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欧克欧克,老婆老婆】

   (二合一长章节~)第九十九章【欧克欧克,老婆老婆】

  夏亚被重重的丢在地上,这么一摔,便把他摔醒过来。他的脸埋在沙土里,用力晃了晃脑袋,抬起头来,刚睁开眼睛,就看见周围已经一片黑,天色已晚,头顶天空黑黢黢一片。

  夏亚的脑袋先是晕乎乎的,随即猛然清醒过来,自己仿佛是被黑斯廷那个家伙打晕了,心念想到这里,顿时全身绷紧猛然从地上蹦了起来,下意识的顺手就去摸腰间的武器,一摸之下,摸到插在腰间剑鞘里的火叉柄,心中才略微安定了一点。

  “哼,醒了。”

  旁边一个声音传来,正是黑斯廷。那匹黑色的战马立在一旁,黑斯廷正把一个料袋套在马头下,喂战马进食,听见夏亚的动静,黑斯廷转过身来,在夜色之中,就用他的那双阴柔的眸子冷冷的瞧着夏亚。

  夏亚被黑斯廷的眸子盯着,顿时就感觉到了对方那犀利的目光仿佛能将自己穿透一般,他的手已经握住了火叉,只是脸上肌肉不停的跳动,却迟迟没有把火叉拔出来。

  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拼不拼,仿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黑斯廷的眼神里一点一点露出玩味的意思,看了看夏亚握着剑柄的手(他以为那是一把剑),脸上露出嘲弄的表情:“想拔剑么?如果你不甘心的话,尽可以试试。”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表情阴沉,却终于放开了手,抬头盯着黑斯廷,缓缓的坐了下来。

  “哦?又不想拼命了?”黑斯廷哼了一声,转过身来,他的那柄长枪就插在地上,黑斯廷也不去拿枪,就空着双手走到了夏亚的面前,距离三两步,站住了。

  夏亚摇头。

  “怕我?”

  夏亚摇头。

  “恨我?”

  夏亚抬起眼皮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黑斯廷冷笑:“你们拜占庭的军人,没有人不恨我吧,尤其你是罗德里亚骑兵团的。”

  夏亚心中念头瞬间转过无数,除了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的那种压迫感之外,却更有一丝古怪的感觉:这个家伙,没认出我来?

  随即土鳖就醒悟过来,之前战场上那次对决,自己戴了头盔面甲,对方自然是看不到自己的脸孔,更何况自己还故意穿了一个特大号的铠甲,连体形都被掩住了。

  但是……对了!声音!

  黑斯廷纵然不认得自己的相貌身形,可是自己的声音他一定记得的!

  想到这里,夏亚紧紧咬住了牙齿。

  黑斯廷冷笑,不疑有他,径自坐了下来,从腰间摘下了水袋来饮了两口,又把水袋扔给了夏亚。

  “真是可笑,我本以为那个邦弗雷特纵然卑劣了一些,可毕竟也是一个实力不俗的家伙,却没想到他如此胆怯,我在杀他的时候,他反复已经彻底吓傻了。早知道是这种懦夫,我也不必冒险过来诛杀这种废物了。”

  不知道为什么,夏亚感觉到,黑斯廷的语气没有什么敌意,甚至……隐隐的仿佛还有那么几分平和?

  他不作声,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水,然后拢了拢自己的衣服,外面的轻铠已经破裂,夏亚干脆把铠甲脱了下来,然后用破裂的衣衫在自己的前胸扎了两圈,将里面的龙鳞固定住。

  黑斯廷饶有兴趣的看着夏亚,眼神看见了夏亚贴身放的那一块椭圆型的龙鳞,不由得微微一挑眉:“你的这块护心甲倒是奇怪,居然能挡住我一枪。是什么质地的?”

  他并没有认出龙鳞来——毕竟,黑斯廷虽然强大,但是也没有亲眼见过活生生的龙。

  夏亚依然不说话,黑斯廷心中好奇,不过以他的身份,也作不出强行抢夺夏亚护心甲的这种事情。

  两人互相望着,沉默了会儿,黑斯廷才终于开口说了正题,他的脸色严肃了起来,眼神凝重,仔细的盯着夏亚的脖子下挂着的挂坠,抬起手指一点。

  “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夏亚愣住了,他看了看自己胸前的挂坠,脸上无法掩饰的露出了古怪的样子来。

  挂坠……又是挂坠?!给自己带来了好多惊奇的挂坠……黑斯廷居然认得这个挂坠??

  他心中一动,险些就开口说话,不过话到嘴边,强行忍住了,咬了咬嘴唇,缓缓摇头。

  黑斯廷皱眉,他的眼神有些不满:“你难道是哑巴么?!”

  他盯着夏亚:“看你的装束,应该是亲卫营的军官吧?难道阿德里克会挑选一个哑巴来当亲卫营的骑长?”

  夏亚不说话。

  黑斯廷仿佛有些不耐烦,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焦躁:“我问你,这块挂坠你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

  夏亚瞪着黑斯廷,依旧不说话,却坐在地上,不动声色的将手按在地面上……就在这个时候,黑斯廷刚要说话,却忽然脸色一动,微微侧头做了倾听的姿态,然后皱眉:“这么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来。”

  果然,随着黑斯廷的话音落下,夏亚随后也听见了远处传来了一阵轻轻的铃铛声音——有一些冒险队在旷野赶路的时候,习惯将一些铃铛挂在马脖子上,这些马铃顺风传来,隐约的就有叮叮咚咚的动静。

  黑斯廷哼了一声,可就在他一转头的时候,夏亚终于等到了他松懈的一刻!

  夏亚忽然就猛然从地上蹦了起来,飞身张开双臂扑向了黑斯廷!他双手抬起的一瞬,就将一把沙土扬出。

  灰扑扑的沙土扬起一片,顿时迷住了黑斯廷的视线,夏亚这一扑更是施出了生平的力气,一手抓向黑斯廷的咽喉,另外一条手臂更是曲起手肘,狠狠撞了过去!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黑斯廷或许武技很强,或许他的枪法很厉害,但是……现在他赤手空拳!说不定他徒手搏击的本事会略弱一些呢?

  这是夏亚唯一的机会!

  可是……夏亚错了!

  他一扑而出,沙土之中黑斯廷冷笑了一声,他仿佛随便一扭,就让夏亚扑了一个空,随即黑斯廷轻轻巧巧的用脚一勾,夏亚就扑腾一下往前踉跄而去,险些就直接趴在了地上,他往前扑倒的瞬间,一手狠狠的撑在地上,奋力一拍,身子弹了起来,猛然拧腰,大吼一声,拔出火叉狠狠刺了过去!

  夏亚此刻双目赤红,已经将绯红杀气施展了出来,火叉上隐隐的带着一丝红色的光芒!黑斯廷一看夏亚这把火叉的样式,他顿时脸色一变!!

  火叉已经刺到了黑斯廷的面前,他忽然就往后直接跃了出去,从袖子里掉下一把匕首握在掌心,寒光挥舞,就在火叉上狠狠一挡!

  一声清脆,半截匕尖顿时断裂飞了出去,但是夏亚却也感觉到火叉巨震,一股强大的力量顺着火叉将他的整条手臂都震麻了!他的那只手险些当时就松开,幸好即使咬牙停住,但是掌心鲜血流淌,居然连虎口都迸裂了!!

  黑斯廷挡了一下之后,身子已经跃出,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断了半截的匕首,不由得脸色一怔:“好锋利的剑!”

  他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夏亚,忽然脸上怒气狂涌:“是你!原来是你!我认出你的武器了!!你才是那天偷袭我的那个卑劣的小人!!你才是邦弗雷特!!”

  既然被认出了,夏亚明明掌心剧痛,一条手臂都已经麻木酸软,干脆就把火叉交到左手,挺着火叉指着黑斯廷,仰头狂笑:“哈哈!黑斯廷,你现在才认出我吗?告诉你,老子也不叫什么邦弗雷特!那天根本就是我骗你的!”

  黑斯廷心中狂怒,他单枪匹马杀进野火镇里,诛杀邦弗雷特,原本就是为了一洗自己被侮辱的信仰,结果却没想到自己冒了偌大的风险,却居然杀错了人?!

  此刻他心中,眼前这个小子实在是该千刀万剐!

  黑斯廷哼了一声,随意将半截匕首丢在了地上,忽然抬起头来轻轻一扬,远处插在地上那柄长枪顿时嗡嗡振荡了几下,忽然就自动破土而出,飞到了黑斯廷的手里,顿时化作了一片黑色的流焰来!

  这漂亮的一手顿时让土鳖大为惊叹,他不由得将火叉紧了紧,心中念头转过无数,但是自己和这个强敌实力相差太多,却哪里能想出办法来?

  绯红杀气?打不过他!

  龙刺?恐怕也不行……既然打不过,反正也没有什么强者觉悟的夏亚,心中自然就生出了一个念头来了:跑!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在野火镇上出手,是因为想纠缠住这个家伙,让周围的士兵有时间能赶上来,说不定就能有机会干掉这个黑老小子!可谁知道野火镇上的守军如此脓包!那么多人都让他杀出来了。

  可现在么,只有夏亚大爷一个人,他可没有吃眼前亏的习惯。

  明明知道不是对手还死拼,那不叫勇敢,而叫缺心眼。更何况,自己就算死拼,也没有一点价值啊!在特殊的情况下,明知不敌而敌之,就算死了,也死得其所,可现在自己被他抓了,死在旷野上,这样的死法,未免太让人不甘!

  夏亚眼珠一转,立刻掉头就朝着那匹黑马跃了过去,身子奋力一扑,居然一下就跳上了黑马!夏亚心中狂喜,大笑一声,双腿用力夹着马肚子,就一抖缰绳。

  黑马长嘶一声,忽然前提扬起,马身一挣,屁股还没坐稳的夏亚,一下就被直接从马上掀了下去!

  夏亚摔在地上,旁边这匹马已经飞快的撒蹄跑开,奔到了黑斯廷的身边去了。

  黑斯廷冷笑之中,长枪指着夏亚,缓缓的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夏亚心中震惊,挣扎爬了起来,黑斯廷的长枪已经刺到!

  枪尖的一点在眼中瞬间无限扩大,黑色的流焰扑面,夏亚只能屏住呼吸奋力挥舞火叉挡了一下!

  砰!

  夏亚全身剧振,长枪的枪尖再次碎裂,锋利的火叉将枪头割断,但是飞出去的却是夏亚!他全身被一股力量直接冲刷而下,瞬间身体都仿佛麻痹了,落在地上的时候全身剧痛,左手也再也无法握住火叉,整条手臂都无法压抑的剧烈颤抖。

  “绯红杀气?”黑斯廷缓缓一步一步继续走来,他的语气冷笑:“原来你用的是绯红杀气,我终于看明白了。哼……你这样的程度,也算是绯红杀气?简直是丢脸!”

  夏亚被对方那强大的气场所笼罩,几乎窒息,奋力大吼一声,从地上弹了起来,转身就跑。

  他一面奔跑,一面飞快的将怀里摸出一枚戒指来,那正是上次用过的风系加持的魔法戒指,戒指套上后,顿时感觉到身体变得轻飘飘,一步跨出,距离倍增!仿佛脚下的空气都充满了浮力,将自己直接抬了起来!

  眼看夏亚两三步就迈出老远,黑斯廷也颇有几分诧异,他随即怒笑:“本事不大,伎俩不少!”

  他也不着急,翻身上了黑马,一声吆喝,策马就追了上来!

  夏亚疯狂的奔跑,一口气跑出了数百米,但是却听见身后马蹄声,百忙之中扭头一看,顿时心中骇然,黑斯廷那匹黑马奔跑如飞!速度可比自己要快得多了!眼看速度就越来越近!

  此刻,前面传来了人声马蹄马铃的声音,夏亚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发疯的就冲了过去!

  这是一支大约十多人的对付,六七匹马匹上背负着大大小小的包袱,可是跑进了之后,夏亚才看清楚……那些牵着马的家伙,身材矮矮小小,虽然黑夜之中,穿着宽大的袍子,但是那裸露在外面的绿色皮肤,还有那奇异的身形……居然,不是人类?

  而是……地精?!!

  眼看夏亚当头冲过来,那群地精顿时警惕起来,纷纷聚拢围了上来,发出“欧克欧克”的惊呼。

  夏亚别无选择,一头就扑进了地精的队列之中,却看见一个身材格外高大的地精,那体形居然已经达到了普通人类的高度,这在地精之中已经算是难得的魁梧了。

  这个地精身上披着一套牛皮甲,甲上挂着数百片铁叶子,头戴兽头盔,脚下却穿着用兽筋和麻料编制成的鞋子,那裸露在外面的绿色皮肤上,居然不像其他地精那么光溜溜的,而是长满了浓密的毛发!

  这个地精仿佛是首领,提着一柄和他身高差不多的巨大的铁棒就大步走了上来,用浑厚的嗓音大声叫嚷:

  “欧克欧克!我!地精领主!天攻!强大的!敌人!斯基斯基!!”

  夏亚奔跑进来,这个地精头子已经当头一铁棒砸了过来,铁棒远远未到,居然就夹杂着一股惊人的狂风!

  呼啸而来,甚至让夏亚的脸皮都有一种被刮疼的感觉!

  他奋力的一个转身,往旁边迈出一大步,那铁棒擦着他肩膀手臂落在地上,轰的一声,沙石飞溅,地上居然直接被砸出了一个小坑来!

  这个地精,好强?!

  夏亚还想飞奔,却忽然感觉到全身的那种轻飘飘的感觉瞬间消失了,轻轻一声细微的碎裂声音,手指上的那枚风系魔法戒指上的宝石发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纹来,魔力终于耗尽!!

  夏亚身体一沉,顿时就失去平衡重重砸在了地上,旁边几个地精看出便宜来,纷纷欢呼着“欧克欧克”的声音,举起一些破烂的刀片子就朝着夏亚砍了下去。

  夏亚奋力翻身,火叉挥舞,叮叮当当砍下一片断刃来,却听见一声马嘶就在身边,这一下夏亚全身如坠冰窟!扭头看去,黑斯廷已经冲到了身边,那断了枪头的长枪,化作一点黑芒刺向了自己!

  夏亚可不会以为黑斯廷手里的枪没有了枪头就捅不死人!他此刻气喘吁吁,奋力再次挡了一下,铿的一声,枪头在断了一截,但是夏亚也飞了出去,人在半空就直接吐血,这次连手里的火叉也脱手而出落在了地上。

  他落地之后,躺在那儿,再也无力动弹。

  眼看黑斯廷又策马而来,脸上的那森然的样子,让夏亚头皮发麻,忽然,就在这一瞬间,夏亚心中灵机一动!猛然想起了这个地精头子刚才的话语……扭头对着那个雄壮的地精头子,夏亚奋力大吼道:“天攻!我知道奥克斯!!我知道你老婆在哪里!!”

  没有枪头的长枪已经刺到了眼前,夏亚只能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

  终于,就听见旁边传来了一声激动的吼叫。

  “欧克欧克!我要老婆!!!”

  天攻忽然就发疯了一样冲了上来,它来不及救夏亚,挥舞铁棒就直接朝着马上的黑斯廷砸了过去!

  铁棒上的狂风让黑斯廷也是心中一震,无奈之下,只能收回长枪一挑!

  砰的一声惊人的嗡鸣!就看见地上的天攻大叫一声,腾腾腾一连往后连腿了十多步!而马上的黑斯廷,却“夷”了一声,眼神闪动,紧紧盯着这个地精对手。

  这个地精,居然能接下自己一枪?!

  天攻退了几步,却仿佛并没有受伤,用力晃了晃脑袋,就用更雄壮的声音大吼。

  “欧克欧克!老婆!我要老婆!!!”

  随即它发疯了一样扑了上来,举起铁棒狠狠砸下!

  砰砰砰!天攻的身上忽然爆发出了一团隐隐的光芒来,铁棒落下,只是一个简单的下砸的招式,黑斯廷连挡了三下,长枪都仿佛已经被砸得有些弯曲了,但是天攻却昂首挺胸,睚眦欲裂,站在那儿,双臂举着铁棒,威风凛凛!

  黑斯廷哼了一声,长枪转过横扫,天攻的铁棒奋力挥舞起来,顿时就听见叮叮当当一连串密集的喷撞声!

  那天攻的力量惊人,而且每一击都带着仿佛人类斗气一般的光芒,最让黑斯廷无奈的是,这个地精打起来很是拼命,自己的武技明明要远胜对方,但是这个家伙却仿佛不怕死也不怕受伤,每一棍下来,都仿佛打着同归于尽的心思,要么就是往自己要害招呼……实在不行的,却直接就拿棍子却打自己的黑马!

  这匹黑马是黑斯廷视为珍宝的伙伴,却哪里舍得让它被一个肮脏低贱的地精所伤!这个地精的本事古怪,说它弱吧,却有仿佛斗气一样的力量,可说它强吧,打起来的招数却乱七八糟,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大杂烩一般。

  最让黑斯廷恼火的是,这个地精一面发疯的猛打,口中哇哇大叫什么“欧克欧克,我要老婆!”这样的乱七八糟的话?

  老婆?

  有和敌人拼命的时候嘴巴里拼命喊老婆的么?!

  终于,黑斯廷手里的长枪毕竟是普通的货色,在天攻一阵奋力的猛砸之后,折断成了两截,黑斯廷大怒,重重哼了一声,将长枪丢在了地上,转过马头来,黑色的战马撒开蹄子就狂奔而出,瞬间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黑斯廷一走,天攻立刻放下了铁棒,仰天大叫几声。

  “欧克欧克!老婆!老婆!!”

  然后,这个地精转过头来,看了地上的夏亚一眼,它的嘴巴里,鼻子里,耳朵里,忽然就同时飚出了几条绿色的血箭来,魁梧的身体晃了几晃,咕咚一声就往后栽了下去。

  “欧克,欧克……老婆……”

  旁边十多个地精吓呆了,赶紧纷纷围了山来,七手八脚将天攻抬了起来,给它灌水擦血,天攻喘息了会儿,又吐了口血,然后指着夏亚说了一句什么,才闭上眼睛,终于晕了过去。

  夏亚躺在地上无力动弹,却又几个地精冲了过来,先是踢了他几脚,随即一帮地精上来将他身上的铠甲和靴子都扒了去,只给他留了一套贴身的衣服,随即他的那把火叉也被捡了回去,被一个地精得意的插在了自己的腰间。

  两个地精用绳子把夏亚绑了起来,扔在了马上,地精们欢呼一声,在马铃的声音里,马队继续往旷野深处而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