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闯门】

   ※※※今天去参加盛大文学的全球写作大展南京站路演,回来太晚了(晚上十点半才结束,快十二点才到家)。对各位说一声抱歉。

  不过因为答应了大家晚上一定有更新,所以抖擞精神,好歹是码出了这一章来,虽然过了十二点了……不过,总算是没有食言吧。

  `第九十八章【闯门】

  长街之上,黑斯廷的喝声在天空荡漾,那如幽冥杀神一般森然的眼神缓缓扫过,这一刻,长街上拥挤的拜占庭士兵,居然每个人都忍不住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去,甚至没有人敢看黑斯廷一眼!

  夏亚在街头转弯的地方,他手里握紧了剑柄,将身体压低,藏在一堵土墙后仔细的盯着黑斯廷。看着他立马横枪在追兵之中,看着拜占庭的士兵在他的威压气场之下被震撼得喘不过气来,看着满地血流成河,血肉横飞,却再无一个拜占庭士兵敢上前!

  黑斯廷哼了一声,座下的黑马缓缓的退后,然后一步一步退出了长街,他的长枪指着对面的拜占庭士兵,枪尖上一滴一滴鲜血落下,落在地面上,化作一天一团浓烈的红……气氛仿佛已经完全被冻结住了,只有黑斯廷胯下战马的喘气声,马蹄一声一声,眼看黑斯廷就要退出长街,夏亚看得心中焦急,藏身在土墙后,捏着火叉,眼睛死死盯着黑斯廷的后背。

  这些该死的士兵,明明人数众多,却仿佛被黑斯廷的气势所慑,一个个提着剑盾,却再无一个人敢上前送死,仿佛集体石化,难道就这么目送黑斯廷扬长而去?!

  终于转过了街头拐弯处,黑斯廷的嘴角挂着不屑嘲弄的冷笑,冷冷丢下一句:“拜占庭人,胆小如鼠!”

  说完,他大喝一声,掉转马头就要离去!

  夏亚顾不得再等待了,他瞄准了黑斯廷掉转马头的一瞬间,飞身跃上了土墙,抓起了旁边的两块垒墙的石头,就朝着黑斯廷狠狠砸了过去。

  砰砰两声,石头未曾及身,黑斯廷的长枪连点两下,就将石头击碎,飞溅的石屑之中,黑斯廷的眼睛盯住了站在土墙上了夏亚。

  “有种!”黑斯廷长笑一声,用力一蹬马镫,枪尖刺向夏亚,那黑色的火焰瞬间就到了眼前,夏亚集中了所有的精神,都没有能捕捉到黑斯廷出手瞬间的动作,眼看枪尖到了面前,夏亚只能低吼一声,努力往后翻了下去……嗤!就在夏亚往后仰倒的时候,枪尖从他的胸前狠狠擦了过去,枪上的黑色流焰直接就将夏亚身上穿的第十三兵团的军官轻铠轻易的撕裂掉,随后就听见一阵让人牙齿发酸的金属刮声,枪尖擦在了夏亚贴身的一块龙鳞上,顿时冒出了一连串的火星!黑色的流焰之下,连铠甲都仿佛有欲融化的趋势,可是那龙鳞却在黑色流焰之中依旧坚固如昔,只是枪尖所到,龙鳞上刮出了一条明显的深深划痕来。

  黑斯廷一枪不曾将对手直接毙掉,心中也是微微惊奇,这一枪擦着夏亚的胸口而过,眼看夏亚往后倒下掉在土墙之后,黑斯廷轻喝了一声:“好本事!”

  他轻舒双臂,长枪扑的一声就轻易贯穿了土墙!夏亚落在地上还不及翻身,枪尖就已经再次到了面前,这次他实在躲闪不及了,枪尖敲在了他胸口的龙鳞上,砰的一声,龙鳞被击的那一点顿时凹了下去,夏亚胸口如中重锤,顿时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已经到了喉头,却被他强行咽了回去。

  他的身体里,仿佛一股奇异的微微的暖意瞬间蔓延到了胸前的龙鳞上,原本那黑色的流焰之下龙鳞发出了嗤嗤的声音,几乎就要抵受不住,却瞬间看见一股青气笼罩……黑斯廷感觉到枪尖被一股柔和的力量轻轻弹开,他夷了一声,抽回长枪,就看见崩塌的土墙之后,夏亚仰面躺在地上。

  这是黑斯廷第一次看清夏亚的相貌,看见地上的这个黑发黑色眼珠的年轻人,穿着拜占庭帝国的军官制式的铠甲,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自己。

  黑斯廷略微怔了怔——这却是他第一次看见夏亚的相貌。

  战场之上的那一次两人虽然近距离短暂交手,可当时夏亚脸上覆盖着面甲,黑斯廷并没有看清夏亚的脸庞。

  甚至……直到刚才,黑斯廷都以为,当初战场上偷袭自己的那个家伙是“邦弗雷特”。

  他这次率军撤退,却只身折返,潜回拜占庭人的防线之后,就是打定了主意,要将那个卑鄙懦弱的家伙诛杀!

  公平决斗的荣耀我不给他,但是这样卑鄙无耻的家伙,胆敢侮辱我武者的荣耀,怎能留他的命!不管如何,黑斯廷是一定要杀死“邦弗雷特”的!更何况,听说这个家伙居然厚颜无耻的声称他在战场上击伤了自己,公然领取了这么一份军功??这样一来,更是留他不得!!

  我黑斯廷何等人也,岂能让这些卑劣的蝼蚁欺辱我的威名!

  他也实在是胆气过人,仗着自己神勇武力,只身单枪匹马潜入拜占庭的势力范围,来到野火镇上,单枪强闯守备府,在守备府数百护卫的保护之下,当场击杀了“邦弗雷特”,同时还将在场的拜占庭一应军官一并诛杀殆尽!

  黑斯廷只以为自己出了心中的恶气,此刻看着夏亚,却哪里想到,那个在战场之上真正玷污了他武者狂热信仰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枪尖被弹开,黑斯廷虽然有些意外,但随即心中即释然,他这次潜伏而来,为了不招人瞩目,他没有挟带自己的那把三棱战枪。毕竟他是潜入敌人势力范围之中,如果真的暴露了身份,以他和拜占庭帝国仇深似海,拜占庭帝国对他除之而后快的欲望,自然会不惜一切代价调集人手将这个心腹大患干掉!

  他黑斯廷虽然勇气绝然,却毕竟不是傻瓜,他就算武勇卓越,可也不是那种没脑子的傻瓜。

  此刻黑斯廷收回了长枪,只当是自己的长枪质地普通,而对方又穿了什么上等的内甲,再看了一眼这个瞪眼盯着自己的家伙,眼前这个黑发的小子倒是有点意思,那些拜占庭士兵听见自己的名字就吓得不敢上前,这个小子居然敢和自己对视?那眼神里居然毫无惧意?

  黑斯廷冷笑一声,看清了夏亚身上铠甲的式样,他多年和拜占庭军队交手,立刻就一眼辨认了出来:“原来是罗德里亚骑兵团的,难怪这么硬气。”

  虽然这么称赞了一声,不过黑斯廷可不会手软,长枪一抖,就狠狠刺向了夏亚的咽喉。夏亚方才受了一枪,胸口剧疼,哪里还有力气躲闪挣扎,正要闭目等死,却忽然听见黑斯廷陡然惊呼了一声。

  那枪尖已经刺到了自己的喉咙除,黑色的流焰仿佛距离触及自己的肌肤之差那么一丝,夏亚甚至感觉到了那黑色流焰上一股冰冷的寒气……可黑斯廷的枪,居然停住了!

  黑斯廷双手握着枪,那阴柔的眸子却瞪圆了,死死的盯着夏亚,盯着夏亚的脖子下面!

  那里,夏亚的脖子上,系着一枚挂坠,老家伙留给夏亚的挂坠!!

  黑斯廷的脸色仿佛瞬间变了数变,疑惑,惊讶,震撼,还有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情绪从他的眼神里交错而过,而此刻,这个奥丁武神的双手,都隐隐的有那么几分微微颤抖起来!

  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反手一撩,用枪杆重重砸在了夏亚的胸口,夏亚顿时全身一震,晕死过去,黑斯廷枪尖挑进了夏亚的腰带上,手臂一抖,就把夏亚挑飞起来,身手一抓,将夏亚抓上了马,横着丢在了自己的身前,然后一声吆喝,跃马就往长街尽头奔驰而去。

  他一人一马在野火镇的街道上肆无忌惮的奔驰而出,路上所过,偶尔遇到拜占庭巡逻士兵的阻拦,他手里的长枪就化作一片黑色火焰扫出,夹在着团团血光,轻易就扫出一条通道来!所到之处,拜占庭人死伤惨重,来不及阻止围堵,黑斯廷就已经迅速冲了过去。

  片刻之间,他已经冲到了野火镇的城门之下,那城中响起了急促的预警号声,守卫城门的士兵已经将城门关闭,眼看黑斯廷纵马狂奔而来,一队士兵在城门之下列好了队列,举起盾牌长矛,为首的一个军官大喝一声:“闯门者格杀!!”

  黑斯廷哪里会和他罗嗦?他一声长啸,手里的长矛化作一条黑色闪电激射而出,带着黑色的气焰轰在了队列之中,顿时将数个士兵直接穿透,黑光的余势轰在了城门之上,城门顿时粉碎迸裂!

  黑斯廷狠狠催动战马,那匹神骏的黑马长嘶一声,撒开蹄子冲了上去,在拜占庭将士的惊呼喝声里,纵身一跃,在下面数十柄刀剑之上跃了过去,然后直接冲出城门!

  战马冲出了城门,外面便是一片无边荒野,身后拜占庭士兵惊恐呼喝混乱,黑斯廷却忽然拨回马头来,冷笑看着那城门里的拜占庭士兵,忽然拔出了马鞍上的一把长剑,远远的射了过去,夺的一声,深深钉在了城门上沿的石墙上,深堪没柄!

  “告诉你们的统帅!战场上击伤我黑斯廷?简直是笑话!”.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