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噩耗】

   (今天第二更~)第一百二十五章【噩耗】

  带着胖子的一半卫队跟随,前面有索伊特领路,夏亚来到了奥斯吉利亚的城南。

  城南是平民居住的区域,穿过城市中心的广场,越过竞技场大街(夏亚现在可不敢靠近竞技场,只能在旁边的大街远远的绕过去。至于原因么,现在的竞技场附近武士实在太多了,说不准知道了他的身份就会引来挑战者。)继续往城南而行,越靠近南,就距离海边越近,街道不再宽阔平坦,而是渐渐狭窄崎岖起来,很显然,这里的清扫工作没有城中城北那些富人区弄的那么干净,地面上到处都有雪融化后留下来的积水,在无数行人车马的践踏下变成了一个个污水坑,不复城北那么整洁干净肃穆,两旁的建筑也变得低矮,低矮的土房窝棚取代了之前那些高大雄威的建筑,街道上来往的路人穿着低等阶层的打扮,没有了高头大马,只有骡马驴子,没有了华衫美服,只有麻衣粗布。偶尔可见一两辆小独轮车缓缓推过,还有两旁传来的鸡鸣狗叫,还有邻里的吵闹,夫妻的斗嘴叫骂,孩子的哭喊……夏亚还看见路边有两条瘦弱的野狗远远的对着自己一行人叫了几声,然后掉头跑掉,走过一户人家的时候,家里的女主人将一盆脏水直接泼洒出来,险些就泼在了夏亚的身上。

  可随后看见了夏亚和他身后那些骑马的侍卫,这个女人吓的惊呼一声,盆也丢在了地上,掉脸跑回了房子里去。

  不止这户人家,自从一走近这片街区,周围的行人和住户都用好奇的眼神将夏亚一行人笼罩。

  这些穿戴华丽的老爷,跑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很显然,这里就是平民区……如果撇去奥斯吉利亚这座大陆第一雄城,奇迹之成,千年历史古城,帝国的权力中心,伟大的燕京……等等等等这些光环——如果把它们都撇除的话,那么其实这里,和大陆上大大小小那些城市里穷人们居住的地方,其实真的没什么两样。

  越过一条小街,看着两旁民房前低矮歪倒的栅栏,夏亚皱了皱眉:“就在前面么?”

  “是的。”索伊特在前面回头,低声道:“已故凯文老爷的家,就在前面。通常每天这个时候,夫人应该刚从我们之前看到的那家裁缝铺里回来吧……”

  一路走到了小街尽头,来到了一栋看上去有些简陋的两层的小楼前,楼下是一个布置得简单朴素的小花园——或者不能说是花园吧,因为它实在是太小了。

  和之前看到的那些窝棚相比,这栋小楼已经算是很不错的,至少它是用砖头垒起来的,而不是土墙。院子里的地面铺得很平整,两旁还种植了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真的就是野花,只是郊外常见的那种白色的小花,却被整齐的点缀在了院子的周围,显得住在这里的主人颇有几分与众不同。

  夏亚示意索伊特将栅栏门推开,那小楼一楼的大门半掩,夏亚才走了院子,从门里就窜出一条灰色的狗来,对着夏亚叫了几声,随后索伊特挥了挥手,喊了一句什么,那条狗认得索伊特,跑到了他身边嗅了几下,摇了摇尾巴才退回了墙角,只是依然用警惕不友好的眼神盯着夏亚。

  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棕色长发的女子来。

  索伊特立刻弯了弯腰:“尤丽亚夫人。”

  尤丽亚,这户人家的女主人,已故凯文的妻子,站在门前,吃惊的看着院子里走进来的几个男人。

  她脸上的吃惊在看到了索伊特之后就消失了,随即露出了一丝笑意来——她有一头棕色的头发,高高的鼻梁,高挑身材,一双绿色的眼睛。额头略微有些高也有些宽,双目之间的距离也宽了一些,总的来说,她也就是相貌普通的女人,不过眉宇之中颇有一种味道。

  她穿着一件宽大的麻布袍子,棕色的长发很随意的扎了起来,额头上有亮晶晶的汗珠,卷着袖子,露出浅麦色的手臂肌肤,显然是常忙于家务劳作,充分曰晒的结果,手上有水迹,把湿漉漉的手在袍子上擦了几下而对于夏亚来说,更让他吃惊的,或者说是,他一路上酝酿了一肚子的话,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想好了一套算是比较婉转的说辞,可当他真的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夏亚呆住了!

  他彻底呆住了,满肚子的话仿佛瞬间烟消云散,他张大了嘴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只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她那肥大的袍子下,小腹高高隆起!!

  尤丽亚……凯文的妻子,这个女人,她,她怀孕?!

  一瞬间,面前的这副画面击垮了夏亚的全部心理防线,他甚至觉得自己瞬间口干舌燥,双腿有些发软。

  哪怕是面对奥丁人的千军万马,哪怕是面对黑斯廷那可怕的黑色战枪,夏亚也从来不曾像现在这么紧张过。

  “索伊特,你回来了!”尤丽亚的声音有些沙哑,笑得很愉快,很开朗的样子,又看了看院子里的夏亚和躲在夏亚身后的多多罗:“夷?这两个兄弟很眼生啊,是凯文的新战友么?快进来吧,呵呵……对了,凯文呢?他在后面么?这个家伙,一定是偷偷跑去买酒了……”

  女人说着,就踮起脚来往院子外面望了望,随即笑道:“愣着做什么,快进来吧,索伊特,你去街头汤姆大叔哪里买一点熏肉回来,不然的话家里可没太多的东西吃了,呵呵。”

  “…………”索伊特的脸色很难看,他求助似的望了望夏亚。

  夏亚这个时候才终于回过了神来,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向了尤丽亚。

  大概是夏亚的表情,又或者是他沉重的步伐,让尤丽亚仿佛有些不敢,仿佛猜到了什么,这个女人却依然勉强笑道:“夷?这个小伙子是你们部队的新人么?我看你好像年纪不大啊,有二十岁么?进来吧,我正好昨天买了一点点蜂蜜,可以给你们做一点蜂蜜茶出来呢。”

  “尤,尤丽亚……”夏亚走到了女人的面前,语气很沉重。女人的脸色巨变,她仿佛惊惶失措,试图快速后退,躲进门里去,夏亚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尤丽亚,我的名字叫夏亚,我是凯文的战友,也是他……”

  “不要,不要说!”尤丽亚失态的尖叫了一声,聪明的女人已经猜到了什么,她仿佛发疯了一样的挣脱夏亚的手,尖叫道:“你干什么,说这些做什么,先进来坐下吧!有什么话一会儿等凯文来你们再聊……凯文,凯文呢……”

  “凯文……”夏亚眼睛一红,手指颤抖:“凯文他……”

  尤丽亚身子一软,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夏亚,看着夏亚从索伊特的手里拿过了一个包袱,那包袱打开,里面是一个头盔,还有一把匕首,几枚徽章,以及一张……满是炭笔写下字迹的羊皮纸,上面还有斑斑血迹!

  尤丽亚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夏亚把尤丽亚抱进了房子里的卧室,放在了床上。然后索伊特很快端来了一杯热水,灌进了尤丽亚的嘴巴里。

  看了看这房间里的摆设——很简朴,粗陋的柜子,木桌和椅子边角的包铁满是锈痕,不过却打扫得井井有条,显然这里的主人平曰里非常勤快和喜爱干净。

  家里唯一能显示这户主人家身份的,就是挂在墙壁上的一把武士长剑,还有扔在墙角的几个马蹄铁。

  尤丽亚过了好一会儿才幽幽醒来,这次女人醒来之后,双目无神的望着房顶天花板,旁边的索伊特喊了几声,她也没有任何反应。

  夏亚咬牙,拉开了索伊特,站在床前,单膝跪在了地上,低声道:“夫人……尤丽亚,凯文是一个英雄,他死的很勇敢,而且,他也救了我一命!您的丈夫,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勇敢最高尚的人!”

  他把那些徽章,刀剑头盔放在了床头。而尤丽亚这个时候终于动了一下,她勉强坐了起来,却没有看那些徽章,而是直接抓起了那张满是血迹的羊皮纸,焦急的打开……看了一会儿,尤丽亚的眼睛里流淌出了泪水来,女人的双手渐渐抓紧,将那张羊皮纸握成了一团,低声抽泣,双肩耸动……如果她大声嚎哭的话,或许夏亚还能稍微好过一些,可偏偏是这样忍耐着的轻轻抽泣,却仿佛一把刀子,一下一下的割在夏亚的心头上。

  他往前挪了挪:“我很清楚,将这样一个不幸的消息带给您,对您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打击,可是我……”

  “你不用说了。”尤丽亚忽然抬起头来,这个女人满脸泪水,面色凄然,嗓音沙哑,却有着一种奇怪的坚强:“你不用说了。”

  她的眼神终于落在了夏亚的脸上。

  “我是一个罗德里亚女人,身为一个罗德里亚女人,我的母亲,我的祖母,我的曾祖母,都曾经面对过这样的事情……丈夫或者父兄战死沙场……仿佛这就是我们罗德里亚女人的宿命!”尤丽亚继续流泪:“可是,我没想到,我没有嫁给一个罗德里亚男人,可是凯文却依然进了罗德里亚骑兵团,而我……依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女人勉强用双手支撑在床上,才没有倒下去,她流泪,眼泪和鼻涕混成了一团。

  “凯文……凯文他还不知道,他要当父亲了……他上次回家是半年多以前,而他走了之后,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我还没有来得及将这个消息告诉他……我不敢,我知道他要这次去野火原打仗,要上战场了,我,我一直不敢告诉他,我怕他在战场上会分心……我只想忍着等这场仗打完再告诉他……我……”

  夏亚忽然把另外一条腿也跪下了,他就跪在了尤丽亚的面前,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尤丽亚的手,夏亚的脸上肌肉在抽搐,心中隐隐做疼,咬牙道:“尤丽亚……凯文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兄弟!!他救过我的命!自从他死的那一刹那,他的血就和我的血在一起的了!再也不会分开!!我们就是兄弟!是亲兄弟!以后你就是我的姐姐!!你们的孩子,我会成孩子的亲叔叔,最疼爱孩子的叔叔!!”

  终于,尤丽亚再也压抑不住情绪,放声痛哭起来。

  ※※※尤丽亚足足哭了两个小时,才渐渐平息下来,如果不是多多罗灵机一动,想起了一个办法,在旁边开口插了一句:“夫人,请保重您的身体,别忘了您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尤丽亚听见了这句话,倒是比听见了什么劝慰都有效,她终于用力擦了擦脸,停止了哭泣,几人默默坐了会儿,尤丽亚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你们,你们都是凯文的战友……时间也不早了,一定饿了,我去拿一些吃的出来……”

  夏亚哪里敢让她动手?赶紧强行扶着她躺下,自己和索伊特两人跑到了后面的厨房里弄了一些热米粥出来,端给了尤丽亚,尤丽亚勉强吃了一勺,仿佛就吃不下去,不过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女人紧紧皱眉,咬牙将一碗粥全部吃了下去。

  “谢谢你。”女人吃下了粥,休息了会儿,脸色略微好了一些,至少不想刚才那么惨白得吓人了。

  随后,尤丽亚忍着悲痛,问了夏亚一些问题,请夏亚讲述了凯文到底是如何战死的,夏亚不敢详细说,怕引起对方的悲伤,只能大略的讲了几句,就扶着尤丽亚躺下休息。

  夏亚拿出了一个布袋子放在了桌上,里面沉甸甸的,全是金币。

  “这里是军队里的抚恤金……还有是我们这些战友凑的一些,请你务必收下,我们……”

  其实土鳖撒谎了。

  这桌上至少有三百金币,军队的抚恤金很少,而其他的战友虽然凑了一些,但是毕竟大家都是当兵的,没有太多的余财,全部加起来不过七八个金币而已。里面有五十个金币,是阿德里克将军单独私下里交给夏亚的,阿德里克是一个廉洁的将领,也没有太多的财富。

  至于其他的,则是夏亚把自己的全部积蓄拿了出来,还有一路上充大爷,在地方上被当地官员招待,得了一些好处,也全部拿了出来。

  看见尤丽亚要拒绝,夏亚立刻坚决道:“我知道您不想收!因为再多的钱也换不回人命!但是请您不要拒绝!因为这是大家的心意,哪怕是为了当大家心安,不要让大家过意不去,也请您一定收下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