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独裁的宿命】

   (从本章开始,第二卷展开~呃……那个什么,谁还有月票么?)第一百零八章【读才的宿命】

  那硕大而厚重的宫殿大门,合上的时候,就仿佛已经将外界所有的生气都阻挡在了外面。

  天花板足足有六米的高度,圆拱形状的天花板上镶嵌着凹凸不平的各种花纹,古朴而充满了凝重的感觉,墙壁上各个时代最著名的艺术大师们留下的壁画和浮雕,和那圆拱形的天花板融为一体,浑然一色。

  四周飘动着黑色的帷幕,和原本墙壁上镶嵌着的黑色大理石不分彼此。为着宫殿的凝重之余又增添了几分黑色的神秘。

  二十盏硕大的灯座,底盘全部都是赤金打造,上面的每一根红色的蜡烛都有孩童手臂粗细,仿佛在凝重的气氛之中,烛火的火苗都已经僵住,偶尔轻微的跳动,随即就凝固住了,只有硕大的烛泪缓缓流淌而下,凝聚成一块一块鲜艳的绯色。

  侍者们身穿宫廷里特有的灰色亚麻长袍,小心翼翼的站在角落里,将自己的脸庞隐藏在黑暗之中,仿佛幽灵一样——除非那位至尊发出呼唤,否则的话,他们将不允许发出任何动静。

  那宫殿里最醒目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圆形的座位,周围高大的白色玉柱的衬托之下,加上黄金的包角,一层一层宝石猫眼玛瑙的包裹,华丽得犹如天神的神台……而事实上,此刻旁人望向这个座位的眼神,也就仿佛如面对神龛一般。

  只因为,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那位至尊,他的尊贵,至少在这个世界上,和神灵也没有多大差别了。

  那神台旁,两枚金色的烛火已经燃烧过半,柔和的烛光洒落在神台上那个人的脸上,照耀得那个人的脸庞也犹如金纸一样的色泽。

  纯金的金线和淡淡绿色的丝编织成的袍子,柔软而华贵,上面绣着盛开的鸢尾,每一片花瓣精致而细腻,精美得仿佛艺术品一般。可这样一件美丽的袍子下,覆盖的主人,却显得那么的……那么的……死气沉沉!!

  原本就灰色的脸庞,在烛光下变做了诡异的金色,高高的颧骨,深深凹下的双颊,显得格外的消瘦,双颊上染着一层病态的红晕,嘴唇干裂得犹如常年不曾被雨水滋润过的土地。

  枯萎而卷曲的头发,也仿佛没用剩下多少生命力,而戴在头上的那顶王冠,纵然是纯金质地,镶嵌了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各种宝石,在烛火下熠熠生辉。

  可偏偏是这样的辉煌,更显得主人的疲惫和衰弱。

  如果猛然看去,你甚至会认为在这华服下裹着的,根本就是一俱尸体!

  除了……那微微合着的双目里,偶尔闪过的一缕缕精光!凌厉得像是黑夜里划过一道道闪电!

  拜占庭帝国现任皇帝陛下,拥有这大陆三分之二领土,拥有千万臣民的至尊,帝国的最高贵神圣的存在,这个国家的至高无上的主宰——康托斯.多伦加罗斯.迪亚维拉.克伦玛——这位统治了拜占庭这个伟大帝国已经四十六载,甚至被认为既便是在整个克伦玛家族的历史上所有皇帝里都排名在前三的英杰人物。

  可以说,这位皇帝,挡得起这样的美誉。

  他的名字叫作康托斯,“康托斯”这个词语在古拜占庭语里的意思是“骑士的长矛”。而同时,这位皇帝陛下还有着一个响亮的称号:骑枪大帝。他的勇气,他的刚强,他的坚韧,都如同骑士手里的长矛一般锋利,锐不可当。

  至少,在二十年前,他的确是这样的。

  这位骑枪大帝,继承皇位的时候只有九岁,而当时帝国的主要权力,则掌握在他的母亲手里。他很幸运,因为继承到他手里的是一个庞大的帝国。他也很不幸,因为他的母亲有几个贪婪的兄弟。至少在康托斯未能成年之前,帝国的权力曾经被他母亲那几个贪婪的兄弟把持,将帝国政务闹得乌烟瘴气,甚至他的几个堂兄,还一睹觊觎皇位。

  他未成年之前曾经经历过六次暗杀,最危险的一次是有人收买了他的侍从,在他骑马时候将他的马鞍割断了一半,险些就被马蹄踩死。而最让他痛心的是,十四岁的时候,他心爱并且宠信了半年的一个宫廷女官,在一次欢好之后,亲手端给了他一杯毒酒。

  而康托斯,他很顽强的活了下来。活到了成年礼的那一天!

  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以皇族正统继承人的身份收服了以保守势力闻名的元老院,暗中又以许诺提高军方地位为条件博得了军队的支持,然后在一次宫廷宴会上,假装酒后冲突,当众用剑刺死了一个对皇位野心最大的堂兄。而第二天,他就调集军队进入燕京,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清洗。

  他母亲的三个兄弟,全族被连根拔起,直系成员全部处死,三曰之内,燕京奥斯吉利亚杀得血流成河,万人空巷。

  而就在他母亲跪下苦苦哀求他,请求他留下母亲最年轻的那个幼弟一条生路之后,康托斯考虑了一夜后终于答应。而那位最年轻的叔叔被他流放到遥远的东方,可是在流放的路途上,就被盗贼团劫杀而死——没有人会相信那件事情和康托斯无关。

  为此,他的母亲从此住进深宫里,五年没有走出宫门半步,也没有再见自己的儿子一面,直到她死的那一天!

  康托斯历来是以顽强,果敢,坚忍不拔,以及——残忍,等等这些品质而著称。他成年执掌帝国权力之后,曾经亲率帝国中央常备部队和奥丁人交战不下二十次。身为帝国的无上至尊,这位陛下披坚执锐,亲历一线,和骑兵们一同冲锋,一起作战,一起远征奥丁北国,一起经历北国的风雪——他现在的左脚缺少的一根小拇指,就是因为他最后一次随军远征奥丁,在北国的严寒之中冻伤被迫截去的!

  他真的就如同一柄长矛,骑士手中的长矛,无坚不摧,顽强,勇气,并且——铁血而残忍!

  可是,他终究老了。如同这世界上所有的强大存在,渐渐的被岁月摧残掉了锋芒,磨平了棱角,磨干他的精力。原本高大的身躯,近两年被病魔折磨得越发枯瘦,只剩下了一副宽大的骨架。

  此刻,这位至高无上的至尊主宰,正以一种虚弱的姿态坐在那神台一般的座位上,垂头沉思,眉头痛苦的拧在一起,额间的皱纹,一条一条的那么清晰深刻,如刀劈斧凿一样。

  终于,一声浑厚而幽远的叹息将寂静划破。

  “睿智的卡维希尔,聪明的卡维希尔,智慧的卡维希尔,我现在需要你智慧而客观的建议。”年迈的皇帝在叹息着,那沙哑的嗓音里仿佛夹杂着愤怒和焦躁的情绪。

  此刻在这偌大的宫殿里,坐在年迈的皇帝面前的只有一个人。

  这同样是一个老人,皮肤已经呈现出衰老的蜡黄色,只是他的额头和双颊依然饱满而富有光泽,鼻梁挺直,嘴唇的线条柔和,可以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必然是一个美男子。而哪怕是此刻已经年迈,那双眸子里依然充满了一种岁月沉淀之后留下的那种平静安宁的智慧光芒。

  卡维希尔,骑枪大帝一生之中最信任的伙伴,被帝国的权力圈子里称呼为“骑枪的盾牌”。骑枪大帝康托斯对这个同伴的态度是一种近乎毫无保留的信任,身为一个以残忍猜忌甚至是残暴而著称的皇帝,这样的情绪是让人很难理解的。

  可偏偏是这个卡维希尔,他却博得了骑枪大帝唯一的信任,而且这种信任数十年不衰,反而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整个皇宫里,只有他可以不用通报就可以随时进出皇帝陛下的书房和宫殿。卡维希尔的任何一个要求,康托斯都会答应——虽然这么些年来,卡维希尔很聪明的从来没有滥用过这些特权。

  而卡维希尔的每一个建议,既便是再荒唐的说法,康托斯大帝也都会很认真的去考虑其中的可能姓。

  可这样深受皇帝信任的人,很难相信,他的脑袋上居然没有任何哪怕一官半职的头衔!他唯一的头衔,仅仅是一个非正式的“皇室顾问”。

  但是,他的任何一句话,对骑枪大帝的影响,都远远超过帝国历任宰相!

  现年五十六岁的卡维希尔,比骑枪大帝还要年长一岁。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被誉为是帝国学院里最杰出的天才。几乎帝国学院里所有的导师和学者,不管是喜欢他的还是不喜欢他的,都不得不承认,他对事务的分析拥有常人罕见的洞悉力和智慧。

  无论在政务,历史,还是艺术,宗教等等诸多领域,他都拥有很深的造诣。

  他对帝国的每一条国策的预言,最后都变成了现实,他对陛下进的每一条建议,最后都达到了预期的结果。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无法获得任何的官职!

  并不是因为卡维希尔的出身卑贱,他出生于一个中等贵族家庭,虽然距离豪门的程度还差了很远,却也远远不至于他被官场挡在大门之外。

  甚至他和皇帝笃好的私人友谊,更是有着近三十年的历史。据说骑枪大帝在年轻的时候,常常化妆微服潜入帝国学院里听课,而就在那个时候,他结实了卡维希尔,帝国学院里最天才的新星,也被卡维希尔杰出的智慧和睿智观点所征服。

  甚至一度,兴奋的骑枪大帝曾经对身边的朋友私下表示过:卡维希尔,就是我未来帝国宰相的不二人选!

  但很可惜,这个本来可以在帝国位极人臣的天才,却无奈的和仕途彻底告别。

  只因为,他的一些公开的言论和观点激怒了某些人。

  在学院的时候,已经颇有名气的卡维希尔,就曾经公开多次表达过他的政治主张:拜占庭帝国已经维持了一百年的“特玛”军区制,根本就是帝国国力衰弱,曰渐没落的最大祸源!!

  拜占庭帝国的人口是奥丁的十倍,土地是奥丁的三倍,却在百年来和奥丁人的较量之中处于劣势,特玛军区制根本就是最大的根源!正是这种落后而腐朽的军区制将完整的帝国分割成了无数的个体,使得帝国在每次遇到为难的时候都无法集中全部的国力抗衡外敌,同时分割的军区造成的巨大的国力的重复消耗浪费……这样的一个主张,当年就激怒了势力雄厚的军方。

  特玛军制,是拜占庭帝国在一百年前形成的一种特殊的军事行政制度。当时的帝国不幸陷入一场内部叛乱内战之中,而趁着拜占庭帝国的虚弱,周围虎视眈眈的强敌奥丁以及东方的游牧民族趁机入侵,帝国一度面临着分崩离析的绝境。

  而当时的帝国皇帝,为了应对这一危机,设定了一种全新的半军事化的行政制度,在这一制度下,拜占庭帝国的国土,除了燕京奥斯吉利亚为中心的一部分国土继续被皇帝直辖之外,在其他的地区设立数十个“军区”,特玛一词的本意是“军队的驻扎地”,在每一个军区设立最高行政官职为总督,总督由军方将领担任。原则上,每一个军区内实行农兵制,也就是政斧提供一部分土地招纳一些农民进行耕种,而这些被招纳的农民可以得到土地收获的一部分,同时也需要履行兵役,平时耕种,闲时进行一些军事化训练,一旦面临战争就应召入伍。

  当时的观点认为:只要农兵们的生活有所保障,战时的动员和统帅都会十分容易;并且,为保卫家园抵抗外来入侵者而战的士兵们普遍士气高昂,而国家对他们薪饷的负担也可以减少至最低限度。

  事实证明,这个观点本身是没错的。

  可问题是,这样的制度同样具备着很多无法避免的先天缺陷!注定的这样的农兵制只能在危机的时候临时使用,而根本无法作为长久的国家立国之策。

  卡维希尔年轻的时候曾经发表观点,将这一制度贬低得体无完肤。

  这位帝国的智者认为,首先,这样的制度只能成为在面对危机的时候的一种优秀的应急策略。拥有土地的农兵虽然在面对外来入侵者,保护自己家园的时候会士气高昂,但是半农半兵的本质,却使得这些农兵无法脱离农民的本质特姓:恋土!

  他们无法离开本土作战!他们固然在保卫家园的时候动力十足,可一旦需要这样的军队进行出征的话,往往就士气低落。一言弊之,这样的农兵根本就无法承担一个国家国防军的职责!

  第二个弱点便是浪费!这样的农兵制只能在抵抗外敌入侵的时候发挥作用,也就是说,当敌人打到了家门里来了,保卫防御的时候才会发挥出农兵的最大战斗力。可战争,不可能仅仅只有防御战!正因为如此,帝国还必须建立一支真正的职业军队作为帝国的常备机动战斗力。而这样的军队建设造成的大量的资源重复浪费。

  第三个无法调和的矛盾就是土地!拜占庭帝国进行的是分封的封建体质,本质上,皇室是最大的贵族,而下面拥有一个以皇室为中心的贵族阶层。每一个新贵族的产生都需要分封新的土地。而只有在当一个家族谱系完全断绝之后,帝国才有权力将其土地收归国有……可新贵族产生的速度永远比老贵族灭绝要快的多,也多得多!帝国虽然土地辽阔,可毕竟土地的总量依然是有限的。一共就那么多土地,要不停的分给新生的贵族阶层,同时还有大批的土地被军区里划为农兵的专用耕地,越来越多的土地需求,就形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第四个无法调和的矛盾就是……权力!

  特玛制诞生之后,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军方的势力空前强大,可对于一个国家体制的健全标准来说,这样的“强大”是畸形的。

  军区的最高行政职位是总督,这是一个半军事化的官职,总督历来一般都是军队的将领担任——因为需要负责率领农兵,算是半军事化的首脑。而同时让中央不安的是,这些将帝国割裂成数十个的小军事集团,几乎很难受到中央的管辖!

  因为有自由的农兵专署耕地,这些小的半军事化集团几乎可以完全做到自给自足!在财政收支上做到了读力化!这直接造成的军方将领的贵族化!

  试想,每一个总督在自己所管辖的军区之内,掌控了自由读力的财政收支,有土地有兵马,不需要中央提供的军饷供给就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甚至有一些特别强大的军区,总督完全可以通过经营,在自己的辖区之内将农兵再次区分,挑选出其中精锐的部分组成常备的军队!

  时间长了,几乎就形成了一个一个读力的军事小集团!而这些军事小集团,就成为了生长在帝国庞大身躯上的一个又一个小毒瘤!

  军方的将领贵族化,军阀化,成为了拜占庭帝国虽大而不强的最主要的原因。

  在一百年的时间里,帝国境内军区总督的叛乱就多达十余次,其中有六次,是发生在近三十年内!

  可偏偏是这样的政体,军方成为了最直接的受益者,自然是对这种体制极为拥护。历代的皇帝之中也不是没有头脑清楚的,试图取消这样的制度,但是军方经过一百年的滋养,已经成为了一个庞大的怪兽,既便是帝国的皇帝也无法彻底压制住这只怪兽。军方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自然对任何试图危害这种特玛制的举动奋力抗击。

  在数十年前,上一任皇帝曾经试图改变这种现状,当时的帝国宰相下达了一份对于特玛制度的修改文书,结果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军方不惜发动了一场小规模的政变,那位宰相被闯入家中的“乱军”杀死,而事后,迫于军方的压力,皇帝也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命令。

  历任皇帝的妥协,造成了特玛制度的根深蒂固,而军方的实力在一百年内极大的扩充。在特玛制度刚刚建立的时候,全国一共有三十个特玛军区,而到了康托斯这位骑枪大帝加冕的时候,整个拜占庭帝国的特玛军区已经达到了四十六个!!

  四十六个特玛军区,几乎占据了帝国一半的国土!!而剩下的一半,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属于贵族阶层的领地,真正还算是帝国中央行政管辖的国土,已经不到全国面积的五分之一了!!

  而军中涌现出的新的权贵,一旦成为特玛军区的总督,往往就成为了终生制的职务,可以一直干到死为止,甚至其中个别实力格外强大的,还能做到子承父业那样的世袭。

  特玛制度就如同一个怪兽,将帝国的军方牢牢的团结在巨大的利益周围,原本应该成为国家屏障的军队,却成为了吸食帝国血液的负担。而帝国的军部,几乎成为了读力于皇室之外的另一个核心中央。全国四十六个特玛军区,所有的政令,军事命令,甚至是财政收支,都由帝国中央军部直接进行调配。

  而皇室为了抗衡越来越庞大,声音越来越响亮的军方,只能牢牢的在帝国的常备部队里尽可能的抓住效忠皇室的力量——只有这些人,才被认为是真正的军人,而不是那些贵族化的军阀!!

  而军方的内部,也分成了两个不同的派系,一派以那些军阀集团为首,这一派占据了军方的绝大多数,已经从真正的军人蜕变成了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不顾国家利益的蛀虫军阀集团,。而另外一个派系,则是少部分依然保持了国家信仰的真正的军人。

  遗憾的是军阀派系的力量要远远更为强大,全国的四十六个特玛军区的总督,几乎十有八九都是这个派系的成员。

  而真正的军人派系,则大部分是帝国的十多个中央常备兵团中的骨干(第十三兵团的阿德里克毫无疑问就是其中的一员。)※※※卡维希尔当年曾经向年轻的骑枪大帝献策,表达过他的政治立场,但是他对于特玛军区制这种制度的敌意,让军方非常不安。如果是旁人抱着这样的敌意政见,或许是帝国学院里的某一个学者,那么这些军方的大佬最多嗤之以鼻,不屑的笑笑就算了。

  但是这个卡维希尔,他年轻的时候就声名显赫,帝[***]事学院数十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名声,加上年轻的皇帝对他毫不掩饰的赏识……这么一个能近距离影响皇帝陛下本人的家伙,却偏偏对特玛军区制度抱有如此大的敌意,让军方的人如何心安?

  而刚好当初年轻的骑枪大帝为了夺权需要军方的支持,他不得不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妥协,其中一个妥协就是,承诺卡维希尔这个人,永远不得担任正式官职!

  而卡维希尔的悲剧不仅仅在于军方对他的敌意,同时连帝国的另外一大政治团体元老院也对卡维希尔的很多观点表示不满。

  元老院是拜占庭帝国最悠久的政体制度,一千年前拜占庭帝国的立国时期的政治主张是“君权取之与民”,这或许也能算是某种程度的明煮。而元老院的成员,一般来说是由一些军队的优秀将领,贵族阶层的精英代表人物,还有一些普通民众但是却在某一些行业或者领域里拥有较高的名望或者地位的人(不如富伤或者一些受到尊敬的学者以及艺术家等等)。

  在立国之处,元老院还是颇有权力的,甚至在拜占庭帝国开国的前期,元老院甚至拥有选举和罢免皇帝的权力。但是随着皇权的渐渐强大,这种元老商议国事的制度渐渐没落了下去。而后来,随着特玛军区制的建立,军队的声音也渐渐响亮,更是盖过了已经没落的元老院,这就使得原本曾经体现拜占庭帝国立国精神的元老院,成为了一个鸡肋一般不尴不尬的存在。重要的国策没有元老院的份儿,而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他们却又不屑于管理。

  到了现在,元老院的存在,更多的是给一些权贵人物增添一个脑袋上的头衔和光环了。

  但元老院之中,也不乏一些依然顽强的守护者自己信仰的人,这一批人被称为“院党”,他们依然没有放弃元老院传统的主张:皇权需要被限制!而元老院的存在,就是承担限制皇权无限扩大而伤害民众利益的责任!甚至,在那一批真正的军人派系里,有不少军人,也受到了这种思维的影响假如了院党,成为了元老院的一员。

  而皇室有的时候为了抗衡越来越强大的军部,也不时的拉拢和支持一下元老院,让这个古老的政治团体得以继续存在。

  但是,元老院痛恨卡维希尔!

  痛恨这个帝国学院最杰出的天才!

  因为卡维希尔的那个智慧的头脑下,隐藏的居然是一颗狂热的读才之心!这个理智而聪慧的智者,居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皇权读才拥护者!!

  在他的眼中,不仅仅军方的特玛军区制是毒瘤,而历史上动辄就喜欢对皇权指手画脚的元老院,同样也是眼中钉。在卡维希尔看来,如果能把这两个毒瘤铲除,然后让一位强力而聪慧英明的君主进行读才,重新建立一个强大而集中的中央核心,才能真正的让这个古老的帝国重新焕发青春。

  所以……在元老院的眼睛里,卡维希尔也成为了不受欢迎的人。

  帝国的两大政体都列入了黑名单,卡维希尔注定一生无法踏足官场,他虽然成为了皇帝的亲密好友,私人智囊,甚至骑枪大帝对他言听计从,可偏偏他无法亲手在官场上施展他的包袱。

  这不得不说,也是卡维希尔的悲哀了。

  ※※※此刻,年迈的骑枪大帝看着这位深受自己信任的智者,无力的叹息着:“卡维希尔,我需要你的智慧。我需要一个人选!那些该死的军阀终于让出了一个军务副大臣的职位,这是我打进一粒钉子的好机会。”

  卡维希尔双手藏在袖子里,轻轻的拢了拢袖子,站起来微微欠了欠身,他的声音有些尖细而柔和:“陛下,我想了很久,或许……到了需要做出一些改变的时候了。”

  改变?

  康托斯,这位骑枪大帝的眉头立刻紧紧拧在一起。

  “我们这次得到的成果并不算太多,虽然让那些军阀们气焰稍微收敛了一些……但是,一个军务副大臣的职位,并不能真的给他们造成什么伤害。”卡维希尔的声音很平和,甚至这种平和之下,隐藏着几分冷漠:“我需要先明白您的意志,陛下……您想要的结果到底是什么呢?”

  “结果?”

  骑枪大帝忽然眉头一挑,也就是在这么一瞬间的时候,一股威严的锋芒从他的脸庞上闪过,那眼睛里的精气神儿瞬间爆发,使得他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变成了当年那个骑马纵横北国的真正的骑枪大帝!

  但这一丝焕发的容光,也仅仅只是在他脸上维持了那么一瞬,这位年迈的皇帝随即低声冷笑:“结果,你说‘结果’!卡维希尔,到了我现在这样的境地,还能谈什么结果呢!”

  皇帝的手掌握紧,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手掌里,他的骨节泛白,竭力忍耐着心中的焦虑和愤怒:“三十年了,卡维希尔!我一直在忍耐,而你也一直劝慰我要忍耐,可我忍耐的结果是什么呢?这些军阀蛀虫,将属于我的帝国钻得千疮百孔!而这些贪得无厌的家伙还越来越贪婪!卡维希尔,我一直相信你的智慧,既便到了今天,我也不曾怀疑过这点。可我真的无法再等下去了。”

  他凝视着这个自己最信任的朋友,低声道:“我老了。虽然我自己不肯承认这点,但是我的心却很清楚——我老了!年轻时候经历的那些暗杀,还有后来的军旅生涯,注定了我无法成为一个长寿的皇帝。卡维希尔,你明白么?我现在,一年比一年焦急……不,应该说是一天比一天焦急!”

  这个皇帝的眼神就仿佛一头焦躁的雄狮:“我的父亲留给我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帝国,而我这些年缝缝补补,但是我不甘心将一个同样千疮百孔的帝国留给我的子孙!但是我怀疑,我很难……不,不是很难,而是肯定无法做到!我无法在我死之前将这些毒瘤一个一个的铲除掉!”

  说着,年迈的皇帝看了看卡维希尔:“你的身体一向比我好得多,我相信,就算我死了,你也能比我多活上至少二十年。可惜……如果我有一个聪明的儿子,那么我会很放心的将所有没有做完的事情交给他,然后请你辅佐他完成我们的事业!但是卡维希尔……”

  老皇帝哼了一声:“你看看我还有什么结果么?!我的儿子是一个懦弱而昏庸的家伙,他甚至会为了一个男人而和军部的那些毒瘤合污!!别以为我不知道,邦弗雷特那个小白脸兔子,难道我那亲爱的儿子,会不知道他的男宠是什么货色?战场上击伤黑斯廷?开什么玩笑!!可他为了能让他的男宠获取军功,居然和军部的那些军阀蛀虫合作!这简直让我失望到了极点!卡维希尔,我这个让我绝望的儿子,他成为你的学生已经十年了,可是他却没有能从你这里学到哪怕你十分之一的智慧!!这个让我失望的东西,他已经结婚快一年了,他娶了奥斯吉利亚最美丽的贵族少女,可我居然收到消息,他居然还没有和他的新婚妻子同床哪怕一次!!我甚至怀疑,他那喜欢男人的肮脏嗜好,会不会导致我们克伦玛家族就此绝后!!”

  卡维希尔静静的听完这位陛下的愤怒,然后这个睿智的老者只是淡淡一笑,用他那特有的平和而略显冷漠的嗓音轻轻缓缓道:“陛下,您又无法控制心中的愤怒了……请别忘记了那句话:面对无能为力的事情,一味的悲伤或者愤怒或者狂躁,这些都是懦弱者的举动。”

  骑枪大帝康托斯顿时闭上了嘴巴。

  “愤怒无济于事,我需要知道,您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卡维希尔的眼皮缓缓眨动了一下,仿佛漫不经心的诉说:“我说过,我们需要一个机会,只是似乎命运并没有垂青于您,您等待的机会一直没有到来。但是,这并不代表它永远不会到来,如果您依然希望避免动荡和风险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继续等待。如果您需要其他的结果……”

  “我的儿子的那颗只知道爱慕男人的头脑,已经让我绝望了。”骑枪大帝愤怒的咆哮着:“我无法再等待下去!我时曰无多,卡维希尔!我毫不怀疑,一旦我死去,我那愚蠢的儿子不到一年时间就会把帝国里的特马军区的数量扩大一倍!!然后再不到一年的时间,军方的总部就会搬到这座宫殿里来了——我毫不怀疑这点!这次的事情,让我对这个蠢材彻底绝望!所以,我必须冒险!我不打算继续等待!我必须在我死之前,将我要做的事情全部做完!”

  面对皇帝的激动和焦躁,卡维希尔的眼神依然一片清澈和冷静,缓缓道:“您应该明白,这样的希望并没有什么可能姓。”

  “我明白!”骑枪大帝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那么就拼个鱼死网破吧!!如果这个帝国真的需要一次彻底的动荡,才能重新焕发青春的话,那么,我希望这样的动荡在我手里经历!至少,相比我那愚蠢的儿子,我更有掌控它的把握——虽然这样的把握也极为有限。但是……”

  这位老皇帝忽然双手扶着座位,勉强站立起来,他那宽大的华丽袍子下是消瘦得已经皮包骨头的宽大骨架,风一吹,显得空荡荡的。

  老皇帝却满脸绝然:“如果真的过不了这一关的话,那么,克伦玛家族的荣耀,就结束在我手里好了!这是属于我的帝国,就算真的要结束,丧钟也应该由我来亲手敲响!!!”

  他那如电的眼神扫过卡维希尔的脸庞,一字一字绝然道:“鱼死!或者,网破!这就是我要的结果,卡维希尔!”

  卡维希尔终于叹了口气,他依然拢了拢袖子,然后对着老皇帝微微欠身,垂下头去,用清淡的声音道:“那么,我明白您的意志了。”

  随即这个智者立刻用清晰而轻快的语气道:“军务副大臣的职务,原本最合适的人选是米纳斯公爵,米纳斯公爵大人在军队之中拥有深厚的影响力,既便是那些蛀虫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只是公爵大人近年来身体的健康有些问题,而且,我担心……现在的米纳斯公爵,已经不是当初的米纳斯公爵了,他仿佛已经丧失了一些锐气,恐怕很难担负起和那些蛀虫们正面交锋的重任。”

  “那么,你的意思?”

  “您需要一个狠人。”卡维希尔的语气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果断:“既然您不忌惮于掀起一场动乱,那么这个人选必须拥有坚强的心和绝对的忠心,以及……勇往直前的果敢冲劲。而这样的人选,恰好眼下有一个。”

  “嗯……你的意思是……”

  “阿德里克将军,第十三兵团的领袖。身为真正的军人派系的一员,阿德里克将军对帝国的忠心勿庸置疑。而当初我们一直将他放在第十三兵团的位置上,一放就是九年时间,期间军部那些家伙无数次试图拉拢腐化他,甚至以军区总督的职位相诱,而阿德里克将军也不曾变节,那么他就足以值得陛下您的信任了。而说到勇气,这位跋扈将军,应该也不会让您失望的。”

  骑枪大帝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卡维希尔的建议:“我相信你的建议……可是,第十三兵团是我们手里掌握的最重要的战力之一,失去了阿德里克,那么该让谁来担任罗德里亚骑兵团的新领袖呢?”

  卡维希尔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米纳斯公爵曾经多次私下推荐过一个人,这个人被公爵称赞为是他最杰出的弟子,他也是曾经跟随公爵大人时间最长的一个,虽然其中的一半时间都是充当公爵大人的私人厨师……”

  骑枪大帝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卡维希尔,难道……你说的是那个以逃命的本事而著称的兔子将军鲁尔?那个家伙?”

  卡维希尔抿嘴一笑,当他微笑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就会散发出一种让人十分亲近的暖意来:“陛下,请您相信,鲁尔的本领,绝不仅限于逃跑而已。”

  ※※※当宫殿的大门重新被推开,几个身穿灰色亚麻长袍的侍者恭敬的垂手侍立在两旁,目送卡维希尔缓缓走出大门的时候,卡维希尔却站在那高达三十多层的台阶上,足足静静立了有接近一刻钟的时候。

  这位已经不年轻的智者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上聚集着淡淡的乌云,稀稀疏疏的落下小雨,那黯淡的天色仿佛也带着一丝死气沉沉的味道……“终于等到了今天,方才定决心……”卡维希尔此刻的脸上不再是面对老皇帝时候的那种冷漠平和,眸子里仿佛含着一丝淡淡的深意:“只是……会不会已经太迟了一些呢。哼!”

  在稀疏的雨中,卡维希尔缓缓走下台阶,台阶下,一个高挑清瘦的身影立刻走上前来,将一柄宽大黑布雨伞撑在了卡维希尔的头顶。

  卡维希尔缓缓继续往前,脚下不曾停下片刻,而跟在他身边的这个身影,就举着伞为他挡雨,默默的跟随着,任凭雨点打落在自己的身上,却仿佛浑然不觉。

  这个支撑着伞的人影,步伐蹒跚,行路明显有些跛足,似乎腿脚有残疾,而那脸庞上更是戴着一半的铁面,只是露出半张清丽却冷漠到了极点的脸庞,一只妖冶的紫色瞳孔,静静的凝视着卡维希尔的背影。

  这个女人,赫然正是维亚!

  一直到走出了皇宫的大门,一辆停在门口的马车,车夫下来打开了车门,卡维希尔钻进马车里,这才回过头来,仿佛到了此刻,才终于看见维亚一样。

  雨水渐渐大了起来,卡维希尔坐在车里,维亚则站在雨中,那紫色的眸子和卡维希尔清冷的眼睛对视了会儿,雨水渐渐沾湿了维亚紫色的秀发,打湿了她肩膀的衣衫。卡维希尔才终于叹了口气。

  “回来了?”

  “回来了。”

  “事情都结束了?”

  “结束了。欠的……我还清了。”

  卡维希尔点了点头:“那个家伙,怎么样?”

  维亚张了张嘴,脸色依然冰冷:“还很弱小。”

  卡维希尔却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答案:“明天你就去奥丁吧,我交待的事情,每一件都必须完成。”

  说完,卡维希尔仿佛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兴趣,他关上了马车车门,然后车轮滚动,马车就在维亚的面前缓缓离去。

  车厢里,卡维希尔终于叹了口气,他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点他这个年纪的老人应该有的疲惫衰老的神态来。

  他从座位下抽出一条柔软干燥的毛毯来盖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然后疲倦的靠在座位上……这位智者仿佛在叹息。

  “嗯……一个好的读才者,为什么就那么难寻找呢。康托斯……我原本以为他是最好的人选,可惜……可惜……”卡维希尔摇头,默默低语:

  “可惜,他不是!”

  ※※※“夷,胖子,这么说来,现在你们拜占庭帝国的军方,其实是分为两个派系了?”夏亚骑在马上,很夸张的大惊小怪叫道。

  旷野的大路上,一行骑兵正在缓缓往帝国的内腹前进着。

  鲁尔有些无奈,看了一眼这个土鳖,幸好身边都是自己亲信的嫡系亲卫,倒也不怕这些话传出去,他没好气的怒道:“别总是‘你们’‘你们’的!你这个小子,别忘记了你现在也是拜占庭帝国的军官!”

  夏亚嘿嘿一笑:“不和你争这个,你先说说,我们阿德里克将军是属于哪个派系的?”

  随即夏亚摸了摸下巴想了会儿:“嗯,你说的那些个贵族化的将领,都是军阀派系,一听就是国家蛀虫一类的败类,阿德里克将军那样的人物,自然不会和这种人为伍!他自然是那些正派的军人派系了。”说着,土鳖斜了鲁尔一眼:“至于你嘛……我看你倒多半有些像是那些蛀虫派系的。”

  鲁尔气得真恨不得上去一脚踹死这个土鳖。

  随后他耐着姓子道:“别胡说八道!老子可是正牌子的军人!哼,那些蛀虫早已经不能算是军人了。军队里很多职位甚至都被一些贵族化的将门家族把持,比如一些军区的总督职位,老子传儿子,儿子传孙子,这还算他妈什么军人!至于我们这一派系,是皇帝陛下于三十年前在燕京创立了帝[***]事学院,为的就是绕开那些已经被彻底污染掉的军中权贵集团,另起炉灶,为帝国的军队培养出一批真正的新鲜血液来。而帝[***]事学院出身的军官,一般都被称为是‘鹰系’。因为军事学院的校旗和帝[***]队鹰旗非常相似。进入帝[***]事学院的学员,只从一些身家单纯的中小贵族家庭里挑选,偶尔也会破例录取一些出身平民但是天赋出众的家伙。三十年的经营,一批一批毕业的学员被充实到了帝国的一些常备兵团里,才终于形成了现在在军方里,勉强能和那些军阀代表们抗衡的‘鹰系’!哼哼!只不过,有些学员因为本身就有贵族出身,出头还容易一些。而有些平民出身的学员,升迁就很慢,加上那些蛀虫家伙对学院出身的军官的忌惮,总是加以打压,有些家伙甚至干了二十多年还是低级军官。能混到像我或者阿德里克这样独领一个兵团的,那就少之又少了。”

  顿了顿,鲁尔很得意的笑道:“当初军事学院的第一任院长便是米纳斯公爵,公爵大人在帝国的军队之中威望深厚,他戎马生涯一辈子,既便是那些蛀虫派系里,都有不少人曾经担任过他的部下,少不得要给老头子几分面子。而公爵大人对皇室的忠心,也使得他成为了这个新派系确立起来领袖人物的不二人选。哼,我们这些军事学院出身的军官,都可以算是老公爵大人带出来的弟子了。老子算是一个特例,我给公爵大人当了六年厨子,然后又因为公爵大人看我天赋不错,就把我送进了军事学院里学习,老子又学了六年,加起来一共在老公爵大人身边待了十二年!哼哼,别的家伙,可都没老子这种福气。”

  夏亚对于鲁尔的自我吹捧毫无兴趣,却对阿德里克的事情颇有关心:“那么按你这么说,我们将军也算是这个派系之中的高层的人物了?”

  鲁尔的脸色却有些古怪,他摇了摇头:“事情不是这么算的……说起来也有些让人泄气,这军事学院培养出来的家伙们,大半都有些头脑古板得很。像老子这么又聪明又懂得变通的人才实在是太少了。有些家伙效忠皇室,有些家伙却只忠于自己的信仰,认为军人只需要保卫国家,而不应该局限于某一个派系或者势力个人……比如你们的那个阿德里克吧,明明是咱们鹰系的人了,可是大概是书读得人都傻了,居然和元老院的人走得近了起来,听说元老院正有意想让他成为下院的元老成员呢。”

  “元老院又是什么玩意儿?”夏亚有些好奇。

  “呃……元老院么……”鲁尔大概的解释了一通,土鳖听了,瞪大了眼睛也不知道发呆想什么了,过了会儿,土鳖忽然就咧嘴大笑起来,笑得如此欢畅愉悦的样子,让胖子颇有几分茫然。

  “你笑什么,小子?!”

  夏亚不屑道:“我笑你们拜占庭人做事情真是乱七八糟,好好一个国家,偏要弄那么多事情,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浪费时间精力。”

  “…………”胖子瞪大了眼睛。

  “可不是么?”夏亚冷笑道:“你们的那个皇帝,看上去是最大的,说什么都能做主,但一遇到军方,就得退让了。而军方呢,一般情况下给皇帝面子所以不开口,可一旦开口的事情,就一定能做主。至于那个什么元老院,弄那么一大批人,成天叫嚷这个那个,说那么多,却什么都做不了主。”

  胖子冷笑:“我可不明白这有什么可笑的么?”

  夏亚摇头:“当然好笑了!其实最简单的法子就一个:上下一致,就一个声音!一张嘴巴发出一个声音,这个声音说的话就是绝对权威的命令,一旦命令传下,不管是什么,上下全体必须一致服从!什么你说我说,弄那么多嘴巴那么多声音说话,一会儿你做主,一会儿我做主……累不累啊!”

  胖子一听,心中一琢磨(一张嘴巴发出一个声音,这个声音说的话就是绝对权威的命令,一旦命令传下,不管是什么,上下全体必须一致服从……)他脸色一动,笑道:“你说的那是绝对的读才。我们拜占庭帝国虽然是帝制,但立国的精神也是不认同这种读才制度的。”

  夏亚哼哼一笑,却仿佛若有所思道:“我倒是觉得,读才……听上去好像很不错的啊……”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