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柯柯兰】

   (今天的更新量没有少,这章算是二合一,字数比平时的两更只多不少。

  因为是比较连贯的情节,所以没有分成两更了,免得影响阅读的流畅感觉。

  呵呵……只是点击上可能会损失一些啦,不过我宁可“一更”,也不会为了追究点击而强行分成两三更的。只是请大家明白,我可没有偷懒哦~~)

  ·

  第六十八章【柯柯兰】

  夏亚往北狂奔,一口气跑了也不知道多远,直到后面的追兵渐行渐远,最后连那些喊杀呼喝声也听不见了,他心中才稍稍宽慰了一些。

  幸好戒指里的魔力没有消耗光,既然甩掉了追兵,夏亚就舍不得再用戒指,取下来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收好,这种好东西可要省着点用。

  一停下来,夏亚就找了一个地势低洼的土坑里一躺,四仰八叉,吐着舌头拼命喘息,方才虽然有风系魔法戒指的辅助,夏亚自己也是使出了生平力气奔跑,否则给追上了那就是乱刃分尸的下场啊……此刻一停下来,就感觉到肺里仿佛在冒火,喘得差点连气管都要爆开来了。

  躺在土坑里,夏亚累得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这个状态持续了大约有一顿饭的功夫,才勉强站了起来。

  再一次经历了那绯红色的杀气,红色的光芒笼罩全身的时候,也如同上次一样,夏亚全身的伤势瞬间消失,反复之前遭受的攻击对自己造成的伤害瞬间就被红光抚平,就连肩膀上被砍了一剑,连铠甲都被砍裂,斗气炸开,肩膀上原本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连骨头都断裂掉了,可现在摸上去,却已经飞速愈合,只是原来伤口处的血肉略微有些发红而已。

  夏亚抱着脑袋想了会儿。

  (妈的,这简直就是一个绝招啊。瞬间愈合伤势,还能发出无视防御的杀招……如果这样的绝招施展出来,岂不是无敌了?)

  夏亚将这块晶石握在掌心,只感觉到它的表层又恢复了灰不溜秋的模样,只是,却仿佛略微有那么一丁点儿不同……

  凑近在眼前仔细一看,果然是这样的。晶体的表层依然如普通的石头一样灰色,但是仔细看去,在晶体之上似乎出现了一些少量的细细的红色的丝状纹路,那红丝比头发还细,稀疏的分布在晶石的表层,数量也并不多……就好像……

  就好像人长时间不睡觉,眼球上的血丝一样,只是数量却少得很多,而血丝得体积也更细微一些,不凑近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记得自己从前看这块石头,还没有这种奇特的变化。难道是因为自己两次误打误状使用出了这种奇异的红光,造成的石头的改变?

  那么如果以后多用几次的话,这块石头会不会变成纯粹的红色?

  多用几次……

  夏亚却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两次红色的光芒救了自己,可自己现在却并不知道如何正确的使用这种东西,最后的这杀招虽然厉害,但是……却不是自己能轻易引发出来的。

  好像每次都是被打得半死,遍体鳞伤,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才会引发石头的红光。

  这……可这种办法也太危险了!

  假如下次再遇到这种危险的情况,石头却没有爆发红光让自己使用绝招,那岂不是死得很冤枉?

  休息了片刻,夏亚恢复了一些体力,虽然手脚依旧有些酸软,不过毕竟他的体质简直强悍得不似人类,片刻之中,体力也恢复了两三成的样子,站起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辨认了一下方向,就决定继续往北。

  虽然往南和阿德里克将军的大部队汇合,才是最安全的——但是南边有那些驯鹿骑兵的追赶,往南走的话不等和大部队汇合,就先遇到那些奥丁人了。可不能指望那时灵时不灵的红光再救自己一次,只能往北了……追上凯文他们。

  嗯,凯文那个光头男,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和第三旗团的人汇合了吧……

  ※※※

  就在夏亚动身北上的时候,在阿尔巴克特平原的北部,凯文的确已经和第三旗团的人汇合了。

  凯文带着三百骑兵在夏亚的掩护之下脱离战场继续往北突进,路上又遇到了一次堵截,依然是一队驯鹿骑兵,当强行突过堵截之后,三百骑兵只剩下了两百骑左右。

  就在快到中午的时候,凯文终于见到银发汉子巴特勒率领的第三旗团。

  第三旗团是十三骑兵兵团下的一支轻骑部队,当凯文赶到的时候,第三旗团已经陷入了艰难的境地。

  这里是一片特殊的地形,两边的山地上遍布树林,虽然坡地并不高,只有大约四五米的样子,但是却极不适合骑兵作战,而坡地的中间,大约有两三百米宽阔的平坦地势——这样的平坦地势却太过狭窄,奥丁人只要用少量的步兵在狭窄的地势里列成厚厚的阵列,就足以让骑兵无法正面冲过去了。

  毕竟,第三旗团不是重甲步兵,正面强行冲击敌人的厚实的队列并不是他们最擅长的作战方式。

  凯文赶到的时候,第三旗团已经陷入了苦战之中,掌旗官巴特勒将部队收拢在了一个山坡上,利用狭窄的破道进行防御苦守待援。

  他们已经在这里苦战了一夜,第三旗团损失不轻,两千人的编制只剩下了一千三百多骑兵,几乎大半带伤。

  巴特勒几乎把肠子都悔青了。他原本只是先锋,进行威力搜索,为后面的大部队扫清道路。

  但是在昨晚,他遇到了小股的奥丁人的驯鹿骑兵,和对方交手之后,奥丁人丢下了一百多尸体后退,巴特勒急于扩大战果穷追不舍。夜晚的时候,视线并不好,他被奥丁人引诱进了这种危险的地形,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想退出来已经来不及了。

  这分明就是一个陷阱,奥丁人就是打了注意,要一口吃掉充当先锋的第三旗团。

  狭窄的地形里骑兵冲不出去,巴特勒立刻做出了决定,退守在一个山坡上,而天亮的时候,他终于确定了,围困自己的奥丁人足足有一个军团,大约两万人左右的奥丁军队,将这个山坡围得水泄不通,巴特勒试图带人突围,两次突围,骑兵从山坡上冲下来,借助冲刺的威力,一睹短暂的杀得山下的奥丁人步步后退,但是毕竟奥丁人聚集了太多的兵力,在这种狭窄的地形里,只要组成厚厚的步兵阵列,只有一千多骑兵的巴特勒根本无法穿透对方的阵营——就好像一把生锈的钝刀子,无法刺穿厚厚的肉快。

  两次突围,第十三兵团的骑兵们作战不可谓不勇敢,但是左冲右突,最后不得不被迫退回了山坡上——如果晚退一点的话,只怕连退守山坡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人合围在战场上了!

  凯文带兵感到的时候,看着山坡下密密麻麻的奥丁人阵列,就让人头皮发麻。他只有两百骑兵了,要冲过去救援实在困难,两百人冲进两万人的阵营之中,只怕不到片刻就被杀得干净。

  但是随后凯文就发现了奇怪的现象——他这支两百人的骑兵部队才一进入这片地区很快就被发现了,山上的巴特勒眼看援军到来,聚集了全部的力量组织了再一次的突围,身下的一千多骑兵誓死冲锋,居然硬生生的杀下了山坡来,在奥丁人的堵截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山坡下狭窄的地形里,处处死尸,奥丁人如潮水一般涌上,而巴特勒带领骑兵冲锋之处,奥丁人又如潮水一般退去。

  这种情况下,凯文没有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带人冲上去接应,一路上冲进奥丁人的阵列之中,虽然杀得惨烈,但是凯文心中却生出了一股疑惑来……

  这些奥丁人的抵抗强度,似乎远远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强!

  两军很快在战场之上汇合,然后试图迅速往后脱离战场往南后退,和大部队汇合。

  千万人的喊杀震天,拥挤在这狭窄的数百米宽的平坦低洼地形里,两支骑兵刚汇合在一起的时候,远处的山坡之上,却忽然传来了一阵沉闷的牛角号声!

  号声浑厚而肃穆,周围那些原本还试图死死纠缠的奥丁战士,顿时就如同潮水一般迅速朝着两边退去,很快就脱离了和拜占庭骑兵的接触。

  “他们放我们走了?”凯文心中生出这么一个疑惑。

  此刻第三旗团的掌旗官巴特勒已经全身浴血,铠甲上至少有七八处破损,肩膀上还插着一支箭杆,头盔也早就没有了,他和凯文汇合到了一起,眼看着周围奥丁人退去,这个银发汉子狠狠抹了一下脸上的鲜血,脸色却忽然一变:“糟糕了,我们上当了!”

  奥丁的步兵飞快的后退,两旁的山坡上的树林里却迅速冲出了一队又一队的驯鹿骑兵来!

  这些驯鹿骑兵早已经养精蓄锐,在树林里修整了整整一夜的时间,眼看着一队一队的驯鹿骑兵疯狂的从两边的山坡上顺着坡道冲下来,巴特勒眼神里闪过一丝惨烈的味道,嘶声吼道:“往南冲!全体往南冲!!冲出这个峡谷!!”

  可是却已经晚了!!

  两边的驯鹿骑兵借着下坡的势头倾泻而下,很快就纠缠上了拜占庭的骑兵,死死的咬住了他们的后队!

  纠缠!奥丁人的战术很简单,就是死死的咬住拜占庭的骑兵,不给他们一丝喘息的机会!

  经过了突围出来,拜占庭的骑兵队列已经完全散乱掉了,在边打边退的情况下,无法得到喘息的机会停下来组成队列进行反冲锋。

  就这样,一千多骑兵被奥丁人的驯鹿骑兵追着屁股打,前方还有突破一层一层的步兵的堵截,山坡上还有弓箭手的冷箭……

  凯文从来没有打过这么窝囊的仗!他清楚,如果是正面对决的话,自己一方作为拜占庭帝国最精锐的骑兵,绝对能正面冲垮这些奥丁人的驯鹿骑兵!

  但是……但是现在转过不身来!!!

  转不过身来啊!!

  骑兵要形成有效的杀上,必须列好队形冲击才行!现在乱军之中,被敌人追着打,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后队,一丝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一旦停下来,周围就会有大量的奥丁步兵围过来。而不停的话,却无法甩脱后面的驯鹿骑兵。

  后面的这支驯鹿骑兵就仿佛是一把刀子,一层一层的将拜占庭骑兵的队列削掉!

  远处的山坡之上,一面巨大的牛皮大氅之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那儿,他的身后,是一张巨大的,用某种兽骨制成的椅子,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皮毛毯子。

  这个人拥有典型的奥丁人的高大体格,宽大的肩膀雄壮的身躯,充满了爆炸姓的力量,头上带着一顶熊盔,灰色的皮毛披风之下,他的手里却并没有任何武器,反而拿着一只小小的旗帜。

  相对于普通的奥丁人粗糙的皮肤来说,这个家伙的肌肤却过于白皙,仿佛带着一丝病态的模样,一双奥丁人之中罕见的碧绿色的眼珠,正紧紧的盯着山下远处的战势。

  在他的身后,站着数十名身材高大奥丁战士,每个人的身高都在两米以上,这些奥丁战士每个人都是身披厚厚的熊皮,只在胸前挂了铁甲,手里提着短斧,每个奥丁战士都将满头的长发编织成了密密麻麻的小鞭子。这样的装束,正是奥丁人之中赫赫有名的“狂斧战士”!

  头前的那个戴着熊盔的奥丁人收回了眼神,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不屑的笑意。

  “哼,大名鼎鼎的罗德里亚骑兵团,也不过如此。”

  他淡淡一笑,忽然伸出了手臂平举,他的手臂上,带着一圈黑色的铁环,就听见半空之中传来一声嘹亮的鹰啸,一只遍体灰色羽毛的僚鹰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这个奥丁人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鹰头,随即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血淋淋的肉条来,送到鹰口下。

  “哦……阿德里克应该带人赶过来了吧……呵呵。”

  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可没等他的笑容完全绽放出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蹄声。

  一个驯鹿骑兵飞快的冲到了十多米处,翻身跳了下来,踉踉跄跄的扑上来,匍匐在地上。

  “怎么了?”这个奥丁人皱眉。

  驯鹿骑兵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奥丁大汉,此刻却满脸畏惧的表情,身体颤抖:“尊贵的柯柯兰大人,您,您的弟弟……”

  柯柯兰挑了挑眉:“他怎么了?”

  “您的弟弟战死了!他死在了一个拜占庭骑兵的手里……我们,我们试图追杀那个凶手,但是却……”

  说着,这个奥丁驯鹿骑兵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看见了柯柯兰的眼神射在了自己的脸上,柯柯兰的眼神锐利无比,瞬间爆发出一种让人胆寒的光芒!

  驯鹿骑兵的身体无法抑止的颤抖起来——想起如此重要的一个人居然在自己的队伍里战死,只怕……

  就在这个骑兵心中恐惧到极点的时候,预料之中的雷霆怒火却并没有降下。

  柯柯兰仿佛沉默了一下,随即脸上却反而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哦……我亲爱的幼弟,他战死了么?哦,这倒是一个有趣的消息啊。对于我们奥丁战士来说,战死在战场上,也算是一件难得的荣耀吧。”

  这两句话说的仿佛毫无一丝怒气,甚至语气还带着一丝温和和阴柔的味道——可正因为如此,熟悉这位柯柯兰大人脾姓的骑兵,却反而心中更寒到了极点!!

  眼看这位柯柯兰大人的眼神越来越柔和,这个骑兵更是匍匐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了,身体哆嗦得仿佛生了寒病一样。

  柯柯兰嘴角挂着一丝笑容,随意的用手指逗弄胳膊上的那只僚鹰,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嗯,死了一个儿子,想必我那尊贵伟大的父皇陛下一定会爆发雷霆之怒吧……唉,真是让人悲伤的消息啊。”

  他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那和煦的笑容,又哪里有半点悲伤的样子?

  “……幸好,父皇陛下有二十多个儿子,死了一个两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最后这句话更是大逆不道了,骑兵只恨不得自己此刻变成聋子,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被自己听见了,只怕柯柯兰大人一定是不会放过自己了……

  终于,沉默了片刻之后,柯柯兰深深吸了口气,他脸上的温和的笑容瞬间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肃杀。

  “传我命令……打起血色旗,我要为亲爱的弟弟报仇呢……然后,写一封信回去,通报一下这个让人悲痛的消息吧。”顿了顿,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怪异:“不管怎么说,死了一个弟弟,我总要做出一些姿态才对吧。这是我第一次亲自领军,可不能把事情弄砸了。”

  ※※※

  凯文和巴特勒终于带人冲出了这片低洼的地势,跑出山谷之后,面前就是开阔了地带,两人早已经全身带伤,凯文手里的棱锤也早就丢落在战场上了,此刻手里举着一把双刃骑士长剑,而巴特勒则伏在马背上,这个银发汉子已经连身体都直不起来,他背上被一个奥丁驯鹿骑兵砍了一斧,铠甲被砍裂,那一斧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一旦冲出了这片山谷,凯文立刻心中一震,前面没有了堵截的奥丁人步兵,凭借自己骑兵的移动里,远远超过了驯鹿骑兵,足以靠速度甩开追兵,只要能重新列阵,然后就可以组织反冲锋!这样就可以让这些奥丁驯鹿骑兵品尝一下拜占庭骑兵的威力了!

  骑兵,一向都是拜占庭人最强的兵种!!

  之前束手束脚被打得满腹怒火的凯文正想发泄一下,可是让他狂怒的是,一旦冲出了这片峡谷,后面的奥丁人的驯鹿骑兵立刻就停止了追杀,前锋迅速和拜占庭骑兵的后队脱离开来,然后掉头缩回了峡谷之中!

  (这,这些混蛋!奥丁人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狡猾了?!)

  终于停下来列队,可是一清点人数,巴特勒和凯文就当场吐血了!

  第三旗团和凯文的援军,全部加在一起,活着跑出来的已经不到六百骑了!

  也就是说,对方那种追着打的战术,看似狡猾不讲理,却十分有效!这种纠缠战术,让拜占庭人死伤过大半!

  第三旗团,在这一战之中就彻底被打残掉了!后面的战斗,已经无法再以一个旗团的编制发挥作战力量,只能等待战后重建。

  巴特勒心中滴血,身为第三旗团的指挥官,这些骑兵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此刻损失了超过七成的兵力,让他如何不悲痛?

  可以这么说,如果奥丁人的计划是吃掉第三旗团,那么这个作战目的基本上算是完成了。因为第三旗团的两千骑兵,活着的不足五百,损失达到七成,而活着的人也全部带上,还能保持作战能力的也不过三百而已。

  这一战,第三旗团虽然没有全军覆没,却基本丧失了战斗力。

  巴特勒这个银发汉子脸上再也没有一丝豪迈,仿佛苍老了二十岁,伏在马背上,嘴角流出鲜血,死死咬着牙关。

  凯文心中滴血,看着身边的残军……

  (不正常,这些奥丁人的作战风格和从前大相径庭。以往的奥丁人是野蛮和勇敢的象征,他们最擅长正面的硬碰硬的决战,却不会耍这种诱敌,设伏,围点打援,还有那种纠缠死咬的狡猾战术!)

  而除此之外,让凯文和巴特勒心中无法介怀的最最重要的一点是:

  眼前的这支奥丁人的军队,虽然数量有两万左右,但是从素质上来看,他们并不是奥丁人的精锐部队,只是一个普通的奥丁人的二线军队而已,无论从单兵素质还有战斗力来看,都远远达不到奥丁人精锐的标准!

  以往第十三骑兵兵团也不是没有在奥丁人的手里吃过大亏,但是那是输在了黑斯廷统帅的奥丁人精锐的军团手里。可这次,居然在一个奥丁人的普通军队面前就吃了如此大的一个闷棍……

  两人都是在军队里待久了的老人了,大概能估算出,这次奥丁人的损失大约在三千至四千左右。

  以双方的损失比例来看,似乎并不算太难看。

  可是别忘记了,自己一方可是拜占庭帝国屈指可数的最精锐的部队啊!!而且还是清一色的强力兵种:骑兵!!

  “他妈的,奥丁人居然学会里利用地形,利用谋略……难道对方的将领是黑斯廷么?”凯文狠狠的吐了口带血的吐沫。

  “不会。”巴特勒面色惨然:“黑斯廷的黑旗军团我们又不是没遇到过。如果说是换了将领的话,以黑斯廷在奥丁帝国的威信,绝对不可能降级来指挥一支普通的军队。唯一的解释就是,奥丁人里又出现了一个厉害的军事将领!”

  顿了顿,这位老将虽然被打击得摇摇欲坠,却依然咬牙下达了命令。

  既然那些奥丁人没有追赶,那么自己一方也不必立刻后退了,就地列阵据守,同时派出传令兵,等待后面的大部队赶上汇合。

  “等将军带人到达,咱们再和这些奥定人狠狠的打一场!”

  ※※※

  夏亚不敢走大路,他仿佛回到了一个人在山林荒野里狩猎的曰子,小心翼翼的在复杂的山坡上潜行,故意兜了一个大圈,从右侧迂回了十多里地,悄悄的靠近事先预定的汇合地点。

  快中午的时候,夏亚终于来到了这片山谷,但是很巧的是,正因为他没有走大路,却没有遇到在山谷南边集结待援的凯文等人,而是从右侧绕了过去,直接从侧面飞快的靠近了右侧的山坡。

  在靠近树林的时候,夏亚立刻就听见了身后传来声音,凭借经验,那沉闷而凌乱的蹄声显然不是拜占庭帝国的骑兵,他立刻如猴子一样飞快的窜上了一棵树,就看见下面一小队驯鹿骑兵缓缓的路过。

  看清了对方的人数,夏亚大气都不敢喘,生怕露出了一丝动静。

  而随后,他伏在树干上,悄悄的将身体缩成一团,就听见树林里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声音,一队一队的奥丁人的军队从树林里开了出来,就在林子外列队……

  (见鬼!)

  躲在树上的夏亚顿时进退不得。

  ————————————————

  (求推荐票~~和第一名只差两千票而已了,大家都帮把手,很快就追上啦~~

  大家拭目以待,看我们的土鳖如何立功吧~~~)

  `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