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黑斯廷的防备】

   第八十八章【黑斯廷的防备】

  夏亚昏迷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醒来的时候,他躺在帐篷里,盔甲和外衣都已经被脱去,他那并不忠心的扈从,魔法师多多罗正在拿着一块打湿了的手巾给夏亚擦拭身上的血迹。

  夏亚一醒来,魔法师脸上忿忿不平的表情立刻就赶紧变成了一片恭顺,低眉顺眼的陪笑道:“老爷,您要不要吃点儿东西?还是要喝些水呢?”

  夏亚勉力翻身,他感觉到全身欲碎,似乎被人用铁锤打了数百记,骨架都快散了,全身上下每一条肌肉都在传递着疼痛的感觉。他哼了两声,却挣扎着依然坐了起来。

  夏亚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沉思的模样,他轻轻喘息,然后忽然冷不丁的开口说了一句:“多多罗……你说,人怎么才能变强?”

  “呃……”多多罗脸上的恭顺不变,心中却腹诽(我如果知道,还会在这里被你这个土鳖欺负么……)

  “嗯……那么,人变强之后,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就拥有一颗强者之心了?”

  这是夏亚的第二个问题。

  (变强之后?我多多罗大人如果真的变强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你这个土鳖狠狠的踩在脚下。)

  不过幸好,夏亚并不是真的打算在魔法师这里得到答案,他略微沉默了一会儿,就让多多罗将他搀扶起来,送到外面。

  扛着夏亚沉重的身体,多多罗的一双小细腿拼命打晃,勉力将夏亚送到了中军大帐的时候,斯雷特正在和其他的一群营官激烈的争吵着什么。

  一看夏亚进来,顿时大家都陷入了安静之中。不知不觉,夏亚仿佛已经建立了一点点威信——虽然只是在这些二线辅助兵种之中的低级军官里。

  今天夏亚在迎接奥丁人第一波攻击的战斗之中表现神勇,这还不算,居然在战场之上一对一的向让拜占庭吃了多年苦头的黑斯廷挑战——呃,虽然手段无耻了一些,可最后他居然神奇的在战场之上伤了黑斯廷!!

  这简直就是奇迹啊!!

  黑斯廷,奥丁人的武神!他在战场之上,有多少年没有在一对一的对决之中受伤了?

  所以,在这些低级军官的眼中,此刻再看夏亚,感觉自然就大不一样了。

  斯雷特一脸关切的迎了上来,亲手扶着夏亚坐下,魔法师自然就赶紧趁机跑了出去。

  “怎么样了?”斯雷特皱眉看着夏亚。

  “死不了。”夏亚苦笑了一声,看了看帐篷里的诸人:“你们争吵什么?”

  “反冲锋。”斯雷特的回答让夏亚有些惊奇。

  “反冲锋?”

  斯雷特看了看帐篷里的诸人,点了点头:“我们还有两百骑兵,大家的意思是,下一次奥丁人进攻我们放骑兵出去反冲一下,嗯……反正大家都是死,最后杀一场,也狠狠咬下奥丁人的一块肉!”

  果然不愧是第十三兵团,哪怕是二线的辅助兵营,也依然带着罗德里亚的彪悍和勇敢。

  “不行。”夏亚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但是他很快就挺直了这个动作,这让他头疼。

  “……为什么?”斯雷特脸色很阴沉:“反正我们是守不住的,最后算是……拼一个够本了。”

  “不行就是不行。”夏亚抬起头来,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想,我们都犯了一个错误。”

  “错误?”

  “错误!”夏亚沉重的点了点头:“妈的,老子之前想错了,我们大家也都错了。我们把黑斯廷想的太可怕了!我们都觉得自己守不住的,可是,其实,我们却反而忽视了黑斯廷的此刻的软肋和弱点!”

  “弱点?”帐篷里的一帮军官都很惊讶。

  “弱点!”夏亚肯定的点了点头:“黑斯廷……他兵力不足!不足以攻下我们这个驻地!”

  这句话出来,帐篷里的诸人都露出了不信的表情,就连斯雷特,都忍不住有点怀疑夏亚是不是在和黑斯廷的决斗之中伤了脑袋了。

  兵力不足?

  笑话!此刻寨墙外,黑斯廷有上万的兵力!我们却只剩下了一千多而已了!!

  夏亚的笑容有些疲惫,却咧了咧嘴:“我们这么想吧……黑斯廷迂回突袭,击溃了第二第九兵团,他靠的是什么?”

  “速度。”这个答案并不难想。奇袭最大的依仗自然是速度。

  “那么……速度代表着什么?骑兵!”夏亚吐了口气,他的肺部依然有些不适,说话的时候呼吸都有些隐隐做疼。

  斯雷特等人毕竟也是老行伍了,顿时也明白了几分。

  “他是迂回快速突袭,所以他带的都是骑兵。”夏亚勉强继续道:“为了抢速度,他还必须分兵南下攻击野火镇,又分薄了他的兵力,所以,他来到我们这里,兵力只有一万人左右了。这些应该是他现在手里全部的力量,只不过……这些都是骑兵!!他手里没有步兵!全部都是骑兵!今天的第一波攻击,他是在用骑兵攻城!下了马的骑兵!!所以,黑斯廷绝对舍不得这样耗费他手里的兵力。”

  让昂贵的骑兵下马去,以步兵的方式去攻击一座军事防线,这是任何一个有起码军事常识的人都不会去做的蠢事。

  “第二个问题。”夏亚用力揉了揉胸口,竭力顺气:“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在北边,阿德里克将军和鲁尔将军的兵力是两个兵团,而他们面对的奥丁人,似乎战斗力并不太强悍,至少达不到黑斯廷所部的精锐程度。那么,我问大家,这样的力量对比,咱们的将军可能会输么?”

  当然不会!每一个第十三兵团的人,对阿德里克的信任近乎崇拜!而对第十三兵团的战斗力近乎狂热的信仰!只要不遇到黑斯廷,第十三兵团有信心正面抗衡任何奥丁军团!

  何况……还加上一个鲁尔的步兵兵团?

  “所以,北边,将军他们一定会回来,现在大概是被奥丁人在山谷里的那支军团拖延住了。但是北边的那支奥丁军团绝对无法真正的威胁到咱们将军。一旦将军杀回来,黑斯廷绝对不愿意让他宝贵的野战力量浪费在攻城的战斗之中。所以他兵力不足!他要留着足够的骑兵来对付我们的主力骑兵!不,不仅仅是这么简单……我,我甚至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没有什么凭据,但是我就是有这种感觉:仿佛黑斯廷,他似乎在保存实力,他根本就没有打算真正的攻破我们的防线占据这里!”

  这话又让众人有些不信了。

  黑斯廷不想攻破这里?今天的第一波攻击,自己一方几乎就差点挡不住了!

  “我没法解释这种念头。”夏亚抓了抓脑袋,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言辞来解释这种微妙的感觉:“你们看,他只要发动第二波攻击就能击破我们了,但是到现在……他们还没动。”

  最后这句话才算有了点说服力,帐篷里的几个军官面色古怪,都觉得夏亚的话有些荒唐——黑斯廷居然会对我们放水?这样的事情绝无可能,但是,眼前的现实却是,黑斯廷的确没有再立刻发动进攻,以黑斯廷这样的名将,不可能算不到寨里的力量!

  “看来,他根本不想攻下这里。今天的第一次攻击,他投入的力量,虽然让我们很吃力,却恰好是我们可以承受范围的极限!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想,如果是黑斯廷的话,他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并不奇怪。”

  说话的是斯雷特,这个中规中矩的营官是在场诸位军官之中唯一一个统领战兵的人,也是军略最高的一个。

  “可是,为什么?”一个运输营的营官忍不住大声道:“拿下我们,就可以断绝掉前线将军的后路,然后以逸待劳,吃掉我们第十三兵团和鲁尔将军的第六兵团,这样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干?”

  夏亚想了想,摊开双手:“我们他妈怎么知道?我们如果能猜到,我们就都变成黑斯廷了。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有原因,而且,这个原因比吃掉我们第十三兵团和第六兵团……更重要,至少对他黑斯廷来说更重要吧。”

  帐篷里的军官们开始了新一轮的争论,努力的用自己的智慧去猜测黑斯廷的动机。

  难道是……围点打援?所以黑斯廷对我们围而不打?

  笑话!只要直接端掉我们,主力就会陷入绝境了,还脱裤子放屁搞什么“围点打援”?

  “所以,我不赞成吧两百骑兵放出去搞什么反冲锋。我有一种感觉……真正派上用场的时间还没有到来,这两百骑兵,说不定会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吧。”夏亚苦笑。

  这依然是他的直觉,是那种在山林里养成的危险来临前的直觉,无法用言语或者明白的理由来解释。

  而更重要的是,其实夏亚心中还有一个让他自己也莫名其妙的猜测,只是说出来太过匪夷所思了,所以他没有讲出口。

  黑斯廷……他,仿佛……在防备着什么?

  夏亚想的并不复杂,恰恰相反,出身山林的他的思维方式很简单明确。

  黑斯廷在保存实力,很明白了。

  那么,保存实力为了什么?只有两种原因,第一是保存实力对付什么敌人。可他明明有可以吃掉我们主力的办法,就是端掉我们这个驻地,却偏偏举而不打!!那么显然,他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对付敌人!

  那么,第二种原因,通常保存实力,如果不是为了对付什么敌人,就只能是为了防备什么人了!

  黑斯廷,他在防备着什么!!

  ※※※

  “黑斯廷那个家伙,一定会防备着我的。”

  柯柯兰坐在那张用兽骨组成的巨大的椅子上,这张椅子下是一块巨大的方台,由二十名强壮的奥丁力士合力抬着,坐在椅子上的柯柯兰稳如磐石。他一手支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另外一只手却抱着一架小小的竖琴,手指仿佛随意在琴弦上划过,发出一串轻轻的音符。

  在他的身边周围,奥丁的军团正在缓缓前进,前后左右都簇拥着大批魁梧雄壮的奥丁战士。队列的长龙在大路上拖得老长,脚步声和武器碰撞的声音混合在一起……

  “嗯……还是竖琴的声音动听啊。”柯柯兰笑了笑,缓缓伸出手,从跪在椅子旁高台上的一个侍从手里拿过一只纯金的酒杯,酒杯里盛慢了鲜红的酒水,他欠欠抿了一口,然后敲了敲额头:“还真让人难办呢……黑斯廷那个家伙一定会防备我,所以不肯出力真的攻下第十三兵团的驻地。他只有一万骑兵,如果真的钻进了拜占庭人的那个驻地,如果我故意放阿德里克回去,那么他反而就被围困住了,呵呵……多有趣的事情啊。看看,我们奥丁的骄傲,最强的名将,黑斯廷,他的命运居然决定在我的手里……嗯,不行啊,黑斯廷一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唉,我又开始头疼了。”

  听着这位高贵的殿下口中肆无忌惮的说着要算计黑斯廷的话,跪在椅子旁的侍从脸色苍白全身发抖。

  这简直就是折磨人啊!这位殿下,他每次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的时候,能不能稍微背着点人啊!让我们听见这种话,随时都会有被杀掉灭口的危险啊……

  上次说陛下有很多儿子所以死掉几个没关系。现在又居然算计起了黑斯廷……

  还让不让人活啊!

  柯柯兰轻轻一笑,他仿佛注意到了这个侍从苍白恐惧的脸庞。

  “唉,可怜的家伙,你们不用害怕的。”柯柯兰摇头叹息:“这些话么,你们就算说出去也没有关系,反正么,不管是我,还是黑斯廷,又或者是我那位伟大至尊的父皇,大家心里都明白得很呢。”他居然跳下了椅子,一把拉起了跪在地上发抖的侍从,满脸兴奋的笑道:“你不明白么?来来来!我给你解释一下吧,嗯……这次的战争,根本就是一场立储夺嫡的预演嘛!黑斯廷那个家伙是大殿下的亲密好友呢。而我……如果想算计我那位亲爱的长兄,就只好拿黑斯廷开刀了,只是我那位可怜的小弟,却战死在战场了,好吧,我承认激他去参加危险的阻截行动是我的主意……唉,说起来,我们的父皇心可真狠呢,他明明知道这一切,却并不阻止。难道,我们奥丁人,每一代的新皇,都要踩着兄弟姐妹的尸体和鲜血上位么?”

  侍从终于崩溃了!

  他这样的卑微的人,实在想不通这位殿下忽然发什么疯,居然对自己说这些荒唐的话。这种话应该是谁听到谁死!这样的秘闻,岂能是他这种身份的人能听的?哪怕听到一个字的下场,都绝对会被立刻砍掉灭口的呀。

  他疯狂的颤抖,然后大声哭喊:“殿下!殿下求您饶命吧!求您饶命吧!我,我,我什么都没听见!没听见啊!!”

  柯柯兰脸上的温和瞬间敛去,他看了看这个侍从,站起来重新坐回了椅子,一脸的无趣,仿佛失落的小孩子一般摆了摆手:“下去吧,我不会杀你的。”

  等那个侍从几乎是爬着跑掉之后,柯柯兰的手指按在琴弦上,长长叹了口气。

  “寂寞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位奥丁贵人满脸落寞。

  一骑驯鹿骑兵从前方奔驰而来,行到高台下翻身跪拜:“殿下,我们的勇士们已经和拜占庭人断后的人打上了!我们的勇士冲不过去,请您下令让……”

  “下令什么?”柯柯兰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他抬了抬手指,漫不经心道:“你们很着急和拜占庭最精锐的军队拼命么?嗯,真想送死的话,也不着急在这一刻吧。”

  那个驯鹿骑兵愣在当场,张大了嘴巴。

  “好了好了,让我们的勇士们回来吧,不用着急追上去打,呃……就让前面的人,列队目送拜占庭人远去好了。嗯,对,就这样,列队目送,嗯,还有别忘记吹号,哈哈!欢送他们远去吧。”

  这殿下难道发疯了?!

  看着这个骑兵发呆,柯柯兰脸色一沉,眼神里闪过一丝异色,随即还是露出了那若无其事的淡淡笑容:“好了,第十三兵团,还是留给我们奥丁的骄傲,黑斯廷大人去对付吧。我们的任务,就是像驱赶羊群一样,把这些拜占庭人驱赶到伟大的黑斯廷大人的屠刀之下,供他宰割就可以了。”

  “可,可是……”这个骑兵军官显然有些无法理解这种命令。

  列队,目送,还吹号?!

  “没什么可是的,执行命令。”柯柯兰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这个骑兵军官终于哭丧着脸跑掉了。

  柯柯兰坐在那儿,懒洋洋的靠在椅子里,无聊的扳了扳手指。

  嗯……黑斯廷,你现在一定很郁闷吧,这一次明知道要被我算计,还是不得不往套子里钻呢,谁让你是我们的“奥丁武神”呢!有了这样的名声,你也只能像被皮鞭抽打的马一样奋力往前了吧。

  所以,第十三兵团还是让你黑斯廷啃吧,至于我的军功么……我已经吃掉了第十三兵团的一个旗团了。大概也足够让我那位伟大的父皇满意了吧。

  嗯……永远不要显示出超出你应有能力之外的表现。做的差不多就得了呢……

  这位奥丁贵人手指在琴弦上轻轻拨动,又打了个哈欠。

  ————————

  【看书要砸票~~~~看书要收藏~~~~~~】

  `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