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有种便来!】

   第九十七章【有种便来!】

  听了这两个冒险者的对话,夏亚眼睛一亮,他心中立刻就猜到了七八分,只是嘴上也不多说什么,随意又灌了几口酒之后,才放下杯子。

  一帮骑兵们在酒馆里闹腾到了晚上方才散去。多多罗和索伊特和其他一些扈从们也顺利凯旋而归,据说魔法师把当初抢劫过他的几个地痞流氓全部痛打了一顿扒光衣服丢在了城墙边。

  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的魔法师心中畅快,就连晚上给夏亚打洗脚水的时候动作都明显比平曰快了几分。

  这一夜无话,骑兵们在城中的守备营里暂住。第二天上午,夏亚起身后,又在镇子里胡乱转了半天,直到中午的时候,才只身前往守备府去催邦弗雷特动身。可到了守备府门口,请人传话进去,夏亚等候了好一会儿,里面才有人回话,说邦弗雷特爵士大人昨晚饮了不少酒,宿醉未醒,还没起床,让夏亚等着。

  夏亚翻了个白眼,就想直接闯进去,可转念一向,反正这次出行任务,给的时间极为充裕,这个小白脸既然不想赶路,那就正好让兄弟们在野火镇上多休息一天好了。只是毕竟是身上挂了任务,还是忍着脾气,让那门口的传令侍从进去问一问,邦弗雷特的意思是不是今天就此休息下了,明天才起程。

  其实在守备府里,邦弗雷特早就起来了,夏亚来到守备府的时候,他正在野火镇守备将领的小心陪同下坐在大厅里饮酒。

  这大厅虽然不算太大,也能容纳下数十人欢饮,中间一个火盆下堆积满了上等的白炭,既便是那火苗旺盛,却没有一丝烟尘。火盆上的铁架,钩子上挂着一只已经烤得焦黄脆香的羊羔,两个身穿单薄袍子,脸上带着几许风尘气的女子手持弯刀,将羊肉一片一片割入盘子里双手奉上到邦弗雷特面前。

  邦弗雷特就坐在正中上的位置,面前的案子上放着果干和一些菜肴,还有一壶酒。这位英俊的爵士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昔曰的做派,脸上再也没有之前战场上那种惊惶失措如受惊鹌鹑的模样,倒是高高的摆起了架子,眯着眼睛瞧着坐在下方的镇子上的守备将领和几个中级军官。

  看着这些武人面前的案子上汤水酒汁洒得淋淋漓漓,一个个抱着酒杯大呼酣饮,邦弗雷特就大皱眉头。

  太粗鄙了,太粗鄙了……这该死了乡下地方。这些家伙简直一点教养和礼仪都没有。

  还有身边的女人……房子里每一个男人身边都靠着一个涂脂抹粉的女子,可这些女子显然都是从野火镇的那条脂粉街上强征来的风尘之人,虽然守备将领为了讨好邦弗雷特,已经将其中最年轻美貌的一个安排在了邦弗雷特身边,但是出身帝国豪门的爵士,对这种低等风月场所出身的记女又哪里能看得上眼?

  从前在燕京,他虽然也不是没有光顾过风月场所,但那都是豪门云集一掷千金的顶级销金窟,里面的姑娘又哪里是身边这种庸枝俗粉能比较的?

  邦弗雷特喝得有些郁闷,不过心中总算也安定了下来。

  不管如何,这个守备将领的刻意巴结讨好,让他找回了一些自尊,能在这里喝酒欢饮,身边还有女孩子小心伺候……呃,总比在十三兵团被那个混蛋土鳖欺负要强上一万倍了吧!

  想到这里,邦弗雷特恨恨的饮了一口酒。

  正带着这样的心思,当外面有人进来通报,说夏亚在守备府门外的消息,邦弗雷特很是恼火的大骂了几句,然后狠狠交待,就说自己没起来。他此刻哪里愿意面对夏亚?

  ※※※夏亚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心中好大的没趣,渐渐的焦躁起来,心想老子是奉命保护你,如果太过懈怠的话未免心中不好意思,才过来问你一句,你这个卖屁股的倒是把尾巴抬起来了。也罢!反正这个小白脸在守备府里也是安全的,那倒不用本大爷艹心他的安全问题了。既然这个老小子不愿动身,本大爷也别在这里浪费时间等候了,自己去找乐子吧!

  想明了这一节,夏亚哈哈一笑,昂首挺胸离去,守备府门前是一条一字形的马路,原本这街道就够宽,只是因为一半被守备府占据了,街道上倒没多少商家,纵然有那个几家,也都被守备府里的卫兵暂时霸占了。

  夏亚走了几步,就迎面看见一辆马车,车上拉了满载的一大车干柴和木炭,那拉车的马全身黑色皮毛——夏亚此刻好歹也是一个骑兵,对马匹的好坏也颇有几分鉴赏,一看这匹马,就忍不住多敲了几眼。

  这那匹一身灰土污泥,但是却依然能看出骨架极为神俊,虽然明珠蒙尘被马主弄来拉车,和那驽马为伴,但是这马匹行走之间却昂首阔步,姿态非凡,更加上那马身的线条体格极为匀称,雄壮而矫健……夏亚一看之下就心中动心,这么好的一匹战马,却居然被弄来拉车?

  他当下就有些心动,自己怀里也有不少金币,不如找这车主买下来……可转念一想,野火镇上藏龙卧虎,天知道这车主是干什么的……说不定人家是故意低调隐藏身份,自己贸然上去,反而招惹麻烦。

  夏亚叹了口气,摇头继续往前,可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辆马车,马车往守备府大门而去,马车的车棚坐着马夫,身穿一件单薄的皮袄子,脑袋上为了挡风包了一大块麻布,中等身材,手里拿着一条鞭子,懒洋洋的靠在车上,耷拉着两条腿,却有气无力的随意挥动马鞭。

  而那匹黑马,却让夏亚心中一动,总觉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想不起来,夏亚只能摇头,可又继续往前走了会儿,走到了街道尽头,转过弯来,又行了数十步,夏亚脸上霍然变色,脚步也戛然而止!!瞬间口干舌燥,心中砰砰狂跳,又有一种极度激动震撼之后身子僵硬发软的感觉,心中压得沉甸甸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对!不对!!不对!!

  那匹马,那匹马……自己心里的感觉是……眼熟!非常眼熟!!那匹马,那匹黑马,自己见过!!!

  自己刚才之所以不曾认出,是因为之前每次看这匹马,都是在沙场之上!每次看到这匹马,这匹马纵然再神骏,可光芒却被马上的主人所掩盖!每次看到这匹马,它都是全身披甲,就连马头上,都带着一套半月形的马镰!!!

  正因为这些,方才自己甚至都没有认出来!!

  这匹黑马……它是……它是黑斯廷的坐骑!!!

  ※※※街道转过来的地方,那辆马车缓缓行驶到了守备府的大门口,却忽然停了下来。

  硕大的马车顿时将守备府的大门挡了一个严严实实,门口的几个卫兵立刻厉声呼喝着跑了下来,那个车夫从马车上蹦跳而下,却毫不理会那几个卫兵的呼喝,慢条斯理的将套在马背上的车套一一解开,然后随意将堆在车上的干柴提起一捆丢在一旁。

  几个卫兵冲到了面前,正好呼喝,那个车夫冷笑一声,也没看见他如何动作,就只见一片黑色的光芒闪过,两个卫兵直接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身上已经全身焦黑!!

  车夫从车上抽出了几根鸡蛋粗细的金属杆子来,杆头是螺纹状,飞快的就连接成了一柄长枪,随即他将脸上的布巾扯下,随意丢在地上!

  那张看似平庸而木衲的脸庞,可是配上那一双略显有些阴柔了一些的眸子,眸子里偶尔闪过奇异的精芒,顿时这张原本平庸的脸就变得充满了神采!!

  黑斯廷!奥丁黑斯廷!!

  他翻身上了马,忽然一声长笑,跃马就冲上了守备府的大门台阶,在周围卫兵们的惊呼怒喝之中,黑马忽然长嘶一声,扬起前蹄,一脚将守备府的大门直接踹飞了出去,飞出的门板顿时将几个卫兵砸得趴下。

  黑斯廷手提长枪,立在马上,堵在守备府大门!此刻街道上早有不少卫兵纷涌而来,守备府里也有一队铁甲卫士拿着剑盾冲了出来,黑斯廷却脸上挂着冷笑。

  一声大喝,他跃马横枪!

  “邦弗雷特,你这个胆怯的家伙,我说过,我要来取你姓命的!”

  伴随着这一声长笑,黑马跃出,长枪扫过,带起一片黑色的流焰,当头挡在最前面的几个铁甲卫士瞬间在黑色的光芒之中就被绞得粉碎!连人带铠甲都化作了碎片!

  长枪横扫,几个卫兵顿时飞出,锋锐的黑色的光刃,将人在半空就直接撕裂成两半!落地的时候,几片残缺的尸体就已经被黑色流焰焚烧的焦黑!

  黑斯廷跃马冲进了守备府的人群之中,长枪所到之处,铁甲卫兵纷纷惨呼倒下,那黑色的光芒之中,幻化出了一片血雨!!

  庭院里原本也有数十名铁甲卫兵,却无法阻挡黑斯廷片刻,就被斩尽杀绝!

  黑斯廷弯腰从地上抄起一柄拜占庭士兵的长剑,长剑在他手里化作一条黑光射出,轰的一声,那大厅的门板轰然粉碎!他跃马挺枪上前,马匹直接践踏进了大厅的门里!

  大厅里,诸位守备将领早已经彻底呆住了!看着这一人一马横冲直撞闯进大厅里来了,马上的骑着一身黑色火焰笼罩,仿佛犹如地狱之中走出来的杀神一般!!

  而坐在正中的邦弗雷特,却已经脸色如死人一般,叮的一声,酒杯落在地上,随即这位爵士全身无法抑止的拼命颤抖起来,他死死的盯着黑斯廷,喉咙里发出格格格格的声音……别人不认得黑斯廷,在战场之上曾经和他面对面过的邦弗雷特,却哪里不认得?!

  “邦弗雷特?”黑斯廷一眼就看见了正中的这个家伙,他的眼神里满是煞气:“我说过,我会杀你!我不给你和我公平决斗而死的荣耀!你这样的懦弱者,只配在我手下被卑微的诛杀!”

  呼的一声,他手里的长矛猛然脱手,化作一条黑色闪电!顿时黑色的流焰大涨,将大厅里其他诸人仿佛感觉到了一股无法压制的火热扑面!

  黑色的闪电瞬间射到了邦弗雷特的面前,可怜这位卖屁股起家的小白脸,哪里有什么本事挡开?更何况是黑斯廷含怒一击?!

  轰的一声,他的身躯在黑色的闪电之总被刺穿,随即粉碎!黑色流焰的燃烧,顿时将他的身躯燃烧成了灰烬!可怜的邦弗雷特,连尸身都没有留下!

  旁边的那个女子早已经吓得瘫软在了地上,黑斯廷策马往前,马蹄践踏翻了中间的火盆,缓缓到了上面的座位旁,一柄熊熊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长枪扎在邦弗雷特原本站立的地方,黑斯廷轻轻将长枪抄在了手里,转过身来,如电的眼神扫过大厅,那里面的几个将领才猛然醒悟过来,纷纷拔出佩剑跌跌撞撞的杀了过来。

  “蝼蚁……”

  黑斯廷嘴角微微扬起,长枪带着黑色的流焰轻轻划出一条幽冥一般的光芒……※※※轰!!!

  长街上越来越多的士兵蜂拥而来,可是一侧的墙壁上陡然爆开,墙壁粉碎倒塌,一骑黑色的影子穿墙而出,几个士兵被撞得狂喷鲜血飞了出去!

  黑斯廷在长街尽头,望着面前的拜占庭士兵,长枪指天,高声长笑。

  “奥丁黑斯廷,诛杀拜占庭武士邦弗雷特与此!!”

  长笑声之中,黑斯廷忽然俯身策马朝着面前的拜占庭士兵人群冲了过来!长枪卷起一片黑色的光芒,人群里顿时血光一片!!

  一片枪影闪过,惨叫之中,人群纷纷散开!没有一人能抵挡下黑斯廷的一枪一击,就看见如风过麦田一般,人群纷纷倒下,血光喷洒四处,黑斯廷一人一马,就这么横冲直撞的从拜占庭士兵的人群之中直接穿透而出!喷跑到了长街的尽头,他才停下马来,此刻黑斯廷已经全身染血,哼哼冷笑一声,长枪挥舞,轻轻一抖,轰的一声,枪尖刺进了旁边的一堵墙壁上!随意一挑,整面墙壁轰然粉碎倒塌,碎裂的石块轰然堆满了整条大街!

  “挡我者,死!!追我者,死!!”黑斯廷嘶哑的声音响撤长街,高亢的语气里满是嘲弄:“有种的话,便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