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处男之心】

   第二十九章【处男之心】

  扑通!!

  巨大的水花之中,三人一马落在了河水之中,幸好这是上游,虽然是枯水季,但是上游的河床里水量还算充沛,否则的话,这么高地方摔下去,直接摔成肉饼了。

  刚一落水,强大的下坠力量就直接将他们拽进了河底,夏亚奋力挣扎,只觉得大量的河水从嘴巴鼻子里灌了进来,他奋力挣扎,却感觉到双腿缠在了马镫里,挣扎了两下,非但没有甩开,却反而纠缠得更紧了,他心里一着急,下意识的张口吸气,顿时一口水就灌了进去,险些没被当场呛死。

  夏亚只觉得越来越多的水灌了进来,手脚沉重,身子也越发无力,就连意识也开始模糊了。他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将夏亚腰间的那把火叉拔了出来,用力割断了马镫,然后从后面拖住了夏亚的腋窝,往上浮起……

  刚一露出水面,夏亚顿时就感觉到了眼前一片强光,他被勉强拖上了河床,丢在一块石头上。

  可怜虫头发湿漉漉的,奋力将夏亚翻了过来,然后一拳打在夏亚的肚子上。

  “哇!!”

  夏亚张口就吐,大口大口的河水从他口中喷了出来,又猛烈的咳嗽了会儿,方才顺过了气。

  可怜虫担忧的看着夏亚:“喂,你怎么样了?”

  “饱了……”夏亚半天才回了这么一句。

  `

  喘了一会儿,夏亚抬起头来,就看见可怜虫和奥克斯都在旁边——三人现在就在这个峡谷的底部,旁边就是河水,而自己三人在一块露出水面的浅滩岩石上趴着,这岩石只有两张饭桌拼起来那么大,前后左右都是河水。

  对面的峡谷上传来了人喊马嘶,远远看去,峡谷的上面那些追兵已经赶到,圈着马在峡谷悬崖旁绕了几圈,似乎很不甘的往下张望了一会儿,只是峡谷的那一面,悬崖陡峭,壁仞险峻,又因为常年被河水冲刷,河床的峭壁上滑不留手,若是想攀爬下来,只怕除非这些追兵一个个都变身成猿猴才行。

  终于,这些家伙观望了一阵,不甘的离开,大概是回马去下游,寻找地势平坦的地方渡河去了。夏亚记得很清楚,一路过来,河床的地势都异常险峻,要想找到渡河的地方,除非是昨天自己宿营地方,只是纵然骑马去,一来一回,这些追兵没有几个小时,那是赶不过来了。

  追兵即去,暂时安全下来,夏亚心里一松,翻身又咳了一会儿,才抬头看了可怜虫一眼,语气有些古怪:“刚才是你把我从水里捞出来的?”

  可怜虫横了这个土鳖一眼,她也全身湿透,头发粘在一起,正侧头拧着头发,闻言怒道:“你还说!你这个家伙,分明不会游泳,下了水就好像秤砣一样往下沉!就你这样,居然赶纵马跳水?”

  夏亚匝了匝嘴,嘿嘿干笑了两声:“这个……我听了很多故事,里面的主角被人追到悬崖旁的时候,纵马一跳,哪怕悬崖宽一些,也能如有神助一跃而过,怎么我们就不行呢?大概是你太重了!”

  可怜虫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心中气恼——但凡女人,不管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对自己的体重问题总是格外敏感。

  不过面对这个土鳖,可怜虫也懒得去和他做口舌之争,只是白眼却少了翻上几下。

  夏亚不是傻瓜,他略微一想,就明白了刚才的情势。

  自己跃马跳崖,落水的时候,因为可怜虫和地精王妃两人只是坐在马上,掉进水里就很快划了出来,而自己因为套着马镫,马匹的重量又大,就直接沉到了水底。而自己这个山里长大的家伙,偏偏是一点水姓都没有,如果没有可怜虫相救的话,自己今天就真把这条命交待在这里了。

  “那些家伙恐怕很快就会追来,我们还得想个办法离开这里才行。”夏亚坐起了身,立刻疼得皱了皱眉,他肩膀上还插着一支箭,方才拼命的时候还能一口气压着伤痛,现在一旦闲下来,顿时就忍耐不住了。一手握住了箭尾,吐了口气,低声咒骂一句。

  可怜虫眼看夏亚的模样,一肚子气也早就散了,关切的凑了上来:“你的伤不轻,得把箭启出来才行。”

  她略微沉吟了一下,艹起那把火叉,将夏亚的上衣解开,夏亚身上原本穿着从王城四秀倪古儿巨汉身上剥下来的皮甲,可怜虫用火叉一划,那皮甲立刻就被切开,这火叉看似钝锈,却居然如此锋利。

  那箭如肉很深,却幸好没有将夏亚射穿,可怜虫看见伤口血肉模糊,心中也是发颤,强行忍着恶心的感觉:“你,忍着点疼。”就下手用火叉去割开伤口处的皮肉。

  火叉才入肉,就听见夏亚陡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可怜虫没有被血吓晕,却险些被这一声惨叫给吓倒了,手里一抖,瞪着夏亚怒道:“你叫什么?”

  “废话!你让我捅一下,看你疼不疼!”夏亚理直气壮。

  “看你和人拼命的时候,那不要命的样子让人看都害怕。怎么这会儿却不装英雄了?”可怜虫有些好笑。

  夏亚翻了个白眼:“废话,谁说英雄就不怕疼的?拼命归拼命,可是被刀子砍被箭射,不疼才怪!老子又不是什么英雄,没必要硬挺装逼吧。”说着,又哆嗦了一下。

  “那……你忍着点儿。”可怜虫还想嘲弄两句,却又想到这个土鳖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的,心中那嘲笑的话就不忍说出去,语气反而格外的温柔了几分,又凑近了些儿,捏着火叉小心翼翼的将伤口又割开了几分。

  夏亚张口又要惨叫,可是这一次,叫声到了嗓子眼却止住了。

  为什么?

  可怜虫俯下身子的时候,脑袋几乎就贴着夏亚的脸了,感觉到可怜虫的呼吸轻轻喷在自己的脸上,那呼吸之中隐约带着一股难以描述的香香甜甜的感觉,夏亚那颗处男之心,顿时本能的跳了几下,一种无法描述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心中浮了起来。

  他脑子里懵懵懂懂,却生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这家伙也几天没见他刷牙了,怎么嘴巴却一点都不臭呢……”

  这种事情无法解释,乃是人类的天姓,雄姓荷尔蒙遇到雌姓荷尔蒙的天然悸动。

  夏亚被这感觉吓到了,他本能的深呼吸了一下,却没想到却反而将更多的可怜虫身上的那种味道吸了进去,一颗心脏顿时跳得又快了几分,而就在这时候,可怜虫感觉到了夏亚身体在微微动弹,下意识的扭过头不满道:“你别乱动,我……呜!!”

  脑袋才侧过来,嘴唇却好死不死,正好从夏亚张大的嘴巴上划了过去……

  一瞬间,两人都傻住了。

  其实刚才不过是一瞬间的触及,可怜虫的唇瓣不过是略微从夏亚的嘴巴上扫过,似碰而非碰,仿佛是碰到了,却又仿佛差了那么一丝距离,但是两人却偏偏都清晰的感觉到了那种真实的触碰的感觉。

  这一瞬间,夏亚心中茫然:难怪这家伙说话细声细气,原来嘴唇这般软……

  一秒钟之后,两人同时放声大叫,随即咻的一下弹开,夏亚张大了嘴巴,瞪圆眼睛的盯着可怜虫,可怜虫则满脸涨红,狠狠的擦自己的嘴巴。

  可怜虫心中吐血:完蛋了,我的初吻给了一个土鳖……

  夏亚却心中吐血:妈的!上次是抱着这个家伙*,这次居然被他亲了!老子居然被一个男人亲了!!!

  夏亚张口就要怒喝,可才一张口,忽然感觉到肩膀处有一丝不妥的感觉,低头看去,原来刚才可怜虫一直握着他肩膀上的那支箭,两人匆忙分开,可怜虫往后一闪,手里下意识就将那支箭这么一把强行拔了出来!

  夏亚眼睛一瞪,顿时就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

  肩膀上,咻的一下,一道血箭飚了出来……

  ——————分割线——————

  【各位,为了夏亚那颗萌动的处男之心,砸票吧~~~哇哈哈哈哈哈~

  夏亚距离开窍不远了~~大家砸票以示鼓励吧~~】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