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传说都是骗人的】

   (这章一不小心就写了六千多,看了一下字数,本想分成两章留一半明天贴的,想了一下,一口气贴出来算了~不留存稿了~哈哈~~)

  第七十三章【传说都是骗人的】

  海上……

  将军的话立刻提醒了夏亚,说起来,他和凯文轻骑北上时路遇阻截,那一队躲藏在山坡上的弓箭手,的确不像是奥丁人。

  那些弓箭手从单兵素质来看,明显外貌上和奥丁人相差不小,他们没有奥丁人普遍的魁梧高大的身材,虽然也显得很精悍,但是身高的差距却是无法抹杀的。

  也不是说奥丁人就没有身材偏矮一点的——只不过,那一队弓箭手的装备相对于奥丁人来说,未免显得过于“精良”了一些。

  他们每个人都配备了轻便而精致的金属铠甲,制式明显不是奥丁人能拥有的——也不是说奥丁人就没有披铠的弓箭手,只不过奥丁帝国向来在金属锻造和工艺上要远远落后于拜占庭帝国,一般来说,奥丁人战士的武器装备,只偏重于两个特点:厚,重。

  落后的金属锻造工艺,使得奥丁人不具备大规模装备精良铠甲的实力,只有在他们的精锐军团里才会给战士配备质地精良的金属铠甲,加强防御力。而除此之外,奥丁军队的大部分战士都是以皮质的革甲为主。

  还有就是武器了,夏亚遇到的那些敌人,每一个弓箭手使用的都是上等的角弓,这种弓在弓角上配备了螺纹,可以调节弓弦,以器械带辅助弓箭手的臂力消耗——这样的工艺,也不是奥丁人能具备的。虽然也可以花钱来购买这些武器装备,但是那一队弓箭手的单兵素质,相比奥丁战士来说并不出众,没道理花大价钱买这些奥丁人之中的稀有装备来武装一支素质一般的队伍吧。

  最最重要的就是那些弓箭手的近战武器了,清一色的双刃短剑,大约一米长的剑身,轻便而锋利——奥丁人可是很少用这种短剑来作战的。身材高大而天生体质出众的奥丁人,一向喜欢标榜自己的武勇,他们更喜欢斧头,铁锤或者双手的巨剑等等这些重型的作战武器。这样的短剑,大部分奥丁人是不屑使用的。

  最后就是那些弓箭手的射术了——要射中奔跑之中的马队,对于可不是随便艹练一两个月就能做到的!弓箭手的训练比普通的战士更加困难。而奥丁人也从来不擅长弓箭……

  “哼,看来是海上的那个邻居。”阿德里克脸色阴沉,面上的疤痕仿佛都在扭曲,眼神里满是煞气:“每次我们和奥丁人交战,总有这些海盗的影子存在。”

  阿德里克说的“海盗”,夏亚并不陌生——恰恰相反,他非常熟悉!

  野火镇上,曾经在夏亚年少时代充当了他多年梦中情人的索非亚大婶,她的丈夫,那个开酒馆的独眼,就是一个从海上来的家伙。

  在大陆的西边的海上,有一个海上的岛国,国土面积不过只有拜占庭的一两个郡那么大而已,那个国家却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往往可以置身于两大两大帝国的争战之外。

  海盗之国,是拜占庭人对这个国家的戏称,事实上这个国家并不是一个海盗窝,他们的文明程度并不压于拜占庭,只是,身为海上的国度,他们并不擅长陆战,而是以海军而闻名于这个世界,他们拥有庞大的海上力量,不计其数的船队战船,他们置身大陆之外,可以和两大帝国同时展开交易,却避免了大部分的大陆争霸产生的战争损耗。海上的贸易给他们提供的大量的财富,这是一个以狡猾和冒险精神著称的国度。

  当然了……大陆人也不是傻瓜,这么一个海上的王国,总是在大陆两大帝国的争战之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的时候还扮演了战争期间的武器贩子的角色……以大陆人战争流的血,来充当他们国家的养分。

  “哼,上一次战争,这些海盗还站在我们这一边,这一次,居然直接出兵帮助奥丁人了。”阿德里克的眉头紧锁。

  看着将军脸色的阴沉,夏亚明白这位将军似乎在为一个重要的问题所烦恼,但是夏亚毕竟不是拜占庭人,他无法明白站在阿德里克的位置上为这场战争之外的国与国之间暗斗的这些烦恼。

  过了一会儿,阿德里克回过了神来,他随意笑了笑:“好了,你下去休息吧,小子,这次你干得非常不错。下面你的任务就是把伤养好,如果你恢复得快的话,说不定还能赶上这场战争。”

  ※※※

  夏亚被人从大帐里抬了回去,他没有再想什么“海上”的问题——这些事情,大概是将军们烦恼的事情吧。

  他和沙尔巴还有卡托一起,得到了伤兵的待遇,他们三个受伤都很重,暂时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当天晚上,他们三人还有第三旗团的残部一起离开前线,往南行走,他们将回到位于野火镇附近的驻地进行修整。

  第三旗团的掌旗官巴特勒也因为伤势也一起随队南下修整,虽然这个银发汉子非产不甘,但是胸前中的两箭使得他现在连马都很难骑,被阿德里克严令之下,无奈只能随队后撤。

  因为不能骑马,巴特勒和夏亚等重伤兵一起躺在马车里,这个银发汉子似乎因为自己被伏兵败损兵大半,而显得非常消沉。

  夏亚倒是无所谓——说实话,一直到现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这场战争的输赢,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反正他不是拜占庭人,拜占庭帝国和奥丁帝国,谁赢得这场战争,对他来说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之前的几次拼命,也纯粹是因为身在第十三骑兵兵团这个团体,无法抛弃同伴而爆发出来的勇气。

  准确的说,直到现在为止,夏亚心中对拜占庭帝国没有什么归属感,他的归属感仅仅建立在第十三骑兵兵团本身。

  这次的受伤让夏亚吃了很大的苦头,虽然军队里的医官给他上了药,处理了伤口。但是自己中的那一箭威力实在太惊人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在中箭的那一瞬间,夏亚才仿佛真的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那一箭,轻易的将原本夏亚以为牢不可破的龙鳞射穿!这样的威力,给夏亚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震撼!他提醒自己,龙鳞也并不是万能的!

  那一箭的威力并不仅仅在于射穿龙鳞,夏亚心里很清楚,这一箭给自己的身体留下了严重的伤害——以往,他的体质强悍得不似人类,从前他也不是没受过伤,但是每次受伤之后,伤势都会以惊人的速度飞快愈合:比如之前在野火原上的烧伤,不过两天的功夫就恢复了。

  可是这次,胸前被射穿的伤口,血肉模糊,迸裂的伤口在一夜之后依然没有一丝愈合的势头,只有靠着药物压制了伤口恶化——仿佛夏亚那变态的恢复能力,被压制住了。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中箭那一瞬间的每一个细节:那一瞬间,一股寒气仿佛将自己的胸口完全刺穿,随即就是寒气遍布胸前,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寒气疯狂的摧残着自己身体的技能!当回来治疗的时候,医官被迫用刀子从他的胸前割掉了一大块已经冻坏的血肉!而且,当时,伤口的血肉已经彻底坏死了,一团带着寒气的黑色在肌肤上无法驱除,只能强行割掉,而且,在切割的时候,那些黑色的寒气还有隐隐蔓延的趋势——如果夏亚晚回来一些,或者是治疗得晚一些,恐怕他就真的死掉了。

  一直到上路的第三天,夏亚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机能隐隐的有了恢复的势头。

  仿佛自己那强悍的恢复能力,之前一直被侵入自己身体的那股奇怪的寒气所压制住了,随着寒气渐渐消散,身体强悍的恢复能力才终于被摧发了出来。

  一个晚上,夏亚彻夜难眠,忍受着伤口愈合肌肉疯狂生长而带来的那种奇痒,第二天一早,趁着旁边的同伴还没有睡醒,夏亚悄悄扯开了绷带看了看伤口,伤口的颜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肌肉的愈合程度也渐渐复苏。

  他松了口气……

  土鳖并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他虽然谈不上睚眦必报,但是从小老家伙给他的教育就是:别人欺负你的,就一定要欺负回去!

  他曾经十五岁那年在山里遇到一头熊,当时被熊一巴掌将半个肩膀都拍碎了,年轻的土鳖靠着强悍的体质一路逃脱。后来他养伤好几天,苦练了半年的斧技,在那年冬天,跑进山里,花了两天时间潜伏在熊出没的地方,最后终于亲手砍掉了熊的脑袋!

  那副熊胆卖掉的钱,还让父子两人喝了一个月的酒。

  (不管那个家伙是谁,射了我这一箭,老子记下了!)

  ※※※

  尽管夏亚已经尽量低调,但是在第六天的时候,他已经可以起身行动了,他也无法忍受躺在马车上的枯燥,每天躺在这么小的地方,听着车轮吱吱嘎嘎的滚动,虽然和旁边的沙尔巴卡托胡扯很有意思,不过土鳖也感觉到自己被憋得快生锈了。

  第六天的时候,他坚持下了马车。

  顺便说一下,因为土鳖的光荣负伤退居二线,他的扈从多多罗魔法师阁下,也因此而幸运的得到了离开前线的机会——本来身为扈从的魔法师心中还很担忧了一阵子,聪明的魔法师很清楚,以自己的本事,上了战场一定是当炮灰的份儿。他看过奥丁人战士恐怖的战斗力,他可不认为自己瘦弱的身板能和那种敌人肉搏。

  (况且,我可是高贵的魔法师啊,高贵的魔法师从来就不擅长近战肉搏的。)

  现在土鳖主人受伤,身为扈从的多多罗自然就有了一个借口随着一起离开战场:他可是扈从,扈从就必须跟在主人身边照顾嘛。

  (呃,神灵保佑,希望以后这个土鳖经常受伤吧……)

  多多罗坐在马上虔诚的祈祷着。

  ※※※

  “多多罗!”

  趁着车队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夏亚下了马车,勉强走了几步,虽然伤口依然疼痛,但是缓慢的行走已经无碍了,他立刻召唤来了自己“忠心”的扈从。

  多多罗猥琐的脸上立刻堆满了恭敬卑谦的笑容:“是的,我的主人。”

  夏亚斜着眼睛看着这个家伙:“你一直说你是魔法师,我有一个问题需要有人帮我解答……”

  多多罗立刻一挺胸膛:“当然了,每一个魔法师都是博学多才的!”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扶着马背站好,将自己中箭的过程仔细的说了一遍,然后压低了声音道:“你也见过那头龙!龙鳞的坚硬程度你应该知道,可是那个冷箭偷袭我的家伙,一击就把龙鳞射穿了!最气人的是,我没有看到任何箭支!我需要有人给我解释一下这种情况,难道这是一种魔法么?”

  多多罗眨巴了两下眼皮,思索了好一会儿,就在夏亚露出不耐烦表情的时候,魔法师赶紧从脑子里搜索出了自己对于这方面的一些知识。

  “嗯,尊贵的主人,根据您的诉说,我想那个偷袭您的混蛋,或许是一个高级的武士,我听说有一些实力高强的武士,当能力达到了高阶之后,可以将斗气凝练成实体给敌人造成伤害,这可并不是传说,可是真有其事的,我当初在奥斯吉利亚就亲眼看到过这样的高手,呃……只是,能将斗气实体化,除非是达到了八级武士的级别才可以做到。不过……”

  “不过什么?”夏亚皱眉。

  魔法师吞了口吐沫,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就算是八级的武士,能将斗气凝练成实体伤人,但是也是有距离限制的,我在奥斯吉利亚见过有高级武士和人决斗,可以将斗气实体化,化作纯斗气的光剑,但是一旦离开了手,也就是说,如果是以投掷或者其他的方式远程攻击的话,那么最多可以达到十几步的距离,再远的话,斗气就会消散掉了……”

  夏亚摸了摸下巴,脸色似乎没有多大变化,但是眼睛里却闪过了一丝怪异的光芒:“十几步么……你是说,那一箭不是真正的箭,而是用斗气凝练出来的?可那一箭射来的地方,距离肯定不止十几步……难道射我的这个家伙,实力更高?”

  多多罗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摇头道:“这倒不一定,毕竟,武士系的高手,擅长的是近战。别说是八级的武士了,就算是九级武士,也很难将斗气实体化,伤人在数十米之外——或许可以做到,毕竟我没见过九级武士出手。但是想来,就算九级武士能将斗气伤人在数十米外,但是斗气脱离身体的控制,到了数十米之外必然会扩散削弱,威力减轻,那样的程度,也不可能刺穿龙鳞的。”

  魔法师仔细想了一下,低声道:“大陆上,或许只有那种传说之中能以一敌万的圣级的武者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吧。”

  “圣级?”这个土鳖显然对这方面的知识是一片空白:“难道偷袭我的这个混蛋是圣级?”

  多多罗心里很不屑:如果对手是圣级武者的话,杀你如同杀小鸡一样,还需要偷袭么?不过这种话多多罗是万万不敢当面说出来的,脸上表情却越来越恭敬:“圣级的强者大陆上屈指可数,想来您遇到的那个混蛋不可能是圣级了。而且,每一个圣级的武者都是极骄傲的人,大概……呃,大概是……”

  “大概是不会做出偷袭这种事情吧。”夏亚哈哈一笑,拍了拍多多罗的肩膀:“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好了。”

  随后他皱眉:“可是按你说的,又怎么解释偷袭我的这个家伙呢?”

  “这个……”多多罗赶紧解释道:“我说的是武士系的强者,毕竟武士系擅长近战,所以能在数十米外一箭射穿龙鳞,这样的程度看来,偷袭您的人大概不是一个纯武士系的家伙。我想来想去,多半是一个魔法高手。”

  “魔法师和武士不同,魔法师最擅长远程攻击。用斗气凝结成箭射出数十米对于武士来说是很困难的,但是对于魔法师来说,可以用魔法做到这点。嗯,根据您诉说的,您受的伤害,带着一种奇怪的冰冻的效果,我更可以肯定对方是一个魔法师了,因为这种攻击附加的冰封效果,明显是一种魔法属姓。”

  “可是……魔法师能数十米外射穿我的龙鳞,岂不是魔法师比武士强大很多?”

  多多罗自然而然就想点头,他一向以身为魔法师的身份而骄傲,在他心中,自然是根深蒂固的认为魔法师要远远强过武士——至少在身份的高贵程度上是这样。

  不过正要点头,却忽然看见这个土鳖似笑非笑的表情,魔法师顿时心中一动:这位主人可是一个标准的武士!自己如果敢这么回答,岂不是就等于说自己这个扈从比主人还要高贵?如果自己真敢这么说,只怕说完之后就要吃苦头了。

  他赶紧摇头,思索了一下,苦笑道:“这个么,也并不是这么说的。您的龙鳞本身的防御能力,或许比较单一,虽然很坚硬,但是这只是说明它的物理防御很强,刀剑砍不破。可是魔法防御上就很一般了。如果是一头活着的龙,那么龙身上的龙鳞,自然就会附带魔法的抗姓,但是这剥下来的龙鳞,也只剩下了本身质地的坚硬,却不具备魔法抗姓了。毕竟,您不是一头龙……或许普通的斗气都砍不透您的龙鳞,但是很可能一个中级的魔法师,就可以用魔法直接穿透它,因为它现在不具备多少魔法防御能力。”

  “也就是说,你认为伤我的,是一个奥丁的魔法师?”夏亚摸了摸下巴。

  “呃……在奥丁帝国不叫做魔法师,而是叫做祭祀……”多多罗叹了口气。

  夏亚想了一会儿,再看向多多罗的眼神倒是和蔼了很多。

  (嗯,看来这个家伙还是有点用处的,不是一个吃白饭不能干活的废物啊。)

  ※※※

  第七天的下午,终于回到了野火镇北边的驻地,此刻驻地已经基本上空掉了。只留下了一个辅兵护卫营和后勤运输队。

  第十三兵团的主战旗团已经于四天前开拔北上,其中就包括了第十三骑兵兵团之中战斗力最强的第二旗团——那是清一色的两千重甲骑兵!

  当然了,还有一个重要人物以留守大营的名义待在了驻地——那位从奥斯吉利亚来的观察特使,美丽的邦弗雷特爵士。

  听说这位观察特使在主战部队开拔北上的前一天忽然就得了急病,随即自然就留下来担任了留守的工作。

  不过又据说,在北上部队开拔的第二天,这位爵士先生就生龙活虎的带着他从燕京带来的侍卫出去在周围树林打猎了……

  当然了,这些事情暂时和夏亚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回到了驻地之后唯一的事情就是静心修养,前线在距离这里的数百里之外,暂时来看,战争似乎距离土鳖很远很远了……

  光头男没有回来,夏亚一个人住在帐篷里。经历了一番生死考验的土鳖,开始绞尽脑汁的盘算起来。

  他脑子里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那威力强悍的“绯红杀气”!

  不管如何,两次误打误撞使用出了绯红杀气,惊人的威力,让夏亚心中震撼不已!这么强的绝招,如果能充分领会驾驭,那么自己的实力岂不是……

  下次再遇到偷袭自己的魔法师,直接把那个混蛋切成两半!

  一个人坐在帐篷里,夏亚捏着那块晶石,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得不说,我们的土鳖并不是一个傻话,虽然他不知道如何正确使用这块魔法晶石,但是至少,他……听过很多故事。

  野火镇的酒馆里少不得时常会有一些过路的流浪者吟游诗人之类的家伙,这些家伙看似没有什么狗屁本事,却总是会说一些让人相入菲菲的传奇故事,以此来骗一些酒喝。

  在那些故事里,那些传奇的英雄人物也会无意之中得到一些奇怪的宝物,什么神器魔法装备啦,圣剑啦,魔法宝石啦之类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至少,那些故事里的传奇英雄的经历,给了夏亚很多很多有价值的参考。

  瞪着眼睛看着这块灰不溜秋的石头,运了半天气,夏亚心中生出一个念头……

  难道……要我把这个东西吃下去?

  妈的!会不会消化不良或者直接被噎死啊?

  捏着这块石头犹豫了半天,夏亚还是放弃了这个太过危险的主意。

  “呃……难道是要滴血,让血液融合?”夏亚毫不犹豫的在自己的手指上刺了一个窟窿,让鲜血滴在了石头上……

  一会儿功夫过去了……

  又一会儿功夫过去了……

  再一会儿功夫过去了……

  夏亚悲愤的将手指包了起来……

  (妈的,传说都是骗人的!!再这么下去,老子先失血过多而死了!!)

  ※※※

  夏亚瞪着眼睛看着这块石头,瞪得眼睛都开始刺疼的时候,他拔出了火叉来。

  (实在不行,把它切开看看?)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脑子里非常突兀的响起了一个毫无感情的干巴巴的声音。

  “蠢货!”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