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夏亚的火叉】

   `

  第二十七章【夏亚的火叉】

  这骑士首领呵斥自己的同伴,那被呵斥的同伴顿时一张脸色涨得红紫,却似乎极忌惮这个首领,不敢分辨半句,跪在地上咬牙挣扎了两下欲爬起来,却反而一个踉跄栽了下去。

  那个骑士首领一看,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策马上前几步,正沉脸要说什么,却又仔细打量了一眼,才叹了口气:“罢了,原来你受伤了,自己起来吧!”

  原来这个家伙早前被夏亚从马上撞下来的时候便已经受伤,那马匹奔驰之中,力道何等迅猛,恐怕也之后夏亚这个山里长大的野蛮怪物才敢这么蛮干。

  而那一撞将马匹撞得翻了过去,马上的这个骑士落马的时候,一条腿却被缠在了马镫上,幸他马术极为精熟,匆忙之中争夺出来,只是一只脚却被压断了。

  夏亚劈了他那几斧,固然是力量蛮横,劈得他站不起来,但也有些因为脚上了,无力支撑的缘故。

  而且,从奔驰的马匹上被撞下,这个骑士的半边肩膀都已经被撞得皮开肉绽——这还是轻的,幸亏他穿的是软厚柔韧的皮甲,如果穿的是铁甲,只怕反而会将骨头震断掉。

  这个骑士首领一看同伴受伤在先,便不计较他被夏亚几斧劈得狼狈。毕竟他们这一行人,论身份都是极为出色的战士,这么窝囊的输给一个山野的猎魔人,说出去实在有损名头。

  这骑士首领抬头又望了望夏亚:“能接我一刀,你的力气倒也不小。”他自持身份,自觉在一个野小子手里把刀都崩了,大大丢脸,便将刀挂回了马鞍上,看着夏亚身材高大粗壮,眉宇之间自有一股彪悍之气,心中的杀机却不由得淡了几分:似这样彪悍的年轻人,若是能带了回去好好调教,只怕不用三年,便是一把得力的尖刀。

  只是这个心思在他脑中略微转了一转便消去了。他这次出来受的任务,一路上但凡有照面的,那便不能留活口,之前打交道的一个地精部落都全部屠了,何况是这么一个野外的小子?

  眉宇之间煞气略微一敛,随即凶光就再次露了出来:“可惜了,你自己命不好。”

  夏亚正瞪着手里的半截残斧,心中肉疼。他原本就是一个穷光蛋,练斧十多年也不曾用过这等好武器,自从得了这把战斧以来,当真是心花怒放,就连睡觉都片刻不离身,此刻却忽然被打断了,就好比一个穷光蛋陡然阔气了不到三天就重新破产,心中那股子气,当真来得比什么都强烈。

  那个骑士首领的话,虽然也算是称赞了夏亚两句,但是在夏亚听来,就好像有人打了你两个耳光,还对你说“你的脸皮还蛮厚的”。

  这样的侮辱,夏亚如何能忍?

  他的姓子,一半是山民的淳朴豪爽,却偏偏生长在野火原,混迹野火镇子,被熏陶出了几分冒险者的狡诈和彪悍,这些特质混合在一起,才形成了夏亚现在这种看似老实之余又含了几分狡蛮的个姓,将他姓子里那股子光棍的狠气都激了出来。

  骑士首领已经从马鞍上摘下了另外一件武器,却是一个短柄的狼牙棒,这棒子木柄,一头大一头尖,大的那头上面用铁皮包了,还镶嵌了密密麻麻的尖锐铁钉,乃是骑兵作战的时候最趁手的武器,这种武器不怕钝,却是最适合力大的骑士使用。

  骑士首领策马转了几圈,一声呼哨,纵马再次奔了上来,这次他伏在马上,手里高举狼牙棒,冲得近了,对着夏亚的脑袋便砸了下去!这狼牙棒如果砸实了,纵然是夏亚身披铁甲,只怕也得被砸扁!

  夏亚眼看对方冲来,他的眼珠瞳孔骤然收缩,却忽然飞快的转身,侧着往后连连滑步,呼吸也变做了短促的小喘,一口气跑了三四步,眼看对方纵马到了跟前,那狼牙棒砸过来,夏亚却忽然就挺身一跃!

  他这一跃的动作,干净利落,就仿佛这一刻他化身成了一只兔子一般,绷得又高又快,有仿佛鱼儿临渊一跃,人在半空,一个漂亮之极的弓身动作!

  就听见呼的一声,狼牙棒贴着夏亚的脑袋划了过去,惊起来的狂风将夏亚的脸庞上刮出了两三道血丝,而夏亚人在半空,却闪电一般的从腰间拔出了那把火叉来,挺身一刺!!

  一声闷响,夏亚虽然躲过了狼牙棒,却被奔马一头撞了一个正,只是那把火叉却狠狠的扎进了马脖子里!

  噗的一声,马匹一声悲鸣,夏亚也在这一声悲鸣之中再次被撞飞,只是这次落地的时候,他却早有准备,脚步重重踩在地上,腾腾退了几步,火叉在地上刮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才勉强站住,口中吐了一小口血,一手狠狠的按住胸口被撞的位置,拼命的喘息。

  那骑士首领的马脖子被一火叉直接刺穿,往前跑了几步便惊呼歪倒下去,幸好这个骑士的骑术精良,匆忙之中陡然双腿一蹬,他的武技也实在了得,一脚居然将马镫踹得裂开,人也终于跳了出去,总算没有被马压在下面,只是落地的姿势却有些难看,就地滚了一下才站起来。

  他才站没稳,夏亚就已经扑了过来,手里的火叉如一条毒蛇扎向了他的脖子!这个骑士首领也算是身经百战,浑然不惊慌,却飞快拔出了腰间的一把短剑来挡了一下……

  那短剑很是锋利,锋芒闪烁,剑身上更是迸发出了一团灰色的斗气!短剑和火叉砰了一下,就听见叮的一声……

  夏亚顿时就感觉到手臂巨震!而就看见半截金属飞上了天空,夺的一声落在地上。而那个骑士首领原本还算沉着的脸色却霍然一变!一道黑气直接从他的脖子旁划了过去,血花顿时溅了出来!

  他吃痛之下赶紧往一旁躲闪,全身肌肉都绷紧了,这一扑已经使出了生平的力气,落地的时候,脖子上的疼痛让他险些就眼前一黑,幸好伸手摸了一下,才发现伤口并不太深,只是手里……

  那柄锋利的短剑,却已经只剩下了一个剑柄,半截剑锋扎在地上。而眼前的那个小子,手里依然举着一把黑黢黢不起眼的火叉——却是完好无损的!

  骑士首领呆住了!

  夏亚自己也呆住了!

  他一击之下,却和对方的斗气再次硬碰硬了一下,手臂早已经酸麻得握不住火叉,赶紧将火叉换到了左手,只是却没想到居然自己的一把烂火叉,居然把敌人的锋利短剑给削断了!!

  “该死!”骑士首领这才真的怒了!原本还有几分怜才的心思更是抛到了脑后!以他的身份,居然一连两三次在这个野小子手里吃亏,还居然伤了自己的脖子!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了一些,恐怕就真的把命都丢在这儿了!

  “头儿,接剑!”

  那个先前被训斥的骑士一声喝,将自己的佩剑扔了过去,这个骑士首领一把抄住,心中羞愤,低吼了一声,一个虎扑就冲了上去,夏亚似乎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他半边身子还被马撞的剧痛,纵然他的身躯如野蛮怪兽一般强悍,也毕竟吃不消。

  此刻这个骑士首领挺剑重新扑了上来,一剑落下,剑锋之上斗气迸发,灰色的光芒到了眼前,夏亚才回过神来,抬起火叉挡了一下。

  叮!

  这个骑士首领剑技狠辣,一剑被封,丝毫不气馁,一柄剑在他的手里,顿时就化作了数条灰色气焰,刺挑劈砍斩……气焰纵横,几乎如*一般!

  如此凶狠凌厉的剑技之下,夏亚顿时就仿佛变成了一个木桩子一般,他的武技实在只是一个二半吊子,似对方这种一套完整的剑技施展出来,他只怕也就是一个靶子而已。

  可是,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叮!叮叮!

  叮叮……

  这个骑士首领发狂之下,一气猛攻击,夏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应对藏乱,几次险些抵挡不住,就要被刺上几个透明窟窿,但是三四剑之后,夏亚的脸色却越发的古怪起来。这个对手的脸色狰狞,但是施展出来的这一套剑技,夏亚却只是随意抬手,仿佛那柄火叉子在他手里显得笨拙而缓慢,却偏偏能将对方的每一次狠辣的攻击轻轻巧巧的挡了下来!

  任凭这个骑士如何发狂攻击,剑气如水泼一般,却偏偏始终打不进夏亚手里的那把火叉!

  夏亚也是心中怪异,眼神都开始不对了。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到底是不是和我闹着玩的?怎么武技巧这么烂?

  夷?这一刺他这么施,不正是老家伙教我的刺煤球的手法?

  啊?这一劈他这么用,不正是老家伙教我的砍木柴?

  呃?还有这一跺,老家伙教我跺肉排就是这种手法!

  嗯?这一划,老家伙平曰里教我剪羊毛就是这么几下子……

  夏亚要崩溃了!

  他发现,这个对手的每一剑打过来,全部都是自己从前练了不知道千百次的动作,刺煤球,砍木柴,剁肉排,剪羊毛……这些姿势,自己就算是睡着了做梦都能信手捻来!这个家伙的每一招攻过来,简直就如同和夏亚事先说好了的喂招一样,夏亚甚至就算反应不如对方快,可只要一眼看过去,立刻就能清楚准确的判断出对方的剑路,火叉随便一横,就能把对当凌厉的剑技轻松挡掉!

  而那个骑士首领,也差不多快崩溃了……

  那剑气纵横,斗气已经被这个骑士首领发挥到了极点,他越打越是心中恐惧起来。

  他心中感觉丢脸,狂怒之下,顿时将自己苦练了多年的一套最最厉害凶狠的剑技施展了出来,只恨不得将这个小子戳上几十个透明窟窿!这一套剑技是他年轻的时候,一个军中的厉害高手传授自己的,多年来,靠着这一套厉害的剑技,不知道帮他经历过多少长惨烈的生死拼杀,多次靠着这套剑技将厉害的敌人斩杀剑下。

  可是,面对这个小子,却简直,简直……简直活见鬼了!

  无论自己的招式再如何凌厉,对方居然随随便便就能挡下去,而且越打,这个小子就越发轻松,有几次自己的剑还没刺过去,那把火叉子就横在自己必刺的地方等着自己了!!

  终于,骑士首领心中再也按耐不住这种恐惧,大叫了一声,也不管什么招式了,使出了生平的力气,当都就是一剑劈了下去。

  铿!!

  剑锋架在了火叉上,两人都是身子一颤,僵在了那儿。

  此刻两人都是气喘吁吁,只是夏亚是脸色涨红,而这个骑士首领则是脸色铁青,武器架在了一起,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声音,他手里的那柄上好的骑士长剑,断成了十七把截!!而夏亚手里的火叉,却依旧那么黑黢黢的,依旧完好无损!!

  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会儿,夏亚忽然忍不住挤了挤眼睛,低声说了一句话:

  “喂,老兄,你在家里的时候是不是也常常刺煤球剁肉排啊?这套动作蛮熟练的嘛……”

  骑士首领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胸中气血攻心,腾腾后退了几步,陡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

  对手吐血,夏亚却依然满头雾水,眼看对方手里没了武器,他却没有半点犹豫,上去挺叉就刺!

  谁知道,这个对手却仿佛已经完全傻掉了一样,死死的盯着夏亚,仿佛连躲闪都忘记了,只是这么死死的盯着夏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眼看火叉子就要落在他的身上,就听见后面嗡的一声弓弦震动的声音。

  咻!

  锐利的破空声之后,夏亚闷哼了一声,飞身躲闪,却已经一道黑光已经射在了他的身上!一支雁翎箭扎在了他的肩膀上,尾羽还兀自微微颤抖!

  在远处,那第三个面色冷峻的骑士手里依然挽着弓,弓弦上还搭了两支箭,箭头对着夏亚。

  “小子,放下武器,慢慢退开,动作慢一点!”

  夏亚咬牙,一手握住箭尾,他眉毛一挑,露出一丝凶悍之色,正要上前,就听见咻的一声,一支箭就夺的一下钉在了他的脚下足尖前不到三分的位置!!

  “我只说一遍,退后!”远处第三个骑士冷冷盯着夏亚,那一双眼睛里,毫无半点温度。

  就在这个时候,河对岸的西边,也传来了马蹄声!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