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没安好心】

   `

  第二十八章【没安好心】

  黑铁箭头指着夏亚,纹丝不动,显然这名控弓的骑士手下极稳,那眸子盯着夏亚,眼神里就含着那么一股子沉稳,被他盯着,哪怕距离这么远,夏亚都感觉到头皮有些发麻。

  只是,他的姓子,却偏偏受不得逼!

  夏亚是什么人?山里长大,野火镇里历练,偏生就是吃软不吃硬,若是你好好与他说话便算了,越是逼迫,却反而会激发他心中的那一股蛮横。

  简单的说,他就是那种一旦头脑发热起来,哪怕明知道打不过你,也敢豁出命来溅你一身血的那种愣头青!

  面对森然的箭头,夏亚的脸色只是一变,很快眼神就阴了下去。

  河对岸西边的马蹄声急促,似乎越来越近了,夏亚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远处尘土飞扬,来的数量只怕不下十多骑,眼下面前不过三个对手自己好不容易收拾掉两个,就已经险些把小命丢了,如果再来上七八个……

  心中飞快的盘算了一下远处那马队的距离,夏亚心中一横,下了决心。

  他盯着那个控弓的骑士,手里还没有动,那个骑士看见了夏亚眼神里的变化,心里一沉,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扣住弓弦的手指毫不犹豫的松开……

  嗡的一声,最后一支箭射向了夏亚的咽喉!夏亚全身都绷紧了,猛然吸了口气,身体朝着横侧扑了出去,人在半空,火叉就对着远处的骑士射了过去!

  噗!!

  那骑士的胸前陡然洒出一片血花,火叉穿胸而过,强大的力量甚至将他的身体直接从马背上撞了下去,人落在地上,身体被火叉那么紧紧的钉在了地上!!

  夏亚却觉得脖子一凉,他已经竭力躲闪了,却没想到那个骑士的箭术如此高明,明明他已经施出了全力,可是显然对手这一箭早已经将他的躲闪都算在了其中,箭如一只毒蛇,狠狠的咬在了夏亚脖子正中间的位置……

  在这一瞬间,就连夏亚自己都认为自己死定了,他感觉到脖子上被一撞,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

  妈的,这就死了?我还是处男呢……

  ……

  扑通!

  夏亚扑在了地上,摔得七荤八素,却一抹脖子,手里居然没有半点鲜血,却看见地上一支箭,箭头都已经钝掉了,不由得略微呆了一呆,随即手却在脖子上摸到了一件东西,却是一块灰不溜秋的石头,这石头乃是老家伙给夏亚的唯一的一件遗产,夏亚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只是一直随意的挂在脖子上。却没想到这次居然救了他一条小命,箭头明显是射在了这块石头上弹开……

  不是那个骑士射术不准,实在是……他射得实在太准了!如果他哪怕手抖上一下,准头差了半分,那么现在夏亚恐怕已经到地下和老家伙相会去了。

  那个死不瞑目的骑士被钉在了地上,身体扭曲了几下便断气了,只怕他临死都想不明白,自己居然输在了射术太过精准之上?

  夏亚一抹脖子,魂魄立刻归位,腾的跳了起来,呸了一声,然后几步跳了过去,先一脚将那个已经完全崩溃的骑士首领踹倒,然后冲过去从尸体上拔出自己的火叉。

  他就算再缺心眼,也反应过来,自己这把火叉恐怕有点不对头了!

  此刻远处的马蹄声一阵急过一阵,就如同催命的鼓点敲打在他的心头。夏亚不敢再耽搁,重回了岩石后,一把将已经完全傻掉的可怜虫拎了起来。

  可怜虫目瞪口呆的盯着夏亚:“你,你打败了希姆……”

  “希你老母啊!”夏亚顾不得许多,一个巴掌拍在了可怜虫的脸上:“会骑马不会?”

  可怜虫立刻清醒,下意识点了点头,夏亚立刻把她丢上了一匹马:“往北跑,别停下!”说完也不顾可怜虫的尖叫,用火叉在马屁股上就是一捅,可怜虫还没有坐稳,就尖叫了一声,差点让马掀下来,只能用力抱住马脖子,随着马一路狂奔而去。

  地上那个骑士首领,还有那个断腿的骑士看见了可怜虫,两人顿时脸色狂变,死死的盯着夏亚,全身颤抖。

  夏亚自己翻身上了一匹马,却把马鞍上挂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零零碎碎的武器全部丢掉了,坐在马上,一眼看见了从岩石后面探出脑袋的地精们,伸手一指:“奥克斯,过来!”

  奥克斯犹豫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夏亚是要带自己走,顿时欢喜的大叫了一声,它不是傻瓜,也看见了河对岸的那些骑士,自己留在这里恐怕只有挨宰的份儿,夏亚一把将奥克斯提了起来丢在自己的身前坐下,却又打量了一下剩下的地精,选了其中身材最矮小一个,提起来丢在了自己的身后……

  虽然一匹马上坐了三个骑者,但是这战马极其雄壮,而地精又本身就矮小,体重有限,到也勉强还能支撑。

  奥克斯顿时不满起来,它觉得自己身份特殊,才有资格随夏亚骑马逃跑,怎么这位人类主人还又选了一个地精?

  可是没有时间说话了,夏亚已经看见对面的骑兵已经冲到了河畔,最前面的两骑已经策马下了水,正趟河而来,夏亚用力一踹马肚子,那战马顿时长嘶一声,人立起来,这一下差点就没把夏亚和两个地精直接掀下去,幸好夏亚双腿狠狠的圈住了马肚,一手一个死死拉住了两个地精,才没有上演坠马的好戏。

  夏亚心中急怒,其实他一个穷光蛋山里的猎人,哪里骑过马?不过坐稳之后,故伎重演,一叉扎在了马屁股上,那可怜的战马痛叫一声,撒蹄子狂奔,一溜烟的冲了出去。

  此刻另外那一队骑士已经有半数过了河,分出两个人去寻先前三个死伤的骑士,剩下的人丝毫不迟疑就追了上来。

  夏亚策马狂奔,他不曾骑过马,此刻就觉得两耳旁风声呼啸,马背上颠得险些把早饭都吐了出来,却听见身后呼哨声不绝,马蹄阵阵。

  回头一看,却看见数骑紧紧咬在身后追赶。

  夏亚毕竟不会骑马,马术基本等于空白,而且胯下这战马虽然雄壮,但手毕竟背了三个家伙,两个地精体重虽然略轻,但是加起来也等于一个人类了,渐渐的奔跑了一阵子之后,速度就开始降低下来。

  眼看后面的追兵越发逼近,夏亚只能拼命踢马肚,同时拿起火叉去扎马屁,可怜这马却倒了霉,奋起四蹄狂奔,只怕这奔跑的速度平时超常发挥了不知道多少,只跑得口吐白沫。

  夏亚坐在马上,就听见身后弓弦震动,顿时头皮一麻,俯下了身去。

  身后追赶的那些骑士,有的眼看距离靠近,纷纷拿出弓箭来射击,夏亚就听见耳旁咻咻的破空声,他又不会马术,至于什么蹬里藏身之类的高难度技术活儿自然一窍不通,不过他却哈哈一笑,也不躲闪,却反手将坐在他身后的那个地精一把抓了起来,迎着射来的利箭……

  就听见那可怜的地精“欧克欧克”几声大叫,屁股上已经如刺猬一般插了十七八支利箭。

  夏亚举着这肉盾左挡右遮,那地精先还不停的“欧克欧克”大叫,后来渐渐的就叫声低微下去,看看身上已经被射得连手抓的地方都没有了。

  此刻身后的那些骑士也发现了夏亚的这种无耻的肉盾做派,不肯再浪费自己的箭,只是下力策马追赶。

  夏亚狂笑一声,很无耻的把那个可怜的肉盾丢了。

  此刻坐在前面的王妃先生则唬得肝胆俱裂!它不太聪明的脑袋已经明白过来了,这位人类主人刚才上马的时候带上自己这两个地精,只怕……

  只怕没安好心啊!!

  果然,夏亚丢了一个肉盾,一把抓住了备用的二号肉盾王妃先生,把它从自己的身前提到了身后,奥克斯大声尖叫:“屁股,斯基,不要!!!”

  可夏亚现在保命要紧,哪里还有心思关心王妃先生的ju花……

  跑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功夫,任凭夏亚如此戳马屁股,这马匹终究是跑不动了,口中的白沫越吐越多,速度慢了下来,身后那些追兵却依然不曾甩掉。最要命的是前面的可怜虫似乎也没跑太远,夏亚一路狂奔,居然渐渐追上了可怜虫。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可怜虫忽然一勒缰绳,强行将马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对着夏亚拼命挥手做停下的手势。

  夏亚远望了一下,立刻就发现身旁的这条大河在前面折了一个弯,地势也陡然陡峭了起来,河畔的河床因为冬季的干涸,变成了一条深深的峡谷横在了面前,那峡谷只怕有几十米深!幸好目测过去,大概是因为上游的原因,宽度也减少了许多。

  夏亚奋力勒住了马,眼看身后追兵近了,干脆一把将可怜虫从马鞍上拽到了自己的马上,然后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条峡谷,用力又戳了一下马屁股……

  马蹄如飞,这匹马无奈之下冲上了峡谷,临渊一跃!

  马身在半空跃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然后……掉下去了。

  (请大家记得将本书放进您的书架上,随时关注本书的更新哦~

  看书投票,用实际行动支持本书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