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奇迹之城】

   (今天第一更!这章一万字哦!)第一百一十九章【奇迹之城】

  这些戒指上缭绕着古怪的黑色雾气,夏亚开始以为,这是什么亡灵的力量,听见多多罗如此一说,倒是有些奇怪。

  生命的力量?可为什么看上去这么邪恶和可怕?!

  “很简单,因为这些生命力是被强行剥夺来的,并且,抽取生命力的魔法,本身就是从抽取亡灵的魔法改良的来的。”朵拉在脑海里冷笑。

  这个死在夏亚手里的倒霉的魔法师,被夏亚和多多罗掏空了口袋,果然找到了一张藏得好好的羊皮册,夏亚一把夺过来之后,看了几眼后,上面满是一些鬼画符一样的文字。

  “这是玛吉克语,魔法师专用的语言,这是抽取生命力的魔法。”多多罗立刻叹息,他贪婪的盯着夏亚手里的羊皮卷。

  “希拉芬克亚最后一次在燕京奥斯吉利亚出现,在教会总部留下话的时候,同时在墙上写下了一段魔法咒符。那段魔法咒符,就是他利用亡灵魔法,将亡灵灵力抽取出改良成为生命力提取术的办法!”

  多多罗有些兴奋:“虽然那段咒符被教会竭力禁止,但是依然通过一些渠道传播了出去。这大概才是希拉芬克亚的本意吧……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个狂人留下的魔法符咒并不完全,至少他并没有将完全提取的办法留下,所以……按照那个办法修炼的话……几百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魔法师尝试过了,可惜却都无法修练到当年希拉芬克亚的那种级别。”

  希拉芬克亚的精神就在于:利用捷径,使得更多的人可以获得力量,但是即便是捷径,也不是毫无门槛的——只不过他的意义在于,他大大降低的这个门槛。

  要修炼希拉芬克亚留下的“生命诅咒术”,首先你得是一个亡灵魔法师!你必须学会提取灵魂灵力的法门,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提取出生命力。

  第二个门槛,似乎是希拉芬克亚自己故意留下的……他留下的那个修炼的法门并不完整,是一个残缺版。按照这个残缺版修炼的话,修炼者会发现,虽然可以提取到别人的生命力,但是在施展魔法的时候,依然会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只不过消耗的程度减轻了许多许多。

  一个魔法施展出来,大部分消耗的是提取来的生命力,但是同时,魔法师自身的生命力也会少量消耗。

  这个少量只是相对的。虽然每一个魔法的消耗是少量的,但是积少成多,魔法使用的多了……魔法师本人必然就短命。

  希拉芬克亚故意没有公布完整版的修炼法门,他的用意没有人能明白。

  后人在猜测这个天才做法的时候,有人提出了一种观念,被少部分接受了:

  本质上说,希拉芬克亚是一个“高尚”的家伙,既便他制造了几次瘟疫灾难,他杀死了很多生命,但是他的用意,从头到尾,就是为了追求力量。甚至这种追求,也是一种“无私”的体现。

  他的意义在于,他给世人留下了一个可能姓,打开一扇门,指明了一条新的道路!而至于道路指明之后,这条道路怎么走,他就不管了。而需要世人更多的发挥出自己的智慧去钻研。

  如果他直接将完整版的法门公布出来,那么……反而会造诚仁们的惰姓:按照这个办法修炼就是了。

  所以,希拉芬克亚的意义在于:他不是直接告诉你怎么做,而是用他的事情告诉人们:一切都有可能!

  用他的话来说:“让我赶着一群数量足够的羊,我就可以挑战一个魔导师!让我赶着更多数量的羊,我甚至可以挑战更强大的存在……”

  更强大的存在是什么呢?

  让人无限遐想啊……遗憾的是,希拉芬克亚的这种用意,后人并没有贯彻。

  在他死后的数百年里,他留下的生命诅咒术并没有被发扬光大。

  一方面是因为教会对生命诅咒术的限制和压制,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残缺版的魔法具有很多缺陷,而后来者并没有出现如希拉芬克亚那样的天才,将这个残缺版补完。

  如果……每次施展魔法,都要让自己减少几年的寿命,这样的代价,大多数人还是无法接受的,除非是身临绝境同归于尽的场合吧……而第三个原因才是最关键的:残缺版的生命诅咒术,修炼起来具有一种“万恶”的缺陷!

  ※※※如果是完整版的生命诅咒术,那么修炼的结果是什么呢?

  理论上来说,只要周围有足够多数量的生命体,那么魔法师本人的力量就是无限的!就如同希拉芬克亚自己说的“数量足够的羊”!

  反正不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

  但是残缺版的生命诅咒术,这样的无限力量的效果没有了!因为魔法师本人依然需要消耗生命力,只不过……消耗的程度被降低了许多。

  而这样的残缺的作用,却带来了一个微妙的结果:

  级别的划分。

  而这个结果,就让人感慨了。

  别的魔法是有等级的,低阶中阶高阶,一级到九级。

  而希拉芬克亚的天才就在于他本人可以无视等级!

  残缺版的生命诅咒术,却又有了等级的划分。这个等级的划分,不再是魔力,而是魔法师本人的生命力的高低。

  或者说……是你愿意付出的生命力的多少来决定!

  你愿意牺牲更多的生命力,你获得的力量就强大,反之,就弱小。

  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希拉芬克亚在打破了规则之后,却又故意制造了这么一个规则出来——甚至有人恶毒的猜测,希拉芬克亚这是故意在报复世人。

  ※※※夏亚并没有立刻答应多多罗的要求,而是暂时打发走了失望的魔法师扈从,一个人独处,耐心的向朵拉求教:

  “生命诅咒术大体分为三类力量,所以正确的名称不是诅咒术,而是‘咒术’。第一种是占卜类。”朵拉的声音变得严肃:“别笑!占卜类有什么可笑的!预测本来就是一种神奇的魔法力量。无论是拜占庭的高级神职人员,还是奥丁的大祭祀,都拥有这方面的领域的能力。生命咒术本身就来源于魔法本身,有这方面的能力,并不奇怪。”

  “第二类是祝福加持辅助类。包括了精神辅助和身体辅助:勇气加持,肉体愈合治疗,力量加持,速度加持,甚至是生命加持,等等等等……”

  “第三类,则是攻击姓的魔法,这就恰恰和第二类完全相反了,剥夺敌人的勇气,加深敌人的伤势,吸取敌人的生命力等等……因为生命咒术不属于其他系,所以它本身并不具备什么风火水土系的攻击属姓。”

  “根据这数百年来,人类魔法师对于生命咒术的总结和归类,最高等的生命咒术一共分为九种法术:

  洞悉:占卜类。

  勇气加持:辅助类。

  治疗术,也称之为生命补充:辅助类。

  力量加持:辅助类速度加持:辅助类。

  勇气剥夺,或者称之为恐慌术:攻击类。

  生命剥夺,也称之为伤害加深:攻击类。

  力量剥夺,也就是衰弱术:攻击类。

  速度剥夺,也就是迟缓术:攻击类。

  可以看出,辅助类和攻击类几乎是将同一种魔法的效果完全逆反过来的。

  而从等级划分上来看,生命诅咒术现在根据魔法师本人愿意牺牲的生命力的多少,划分为了四个级别。

  第一级别可以拥有三个法术,自动获得占卜类的洞悉术,外加辅助类和攻击类各一个。

  第二级,拥有五个法术,在第一级的基础上可以多获得辅助类和攻击类各一项。

  第三级,可以施展的法术变成了七个法术,依然是辅助类和攻击类各加一项。

  第四级,就可以完全施展九项魔法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现有的按照残缺版的生命咒术修炼的魔法师,达到第四级的时候,拥有九个魔法,也远远不能和当年的希拉芬克亚相提并论,实力上大体只能和一个中阶魔法师相当。

  所以,生命咒术应该还有更高的等级,只不过……现在没有了完整版的修炼方法,所以无法获得更多的认知了。”

  不愧是龙族之中博学的天才,朵拉解释的非常详细,不过当它解释完之后,朵拉用古怪的语气问夏亚:“你真的打算让你的那个魔法师扈从修炼这种魔法么?他的魔力实在太低微了,修炼生命咒术的话,倒不失为了一个快速提升力量的办法,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夏亚嘿嘿笑道。

  朵拉哼了一声:“以后你就知道了!力量的提升哪里有这么简单的!希拉芬克亚当年没有留下完整的修炼办法,而是故意写了一个残缺版,我想,只怕另有深意!而且,你发现没有,现有的九种生命咒术,其实如果遇到魔法师之间的对决,几乎都没有太大的作用!不管是攻击类魔法还是辅助类的魔法,都是仿佛注重了物理方面的力量,而忽视了魔法力量!不具备魔法攻击姓和魔法防御姓。

  这样的生命咒术,如果敌人是武士的话,或许可以占据上风,但是一旦遇到魔法师之间的对决的话,你认为,迟缓术也好,衰弱术也好,甚至是伤害加深也好……对于远距离念咒作战的魔法师来说,有多大的作用?”

  夏亚愣住了。

  “今天你遇到的这个魔法师,他虽然是修炼了生命咒术,但是他在攻击你的时候,使用的却是亡灵魔法!这个家伙本身是一个亡灵魔法师,亡灵魔法师兼修一点生命咒术并不奇怪,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亡灵魔法师会将生命咒术当场自己的主修力量。比如今天,这个魔法师对你的攻击,使用的魔法就是亡灵魔法里的一种‘肉体分解术’。这可是标准的亡灵魔法。”

  夏亚想起了那个魔法师发出的可怕的黑色光芒,可以将人的肉体直接“融化”掉,只剩下一副骨架,不由得心中一寒。

  今天如果不是有龙鳞的防御,自己现在只怕也变成了一副骨架了吧!

  “总而言之,我的看法是,生命咒术,如果没有希拉芬克亚的完整版,那么现存的残缺版并不具有太大的价值,尤其是在面对的敌人是魔法师的时候,单纯的生命咒术根本就无法抵抗任何一系魔法师的攻击。至少没有魔法防盾,生命咒术无法抵抗任何魔法的攻击。这九种魔法之中,可没有任何的防御魔法啊!”

  夏亚想了会儿,他首先打消了自己修炼这种魔法的念头:开什么玩笑!要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呢!虽然已经将消耗的程度降低了很多。但是自己正青春年少,他可不想再施展了几个魔法之后,就便成了一个糟老头子。

  更何况,既便是生命咒术,虽然对魔力的要求不高,也至少必须有一些低微的魔力作为基础才行。而夏亚……他可不是魔法师。

  “那么……就让多多罗那个家伙修炼吧!”

  夏亚将那张羊皮卷拿了出来,仔细了看了会儿,做出了决定。

  “你的决定……但愿你不会后悔。”朵拉的语气有些嘲弄,土鳖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不过任凭他怎么问,朵拉也不再回应了。

  ※※※当晚众人在树林里休息了一夜,这次遇袭击,一行人损伤惨重,尤其是阿弗雷卡特的狼牙武士团损失了大半的力量,可以预见的是,既便去了燕京,他们这次的大赛也无法取得什么好成绩了。

  兰蒂斯人们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不满,古罗甚至还热情的送来了一些伤药。不过夏亚以自己受伤需要休息,而没有和古罗多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夏亚将魔法师扈从叫了来,多多罗显然一夜没有睡,这个家伙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首先,我需要和你说清楚。”夏亚看着多多罗的眼睛:“关于生命咒术魔法,你知道的一定比我多,毕竟你自称是魔法师……呃,好吧,别瞪眼,就算你真的是一个魔法师。那么你应该知道,生命诅咒术,是需要消耗你的生命力的。希拉芬克亚留下的修炼的法门并不完整,你修炼了这个魔法之后,很可能……嗯,不是很可能,而是一定会损失一部分的寿命。你也愿意么?”

  多多罗那猥琐的脸庞上居然满是坚毅,毫不犹豫就回答道:“我愿意!”

  “……为什么?”魔法师爆发出来的勇气让夏亚很诧异:这个家伙平时都是胆小贪婪的。

  多多罗忽然挺起胸膛,那猥琐丑陋的脸庞上居然仿佛泛出了光芒来,他握紧双拳,大声道:“因为我是魔法师!我多多罗是一名魔法师!是高贵强大的魔法师!魔法师不应该是马夫,不应该是铁匠!魔法师应该是高贵而强大的存在!!魔法师应该是站在云端的强者!而不是在泥浆你打滚的野狗!!”

  夏亚听了,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多多罗:“夷?看来你这个家伙,心里积累了很多怨念啊……”

  多多罗立刻一索脖子,堆出恭敬献媚的笑容:“哪里!我可不敢!老爷,就算我是魔法师,我也一样是您卑微的仆人和扈从……”

  “那么……就如你所愿吧!”

  夏亚的决定,落在魔法师的耳朵里犹如神灵的福音,多多罗顿时大喜,跳起来欢呼了一声,险些就要一把抱住土鳖狠狠的亲他两口了。

  幸好土鳖及时一脚将多多罗踹开——虽然土鳖也受伤不轻,但是踹开多多罗的力气还是有的。

  上午的时候,夏亚和多多罗脱离了其他人,悄悄的走进了树林的最深处,他很明白的告诉古罗等人:我的扈从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施展魔法。

  古罗等人也很识相的表示了尊敬,自然不会派人去暗中偷窥——无论如何,偷窥一个魔法师施展魔法,可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何况古罗现在得到的命令和是夏亚结交,自然不会触怒这个家伙。

  走到了树林的最深处,夏亚拿出了那张羊皮纸。

  此外还有从那个死鬼魔法师身上找出了一件东西——这是一个魔法卷轴,一个简单的契约卷轴。

  夏亚将契约卷轴丢在了多多罗的面前,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嘿嘿一笑:“你应该认得这是什么东西吧?”

  多多罗只看了一眼,脸色就有些难看,他沉默了会儿,苦笑道:“我知道,这是魔法契约卷轴,一旦使用之后,魔法契约就存在于灵魂,不得违背。违背的话,魔法法则就会反噬,将违约人的力量收回……”

  “很简单。”夏亚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你是我的扈从,但是老子也很清楚,你这个家伙的忠心么,可有那么点儿让我不放心。你想获得力量,也要付出代价才行吧?我这个人很公平。这个死鬼魔法师是我杀死的,他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战利品,你可没有出半点力气。我可以给你,也完全可以不给你,这都是我的权力。我没有义务白白送给你这么一份大礼吧?”

  多多罗叹了口气:“我明白的。”

  “所以你还有一个选择的机会,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把这些东西收回。你继续当你的扈从,将来你挣了钱,可以赎回你的自由身,完全可以不再跟着我。可如果你一定想要这个生命咒术,那么我得确保你必须对我忠心才行。东西是我的战利品,你想得到,总要付出代价的……这个很公平。”

  “是很公平。”多多罗的态度平静了下来,他不再犹豫,立刻拿起了那份魔法卷轴来,展开之后在手里轻轻一抖,随着一丝魔力的作用,魔法卷轴飞快的自动燃烧起来,一点奇异的银色光芒分了出来,分别投入了多多罗和夏亚的身上。

  “我,多多罗签下魔法契约,有生之年,都甘愿担任夏亚先生忠心的仆人,不得背叛。”

  用玛吉克语和普通的语言连续吟唱了两遍,夏亚点了点头,他也跟着大声说了一句玛吉克语言:“成交。”

  这个简单的单词,是昨晚从朵拉那里学到的。

  很快,魔法卷轴燃烧完毕,两点银色的光芒投入两人体内就此消失。

  “那么……下面就开始吧。”夏亚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心里有些兴奋——这还是他第一次仔细的体验魔法施展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了。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啊……多多罗脱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将从那个死鬼魔法师身上扒出来的所有的东西放在了面前,先是打开了一个瓶子,拿出一杆特制的笔来,蘸了些夏亚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粉末,多多罗开始在自己的身上,尤其是胸口和心脏部位描画出了一些魔法的符文。

  这些符文,都是根据那张羊皮纸上的生命咒术的符文一模一样画上去的。

  这个过程花费了多多罗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他忙的满头大汗,但是神色却极为严肃认真,确保了每一条符纹都一丝不差,最后才丢下了笔,长嘘了口气。

  他全身都布满了黑色的图纹,夏亚问了一下,多多罗才解释:这些特殊的粉末,是用骨头磨成粉末加上一些特殊的魔法药剂制成的,是亡灵魔法师专用的东西。而生命诅咒术是基于亡灵魔法的基础上改良得来的,所以这些东西就是修炼的最基本的准备了。

  接着,多多罗双手举起拿份羊皮来,脸上带着虔诚的表情,赤身[***]的坐在那儿,将羊皮捧过头顶,口中开始吟唱羊皮上记录的咒语。

  他念的是魔法师的玛吉克语,抑扬顿挫的语调和古怪的发音音符,夏亚完全听不懂,倒是随着多多罗的吟唱,魔法师的脸色越发的紧张起来,很快,他的脸上冒出了一团淡淡的雾气,这雾气非常的淡薄,但是多多罗却已经显然是竭尽全力了,他卖力的吟唱,额头满是汗水,脸色越来越虚弱疲惫……终于,他身上的那些黑色的符文隐隐的闪动起了光芒,但是这光芒依然很淡,甚至是时隐时现,不过多多罗却仿佛松了口气。

  很快,那些符文开始流淌了,就仿佛活了一般,在多多罗那瘦骨嶙峋的胸前流淌,然后一个一个的隐没进了肌肤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多多罗的眼睛里忽然冒出了一层光芒,那光芒瞬间的亮度让夏亚也吃了一惊!

  “他成功了,他已经和魔法符文融合。”脑海里,朵拉叹了口气:“这个家伙很幸运,他的魔力实在太低微了,几乎只勉强达到了修炼生命咒术的最低标准。”

  因为有外人在场,夏亚并没有和朵拉说话沟通,他“嗯”了一声,随即就听见脑海里朵拉道:“下面是最关键的一个步骤了……抉择!”

  “抉择?”夏亚终于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幸好多多罗全神贯注,并没有察觉夏亚的“自言自语”。

  “就是抉择。”朵拉冷笑:“必须由本人自己决定,他愿意分割出多少生命力来进行生命咒术的最初修炼。”

  就在此刻,多多罗满脸挣扎和痛苦,仿佛在迟疑着什么,他满头大汗,口中却依然用艰难的语气,念出了一句咒语……这句咒语音符古怪,夏亚依然听不懂,但是脑海里的朵拉却忽然惊呼了一声:“天啊!你的这个扈从疯了!!他……他……”

  朵拉仿佛有些惊讶,终于说了出来:“他选择,分割出一半的生命力来!!”

  一半?!

  就连夏亚也有些吃惊了。

  这个多多罗,对于力量的追求欲望,居然如此强烈?!

  一半的生命力,就等于是放弃了自己一半的寿命啊!!

  随着多多罗的咒语念完,他的胸前最后一个符文也完全消失了,多多罗的身体颤抖起来,他飞快的抓起了放在面前的一把匕首,然后眼神里闪过一丝绝然……刷!

  他亲手将自己左手的一根小拇指切了下来!一团黑气缭绕在了上面……很快上面的血肉就溶解掉了,变成了一根白色的骨节。

  此刻多多罗的脸色紧张之极,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一截白骨……终于,白骨缓缓的分裂开来,变成了两截……三截……断裂就此停止了。

  望着只分成了三截的白骨,多多罗的脸上涌现出了巨大的失落和沮丧,不过他依然狠狠的一咬牙,然后吸了口气,继续吟唱咒语。

  三节骨头缓缓的漂浮了起来,在多多罗的面前,很快,就变成了不同的颜色,一枚变成了赤红色,一枚则变成了黑色,最后一枚变成了绿色……当多多罗将最后一个音符念完之后,他仿佛已经极度虚弱,往前一栽,就倒在了地上,手里紧紧抓住了那三枚自己的手指骨。

  魔法师用力挣扎了两下,重新坐起来的时候,掌心握着三枚骨头,脸色却充满了沮丧和失落。

  “可怜的家伙……”脑海里,朵拉叹了口气:“他虽然决心很大,让人佩服。但是,他本身的身体和生命力都太弱小了,既便是他牺牲出了一半的生命力,但是总量依然还是太弱小,所以他只达到了第一级的生命咒术……也就是只获得了三项生命咒术魔法。那红色的骨头是洞悉占卜,黑色的是生命剥夺,绿色的是生命治疗。”

  夏亚也叹了口气。可怜的多多罗,付出了如此大的牺牲……这个时候,多多罗忽然脸色一变,闭眼晕了过去,他掌心的三枚骨头,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手心里。

  “放心吧,他只是情绪太过激动而已。那三枚骨头以后就是和他具备了生命融合的魔法道具,随时可以隐没在他的身体里的。只有施展魔法的时候才能召唤出来使用。”

  “洞悉占卜……生命剥夺和生命治疗。”夏亚皱眉:“第一级三种魔法,我可以理解,毕竟这个家伙原本身子骨就不太好。他的生命力总量就不太多吧。可是……如何决定第一级获得哪三种魔法呢?难道也是有等级的划分注定的么?”

  “不是……”朵拉仿佛犹豫了一下:“是概率。基本上来说……就是巧合和运气。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生命魔法就是这样的,每一级的提升都会多获得两种魔法,辅助和攻击各一,但是具体获得哪两种魔法,就无法确定了。因为是生命力转化而得到的力量,所以呢,一般来说,会将魔法师本身具备的最强的一面体现出来。最初获得的魔法,是魔法师本身的素质之中最强的一项。”

  顿了一下,朵拉解释道:“你的这个扈从,他第一级获得的是生命剥夺和治疗,那么也就是说,他本人的综合素质之中,生命力已经是他本人最大的优点了。”

  夏亚直接翻了个白眼!

  多多罗本身的体质就已经很虚弱了,居然生命力还是他最强的一项优点?!

  那么也就是说……其他的几项生命魔法:勇气,力量,速度……相对于多多罗虚弱的生命力来说,这个家伙的勇气,力量,速度,更差!!

  还真……真是一个废柴啊……带着这样的感慨,夏亚过去看了看多多罗,见他果然只是单纯的昏迷就放心了。

  “夷?他不是已经损失了一半的生命力了么?怎么他的外表看上去没有衰老啊。”夏亚有些好奇。

  “这是生命诅咒魔法的一个特姓,一般来说,衰老只会在最后的时刻才体现出来。简单的说,一个魔法师,如果他原本的寿命有六十岁,牺牲了一半之后,他可以活到三十岁。但是只有在他三十岁的那年,才会忽然在一年之间快速衰老。而在他死亡之前,他的容貌都会一直保持在第一次融合的时候,也算是某种程度的青春永驻了吧——或许,这是生命法则冥冥之中对于修炼这种生命魔法的一种补偿和平衡作用。”

  夏亚愣了一下。

  土鳖忽然忍不住想起了一个念头:“夷?这么说来,其实生命咒术倒也有些特别的用处呢!我听说女人都希望自己永葆青春啊!如果让一个女人修炼生命魔法,让她在二十岁的时候,分割出一年的生命力,也不过就是损失一年的寿命啊!可接下来,在她死之前,都可以保持二十岁的容貌啊!这种事情,恐怕天下间大部分的女人都愿意干吧!”

  朵拉仿佛愣了一下,随后母龙没好气的冷笑:“你这个蠢材,你以为生命法则是可以让你这么轻易钻空子的么?!哼!!要想得到青春永驻的效果,首先得练成生命咒术魔法!至少得达到最低的第一级才行!可是要想达到第一级,你以为只贡献出一年的生命力就可以了么?别忘记了,你眼前的这个家伙,他付出了一半的寿命才达到了第一级!!”

  夏亚叹了口气。

  过了会儿,夏亚才开口道:“不管怎么样……这个家伙现在也算是有些实力了吧?嗯,生命治疗和生命剥夺,也算是两个不错的魔法了。以后再和人交战,受伤了之后,这个家伙就可以帮我立刻将伤势治疗好。还有对敌的时候……嘿嘿!生命剥夺,也是一个很有杀伤姓的法术啊!”

  朵拉的回应是一声怪异的冷笑。

  笑声里仿佛有些不屑,有些嘲弄,更有些……好像是……幸灾乐祸?!

  好像……这条母龙有些不怀好意啊?怎么有种上当了的感觉呢?

  夏亚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多多罗醒来之后,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只不过是左手少了一根手指,简单的包扎之后,上了些药,魔法师还能勉强忍耐。

  不过夏亚就有些兴奋了,他忍不住几次要求多多罗施展演示一下新得到的魔法……多多罗对此非常无奈。

  “这个……尊敬的老爷,您要知道,我得到的魔法,使用起来,每一次都是要消耗生命力的……”多多罗哭笑不得。

  夏亚还算通情达理,想到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要让扈从平白就损失掉几年的寿命,似乎也有些过分,于是随即就作罢。

  休息足够了之后,一行人重新上路,黑甲武士阿弗雷卡特的伤势有些重,而且显然情绪十分低沉。这次他带人前往燕京,就是希望以自己的本领,加上团队的优秀战力,能在大赛上取得好的成绩,可以获得丰厚的奖金,并提升自己武士团的名气。

  可现在半路遇到伏击,实力大损,不由得心灰意懒。

  埋葬了死去的同伴后,心中已经放弃了继续前往燕京参赛的念头,以自己现在的伤势,肩膀的伤至少需要几个月才能完全愈合,而大赛的时间就在月内,自己是无论如何无法赶上比赛了。

  而缺少了自己这个核心战力,又死伤了大半的部下,在团队比赛里,只怕也没有什么希望。

  想到这里,阿弗雷卡特就有些想放弃的念头,只是现在同伴不少受伤,还需要前往最近的城镇里寻找医生治疗才行。

  得知了阿弗雷卡特的意思,夏亚略微想了会儿,找到了阿弗雷卡特,也没兜圈子,直截了当很干脆的问道:“你死了这么多同伴,难道就甘愿就此退出么?被那个什么银蟒武士团袭击的仇也不报了么?”

  阿弗雷卡特的脸色苍白,他眼神里有些不甘,随即就隐没,咬牙道:“不甘又怎么样。比实力,银蟒武士团比我们强大了太多,他们有钱有势,而我们只是来自于小地方……那个菲利普本身还和一些贵族有关系,银蟒武士团为贵族效力,得到贵族们的资助。我……我……”

  夏亚哼了一声,看着阿弗雷卡特:“我也没别的意思,如果你想放弃的话也随便。只是……我可没那么好脾气。你不报仇,我总要去找他们晦气的。”

  阿弗雷卡特听了,脸上顿时露出感动的表情来,只是他还没说话,夏亚就一摆手:“你别感激我,我只是单纯的自己咽不下这口气罢了。那个家伙路上伏击了我,哼,敢招惹老子,我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只是,我问你一句话……你还敢不敢和我一起干?”

  阿弗雷卡特顿时就脸上冒出红光来,挺起胸膛大声喝道:“敢!有什么不敢!!我阿弗雷卡特也不是懦夫!死去的兄弟们的仇我怎么能不报!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

  夏亚不再说什么,轻轻拍了拍阿弗雷卡特,转身离开。

  “你想干什么?真的收小弟么?”脑海里,朵拉冷笑:“还是你打算吞掉这个小武士团?我很费解,这么一个小武士团有什么值得你去花心思的。”

  “哼,我只是想补偿一下。”夏亚没好气道:“你这个鬼魂,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想着算计别人么?那个生命诅咒术……不说这个了!你一定是有什么隐瞒着我!我骗学了这个家伙的剑术,总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吧。况且,那个该死的银蟒武士团惹了我,我可是差点就被那个魔法师杀死了。敢招惹我,这一口我一定咬回去!”

  ※※※因为队伍里多了不少伤者,赶路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不过幸好,路上没有再遇到什么伏击和阻拦,向来那个菲利普也被夏亚击杀魔法师的威风给唬住了,没有敢再来找麻烦。

  只是一路上又花费了不少时间,直到第七天,才终于抵达了众人的目的地……拜占庭帝国的燕京,大陆第一雄城,奥斯吉利亚!!

  当这天中午的时候,众人沿着大路行走,远远的,看见那远处雄威的轮廓一点点的在地平线上浮现出来。

  夏亚骑在马上,当他第一眼看见这座大陆上最雄威繁荣的千年燕京的样子,土鳖在第一个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心头被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他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死死的看着前方的这座人类奇迹!!

  他哆嗦了一下,然后喃喃自语:“我艹……太他妈的壮观了!!这么大的城市是怎么建造出来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