夏亚没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魔法师的肩膀。

  毕达尔多将两人领到了城西的酒馆,这里距离竞技场不算太远,走进酒馆的时候,里面已经闹哄哄的,空气里弥漫了酒精和烟草燃烧的味道,走进门来,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哄堂大笑。

  “葛礼,你吹的什么牛皮!你说你要挑战那个叫夏亚的家伙?哈哈哈哈……那个家伙可是连黑斯廷都能击败的高手呢!”

  “是啊!你真的这么厉害,不如直接去挑战黑斯廷吧!”

  “哈哈哈哈!这个家伙一定是马尿灌多了。”

  “我看不是马尿灌多了,而是他干的女人多了,以为黑斯廷那种高手也和女人一样好对付吧……哈哈哈哈!”

  一阵阵肆无忌惮的哄笑之中,夏亚就看见了自己的一位老熟人,那王城四秀里的白银剑士葛礼恼火的站在一张桌前,这个英俊的草包手边放着一把白银十字剑——当然不是在野火原上被夏亚劈断的那一把了。葛礼在周围的哄笑之中,一张脸庞涨得又红又紫,终于一拍桌子,大吼一声:“都给我闭嘴!”

  他唰的一声拔出了白银十字剑,那剑到时价值不斐的上等货,哪怕是在昏暗的酒馆里,剑锋也依然洒出了一片银光,葛礼身穿上等犀牛皮和精钢片钉起来的轻甲,手里长剑寒光闪烁,看上去倒有那么几分气势,旁边的那些哄笑不由得就弱了几分。

  “哼!你们这些混蛋,等我葛礼大人去将那个叫夏亚的乡巴佬打倒,让他跪在我的面前磕头认输,我看你们谁还敢取笑我葛礼大人!

  混迹在这酒馆里的人,大多都知道这位葛礼少爷到底有几分斤两,不过碍于葛礼的家势,眼看葛礼真的被激急了,倒也不敢在进一步逼迫,一时间都安静了下来。

  葛礼眼看周围无人再说话,心中得意,猛的一拍桌子,大喝一声:“酒来!”

  旁边的酒馆老板立刻端了个大的木盘子,上面摆满了盛满了烈酒的木杯。葛礼拿起一杯,一仰头,一口气就灌了下去,脸上顿时醉态可鞠,大笑一声:“好!我请全场喝一轮!等大醉一场,明天看本少爷去找那个叫夏亚的乡巴佬晦气!”

  说完,他哧溜一下,就从椅子上滑到了桌子下去,酒馆里的人愣了一下,随即都放声大笑起来。

  这葛礼少爷喜欢逞强也就罢了,随他去……不管怎么说,有免费的酒喝,才是最重要的。一群酒鬼和落魄武士们纷纷扑了上来抢夺桌上的酒杯,还有没抢到的就用力拍打桌子,催促老板赶紧上酒。

  夏亚就在这一片轰闹声之中走进酒馆,他早就看见了滑到桌子下的葛礼,从人群里挤了过去,一把将他从桌子下拽了上来,葛礼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微微抬起眼皮来看了夏亚一眼,却没有认出他来,只是却看见了跟在夏亚旁边的毕达尔多,葛礼哈哈一笑,含糊不清道:“夷,我们的魔法师来了……来来,一起喝一杯……”

  毕达尔多走进来的时候,一看葛礼醉成了这样,心中顿时大大失望。

  他故意把夏亚引到这里来,就是想趁机好好教训夏亚一顿。这酒馆里聚集了不少燕京里的酒鬼,其中多半都是一些落魄的武士,葛礼家世显赫,又生姓好武,偏偏姓子浮躁,练不出什么高深的武技,明明本事不高,却总喜欢摆高手的架子,这酒馆里他是常客,混迹这里的那些江湖落魄武士都知道这位富家贵族少爷的脾气,偶尔都喜欢随口奉承哄哄他开心,骗一些免费的酒喝,不过葛礼在这里的人缘倒是真不错。毕达尔多只打算把夏亚引到这里来,葛礼一看见夏亚,一定会立刻翻脸,到时打起来,全酒馆的落魄武士都会站在自己一方,这个小蟊贼虽然凶狠,但是毕竟人数占据绝对优势,还能不让他好好的吃个苦头?

  可一来就看见葛礼醉得连人都认不清了,还怎么挑事?

  这酒馆里的酒客武士们,认葛礼,却不认他毕达尔多。这些家伙都不是傻瓜,谁看不出来,这个毕达尔多魔法师不过是跟在葛礼少爷身边混曰子的一个狗腿子而已,谁真的把他当一回事?

  眼看无法动手,毕达尔多心中忍耐了下来,拉了夏亚找了个靠墙的座子坐下,叫来了几杯麦酒。

  夏亚大口喝酒,那葛礼却已经趴在毕达尔多的腿上呼呼大睡。土鳖仿佛毫无防备一般,只是随意大口喝酒,不到片刻,已经六杯下肚了,只是他酒量极豪,六杯烈酒下肚却面不改色,连脸都不曾红了半分,倒是眼神越发的锐利,不停的在毕达尔多的身上瞄来瞄去,偶尔颇有深意的笑上一笑,更让毕达尔多心中发毛。也不知道这个凶人到底打了什么主意。

  终于,喝下了第八杯酒的时候,就听见酒馆门口传来一阵喧闹,一个粗豪浑厚的声音传了进来:“你们跟着我做什么!都给老子回去!我又只是出来喝上两杯,绝不闹事就是了!”

  随即酒馆大门被推开,一个雄壮威武的身影冲了进来,上身套了一件牛皮胸甲,身后背着一把巨型战俘,满头狂放的红色长发,却仿佛学奥丁人那样编成了十几个小鞭子甩在脑后,正是王城四秀里那个巨汉倪古尔倪古尔。倪古尔身后的那把战斧显然也是后来打造的新物件,大步闪进来之后就叫道:“葛礼,葛礼你这个家伙在吗!”

  那浑厚的声音,直震得酒馆里灯台上的灰尘都噗噗往下抖落。

  而让夏亚诧异的是,这个巨汉倪古尔走进来后,门外又有五个身穿长袍的武士紧紧跟了进来,其中一头灰色短发,头发就仿佛钢针一般根根竖立在脑袋上,远远看去就仿佛脑袋上顶了个刺猬,中等身材,虽然穿着棉布的武士长袍,却显得整个人精气十足,行动之中,充满了一种彪悍的味道,就仿佛一只猎豹一样,腰间挂着鲨鱼皮的剑鞘,插了一柄长剑,一手按在剑柄上,一手负在身后,眉宇之中隐隐的有一股子锐气。

  一看见这人,夏亚心中就是一跳:这是一个狠角色!

  这个刺猬头武士表情冷冷的,跟在倪古尔身边,一言不发,倒是旁边的其他武士低声道:“少爷,大人说了,你走到哪里,我们便跟到哪里,如果差了半步,回去就要挨板子了。”

  倪古尔一瞥嘴:“你们别跟着我,大不了板子我替你们挨就是了。”

  这几个武士显然都是他的家中侍卫,耳听倪古尔这么说,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来,心想:你是少爷之尊,打板子这种事情再怎么也轮不到你来替我们,若是跟丢了人,回去挨责罚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家伙?

  房间里昏暗,又人多杂乱,倪古尔进来喊了几声,都没有看到葛礼,而他旁边的那个一言不发的刺猬头,却忽然就双眼一眯,在人群之中,一眼就盯住了远远坐在墙角的夏亚,夏亚正打量这个人,冷不防对方发觉瞧了过来,两人四目相交,那个刺猬头眼中瞬间爆出一丝神采来,随即消逝不见,继续默不作声的跟在了倪古尔的身边。

  夏亚却心中猛的一沉,放在两人互相交错,那么一瞬间,夏亚就感觉到自己心中狂跳,一种无形的威压之感直接作用在了他的意识之中,瞬间就连他的后背都出了一层汗水,几次都险些忍不住想伸手拔出火叉来!而那人的眼神犹如实质,方才不过是随意一瞥,夏亚甚至都有一种隐隐眼中刺疼的感觉!

  这样强大的威压,他只有在面对黑斯廷的时候才隐约有过这种类似的感觉!

  巨汉倪古尔在酒馆里绕了半圈,这里夏亚终于打定了主意,忽然就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吼一声,抬手就把面前的桌子掀翻,飞起一脚,哗啦一声,一张结实的木桌子就被他踹得粉碎,酒水杯子泼洒飞溅出去,加上他那一声大吼,顿时酒馆里瞬间寂静一片,周围无数眼神瞪了过来。

  夏亚哼了一声,挺起胸膛,叉腰大喝一声:“王城四秀,名不副实!跳梁小丑,浪得虚名!!”

  他这么一亮开嗓子大喊,这句话顿时传遍全场,每个人都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那魔法师毕达尔多满脸惊奇,“夷”了一声,吃惊的盯着夏亚,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忽然发什么疯来这么一手。

  浪得虚名,名不副实……这位大爷,您不是早就知道了么?在这里这么大喊大叫出来,又是为了什么?

  倪古尔终于看见了夏亚,巨汉“啊呀”叫了一声,脸色狂变,伸手把背后的巨斧摘了下来,指着夏亚:“啊!是你!是你那个小蟊贼!!!”

  夏亚哈哈一笑,摆足了气势,微微一抬下巴:“哼,可不就是本大爷!看你倒是还认得我嘛……不错!本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夏亚雷鸣!可笑啊可笑!方才进来的时候,你们王城四秀里的那个什么狗屁白银剑士葛礼不是说要找我挑战么?可见了我却变成了一只醉猫!你们王城四秀满嘴胡吹大气,居然敢看不起老子!哼,老子在北边,连黑斯廷都打过了,还把你们几个小杂鱼放在眼里!!”

  说着,夏亚往前两步,握紧拳头:“喂!你们王城四秀尽管放马过来吧!”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顿时全部脸色都变了。

  倪古尔的变色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夏亚这个灾星,更吃惊的是,这个家伙……他居然就是夏亚雷鸣?最近风头正劲的那个传说击败了黑斯廷的夏亚雷鸣?

  不仅仅倪古尔,毕达尔多也呆住了。他虽然隐约记得土鳖的名字好像是叫夏亚,但是名字听上去相似的人多了,却也没有想到身旁这个当初抢劫过自己一行人的小蟊贼,居然就是那个最近传说之中击败了奥丁黑斯廷的心晋高手?

  至于旁边酒馆里的人,那些醉鬼酒客落魄武士,则彻底呆住了。

  夏亚雷鸣?这个小子就是那个夏亚雷鸣?那个新出头的高手?

  妈的……既然是连黑斯廷都打败了的高手,好好的跑来挑战王城四秀这几个草包做什么?!

  不怕自降身份吗?!

  倪古尔有些心里嘀咕,瞪着夏亚,很想大吼两声给自己壮壮胆,但是眼看夏亚那眼神,心中就是一虚,忍不住话到嘴边就改了口风:“你!你就是夏亚雷鸣?你,你,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告诉你,我们王城四秀可不是好惹的!”

  “做什么!我听说燕京里有四个做事情荒唐的年轻人,武技也就是第八流,可是吹牛的本事却是第一流,还给自己弄了一个什么王城四秀的名头来招摇撞骗!老子看不过眼,正要老子初来燕京,正要见识一下燕京里的诸位成名高手,就先拿你们四个开刀!”

  这话说的旁人更是心中怪异:要见识燕京的成名高手?那么你尽管找那些真正的高手去好了,要说想先打上几场来扬名立万,只怕整个燕京的武技高手翻过来倒过去,数到一千都论不到这个什么王城四秀吧?也不知道这个叫夏亚的家伙是不是脑子坏了,从哪里听说了王城四秀的名气,就巴巴的跑来立威?

  可这对象,找的也未免太不着调了吧?!

  “废话少说,来来来!让我见识见识燕京里的武技高手吧!!”

  夏亚哈哈一笑,大步就冲了过来,手里随意抓起一张椅子,隔着几步就朝着倪古尔用力砸了过去:“武士之间的荣耀挑战,旁人不许插手!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夏亚一声大吼,那张椅子飞到了倪古尔的脑袋上,这个巨汉总算还有点本事,举起巨斧一开,喀嚓一声,椅子粉碎,木屑纷飞。

  倪古尔呆了一呆,眼看夏亚已经扑到了面前,就想起了当初在野火原上,这个野蛮人徒手将一棵大树轻易拔起的举动来,心中一寒,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丢掉斧头掉头逃窜,但是终究身边众目睽睽,酒馆里的人都盯着自己这里,毕竟他年纪不大,心中放不下面子,一咬牙,举起斧头就抡了过去。

  夏亚手里已经拔出了火叉来,火叉黑不溜秋,手起叉落,几个大步就几乎贴到了倪古尔的面前。

  倪古尔身边那个刺猬头的武士原本在夏亚动手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了一一丝锐气,可等看见夏亚真的出手之后,不由得眼睛一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非但没有上前,还反退了两步,负手站在墙边上。

  夏亚一火叉落下,点在了倪古尔的斧头上,倪古尔心中一沉,接下来他已经能预料到自己的结果了:被这个野蛮人一击再次将斧头打断,然后自己飞出去,浪费的摔在地上,运气好的话,最多断上一根肋骨。

  只是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一击就干倒,这脸可就丢大啦。

  可真的火叉和战俘相交,倪古尔原本有些畏惧的脸上忽然就一变,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盯着夏亚。

  “……夷?!”

  倪古尔就感觉到对方的这一击诡异之极,原本他已经最好了十足准备,哪里知道手里斧头这么一挥,却感觉到对方的火叉直线软绵绵的空空毫无受力的感觉,那火叉和斧头磕在一起,非但没有半点着力点,反而就听见轰的一声,夏亚整个人纵身而起,飞一般的超后抛了出去!

  倪古尔原本看上去就气势十足惊人,而夏亚却仿佛就是被他顺势磕飞一般,大叫一声,夏亚已经撞在了墙壁上,轰的一声,那墙壁都被他砸得凹进去了一块,大块大块的墙衣脱落掉了下来,夏亚落地之后,晃了晃脑袋,口中大叫一声:“好厉害!”

  随即拧步再上。

  他展开了刚刚学了不久的影剑术来,身形左一右一晃的,却仿佛几乎是贴着自己的斧刃飘舞——可落在旁人的眼中,却就以为夏亚是在倪古尔刚猛无铸的斧风之下被打得东倒西歪了……终于,就看见夏亚手里的火叉再次挨上了倪古尔的斧头,夏亚身子一抖,随即一颤,仿佛有什么极厉害的无形的力量打在了他的身上一般,火叉被挑了起来飞出,夏亚跌跌撞撞往旁边一倒下,更用力在一旁撞翻了好几张桌子,将汤汤酒酒的洒了一身,方才捡起了火叉,退后几步,“愤怒”的瞪着倪古尔暴喝一声:啊呀!好厉害的斗气!!”??

  倪古尔只听得满头雾水。

  斗气?老子要是会那种玩意儿,还至于上次在野火原被你这个小子那么修理吗?

  可夏亚这个当儿,那张看似老实诚恳的脸庞上却涌现出了精彩的表情,一瞬间,不甘,无奈,愤怒,屈辱,种种诸般表情浮上他的脸庞!

  终于,就看见夏亚用力一跺脚,刷的一声收起了火叉来,声音嘶哑,仿佛带着无尽的悲愤,浑身都在颤抖,眼睛死死瞪着倪古尔:“王城四秀,果然厉害!我领教了!今天我甘拜下风,改曰有机会,等我练好了武技,再来领教王城四秀的高招!”

  说完,这个土鳖干脆亮开嗓子,跳上一张桌子大吼了一声:“我夏亚雷鸣技不如人,公平较量,输在了大名鼎鼎的王城四秀的手下!我夏亚雷鸣心服口服就是了!”

  这声音远远传了出去,不仅仅是酒馆里周围那些看热闹的酒客醉鬼落魄武士,只怕声音大得连门外路上的行人都听见了呢!

  呃?我……打赢了?!

  倪古尔心中还在茫然,却不知道怎么的糊里糊涂居然就“打赢了”?!他放下了斧头,瞪着夏亚,眼睛眨了好几下,也都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本上次把自己修理得好惨的凶人,居然就这么输在了自己手里?

  难道……他心中忽然狂喜,难道最近自己的实力大增,居然自己都不自知?

  可他毕竟不是傻瓜,这样疯狂的念头不过一转就消失了,却看见夏亚已经匆忙的跳下桌子,一把拉起来了同来的多多罗,仿佛生怕倪古尔会反悔一帮,抓着多多罗就夺门而出,一边跑还一遍喊:“王城四秀技艺不凡,我夏亚雷鸣输了就是输了,无话可说!!”云云……一口气拉着多多罗冲出大门,翻身上马,在街上跑出了数百米,夏亚扭头看了看身后并无人追出来,不由得心中松了口气,随即就仰天恶意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这下好了!这黑锅终于丢出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夏亚笑得前仰后合:“这次老子可轻松了!!王城四秀,可真是好人啊!”

  多多罗满脸怪异:“老爷,您……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夏亚看了多多罗一眼:“啊哈,你没明白么?没明白就好,没明白就好。多多罗,你只要知道,今天开始,燕京里就不会再有那些苍蝇一样盯着我们来搔扰偷袭的家伙了,哈哈哈哈!!”

  说着,他挤了挤眼睛:“因为,刚才老子已经把黑锅丢给别人了!哈哈哈!这年头,想要找到这种敢主动来背黑锅的傻瓜,可真不容易呢!”

  多多罗瞬间醒悟过来:原本那些燕京里搔扰偷袭夏亚的家伙,不过是觊觎夏亚的那个“击败了黑斯廷的高手”的名头,名声所累,人人都争相能击倒夏亚,以提升自己的身价。

  而现在不同了,夏亚已经“输给”了倪古尔,那么就等于这个名气的包袱直接甩给了可怜的王城四秀……旁人要是想抬身价,就得去找那个“击败了连黑斯廷都能打败的高手夏亚”的家伙——王城四秀。

  金身一破,夏亚就不再是那些想出名的流氓武士们的目标了。而亲手破去了夏亚金身的王城四秀倪古尔嘛,就……多多罗越想越心中发寒,想起方才夏亚那精彩的表演,“战败”后那幽怨不甘屈辱愤怒等等诸多逼真的眼神,魔法师不由得叹了口气:“老爷……你实在是很无耻!”

  夏亚微微一笑:“谢谢……我把这当成对我的赞美。”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