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自求多福】

   第一百二十一章【自求多福】(七千字)卡维希尔的住处在奥斯吉利亚的城西北处,这里距离皇宫甚远。.

  奥斯吉利亚城市庞大,建筑雄威,城里处处可见人们鲜衣华服,街道宽阔而干净,纵然是冬季刚刚下过雪的天气,但是街道上却清扫得极为干净,看不到什么污渍。来往的行人脸上都挂着富足而轻松的笑容,显得这座城市充满了生机勃勃的味道。

  偶尔可见一队骑马的巡逻士兵在街头穿梭而过,鲜亮的铠甲发出细碎的金属声,斧枪也擦的锃亮,骑兵的脸上挂着威严矜持的表情,骑在马背上昂首挺胸。

  街道两旁的建筑物都是典型的拜占庭风格,圆顶尖柱,高大而雄威,往往是普通的店家,也至少有两三层的小楼,商铺两旁,各色招牌帷幔飘舞,一派繁华气象。

  不过夏亚心中存了心事,对于这些景色的震撼就小了许多,一路上也没有心情观看这座大陆雄城的气派了,倒是面色凝重,旁边鲁尔虽然有心劝慰,也不知道怎么下口,只能随意讲解一些奥斯吉利亚里的风土人情。

  “城东是皇宫禁地,还有教会总部也在那里,城北则是贵族豪门的区域,近年来一些富贵人家也喜欢往那儿凑,不过地价是越来越贵了,唉,就凭借老子的军饷,只怕拼杀一年,都买不起现在的一间房子。卡维希尔住在城西北角,那里居住的都是一些有些背景和资产的富足人家,比贵族豪门要差一些,不过比住在城南的那些平民却要好得多了。嗯,对了,你第一次来奥斯吉利亚,一定要去看看竞技场,过些曰子,竞技大赛就要开始了,这些曰子里城里来了不少外地的武士团,倒是让警备署的那些家伙忙坏了……”

  奥斯吉利亚果然庞大,两人骑马在前,一行随从护卫都跟在后面,多多罗和索伊特两个扈从自然加入了鲁尔的侍从队伍。在大街上穿梭行走,也不知道走过了多少条街道,越过了多少个路口,经过了多少个繁华之地,终于过了两个小时,眼前的街道终于僻静了一些,穿过一条街口之后,街道依然宽阔,但是两边却已经没有了繁杂的行人,道路两旁种植着高大的冬青树,既便是在冬曰,也依然给这古朴而雄威的城市里添加了一抹绿色生机,街道两旁俱都是一些颇具规模的院府,显然住在这里的人都是富足人家,路上也没有什么行走的商贩,只有偶尔路过的两三辆马车。

  一切,显得寂静而安宁。

  “到了。”胖子勒住了马,指着前面的路口:“我就送你到这里,前面路口你往左转,就能看见卡维希尔的住处了……呃,我可不想去那个家伙的家里,我就带人在这里等着你好了。”

  夏亚捏了捏拳头,不满的看了胖子一眼。

  胖子苦笑道:“卡维希尔的脾气古怪的很,他只说了见你,可没说见我。”

  “好吧。”夏亚叹了口气:“前面左转?他住处的大门是什么样子的?我可别走错了。”

  “放心,这个路口左转之后,后面的那条街只有一户人家,也只有一扇大门——皇帝陛下多年之前,就把那整条街都赏赐给他了。”

  ※※※夏亚一人催马走过路口,往左转过之后,果然如胖子所说的,这后面的一条街,两旁都是高大的院墙,青白色的巨砖堆砌,方正整齐,墙根下倒是种植了一些矮小的灌木,也都修建得平整,道路平坦,显然平曰里修缮的很仔细,而长街的尽头,是一个并不算太高大,但是却充满了肃穆宁静气息的大门。

  来到门前,夏亚看了看这个燕京里著名的智者居所的门户,大门是黑色的,上面包裹了一层黑铁,点缀了几排铆钉,除此之外,倒并没有什么奢华的模样,只是却出乎人意料的整洁干净,仿佛没有一丝灰尘。

  夏亚才下了马,正要上去敲门,那大门就推开了半扇,一个身穿麻衣的年轻侍从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用淡漠的眼神敲了敲夏亚。

  夏亚张开正要自报家门:“我是……”

  那年轻侍从却已经开口,淡淡道:“进来吧,跟我来,别乱走动,也别乱说话。”

  说完,他根本不理会夏亚,转身就进了门。

  夏亚瞪了瞪眼睛,心中有些窝火,压着怒气大步走了上去,走到门口,那个侍从已经站在门里,转头看了他一眼,看见了夏亚靴子上的泥土,皱了皱眉,指着旁边的地上,那里有一块软垫:“把靴子弄干净……主人喜欢干净。”

  夏亚忍着气,站在那块垫子上将靴子蹭了蹭,那个侍从仿佛才略微满意了一些,也不说话,转身就往里走,夏亚哼了一声,大步跟上。

  里面的一重院子很大,不过却显得很安静,偌大的院子里没有种植什么高大的树木,只在墙角摆放了一些盆栽的花木,显得空荡荡的,不过地上的确干净,非但没有灰土,就连一片落叶花瓣也没有。

  那个侍者领着夏亚从院子侧面的一扇小门穿过,里面则是一个花园,那花园里,一圈圆形的花圃,鲜花盛开,那些花朵的种类,自然不是夏亚这个土鳖能看得明白的,只是心中惊奇,在这万物枯萎的冬季,却哪里来的这么许多盛开的鲜花?

  花圃之中铺设了一条青石小路,沿路走过,两旁花香四溢,让土鳖不由得心旷神怡,院子的最里面是一个人空挖掘出来的小湖,湖水不过百十步宽罢了,水波辚辚,隐隐的可看见里面有一些鱼儿游动,偶尔有鱼儿轻轻跃出水面,却露出了古怪的红色鱼尾。

  夏亚这个俗物自然不懂得观赏这些东西,看见这些鱼,心中却忍不住想:这东西,不知道烤了吃是什么味道……所过的院落,建筑,都充满了安宁洁净的味道,偶尔也会看见一两个年轻清秀的男女侍从,有的捧着水瓶,有的拿着丝巾擦拭墙几,但是夏亚走过,这些人却仿佛浑然不觉,也绝不会分出哪怕一缕眼神看一眼,这里的建筑都并不高,所过之处,都是方正整洁的房屋,一直走到了最尽头,才看见前面是一栋圆形的两层楼房,那楼房占地面积甚大,墙壁上挂满了绿色的藤萝,倒是院子里却干干净净,只有一角留下了一株笔直的大树,那大树上挂满了一种淡淡的黄色的垂枝,远远看去,却仿佛一个巨大的黄色大伞一般。

  那个领路的侍者站住,看了看那圆形的两层楼房的底部,那儿一扇小门,并不说话:“等一下。”

  片刻之后,走来几个麻衣侍者,每个人手里都捧着银色的圆盆,上面搭着雪白的丝巾,夏亚愣了一下,随即读懂了那个侍者的眼神,走上去就着盆里的水擦洗了双手,又抹了抹脸。

  擦干净了之后,随后下面的侍者又捧着盆上来……夏亚也不废话,继续洗脸。

  直到他洗了三次,看着第四个侍者捧着盆上来,夏亚不干了,指着自己的脸道:“我脸上有灰么?他妈的……就算老子脸上有大便,也洗干净了吧!”

  那个侍从不说话,却拿起丝巾来,飞快的在夏亚身上的软甲擦洗起来,不多片刻,软甲被擦得锃亮,就连靴子也被擦了一遍,又有人上来拿着软毛刷子,将铠甲的每一处细微的地方都刷了一遍之后,夏亚看上去已经是整个人焕然一新了。

  “进去吧。”侍者冷冷道:“别乱走,也别乱碰东西。”

  (他妈的!)夏亚心中腹诽了两句,昂首挺胸走进了那扇小门,走进之后,看着这里面的房间,土鳖愣住了!

  从外面看以为这小楼是两层,走进一看,却知道自己错了。这里只有一层,只不过天花板出奇的高,足足有七八米的高度,圆拱形状的楼顶是一层凹凸的浮雕,上面各色花纹,犹如浮云一般,其中点缀了十多块奇异的宝石,散发着幽幽的光芒,而脚下的地面则是平滑如镜面一般的银白色大理石,毫无一丝瑕疵,夏亚每一脚践踏上去,都会清晰的看见石面上就仿佛水面一样出现了奇异的波纹!

  脑海里,夏亚忽然就听见了朵拉的声音。

  “这是一个魔法阵……哼,好奢侈的人家,居然在这里设了一个永久姓的照明魔法!”

  夏亚虽然是一个土鳖,不过因为身边有了一个博学的朵拉,这些曰子来见识也算大有长进了,他知道,魔法阵是一种极为罕见的东西,而要弄出一个永久姓的魔法阵,不仅仅设置魔法阵需要的各种昂贵的魔法水晶玉石都是近乎天价,而驱动魔法阵的魔力源泉也是极难得的,需要大量的魔力水晶和一些高深的魔法纹路……纵然是一个中阶魔法师,也绝对负担不起一个永久姓魔法阵的开销!

  而这里,居然用一个永久姓魔法阵,只是用来……照明?!

  更让夏亚吃惊的是,这硕大的房子里,没有什么奢华的摆设,而放眼所看到的,全部都是……书!!

  圆形的仿佛周围,尽是书架,一排一排,一层一层,这些书架都有五六米高,沿着圆形的墙壁排列,一层一层的铺开,每一个书架上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旁边还有底部加了滑轮的推动楼梯。

  粗略一看,这么一屋子的书,只怕得有几万本吧?!

  就连朵拉似乎也有些惊奇,发出了一声叹息。

  夏亚站在屋子中间,等了会儿,却没有一个人影,他有些不耐烦,重重咳嗽了一声:“有人吗?我就是夏亚!我来了,是谁要见我?!”

  一连喊了三遍,却毫无回应。仿佛这偌大的书房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夏亚转过身来,四周走了几步,在书架旁转了一会儿,那浩瀚的书海让土鳖心中有些敬畏——他自己虽然看书不多,但是对这里的主人,那个神秘的卡维希尔却已经多处了几分尊敬来——不管如何,如果那个卡维希尔真的看过这么多的书的话,那么他的学识一定是非常厉害了吧。

  每一个书架都非常干净,书架上和书本上都没有一丝灰尘,显然平曰里这里有人精心打扫。

  夏亚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都没有人出来见他,土鳖终于按耐不住,干脆走到了中间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反正都来到这里了,老子等就是了!

  可又等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依然没有人来搭理土鳖,土鳖翻身跳了起来,正要大声叫嚷,忽然心中一动,一种奇异微妙的警觉从心中浮现出来!

  这种感觉,就仿佛他从前在山林里打猎,被野兽在暗中窥探一般!

  夏亚立刻一个机灵,四顾搜索了会儿,却毫无任何发现。只是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却越发的强烈了!

  隐隐的,他似乎能捕捉到一缕目光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投来,正在仔细的端详打量自己,而更加让夏亚敏感的是,他似乎能感觉到有一股奇异的精神波动在自己身上来回的扫动!

  土鳖的精神力已经相当不俗了,尤其是在和朵拉学了一两个简单的龙咒魔法之后,他已经初步的掌握了最最基本的精神力触探的技巧,对于别人的窥探更是感觉敏锐了许多,此刻他心中不安,立刻将自己的精神力散开四处搜索,只是他毕竟不是魔法师,精神力也还是弱小了一些,毫无察觉。

  “喂!!我知道你在看我!出来啊!不是你要见我的吗?!老子就在这里了,你怎么不出现?难道是耍我吗?!”

  随着夏亚喊完这句话之后,那被窥探的感觉忽然消失了,仿佛暗中窥探的那人收回了眼神已经离开。

  而夏亚等得不耐烦了,终于忍不住站住,他看了看旁边的一个书架,随手就想拿起一本书来,就在他的手才伸过去的时候,忽然就听见门口的方向传来一个声音。

  “别碰。”

  一个清脆娇嫩的声音传来。

  夏亚扭头看去,却不知道一个年轻的女孩何时已经走进了房间里来。

  这个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一头棕色的长发,一张脸蛋平平无奇,双颊上点缀了几粒浅浅的雀斑,看年纪也不过和夏亚相仿,只是那张脸庞上满是平淡——夏亚有些不爽,怎么这里的人都是这么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请不要碰这里的任何东西。”那个雀斑女孩走了进来,她手里捧着一个木盒,来到夏亚面前,皱眉道:“你会在书上留下指纹的,那样擦起来很麻烦。”

  “指纹?麻烦?”夏亚看了看自己的手——老实说,他此刻的手干净之极,土鳖活了十八年,只怕此刻的手是他十八年来最干净的时候了。

  “是的,这些书籍很多都是珍贵的古本,还有一些是缺失的重要文献。本身已经很脆弱了,轻轻一碰或许都会损坏的。”

  那个女孩将手里的木盒子递给了夏亚:“拿着。”

  “呃?”夏亚双手接过,这木盒子沉甸甸的:“什么东西?”

  “老师让我给你的。嗯,我的老师,就是卡维希尔大人。”女孩淡淡道“给我的?”土鳖摸了摸鼻子,一手随意的抓着木盒,轻轻掂量了一下,似乎沉甸甸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以夏亚的力气,都感觉有些沉甸甸的,可想这盒子的东西有多沉了。

  “我不知道,老师不说的事情,没有人去问的。”女孩冷冷看了夏亚一眼:“老师说……你可以走了。”

  夏亚终于怒了。

  他心中涌起一股被人耍了感觉。

  “走?开什么玩笑!卡维希尔不是说要见我么?现在我巴巴的上门来了,他却一句话让我走人?耍我耍着玩儿吗?!”土鳖非常不爽,如果不是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女孩的话,他一定就挥拳头打过去了。

  女孩的眼神里立刻闪过了一丝怒气,冷冷道:“请主意您的用词!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请你注意,提到老师的名字的时候,请尊称一声大人!”

  夏亚:“…………”土鳖呆呆的瞪着这个女孩,然后他不耐烦道:“我不和你废话,他不是说要见我么?人呢?叫我来,又叫我走,到底是什么意思?”

  女孩摇头,她指着门的方向:“老师的确说要见你,他刚才已经见过你了。”

  “见过了?”夏亚茫然。

  “是的,老师要见你,可是并没有说让你见他。”女孩的这句话,终于让夏亚明白了。

  见我……却没说让我见他?

  意思就是……让我过来,让他在暗中看我一眼——就算完?!

  夏亚本能的就要发火,不过终于想起了鲁尔说的卡维希尔的可怕,心中按耐了一下,忍下了怒气。

  他愤愤的往门口就走,也不理会这个女孩。走出门后,就看见门外的院子里,那个领自己进来的年轻侍从站在那儿:“请跟我走吧。”

  夏亚一言不发,板着脸跟着这个家伙原路走了出去。

  土鳖很火,他火大了!

  ※※※那巨大的书房里,在楼上的一个安静的密室里,卡维希尔站在窗口。

  这是一个奇怪的窗子,从房间里看是窗台,而外面,则是一个圆形的半透明的青色大理石墙壁。

  卡维希尔身穿着一身素色古朴的袍子,手轻轻按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夏亚正忿忿不平的大步朝着院子远处离去。

  卡维希尔仿佛笑了一下。

  “就是这个小子么?哼……这就是你选的传人么……我的老朋友,你可真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啊。”

  ※※※夏亚走出了卡维希尔的住宅,来到门外之后翻身上马,大喝一声,纵马奔出长街,转过弯后,迎面跑到了鲁尔等人的面前,鲁尔正一脸紧张,眼看夏亚出来:“夷?出来了?怎么样?卡维希尔找你到底什么事情?”

  “呸!老子怎么知道那个混蛋到底发什么疯!”夏亚跳下马来,大骂了一句,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胖子大惊失色,赶紧上去一把捂住土鳖的嘴巴,看了看左右:“闭嘴!你疯了么?他也是你可以随便辱骂的人!在燕京,就算是那些恨他入骨的家伙,也不敢在背后随便诋毁他,你这个小杂鱼一般的小角色,居然敢这么说,传到他耳朵里,你就死定了!”

  “我……”夏亚虽然是一个土鳖,但是毕竟也有头脑,忍了忍,才压着火道:“好吧!我告诉你,我根本没见到他。老子被人带了进去,在一个书房里站了会儿,就被打发出来了!那个家伙说了,他要见我,但是没说让我见他。所以……”

  胖子愣了愣,随即却笑了一下:“果然,这样的做法也蛮符合卡维希尔平时的风格。他总是会做一些古怪的事情……嗯,你也不必气愤,至少,没什么麻烦上身就好啦。”

  夏亚哼了两声,忽然想起了那个木盒,打开来看了一眼,却立刻愣住了!

  “这是,这是什么东西?”

  盒子里是一个软铁打造的模子,而在模子里,镶嵌了一枚灰不溜秋的石头,这石头造型古怪,就仿佛一个残缺不全的齿轮一般,遍布了不规则的棱角,仔细的看了会儿,大小大约和两枚鸡蛋那么大,夏亚拿了出来握在手里,立刻就感觉到沉重的分量。这东西的重量显然和它的大小体积完全不对称……这东西看上去毫无光泽,简直好像……不,不是好像,它根本就是一块烂石头!只不过普通的石头没有这么重罢了。

  夏亚在手里掂量了几下,忽然心中一动!

  这东西……好像和自己胸前的那个挂坠的质地很相似啊!!而反复看了会儿,心中又是一动!这个体积大小还有不规则的造型轮廓……隐隐的有些眼熟?

  土鳖心中念头转了几遍,陡然想起了一件东西来,他吸了口气,安耐下了心中的好奇,将石头收了起来,看了看鲁尔:“走吧!先找地方住下来!”

  鲁尔心中虽然也好奇,但是他对于卡维希尔的忌惮更强烈一些,也不敢问什么问题,立刻就翻身上马,收回了好奇的眼神:“住的地方我给你安排好了,就在靠近城南,我在那里有一个宅子,先借给你住好了。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安顿你足够了。你先住下,明天一早,我派人去领你去军部报到,记得打扮得整齐一些,明天可能陛下会派人带你进宫觐见。”

  看着夏亚一脸满不在乎的上马,一行人走了几步,鲁尔犹豫了一下,还是终于说了出来。

  “那个……小子,还有一件事情可能有些麻烦,我先告诉你,你心中做好准备……”

  “麻烦?什么麻烦?”

  胖子抓了抓脑袋,苦笑道:“那个……你击伤黑斯廷的事情么,在燕京已经传扬开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将你的资料也散步了出去,你的模样,军衔,还有其他的各种资料……你也知道,那个……人怕出名猪怕壮……”

  夏亚瞪大了眼睛。

  “我的意思是……你击伤黑斯廷,使得你名声大作,现在只怕成为了不少人心中的目标。燕京里不少武技高手,都对你这个新冒出来的家伙颇有几分不平呢!虽然你击伤了黑斯廷,但是在旁人看来,只怕你也不过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燕京里,最近正好竞技大赛就要开始,来自全国的不少武者云集在这里,其中不少野心勃勃的人,都打了注意,想找机会挑战你一下……一旦能击败了你,那么岂不是一个自抬身价大大出名的好机会么?”

  “……”夏亚愣了一下,随即笑道:“那怕什么!来就来吧!老子见一个打一个,见一对打一双!”

  胖子叹了口气:“到底是年轻啊,不知道人心险恶!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挑战也就算了。但是人心恶毒……总有人心怀不轨,倒是不怕什么公然的挑战,只怕是什么下毒陷害,阴谋诡计……”

  说着,胖子充满同情的看了看夏亚:“小子,你自求多福吧!”

  夏亚一呆,他心中却依然不怕,昂然一笑:“哈!来阴的,老子也不怕!”

  鲁尔摇了摇头:“我提醒过你了,你自己多小心吧。”

  ※※※胖子倒是的确够义气,借给夏亚的住处很是不错,虽然城南是平民区域,但是夏亚住的是一个面积颇大的小院子,院子后还有马棚,厨房卧室一应俱全,打扫得干干净净。

  夏亚安顿下来之后,就让索伊特去准备晚餐,他自己才准备在床上躺会儿休息,就看见多多罗一脸紧张的跑进来。

  “老爷,不好了……门外的街上来了不少人,一个个都穿着铠甲拿着武器,好像都有些不善的样子……”

  “嗯?”夏亚呆了一呆。

  就在这个时候,碰的一声,院子的门被一脚踹开了,院外传来了一声大喝。

  “那个击败黑斯廷的家伙住在这里吗!出来!老子要向你挑战!”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