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邦弗雷特的悲剧】

   第八十六章

  邦弗雷特爵士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实在是一出悲剧。

  他拥有高贵的出身,所在的家族拥有古老而纯正的血统,这个血统的悠久历史可以追述到一千多年以前,如果撇去权势不谈,只看血统的高贵程度,这样的底蕴,哪怕是在豪门如林的燕京奥斯吉利亚,也都是可以位列前十的。

  他虽然不是长子,但是从一出生就受到周围人的尊敬和奉承,既便无法继承家族爵位,可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况且,上天赐予了他一副好面孔,如果单以面孔来看的话,有人甚至认为他是燕京奥斯吉利亚的第一美男子——没有之一!

  从他十五岁开始,就是身边所有女人眼中的宠儿——当然了,现在也是。哪怕大家都知道了他是皇储殿下的禁脔,也时常会有一些美丽的贵族夫人对他暗送秋波。他可以喝最好的美酒,穿最华贵的衣衫,骑最上等的骏马,就连他手指上的那块绿色的宝石戒指,都足以抵得上一个普通小贵族一年的收入。

  尽管他知道在燕京有一些人看不起自己,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高贵——至少,那些人只敢在背后说说自己的坏话,而当着面的时候,一个一个都恭敬得仿佛一只只鹌鹑。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当成不可拒绝的命令,他想要什么东西,甚至不用自己动手或者开口,只要稍微露出一点意思,使一个眼神,立刻就有人会帮他小心翼翼办理妥当,然后双手奉送到面前。

  可现在……他的处境,简直就是一场悲剧,一个噩梦!!

  最重要的是……可怜的爵士大人,他还不知道,他那高贵的名字,被一个土鳖冒用的!而且还是以那种无耻的方式,冒了他的名字,去向大陆著名的强者之一,奥丁帝[***]队里的第一高手挑战。

  幸好,他一直被关在了军械库的库房里,库房的墙壁很厚实,而且他又裹了一条毯子蒙住了脑袋,所以他并没有听见夏亚在战场上发出的那一声大吼。

  但是,上午的时候,仓库的门打开了。那个叫做“卡托”的卑贱的亲兵进来给自己送饭,这个可恶的家伙,为什么用那种怪异的眼神看我?

  卡托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轻轻将盘子放在了这位高贵的爵士面前,然后眼神渐渐变得怜悯。

  以卡托的智慧还有他对夏亚的了解——呃,反正这个军队里的走私贩子,可不会认为夏亚那种表面老实其实一肚子坏水的土鳖,会真的跑去和黑斯廷来一场公平的决战。

  八成那个土鳖,早已经想好了把这位小白脸踢出去当炮灰了吧。

  看着邦弗雷特,卡托很同情的叹了口气,蹲了下来瞧了瞧他的脸蛋:“唉,被那个土鳖看上了,你还真是不幸啊。”

  “呃?什么?”邦弗雷特立刻心里生出了一丝不安:“你是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卡托很是感慨的叹了口气,甚至态度也变得和善了许多,轻轻拍了拍邦弗雷特的肩膀:“吃点吧,趁现在,能吃就多吃点吧……嗯,你想不想喝酒?我可以给你弄一点……”

  这样意外善意的态度,邦弗雷特的心里很是寒了一下,他仿佛嗅到了一种很不妙的味道……

  卡托依然仔细看了他一眼:“吃吧吃吧,别想太多了……唉,这可怜的家伙。”

  这样的怪异,让邦弗雷特琢磨了一个上午,他感觉自己仿佛遇到了某种危险的处境,然后……中午的时候,他终于见到了夏亚。

  他是被几个士兵从库房里抬出来的,直接抬到了营门口,他看见了寨墙边上残留的血迹,还有空气里浓烈的血腥味道,让一向有洁癖的邦弗雷特当场就险些被熏得晕了过去,还有寨墙的木桩上,挂着碎肉,残尸,那些血肉模糊的场面,让邦弗雷特脸色顿时惨白如纸,双腿发软,如果没有旁边的士兵扶着,他恐怕就要当场坐在地上了。

  他一个上午都在用毯子蒙着脑袋祈祷,他知道奥丁人打来了,他祈祷万能的神保佑,保佑第十三兵团能打赢这场仗……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

  嗯,第十三兵团不是很厉害的么?

  看着营门依然固守,邦弗雷特心中松了口气——看样子,是守住了吧?我们打赢了么?可以回家了么?

  那个该死的土鳖又出现在了邦弗雷特的面前,夏亚的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咧着嘴,仿佛看牲口的眼神盯着邦弗雷特瞧了两眼,然后惋惜的啧啧了两声。

  “你……你又想怎么样?”邦弗雷特有些战栗,他的小腿颤抖:“我,我可是观察……”

  “当然,您是观察使大人。”夏亚居然点了点头,他的手臂上缠着绷带,语气却一本正经:“我们现在正在浴血奋战守护您的安危呢。”

  随后他顿了顿,用无比诚恳的语气道:“将士们在牺牲,在流血,在奋战!我们已经打退了奥丁人的一次凶猛的进攻。但是现在,是该您这位主帅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我,我?”邦弗雷特的脸色顿时比哭还难看,他哪里懂得什么武技?他虽然也和剑术老师学习过两年,但学的是那种细细长长的贵族式的佩剑,那样的剑术,与其说是武技,不如说是一种舞技。

  打仗杀人?开什么玩笑!尊贵的爵士从小到大,除了处女的落红,他就没见过任何人血!

  “放心好了,不是让您和那些卑贱的奥丁战士拼杀。”夏亚的语气很真诚:“您这样高贵的身份,怎么能让那些卑贱出身的奥丁士兵污了您高贵的双手呢!”

  邦弗雷特松了口气——看来不管如何,自己毕竟是上司,官职放在这里,这个土鳖也不敢真的对自己乱来吧……

  可夏亚下一句就让邦弗雷特崩溃了!

  “……所以,我们给您挑选了一个和您同样身份高贵的敌人对手……奥丁人的统帅,奥丁武神,黑斯廷!一会儿他将在战场上等您,和您来一场武者之间公平的决斗——您看怎么样?”

  这么一句话落入耳朵里,邦弗雷特……灵魂出窍了!

  “来人啊!给爵士大人穿上铠甲,再把大人的战马牵来!”夏亚压根不理会爵士大人哆嗦的仿佛一只鹌鹑。

  他扯开了嗓子,对着营门外的远处大声吼了一句:“黑斯廷!你准备好了么!我现在就要出来斩你人头了!!我们武者之间的公平对决,一定要公平,不辱没武者的荣耀!我只会带一个扈从出来!如果我战死了,我的随从会将我的尸体带回去!”

  听着土鳖的话,一旁的斯雷特只觉得羞愤欲死!

  这个混帐土鳖!无耻啊!无耻啊!!居然还口口声声的喊什么武者的荣耀……

  对面的方向,过了一会儿,传来了黑斯廷那冷漠的声音:“如你所愿!”

  战场的另外一边,奥丁第一名将黑斯廷轻轻扔掉了一块红色的丝巾,将擦拭一新,黑的发亮的三棱战枪提起,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虔诚和狂热。

  “武者的尊严……哼,拜占庭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个叫邦弗雷特的强者?有种!”黑斯廷提枪上马,他的表情渐渐狂热起来,看着身边的一干部下,严厉的语气带着一丝虔诚:“强者的荣耀不容玷污!一会儿的决斗,你们不许插手!”

  轻轻一踢马腹,黑斯廷跃马挺枪,昂然而出!身后的奥丁战士,俱用一种狂热崇拜的眼神目送他们心中的战神远去。

  ※※※

  邦弗雷特很快穿好了铠甲,他的那身特有的华丽的掉渣的铠甲,穿在他的身上,果然立刻就现出了几分威武不凡来!这样华丽的式样,正是拜占庭帝国贵族之中最流行的圣骑士铠甲的式样。夏亚仔细看了两眼,这铠甲华丽是华丽了,气派也足够唬人了……不过……

  他忽然一拍脑袋,提剑就上去,在邦弗雷特的肩膀和手臂还有胸口处狠狠的砸了几下,将好好一副华丽威武的圣骑士铠甲砸出了几个窟窿和破损,又跑到营门口,从木桩上拽下一块奥丁人留下的残尸碎肉过来,鲜血淋漓的在邦弗雷特的身上铠甲上乱七八糟的抹了一遍,看上去鲜血淋淋。

  “嗯,这就像样多了。”夏亚很满意的笑了笑。邦弗雷特却吓得已经差点……嗯,不是差点,是已经尿了裤子。

  他被用牛筋绑在了马背上固定住了不会掉下来,腰后在铠甲里衬了一块铁条顶住了他的腰背,可以保持他的腰背挺直不会弯曲倒下。

  夏亚亲手给他戴上了头盔,将覆面的面罩放下,只露出了一对眼睛,然后拍了拍邦弗雷特,在他耳边低声道:“听好了,我不会让你真的送死!我把你的腿脚和身子都绑住了,只要你和我演一场戏!你的身材和我很像,那个家伙有五成把握会上当的!你只有右手可以活动,我给你准备的这把长矛是木头的,刷了铁漆,看上去像真的骑士长矛一样!一会儿你不许开口说话!只要你稍微比划一下样子,吸引他的注意力就可以了!”

  顿了顿,夏亚哼了一声,眼露凶光:“别想逃跑,也别想坏我的事情!如果你到时敢喊半个字出来!不等黑斯廷要你的命,我就在你身后,一枪就能把你捅死!你倒是猜猜,我有没有宰了你的胆子?”

  他有!这个疯子!这个土鳖!这个混蛋!他一定有!!

  邦弗雷特心中疯狂的大叫!!这个混蛋都敢如此对待我,他还有什么是不敢的?!

  “不过么……”夏亚想了一下:“你这种小白脸我实在不放心……”

  他又掀起了邦弗雷特的面甲,将一枚麻核塞进了他的嘴巴里:“这样你就不会出声了!一会儿只要你听话,我会护着你的!不然的话,哼!”

  斯雷特拉了夏亚一把:“喂!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要带一个扈从一起去……是什么意思?!”

  “意思?”夏亚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揉得脸上红得发烫了,才停下了手,他眯着眼睛,土鳖的眼神里有一丝疯狂。

  “我想找一个机会……刺杀黑斯廷!!”

  斯雷特勃然变色,指着夏亚:“你!你疯了!!”

  夏亚哼了一声:“就算杀不了他,如果能重伤他的话……哼,只要黑斯廷一受伤,奥丁人就会乱起来!至少也能延缓他们的进攻吧!”

  斯雷特焦急万分:“你!你这是送死了!黑斯廷是什么级别的强者!你怎么能伤得了他?你这是送死!白白送死!!”

  夏亚吸了口气,狠狠的咬了咬牙,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然后才狠狠捶了斯雷特一拳:“放心!老子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这是唯一的拼一拼的机会!拼赢了,大家都有活路!!我可不会死!你放心好了!我比你更珍惜我自己的命!”

  土鳖摸了摸怀里,他的胸前和后背都垫了龙鳞——而且还是两层!

  龙鳞外是一套上等的皮甲,皮甲之外,还套上了一副结实厚重的最大号的重骑兵钢甲!这套钢甲是从沙尔巴那个壮汉身上扒下来的,比夏亚的体形大了整整一圈,他怕黑斯廷会看出破绽,既然无法缩小体形,就只能故意穿大号铠甲了。

  两层龙鳞,一层皮甲,一层重铠钢甲……就算失败了,保住小命逃回来,应该问题不算太大吧?

  只要能靠近黑斯廷,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忽然使用出……龙刺!

  有很大的希望就能伤得了那个家伙!

  而且,夏亚还有一个倚仗!就是他的攻击方式,和大陆上的所有武者都不同!

  大陆上的武者使用的都是斗气!斗气在摧发的时候,都有耀眼的光芒,想偷袭的话,没等你出手,斗气的光芒就先亮得人眼炫了……可是自己的绯红杀气,已经控制到了不外露红光了,如果配合上将全部力量数倍集中在一点的“龙刺”……

  “不搏的话,死路一条!搏的话,如果赢了,就有活路!”夏亚翻身上了一匹不起眼的战马,看了斯雷特一眼。

  斯雷特心中激动,看着夏亚,生出一股无法描述的崇敬,忍不住对着夏亚深深的鞠躬,用力捶胸,做了一个拜占庭军人的最高礼节。

  夏亚却忽然脸色大变,大骂道:“别敬礼!我曰!弄得像遗体告别一样!老子可没死呢!也不会死!老子一定会活着回来的!!我呸呸呸!真他妈的晦气!”

  一声嘹亮的号响,营门缓缓打开一条缝隙,邦弗雷特在前,夏亚在后,两人骑马先后从营门里缓缓而出。

  而战场之上,一匹黑色的战马,全身覆盖着马甲,马头上是半月式的马镰,马背上一人,全身裹着黑袍,手里提着三棱战枪,正是黑斯廷!!

  马匹缓缓向前,当双方靠近了之后,邦弗雷特的马才停了下来,夏亚就坐在他的身侧紧挨着他,他甚至一手帮邦弗雷特牵着缰绳,演足了一个扈从的模样。

  黑斯廷双目盯着爵士大人:“你就是邦弗雷特!”

  目光如刀锋一般!

  邦弗雷特一身圣骑士铠甲,铠甲上满是鲜血和破损,身躯轩昂,体态伟案,加上那胯下万里挑一的上等骏马,马鞍上挂着一柄黑色的长枪……往那儿一矗,果然有几分高手的派头!

  虽然马上的邦弗雷特爵士在瑟瑟颤抖,不过身躯在铠甲里,倒是不大看得出来。

  就连他躲躲闪闪的畏惧的眼睛,在黑斯廷的眼中,也误以为是“锐利如电的眼神”了!

  总而言之,黑斯廷对这个对手倒是很满意。

  或者说,如黑斯廷这样的真正的强者,在刚才战场上已经看到了夏亚那惊人的实力,心中先入为主了,又以自己之心度人,想来以这样的强者,应该是和自己一样拥有一颗高贵的强者之心吧……

  “既如此……那么,便战吧!”

  黑斯廷缓缓的提起了三棱战枪,枪尖遥指着邦弗雷特,枪尖之上,顿时幻化出了一片黑色的流焰!

  邦弗雷特的身体抖的更厉害了,他在夏亚的威胁之下,无奈只能提起了自己的长矛,虽然木质的长矛分量并不重,奈何此刻邦弗雷特手臂酸软无力,提起长矛之后,就连身体都抖得越来越明显了,铠甲也发出了微微的颤抖碰撞的声音。

  夷?

  黑斯廷有些好奇。

  这个让人尊敬的对手,怎么抖成了这样?

  嗯……这是一种什么高明的武技?是狂化战法?还是嗜血斗气?蛮牛之力?又或者是,仿佛我们奥丁人一样的战前狂化自己的秘技?

  黑斯廷感觉到自己冷漠了多年的鲜血再次热了起来!他心中热血沸腾,忍不住就想长啸一声!唰!!长矛一扫,带着一股黑色的烈焰,马匹朝着邦弗雷特小跑了过来!!

  黑斯廷迅速逼近,邦弗雷特爵士却忽然眼睛一闭——他直接崩溃了!裤裆里尿水长流,手里的长矛也落下,只是身体被绑住了,腰板被铁条顶住了,依然那么直直的矗在马上……挺拔,伟岸!就如同一个面对敌人进攻时无畏的绝世高手!

  黑斯廷不疑有他,带着一声清亮的长啸,黑色的战枪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斩落!!

  (就是现在!)夏亚的眼神瞬间被点燃了!

  (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邦弗雷特的心在哭泣……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