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暂别】

   夏亚嘿嘿干笑不语,心中却想起了老家伙活着的时候时常敲打自己的那些话来。

  “明明很蠢却喜欢充聪明的人往往死的很快。看似愚蠢其实聪明的人都会命长。”

  “别人当你是傻瓜,才会忽视你。如果人人都知道你聪明,那么大家都会把你当成焦点——以后想背后阴人敲闷棍,可就没那么容易的。”

  夏亚想到这里,用力晃了晃脑袋,脸上又露出那种人畜无害的憨厚笑容:“谁说我聪明,我就是一个山里的土人而已。”

  若是多多罗看见夏亚这副忠厚的笑容,必然会眼角抽搐。阿达却只是略微笑了笑,不再说这个话题。

  他望着奄奄一息的朵拉,似乎出了会儿神,然后才终于开口:“其实……如果当初你想到,害了我之后会是这样的结果,你一定后悔那么做吧。”

  阿达的脸上带着笑容:“所谓龙神的赐福,其实很简单,我是族内挑选出来的幸运儿,龙神赐予我的一件特殊的本领,就是……第一个加害我的敌人都会受到反噬!任何第一个加害我的家伙,都将因此而失去一半的力量,生命力,魔力,肉身的活力……全部减半!而且也将永远停留在那个水准上!”

  他的笑容越发的柔和:“朵拉,当年你也很年轻,我们龙族只有在成年之后,魔力和力量才会达到颠峰,可是你却太早就对我下了手,结果,我变成了人类,无法恢复龙身,而你,则失去了一半的力量,而且还是‘幼年状态’的一半力量!高贵而骄傲的朵拉,却成为了所有龙族之中最弱小的一个!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讽刺很美妙么?”

  夏亚听得咧嘴,这见鬼的龙神的赐福——哪里是赐福哦,根本就是诅咒嘛!

  “精灵族的永恒之泪,只有下毒的本人才能解除咒语,你自然是不肯帮我解除的,但是我也不会帮你解除龙神的诅咒……其实,我告诉你,我不是不想帮你解除,而是不能!龙神的诅咒,根本就没有破解的办法!你知道这个结果,一定很懊恼吧。”

  阿达已经站了起来,他的手指在朵拉的脖子上轻抚,动作轻柔细致,仿佛情人之间温柔的爱抚一般,可是那眼神,那声音,却森然冰冷。

  在阿达的抚mo之下,朵拉的气息越发的微弱下去,她无力的睁开双眼,只是眼睛里却毫无神采,鼻息里含着微微的呜咽声,却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阿达将手里的那块琥珀色的晶石轻轻放在了朵拉的额头前,然后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我在人类的世界里游历了很多年才找到了这件东西。嗯,这是一枚灵魂契约石,放心,我不会将你的灵魂变成我的奴隶,因为我没有那种魔力,但是,你的灵魂会被永远吸在这枚石头里,永远无法回归墓地。

  现在,请你,死吧。”

  朵拉虽然眼睛不能视,却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她不甘的张了张嘴,似乎要咆哮,又似乎想吐出龙息杀死敌人,但是却只发出了一声低微的哀鸣。

  “动手吧,猎魔人。”阿达转头冷冷瞧了夏亚一眼:“用你这把锋利的武器,刺进她的额头!你的武器太短,无法直接刺进她的心脏,但是锋利的程度却足以刺穿她坚硬的头骨。”

  夏亚没有犹豫,大步走了过去,双手握住了火叉,来到龙头前,嘴里却嘟囔了几声:“喂!冤有头债有主,是阿达让我刺你的,你是死在他手里,我不过就是一个执行的刽子手而已,可别记恨我才好。”

  说完,他用力闭上了眼睛,飞身跳上龙脖,火叉对着龙头上就狠狠的刺了下去!

  一声沉闷的破碎声,火叉透过龙骨而入,噗的一声,直插进了龙脑,直至没柄!!

  朵拉哀嚎了一声,脑袋似乎抬了抬,却终于无力的垂下,口中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息,鼻孔里冒出一团青烟……

  夏亚一火叉刺穿了龙脑,顿时就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飘香扑鼻,他并不知道,龙的脑液天然就带有奇香,这种香气让夏亚脑子不禁瞬间一模糊,只觉得那股香气从鼻子里直接冲进脑门,顿时觉得全身舒畅,原本身上多处伤痛的感觉,在此刻瞬间便消失了。

  龙的身上,很快就浮现出了一团青绿色的半透明的雾气光团来,阿达眼睛眯了起来,高高举起那块琥珀晶石,口中一字一字的吟唱起一种奇异的歌谣。

  这并不是什么魔法咒语,也不是什么龙族的语言,而是一种仿佛安魂曲一般的歌谣,只是发音古朴而艰涩,那咬字虽然是人类的声音,却仿佛是一种古老失传的古语,夏亚听了,十句里倒有七八句是听不懂的。

  那轻轻漂浮起来的一团青色半透明的光雾,正是龙魂。每一条龙死去之后,这魂魄都会离开肉身,飘扬远去,前往一个很神秘的所在,那便是龙族的墓地!

  龙族拥有一种奇异的传统,它们死去之后,并不在乎肉体如何,而却必须得到魂葬!龙的魂魄会回归龙族的墓地,才能得到永久的暗息。

  那青绿色龙魂,似乎要飘扬远去,可是在阿达的一句一句的吟唱之下,似乎顿时就有些迟缓了下来,随即似乎被这歌谣声吸引,一点一点的朝着阿达靠近了过来,悬浮在空中,不停的变幻着形状,化作了一条青色的烟气,最后缭绕在阿达掌心周围,似乎被那块琥珀晶石吸引,一点一点的被吸附了上去……

  阿达似乎非常吃力的样子,他的额头流出了汗珠,声音也渐渐艰涩。这安魂曲虽然不是魔法,却极为消耗他的精神力,他的眼神很快就露出了疲惫之色,而当那一团龙魂开始吸入晶石的时候,阿达才终于松了口气,他感觉到一股疲惫冲刷上来,终于身子一个踉跄,脚下一软,倒在了龙的尸体上。

  那龙魂已经被吸入了大半,只剩下几缕淡淡的残留的青色雾气,却还没有钻进琥珀晶石里,阿达却已经先一步不支昏倒,那几缕残留的魂魄,却没有了安魂曲的指引,顿时就失去了方向,隐隐的似乎要扩散开来。

  夏亚看在眼里,心中有些好奇,忍不住伸出手去凌空抓了抓,那魂魄无形,却哪里能抓得住?夏亚抓了一把空气,两手空空,那绿色的雾气却仿佛忽然就变幻了一下形状,似乎被夏亚的举动惊动,随即呼的一下,一丝残留的烟气缭绕在夏亚的手掌旁,一路往上,却忽然就聚集在了夏亚的脖子上!

  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枚灰不溜秋的烂石头,却仿佛成为了这一丝残魂的目标,那些烟气眼本就要散去,却忽然找到了这么一个所在,速度加快了很多,不等夏亚惊呼出来,就一股脑儿全部钻了进去!

  夏亚张了张嘴巴,就看见这一丝绿色的烟雾钻进了自己脖子上的那枚挂坠里,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挂坠依然冰冷,捏在手里棱角分明,看上去还是那么灰不溜秋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何,仔细看却,总有一丝不妥的微妙感觉,只是到底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阿达靠在龙尸上,喘息了会儿方才缓过神来,站了起来,看了看手里的晶石,那湖泊色的晶尸已经变成了青绿的颜色,阿达心中放心,张口就将晶石吞了下去,随后看了一眼夏亚:“刚才那残留的魂魄呢?”

  “呃……”夏亚想了想,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实话,大概是心中下意识的做出了选择:“散掉了。”

  “散掉了……”阿达点了点头,并不疑有他,淡淡笑道:“散掉了也好,魂魄已经被我吸了大半,残留的魂魄也无法回归龙墓,烟消云散也是它的下场。”

  阿达仿佛神色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虽然终于完成了多年所想的事情,却忽然有些索然无味的感觉,他看着夏亚,略微一思索,随即很快道:“好了,我的事情做完了,我要取的东西也取走了,现在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我……”夏亚犹豫了一下。

  “猎魔人。”阿达看着夏亚,眼神略微温和了一点:“我毕竟要谢谢你,不然的话,我已经被活埋死在山外了。我现在是人身,并无任何力量。不管怎么说,我欠你一次!”

  说着,他不再和夏亚罗嗦,转身就往外走去,他走了几步,夏亚忍不住叫了一声:“喂!阿达,你到哪里去?”

  阿达转身,皱眉看了看夏亚:“我,自然是离开的了。”

  夏亚张了张嘴,心中只觉得有些不妥,却终于闷闷的说了一句:“你还欠我一个金币呢!”

  阿达笑了,看了夏亚一眼:“先欠着吧,你可以算利息。”

  说着,他大步往外走去,不再回头。夏亚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有追赶,任凭阿达就这么离开了。

  等阿达离开之后,夏亚才跳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飞快将那枚挂坠摘下,在手里反复看了好几遍,却始终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龙魂?到底有什么用处?

  嗯,对于夏亚大爷来说,最重要的是……有没有什么好处?

  还有……这东西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想到这里,夏亚心中念头一动,干脆扔掉算了?

  可转念一想,这毕竟是老家伙留给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戴在身上,总是一个念想。

  “妈的!她活着的时候老子都不怕,死了变成鬼,我反倒怕了?”夏亚狠狠的对着那条龙的尸体瞪了瞪眼睛,给自己壮胆。

  他毕竟是一个土鳖姓子,心里的忧虑来的快,去的也快,想通之后,欢呼了一声跳将起来。

  “剥皮抽筋!!”

  ————————————

  (投票投票!不投票的丢给夏亚去剥皮抽筋哦!)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