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武神黑斯廷】(八千字)

   【说明一下,这是今天的两更的量,我晚上要出门没法更新,所以合在一起贴出来了

  八千多字哦!!比平曰里两更的量都多了好多啦……】

  `

  第七十七章【武神黑斯廷】

  清晨的寒风吹过野火原的旷野,朝阳还孕育在地平线之下,只是隐隐的透出一抹鱼肚白,第一缕阳光还迟迟未曾到来。瑟瑟的寒风之中,旗杆上的那面帝国鹰旗猎猎飘扬着。

  这是位于野火镇正北方的一个驻地,驻扎在这里的是拜占庭帝国第二兵团。

  作为拜占庭帝国的常规兵团之一,第二兵团是一支纯步兵的军队,也是这次拜占庭帝[***]方作战计划之中,在野火原上迎战奥丁人入侵的三路军队之中的中路作战部队。

  早晨的时候,偌大的驻地军营还一片寂静,只有守夜的巡逻队在徘徊,哨卡了望台上的士兵紧紧的裹着皮袍,在寒风之中缩着脑袋,有些没精打采的样子,熬了一夜的双眼充满血丝,此刻心里唯一所想的念头,就是能早点撑到换值的时候,好回去好好的蒙头大睡一觉。

  这该死的野火原,早晨也实在太冷了些……

  第二兵团的统帅佩里佐利将军已经起身,穿戴整齐,刚刚走出大帐,看了一眼门口值夜的亲兵歪着脑袋抱着长矛打瞌睡的样子,这位现年四十岁的帝国将军不过随意的笑了笑,上去轻轻踢了亲兵一脚,在亲兵惊醒后紧张的眼神下,只是宽厚的一笑,就大步离去。

  佩里佐利将军现年四十岁,虽然出身于一个大家族,拥有显赫的贵族身份,但是他依然可以算是一个合格的帝[***]人。在军中的作风朴实稳健,作战的时候也从来不乏勇气,从军二十栽,虽然没有立下过什么显赫的功劳,但是也没有出过什么大错,所谓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大体就是对他这种人的最中肯的评价吧。

  佩里佐利没有追究亲兵在轮值岗位上睡觉的渎职行为,他深呼吸了几下,清晨寒冷的空气将肺部刺的有些隐隐做疼,他也只是低声的骂了一句,带上了几个军官,脸色轻松的开始了巡营。

  事实上,此刻第二兵团的所有人都和他们的将军一样,心态很轻松。

  根据这次军方的计划,分三路阻挡奥丁人的入侵,不过第二兵团被分派到了一个非常轻松的地点:他们驻扎的地方就在野火原的正中间,驻地的北边穿过两片树林,大约两天的路程,正对着矮人族的领地,而右翼东北方向则是地精占据的红色旷野。

  这样的地理位置给人一种十分安全的感觉:那些奥丁人就算真的要打过来,也不太可能选择这么一个方向:有矮人族的领地和地精的领地挡在前面,奥丁人要想从这里打过来,就必然会先穿过矮人族的领地,要冒着和矮人族发生冲突的危险。任何一个有脑子的统帅大概都不会做这种傻事,谁都知道矮人族的战力不俗,没有一个将领会先将兵力消耗在这种地方。挡在正前方的矮人和地精就成为了第二兵团的天然屏障。

  事实上,第二兵团在拜占庭帝国也并不是以战力著称的精锐王牌兵团,他们的实力大概在二线中游,所以才会被派到这么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吧。

  按照佩里佐利将军的猜测,军部之所以把自己的部队放在这儿,只不过是为了防止奥丁人的小股军队从矮人的领地缝隙里抄小路潜进来偷袭罢了——而且,这种小股兵力偷袭的可能姓,也非常小。

  尽管如此,佩里佐利依然做了一些在他看来已经十分安全的安排:他在驻地的北边,设下了四个哨卡,每一个哨卡间距数里,驻守的警备队每两曰轮换一次——如果奥丁人真的打了想派小股奇兵抄小路潜进来偷袭的话,一定逃不过自己的眼睛。不过佩里佐利心中认为这个可能姓不大,设下四个哨卡还有一些考虑,却是防止北方的那些矮人族会不会忽然发疯跑来对自己挑衅。

  至于奥丁人……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们应该会从阿尔巴克特平原南下吧,那里有第十三兵团驻守,以帝国的惯例,最艰难的战斗都是交给那支铁军的。

  寂静的早晨,佩里佐利将军带着人在驻地里巡视了一遍,这并不是他的习惯,不过他知道,这次战后,他就会被调离这支军队了,在这里干了四年的时间,佩里佐利还是对这只军队颇有感情的,临走之前……多看几眼吧。

  就在他绕了一圈之后,身上也活动得微微出汗的时候,看着一队一队士兵已经走出帐篷列队准备早晨的出艹了,佩里佐利脸上带着一种宽松的笑容。

  可是,他的笑容只绽放了一瞬,就凝固住了!!

  因为,他看见了一样东西……

  烽火!!!

  北边的一个哨卡了望台上燃起来了熊熊火焰,黑色的烟柱直冲天空,在寒风之中直冲上了数十米的高度才被吹散!

  而这个哨卡,居然是距离自己军营最近的一个了!!

  佩里佐利才看见那烽火,脸色僵硬,心中的惊诧还不曾平息,耳朵里就听见了一个可怕的声音……

  ※※※

  嚎叫!这是一种野兽的嚎叫,连绵起伏的嚎叫,也不知道有多少,或许有数十,又或许有数百?那浑厚而充满了狂暴的吼叫声交织在了一起,顺着寒风传来,阵得人头皮发麻!

  这沉闷的吼叫声,顿时就将清晨的寂静打破了。

  佩里佐利愣了一会儿,脸色狂变,他疯狂的冲向了驻地的门口,一脚踢开了还在吼叫声里发呆的士兵,翻身就跳上了望台朝北望去。

  随后,这位帝国将军的脸上肌肉陡然扭曲起来,额头一粒豆大的汗珠飞快的落下……

  北边,最近的一个了望台已经在熊熊大火之中,了望台的左侧的一片高地旁,已经飞快的闪现出了一排黑压压的影子,在清晨朦胧的晨光之中,那一排黑压压的影子越聚越多,仿佛一片黑云压在了山坡上一般……

  那让人心中发寒的吼叫声正是从那里传来的。站在了望台上的佩里佐利将军,很快就看清了那些黑云的模样……

  一头一头暴烈的黑熊拥挤在山坡上,排成一排,密密麻麻的样子,那些黑熊每一个个体都比寻常的熊要更加粗壮高大,黑色的皮毛上,还穿戴着粗糙而沉重的黑色铠甲,肩膀处,还有上肢的护臂上的铠甲,还带着锋锐的倒刃!这些家伙仿佛人立一般的站在那儿,排成数排,身后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越聚越多……

  更可怕的是,在这些穿戴了沉重粗厚的铠甲的熊背上,每一头熊的背靠近脖子的地方都悬着一个类似马鞍一般的东西,熊背上都坐着人!奥丁人!那些熊背上的家伙,都穿着奥丁人之中极为少见的金属的铠甲,打造得粗劣却极为沉重的样子,每一个家伙都是孔武有礼,一手抓着粗大的战斧,一手奋力的捶着自己的胸膛,光秃秃的手臂上满是黑色的体毛,而这些家伙吼叫的声音,几乎和他们座下的那些黑熊差不了多少。

  佩里佐利看清了这些,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只觉得眼前发黑,心脏陡然狂跳起来,他瞬间有些喘不过起来,用力张了张嘴,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剧烈的疼痛使得他终于暂时拜托了那种巨大的震撼。

  了望台上,将军忽然扭过头来,他的表情扭曲变形,疯狂的吼叫起来。

  “敌袭!!!是奥丁人的‘狂暴者’!!!”

  凄厉的嗓音,瞬间传遍了驻地……

  ※※※

  没有号角,没有战鼓。山坡上的那一群骑熊的奥丁人忽然就在一阵咆哮之中疯狂的冲了下来!

  黑熊奋力的奔跑着,数百头黑熊聚集在一起倾泻而下,犹如风卷下的一片黑云,以疯狂的速度,冲向了拜占庭的军队驻地。

  仓促的军号方才吹响,拜占庭军营里顿时四处响起了仓惶的呼喝,军官衣衫不整的四处驱赶着同样衣衫不整的士兵,更多的士兵则刚刚来得及仓惶的从帐篷里爬出来,就被军官疯狂的催促着列队,大多数的士兵甚至只穿着袍子,还有的人手里甚至没有武器。

  佩里佐利已经表情扭曲的下令将营地大门关闭,将军焦急的咆哮声不停的响起。

  距离太近了!竭尽全力,当驻守营门的守军才勉强聚集了不过一百多弓箭手,只来得及做了一轮齐射,那些黑熊战士就已经冲到了营地门口!

  不过只有一人高的驻地木栅栏墙,在狂暴的黑熊的面前,被轻易的撞破,黑熊战士疯狂的冲进了营地里,把守营门的守军临时排列的人墙队列,在十多个率先冲破营门的黑熊的疯狂冲击下瞬间就粉碎,在黑熊的巨掌之下,士兵的血肉之躯显得格外脆弱,几个士兵甚至来不及惨叫就直接被拍碎了脑袋,第二排的士兵随即就被撕成了碎片!几个军官还试图组织人手反扑,随后冲进来的黑熊战士就已经朝着人群扑了进去,一个军官的剑才挥起来,就被黑熊直接撞飞,人在空中就胸骨尽碎,还有一个军官虽然砍中了黑熊,但是长剑在黑熊的巨掌挥舞之下被轻易折断,随即坐在熊背上的奥丁战士斧头呼啸而过,人头冲天而起……

  把守在营地门口的数百守军的队列,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就被催垮,上百名拜占庭战士在第一个照面即被杀死!营门厚实的木门已经轰然崩溃,而栅栏墙在百十个黑熊战士强行撞穿之后,哗啦一阵巨响,长达五十米的栅栏墙轰然倒塌。

  越来越多的黑熊战士从缺口蜂拥而入,冲向了混乱的拜占庭军队……

  可以想象的,大多数拜占庭士兵甚至是刚刚从睡梦之中醒来,大多数人没有来得及穿上铠甲,甚至没有武器,没有盾牌,血肉之躯在黑熊战士的冲击之下,毫无反抗就被撕成了碎片。

  第二兵团第一旗团的掌旗官带着一队刚好轮值的巡逻队反扑,也只勉强抵挡了片刻,那位掌旗官武技不俗,长剑带着斗气的光芒砍倒了一个黑熊,可是随后他就被疯狂冲上来的四头黑熊同时扑倒,在一声惨呼之后,身躯被撕扯成了数片!内脏和残尸飞洒……

  数百头黑熊战士的冲击之下,他们也不过像是丢进了洪水之中的小石子,不过溅起了一点浪花,很快就被吞没了。…

  总体来说,第二兵团没有形成太多有效的抵抗,黑熊战士虽然不过只有数百,但是依靠黑熊狂暴的冲击力,轻易就将第二兵团的第一线临时勉强聚集起来的防御催垮,而后面的……就基本上只能算是一场屠杀了!

  第二兵团的驻地营地变成了一个修罗场,到处都是奔走惨呼嚎叫,已经崩溃的第二兵团的士兵毫无斗志,如一群无头苍蝇一般发疯的四散奔逃,互相践踏,冲撞,然后被身后追上来的黑熊战士轻易杀死。

  黑熊锋利的爪牙,还有熊背上奥丁战士的大斧,疯狂的收割着生命……

  乱局,已经不可阻挡。

  数百黑熊战士的突击,彻底催垮了第二兵团的勇气,而随后,在黑熊战士的第一波突袭的身后,驻地前方的山坡后冲出了大批的奥丁人的驯鹿骑兵,数千的奥丁驯鹿骑兵轻易的从栅栏墙的缺口涌进了第二兵团的军营,然后轰然散开,四处绞杀着第二兵团的溃兵……

  ※※※

  山坡上,一个背影静静的望着远处的杀戮场,一双细长的眼睛,眼神满是冷漠。

  这个背影并不高大,甚至在普遍身材魁梧的奥丁人之中,他的个头显得格外的消瘦矮小,这样的体格,哪怕是在拜占庭人里也不过只能算是中等而已。

  可偏偏这么一个瘦弱的背影,立在山坡之上,在寒风之中,一身黑色的披风飘舞,却带着一丝凛然的威武煞气,仿佛这个背影的主人,站在山坡下,那瘦弱的身子,却将山下的大地都践踏在了脚下!

  在背影的身后,数百名奥丁战士静静的站在那儿,每一个奥丁战士望着那个背影的眼神,都充满了狂热的崇拜。

  “吹号吧。”

  看了一会儿,这个背影转过身来,他的脸庞相貌平庸之极,薄唇塌鼻,这样的相貌,只怕随便丢在人群之中便找不着了。可偏偏那双眼睛生的又细又长,细细的眼角略微有些往上挑,甚至带着几分柔和的样子。这个人的眼神冷漠,仿佛不带一丝情感的波动,用低沉的嗓音下了令。

  说着,他缓缓走向了身后的那些部下,很快就有人给他牵来了一匹战马,那战马身躯高大,两米开外的高度,可原本异常神骏的一匹马,马头上却有一道疤痕,在马的左脸直接切了过去,将马的左眼也划瞎。

  马匹上披了轻铠甲,这个人翻身上马,从手下手里接过了一把三棱的长矛,轻轻一勒缰绳,战马长嘶一声,人立而起,随即撒开四蹄,从山坡上飞奔而下,直朝第二兵团的军营奔去!

  ※※※

  此刻第二兵团的军营已经完全崩溃了,最后的抵抗集中在了第二兵团驻地的主帅大营,佩里佐利将军在营门被突破的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后方,他将所有的亲卫队和手下的副将聚集了起来,在混战之中聚集了大约两百名左右的乱军,主帅大营旁,依着旗杆为中心,勉强集结成了一个圆形的防御阵列。

  乱军之中,两队驯鹿骑兵还有十多个黑熊狂暴者轮番冲了三次,但是这支残军聚集了第二兵团之中实力最强的亲卫队,还有佩里佐利和几名将领这样的中阶甚至高阶武士。

  此刻大家都已经明白到了死战的时刻,几个将领的剑锋斗气闪耀,死死的组成了一个防御圈子,顽强的抵抗着奥丁人的冲杀,防御圈子不断的缩小,两百多士兵很快死伤得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人。

  佩里佐利将军的长剑已经砍卷了刃,铠甲也被撕裂,胸口一个深可见骨的伤痕,是一个黑熊狂暴者的斧头留下的,他已经斩杀了六个黑熊狂暴者和十多个驯鹿骑兵,手下的几个将领也死伤过半,防御的圈子一再缩小,地上满是人尸马尸熊尸,碎裂的血肉到处可见。佩里佐利脸色苍白,失血过多的他,剑锋上的斗气光芒已经黯淡了许多。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今天绝无幸免可能,到了这种时刻,唯一的结局就是拼命了。

  一声惨叫,一个将领的长剑刺进了一个黑熊的身躯,但是黑熊狂暴的力量之下,将剑死死的卡在了骨头里,继续疯狂的撞了上去,长剑瞬间崩断,黑熊一掌将那个将领的肩膀拍碎,上面的奥丁战士正要挥斧收割人头,佩里佐利的长剑带着斗气呼啸而下,分出一道光刃,将那个奥丁人劈成了两半。

  佩里佐利大口喘息,身躯站立不稳,脚下一软,用长剑勉强支撑着自己。

  身边又传来几声惨叫,防御的圈子再出现了两个缺口,他狂吼一声,忽然全身耀起一片银色的光芒来,头发飞扬起来,在暴喝之中,长剑如*一般击出,顿时化作一片光团四处砸了出去,轰轰轰几声,斗气炸裂的光芒将他前方十多步的距离完全笼罩,左右的十几个奥丁驯鹿骑兵当场就连人带马被光团砸得粉碎,而一个黑熊狂暴者也直接被光团砸的往后倒飞数米,落地的时候,黑熊的胸口一个巨大的血窟窿,内脏都被轰得粉碎,熊背上的奥丁战士的上半身都已经消失了!

  “来啊!看看谁来收割我佩里佐利的人头!!”佩里佐利一个踉跄,却依然挺直了身体用剑支撑着自己,他的眼睛被额头伤口流淌的鲜血遮挡住了,身上还挂着几片内脏的碎片,双脚站立的地方,地上满是一滩鲜血,还有鲜血正顺着他的双腿不停的往下流淌。

  佩里佐利咧嘴狂笑,一双眼睛满是死气,狠狠的瞪着眼前的敌人,他分明连站都站不稳了,可是身上的斗气光芒却依然耀眼!

  毕竟是一兵团的统帅,拥有高阶武士实力的他,此刻拼命之威,势若疯虎,远处的数十名驯鹿骑兵仿佛被他如此威风所慑,有些迟疑不前……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马蹄声响起!一声马嘶,一个飞影高高跃起,马蹄从驯鹿骑兵们的头顶越过,一步就跳到了前面!

  三棱战枪上带着呼啸的黑色气焰,仿佛一团龙卷风一般横扫过去!

  佩里佐利的眼睛瞳孔里映射出了两团黑色的气焰,他狂叫一声,全身银色斗气光芒大作,迎着黑色的气焰冲了上去……

  砰!!

  一声沉闷的声音,黑色气焰之中,佩里佐利的身躯直接被拦腰斩断!他的腰部以下瞬间在黑色的气焰之中被焚化不见,就连喷出的鲜血都瞬间被黑色的气焰气化掉了!

  半截短剑落在地上,叮的一声,随后也飞快的断做了数截!!

  佩里佐利的上半截残躯落在地上,腰部断裂的位置,内脏肠子已经血肉模糊的流淌了出来,口中黑色的鲜血疯狂的漫出,一双无神的眼睛如死鱼一般盯着面前那个马上持着黑色三棱战枪的对手。

  “黑……黑斯…………”可惜,他没有能念完这个名字,就停止了气息。

  黑斯廷立在马上,那双细长的眼睛扫过地上死去的敌人,毫无一丝情感波动,眼神依然那么冷漠得如灰烬一般,战枪轻轻一挥,无声无息,旁边的旗杆就被斩断,轰然倒塌,黑色的气焰卷了上去,片刻之间,旗杆和旗帜都在这黑色气焰之中化为了灰烬!

  这位奥丁的武神这才转过头来,冷冷的看了看后面的奥丁战士。

  “……传令,号响三遍,号停之时,如不下敌营,前锋全军皆斩!”

  ※※※

  (逼迫!狠狠的逼迫!当我心中产生了那种战栗的恐惧的时候……嗯,就是那种感觉……)

  夏亚抱着脑袋苦思,面前放着火叉和魔法晶石,眼睛里满是血丝,仿佛白痴一样的嘴巴里含糊的念叨着什么。

  他霍然站了起来,握着火叉挺身刺了两下,又重新放下做好,皱眉思索片刻,然后狠狠的叫了一声,再跳起来虚劈两记。

  “蠢货,控制你的心!控制你的意志!绯红斗气不是让你真的发狂!而是用那种杀戮之意激发那股力量!”

  夏亚听着脑海里那个声音,他的脸上露出狂笑,笑得越来越癫狂,忽然跳了起来,大骂一句:

  “控制!控制!我控制个鬼!!”

  他发疯了一样的挥舞火叉左右劈砍了数十下,终于力竭,扑通一声坐倒在了地上,呼哧呼哧喘气。

  等过了好一会儿,他脸上的癫狂之色渐渐褪去,苦笑摸了摸自己的脸:“妈的,还是不行么……”

  “和你说了多少遍,不是让你真的发狂!而是尽量的控制自己,在快要发狂的临界点控制住自己的冷静意识!如果你能做到这点,就算是初步掌握了这种力量了。”

  夏亚闭上了眼睛,眉头不住的扭曲,过了一会儿,他脸上再次渐渐浮现出了暴戾的表情来,手指也在不停的颤抖,仿佛几次想抓起火叉疯狂的劈砍一通,但是他死死的捏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骨节泛白,夏亚的身体抖得仿佛就像生了寒病一样,脸上肌肉不停的颤抖,眼角跳来跳去……

  终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虽然全身还在颤抖,却缓缓的站了起来,动作缓慢而沉重。

  眼皮缓缓睁开,那一双眼睛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片赤红色!!

  夏亚的眼神里狰狞暴戾和清明交错闪过,最后终于停止了变幻,眼神渐渐平静下来,只是这貌似平静的眼神配合着红色的眼珠,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他咬着牙齿,手臂依然在颤抖,却轻轻握住了火叉,然后深吸了口气,对着前方缓缓虚劈了一下……

  就在他前方大约五步的距离,一颗大约大腿粗细的木桩无声无息的分成了两半……

  夏亚站在当场,身躯的颤抖渐渐平息下来,他的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显然刚才竭力忍耐,奋力咬牙,牙龈都被挤压出了血来!

  眼睛里的红色飞快的褪去,夏亚望了望手里的火叉,又望了望前面那棵断裂的木桩,走过去看了看,切口出奇的平整!

  “……”夏亚吞了口吐沫,然后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成了!成了!就是这样!!!”

  可随后他又拧起眉头:“可是……好像威力小了很多啊,刚才好像也从前两次出现的那种笼罩一大片的红光啊……”

  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响起:“这样就对了。威力虽然小了一些,那是因为你现阶段能控制的力量只有这么多了。如果一味的让狂意占据你的意识,或许能爆发出威力更强的红光,但是你的意识也会狂化失去清醒。除非你是白痴,否则的话,难道你不明白,在战斗的时候,如果失去了意识的乱打,就算威力再强的杀招,遇到真正厉害的敌人,你也死定了。”

  夏亚眨巴了一下眼睛:“嗯,这个我明白,就好像喝醉的醉汉抡着大刀乱砍,虽然威力惊人,对付普通人是足够了,但是遇到厉害的对手,对方就可以找到很多弱点……”

  “……你虽然愚蠢,还不算太白痴。”

  “…………我呸!”夏亚不满的吐了口带血的吐沫:“别以为你是龙就可以随便骂老子!现在你只是一个鬼魂而已。惹急了老子,我……”

  “你怎么样?”那个声音冷冷的,带着嘲弄:“杀了我么?要想杀了我,除非把这块石头砍碎掉。可是这绯红杀气,要引发就必须要有这块带有你灵魂印记的魔法晶体!你舍得么?”

  夏亚说不出话来了。

  他刚刚找到了一点敲门,品尝到了一点甜头,这绯红杀气威力强大,如果他不曾学会也就算了,可偏偏现在都已经算是入门了,要他就此把石头打碎,放弃这个绝招,心中是万万舍不得的。

  土鳖不说话,那头龙的声音仿佛叹了口气。

  “人类,我们做一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

  ※※※

  “好红的朝霞……”

  山谷的山坡上,柯柯兰随意的伸了个懒腰,早晨的阳光洒在身上,虽然是冬曰,也依然带着一丝淡淡的暖意。

  “唉,还是这里好啊,在奥丁,这样的季节,早晨可能冻死人的。”柯柯兰随意的抖了抖披风,又抬头看了看血红的朝霞,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如此血色朝霞,看来,今晨在东方经历了一场杀戮啊……”他低头想了想,嘴角含笑:“……黑斯廷,你又赢了一仗么?奥丁武神,哼,你那辉煌的战绩上又增添了一笔吧。唉,可惜,用鲜血染红的荣耀,终究是……”

  这个奥丁的贵人洒然一笑:“……终究是不祥啊。”

  说着,他转过身来,走下了山坡,看了看站在山坡下的一群战战兢兢的侍从。

  “嗯……第十三兵团有什么动静么?”

  “没,没有……殿下,他们退去了,好像没有再次进攻的意图。”

  柯柯兰满意一笑,走过去拍了拍这个侍从的肩膀,对方立刻受宠若惊的跪了下去。

  “好了,别紧张……让战士们好好休息一下吧,至少在明晚之前,那些拜占庭人是不会有动静的了。要抓紧时间享受着最后的平静哦。”柯柯兰的脸上笑意越浓,眼神里却冰冷。又回首抬眼瞧了瞧血色的天空……

  “唉,这么美丽的朝霞,好想听竖琴的乐声啊……”

  顿了顿,他大笑道:“来人啊。”

  “殿下!”

  “嗯……去,给我找一把竖琴来,本殿下要弹奏一曲!”

  “…………”下面人大眼瞪小眼。

  虽然已经习惯了伺候这位脾姓古怪的殿下,但是,但是……

  但是这位殿下有时候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命令,还真的让人抓狂啊!

  ※※※

  “你得到了我的龙鳞,但是没有龙族的魔力,龙鳞在你手里不过只是一块稍微坚硬一点的防具而已。但是我,残留的魂魄却依然带着龙属姓的魔力,我可以为龙鳞注入魔力,提高它的魔法抗姓。还有,龙族漫长的生命,积累下了诸多高深的知识,你想学龙族的战法武技么?我甚至可以教会你一些龙咒!只要我在你的魔法晶体里留下我的灵魂烙印,那么以后你可以用这块魔法晶体为导体,施展一小部分龙咒魔法,虽然只是一点点,但那可都是真正的龙咒魔法!还有……我可以告诉你生命的奥义,包括如何使用灵魂之力!无论是任何生命,低等的人类或者是高等如我们龙族,灵魂的力量远远胜过肉体的力量,甚至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只要你学会了这种法子,就可以保持灵魂不死,总有机会可以找到合适的肉身复活……”

  土鳖却脸上毫无一丝兴奋,反而眼神里满是警惕。

  “妈的!说的这么动人,你想让老子为你做些什么?先说好,玩儿命的事情,你就不要开口了。大爷我活的正滋润得很呢。”

  【讲一个重要通知吧。】

  本书将会在一月一号上架入VIP,也就是本周五。

  上架的事情毕竟是必然的,毕竟我靠写书就是这个吃饭嘛。先预先通告一下兄弟们吧,还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

  还希望大家能订阅VIP吧,最近不少朋友为了支持我注册了VIP号了,跳舞我感激不尽。各位都是我的衣食父母啊。

  还有很多朋友为了支持我,打赏了好多银子啊,更让我诚惶诚恐,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我从来都不会求打赏。嗯,是这样的,我求推荐票,求月票,但是从来不求打赏。

  我总觉得,大家喜欢我的书,能订阅VIP就已经是非常支持我了,如果还能投票投月票的话,就更让我感激万分了,至于其他的,我不敢奢求的。况且,每个人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对吧?我也不希望大家浪费银子啊。

  所以,支持我的话,希望有能力的读者升个VIP号,等上架的时候订阅,我就十分满足了。

  此外……如果可以的话,预定一下一月份的月票,呵呵~

  算来已经有快一年没有争过月票了,这次卷土重来,心里还真有些忐忑呢。

  到时就靠大家多多捧场啦~

  ——小五留言。

  PS,差点忘记最后一句话了:对所有喜欢我的书的兄弟姐妹们,想对你们说,我会努力证明,你们对我的支持不会白费的!

  所以,请看我继续用文字跳舞吧!~

  `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