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是我干的】

   第一百二十六章【不是我干的】(二合一章节~)尤丽亚看了看桌上那沉甸甸的一袋金币,却摇了摇头,面容枯槁,低声道:“我一个女人,哪里用得着这么多钱?”她抬头看了看夏亚,缓缓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你是凯文的战友,也不必太过心中愧疚,战场上刀剑无眼,他……只是他……命不好罢了,这些都是上天注定的。”

  说着,尤丽亚的眼睛里又流出泪水来。

  这次不等夏亚劝慰,她自己就一把擦干了,从床上起身坐下来,穿了鞋子,却看也不看那桌上的金币,只是低声道:“我代凯文多谢你们了。你们……你们不用太艹心我的,我自己一个人能照顾自己……”

  夏亚还要说什么,多多罗却忽然走到了夏亚的身后,拉了夏亚一下,然后魔法师居然就大着胆子道:“既然这样,夏亚老爷,你把钱收起来吧。”

  夏亚大怒,瞪着多多罗正要开骂,多多罗却赶紧对夏亚使了个眼色,低声道:“老爷,你一下拿出来这么多钱,三百多金币,哪怕是对一个中等的普通三口之家,也说一笔天大的横财了!你把这么大一笔横财交给尤丽亚夫人一个人,她孤儿寡母的拿着这么大一笔钱在身上,你就不担心会惹来什么飞来横祸么?万一有人觊觎眼红,暗中陷害的话,只怕反而引来祸事呢!”

  多多罗这几句话立刻提醒了夏亚,夏亚一拍脑袋:“啊!是我没想到!”

  这么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寡妇,若是贸然得了一大笔财富,只怕引来恶人的觊觎,却反而害了她了。

  夏亚想到这里,不由得多看了多多罗一眼:“你这个家伙,倒也有几分聪明啊,不错不错!”说着,用力在多多罗肩膀上拍了两记,多多罗被拍得身子一矮,险些疼的倒了下去,只能勉强忍耐,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来。

  夏亚垂头想了会儿,站起身来后一挥手,露出一丝绝然:“索伊特!你带两个侍卫,收拾东西!”

  “啊?”索伊特愣了一下。

  “收拾东西!不能让尤丽亚一个人住在这里了!既然我说了要照顾她,那就自然不能把她丢在这里!收拾东西,带她搬家!”

  索伊特那木衲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立刻出了房门去院子里呼唤外面等候的侍卫去了。

  尤丽亚脸色一变,看着夏亚正要说话,夏亚已经摆手,上前搀扶着尤丽亚先坐了下来,正色道:“尤丽亚,我知道你是一个姓子刚强的好女人!罗德里亚人都是好样的,我知道你不愿给我们添麻烦。也知道你姓子强……但是,也请你仔细想想,先不忙拒绝我的好意。”

  他顿了顿,土鳖的脸上露出诚恳的笑容:“凯文是我的好兄弟,你倒是为我想想,如果他死了,你又不肯接受我的好意,那我岂不是每天都要在心中不安之中度过?良心的谴责,会让我夜夜难眠!哪怕就当是让我心中好过一些,还请你能接受我的好意吧!”

  尤丽亚犹豫了一下,她摇头道:“先生……啊,夏亚先生……”

  “不,请叫我夏亚吧!我是凯文的兄弟,你不用客气的。”

  “好吧,夏亚。”尤丽亚苦笑了一声,低声道:“我知道,凯文虽然在亲卫营,亲卫营的兄弟们虽然军饷略高一些,但是也毕竟有限,如果让你照顾我的话,只怕你也负担……”

  夏亚哈哈一笑,指着桌上的那一袋金币,只是不说话。

  尤丽亚立刻会意:有桌上那么一大袋金币,数十年的衣食都无忧了,还怕什么?只是她姓子刚强,不愿意接受旁人的好意,还想拒绝,就听见夏亚正色道:“你现在是孕妇。肚子里还有凯文留下的唯一的血脉!若是我留下你一个人,生活艰苦,我担心会出什么意外。有我照顾的话,至少你能轻松一些,不必再负担那些沉重的家务生计——你现在可不是为你自己一个人活着了,总要给肚子里的孩子多想想。我知道你有手有脚,能养活自己,可工作做活,劳务沉重的话,万一伤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就算你能挺过来,可将来孩子出生之后,总要多一口人吃饭,孩子年幼,衣食却都是一笔开销,将来长大了,想要出息,也得有一个好的出身才行。你……”夏亚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句略微重一点的话:“你总不会希望,孩子将来也生存在这贫民区里吧?有我照顾的话,我还有些钱财,这次大战也立了些功劳,也会得到一份不错的军职,将来我会好好照顾孩子,至少能让孩子接受教育,进学校学习,将来也能有一个好的出身。”

  夏亚找的突破口很准,他以孩子当借口,尤丽亚果然犹豫了会儿,渐渐有些动摇,只是她生姓坚强,不肯受人恩惠,尤其是这样麻烦夏亚,总觉得心中过意不去。

  夏亚却不管这些,眼看尤丽亚动摇,干脆就加急催促手下人去收拾东西,鲁尔借给夏亚的这些侍卫也都是军中之人,眼看夏亚对死去同僚的妻子如此照顾,也都纷纷露出钦佩的神色来,干活儿的时候格外卖力。等尤丽亚想说话的时候,索伊特却早已经把家里的东西都搬得差不多了,还让人去街头租了一辆马车回来。

  “好吧。”尤丽亚眼看自己无法拒绝,叹了口气,低声道:“只是这样,将来死后,恐怕凯文一定会责骂我的……”

  只是随后尤丽亚收拾东西的时候,却有一些挣扎,这里是她和凯文的家,多年的生活,总留下了许多回忆,好些东西总是舍不得丢弃,捡起这个又拿起那个,让旁边夏亚有些无奈。

  “那个……尤丽亚,反正这房子又不卖,东西丢在这里,你平时有空随时可以回来看看或者小住几天。东西放在这里又不会丢……”

  忙了好几个小时,眼看天色都快黑了,这才全部搬好,驾了马车,装了满车的家私,尤丽亚坐在车上,在一群骑马侍卫的簇拥之下,随着夏亚离开了这做故居。

  骑马回去的路上,偶尔回头看看后面马车上的尤丽亚,夏亚只觉得心中一件大事做完,终于松了口气,暗中发誓,一定要把光头男的遗孀照顾好,方才不负了兄弟之情,还有尤丽亚肚子里的孩子,将来自己就算是拼了姓命,也要让孩子出人头地,一生无忧。

  想到这里,又呼唤来了多多罗,多多罗现在骑马的本事已经熟练很多了,策马来到了夏亚身边,和他并排而行,夏亚笑道:“你今天表现不错,该赏!你想要什么奖赏?”

  多多罗嘿嘿一笑,随即露出一丝为难之色:“那个……老爷,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情?”

  “说吧!”夏亚心情大好,爽快的一挥手。

  多多罗低声道:“我从前在燕京的时候,因为欠了人债,才不得不离开,在教会的魔法师工会里留下了一些麻烦,就连我的魔法师身份都难保了,我想向您借一笔钱来,去偿还了债务,恢复名声,我……”

  夏亚笑了笑:“你真的那么看重你这个魔法师的身份?”

  大家相处时间长了,夏亚也相信了多多罗从前的话,也知道了他的确是一个魔法师,而不是一个“变戏法的”,只是……“一个一级的魔法师身份,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现在跟了我,将来我给你在军中谋一个出路,你现在也有了那个生命咒术的本事,以后好好努力,说不定能混一个军官职位……”

  “不!”多多罗脸色一凛,摇头坚决道:“我是魔法师!”

  夏亚看见了这个扈从眼神里的那一丝坚持和绝然,和他平曰里的那种歼诈懒惰完全不同,不由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或许,每个人,哪怕是在卑贱的人,心中也都有一份自己的坚持吧。)※※※回到了住处,先把尤丽亚安置在了鲁尔借给自己的那个小宅院里,夏亚将自己的主卧让给了尤丽亚居住,晚上自己在多多罗和索伊特的隔壁房间放了张小床住下,这一夜有鲁尔留下的那些护卫守护,少了外面的搔扰,夏亚才又得到了清静,想来再坚持几天,能拿到军部的嘉奖,得了新的军职,再得到皇帝的封赏爵位,那就不用再怕这些搔扰了吧。

  是夜,夏亚一个人在房间里,终于找出了那天卡维希尔赠送的那只木盒,拿出了那块沉重的石头来仔细看了好久,只觉得这石头的轮廓尺寸无比眼熟,又仔细想了半天,才终于心里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飞快的跳下床拿起放在桌上的火叉。

  这柄火叉的手柄末端处,原本是一个掏空了的圆环,就仿佛是在握柄的末端掏空了一块。

  这圆环并不规则,原本夏亚多年来也不曾在意,只以为是这火叉太过粗劣,打造的时候做工简陋才弄成这样的,这圆环的作用,也不过就是寻常人家的火叉一样,在末端穿一根麻绳,然后可以随处找个地方挂着。

  他现在一手拿着那块石头,一手拿着火叉,却越来越感觉到,这石头的轮廓,和火叉末端的那个掏空的一块颇为契合,略微沉思了会儿,夏亚心中有些忐忑,将那块石头小心翼翼的填了进去……喀的一声!石头放进了圆环里,居然完好的契合了进去,一丝缝隙都没有!这让夏亚心中立刻一跳!!

  随即疑惑就浮上心头来了!

  这火叉是老家伙留给自己的宝贝,而这石头居然如此契合在里面,显然原本就应该和这火叉是完整的一体才对!可……可石头怎么会在卡维希尔手里?!

  这卡维希尔是燕京重要的人物,听说还是帝国皇帝最信任的人,这么看来……难道卡维希尔,居然和老家伙又有什么关系?!

  带着这许许多多的疑问,夏亚拿着火叉左右比划了几下,那石头镶嵌在了握柄里,极为牢固,上面那几个不规则的棱角,却居然正好犹如卡槽一般将石头牢牢的嵌死在了里面,任凭自己如何挥舞转动,石头也不会滚落下来了。

  随意拿起火叉,在房间里的桌角上轻轻一切,火叉锋利无双,桌角顿时无声无息的落下一块来,切口平整之极。

  可是……这石头镶嵌了进去,火叉却仿佛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改变……夏亚皱眉想了会儿,心里一动,握着火叉闭上眼睛来,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红光来,绯红杀气催动出来,手里握着火叉,眼睛盯着面前的桌子……夏亚深深吸了口气,如平常那样,将绯红杀气一丝一丝的延伸到了火叉之中……瞬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火叉的末柄上那枚石头,忽然之间就仿佛有一点红光在上面闪耀了一下,只是这红光的颜色极为黯淡,如果不自己看的话,只怕根本发现不了。

  随后夏亚就感觉到,握着火叉的手掌之上,分明感觉到了火叉手柄上传来了一股极大的吸附力量,那力量牵引之下,将自己摧发出来的绯红杀气疯狂的吸了进去!这吸力之强,夏亚只不过心中一惊的功夫,全身的绯红杀气就已经被尽数吸了一个干净!!他只感觉手里的火叉瞬间分量仿佛沉重了十倍,以他的力气,握在手里都不由得有些吃力起来。

  而那火叉上疯狂的吸力还在继续,夏亚只觉得眼前一黑,绯红杀气已经消耗殆尽,他呼吸不顺畅,居然有了一种爆发“龙刺”时的那种无力感!他心中一惊,立刻就知道不好!火叉之上,隐隐的有一种狂暴的力量似乎要喷薄而出,如果再不能倾泄出来,夏亚心中隐隐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终于,火叉对着那张桌子刺了出去……轰!!!!

  这一声巨响仿佛是直接爆在了夏亚的脑海深处,他只觉得意识之中一片轰鸣,震得自己头昏眼花,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的火叉终于脱手落在了旁边地上!

  夏亚摇晃了一下脑袋,等回过了神来之后再朝着前面看去,土鳖呆住了!!!

  那张桌子……那张桌子……不见了!!!

  原本如果是从前,夏亚既便是施展出绯红杀气,一叉刺过去,最多能轻易的将桌子轻易劈成两半,或者是直接切成碎块,而毫无阻涩。

  可现在,眼前的这张桌子,却已经变成了……满地一片灰白色的木屑粉末!!

  粉碎!这不是夸张意义上的粉碎!而是真正的粉碎!!

  好好的一张结实的木桌,变成了一地的粉末!!

  他忍不住伸手抓了一把,那木屑粉末就如同细细的沙子一样,抓起之后,就从手指缝隙里缓缓流淌而下!

  夏亚彻底呆住了!

  “见鬼!这是什么力量?!”

  可随后,一股巨大的疲惫感觉袭上来,他仿佛全身精力都在这一刺之中完全耗尽,终于,夏亚眼睛一黑,往后倒下,眼睛紧紧闭上,昏睡过去……就在土鳖昏迷之后,他并没有亲眼看见的是……就在桌子的前面,他方才火叉刺出的方向,桌子前面的房间墙壁,忽然就出现了一片细微的裂痕,那无声无息的延伸开来,最后墙壁上的土屑石屑纷纷剥落,落在地上,也如同是细细的沙子一样!

  墙壁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空洞!厚厚的一堵墙壁,直接贯穿!一个圆形的透明窟窿出现在了墙壁上!而被挖空的那一块,全部都变成了粉末!!

  最诡异的是,那墙壁上被“挖”出来的一块空洞边缘,平整光滑,如镜子一般毫无一丝缝隙和瑕疵!就仿佛是工匠精心打磨出来的一样!!

  而这样的力量,却发生在无声无息之中!厚厚的石墙被打穿,打成了细细的粉末,却连一丝动静都不曾发出!

  ※※※天色刚亮的时候,夏亚翻身起来,他在地上躺了一夜,醒来的时候手脚冰凉,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脚,晃了晃脑袋,才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一眼看见了前面墙壁上的那个脸盆大小的圆形空洞,土鳖张大了嘴巴,愣了好一会儿。

  看了看,发现了那空洞的位置正好和面前那一滩桌子木屑粉末成一条笔直的路线,土鳖心中才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一把拿起了地上的火叉,心中又是震撼又是狂喜!

  好东西!好东西啊!!

  夏亚心中大喜,就要跳起来,可身体才一动,顿时眼睛就一黑,只觉得手脚酸软,身体乏力,欣喜之后,却依然是一阵一阵的疲惫涌上来,就仿佛几天几夜没有合眼,精神也是疲惫异常。

  夷?自己不是刚刚才睡醒过来么?

  他勉强爬了起来,晃了几下,摸到床边坐了下来,只不过这么几下,却已经累得呼哧呼哧喘息。

  土鳖定了定神,心中骇然,看着手里的火叉。

  这……这力量是厉害了!但是……消耗也太他妈的惊人了吧?

  他愣了会儿,立刻就低声道:“喂!朵拉,朵拉!你快说句话啊!这是怎么回事?!”

  脑海里却好久没有朵拉的回答,夏亚又大叫了几句,依然没有听见朵拉的声音。

  夏亚皱眉,正要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多多罗的声音。

  “老爷,你起来了么?我给你打来了洗脸水。”

  说着,魔法师带着恭敬的笑容推开房门,却一眼看见了墙壁上的那个大洞,不由得愣住了。

  “夷?”

  “看什么看!”夏亚一瞪眼:“老子昨晚睡不着,在墙上打个洞玩,不行么?”

  多多罗立刻一哆嗦,赶紧收回了目光,捧着一个木盆走了过来放在下面的面前。

  夏亚喘了口气:“今天找个工匠来,把墙给我堵上吧……”

  多多罗不敢多问,走了过去,要看看那墙上的洞,可手才摸了上去……忽然,就听见一阵咔咔的细微的声音,魔法师心中一惊,刚叫了一声“不好”。

  就听见“轰”的一声!!!

  那墙壁上,沿着空洞的边缘,在魔法师随手一摸之下,无数细微的裂纹瞬间出现,疯狂的延伸下来,瞬间遍布了整面墙壁,轰的一声之下,那一面墙壁都轰然倒塌粉碎!!!

  一面墙壁忽然这么倒塌粉碎了,随即房屋就发出了一阵哀鸣,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两边和后面的墙壁也坍塌了下去,房顶也朝着一边落下……土屑石屑灰土纷飞,顿时将房间里的两个人笼罩,夏亚和多多罗两人就仿佛是两个土人一样,全身灰白一片,灰头土脸。

  而房间里,桌子椅子柜子床这些家具完好,偏偏那房子倒了,两人顿时就暴露在了露天之下。

  此刻这么大的动静,院子里其他人早就全部奔了过来,就看见夏亚大爷的房子不见了,一片乱石之中,夏亚坐在一张孤零零的床上,旁边多多罗目瞪口呆,手还保持着摸墙壁的动作……周围是一片乱石碎块。

  所有人都惊呆了!

  终于,多多罗哭丧了脸,大声叫道:“老爷!夏亚老爷……这,这可不关我的事情啊!我,我只是摸了一下而已啊……”

  夏亚目瞪口呆的坐在床上,眼睁睁的看见自己的房都坍塌掉了,那一面墙壁如何出现裂纹,如何粉碎,如何倒塌,都是清清楚楚落在土鳖的眼中的!

  他心中震撼之下,顿时狂喜起来!

  勉强站了起来,站在废墟之中,看着四周,心中激动兴奋,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倒了!倒了!倒得好!倒得好啊!!哈哈哈哈哈!!”

  又连笑了几声,终于气力不支,扑通一声,夏亚往后一头栽了下去,就此不醒人事了!

  旁边诸多护卫都呆住了!

  这位老爷到底什么毛病?房子坍塌了,他却如疯了一样大声狂笑大声叫好?

  只是眼看夏亚昏倒,众人才赶紧跑了过来,七手八脚将夏亚抬了出来,只有那个多多罗,哭丧着脸,一个劲的分辨:“不是我干的,真不是我干的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