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跋扈将军】

   (加长章节,求推荐票!)

  第五十四章【跋扈将军】

  两个围上夏亚的士兵很放心:这个小子虽然看上去体格强壮,但是却并没有挟带武器,看样子只是一个普通的良民傻小子,尤其是夏亚脸上惯有的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太具有欺骗姓了。

  虽然出来之前上面的命令在野火镇要各位小心,不要引发什么冲突,但那是对野火镇上讨生活的猎魔人或者其他的佣兵团之类,这个小子一看就是一个良民,而且看上去傻乎乎的,简直就是天生的当苦力民夫的料啊。

  一个士兵翻转剑,用剑柄朝着夏亚的脑袋砸去,另外一个用盾牌去撞夏亚,口中喝道:“老实点小子,别找苦头吃。”

  夏亚依然一脸茫然的样子,可他随便一扭头,就躲开了对方剑柄,然后抬手捏住了对方的手腕轻轻一抖,那个士兵就惨叫着跪了下去,夏亚肩膀一撞,那个举着盾牌的家伙直接飞到了木台上。

  周围的拜占庭士兵愣了会儿,随即大声呼喊起来,纷纷拔出剑围了过来:“反了反了!胆敢袭击帝[***]队!!”

  这些普通的士兵,如何放在夏亚的眼里,他原本就一肚子火,几个扑上去的士兵立刻就吃了苦头,夏亚一把抢过一面盾牌,几个侧撞,撞飞了几个士兵,盯住了其中一个军官,上去一脚就踹在对方的小肚子上——也是夏亚留了手,如果踹的部位往下几分,这位军官只怕就从此断了子孙根。纵然如此,他也是惨叫一声,弓着身子躺下。

  几个照面,五六个士兵就已经被夏亚放倒,剩下的士兵怒了,顾不得其他的人群,一窝蜂冲向了夏亚,那个躺在地上捂着小肚子的军官更是叫嚷道:“抓起来,把这个家伙抓起来!砍了他!!”

  夏亚手里也没有拿剑,就举着两面盾牌,面对十多个冲上来的士兵,也不多说,一头冲进人群里,用盾牌护住身体挡住对方的剑,只是靠着蛮力横冲直撞,便把这一队士兵撞的东倒西歪。

  广场毕竟距离城门很近,这里的搔乱立刻引起了守军的注意,很快街道上就有一队巡逻士兵赶了过来,看着地上躺了十来个自己的同僚,顿时鼓噪起来。

  广场上已经被围了起来,看着面前越来越多的拜占庭士兵,夏亚心中也有些后悔,这下玩大了,他倒是不怕别的,只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得罪了官兵总是麻烦事,他想着,就盘算着开溜,只是广场的几个出口都被围住了,唯一看似人少的地方只有城门,城门却已经被关了起来。

  夏亚吼了一声,举起盾牌冲了过去,撞翻了挡在面前的两个人,一脚踹飞了一个举起剑要砍的军官,就看见人仰马翻,夏亚已经冲到了城门下,原本野火镇的城门并不坚固——野火原上那个盗贼团敢跑到这里来做案?那真是蟊贼抢了贼祖宗了,所以这城门不过就是两片厚重些的木板而已。

  夏亚冲到门口,两边的士兵立刻举起长矛戳来,他用盾牌挡了两下,砰砰两声,长矛断裂,夏亚顺手一抓长矛再一送,就将人丢开,然后对着城门,一声低吼,一头撞了过去……

  轰!

  城门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大”字形状的豁口,后面众多士兵目瞪口呆之中,这个野蛮的小子已经冲了出去……

  愣了会儿神,这些士兵才呼喊着追了上去……

  ※※※

  冲出了野火镇,夏亚心中一松,以为就此脱了困,可才略一得意,迎面就听见急促的马蹄声,一队骑兵已经冲到了城门下不远的地方!

  眼前狂风卷地,扬起一片尘土遮天,一队骑兵如黑色铁流一般席卷而来!

  眼看夏亚撞破城门冲了出来,后面的士兵呼喊追赶,跑在最前面的一个骑士立刻毫不犹豫的迎了过来,奔跑之中,身体俯下,贴在马背上,手里的一柄棱锤呼啸而来!

  夏亚迎面撞上,只来得及挺起盾牌……就听见轰的一声,他整个人被奔马的强悍力量撞得往后飞了出去,盾牌四分五裂,夏亚落在地上的时候,还翻了好几个跟头,才将去势耗尽。

  那匹马上的骑士纵然跑出老远,掉转马头,挺直了身体,手里依然握着棱锤,覆面式的头盔下,闪过一丝惊奇的眼神,纵然跑了上来,举起手来,喝退了那些要赶上去下手的步兵。

  “好彪悍的小子!再接我一锤试试!”这个骑士长笑一声,夏亚却已经爬了起来,看着前有骑兵拦路,后面是一群步兵,知道自己跑是跑不过了,自己跑得快,也快不过骑兵,他原本姓子就强悍,怒道:“你有马力,有本事下马来试试!”

  那个骑士一愣,正犹豫之中,就听见身后那马队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凯文,试试他。”

  这个声音浑厚而威严,中气十足,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口吻,那个叫凯文的骑士听了,哈哈一笑,翻身从马上跳了下来,一把从马上将自己的十字骑士长剑拔出远远的丢了过去,正插在夏亚的脚下:“捡起来吧,小子,我不占你便宜。”

  夏亚打量了一下周围,面前这一支马队的骑士,约莫百十号人,马是上等的好马,而马上的骑士,人人都是魁梧,一股子说不出的彪悍利落的感觉,一个个腰板挺得笔直如标枪,身披黑色轻装便铠,挂着棱锤和骑士长剑,停下之后,立刻很自然的排列成了一个锥形阵列,如群星拱月一般的簇拥在一个中年骑士的周围。

  那个中年骑士一身黑色皮袍,并不着甲,身后笼着一条黑色披风,披风猎猎作响,并不持锥,马鞍上挂着一柄长剑,一手握着缰绳,另外一手抬了起来,对远处那些步兵示意,喝止他们上前。

  这个中年骑士的相貌英武,浓眉大眼,眉眼之中满是威严,鼻梁高停,嘴唇紧抿,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姓子极坚忍不拔的,可惜这么一副威武的相貌,偏偏却有一条斜拉下的伤疤从他的左边眉角一只拖到了右边嘴角,几乎将整张脸一分为二!就显得格外的狰狞煞气。

  他坐在马上宽肩窄腰,居然比身后那帮手下更多了三分强悍的模样。眼神扫过夏亚的时候,那目光甚至都让人心中一颤!

  这个家伙只是坐在那儿,冲天的煞气便掩也掩饰不住。纵然脸上的那道伤疤,也丝毫不减他的威严,非但不丑陋,却更显得十足的男人的雄浑刚烈!

  (这家伙是个大人物!)夏亚心中立刻做出了判断。

  “小子,拿起剑来试试。”这个叫凯文的骑士提着棱锤,缓缓逼近夏亚,夏亚哼了一声,呸的吐了口吐沫,看也不看这柄剑,拔出了腰间的火叉,双手握住了,冷冷的瞧着这个凯文。

  刚才两人一次交手,夏亚立刻判断了出来,这个家伙的力气比自己在野火原上交手过的那个希姆还要大了三分。

  这个凯文眼看夏亚并不拿剑,去拿着一柄黑黢黢的火叉来对付自己,却丝毫没有一丝轻视的模样,反而脚下更凝重了三分,握着剑一步一步毕竟。

  夏亚看着对方毕竟,对方眼神里的那种杀气和战意,居然给了他一丝与众不同的压力,就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猛兽一般!小心翼翼的两人对峙了会儿,凯文吼了一声,猛然几个前冲,棱锤狠砸了下来。

  夏亚抬起火叉挡了一下,身体立刻侧步躲闪,当的一声,火叉将棱锤的一根棱刺削断,凯文却丝毫没有半点犹豫,棱锤一转,横扫过来,变招干脆而凌厉,丝毫不拖泥带水。

  夏亚咬牙横起火叉再挡了一下,铿的一声,火叉直接切进了棱锤里,深深的卡在了里面,两个人都是一愣,如此近距离纠缠在了一起,夏亚和凯文都是毫不迟疑,同时抬起腿来就狠狠往对方身上踹了过去。

  两人同时闷哼的一声,凯文一脚踹在了夏亚的小腹上,夏亚却一脚奔着对方裤裆而去,凯文匆忙一扇,夏亚这一脚踹在了对方的大腿根上。

  夏亚身体强悍,吃了一脚,毫无半天问题,凯文却脚下一个踉跄,大腿疼得险些让他站立不稳,赶紧后退两步,就听见卡的一声,他的棱锤却毕竟还是被火叉割断了,手里一轻,就只剩了个锤柄。

  远处的中年骑士看清了夏亚手里的火叉造型,不由得有些诧异,抿了抿嘴,凯文站在那儿,看了看手里的锤柄,却并不气恼,眼神里却迸发出了更强的战意来。

  这个家伙当真骄傲的很,武器虽然被毁,而身旁就是方才他自己扔给夏亚的那柄剑,他却并不去捡!低吼了一声,居然赤手空拳就冲向了夏亚!

  这个家伙赤手空拳扑上来,却仿佛猛虎扑食一般,气势反而越发凶猛!可是他才扑了两步,就听见远处那个中年骑士忽然开口。

  “好了,停吧!”

  凯文明明跑出了几步,一听命令,却强行拧身站住,呼哧呼哧的喘气,死死的盯着夏亚,却不敢造次,显然是对那个中年骑士遵从到了极点。

  中年骑士缓缓策马往前几步,走到了凯文身边,微微一笑:“服气了么?世界上总有比你力气大的人存在。下次动手,注意要学着用脑子。”

  凯文重重瞪了夏亚一眼,却服气的点了点头:“是。”然后默默的退后两步,退到了中年骑士的身后,仿佛对中年骑士尊敬到了极点,哪怕对方骑马自己步行,也不敢和对方并列而站。

  这个时候,城门打开,里面冲出一队士兵来,簇拥着一个穿着铠甲的军官模样的人跑了出来,这个军官一脸胡子,越过众人出来,喝道:“出了什么事情!有人敢在这里闹事吗!”

  一眼看见了这个中年骑士,又瞥见了身后那些骑兵队列里高举的旗帜,不由得皱了皱眉,吸了口气,行了一个军礼:“原来是阿德里克将军,不知道将军来我的防区……”

  那个中年骑士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盯着夏亚:“你叫什么?”

  那威严的眼神扫过夏亚身上,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很显然是平曰里习惯了发号施令的口吻,双目如电,那种口吻里的威严,让夏亚不由自主就下意识回答:“我叫夏亚,夏亚雷鸣。”

  “嗯,为什么闹事?”

  “呸!我是附近的猎魔人,这些家伙却想征我当民夫,我不肯,他们就动手强拉……”

  夏亚还没说完,那个野火镇的守军军官不干了,他大声喝断了夏亚的声音:“胡说八道!阿德里克将军,我是野火镇临时守备统领官,这里是我的防区,请将这个闹事的家伙交给我们处理吧!他在军事管辖区闹事,强闯城门,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歼细……”

  中年骑士依然不理会那个统领军官,眼睛只看着夏亚:“你是本地人么?”

  “是,就住在附近。”夏亚干脆坦言,他知道今天这关难过了,对方又是步兵又是骑兵的,跑是跑不掉了,干脆说实话,如果不行,再拼命也不晚。

  可是被这个中年骑士的眼神笼罩,却总有一种沉甸甸的压迫的感觉!

  “多大年纪?”

  “……十八。”夏亚吞了吞口水。

  “阿德里克将军……”那个守备统领被晾在那儿,脸面无光,忍不住又开口。

  中年骑士终于有了反应,他抬起头来,转过脸不耐烦的看了看那个守备统领,策马凑了过去,到了那个家伙面前,抬了抬下巴,冷冷道:“你说什么?”

  “我是……”守备统领昂首回答,语气里有一股子桀骜,心想,老子不是你的辖区,大家不是一个部队,老子也不怕得罪你。

  可还没说完,中年骑士冷冷的瞧着他,忽然就顺手拔出了马鞭,劈头盖脸就抽了过去!

  软软的皮鞭在他手里,抽出的瞬间就绷成了一条直线,落在那个守备统领的脸上,顿时就发出了砰的一身闷响,那个家伙直接被抽的趴了下去,脸上留下了重重的一条红肿的痕迹,鼻子都被打的塌了下去。

  中年骑士冷冷看着这个家伙,一挑眉毛,声音很轻,但语气里满是嚣张和跋扈!

  “老子说话的时候,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那守备统领官被一鞭抽得趴在了地上,脸上剧痛,心中恼火,正要爬起来发作,却一眼看见了对方眼神里那种蔑视不屑的光芒,隐隐的含着一股子杀气,不由得心中一寒,猛然想起了这个家伙在军中的凶名,气势全无,哪里还敢炸刺?

  主将都吃憋,下面那些士兵自然就不敢出头,纷纷束手呆呆的站在那儿。

  这个跋扈嚣张的中年人哼了一声,看都不看那个躺在地上哼哼的统领官,转过那头来到夏亚的面前,静静的瞧着夏亚,却发现这个年轻人那对亮晶晶的黑目盯着自己,虽然有些紧张戒备,却全然没有一丝畏惧,隐隐的还有几分不屈的样子。

  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纹:“很好,小子,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没有。”夏亚回答——嗯,地精应该不算是人吧。

  “老子看中你了,是个有种的小子!以后跟我干吧!”

  这中年骑士盯着夏亚,眼神里那种跋扈嚣张之极的样子,顿时让夏亚血液沸腾起来,仿佛这个家伙满身豪气,就那么带劲!

  况且,夏亚原本的理想就是走出山里,当猎魔人,或者当佣兵。此刻一个显然身份不低的将军跑来问自己肯不肯跟他干——这总比当一个佣兵团里的小武士更有意思吧?

  夏亚有些心动,不过他依然问了一句:“跟你干?有什么好处吗?”

  身后那些骑兵都是忍不住失笑了起来,那个凯文却哼了一声,低声咒骂了一句,自言自语嘟囔道:“将军看上,还推三阻四的,不知道军中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

  “哈哈哈!好处?”中年骑士一挑眉,傲然一笑:“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刀子砍人!大秤分战利品!没有人欺负我们,只有我们欺负人!这算不算好处?你敢不敢!”

  我曰!

  一句话说的夏亚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

  “敢!有什么不敢的!”

  ……

  后世史学家记载……好吧,去他妈的“后世史学家”吧。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中年骑士斜着眼睛瞪着夏亚:“小子,跟我干,以后就是我的手足!老子有一块肉吃,就会拿出来大家一起分!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阿德里克,帝国第十三骑兵兵团将军,老子有个不好听的外号,叫做‘跋扈将军’,你记住了!跟在我身边,就要当个有种的汉子,莫要给老子丢脸!”

  ——————————————

  (这章写的顺手了,不小心写出五千左右……

  抬头看了看榜单,已经冲到三少下面了,各位再挺一挺我,多砸些票来。

  咱们摸摸三少的ju花~~)

  `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